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发生意外,她为躲继父魔爪,嫁“性无能”丈夫。

母亲发生意外,她为躲继父魔爪,嫁“性无能”丈夫。婆婆羞辱刁难,雪上加霜,老公竟出轨闺蜜。为什么要便宜了外面的狐狸精?!不行!她一定要好好努力,捍卫自己的婚姻!
母亲发生意外,她为躲继父魔爪,嫁“性无能”丈夫。

第1章 不能人道的老公

“怀孕四周……”董兮瑶拿着验孕报告的手,微微颤抖着。

“我怀孕了,我居然怀孕了……”

轻飘飘的一张验孕报告拿在手中,却压得董兮瑶眼角酸涩。

决定嫁给严铭岳那天起,她就没想过能怀孕,因为他是一个没有生育能力的性无能。

只是那个时候,妈妈出了一场意外,急需一笔巨额的医药费,继父同意支付这笔费用,却要求她当他的地下情人……

就这样遇到了严铭岳,他拿着一大笔钱,满脸痛苦跟她坦白,他是个性无能的事实。

董兮瑶没有别的办法,只能选择接受现实……

两年了,每次想起严铭岳对她的“恩惠”,她都不得不忍受婆婆对她的各种羞辱和刁难。

“连个女人都不算!”,这是婆婆经常挂在嘴边的话,也是伤她最深的刺。

严铭岳平时对她很好,可一旦跟生孩子扯上关系……就像是为了掩饰这个致命的缺点,他总把责任推在她身上,甚至……他曾当众说她有问题。

两年了……

终于……怀上了。

董兮瑶笑着擦掉眼角的泪,“我终于可以当妈妈了……”

一个月前的情人节,严铭岳把她带到了精心准备的酒店套房里……回想起那个细节模糊的晚上,董兮瑶还是红了脸。

回到家中,她迫不及待的想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严铭岳。

指尖刚碰到冰冷的门把,一声熟悉至极的女声从房间里传出,“铭岳,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怀孕了。”

这声音——

董兮瑶瞪大眼睛,惊呆在房门外。

借着微敞开的门缝,她看见了这辈子都未曾想象过的一幕……

她最好的朋友苏念儿正偎依着她那个自称性无能的老公,两人赤条条的躺在床上。

“铭岳。”女人的手在严铭岳的胸膛上挑逗着,娇嗔道,“我已经有了你的孩子了,你到底什么时候把董兮瑶那个蠢女人赶走,娶我进门?”

“乖,别急。”严铭岳勾着她纤细的腰,“董兮瑶她妈快要撑不住了,等她继承了那笔遗产,我就想办法把钱搞到手里,接着立马把她赶出去,明媒正娶的让你进门!”

董兮瑶踉跄的跌退数步,险些就撞倒了摆在旁边的古董花瓶。

不,这不可能的!

苏念儿怎么可能会跟严铭岳偷情?!

这可是她最好的朋友啊!

在她最绝望的那段时间里,是苏念儿主动介绍严铭岳给她认识的,也是她帮她解决了最大的困境。

可是眼前这一幕……

董兮瑶满脑一片空白,她步伐慌乱的跑到楼下,刚来到大门口就碰见了正要进门的严母。

“你跑这么快干什么,赶着去死啊!”严母一见她,整张脸都黑了。

董兮瑶像是没听见她的话,鞋子也没换,闷声冲了出去。

“妈,你在这儿跟谁说话?”听见楼下的动静,严铭岳穿上衣服就跑出来。

“还能有谁啊!”严母冷声嗤笑,“就是你非要娶进门的那个好媳妇!真是给她脸了,都这么久了,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还敢当我不存在!”

“你,你说什么?妈,董兮瑶她回来了?!”严铭岳脸色大变,“她,她是不是看见了——”

这个女人是不是看见了他和苏念儿偷情,还有他们的计划呢?

“赶紧的!把她追回来,不能让她跑了!”严铭岳狰狞着脸,第一个就追了出去。

第2章 撞到他身上

董兮瑶浑浑噩噩的拦了一辆计程车,抖着身子跌进去。

全是假的——

数个小时前,她欢天喜地的发现自己怀孕了,数个小时后……却得知自己的老公跟自己的闺蜜联手要害她……

这是地狱吗?

为什么人生会这么讽刺?

如果非要说她做错了,那么,错就错在她太轻易相信别人,活得像个白痴。

董兮瑶回过神来,发现不知不觉来到了医院。

“妈……”她想起严铭岳方才说的那些话。

等她妈妈不在了,这个人就要骗走她的钱,然后轻贱的将她从严家赶出去……

两年前,妈妈遭遇一场意外,成了植物人,至今还是昏迷不醒。

“不,妈妈,你不能有事。”董兮瑶红了眼,“妈,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她跌跌撞撞的来到了母亲的病房门前,却看见护士正动手拆掉床边的输液器。

“医生,你们在做什么?”她彻底惊了,“为什么要把这些都拆掉?是不是我妈妈的身体好转了,是不是她不用再输液了?”

“刚才不是你们这些家属说要放弃治疗的吗?”医生冷眼看着她,“怎么,现在又要反悔了?”

这种为了钱就要放弃亲人的病人家属,他还真是见多了。

“不,医生,不是的!”董兮瑶瞪大眼,“我没有说过这些话!我们家里也不可能做这些决定,医生——”

她急着去追医生,一不小心,撞上了一个路过的行人。

“啊!”董兮瑶就像撞到了一堵铁壁上,整个人失重的往后倒去。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遒劲有力的大手抓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拉了回来。

董兮瑶脚下一跄,跌入了男人的怀抱里。

“谢,谢谢你……”她不敢抬头去看面前的人,目光正好就瞧见了他穿着白色的衬衫,领口上别着精致华美的纽扣。

男人也松了手,“不用。”

清冷低沉且富有磁性的声音,带着让人无法置疑的气势。

董兮瑶愣了神,扭头却发现医生已经走远了。

“医生,你等等!”她急着推开男人,快步朝医生追去。

“这女人真是没礼貌!”一旁,助理模样的男人冷嗤了声。

他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包新的湿纸巾,取出其中一张递给男人,“深少,这是消毒过的湿纸巾。”

男人漫不经心的接过,转手却又扔进墙边的垃圾桶里。他侧过身,目光深邃的凝视着董兮瑶跑远的背影。

助理很是震惊,据他所知,深少一直就有严重的洁癖,不喜欢被随意触碰。

方才那个女人冒冒失失的撞到深少身上,深少还拉了她一把,按理来说,肯定会立刻把手擦干净。

可现在——

“医生,请你不要停止对我妈妈的治疗。”董兮瑶好不容易拦住医生,“我求求你了……”

“也不是不行。”医生终于放软态度,“但前提是,你们要把欠下的费用都交了。”

第3章 董家的乱事

“交费?”她惊住了,“一,一共欠了多少?”

“所有费用加起来也快八万了。”医生被耽误了这么久,也有些不耐烦了,“之前护士不是把缴费单给你们了吗?你是病人的女儿,这件事你居然不知道?”

“我,我真不知道。”董兮瑶鼻子发酸,“他们从不跟我说,都瞒着我……”

医生见她也不像是在装,叹了口气,恻隐道,“我现在已经把情况都告诉你了,你还想救你妈妈的话,就去把费用都缴清了吧。”

董兮瑶攥着手……

八万。

她去哪儿找八万回来?

现在浑身上下加起来,也才五六千。

“深少。”助理压着声音,谨慎询问,“需要去帮这位小姐吗?”

在厉爵深身边做事,眼力是最重要的。

更何况,他跟在厉爵深身边这么久了,还是第一次看见他这么专注的看着一个女人。

还是一个陌生女人。

厉爵深的眼神依旧深邃,薄唇动了动,似乎要说些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中年男人忽然行色匆匆的闯了过来。

这是……董家的家主,董涛?

“瑶瑶,你怎么在这里?”董涛上前就拉着董兮瑶。

“爸?”董兮瑶反应过来,反手抓着董涛,“是不是你决定停止对妈妈的治疗?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医生说了,妈妈还有醒过来的希望,你为什么要这样?你应该不缺那些钱,不是吗?”

“瑶瑶,你先不要激动,这里人太多了。”董涛轻声安抚,“你先跟我过来,我们去你妈那儿再说。”

厉爵深冷眼撤回视线,终于不再看那个女人。

“不用了。”他一口回绝助理,“回去。”

方才是他想多了。

这女人原来是董家的人,董家那些破事,他也不是不知道。

这种乱七八糟的豪门破事,他一点兴趣都没有。

就让他们自个儿乱个够吧。

……

董兮瑶被拉着回到了病房里,看着躺在床上消瘦了许多的母亲,她心中绷紧,焦急的问道,“你为什么要停止治疗,妈妈她——”

“就这么想救你妈妈?”董涛阴鸷的打断她的话,猛地攥着董兮瑶的手,将她摁在了旁边的沙发上,“想要这个女人醒过来,可以!用你自己来换!”

“不可以!”董兮瑶奋力挣扎,“董涛,你这个卑鄙小人!你是我继父,你怎么可以这样做?你放开我!”

“放开你?”董涛加大手劲,满脸狰狞,“你到底懂不懂?你两年前就应该是我的人,要不是严铭岳那个不识趣的小子跑出来,你以为你能跑得掉?你真是有本事了,用这种方法给你妈找了一笔医药费!”

两年前……

对啊。

董兮瑶咬紧唇,眼睛忍不住发酸。

两年前,妈妈遭到一场意外,需要一笔钱。

董涛这个恶心的男人却利用这个机会,想要强行禁锢她,用妈妈的安危要挟她当他的情人。

要不是因为走投无路,她也不会听信苏念儿的介绍,义无反顾的嫁给了看似家境优越,为人端正的严铭岳。

严铭岳给钱救了她妈妈,尽管婚后两人没有任何亲密行为,她也一如既往的怀着感激的心,默默忍受着婚后的一切羞辱。

只是两年过去了……

妈妈还没有醒过来,严铭岳给医院的钱也花光了。

董涛这个恶心的男人还是没有死心,到现在了,还试图用妈妈的安危威胁她,强行想要得到她。

更恶心的是……严铭岳和苏念儿这两人从不是真心帮她,他们日日夜夜的盼着她妈妈早点死,拿到钱就把她赶走……

第4章 多余又恶心的第三者

“严铭岳这个小子也不肯给你钱了,是不是他把你玩腻?”董涛笑得肆意,“瑶瑶,你别怕,还有爸爸疼你!”

“不,你,你别过来!”董兮瑶手脚并用的挣扎,冷不丁的摸到了桌面上的水壶。

她把心一横,拿起水壶就让董涛的脑袋上砸去。

砰!

金属撞击硬物的沉闷声音响起,董涛应声翻了白眼,摔到了地上。

董兮瑶浑身发抖的站起身,“救……救我!快来人啊!”

她用力叫嚷着,快步朝门口跌撞过去。

然而,手刚碰到门把,门却先一步被从外面推开了。

挡在她面前的人,正是严铭岳和苏念儿!

“铭岳……”不等眼前两人说话,董兮瑶哽咽着先一步说道,“我怀了你的孩子,真的……我怀孕了。”

“你怀孕了?”苏念儿满目嘲讽,“你这是在骗谁呢?铭岳从结婚到现在也没有碰过你,你怎么怀孕?”

“我没有!”董兮瑶怒声反驳,“苏念儿,你怎么还有脸说这些话?明明是你插足了我们夫妻间的感情!”

“插足?”苏念儿冷笑着,“董兮瑶,你可真是个蠢女人,你是不是到现在也没有弄清楚情况?”

“我和铭岳一直都是男女朋友,是你非要挤进来,破坏我们之间的感情!你才是那个多余又恶心的第三者!”

“你在说什么?是你让我认识严铭岳的!”董兮瑶强忍情绪,反驳道,“对啊,我是真的搞不懂,为了拿到我家的钱就把自己男朋友推给别人,你是怎么做到的!”

苏念儿“呵”了声,“董兮瑶,你又在说什么?要不是我介绍铭岳给你认识,你妈两年前就死了!哦,对了,反正你也不知道,你妈两年前那场意外其实是我和铭岳早就设计好的。”

“贱人!”董兮瑶抬手,一个巴掌扇在她脸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住手!”严铭岳见自己的女人挨打了,健步上前把董兮瑶给推开。

董兮瑶的力气终究是比不过一个男人,往后跌退了数步。

“严铭岳,你给我看清楚了,我肚子里的可是你的孩子!”她怒声呵斥。

“我的?”严铭岳笑出声,“董兮瑶,你是不是真傻?我根本没有碰过你,你坏的谁的野种?现在是你婚内出轨,我有权让你净身出户,立刻滚蛋!”

“你,你在胡说什么?”董兮瑶瞪大眼,“一个月前,是你带我去酒店的,那晚你——”

“那晚我怎么了?”严铭岳的讥嘲都表现在脸上,“那天是因为有个老板跟我谈好了一份合同,只是那个老板说他挺喜欢你的,我就带你过去了。那晚你喝的果汁里加了点迷药,你真以为跟你睡的人是我?真是好笑!”

董兮瑶眼前一黑,双腿发软的跌坐在地上。

他疯了吗……

为了一桩合同,把自己的合法妻子送给别的男人……

那晚所有的回忆……她的第一次,她的孩子,竟然都是严铭岳亲手递来的一杯迷药……

“行了,我懒得跟你扯了,把这份协议签了!”他把文件劈头盖脸的扔来,“医院已经停止了对你妈的救治,估计也活不过今晚了。你签字承认你婚内出轨,自愿净身出户,作为报偿,你决定把你妈留给你的遗产全给我,事情就这么算了!”

第5章 签字离婚

“就……这么算了?”董兮瑶抬起头,耳畔一阵嗡鸣,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话。

她无法想象,这个世界上竟然存在这么厚颜无耻的人。

“对,就这么算了。”严铭岳原形毕露,笑得狰狞,“董兮瑶,你可是要想清楚了,这些钱就当做是我帮你摆脱董涛的报酬,要是你不愿意签也行,我立马就把你送回董家,相信董总一定很乐意帮我一把。”

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董兮瑶反而前所未有的冷静。

“行。”她拿起文件站起身,“我签,你给我一支笔。”

“你可真是聪明了一回!”苏念儿扬眉吐气的昂起下巴。

这个蠢女人刚才还敢扇她耳光,现在还不是只能屈服!

等合同搞定了,她一定要这个女人付出代价!

董兮瑶接过严铭岳递来的钢笔,捧起文件,佯装着在上面画了几笔。

“咦?这钢笔怎么没墨水了?”她疑惑的甩了甩笔。

“没有墨水,怎么可能?”严铭岳半信半疑,凑过去查看,“这笔我昨天才用过,怎么可能没墨水。”

“真的没有了。”董兮瑶把笔递给他看,“不信你过来看看——”

话音刚落下,她直接拿钢笔狠狠戳向严铭岳!

“啊!”

严铭岳毫无防备,眼睛被戳了个正着,痛得瞬间弯下腰。

董兮瑶趁着机会,反手就把文件甩在苏念儿脸上,不等这个女人反应过来,一脚踢向了她的肚子!

“你干什么!”苏念儿惊恐的堪堪避开。

没机会了!董兮瑶咬牙把人推开,冲出了病房。

“妈的,这个贱人跑了!”严铭岳捂着眼睛,破口大骂。

苏念儿撞到墙上,脸色发白的捂着小腹,对着严铭岳哭着跺脚,“铭岳,那个女人刚才想害死我们的宝宝!”

“你在这里等着!”严铭岳扭曲着脸,“我这就去把那个贱女人抓回,把她肚子里的野种给打了!”

董兮瑶头也不回的往前跑。

两年了,直到今天她才知道身边的人没有一个是人!

他们此刻怕是恨不得把她连皮带骨的吃掉吧?

董涛手里还拿着董家的大权,严家在京城里也是有权有势的生意人,她只有一个人,孤苦伶仃,没有任何帮手……

怎么办……

她护不了妈妈……

她如今唯一能做的就是死命护着妈妈留下的遗产,不让董涛和严铭岳找到她——无论如何都要留下一线希望,无论如何都不能放过这些人!

忽然间,一阵尖锐的刹车声贯穿了董兮瑶的鼓膜。

疾驰而来的轿车从她身前擦过,车身甚至碰到了她的衣服。

车子及时停下——

董兮瑶摔倒在路边。

“深,深少。”司机颤抖着松开车盘,“我,我好像撞到了人。”

“先别急着下定论。”助理在旁边冷静的分析道,“我们没有违规行驶,是对方忽然冲出马路,责任在对方身上。你别惊慌失措的,吵到了深少。”

轿车后排。

厉爵深睁开眼睛,冷声道,“下去看看情况,有人受伤就送去医院,剩下的让律师处理。”

“知道了,深少。”助理应声下车,一眼就看见了倒在路边的女人。

“是这位小姐?”他惊讶,一眼就认出了董兮瑶正是方才在医院里撞到厉爵深的人,赶紧汇报道,“深少,是医院那位小姐,这——”

第6章 我已经怀了我们的孩子

居然是她。

厉爵深的目光落在董兮瑶身上。

他推开车门下了车,走到董兮瑶身边,蹲下身查看她的伤势。

“深少,二十分钟还有一个紧急会议需要您主持,不如您先过去,我把这位小姐送去医院。”

厉爵深像是没听见这些话,修长的手指动作极轻撩开董兮瑶脸上的碎发,仔细检查她有没有受伤。

确认她只是暂时晕过去后,他倾身,忽然就把人拦腰抱起。

“深少!”助理瞪大了眼,完全没想到会看见这一幕!

厉爵深的洁癖极为严重,哪怕是亲人也不喜欢被随意触碰,今天居然会主动抱起一个晕倒在路边的女人?

尽管这个女人是因为被他的车给吓到了,但也不至于做到这个地步。

厉爵深把人放到了后座上。

“回公司。”他吩咐道,“通知集团的医疗团队,给她做一个全面的检查。”

“好,好的。”

助理简直是惊呆了。

厉爵深看了一眼身旁的女人,脸上看不出情绪,“她目前应该只是暂时晕过去。”

等到车子启动了,他又道,“把方才的行车记录调出来给我。”

“好的,深少。”助理很快回过神来,把行车记录上传到平板里,恭敬的交给男人。

厉爵深将记录都看完。

就跟他猜的一样,车子并没有撞到董兮瑶,她只是被忽如其来的意外给吓倒,晕了过去。

只要等她醒过来就好了。

“深少。”助理方才已经把记录看了一遍,小心谨慎的问道,“既然这位小姐只是暂时晕过去了,还需要让医疗团队过来吗?”

“要。”厉爵深语气轻淡,却不容置疑,“我怕她在晕到的时候撞伤了。”

助理张了张口,满脸难以置信。

“还有什么事?”厉爵深冷眼抬眸。

”没,没有。”助理僵硬的摇了摇头,下一秒,惊讶道,“深少,这位小姐好像要醒过来了。”

厉爵深轻蹙眉,回首望向身旁的女人。

董兮瑶呻吟了片刻,难受的睁开双眼。

“痛……”她摁着胀痛的太阳穴,“这里是哪里?”

“你要是没有大碍,可以下车了。”厉爵深冷着脸开口。

董兮瑶这才发现身旁有人,扭头望过去,还泛着泪光的眼眸宛如小鹿般无害,恰恰撞上了厉爵深噙着寒霜的眼。

她唇瓣轻动,蓦然伸手凑近厉爵深。

厉爵深皱紧眉头,冷冷的侧身避开,神色间透露几丝厌恶,“离我远点。”

他抱过这个女人,可不代表他能允许这个女人碰他。

可董兮瑶却像是没有听见,倾身就抱住了厉爵深的胳膊。

在旁人震惊的目光中,她半个身子都挨在了男人身上,几乎是偎依在他怀里。

“老公。”她抬起头,娇软的嗓音软糯可怜,“你不要赶走我,我,我已经怀了我们的孩子了。”

“什,什么?!”助理瞪着眼睛。

这算是什么回事?!

讹上了吗?

厉爵深绷紧了脸,眼里寒意凛然。

他抿着薄唇将手抽出来,硬生生的忍着脾气才没有把身旁的人直接扔出去。

“这位小姐,你认错人了。”他语气森寒,旁人听了恐怕会当场道歉,继而立马离开,免得招惹上不该招惹的人。

可身旁的女人却不一样——

“不是的,老公!”董兮瑶急得直摇头,“你不要生气好不好,我知道以前是我不对,怎么也没怀上孩子,你和妈都很嫌弃我,但,但现在我已经怀上了……你不要赶我走……妈妈在医院里没有醒过来,我只剩下你一个了,你不要赶我走。”

她哽咽着,盈黑的眼眸里氤氲着泪光。

第7章 我和宝宝给你加油

“老公,我以后都会乖乖听你话的,你不要赶我走。”董兮瑶娇唇微颤,泪水滑到了脸上,“求求你,好不好?”

厉爵舍的脸色阴沉得骇人。

“还在看什么?”凌厉的目光扫到了助理身上,“医疗团队在哪?”

“深少,请稍等!”

助理猛地一个寒颤,收敛心思立马拿起手机追问。

车子很快来到了集团总部大楼。

“你跟着他。”厉爵深看了眼身后的助理,对董兮瑶冷声道,“不要再跟着我。”

“老公,我不要。”她眼泪汪汪,“我不会打扰你的,你就让我跟在你身边吧,老公,我保证不会闯祸的。”

厉爵深拧紧眉头。

助理见他脸色难看,硬着头皮上前道,“这位小姐,深少他——”

“走吧。”

他不等助理说完,不耐烦的松了口。

“老公,你真好!”董兮瑶脸上顿时扬起笑容,轻呼着扑到了厉爵深身上,亲昵的挽着他的胳膊,整个人挨过去。

“别叫我老公。”厉爵深青筋隆起。

“我知道了,老公!”董兮瑶清脆答应。

厉爵深抿着一口怒气。

助理在旁骇然的看着,这位小姐都已经钻到深少怀里了!

这,这到底是什么回事啊?

难道今天是历史性的一天吗?

从不喜欢找女人,甚至不让别人碰的深少,居然,居然允许一个女人缠着他?!

可是,那孩子又是什么一回事?

“我现在要去处理一个会议。”厉爵深任由董兮瑶抱着他的胳膀,迈着长腿走进了电梯里,“医疗团队很快就会过来,你先跟着助理去把身体检查一遍。”

“我不能跟你在一起吗?”董兮瑶可怜巴巴的问道。

“不能。”

厉爵深语气果决,不容置疑。

董兮瑶委屈的拉耸着肩,“可我一个人会害怕……”

厉爵深闭了闭眼睛,极力容忍着。

“你听话。”他压下所有不耐烦,用这种语气跟一个女人说话,这还是第一回,“你不是一个人,还有宝宝陪着你。”

“对哦!”董兮瑶很快又露出笑容,眷恋的抚着还是平坦的小腹,“宝宝还在陪着我,那老公你快去工作吧,我和宝宝都会给你加油的!”

厉爵深抬手捏着眉心,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好,你去吧。”

董兮瑶很快就跟着医生离开。

他沉下脸,转而跟助理道,“去把这个女人的身份查清楚,我要她所有资料。”

真是荒唐!

抬步走进会议室里,厉爵深心中仍是憋着一堵气。

方才董兮瑶的神情看着并不像是在装。

但尽管她是真的认错人了,哪又怎么样?

不管怎样,他都不会让这个女人趁机就缠着他。出手帮助她,不过是因为一时的好意,这并不意味着,他愿意接受这个人。

女人,一切麻烦的代名词。

如非必要,他不会容忍生活中出现这种麻烦。

……

“深少,这位小姐叫董兮瑶,是董家的小姐。生父早年去世,她的母亲为了稳住董氏集团,带着她改嫁给她父亲的表弟董涛。”

厉爵深身边的人都是精英,会议刚结束,助理就把所有资料都整理好。

“两年前,董小姐的母亲遭遇一场意外,成了植物人,至今昏迷不醒。董小姐在那个时候迅速嫁给了严家的严铭岳。早些年曾传出过消息,董涛一直想利用继父的身份占有董小姐,不愿意承担董夫人的任何医疗费用。”

“所以,这两年里的所有费用都是严家给的?”厉爵深把玩着手里的钢笔。

“也可以这么说。”助理利索回话,“当初作为下嫁的聘礼,严家给了董小姐一笔钱,董小姐就是用这笔钱给董夫人治病的。只是两年过去了,钱已经花光了,董涛趁机要求医院停止治疗,不管董夫人的生死。”

第8章 你是不是不高兴

厉爵深沉下脸,没有再说话。

助理拿不定主意,谨慎观察了许久才敢问道,“深少,接下来的资料还有看吗?”

“不用,你放这里,我等会会看。”厉爵深将钢笔放下,“同时通知医院那边,所有治疗继续!”

交代完毕,他起身就要走。

助理急忙忙的捧着平板跟上,“深少,是让医院不要放弃董夫人的治疗吗?”

厉爵深步伐微顿,剑眉蹙起,“难道还有其他人躺在医院里?”

“不,不是的!”助理低头不敢迎视的他目光,“深少,我马上去办。”

厉爵深向来不喜欢同样的话要说两遍。

只是跟在他身边这么久,这样的吩咐,还是第一回听见。

……

另一边。

董兮瑶安静的坐在集团的会议室里。

医疗团队已经过来帮她检查完毕,她坐在沙发上,纤薄的娇躯看着就让人心痛。

直到看见厉爵深进门的瞬间,她漂亮的眼眸里才重新焕发出神采。

“老公,你终于回来了!”她高兴的站起身,快步跑向厉爵深。

厉爵深矫健的身躯僵硬了瞬间,但还是任由她扑到了身上。

“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啊。”董兮瑶拉着他的手,盈黑的眸子水汪汪的,饶是心肠再硬的人,也会忍不住软下几分。

厉爵深瞥开视线,问医生,“她的身体怎么样了?”

“深少,非常抱歉,我们并没有对这位小姐进行详细的检查。”医生惭愧的低下头。

“理由。”厉爵深挑眉。

“因为——”医生看了眼董兮瑶,赶紧道,“这位小姐她怀孕了,现在不适合做那些检查,稍微处理不当就会伤及胎儿,所以临时决定……”

医生的话戛然而止,不敢去看厉爵深越发阴沉的脸色。

“真的怀孕了?”他声音冷下。

“这是目前已经确诊了的。”医生不明白厉爵深的脸色为什么会这么难看,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怀孕已经有四周,报告也已经出来了。”

厉爵深接过报告。

孕期四周……

果然,是真的怀上了严家的孩子。

看样子,她和严铭岳的感情也并不像资料上说的那么不堪。

严家之前对她的态度这么恶劣,无非是因为她怀不上孩子。

现在她已经怀孕四周了。

这是严家的家事,他这个外人又何必操心?

“老公,你看,这是我们的孩子。”董兮瑶走过去,笑眸弯弯的看着厉爵深,“你说,将来我们要给孩子取个怎样的名字?”

厉爵深将报告递给医生,“这件事以后再说。”

董兮瑶歪着脑袋,疑惑的“嗯?”了声,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眼前的男人并不高兴。

“老公,你是不是不高兴?”她不安的问道。

厉爵深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看着她这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像是受伤的小动物,依恋又害怕的看着他。

厉爵深眯起眼,并不想被这女人的这副表情打动。

“想多了,我没有不高兴。”他冷声回绝。

不等这女人再说些什么,他沉声询问助理,”方才发生的那场车祸,你没有医生说?”

助理也搞不懂,连忙去问医生,“谢医生,董小姐昏迷醒过来后,就出现了认错人的情况,这是什么一回事?”

“我想,这小姐是出现了突发性的记忆混乱和认知错误了。”医生说道,“方才我做了简单的检查,这位小姐的情绪明显不稳定,兴许是最近的情绪波动过大,影响到了大脑的认知系统,只是如今不能做详细的检查,具体的情况暂时不能肯定。”

小说

从回国的那一天开始,温雪初的心里就燃烧着汹汹火焰,复仇!

2021-1-3 14:29:42

小说

这世上有很多意外,比如说你嫁入了豪门,却不被任何人待见。

2021-1-3 14:32:5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