孩子在手术室里生死一线, 丈夫却抱着别人的女儿讲童话故事。

孩子在手术室里生死一线,,丈夫却抱着别人的女儿讲童话故事。,她不明白,自己这么多年的坚持算什么?
孩子在手术室里生死一线, 丈夫却抱着别人的女儿讲童话故事。

第1章 抢救

凌晨一点。

手术室外雷声炸响,淅淅沥沥的雨拍打在窗户上。

韩菱站在医院走道重复拨打着丈夫的号码,反复拨了数遍电话才被人接起。

“找书宇吗?”

女人轻柔悦耳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那是乔书宇的大嫂,汪雪。

又是这女人。

听到汪雪的声音,韩菱握着手机的手下意识紧了紧。

四年前,家里一场突如其来的瓦斯爆炸,乔书宇大哥为了救她意外身亡,留下了汪雪跟他们的女儿。

这几年,乔书宇对汪雪这对孤儿寡母悉心照顾,她心有愧疚,即使再有意见也都是忍着不说。

可他们的儿子小东突然得了白血病,乔书宇作为爸爸骨髓匹配,说好今天要给儿子捐骨髓。但十几个小时过去也没看到人,打电话催促结果还是汪雪接的,即使她再好的脾气,此刻也已经在爆发的边沿。

“让乔书宇接电话。”

“不好意思啊,楠楠今天发烧,吵着闹着非要小叔陪,书宇现在可能走不开呢。”

汪雪的话礼貌又不失优雅,可将电话挂断的行为却充分透露出虚伪。

电话被挂断的嘟嘟声气得韩菱浑身哆嗦,乔书宇对汪雪母女尽心尽力,所有人都夸他重情重义。可她却很清楚,乔书宇对汪雪这个初恋从未释怀,尽管如今的汪雪已经是他大嫂。

“乔小东家属,孩子的爸爸到底什么时候能来?”

护士从手术室里走出来的问话让韩菱倍感尴尬与辛酸,她强忍着委屈赔笑道:“对不起,我已经在催了。”

“不用催了,主刀医生明天一早还要飞到国外参加座谈会,没办法再等下去。是你们一再错过手术时间,如果孩子因为今天手术延误而影响病情,到时候我们医院是不负责任的。”

“等等!”韩菱抓住转身要走的护士,急切道:“请你让医生们再等一会儿,我现在就去找我老公,我现在就去——”

没等护士答应,她便踉踉跄跄的冲进了大雨之中。

白血病的治疗宜早不宜迟,每一天都是在跟死神争分夺秒。要不是她这个做妈的骨髓匹配不上,她也不愿去求乔书宇。

顶着倾盆大雨,她狂拍响了汪雪的家门。不等开门的汪雪先问,她已经先一步往楼上跑。

第2章 奸夫淫妇

“你来干什么?”正坐在床头抱着楠楠将故事的乔书宇,看到突来闯进的韩菱时,眉眼之中充满了厌恶。

“快跟我走。”韩菱不由分说,上前便将他往外拉,一心想着尽快赶去医院给儿子做手术。

“大晚上的你来这发什么疯。”乔书宇下意识将韩菱甩开,见她倒在地上,脸上的怒意才稍微下降了些许。

放着躺在奄奄一息的儿子不管,在这里抱着嫂子的女儿讲故事。

此刻,韩菱心中委屈的眼泪,远比身体摔疼的痛感来得更加强烈。

她擦掉眼泪从地上缓缓爬起,凝视着眼前的男人哽咽说:“你以为我喜欢来这自取其辱吗?你知不知道我跟儿子在手术室里等了你一整天。”

被韩菱这么一提醒,乔书宇才恍然想到还躺在医院的儿子,心中多了几分担忧,脸上却不动声色,“楠楠高烧不退我给忙忘了。”

现在赶去医院才是第一要紧的事,韩菱也不愿在这节骨眼跟乔书宇吵,刚拉着乔书宇往外走,楠楠稚嫩的嗓音响起。

“小叔,我好难受,你不要走。”

孩子只低喃了这么一句,韩菱却清楚从乔书宇眼中看到了他对楠楠的犹豫和疼惜。

“时间来不及了,小东还等着呢。”韩菱急得眼眶又红了一圈,并不是她针对楠楠,只是事有轻重缓急,小东的性命远比楠楠更危险。

“你先走,我明天一定过去。”乔书宇抱起楠楠重新温柔的哄了起来,俨然一副慈父模样。

明天?

韩菱眼泪一时没忍住再次夺眶而出,她激动上前抓住乔书宇胳膊,哽咽的恳求:“主刀医生明天要出国一个礼拜,那时候还不知道小东能不能撑得住。结婚四年我从没求过你什么,这一次,就当我求你,救救咱们小东好吗?”

“我说过了,明天。”乔书宇沉下脸,主要现在都已经这么晚了,那些医生也该休息了,哪还会动手术。

韩菱闻言,嘴角扬起一抹自嘲的冷笑,“就因为小东不是你跟汪雪生的,所以你才能泰然自若的说明天对吗?”

“你把嘴给我放干净点!”乔书宇猛然起身怒指着韩菱,猩红的双眼几乎想要将她生吞活剥下去似的。

韩菱泪在眼眶打转,她冷笑着继续讽刺,“怎么?有脸做没脸承认吗?你乔书宇什么时候这么没种了呢?”

‘啪——’

乔书宇甩手一记耳光打在韩菱脸上,看着她脸上瞬间浮现的五指痕迹,他胸膛起伏的怒气才逐渐平静。

“你没事吧?”

走进来的汪雪,装模作样的上前去搀扶韩菱。手还没碰上,就被韩菱毫不客气的甩开。

“别假惺惺了,如果真像你脸上表现的这么自责,为什么不带着你的孩子从我眼前彻底消失!”如果可以,她恨不得现在就撕烂汪雪那虚伪的面孔。

“够了!”乔书宇将汪雪拽到身后,他并不想对韩菱动手,但一看见她就觉得满腔怒火。四年前的瓦斯事件,让他至今回想起来仍旧难以释怀,反而愈演愈烈。

乔书宇对汪雪像护犊子般的举动,远比他打的那一巴掌还疼。

她含泪定定看着乔书宇还牵着汪雪的那只手,声音沙哑的几乎都说不出来,“她可是你大嫂,当真要做的这么不要脸吗?”

“小叔——”

床上的楠楠不小心打翻床头茶杯跌了下来,眼角砸在碎片上,鲜血瞬间溢出,看得人触目惊心。

“楠楠!”汪雪急忙将孩子抱起,冲着还在跟韩菱纠缠乔书宇哭道:“书宇,楠楠眼睛流了好多血。”

“我来!”乔书宇推开韩菱,抱起眼睛不停流血的楠楠往外冲,着急的模样俨然这个才是他真正的孩子。

“你等等!”韩菱顶着大雨紧追出去,在乔书宇即将踏上车时将他拽住,抽泣说:“你现在不能走,小东还躺在手术台上等着你。要是你走了,咱们小东怎么办呢?”

坐在车里的汪雪不断催促,乔书宇越发焦急的冲韩菱低吼:“快放开!”

“我不!”韩菱哭着大喊,这个男人可以不在乎自己,但此时此刻,说什么也不能放他走。

那是儿子的命,她耗不起。

“神经病!”乔书宇愤怒的大吼一声,将韩菱推搡在地,看都没有多看一眼,就像地上丢下的垃圾。

“停下来,你们停下来!”韩菱下一秒便从污水中爬起,却只看到汽车尾那两个消失在大雨中的红灯。

还有汪雪从车后挡风玻璃扬起的一抹冷笑,是别有深意,还是简单的嘲讽。

她气得又哭了出来,恨汪雪霸占自己丈夫,恨自己的软弱无能,连自己丈夫都留不住。

手机这时候适当的响起,她刚接起电话,手机那头便传来护士职业性的女声,“是乔小东的家属吗?刚才乔小东突发状况,现在正在手术室急救,请你尽快赶回来……”

“什么?”

韩菱握着手机的手无力脱落,接下来护士说了些什么完全听不见,耳朵里只剩下‘急救’那两个字……

第3章 孩子去世了

“医生,我儿子怎么样了?”

半个小时后,韩菱心急火燎的赶到了手术室门口,抓着从里面出来的医生就问。

医生扶了扶眼镜,抱歉说:“孩子事出太过突然,我们已经尽力了。”

“不是,我走之前……孩子还好好的,怎么会说没就没了呢。”韩菱激动的抓着医生衣袖,哽咽的说不出话。

“真的对不起。”

“不——”韩菱死死将医生拽住,犹如抓住最后一根稻草,跪在地上哭求:“不能这样的医生,求你救救孩子好吗?我求求你好不好——”

“真的不行了。”

医生再次无奈摇头,轻轻掰开了韩菱的手。

听着医生们渐行渐远的叹息声,韩菱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双手捂着脸颊崩溃的放声痛哭。

许久,她才止住哭泣回到了原来的病房,望着病床上已经失去呼吸的儿子。她颤抖着握住那双已经冰冷的小手,强自镇定的挤出微笑,问:“手这么凉是不是冷?妈妈抱着你好不好?”

她小心翼翼的将孩子拥入怀里,指腹一遍遍摩挲着孩子细嫩的脸颊,自言自语道:“小东乖,爸爸很快就会回来,别怕啊。”

很快就会回来。

这种谎话,她自己听着都忍不住落泪。已经对儿子撒了四年,以后,终于不用再撒了。

砰——

门被人从外面猛地推开,韩菱眼尾瞥到赶来的乔书宇,然后又若无其事的抱紧了怀里的小人儿,“小东你看,妈妈没有骗你,你爸爸真的来了,是不是很高兴啊?”

她的微笑中带着隐约的激动,似乎怀里的孩子真就还活着。

看着精神失常的韩菱,乔书宇心中燃起些许愧疚,毕竟孩子突然离世也怪自己,如果不跟韩菱怄气,或许事情会是另一种走向。

他走上前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轻启了薄唇,“对不起,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你当然想不到了,在你心里我们算什么!恐怕连汪雪母女的脚指头都比不上吧?”韩菱自嘲的苦笑,人人都认为汪雪死去丈夫可怜,可没人知道,她丈夫虽然活着,却还不如死去。

“你——”乔书宇强忍着心中的不悦,皱眉沉声道:“汪雪是无辜的,今天看在小东的面子上我不跟你争吵,你也别得寸进尺。”

“得寸进尺?”韩菱重复着乔书宇口中那个可笑的词,踉踉跄跄的走过去,顶着那双哭肿的眼睛看他,“这四年我忍受着你的冷暴力,为你生儿育女,为你操持家务,这是叫得寸进尺吗?”

“难道不是吗!”乔书宇瞬间暴怒,要不是她四年前背着自己跟他大哥搞起来,他们夫妻之间至于变成现在这样吗?

如今小东刚去世,他不想在这种情况下跟韩菱争吵,可这女人总有一句话把他惹毛的本事。

“乔先生,你签订的死者眼角膜捐赠协议书已经都处理好了,现在可以开始手术了。”护士推门进来说。

“什么眼角膜捐赠?”韩菱淌着未干的眼泪,激动的抓住乔书宇追问:“护士说的死者是不是指小东?你要把小东的眼角膜捐给谁?”

“楠楠刚才从床上摔下来眼角膜受损,小冬的眼角膜刚好合适。”

“所以小东刚死你就打算让他死无全尸,是吗?”乔书宇的回答把韩菱气得眼泪直掉,她知道乔书宇对自己不够在乎。可她以为乔书宇至少会心疼自己儿子,却没想到他这么狠心,为了那女人什么都做得出来。

“小东已经死了,留着眼角膜又能做什么。”乔书宇抱起床上已经毫无血色的小人儿,望着怀里几乎轻如羽毛的孩子,心中溢满不忍与愧疚。

可现在上哪去找合适的眼角膜,但凡有办法,他也不会真狠心拿自己孩子的。

“书宇,求你别这样,把小东还给我。”韩菱冲过去抢孩子,却怎么都抢不过来,只能卑微的乞求,乞求这男人大发善心,心疼心疼自己孩子。

“放手!”

乔书宇被扯恼了,甩开韩菱后毅然走出了病房。

“把孩子给我,你把孩子给我——”韩菱跌跌撞撞的追到了手术室门口,在手术门被关上的刹那,被门狠狠撞在了地上。

她锲而不舍的冲过去拍打着手术室的大门,却久久得不到回应。

不知道拍了多久,她筋疲力尽的顺着门滑在地上。双手捂着脸颊,悲泣的哭声在整个走道来回响荡……

第4章 她是杀人凶手

小东死了,参加葬礼的人络绎不绝。

韩菱跪在墓碑前,苍白纤细的手指细细抚摸着上面的黑白照,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那是她唯一的儿子,明明自己有希望救他,却偏偏让他离开人世。

如果可以代替,她宁愿躺在这冰凉地下的人是自己,明明最该死的人是她,却连累了自己孩子。

现在,世界这么大,她却发现自己孤身一人,孩子没了老公也被人霸占了。

抽泣了一会儿,隐约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她循声看了过去,就看到汪雪鬼鬼祟祟的跟医院负责照顾小东的护士说话。

本能的走过去,却只隐约听到那些比较敏感的词汇,‘添加剂量致死’‘身上背了人命,得给我钱’之类。

这些词拼凑到一起,韩菱瞬间联想到小东的突然离世。愤怒顿时涌上大脑,她几乎没有思考,当即不管不顾的冲了出去,用力揪住汪雪的头发,“原来是你杀了我儿子,你这个丧心病狂的女人!”

“你疯了吗,还不快放手!”头皮传来一阵剧痛,被揪住头发的汪雪怎么都扯不掉韩菱的手,只能跟着韩菱的动作移动。一旁的护士见状,知晓事情可能败露,立马转身跑掉。

看到作为证人的护士逃跑,韩菱松开汪雪就去追护士,“你给我站住!”

“你到底要干什么!”此时的汪雪也顾不上仪容,一把将韩菱推搡到地,给护士制造趁乱逃跑的时间。

“你滚开——”

韩菱爬起来抬手一耳光甩在汪雪脸上,清脆的耳光声响彻四周,引来周围不少人的注目。

“干什么!”赶来的乔书宇又一次将汪雪护在了身后,柔声问:“没事吧?脸疼不疼?”

“书宇,小东是她……”

“闹够了没有!今天是小东的葬礼,你就不能让他走的安心点?”没等韩菱说完,乔书宇便火冒三丈的截断了她的话。

“你觉得是我在无理取闹?那你知不知道这女人做了些什么!”韩菱本来还想好好跟乔书宇说,可看乔书宇这护短的模样就气的浑身发抖。她真的很想问问,乔书宇的心到底长偏成什么样了。

“就算她犯了天大的错,你也没有资格去责怪。别忘了,你今天之所以能站在这,是她丈夫用命替你换来的!”乔书宇怒指着韩菱鼻子,每次看到这张脸,他就告诉自己得忍着。

“那你知不知道,是汪雪买通护士害死小东的!”韩菱哭着大声控诉出来,每一个字,都是从喉咙里面挤出来的。

望着乔书宇震惊的面孔,她含泪期盼的拉住他手,哽咽着继续道:“我说的都是真的,这女人没你想的那么单纯,你就信我这一次不行吗?”

第5章 谁才更肮脏

两人四目相对,乔书宇目光中越是愤恨,他没想到韩菱为了整治汪雪,连这种瞎话也能编的出来。

猛地抓住韩菱手腕,一字一句道:“闭上你这张嘴。”

“为什么?”韩菱不可置信的望着乔书宇,眼泪一串串在眼眶打转,声音更是变得沙哑,“为什么我说什么你都不信?我刚才亲眼看到了。”

“韩菱,我知道你觉得我抢走了书宇,可我……”

“不要再装了!”韩菱怒吼着将汪雪的话打断,要不是现在手被乔书宇抓住,她恨不得再给汪雪一耳光。

“那……那我先走了……”汪雪委屈的看了韩菱一眼,故作可怜兮兮的低语,引得周围人议论纷纷,说韩菱恩将仇报没良心。

可这些话远远比不上孩子死去的真相重要,韩菱还想追上汪雪要个说法,却被乔书宇强行拽到无人的地方,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也不知道是摔疼了,还是心痛了。

她趴在地上,仰望着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乔书宇,声音哽咽的几乎发不出声来,“你是不是忘记了,我才是你的妻子?”

“我说过,别跟我提‘妻子’这个词,你根本不配。”乔书宇怒不可遏的抓着韩菱衣领,要不是看在孩子的份上,他根本不会容忍她乔太太的身份,因为自己恨透了她。

“我不配难道汪雪就配吗!”韩菱痛苦的放声大哭。

十五岁在学校第一次遇见乔书宇时,她便深深爱上了这个男人,到现在整整十年。她用女人最好的青春,用心来灌溉他们这段来之不易的爱情,可最后却只换来他一句‘不配。’

“四年前凌晨瓦斯突然爆炸,三/更半夜大哥为什么会跟你在一起?又为什么奋不顾身用命护着你!”乔书宇怒瞪着眼前的女人,这个问题让他这四年都仿佛生活在地狱,时时刻刻都是煎熬,尤其是看到韩菱这张脸,他就会想象这女人跟自己大哥苟且的画面。

是她,毁了他对他们之间婚姻的美好幻想。

什么?

韩菱不可置信的看着乔书宇,四年前的意外完全只是巧合,却没想到乔书宇误会这么深。

“我可以解释的,我跟大哥之间真的没有什么。”

“别碰我,脏——”没等韩菱触碰到,乔书宇就像是被世上最脏的东西碰到一样,迫不及待的甩开。

只这么一个动作,韩菱的心却犹如千万根针扎般疼痛。彼此在一起这么多年,可如今她却不得不怀疑,乔书宇究竟有没有真正的爱过自己。

“你在干什么!”

韩菱闻声抬头,就看见不远处怒火滔天冲过来的男人,竟是多年不见的肖展宏。自从跟乔书宇结婚以后,肖展宏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她知道肖展宏对自己的感情,却只能装聋作哑。

因为他要的,她永远也给不了。

“你怎么来了!”韩菱连忙拦住肖展宏,对他的出现除了惊愕便是害怕,生怕他对乔书宇动手。

“小东突然去世,这事你怎么不告诉我。”肖展宏质问完韩菱之后,又气势汹汹的指着乔书宇,“是他一手造成的对不对?”

望着韩菱昔日的旧情人。乔书宇眼中的奚落更甚,“真是我小瞧你了,都这么多年了,还能让老情人对你念念不忘。”

“姓乔的,放干净你那张嘴!”肖展宏火冒三丈的冲过去,却被韩菱死死拽住。

“不要打他!”韩菱含泪冲肖展宏摇头,无论乔书宇做了什么,她都舍不得见他受伤。

看着眼前状似眉目传情的男女,乔书宇心底涌起妒忌。但那股情绪刚升起便被强行压下,他面无表情的起身拍了拍外套,嘴角的讥笑更甚,“韩菱,你真是好样的。”

眼看乔书宇走远,韩菱本能的就要去追,没跑两步就被肖展宏给拽了回来,“别追了,再追他也不会回头的。”

“我不用你管!”韩菱推开肖展宏便要去追,可就是这么耽误了一下,周围早已看不到乔书宇,就好像他从未出现。

“你的梦太长,也该醒了,这男人根本不爱你。”肖展宏无奈的叹气,造化弄人,如果当初韩菱选择的是自己,那么一切都将不一样。

“不准你胡说!如果不爱我,他当初为什么娶我!”韩菱冲肖展大吼,似乎只有这样吼,才能让她说话更有些底气。

“那是因为汪雪当初嫁给了他大哥!”肖展宏当即反驳,话落之后心疼的握住韩菱双手,双目真诚而闪亮,“如果他爱你,是绝对不会包容一个杀你孩子的女人,懂吗?”

“不。”韩菱失魂落魄的含泪摇头,固执说:“他只是以为我没有证据,我会找到那个护士的。”

“你永远都找不到,因为就在半个小时前,乔书宇的秘书亲自将害死小东的那个护士送出了国。”

“你说什么——”韩菱震惊的望着肖展宏,眼泪无声的从眼眶滑落。很想不去相信,脑子里却不自主的浮现出护士被送上飞机的画面。

肖展宏深吸口气,才郑重道:“如果你不信,我可以让我在机场工作的朋友,将登机的视频发给你看。乔书宇不是不信你,而是从一开始他就参与了害死小东的戏码,明白吗?”

‘轰隆——’

脑子里犹如被闷雷炸响,韩菱不敢置信的呢喃着,“不可能。”

都说虎毒不食子,乔书宇为什么要杀自己的孩子?

可她不明白,如果不是乔书宇故意要害死小东,又为什么刻意在小东手术那天玩失踪,难道真像他说的那样,只是简单的不记得了吗?

第6章 离婚协议书

跟肖展宏分开之后,韩菱根本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的家。

站在门口,看到抱着楠楠坐在沙发上的汪雪时,愤怒先一步燃烧了她的理智。冲过去怒指着汪雪,“你怎么会在这?给我出去!”

“是医生说要找个环境好的地方来给楠楠养病,书宇就让我们来这住了,如果你不高兴,那我现在走好了。”汪雪抱着楠楠站起,脸上又是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不知道的,还真以为韩菱欺负她了。

“谁敢让你走!”乔书宇强势有力的声音自楼上响起,在韩菱诧异的目光下,他温柔的从汪雪怀里接过楠楠。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做女主人的,连让她走的权力都没有了吗?”韩菱反应过来后,愤怒的质问。

“该走的人是你。”乔书宇俊美的脸在他那张棱角分明的五官下,显得更加冷酷无情。

“你说什么?”韩菱忽然怀疑是自己耳朵出毛病听错了。

“从今天起你不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因为我要跟你离婚。”说完,乔书宇将一张离婚协议书递到韩菱面前。

华丽丽的协议书几个大字呈现在眼前,犹如梦一场。

韩菱颤抖着双手接过那份协议书,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要求,眼泪顿时滚滚而落。

“原来……展宏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你们一起狼狈为奸害死了小东。如今目地达到了,就迫不及待的跟我离婚了?”她将协议书举到乔书宇面前,泪水犹如决堤的洪水,“可为什么要对无辜的孩子下手,那可是你的亲生骨肉啊!”

“听不懂你说的什么,现在把协议签了,拿着你的东西从我眼前消失。”乔书宇眉头紧皱,四年前发生的事件,早已让他们的婚姻名存实亡。如今小东已经去世,彼此再这么纠缠下去也不过是互相伤害。

不管韩菱怎么想,这几年,他的心是真的累了。

看着协议书上写的离婚财产,韩菱嘴角扬起一抹讥讽冷笑,“区区五个亿就想把我打发了,那我用十年对你的真心呢,你拿什么赔给我?”

“别再跟我提这个。”乔书宇怒喝,他最厌恶看到的就是韩菱这副嘴脸。像全世界宣扬着她有多爱自己,却在他决定跟她共度一生时,跟别的男人滚了床单。那个人还是他亲大哥,这就是她所谓的爱。

说不定,在他这几年不经常回家的夜里,跟无数个男人发生关系也未可知。就像肖展宏那样的,都这么多年对她还念念不忘,谁能保证他们私下没有联系。一想到之前肖展宏那为她一怒冲冠为红颜的模样,他就恨得咬牙切齿。

“呵呵——”韩菱低声冷笑,爱情啊,真是可悲又可笑,这就是她掏心掏肺对待的男人。

“想让我离婚成全你跟汪雪那个贱人?做梦吧,除非我死,否则我这辈子都要拖死你们,让你们永远做一对见不得光的狗男女!”

乔书宇闻言,怒不可遏的抓住她双手,鹰眸喷出的灼热火焰恨不得将眼前的女人燃尽,他一字一句道:“你到底签不签?”

“死都不签——”韩菱怨恨的瞪着乔书宇,到如今她才彻底看清这个男人的嘴脸。冷漠,无情。

“好,这可是你逼我的。”乔书宇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强行拽着她从屋里出来,狠狠的丢在了花园。

身体重重跌在土壤上,整个人狼狈不堪的趴着。

这时,天空忽然响起闷雷,下了滂沱大雨。望着乔书宇渐行渐远的背影,她强撑着想从地上爬起,却无力的倒了下来。

雨水就着眼泪模糊了视线,一双黑色的纯手工皮鞋映入了她眼帘。

第7章 他的不折手段

书房内。

乔书宇坐在椅子上,听着窗户被雨水打得啪啪作响的声音,脑海里不禁浮现出韩菱在大雨中的狼狈模样,心中越发烦躁。

深吸口气,他猛然起身下楼,打着伞向花园走。

“这么大雨,你要去哪啊?”汪雪见状将他拦住。

“看看那女人死没死。”乔书宇越过汪雪继续向外走。

“韩菱刚才被肖展宏带走了。”汪雪声音由身后急切传来。

乔书宇步伐戛然停下,瞥了汪雪一眼,继续打着伞往方才丢下韩菱的地方去,果然那里再也看不到半个人影。

握着伞的手蓦然攥紧,眼中泛起滔天怒火。这女人真是胆大包天,平日不规矩也就算了,如今在他眼皮子底下还敢跟男人走,真当他是死的吗?

他带着滔天怒火拍响了肖展宏的家门,半天都得不到回应,反而从邻居嘴里得知肖展宏不在家的消息。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光是想想那场景,他就恨不得杀了肖展宏那个混蛋。

空手而归的他怒火无处发泄,将书房摆放的物件全部乱砸一通。不着片刻,地上便一片狼藉。

他双手撑在书桌上喘着粗气,嘴里反复念叨着,‘韩菱,你可真是好样的’

下一秒,又拨通了助理的电话,冷声道:“查一下肖展宏跟韩菱的位置,我要立刻见到那女人。”

电话挂断之后,他狠狠将手机砸在地上,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暂时压制住他体内疯狂的怒火。

端着咖啡的汪雪一进门就看到了满屋的杂乱,还有乔书宇那愤怒到扭曲的脸。略掉这些不快,她柔声说:“书宇,我给你煮了一杯咖啡。”

“不用了,你去照顾楠楠吧。”

乔书宇冷漠的态度让汪雪尴尬的扯了扯嘴角,轻应了一声,又原封不动的端着咖啡走出去。

在关门的刹那撇着乔书宇那张棱角分明的侧脸,耳边还回响着进门前,乔书宇给人打的那一个电话,眼神瞬间染上一抹强烈的妒忌。

果然,自己做的还是不够。

*

洁白的病房内,韩菱从昏睡中缓缓睁开眼。看着四周陌生的环境,她这才想起自己昨天突发高烧,是肖展宏将自己送来医院,但此刻病房内却看不到肖展宏的身影。

她正疑惑着,手机这时候‘叮咚’一声脆响,乔书宇凌晨发来的微/信跃入眼帘。

‘肖展宏在我手里,想要他平安就马上来见我。’

韩菱的心咯噔一下,眼睛瞬间蒙上一层水雾。

为了跟自己离婚,跟汪雪合谋害死自己儿子不说,如今又绑架与此事毫无关联的肖展宏来要挟自己,真的是没有半点人性。

她擦掉几乎溢出眼眶的泪水,拨通了乔书宇电话,那边电话刚被接通,她就迫不及待说:“肖展宏被你带走了是吗?我要你马上放了他。”

“这我可做不了主。”

电话里又是汪雪的声音,韩菱听得几乎崩溃,她歇嘶低里的大骂:“无耻,你们无耻!”

听着电话被挂断的‘嘟嘟’声,她果断拔下手背上的点滴哭着跑出医院。无论如何,她都不能让肖展宏出事。

第8章 死都不要成全你

一个小时后,韩菱赶到了乔书宇公司楼下。

彼时,乔书宇穿着一身黑色得体西装,正站在台上对台下记者发表着对新项目的感言。俊美的五官宛如上帝雕刻,举手投足都散发着高贵与成熟男人的魅力。

即使此时此刻,她仍旧清楚自己深爱着这个男人,可她更明白,乔书宇那张好看的面皮之下,隐藏着多么冷酷无情的心。

十年,自己都不曾融化他那颗心,反而因为自己的痴迷,连累了那么多无辜的人。

“乔书宇!”忽略掉对那男人的爱,她扬声冲那边大喊,成功引来众人的注意。

她就是要这样,当着所有记者的面撕破这男人的伪装,让大家都知道这男人的人面兽心。

乔书宇微微皱眉,没料到韩菱会在这时候出现,但下一刻他便跟旁边的保镖使了个眼色。

被保镖架住的韩菱气得浑身颤抖,扬声大骂:“乔书宇你这个混蛋,为了跟大嫂在一块竟然逼我离婚,你不要脸!”

“胡说什么?”乔书宇恼怒的上前瞪了瞪韩菱,又吩咐道:“立刻把她拉下去。”

“你是怕我说出你那些见不得光的丑事吗?”韩菱冷笑的看着乔书宇,挣脱他们束缚冲到台上,拿着话筒对记者们含泪控诉:“大家可能不认识我,因为我做了四年乔书宇的隐形老婆,唯一齐全的见到所有乔家人,还是三天前在我儿子的葬礼上。

我儿子是得白血病病死的,他作为爸爸明明可以捐骨髓救命,却在手术那天都待在嫂子家里,生生让我儿子因为抢救无效死亡。你们不知道吧,乔书宇嫂子跟他可是初恋关系,抛弃妻儿成天跟嫂子暧昧不清,乔书宇你——”

乔书宇额头青筋暴起,让保镖们强行将韩菱拖到了公司休息室,他在记者们追问下怒火冲冲的也进了休息室。

“你是疯了吗?在记者面前胡说八道些什么!”他怒不可遏的瞪着韩菱,这女人每次都有本事把自己气得跳脚。

“我说错了吗?跟汪雪整天黏在一块,难道还会是干净的吗!”

“你——”乔书宇气得高高扬起巴掌,在打下的那一刻对视上她那倔强的眼神,举在半空的手怎么也打不下去。

他从心底里有些看不起这样的自己,明明这女人背叛自己跟大哥搞在一块,如今又想毁了自己,可他就是不忍下手。

半响,他愤恨的抽回手转身离去,却被韩菱拽住袖子。

“把肖展宏放了。”

“滚开。”乔书宇抬脚将韩菱踹翻在地,瞪着一双怒目指着她,“等我回家再找你算账。”

自己一再隐忍,要是韩菱再这么不知趣,到时候做些什么恐怕连自己都控制不住。

“放了肖展宏,你放了他——”韩菱不死心的爬起来去追,却被守在门口的两个保镖挡了回来。

眼睁睁看着乔书宇的背影越走越远,她崩溃的蹲在地上放声大哭。

小说

遇上他,不知是她的劫,还是她的幸。

2021-1-3 15:00:36

小说

本以为是一生挚爱的男友,却背叛了自己,还提出分手。

2021-1-3 15:04:0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