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寄人篱下的孤女,他是成熟内敛的商业奇才。

她是寄人篱下的孤女,他是成熟内敛的商业奇才。,一场以利益为前提的婚姻,把两人捆绑在一起。她不过是他装门面的挡箭牌,他却成了她此生无法消除的烙印。,真相败露,他用冷漠把她挡在千里之外;极端报复,让她遍体鳞伤。,她伤心欲绝想要逃离,却意外怀孕;反复纠缠,他们一次又一次陷入了互相伤害的死循环里无法自拔。
她是寄人篱下的孤女,他是成熟内敛的商业奇才。

001.习以为常1

宋立珩回到别墅的时候,叶静雯已经睡下了。

她梦见自己回到了两年前与宋立珩轰动整个海市的婚礼上,穿着五米的拖地婚纱,脖子上挂着价值上千万的钻饰,在众人的祝福下踏上了红地毯。

那一天,叶静雯登上了海市日报,成为整个娱乐版的主角;那一天,叶静雯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所有人都以为叶静雯是童话里的白雪公主,只有她知道,不过是被推到浪尖上的可怜的灰姑娘。

卧室的门被重重甩上,叶静雯从熟睡中惊醒过来,发现头顶的吊灯已经亮起,突如而来的光线让她感到刺眼而难受。

“回来了?”叶静雯揉了揉干涩的双眼,从被窝中爬起来。结婚两年以来,她早已习惯了宋立珩的飘忽不定。

这座装修奢华的别墅,对于宋立珩来说不过是囚禁叶静雯的鸟笼。他偶尔心血来潮一个星期会回来待几个晚上,心情不好的时候,连续几个月见不到也是常事。

叶静雯从不过问宋立珩的行踪,即使问了,也不会有答案。

宋立珩没有说话,冷着脸走到床边扯了扯自己的领带,“砰”的一声踢翻了床边的落地灯。他的身上散发着浓烈的酒精气味,视线毫无焦距地落在叶静雯的身上。

看得出来他喝醉了,而且心情不太好。

“饿了吗?我去给你做夜宵。”叶静雯披上外套,正欲起床却被宋立珩粗暴地摁了回去。

宋立珩的声音低沉,如同音质极佳的大提琴。这两年来,他对她鲜有耐性,难得见面一次,目的性却很强。

“躺回去,脱|衣服。”他精致的五官几乎扭成一团,身上有种压抑不住的暴戾。

叶静雯的心一抖,想不到宋立珩半个月没回来,第一句话就是提出过夫妻生活。两年了,他们的夫妻生活次数屈指可数。可是每一次,都会让叶静雯留下阴影。

想起上次差点被宋立珩压断大腿,叶静雯就会感到后怕。眼前的男人,在这事儿上永远比表面来得更暴躁和疯狂。

“我今天……身体不太很舒服,改天吧。”叶静雯用防备的眼神盯着宋立珩,声音小得几乎只有自己听到。

宋立珩鹰隼般的眼眸透出了几分凶光,让叶静雯的心情不自禁抖了抖。她刚想要说些什么,肩膀已经被钳住了,身体重重撞在柔软的大床上。

叶静雯知道,自己根本没有选择的原地。

无论是两年前,还是现在,她的人生已经被宋立珩控制住了。

“你想尽办法嫁给我,不就是为了被我艹吗?”宋立珩暴躁地扯开了叶静雯的睡衣,幽黑的眼眸透出了她未曾见过的厌恶。

对,他恨她。

如果不是叶静雯,宋立珩就不会与深爱的女人分开;如果不是她,那个女人就不会……

夜,微凉。

两具交|缠在一起的躯体上演着深夜的成人游戏,叶静雯没有反抗。因为她很清楚,根本没有能力反抗。

002.习以为常2

折腾到后半夜,宋立珩终于离开了叶静雯的身体,在一声低吼中结束了自己的疯狂。

他颀长的身体被头顶的光线拖得很长,站在距离床位不到一寸的地方,冷冷地吩咐说:“去给我准备夜宵。”

说完,宋立珩头也不回地朝浴室的方向走去。

里面很快传来了“稀里哗啦”的水声,叶静雯默默穿上衣服,从衣柜里翻出一套男装睡袍,赤脚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门是虚掩着的,浴室里的水汽朦胧,镜子也蒙上了一层薄雾。宋立珩高大的身影在蓬头下伸展,叶静雯偷偷瞄了一眼,心跳骤然加速。

虽然他们之间早已坦诚相对,可是每次看到宋立珩矫健的身体毫无保留地呈现在眼前时,叶静雯都会感到心跳过快。

不得不说,这个像恶魔一般的男人,同时拥有让女人眷恋的身体和容貌。

“你的衣服放在这里,我先下去准备夜宵。”叶静雯放下衣服,小心翼翼地转身离去。

可是还没走出浴室,淋浴房的门就被推开。宋立珩伸出长臂抓住了叶静雯的胳膊,用力往里面一扯。

“砰”的一声闷响,叶静雯的背脊重重撞在水龙头上,痛得她差点失声尖叫起来。蓬头的冷水喷洒在她的脑门上,十一月的天气开始转凉,冰冷的感觉让她陷入了一种莫名的恐慌当中。

男人冷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大手掐在叶静雯的颈脖上,窒息般的感觉疯狂地涌来。

“我警告你,如果以后再见菲菲,绝对饶不了你!”宋立珩就像地狱来得魔鬼,每一下动作每一句说话,都能让叶静雯丧失挣扎的最后一分力气。

罗菲菲,是宋立珩多年来深爱着的女人。

叶静雯在结婚前已经知道罗菲菲的存在,也知道宋立珩曾经为了这个容貌倾城的女人差点与家里闹翻。

她从不插手罗菲菲的事,因为这是宋立珩的底线。可是生活永远不是你想的那么轻易,你要独善其身,有些人却总爱揪住你不放。

呵呵,想必宋立珩今晚是过来兴师问罪的。

“是她自己找上门的,与我没有关系。”叶静雯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推开宋立珩,避开了头顶的冷水,才最终恢复一丝清明。“我才是名正言顺的宋太太,你到底有没有尊重过我?”

狗急了也会跳墙,叶静雯不是那种被欺负上头了还能装大度的正室。她深知这段有名无实的婚姻持续不了多久,却一直用心安守本分。

因为,她心中藏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滚!”

宋立珩脾气暴躁地踢开了淋浴房的玻璃门,“哐当”的一声发出了响亮的碰撞声。他指着门外,精致的五官因为愤怒几乎拧作一团。

“滚!”

叶静雯落荒而逃,因为没有穿鞋子,她差点摔倒在浴室门口,尾椎的位置传来隐隐的痛意。

直到跑出了卧室,冲进走廊尽头的客房里,叶静雯才趴在梳妆桌上拼命地喘气。身上的衣服湿漉漉的,她狼狈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感觉就像坠入了地狱般无助。  

003.习以为常3

不知过了多久,叶静雯才终于从发呆的状态中回过神来,起身往衣柜的方向走去。

叶静雯的大部分衣服都存放在这里,因为每一次宋立珩回来以后,都会把她赶到客房里睡。她也乐得清闲,不用整夜伺候那个祖宗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到浴室洗了一个热水澡,换上衣服回到床上,叶静雯打开梳妆桌的抽屉,翻出了粉色的药盒。

如何被宋立珩羞|辱和折磨,叶静雯都可以忍下来。唯独在避孕这事儿上,她一点也不含糊。

这是她的底线。

剩下的几个小时,叶静雯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天亮的时候,门外传来管家敲门的声音。

“太太……该起床了,宋先生已经在餐厅里等候。”

叶静雯一个激灵从床上弹起来,赤脚跳下床就往浴室的方向跑去。快速梳洗了一番,她换上管家新送回来的洋装,急忙往楼下走去。

冬日的阳光,懒洋洋地从洁净的落地玻璃洒在餐厅的地板上。宋立珩已经梳洗完毕,穿着黑色的西装三件套,淡定自如地坐在餐桌旁看报纸。

叶静雯一直对宋立珩的体力感到好奇,昨晚折腾了一整夜,才睡不到三小时,他是如何能做到一大早神采奕奕?

“早!”叶静雯规矩地坐到餐桌旁,礼貌地打了一声招呼。

宋立珩头也不回,冷声应了一句。“早!”

在外人面前,他们是相敬如宾的夫妻。只有叶静雯知道,宋立珩只是披着羊皮的野狼。

他嗜血、凶残,却又有本事为自己穿上完美的伪装。

“太太,这是你的鲜榨橙汁和意粉。”管家笑意迎人,把早餐送到叶静雯的面前。

她偷偷瞄了宋立珩一眼,发现他的面前也摆放着同款的早餐。这个可恶的男人有着极强的占有欲,无论她如何反对,但只要他们共处一室,任何事情都容不得自己做主。

叶静雯讨厌意粉,尤其是这种用法国酱汁调味的早餐,薄荷草和洋葱的味道恶心而难以下咽。

“明天是詹氏老总小儿子的百日宴,你必须出席。”宋立珩放下手中的报纸,目光却没有落在叶静雯的身上。他就像对着空气说话,语气冷冰冰的如同海市十一月的寒冬。“别忘了准备贺礼。”

叶静雯盯着宋立珩,嘴角不自然地扯出了一抹冷笑:“没钱。”

是的,宋氏集团是上市公司,资产市值千亿,可是叶静雯这个明媒正娶的宋太太,却囊中羞涩。

宋立珩在外人的眼中出手阔绰,唯独对自己的太太不闻不问。叶静雯自从嫁给他以后,不允许外出工作,没有收入,除了每天待在这座金丝笼似的别墅以外,鲜少出门。

叶静雯知道,这一切都是宋立珩的报复。他要让她表面风光,受尽一切艳羡的目光,却没人知道她的无奈和凄凉。

“宋氏旗下的百货商店,随便挑选一份礼物。”宋立珩从椅子上站起来,慢悠悠地系好西装的扣子,淡淡地扫了叶静雯一眼,讥讽说:“以后别穿这种颜色的衣服。”

004.习以为常4

叶静雯下意识低头查看自己的衣服,黑色的蕾丝小洋装,规规矩矩的根本没有什么不对劲。

沉思片刻,她回想起刚才宋立珩厌恶的表情,终于记起每次见到罗菲菲的时候,她都穿着黑色的衣服。

然而红颜薄命,叶静雯总算明白长得漂亮的女人,命数大多不怎么好。

忍着恶心把意粉解决掉,门外传来喇叭的声音。管家连忙走出门迎接,很快就返回来笑着提醒说:“太太,是先生安排的司机来了,他说你今天得到市区走一趟。”

叶静雯擦干净嘴角的酱汁,轻声应答:“嗯,好的。”

司机老张是个话儿比较多的中年男人,每次由他接送叶静雯出市区的时候,都会不厌其烦地在她的面前夸宋立珩。

末了,老张忍不住露出艳羡的目光,称赞说:“昨夜少爷从机场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我让他在市区的公寓休息,他都不愿意,非要回别墅看太太你。”

“嗯。”叶静雯轻声敷衍了一句,市中心的公寓不就是罗菲菲那里吗?难道昨夜她满足不了宋立珩,所以才到别墅这边来?

刚好是上班高峰期,市区的主干道比较堵塞,好不容易来到宋氏百货商店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

叶静雯虽然很少到这里来,可是商场的经理认得她,脸上堆满笑容出门迎接。

“宋太太,请问今天大驾光临有什么需要吗?”经理问道。

“宋先生明天需要参加客户儿子的百日宴,我到婴儿专区看看有什么适合的。”叶静雯礼貌地解释说。

“请跟我往这边走。”经理做了一个“请”的手指,叶静雯跟在他的身后很快来到了三楼的婴幼儿专区。

宋氏百货商场的幼儿专区,都是从外国进口的精品。叶静雯逛了一会儿,选中了一套幼儿智力开发的玩具,让店员包起来并吩咐晚点送到宋宅里。

走出婴儿店,叶静雯四处闲逛,很快来到了四楼的悠闲专区。这里开了不少有特色的咖啡店和书吧。她大学选修的就是图书管理专业,对这种书吧特别感兴趣。

反正在宋氏百货消费,账单都能挂在宋立珩的账上。叶静雯也不犹豫,快步走进了其中一间装修富有情调的书吧。她挑了一个无人的角落,点了一份简餐沉醉在自己的世界中。

寂寞的阔太太生活,除了家里的四堵墙,唯有书本与叶静雯为伴。

不知过了多久,幽静的空间里响起了高跟鞋的声音。声音在叶静雯的餐桌前戛然而止,爽朗的女声响起。

“今天吹什么风,把你吹到这里来了?”

叶静雯合上书页,缓缓抬起头,一张精致的脸容映入了眼帘。

是她,罗晓冰,宋氏百货的服装部经理,同时也是罗菲菲的亲生妹妹。

叶静雯知道,每次来到宋氏百货都会有人通风报信,告诉罗晓冰她的行踪。可是没想到椅子还没坐暖,她已经找上门了。

以叶静雯的经验,这个刁蛮的女人找上门,绝对不会有好事。上周五亦然,也是因为罗晓冰的缘故,叶静雯才会在餐厅里遇到罗菲菲,因而被宋立珩责骂并且折磨了一顿。

“这是宋家的地方,我为什么不可以在这里出现?”叶静雯不慌不忙地应了一句,输人不输阵,完全没有半分妥协。

“是吗?”罗晓冰眯起了桃花眼,嘴角勾起了一抹讥笑,在叶静雯意料不及的时候抓起桌面上的奶茶往她的身上泼。“贱|人,抢了别人的男人还如此理直气壮,你到底还要不要脸?”

005.习以为常5

罗晓冰的这种所为,不是第一次,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

每次当叶静雯出现在这种公众场合的时候,罗晓冰就会想尽办法羞|辱她。她就像甩不掉的口香糖,从叶静雯两年前与宋立珩结婚的那天开始,千方百计出现在她的面前。

同是女人,叶静雯又怎么不清楚罗晓冰心中的小九九?

还好奶茶不算很烫,否则叶静雯有够难受的。换作平日,也许她会选择息事宁人。可是昨晚被宋立珩撒了气,今天的心情也不太好。

更何况,错的又不是叶静雯,为何要一忍再忍?

于是,叶静雯默默地从手袋里摸出纸巾,不紧不慢地擦干净脸上的奶茶,冷哼一声说:“我看不要脸的是你,连自己姐姐喜欢的男人都不放过。”

“你……”罗晓冰气得脸颊通红,一看就知道被叶静雯说中了,才会露出如此难堪的表情。

叶静雯又不是瞎的,罗晓冰的小心思她又怎么不知道?为姐姐出气是假,把自己的气撒在叶静雯的身上才是真的。她们姐妹俩可算是叶静雯的灾星,这两年来如影相随,没有一刻安宁。

“这里是公众场合,希望你检点一下。”叶静雯冷淡的目光扫过眼前的女人,讥讽说:“即使要找我晦气,也轮不到你。”

“我姐……要不是因为你,我姐会变成现在这样子?你这个罪人,都是因为你……”罗晓冰气高志扬地指着叶静雯怒骂。发飙的样子,活像一头被激怒的小母狮。

提及罗菲菲,叶静雯的心也不好受。可是她现在所遭遇的一切,并非叶静雯的所为,何罪之有?

“别以为你是罗菲菲的妹妹,我就拿你没办法,要知道我现在才是名正言顺的宋太太。”叶静雯拧起手袋,唤来服务员想要结账。面对这种难缠的女人,继续吵下去只会有损自己的颜面。

“想走?没那么容易!”罗晓冰上前想要钳住叶静雯的手臂,却被她眼明手快避开了。

罗晓冰的那些小招数,来来去去不过就那几样。

往后退了两步,叶静雯好不容易才站稳,目光掠过身后的小圆桌,情急之下抓起咖啡杯就往罗晓冰的身上泼。

什么是以牙还牙,叶静雯总算体会到了。这种感觉,可真是畅快!

“我警告你,下次在我面前撒野,泼出去的就不是咖啡。”叶静雯嫌弃地盯着罗晓冰,目光灼灼。“再不离开,我就要喊保安了!”

大概咖啡厅的老板看形势不对劲,担心生事已经把保安喊过来了。

“小姐,麻烦不要在这里闹事。”保安委婉地提醒说。

恰好这时响起了急促的手机铃声,罗晓冰怨愤地擦了擦脸上的咖啡,掏出手机一看,脸色顿时黯然下来。

“喂……是是是,我马上回来。”

挂了电话,罗晓冰回头瞪了叶静雯一眼,怒骂道:“你这个贱|人,尽管走着瞧,并不是每次的运气都那么好!”

看着那抹远去的身影,叶静雯才微微松了口气。刚想转身向隔壁桌的人道歉,一把低沉的声音随即响起。

“宋太太,你浪费了我一杯好咖啡。”

006.虚有其名1

叶静雯转过身,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白皙而清秀的脸孔。

男人穿着深蓝色的POLO悠闲服,戴着金丝眼镜,身上透出淡淡的书卷味。

“对不起,请问你认识我吗?”叶静雯轻咳了一声,尴尬地问道。

男人的唇角勾起了一抹浅笑,声音温柔而干净。“你刚才骂那个女人的时候,不是说你是名正言顺的宋太太吗?”

叶静雯微微点头,在圆桌旁坐下来,礼貌地笑说:“不好意思,浪费了你的咖啡,我赔给你好了。”

说完,叶静雯唤来服务生,提醒说:“请把这位先生今天的消费,记在我的账单上。”

服务生露出尴尬的表情,贴近我的耳边轻声提醒说:“很抱歉宋太太,我们店只接受现金或刷卡,不可以记账。”

这下子,叶静雯真是窘迫到家了,偷偷瞄了身旁的男人一眼,柳眉紧锁。“我平时的消费都记在宋先生的名下,你……”

男人笑了笑,优雅地掏出钱包抽出两张钞票压在桌面上,轻声吩咐服务生说:“把宋太太的账单一起付了吧。”

说完,男人起身朝叶静雯微微点头,正欲离去。

“请问你叫什么名字?下次我把咖啡的钱还给你。”叶静雯追问说。

男人徐徐回头,脸上堆满了笑意。“或许很快我们就能见面。”

今天不知道是什么日子,叶静雯真是倒霉到家了。她匆匆赶回别墅的时候,却发现更麻烦的事已经在等着她。

踏进客厅门口,叶静雯已经看到宋母坐在沙发上,不耐烦地教训管家,声音尖锐而刺耳。

“什么?少爷这个月只回来了一次?这怎么行,老爷天天念着抱孙子,一个月只回来一次怎么抱孙子?”宋母激动得把茶杯摔得“砰砰”作响。

叶静雯耸了耸肩,一股不好的预感袭来。可是人已经回到别墅了,总不能退出去吧?

“妈,今天怎么有空过来?”叶静雯努力挤出一丝笑容,走到宋母的身旁坐下来,脸上堆满笑容。

宋母回头一看,脸色顿时拉黑,吩咐说:“管家,你先回去做事,我有话跟静雯说。”

不用猜,叶静雯也知道宋母接下来要对她说什么。

“结婚两年了,你的肚子一直没有动静,改天我帮你预约医生去看看。”宋母直言不讳地说。

叶静雯知道自己的事,赔笑安抚说:“孩子的事急不来,而且立珩这两年真的很忙,整天出差不在家里,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呀。”

“立珩是不是到那个狐狸精那里去了?”宋母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看叶静雯没有反驳,心里也猜到了几分。她咬牙切齿地骂道:“真是冤魂不散,当年那场车祸她就不该被救活。”

叶静雯连忙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提醒宋母别说下去。这是宋立珩的的禁忌,每次说起的时候都会翻脸。

宋母只是不断叹气,与叶静雯拉了一会儿家常以后便离去。

叶静雯在客厅里愣坐了一会儿,然后起身往楼上走去,还不忘吩咐管家说:“麻烦你把药酒拿到房间给我。”

昨夜被宋立珩伤了后背,叶静雯今天逛街的时候感到隐隐作痛。这种憋屈的生活持续得太久,她快要透不过气来了。

叶静雯简单洗了个澡,只穿着一件睡袍躺在床上。卧室的门被推开,通过梳妆桌上的镜子,她发现进来的人并不是管家。

007.虚有其名2

宋立珩穿着单薄衬衣,面无表情地走了进来,脚步静止在床边。他居高临下盯着叶静雯,幽黑的眼眸泛起了不明的光泽。

叶静雯扯了扯身上的睡袍,微微叹气坐了起来,抬头迎上宋立珩微怒的目光。“找我有事吗?”

“百日宴的礼服,已经送了过来。明晚六点半,我到别墅接你。”宋立珩的目光由始至终落在叶静雯的身上,冷冽得如同窗外呼啸而过的北风。

她很讨厌宋立珩这种事不关己的目光,比陌生人还要冷淡。

“我知道了,绝对不会给宋先生你丢脸。”叶静雯咬牙一字一句地说,已经分不清脸上的是敷衍,还是不满。“没事的话麻烦你先出去,我今天不舒服,很抱歉不能伺候你了。”

宋立珩扯了扯脖子间的领带,变法戏似的把一瓶药酒搁放在梳妆桌上,冷笑说:“你让管家给你送这个吗?”

叶静雯的脸色刹那间变得苍白,咬牙不说话。这个男人存心来挑衅的吗?

“受伤了,怎么还有心情泼了晓冰一身热咖啡?”宋立珩的嘴角含着讥讽,大手一伸用力把叶静雯摁在床上,粗鲁地扯掉她身上的睡袍。

虽然他们是夫妻,叶静雯的身体对于宋立珩来说很熟悉。可是被这么赤|裸裸地扳倒,成功勾起了她心中的无名火。

“放开我……”叶静雯嘶吼道,可是双手却被宋立珩反扣在身后,根本不能动弹。这个狼狈的姿势,对于她来说既羞|辱又难堪。“宋立珩,你在发什么疯?是罗晓冰先招惹我的,她根本就是故意的。”

宋立珩没有说话,手中的力度却在加重,痛得叶静雯几乎失声叫了出来。

“我说过,别去招惹她们。”宋立珩单手拧开了药酒的盖子,一股呛鼻的气味迎面扑来。他往叶静雯的伤口处倒了一点药酒,掌心按在上面轻轻揉捏,严声说:“安守本分当好你的宋太太,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药酒通过伤口渗入肌肤里,叶静雯痛得整个后背都麻木了,咬牙切齿地骂道:“不管你信不信,我从来没想过要招惹她们姐妹俩。”

宋立珩没有说话,手中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叶静雯痛得泪水在眼眶里打滚,却强忍着没有流出来。

奶奶的,男人疯起来的时候,根本就是一块蛮不讲理的烂石头。

不知过了多久,叶静雯终于感觉后背的力度减弱。宋立珩从椅子上站起来,嫌弃地抽了一张纸巾擦拭掌心,扔下一句话头也不回地离去。

“明天记得准时出席。”

叶静雯瘫痪在床上,被摁过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没过多久门外响起了敲门声,管家捧着托盘走了进来。

“宋先生吩咐我把饭菜送上来。”管家小心地把托盘放在桌面上,盯着药酒关切地问道:“你背上的伤好点了吗?”

“死不了。”叶静雯穿上衣服,艰难地爬起来,轻声问道:“宋先生呢?”

“他回公司了,说今晚不回来,让太太你别等了。”管家轻声回答,想了想然后补充说:“其实宋先生挺关心太太你,只是他的性子冷淡了些,不懂得如何哄女人。”

关心?叶静雯在心里冷笑了一声,大概这个世界上唯一不会关心她的人,就是宋立珩。  

008.虚有其名3

也不知道是否叶静雯的运气不好,大半夜居然闹肚子痛。

刚开始的时候她以为只是胃痛,翻了一下药箱找到肠胃药吃下,然后回到卧室继续睡觉。

可是下半夜,她开始感到不对劲,胃部的抽搐也越来越频繁,痛得整个人直冒冷汗。无奈之下,她终于忍不住到隔壁房间叫醒了熟睡中的管家。

“太太,你哪里不舒服了?”管家打开吊灯,看到叶静雯脸色苍白的样子,吓得不知如何是好。“我马上打电话给宋先生。”

这个时候,叶静雯也不打算跟宋立珩置气了,痛苦地弓成了小虾米,默认了管家的提议。

可是,管家连续打了十几通电话给宋立珩,却无一接通。叶静雯咬牙下了床,忍痛换好衣服然后吩咐管家说:“算了,你还是帮我打电话给老张吧。”

老张赶到别墅的时候,天已经蒙蒙光,他二话不说把叶静雯背起就往医院里送。

清晨的医院静得可怕,叶静雯被送到急诊室的时候,早已痛得直不起腰来。但她很能忍痛,一路上哼都没有哼一声。

医生诊断为急性肠胃炎,开了点滴和消炎药,然后叮嘱她多休息。

独自一人坐在输液区里,叶静雯感觉自己就像从地狱里走了一回。那种孤独无助的感觉,疯狂地袭击她的心头。

管家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打瞌睡,发出了轻微的呼噜声。

输液室里的人很少,只有叶静雯身后的一对中年夫妻,看起来已经四十多岁了。

女人靠在男人的身上,娇嗔地说:“痛死了,我下次不要打点滴。”

男人轻抚女人的额发,温柔地笑说:“好,下次我们不打点滴。你也累了,靠在我的肩膀上睡一会儿吧。”

那对小夫妻的衣着朴素,尤其是男人脚上的球鞋洗得发白。可是他们看起来却很恩爱,男人明明是人群中不起眼的路人脸,却让叶静雯感到暖心。

点滴挂完了,血液顺着输液管回流。叶静雯想要提醒管家把护士叫过来,可是她睡得很熟,叫了几声都没有回应。

叶静雯探起身想要把点滴取下来,到护士站叫护士拔针口。恰好这时,身后的男人柔声说道:“别动,我帮你叫护士过来吧。”

叶静雯尴尬地点了点头,然后坐回去。

只见男人转身跟身旁的妻子说了一句什么,轻抚她的脸颊,然后起身往护士站的方向走去。

虽然只是细微的动作,却让叶静雯感动了好一会儿。护士很快赶过来用棉花压住她的伤口,叮嘱她按住十分钟才松手。

有那么一瞬间,叶静雯突然感到心酸又难受。她突然很想有一个家,不需要奢华,只要有宠爱他关心她的男人已经足够。

所以,宋立珩不是叶静雯的良配,这辈子都不是。

好不容折腾回到别墅,叶静雯吃了点稀粥就睡下了。她睡得很沉,一直到下午五点多,卧室的门才被推开。

她被惊醒过来,揉了揉双眼,发现宋立珩正站在床边,语气却无比阴冷。

“赶快换衣服,宴会要开始了。”宋立珩面无表情地说。

小说

结婚一年,我在夫家任劳任怨,却终究逃不过被背叛谋杀的命运,是顾北辰救了我。

2021-1-3 14:56:41

小说

遇上他,不知是她的劫,还是她的幸。

2021-1-3 15:00:3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