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前,她被人陷害误闯入了祁夜墨的病房……

三年前,她被人陷害误闯入了祁夜墨的病房……还意外导致了他下身瘫痪。三年后,她走投无路只好去应聘做女佣,结果冤家路窄,竟然要伺候的人正是祁夜墨!传闻祁家少爷脾气怪异,暴戾成性,而且一直在寻找一个神秘女人!“被我知道那晚的女人是谁,她就死定了!”听到这句话,乔归宁立刻就想辞职!无奈钱已经收了,约也签了,她只能硬着头皮做下去。“蠢女人,我要你寸步不离的伺候我!”“蠢女人,当我的女佣不准和其他男人说话!看一眼都不行!”“蠢女人,我怎么觉得你有点眼熟呢……”额……祁夜墨,你听我解释……
三年前,她被人陷害误闯入了祁夜墨的病房……

第1章 祁、祁夜墨?

热!

她感觉自己全身都像是被丢进了热锅里蒸着一样!

乔归宁快跑了几步,脚下突然一滑,摔倒在了楼梯间的台阶上。

这药劲太猛烈,致使她额头的汗珠一颗颗低落!要不是乔归宁给自己手心的穴位扎了一针以保持清醒,她现在早就被抓走了!

身后,她分明听到了有脚步声追来,越逼越近……

“她被下了药跑不远!肯定就在这家医院里,快搜!”

乔归宁一只手撑着自己的身体,咬牙站了起来,目光四处搜索着可以藏身的地方。

蓦地——

她看到了一间病房的门是开着的!

情况根本不容乔归宁考虑,她狼狈的连滚带爬躲进了那间病房,然后立刻把门关上,反锁!迎面,似乎有一种木质的檀香扑鼻而来,顷刻令她清醒了几分。

病房里没有开灯,黑暗中她听到了一声低沉呵斥的质问,“谁?!”

是男人的声音!男人!

这个认知让乔归宁身体中的药像瞬间爆发了一样,促使她不自觉的向他靠近。

她需要他来解决问题!刻不容缓!

“那个……能借你的身体……用一下下吗?”

“我不管你是谁,立、刻、给、我、滚!”

男人的声音更冷了几分,一听就是没得商量的那种人!

可是乔归宁已经明显感觉到自己坚持不下去了!再这么高烧发热下去,自己依旧是死路一条。

她只好心一横,“那就失礼了!”

乔归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针灸封住了他的声带和行动能力!然后动起手来,发现他那里根、本、没、有、反、应!

“你该不会是因为不行才住院的吧?”

但这也难不倒她针灸小能手乔归宁!

摸准穴位一针下去,他的下身立刻就支起了高高的帐篷!

黑暗里,乔归宁看不到他的脸,只能感觉到两束炙热怒视的目光在盯着自己,放佛能把她活生生的烧出两个窟窿来!

因为对这方面根本没有经验,她仅能凭感觉爬了上去,一次次失败,一次次再试……直到她感觉自己的身体传来撕裂的疼痛……

奶奶的,是谁说这种事情很爽很舒服的!她要宰了这个人!

下意识的,痛觉使乔归宁揪紧他结实的劲腰,没注意到一根银针被重重的推了进去,深入他的脊髓……

那一晚的荒唐事,简直是她人生中不可抹去的污点!即使那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她还依旧记忆如新。

“乔归宁小姐?”

蓦地!

一个男人的声音把她的思绪拉了回来,乔归宁才发现自己刚才失了神,而且还见鬼的在大白天想起了三年前的那晚!

都是因为这祁家庄园里的木檀香,她嗅了以后感觉似乎在哪里闻过……

仔细回想了一下,好像就是那晚自己闯入的那个病房的里有这味道!当年自己对这味道还特别留意来着,所以才不自觉的回想起了那夜。

“嗯,我在呢!”

“老夫人说你给她针灸后,她的腿疼确实缓解了不少,凭这个手艺就比其他应聘者略胜一筹,所以决定聘请你作为大少爷的贴身女佣,照顾大少爷的饮食起居。”陆管家面无表情的把一张支票和一份合同递给了她,“这里是二十万美金,按照你提的要求,祁家先预付你一年的薪水,不过你也要依照祁家的要求,伺候大少爷满一年!我可先提醒你,大少爷半身瘫痪了三年,脾气可有些怪异。”

“当然了!我拿了薪水,肯定会伺候好你家少爷的!”

不就是伺候一个瘫痪在床上三年的少爷嘛!那有什么难的?要是自己哪天心情好了,没准还能用针灸顺手帮他治愈了呢!

乔归宁拿过支票来,想都没想就在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要知道,有了这二十万美金,她就可以送弟弟出国留学,远离乔家的是非了。

“哦,对了!你家少爷叫什么名字啊?”她眯起眼睛一笑,却在听到那三个字以后笑容瞬间冷凝。

“大少爷叫祁夜墨。”

祁、祁夜墨?!

她突然想起自己那晚离开时匆匆扫了一眼病床前的病历卡,上面好像也有祁夜墨三个大字!

第2章 新来的女佣

跟在陆管家后面往祁夜墨的卧室走去,乔归宁觉得阵阵的头皮发麻……

“那个……我现在能不能反悔啊?”迟疑了一会,她还是决定拉住了往前走的陆管家,“我忽然觉得我可能不太适合做女佣,没有经验,还不专业,怕委屈了你们家少爷!”

陆管家奇怪的看着她,皱眉,“你现在毁约,需要按照合同赔偿祁家一百万美金!再说,你刚才应聘的时候,不是说你什么都能做吗?”

“我忽然觉得没什么把握嘛!您就行行好,把你手里那个合约一撕,然后我把支票还给你,就当这事没发生过,行吗?”

“不行。要么赔钱,要么按照合同伺候少爷满一年!是你应聘时自己承诺的,有能力让大少爷接纳你,我们祁家才一次性付给你一年的薪水,这些都在合同上白纸黑字的写着呢。”

“那万一你家少爷无论如何都要辞退我呢?”

“那就赔钱。”

“……”乔归宁撇撇嘴,在陆管家身后翻了个白眼。

她要是有一百万美金,还来做什么女佣?!

还没等乔归宁想的新的脱身办法,她就先远远的听到了那从祁夜墨卧室里发出的低吼声。

“都给我滚出去!”

这声音……和那晚的吼叫,完全吻合!

想不到时隔三年,自己还能再听到这个男人的声音……

陆管家停下了脚步,指了指二楼最里面的房间,“那个就是少爷的卧室了,他的午餐就放在门口的餐台上,你送进去吧。”

乔归宁一挑秀眉,“你就送我到这里?”

“大少爷不喜欢闲杂人等靠近他的卧室。”

“……”他就直接说害怕被祁夜墨臭骂得了!

从陆管家闪避的眼神中,她就已经预知到了这祁夜墨有多难伺候!

事到如今,乔归宁也只能认命的走过去,端起了餐台上的食物,然后敲了敲祁夜墨卧室的门……

那晚天色很深了,他应该看不清楚自己的脸才对!而且都三年过去了,自己的声音他也该忘得差不多了,应该没什么事情了吧!

自己现在还真的蛮需要这二十万美金,就这么放弃了还真有点可惜!毕竟也只有祁家能出得起这么高的薪水聘用女佣。

“谁?!”

卧室里传出祁夜墨和当年如出一辙的厉喝,乔归宁说一点不脚软是假的。

“我是……新来的女佣!过来给您送午餐的,少爷。”

“滚进来!”

乔归宁的嘴角抽搐了几下,脚尖顿了顿,才迟疑的推开了门。

卧室里,窗帘没有拉开,所幸是中午,阳光还是能透过纱帘映进来,照亮整个房间。

床上的男人斜倚在床头上,身上穿着丝质的睡袍,有几分慵懒,还有些许凌人的傲娇……

她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来——

只一眼,就被祁夜墨的脸吸引住了!

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脸!轮廓深邃有型,黑眸深沉凌厉,殷红的薄唇如樱桃般诱人……

乔归宁从没见过这这样邪肆俊美同时兼具的男人,五官简直是上帝精雕细琢出来!令她一时间忘记了挪开视线。

早知道他基因这么好,自己当时就该留个种来着……

能有个和他的脸一模一样的儿子或者女儿,那也是人生一大美事啊!三年前真是浪费了,简直暴殄天物阿暴殄天物……

忽然,那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

“还看?想让我把你的眼睛挖出来吗?”

祁夜墨一脸不悦的朝着她怒瞪过去。

他最讨厌有人这么盯着自己看!尤其是个低级的女佣!

“不看了不看了!”乔归宁赶紧低下头,把餐点放在了桌子上,“少爷,我把餐放在这里了!怕我这样子影响了您的用餐心情,我就先出去了!”

说完她转身就想走——

“等等!”

第3章 把我儿子伺候好

乔归宁的全身一僵,连呼吸都跟着停滞了。

糟了,难道自己这么快就被暴露了?!

“我说让你走了吗?”

祁夜墨阴冷的声音自身后传来,不用转身,她也能感觉到那盛怒的目光,如同三年前一样……

“对不起大少爷,我只是怕站在这里碍了您的眼!”乔归宁赶紧讨好的一笑,低着头不敢直视他的黑眸。

“呵,长得这么丑,你站在哪里都会碍了我的眼!”祁夜墨毫不留情的冷嗤,“滚去告诉他们,我祁夜墨不是残废,用不着人来伺候!”

用不着人伺候?那怎么行!她可没有一百万美金赔给祁家!

乔归宁一听,赶紧开口,“少爷您怎么能这么说呢!就算您不是残废,可您也是祁家的大少爷,整个祁氏公司的第一继承人,这么尊贵的身份理应有人伺候的!”

她的话,成功的把祁夜墨的怒火一瞬间点燃,低吼声震耳欲聋,“你想死吗?居然敢说我是残废!”

“少爷,天地良心啊!残废这两个字是您自己说的!”

“滚!立刻给我滚出去!”

乔归宁被震的耳朵疼,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脾气能暴躁到如此地步的人!这祁少爷还真是病的不轻。

正想开口说话,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了陆管家和祁夫人的声音!

“夜墨和新来的女佣相处的怎样?”

“回夫人,我刚才好像还听到了大少爷的怒吼声。”

“那……看来这个女佣还是不合夜墨的意。”

感觉他们的脚步声是朝着祁夜墨的卧室走来的,乔归宁有些慌了。

这祁夜墨显然不会留下自己,可偏偏自己已经签了那个合约,被辞退也要赔偿一百万美金的!自己早该知道这钱没那么好赚。

但是现下情形容不得她犹豫,乔归宁一个箭步窜过去,将一枚银针刺入了祁夜墨的昏睡穴上!

只需片刻,祁夜墨就从刚才那嚣张跋扈的样子立竿见影的晕了过去,颀长的身影晃了晃,俊脸倚在她的怀里闭上了眼睛,他身上木檀香的味道也同时窜进了她的鼻间……

很熟悉,也格外的好闻。

她现在已经十分肯定,祁夜墨就是当年被自己强行睡了的男人……

下一秒,祁夫人就推门走了进来。

看到祁夜墨居然靠在乔归宁的胸前睡着了,她的眼底闪过明显的讶异。

“夜墨这是怎么了?”

“回夫人,大少爷没事!只是他刚才说最近有些失眠,让我帮他按摩一下太阳穴,结果按着按着他就睡着了!”

“……”祁夫人的眸中有几分欣喜,“夜墨居然肯让女人碰了?”

“是啊!大少爷刚才还夸赞我的按摩手法让他很舒服呢!”反正某人已经睡着了,她瞎掰什么都可以!

祁夫人听闻,满意的点点头,“看来你还真有两下子!那你以后就贴身照顾夜墨吧,奖金什么的你不用担心,我肯定不会亏待你,只要你把我儿子伺候好!”

“谢谢夫人!”

“嗯。”祁夫人舒了口气,对陆管家扬了扬手,“那我们回去吧!不要吵了夜墨休息。”

“好的夫人。”

陆管家赶紧扶着祁夫人离开了,临走还不忘给了乔归宁一个敬佩的目光。

自从大少爷下身瘫痪以来,这三年中,被大少爷赶走的女佣简直可以绕地球一圈,她是唯一可以靠近大少爷的异性!

乔归宁等他们走远了,才赶紧把祁夜墨昏睡穴上的银针拔掉。

不出三秒,祁夜墨就缓缓的睁开眼睛,墨色的瞳眸对上了乔归宁那僵硬的笑脸……

第4章 祁家二少爷

“哎呦大少爷,您可终于醒了!刚才您忽然晕倒,真是吓死我了呢!”

“……我晕倒了?”祁夜墨质疑的瞪着她。

他怎么记得好像是眼前这女佣忽然朝着自己跑来,然后自己才断片儿的!

“是啊少爷,您都没记忆了吗?还是多亏了我及时扶住您,您才没从床上摔下去的!”

祁夜墨皱紧了浓眉,突然一把将她推开,像碰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厌恶的拍了拍睡袍,“你别以为这样我就不会让你滚!我最讨厌女人碰我,所以你立刻给我消失,我祁夜墨不需要人伺候!”

乔归宁一脸为难,“那怎么行?我要是走了,谁来伺候少爷啊!”

“我说了我不需要人伺候!”

“您需要的!假如您现在想去个卫生间,这腿脚不就不方便嘛!我在这里,就可以扶您过去了!”

祁夜墨的俊脸一黑,“我不想去卫生间!”

不想去卫生间?这事好办!

乔归宁眉眼一弯,背后悄悄的一根银针扎下去……

“您……确定不想去吗?”

“……”只见祁夜墨颀长的身躯一僵。

该死的!他竟忽然在这个时候有了尿意,还是突发到根本憋不住的那种!

“真不需要我吗?那我可走了啊!”乔归宁心里暗自笑着,可表面上依旧佯装无辜,然后作势迈步要离开……

“等……等等!扶我去……卫生间!”

“好的大少爷!”

“……”

他怎么有种被眼前这个女佣耍了的感觉呢?

……

祁氏庄园,庭院里缓缓的驶进了一辆黑色宾利车。

陆管家看到了以后,走过去毕恭毕敬的鞠了一躬。

“二少爷,您回来了。”

“嗯。”

车上下来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色西装,英俊的脸庞看起来竟和祁夜墨有几分相似之处,可两个人的气质却迥然不同!一个脾气暴躁,一个温文尔雅。

他就是祁家的二少爷祁亦南,是祁老爷子和其他女人的私生子,之前一直流落在外,近几年才接回祁家。

因为祁夜墨三年前突然半身瘫痪,一直没能康复,所以暂时祁氏公司的总裁位置由他来暂代!最近他成功的把祁氏公司的海外贸易拓展开了,所以祁氏公司里都在传闻他将会彻底替代祁夜墨的位置,成为祁家的继承人。

“车里是我给大哥特意带回来补身体的人参,等下你让厨房熬汤给他送去。”祁亦南的目光朝着祁夜墨卧室的方向看了一眼,似是无奈的叹了口气,“父亲最近找的医生,也都对他的顽疾束手无策吗?”

陆管家点点头,“嗯,治疗了一个月也没有好转,大少爷就把他们赶走了。”

“唉,也难怪大哥心情一直不好!这卧床三年,也实在难熬。”祁亦南迈开长腿打算朝着别墅客厅走去,一边走一边问道,“对了,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女佣照顾大哥吗?”

“回二少爷,今天找到了一个!”

“哦?”祁亦南挑了下浓眉,“大哥居然还有能看上的女佣?”

“这件事夫人也很惊讶呢。”

祁亦南淡笑着扯了扯薄唇,在进入客厅前,拿出手机发了一条信息出去,然后立刻永久删除了记录,还又确认了一遍,才收起手机。

正打算伸手解开西装扣子让自己放松放松时,他的余光突然瞥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乔归宁?你怎么在这里!”

第5章 没办法,我需要钱

“你怎么也在这里……”乔归宁看到祁亦南,也十分的错愕。

没想到在祁家还能看到熟人!

“这里是我家啊。”祁亦南迈开长腿,朝着她走了过去,温柔的一笑,“还记得当时在暮市的时候,我和你说过吧!我有亲人,只是我父亲不太方便接我回家,现在我被接回祁家了。”

乔归宁愣了愣,“祁家……你就是祁家刚回来的二少爷?!”

“嗯。”祁亦南点点头,俊脸上一直挂着笑,“上次在暮市我突发疾病,多亏了有你救我!不然我可能都等不到被祁家接回来的这天了!现在遇到,我一定得好好谢谢你。”

乔归宁摆了摆手,有些腼腆的一笑,“举手之劳!当时我们在暮市都举目无亲的,本来就该互相照应的。”

那时候她带着弟弟,为了躲避家族的追杀,只能逃到暮市去隐姓埋名!因为没有多少钱,所以就和当时也同为穷小子的祁亦南合租了一个房子。

后来某天他就忽然消失了,音信全无,没过多久自己也带着弟弟离开了暮市,本来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了,没想到兜兜转转还能在祁家遇到!

在这陌生的地方再见到祁亦南,竟让她有种莫名的亲切感。

“对了,你还没说你在祁家是……?”

“我在这里做女佣!”乔归宁有点不好意思的扯了扯唇,“我想把弟弟送出国读书,需要一笔钱,所以就来祁家应聘女佣了。”

祁亦南朝着她刚才走过来的方向看了一眼,那是祁夜墨卧室的方向……

他顿时明白了!

“你该不会就是祁家新招来照顾我大哥的女佣吧?”

“对啊!我就是祁夜墨新聘的女佣。”

“……”祁亦南的浓眉微微蹙了下,开口想说点什么,却又咽了回去,最后只是有几分不自然的扯了扯唇,“你确定能胜任这份工作吗?我大哥不是太好相处。”

这个她也知道!

一想到祁夜墨,乔归宁就开始头皮发麻了。

她是真的很不想来胜任这份工作!要是早知道祁夜墨就是当年的那个男人,她打死都不会来的!

“没办法,我已经签约了!”乔归宁动了动唇角,“不过还好只有一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而且薪水正好可以让我弟弟出国留学,只要我弟弟能在国外好好的,我什么苦都可以吃。”

“可是我大哥这个人,自从半身瘫痪了以后,性格就愈发的难相处了!你真的能行吗?”

乔归宁朝着祁夜墨卧室的方向看了一眼,无奈的耸肩,“没办法,我需要钱。”

“那这样吧!你弟弟需要多少钱,我给你!然后我帮你去拿回合约,如何?”祁亦南的眼底闪过了一瞬超越友谊的关切,不过很快就被隐了下去,“这个女佣不好做,我再给你找一份别的工作。”

乔归宁怔了一下,迟疑片刻,摇摇头,“你又不欠我什么,我不能拿你的钱!你的好意我心领了,看到你在祁家,让我突然有种多了个靠山的感觉!起码以后祁夜墨要是欺负我,我也能找到个为我做主的人。”

祁亦南勾唇宠溺的一笑,“你还是那么鬼精灵,这么多年都没变。”

当初自己忽然被接回祁家后,他还特意回暮市找过乔归宁,只是没有找到!

现在能再遇到……这是上天安排给自己的缘分吗?

乔归宁弯了弯眉眼,刚想开口,突然!一道声音先一步插进来——

“看来二弟……对我这个新来的小女佣很感兴趣嘛!”

第6章 只是认识而已

乔归宁和祁亦南同时朝着声音看过去……

祁夜墨赫然出现在别墅客厅前,一脸冷漠的盯着他们二人。

“大哥,你出来散步啊!”祁亦南没有因为他的冷嘲热讽而生气,反而亲切的笑了笑,“我推你!”

说完,他就迈步要朝着祁夜墨的轮椅走过去。

可是祁夜墨滑动了一下轮椅,往后退了退,“不用,我不是有女佣了吗?”

乔归宁一听,赶紧走到轮椅后,尴尬的扯了扯唇角,“那我来推少爷!您想去哪里啊?后花园散散心?”

“回卧室!”

“……”

他明明刚出来,现在就要回去,肯定就是为了耍自己!

祁夜墨挑了下浓眉,“有什么问题?”

乔归宁赶紧摇摇头,故意把“您”字音加重,“没问题!我现在就推您回去。”

站在一旁的祁亦南动了动薄唇,想要开口说点什么,最后只能都默默的咽回肚子里、

现在在祁家,他虽然名义上是二少爷,但实际控权的还是祁夜墨!他只能忍,什么都得忍……

看着他们两个人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他的眸光闪了闪,拿出了手机拨通一个号码。

很快,对方就接了起来。

“怎么了?”

“我找到她了。”

祁亦南的视线还一直眷恋不舍的望着刚才乔归宁离开的方向,“但是她现在在祁夜墨的身边,你在行动的时候,千万不要伤到她!不然我绝不会放过你。”

对方低沉的一笑,“想不到你祁亦南,还是有软肋的嘛!”

祁亦南挂断了电话,薄唇微微的动了动,浓眉始终微蹙在一起。

老天爷还真是爱捉弄他!这眼看着马上行动在即,偏偏这个时候自己寻寻觅觅这么久都没找到的乔归宁,凭空出现了!而且还就在祁夜墨的身边当女佣,这无疑是给他增加了很多负累。

但是……他不能让乔归宁被拉扯进祁家的硝烟中,决不能。

……

离开祁氏庄园的前厅,乔归宁推着祁夜墨往他的卧室走去。

都到门口了,祁夜墨忽然扬了下手,“我忽然不想回去了,你推我去庭院的凉亭里。”

“……是,少爷。”乔归宁对于他这朝令夕改的性格,也不觉得惊讶,“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想留在我身边,问题不要这么多!”

“……”乔归宁在他身后翻了个大白眼,声音却还得装作温和轻柔的道,“知道了,少爷。”

“你和祁亦南认识。”祁夜墨挑眉侧过俊脸看向她。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自己不是第一次见她!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可是他想了想,又确实没从记忆里找到关于她的片段。

“嗯……以前认识的。”

“他喜欢你。”

这句话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刚才祁亦南在和这个小女佣说话时,那目光中分明带着些爱意!

这躲得过别人,却躲不过他锐利的眼睛。

“没有啊,我们就只是认识而已!”乔归宁这句话说的一点也不心虚。

在她眼里,和祁亦南的关系就是朋友!根本涉及不到什么喜欢不喜欢的。

“我警告你,在祁家不要耍什么小心思!你的身份就是个女佣。”

“……我本来也没想过。”

“你在小声嘟囔什么?!”祁夜墨阴沉的目光看过去。

乔归宁赶紧眯起眼睛一笑,“没,我说少爷长得帅!比二少爷帅!”

“狗腿!”祁夜墨不屑的冷哼一声,“你去给我拿一个毛毯,我觉得冷了。”

“好、的、少、爷!”

乔归宁偷偷的吐了下舌头,然后赶紧转身去他卧室里拿毛毯。

祁夜墨坐在轮椅上,目光中那平日里吊儿郎当的玩世不恭瞬间褪掉,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锐利的眸色。

想不到祁亦南机关算尽,还是被自己发现了弱点——就是乔归宁这个小女佣。

乔归宁拿着毛毯走回凉亭以后,祁夜墨已经不在这里了!

她四处找了下,也没有看到他的影子。

“难道他自己先回卧室了?”

乔归宁撇了撇嘴,拿着毛毯又朝着他的卧室走过去。

悄悄的推开他卧室的门走进去,里面一片安静……

祁夜墨也没有在卧室里!她看了浴室,书房,也都没有!那他一个坐轮椅的能去哪里呢?

乔归宁正想迈步离开继续去找他,忽然祁夜墨书桌上的一张照片引起了她的注意……

照片上是一个模糊的背影,看起来应该是在一个类似于医院的地方,因为背影旁边还挂着外科门诊的牌子。

她拿起来仔细的看了看,当看清楚那背影身上的穿着时,乔归宁的腿都忍不住软了下。

那照片上的背影……分明就是自己!

第7章 桌子上的照片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祁夜墨应该是调出了当年自己为了逃命躲进医院时的监控视频!不过好在那天自己因为中了药全身都没力气,一直都是低着头的,所以应该是没有被监控拍到正脸。

可是这张照片会被放在这桌子上,就证明祁夜墨正在查自己,或者说,一直都没有放弃过查当年的事情!

指尖顿了顿,乔归宁把照片赶紧塞进了他书柜的夹缝中!这样他一时半会都找不到了,时间久了也就会忘掉!等到时候也许自己就离开了祁家,他再想抓到自己,就难了!

而且照片没有离开他的书房,即使被他找到了,他也顶多会以为是风把照片吹到了夹缝中,不会怀疑有人动了它!

想了想,乔归宁又转身去把他书房的窗子打开了!

这样就天衣无缝了吧。

一切都安排妥当,乔归宁深呼一口气,想要转身离开书房——

“你在这里干什么?”

身后,传来祁夜墨阴冷可怕的声音。

乔归宁立即全身僵直!

“我……我去给你送毛毯,发现你没有在凉亭,就以为你回来了……”

“我的书房,以后没我的允许,不准进来!”祁夜墨滑动轮椅,一脸不悦的绕到了书桌后,抬眼瞥了下打开的窗子,声音又降了几度,“谁让你开窗子的?”

“是我自作主张的……我觉得这书房里有些闷,就想开窗户通通风!”乔归宁闪避着不想看他的眼睛,“那我现在就关上!少爷,您别生气,气大伤身!”

祁夜墨冷哼,“记住你的身份!你是女佣,不是女主人。”

“……”

“还愣着干什么?出去!”祁夜墨看向她的脸,浓眉紧蹙着,眼底闪过一丝疑惑。

为什么她总给自己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呢!

难道……她是祁亦南派到自己身边的卧底,以前自己调查祁亦南的时候,看到过她?

可他记得祁亦南的那些党羽中,没有女性!

“好好好,我现在就出去!”乔归宁可是恨不得立刻就消失在这个书房里。

毕竟她做了亏心事,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心虚的!

乔归宁说着,转身就要走。

突然,祁夜墨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等等!我书桌上的照片呢?”

第8章 安插的眼线

“……”

乔归宁甚至都可以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咚咚咚的快要蹦出来一般。

“我在问你话。”祁夜墨沉下俊脸来。

他一向最讨厌别人碰自己的东西!

“我也不知道啊少爷!”乔归宁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故意装作很害怕祁夜墨的样子,支支吾吾的低着头,“我进来了以后,看到您没在书房,我就打算离开的!正要走的时候,觉得您的书房有些闷,应该通风换换空气对您身体比较好!开了窗子以后我正要走,您就回来了!其他的,我都不知道啊……”

“蠢女人,你少在我面前演戏!”

“……”

糟了,他难道看出来什么了……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害怕我?”祁夜墨直视她的眸子,“你可不是个会畏畏缩缩的人。”

乔归宁一听,忍不住偷偷松了口气。

原来他说的演戏是指这个。

“少爷您说笑了!我怎么可能不怕您呢?您要是被我伺候得一个不高兴,我可就惨了!不但要丢了工作,还得赔偿祁家一百万!出去卖血我也不值这么多啊!”

“你自己知道就好!”祁夜墨扬了扬手,“出去吧!我没叫你,不准靠近书房。”

“是,少爷!”

乔归宁转身就开溜,一秒钟也不想多待。

听到她的脚步声远了,祁夜墨才从桌子上的暗格里拿出一部手机来。

这手机十分的奇特,没有屏幕,也没有摄像头之类的,上面只有一个按键,而且只有祁夜墨的指纹才能按下去。

几秒后,一个略粗的声音传过来,语气毕恭毕敬的。

“少爷,您找我。”

“给我查一个叫乔归宁的女人。”祁夜墨眯了眯黑眸,脑海里还在不断的搜索着关于她的记忆,“她认识祁亦南。”

“您是怕……她是被安插在您身边眼线?”

祁夜墨听闻,忽然勾唇一笑,“呵,我怕的是,她不是祁亦南的眼线。”

“我知道了少爷,我立刻就去查。”

“还有,祁亦南想得到祁氏的账本,你就把账本泄露给他。”

对方听闻后一愣,“少爷,把……真的账本给他吗?!”

“对。”祁夜墨冷嗤一声,“祁亦南那么多疑的性格,太容易得手的账本,他肯定不会信这是真的!然后你把假的账本锁进保险箱里,他一定会派人来偷。”

“是!我明白了。”

挂断了电话,祁夜墨扫了一眼书桌上那原本放着那张照片的位置……

他就不信,自己找不到当年的那个女人了。

祁夜墨修长的手指滑动了一下笔记本电脑,界面上是一段图像模糊的视频。

他点了播放键,视频中的女人步履踉跄,甚至有一段还需要扶着墙才可以往前走!画面切换到楼梯口的位置,她似乎是在找藏身之处,然后就溜进了自己的病房里……

接下来发生的,那是他祁夜墨这辈子的耻辱!

他查过了那天过来追捕她的人,是国内知名的宁氏针灸传承人——宁律真派来的!

如果没猜错,这个女人身上肯定是有什么宁律真十分想得到的东西!不然他怎么会派来十多个壮汉,只为了追捕一个女人!

不过可惜,这个宁律真还没等自己去盘查,就意外身亡了!

他的线索也就从这里被迫断开……

“宁氏……”祁夜墨的薄唇微微的动了动,黑眸紧盯着屏幕上的背影。

姓这个姓氏的人不多,他就不信自己查不到!

小说

我恨父亲,从九岁恨到十九岁,我只想为了母亲而活。

2021-1-3 14:42:10

小说

她为爱情忍辱一切,但背叛离她越来越近。

2021-1-3 14:44:5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