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矜贵霸道的男人突然闯进她的世界,“说,孩子的爸爸是谁?”

四年后,她携子归来。,一个矜贵霸道的男人突然闯进她的世界,“说,孩子的爸爸是谁?”,一个缩小版的他突然跳出来,“哪来的野男人,敢抢小爷女神!”,“……”萧鸿羽,“女人,偷我的心,知道什么下场吗?”,“啊?”,“作为补偿,做我老婆,一辈子!”,婚后,夫妻虐渣顺带虐狗。,面对上门求复合的前任,林思思抱住男人的手臂,对渣男露齿一笑,“比起女朋友,我更喜欢你喊我二婶!”
一个矜贵霸道的男人突然闯进她的世界,“说,孩子的爸爸是谁?”

第1章 致命的真相

“亲爱的姐姐,我和煜哥哥正在豪帝1007号房间,做我们都爱做的事情,欢迎加入我们,哈哈哈。”

大着肚子的林思思站在1007号房间门口,听着里面此起彼伏的声响,只感觉一把把刀扎在胸口,连呼吸都疼。

她才从医院做好产检出来,结果迎接她的就是这么激情的一幕。

她爱了那么多年的男人、承诺会对她一辈子好的男人,竟然和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滚在了一起!

垂落在侧的双手狠狠攥紧,里面一道愉悦到极致的吼声响起后,林思思再也忍不住地一把推开虚掩的大门。

“砰”一声响,两具纠缠的身躯就这么赤果果地展现在她眼前,刺眼的要命。

见到林思思的刹那,萧煜愣怔了一下,而后连忙穿戴衣服起身:“思思,你怎么会来这里?”

林思思红着眼睛盯着慌张穿衣的人,讽刺一笑:“我不来,怎么知道我孩子的父亲正和我的好妹妹如此深入交流中呢?”

“不是的姐姐,我和煜哥哥是情不自禁,你不要怪煜哥哥,一切都是我的错……”一旁的林薇慌忙解释,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被子恰好滑落,刺目的吻痕暴露在林思思眼前。

“啪”一声脆响,林薇诧异地捂住自己的脸颊,眸中努力憋出的水汽瞬间化成泪水流下,楚楚可怜地看着面色难看的林思思,忏悔道:“姐姐你打我骂我我都接受,是我对不起你,我知道错了……”

“够了!”萧煜一把抓住又扬起手的林思思,横眉冷竖:“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我闹?”林思思可笑地反问:“你说你没有时间陪我去产检,却有时间和我妹妹勾搭在一起?你眼里还有我,还有我们的孩子吗?”

“那是你的孩子,不是我们的!”

林思思一愣:“你说……什么?”

林薇哽咽的声音再次响起:“煜哥哥,我不是故意的,是我对不起姐姐……”

“好了,我会和她解释的。”萧煜温柔地安抚着哭泣的林薇,转身面对林思思时,声音却冷沉无波:“八个月前,你堂姐婚礼的那天晚上,跟你在一起的人不是我。”

林思思瞬间惊恐的瞪大眼睛:“什……么?”

“那天晚上,我一直和薇薇在一起。薇薇年纪小,一时冲动,在你的杯子里下了药,之后给你找了牛郎……等我发现之后赶过去,已经是第二天。我怕你接受不了,也担心你会报警伤害到薇薇,所以找到你的时候,说那个男人是我。”

“年纪小?一时冲动?”林思思气得浑身发抖,仰头声嘶力竭的吼:“那我呢!我就活该被她陷害!活该为她的错误买单吗!”

萧煜抱着林薇,带着丝歉疚地看着林思思,继续说:“对不起思思,我们也是不想你受到伤害才这么骗你的。事到如今,我也不想再欺骗自己的感情,辜负林薇了。你想要什么补偿但我会努力补偿你……”

“不想我受到伤害?哈哈哈,”林思思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你们做的一切都是给我最大的伤害!你们毁了我的一生,毁了这个孩子的一生,你们拿什么补偿!”

林思思声嘶力竭地吼着,拖着圆滚滚的小腹,眼泪成串的落下。

从知道怀孕开始,她是多么开心,因为她怀上了心爱男人的孩子。

她那么期待孩子的出生,甚至幻想着孩子出生之后的样子,是像他,还是像她……

可现在他却告诉她,所有的一切全都是假的!

这些人,凭什么这样玩弄她的感情!

“姐姐,你打我骂我吧,我知道错了,姐姐!”林薇哭着下床请求原谅。

林思思一把嫌弃地推开她:“别碰我!”愤怒地看了眼那对狗男女,赤红着双眸跑出门。

那些不堪的真相气得林思思浑身发抖,呼吸都急促起来。

凭什么,凭什么他们要这么对自己?凭什么她要为林薇的错误埋单,凭什么爱了那么多年的男人如此玩弄自己的真心?凭什么!

腹部突然一阵尖锐的绞痛,林思思不得不停下步伐。

在一声“小心”的呼喊中,一辆飞驰的轿车直直地朝她撞去。

“嘭”一声巨响,林思思被撞飞,重重落在地上。

“啊!救人啦!撞到孕妇啦!”

浓重的血腥味飘了出来,身上的血仿佛没有止境,林思思白色的长裙瞬间被染红、浸湿。

浑身阵阵发冷,意识渐渐模糊,她仿佛听到继母狰狞的声音。

“林思思,你可别怪我!谁让你是苏青青的女儿,你们母女两个就是犯贱,非要跟我们作对!苏青青挡我的路我能弄死她,你敢挡薇薇的路,我一样弄死你!”

林思思浑身一震。妈妈是她害死的?

“你们不是母女情深吗,我现在就送你下去陪她!”

感觉腹部被狠狠一击,旋即一阵剧痛,林思思便被黑暗彻底吞噬……

第2章 我来找麻麻

三年后。

云城机场,明亮的大厅里,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引起一片骚动。

人群中,一身大红连衣裙的女人吸引了来往旅客的目光。

女人绝美的脸庞、纤细的腰肢、修长的双腿,无一不散发着性感两字,整个人静静地站在那里,就如一颗罂粟,带着致命的吸引力。

“妈咪!”

女人身边的小男孩喊了她一声,林思思当即笑眯眯地弯腰抱起男孩,在他脸上“啪唧”亲了一口:“怎么啦睿睿。”

小家伙的耳根瞬间红了一片,板着脸严肃地道:“妈咪,我已经是大孩子了,不要总是亲我,会被人笑话的。”

小男孩虽然看上去才三四岁,但是已经初见祸水模样。

一头柔软的黑色短发,细碎的刘海遮住饱满的额头,一双剑眉下是灿若星辰的眸子,挺翘的小鼻梁,如樱花般粉白的嘴唇,配着白皙的肤色,简直是从杂志封面里走出来的小男模。

这呆萌可爱的模样,瞬间融化了一众少女心。

被孩子奶声奶气却严肃正经的话语给逗笑,林思思笑着说:“可是在妈咪心里,你永远是我的宝宝呀!”

林睿听到这话,撅了撅小嘴,别扭地道:“那至少不要在大庭广众的亲我啦。”

“好好好,听你的就是了,”林思思笑着回复:“是不是等急啦?干爹马上就来。”

林睿摇摇头,挣扎着下地:“妈咪你放我下来,我要去上厕所。”

“我带你去。”

“我自己去就可以啦!”林睿迈着小短腿跑了几步,还不放心地回头叮嘱:“妈咪在这等我哦,不要走丢了。”

“知道了!”

目送睿睿的身影消失在洗手间,林思思这才收回目光,脸上温柔的笑意也跟着逐渐褪去。

环顾人来人往的机场,林思思深深呼吸了一口。

三年了 ,她又回来了。

想到三年前发生的一切,想到她死去的母亲、死去的孩子,林思思的心狠狠一抽,潋滟的水眸染上一层嗜血的红。

如今的她不再是曾经懦弱无能任人宰割的丑小鸭,浴火重生,再次归来。

那些害她的、害她妈妈的人,她会让他们一点一点……全都还回来!

周身被一层阴翳的气息笼罩,惹得想上前搭讪的男人纷纷逃避,就在林思思即将陷入仇恨沼泽的时候,小腿忽然被一撞。

“麻麻!”伴随着糯糯的呼唤,林思思瞬间回神。

一低头就见到一个小团子抱着自己的小腿,正眨巴着晶亮的大眼看着她。

小女孩穿着蓬蓬公主裙,扎着两只羊角辫。看起来和睿睿一般大,长的肉嘟嘟粉嫩嫩的,可爱极了。

“麻麻?”见林思思不理自己,小女孩又唤了一声。

林思思眸光温软下来,俯身问:“小家伙,你认错人了吧?”

林思思一向不喜欢除了睿睿以外的孩子碰触,可不知为何,被这个小丫头抱着,她竟然一点儿也不反感。

小家伙甩甩头,一脸傲娇:“我又不是三岁小孩,怎么可能认错人,你就是我麻麻!”

那傲娇的小模样,惹得林思思心痒痒,配合地问:“那你今年几岁?”

小家伙伸出肉乎乎的四个手指头,强调:“四岁!我前两天刚过完三岁生日,现在已经四岁了!”

“噗嗤……”果然不是三岁小孩了啊,林思思忍不住被逗笑。

俯身揉了揉她毛茸茸的脑袋,继续问:“小家伙,你家里人在哪?怎么就你一个人呀?”

“我来找麻麻,”小家伙朝林思思甜甜一笑,而后用脸紧贴住她的小腿,“现在找到啦!”

林思思简直要被她给萌化了,正想抱抱这个可爱的小家伙时候,一道冷沉的男声忽然响起。

“萧心肝!”

这一声吼吓得小家伙更加紧紧地抱住林思思的腿,一边大喊:“我已经找到麻麻了!你不要再给我找麻麻了,我是不会认的!”

顺着声源抬头一看,林思思心脏猛然一跳。

好英俊的男人啊!

他个子很高,目测185cm以上,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衬托出颀长的身姿。一张脸如同斧凿刀刻般棱角分明,五官精致立体。

此时他眉头微皱,不苟言笑的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

即便这样,也抵挡不了人们向他投去的目光。

只是这男人,怎么看上去这么眼熟呢?

“萧心肝!”林思思走神间,男人带着警告的声音再次响起。

瞅着害怕抱住自己的小女孩,林思思心下不忍,安抚地拍拍她的背:“不怕不怕啊。”

重新看向沉着脸的男子,林思思不满地道:“这位先生,你吓到孩子了。”

男人的这才目光落到林思思身上,看到她的一瞬间,深邃的眸光闪过一丝惊艳。

随即瞳孔一缩,这个女人……

第3章 我要那个阿姨做我麻麻

为何感觉有点眼熟?

只是想到那些前仆后继要当心肝的别有用心的女人,男人的眸光陡然暗沉下来,眉头也紧紧拧起。

见到小女孩又害怕地朝自己靠近了些,林思思当即以保护的姿态护住她,看向男人不卑不亢地道:“你是这个小姑娘的父亲吗?虽然我是个外人,但我还是忍不住想提醒一句,这个年纪的孩子是最敏感最没安全感的时候,凡事还请您多多为孩子着想。”

虽然不知道具体,但也能从小家伙的言语中猜测到他们的情况。

一定是这个男人家庭离异,想再找第二春。小家伙担心后妈进门,爸爸就不要自己了,所以才这么排斥男人找后妈吧。

“过来。”男人再次将视线定格在偷偷瞄自己的女儿身上,寒着脸命令。

碍于男人的威压,小丫头依依不舍地放开林思思的小腿,不情不愿地朝男人挪去。

林思思自然感觉到男人对她的敌意,识相地开口:“既然小家伙找到父亲了,那我就先不打扰你们了。”末了,还是忍不住提醒,“请不要凶孩子,孩子需要被温柔对待。”

男人沉默不语。

“漂亮阿姨……”小丫头心下满是不舍,目光紧紧追随着林思思。

林思思朝她挥挥手:“再见。”

她还是第一次对别的小孩有了如此不同的感觉呢,明明才几分钟,就有点舍不得她了。

如果当初自己的女儿活下来,应该也会像她这么可爱吧?

“粑粑,我要那个阿姨做我麻麻,你不要再去找其他麻麻了。”小女孩晃着男人的裤腿可怜兮兮地说。

萧鸿羽蹙眉:“谁带你来这的?”

“二叔啊,”萧心肝眨巴着晶亮的大眼开口,“二叔说粑粑今天回来就要去相亲,相亲就要给我找麻麻,找了麻麻就不要心肝了!心肝一个人好可怜的,呜呜呜……”

萧鸿羽脑门的青筋不由得跳了跳,看着可怜兮兮的女儿,抱起她安抚:“不会。”

“真的?”

“嗯。”

“我就知道粑粑最好了!”小女孩说着开心地在男人脸上亲了两口,惹得沉着脸的萧鸿羽也缓和了面庞。

看到柱子后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萧鸿羽抱着女儿大步走过去,厉声开口:“阿衍!”

正欲逃跑的萧衍一个愣怔,转身讪讪一笑:“嘿呀,大哥好巧啊,在这遇见你。”

萧鸿羽不说话,只是用寒气逼人的目光盯着他,直到对方受不住地苦着脸开口:“大哥大哥我错了,我不该带心肝来这里。”

萧鸿羽淡漠地瞟了他一眼,抱着女儿走人:“一个小时之内,我要那个女人的资料!”

“哪个?”

接收到对方的眼刀子,萧衍立马赔笑:“懂懂懂,我这就去派人找。”随即揶揄问:“难得啊老哥,竟然还有入得了你眼的女人?”

“心肝喜欢。”萧鸿羽淡淡开口。

他怀里的小女孩立马接话:“嗯,我喜欢那个漂亮阿姨,我要她做麻麻!二叔,你快去查!”

“遵命!”

萧衍也不打哈哈了,当即打电话吩咐人去查那个女人的资料。

如果是心肝喜欢那个女人,大哥对她上心也就说得过去了,毕竟心肝真的是萧家一家人的小心肝啊。

老哥今年三十岁,三十年来不近女色。

三年前,突然有人把小心肝放到他们家别墅门口,还留了纸条说小心肝是老哥的女儿。

孩子刚送来的时候样子真是惨不忍睹。

瘦瘦小小的一只,浑身都是伤痕,进气不如出气多。经过医生检查,才知道小丫头骨头还断了好几根!

医院当即给她进行了抢救,并且用胎毛和老哥做了亲子鉴定报告。

鉴定结果,这孩子竟然真的是老哥的女儿!

家里的两老就盼望着老哥娶亲生子,知道小丫头是老哥的女儿之后,又是心疼又是高兴。

小丫头从小没有妈妈,再加上小丫头聪明伶俐,两老对小丫头更是疼爱有加,事事都依着她,也就养成了她刁蛮任性目空一切的性子。

小丫头自从懂事开始就排斥一切出现在老哥身边的女人。

萧衍还是第一次看到她主动跟一个女人投怀送抱,也是第一次听她说要找人做妈妈这种话。

“妈咪,你没事吧?”

从厕所出来的萧睿远远就见到一个男人凶凶地瞪着妈妈,当即不安地跑到妈妈身边问询。

“妈咪能有什么事呀?”瞧见儿子的关心,林思思心头就一阵暖。

“他们是谁?”

顺着儿子的视线,就见到远去的男人以及他怀中的小女孩,似乎看到了自己的注视,小女孩还朝自己招招手。

林思思也伸手回应,脑海里不由得蹦出那个冷厉男子的面孔。

为什么女儿这么软萌,父亲却是这么的高冷呢?就和板着脸的睿睿一样了……

睿睿?对了,她想起来了!

怪不得觉得那个男人这么眼熟,原来他长得和自己儿子有几分相似。绷着脸怒目相向的时候,神韵气质都是一模一样呢!

突然间,一个荒唐的念头浮上脑海。

当初萧煜说林薇给自己找了个牛郎,该不会他就是……

第4章 女一号是林薇

“妈咪?”林睿扯了扯妈妈的裙子,一脸担忧地看着她。

脸色苍白的林思思回神,当即笑着回复:“一个很可爱的小丫头认错人了,妈咪就和她聊了会。”

摇摇头甩开脑海中的想法,那样气度不凡的男人,怎么可能是牛郎?

特别可爱?小丫头?这还是妈咪头一次在他面前夸别的小孩!

林睿小警报顿时拉响了,小脸纠结起来:“妈咪,你是不是比较喜欢女孩子啊?”

一副“我怎么不是女孩”的懊恼模样落在林思思眼中,瞬间柔化她的心,摸摸他的脑袋说:“妈咪喜欢睿睿,最喜欢睿睿!”

听到妈咪的话,萧睿顿时心满意足地笑起来,牵着妈咪的手往另一个方向走:“妈咪,干爹在那,我们快去。”

“好。”

林思思看着活泼可爱的儿子,嘴角露出欣慰的笑意。

三年前那一夜的荒唐,让她怀上了龙凤胎。继母蓄意的谋害,一度让她以为要命丧当场。

但她命大,被好心人救下送去了医院。

昏迷了半个多月,她才醒来。留给她的是肚子上一道剖腹产伤疤,以及一个虚弱的孩子。

医生说,她去世的女儿被外力撞击死亡,活下来的这个情况也不容乐观。当时儿子身上多处骨折,浑身都是青紫的淤血。

索性这孩子命大,住了半个月的保温箱后活了下来。

没看到孩子的时候,她是不想要这个孩子的,因为这个孩子的存在时时刻刻提醒着她,她曾经是多么愚蠢!

可当她看到孩子的第一眼,她就心软了!

那么小的孩子,什么都不会,每天除了睡就是吃,浑身红通通皱巴巴,像个小老头,一点都不可爱。

可当她的手指凑到他嘴边,他就吧唧吧唧的吮吸起来。

那一瞬间就像有一道线,瞬间就把母子两人的心连在一起,那一刻她就决定,不管以后多苦多难,她都要把这个孩子抚养成人!

索性儿子乖巧,从小就很省心,是她狼藉岁月中唯一的慰藉了……

半个小时后。

林思思看着眼前崭新温馨的小屋时,忍不住“哇”地一声扑到客厅的沙发上:“许易你怎么可以这么细心这么暖,怎么办,我又想嫁给你了!”

许易给她们找的新住所,不仅家具一应俱全,连生活用品都添置好了……

“如果你的表情真诚点,可信度会更高,”许易显然对此已经免疫了,拎着她的行李箱进屋,“剧本看的如何了?”

“放心,亲爱的经纪人大大,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许易是他现在的经纪人,更是她的恩人。

当年为了防止继续被继母迫害,林思思出院后就带着孩子去了M国,她和许易便是在那相识。

一个单身女人带着刚满月的孩子来到异国他乡,别提有多艰难了。幸好有许易不断给她们母子提供帮助,让她得以挺过那段最艰难的时光。

三天前,许易打电话给她,说国内有部大IP宫斗剧《婉妃传》开拍,其中一个女配角跟她形象非常符合,问她要不要回来试镜。

如此大好的机会,林思思当然不会放过,再加上一些别的原因,她立马决定回国。

而许易也无条件的支持她,做了她的经纪人……

许易神色复杂地看了沙发上的人一眼:“思思,你做好心理准备,这部戏的女主角已经定下来了。”

“定下来就定下来呗,反正我又不是试镜女一号。”

“女一号……是林薇。”

林思思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凝固。

第5章 粑粑不要我了

这三天来,林思思几乎没有出过门。

除了吃饭和睡觉,她几乎每天都坐在沙发上翻看剧本。

她要试镜的是女三号,如果说之前她对这个角色可有可无,那么在得知林薇是女主角之后,她对这个角色势在必得!

转眼到了试镜这一天。

林思思特意换上一身简单的白T牛仔裤,一头长发也被高高扎成马尾。素面朝天,看上去像是在校念书的大学生。

“妈咪,加油加油,睿睿在家等你的好消息哦!”

林思思甩甩马尾,信心十足地道:“就等着妈咪凯旋而归吧!”

“可是……”林睿看着林思思清水的打扮,忽然皱起小眉头,“妈咪要试镜的角色不是祸国妖妃吗?不应该打扮的妖艳点吗?”

“这你就不明白了吧?”林思思得意地道,“妖妃看的是由内而外的气质,打扮的越简单,越能达到惊艳的效果,懂不?”

小家伙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林思思蹲下,将脸凑过去:“来给妈咪一个幸运的吻。”

“啵”地一声,睿睿配合地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大口,挥舞着小短手:“妈咪再见,顺顺利利!”

“睿睿再见。”

林思思好心情地出门,一路顺利地抵达影视城门口。

下车正要去试镜地点,不想小腿突然被一撞,一个熟悉的小身影再次抱住了她的腿。

“麻麻,你终于来了,呜呜呜……”

林思思低头一看,就见到先前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一脸委屈地仰头看着自己。

红红的眼眶,要掉不掉的泪水,看得让林思思的心一揪,立马蹲身安慰:“宝贝儿,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和阿姨说。”

小丫头瞬间“哇”地一声扑倒她怀中,嚎啕道:“麻麻,粑粑不要我了。她要娶坏女人给心肝做麻麻,心肝才不要,才不要!呜呜呜……”

那撕心裂肺的哭声,令林思思的心一阵阵疼。

回抱住怀中小小软软的身躯,轻拍着她的背安抚:“不哭不哭。爸爸在哪?带阿姨去找他好不好?”

林思思真是又心疼又气愤,看来那个男人又去相亲了。小丫头这么排斥他给她找后妈,可他却一点都不顾及自己女儿的心情,只自私地想着自己。

一听到这话,萧心肝差点就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立马伸手指着一个方位:“那边,那边,就在那里。”

顾不得快到试镜的时间,林思思抱起小丫头就朝她指的方向迈去。

萧心肝心满意足地靠在林思思怀中,继续抽噎问:“麻麻,我讨厌那个坏女人,你帮我赶走她好不好?”

“坏女人一来,就要欺负心肝了,心肝好可怜的,呜呜呜……”

“爸爸爱心肝,一定会保护心肝的,不会让你被欺负的……”林思思试图劝解,小丫头却是固执地摇头,掀起裙子露出自己的膝盖,“麻麻你看……”

当见到小丫头白嫩肌肤上那突兀的一块块淤青时,林思思神色霎时一变:“这是怎么搞的?”

萧心肝抽嗒着回复:“这些、这些都是被那个坏女人打的,呜呜呜……”

一听到这话,林思思整个人瞬间被一团怒火包围:“那个女人打的?”

被林思思一刹那的气场给吓到,但萧心肝还是继续可怜巴巴地点头应和:“嗯,心肝好命苦,粑粑不要我,麻麻也不要我,心肝只能被坏女人打死了,呜呜呜……”哭声更加撕心裂肺。

小丫头的遭遇令林思思整个人都出离愤怒了。

忆起那个还未出生就死去的宝宝,更加痛恨这些生了娃却不珍惜的父母。

“宝贝,不哭,阿姨去给你讨公道!”

溪水人家,位处云城影视基地周边,是云城知名的高级中餐厅。

“嘭”一声巨响,其中一个包间的大门便被粗鲁踹开……

里面正对大门而坐的女人一抬头,看到的就是林思思那张充斥着愤怒的脸庞。

然而不等林思思愤怒开口,怀中的小丫头率先得意出声:“老阿姨,看到了吧?这就是我麻麻,长的漂亮吧?我跟你说哦,你长得这么丑,我都看不上你,粑粑怎么可能看的上?我可不想未来的弟弟妹妹长成像你这样的老妖婆。”

“你、你……”女人霎时气得脸颊通红。

第6章 我惯的,有意见?

萧鸿羽坐在一旁默不作声,就跟看戏一样,看着他们闹。

萧心肝甩甩头也无视了他的存在,继续说:“我粑粑对我麻麻一心一意,你休想破坏他们之间的感情,你还是早点死心吧!”

根本不给林思思开口的机会,小丫头旋即圈住她的脖颈,红着眼宽慰:“麻麻,我知道你受委屈了。”

“因为爷爷奶奶不喜欢你,不同意你进家门,所以你跟粑粑只能偷偷在一起。你放心,爷爷奶奶不喜欢你,心肝喜欢你,心肝只认你这一个麻麻!还有粑粑,粑粑心里也只有你一个人,我们一家人怎么样都不会分开的!”

萧心肝说着说着就趴在她的胸口哭了起来,林思思感觉到怀里的小丫头身子微微发抖,她胸前的衣服立马湿热了起来。

林思思顿时心疼的一塌糊涂,顺着她的话安慰:“乖啊乖啊,别哭了,麻麻也喜欢你。”

“呜呜……嗯?”哭泣中的萧心肝双眸一亮,阿姨答应做她麻麻了?

餐桌上的女人,此刻脸色青白交加,难看至极。

隔着餐桌,她握住萧鸿羽的手,委屈地嘟起嘴巴:“羽 ……我知道你女儿不喜欢我,可这丫头也太没有礼貌了吧?”

林思思怀里的小丫头哭声更加嘹亮了。

女人的话音一落,林思思就感觉包间的温度瞬间“刷刷刷”的降了好几度。

“你刚才说什么?”低沉沙哑的男声响起,令人不寒而栗。

“我、我说小心肝没、没礼貌……”女人吞吞口水,艰难的说,“羽 ,这孩子才三岁多,正是需要管教的时候……”

萧鸿羽毫不留情的抽出手,声音更加冰冷:“我惯的,有意见?”

女人噎住,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羽 ……”

“你可以走了。”

女人错愕,她好不容易争取到这次相亲的机会,就因为她说了小家伙没有礼貌,她就被out了?

“羽 ……”

“滚!”

女人被吓得一抖,不敢再废话了,匆匆拿上自己的随身物品离开。

擦肩而过的瞬间,她还恶狠狠的瞪了林思思一眼。

“砰——”

房门关上。

林思思刚想安慰怀里抽泣的小家伙,就看到一直背对着她的男人突然转过了身,一副似笑非笑的眼神打量着自己。

忆起自己来这的目的,林思思当即严肃开口:“这位先生,我知道你们的家事我不该管,但我就是见不得你们这种没有责任心的父母!为了自己的幸福,连孩子也不顾了吗?那你们当初生她出来干什么!”

被劈头盖脸一阵骂,萧鸿羽也没有生气,只是挑眉:“怎么说?”

林思思再次气急,将怀中的小丫头放到地上,掀起她的裙子,指着她小腿上的淤青:“所以你到现在连自己女儿被虐待受伤都不知道是吗?你知不知道这些都是刚刚那个女人打的!让这样一个人进门,你是不管孩子的死活了吗!”

根本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林思思连珠带炮地继续斥责:“身为孩子的父亲,却让孩子处处受伤被虐待,简直枉为人父!”

第7章 合约存续期间不许恋爱

“萧心肝!”萧鸿羽没有回复林思思的指控,只是寒着脸看向一旁捂嘴偷笑的女儿。

“哎,来了来了!”小丫头应了一声,立马走到萧鸿羽身边,讨好地朝他一笑,“粑粑。”

轻快的声音让林思思一滞,低头一看,小丫头脸上哪还有一点儿伤心的表情。

“解释!”

小丫头狗腿地抱住男人的大腿,撒娇着:“粑粑,粑粑你别生气嘛。人家不是故意破坏你相亲的,是你自己说给心肝找麻麻会经过心肝同意的嘛。刚才那个女人长的那么丑,根本就配不上粑粑嘛。你看她,刚刚还骂人家没礼貌呢,如果以后真当了心肝麻麻,心肝肯定要被她欺负死的。”

“粑粑,你说是不是?”

女儿无辜的表情令萧鸿羽无奈的揉揉眉:“那你想怎样?”

“心肝早就说了呀,我要这个阿姨做麻麻!”小丫头伸手指指林思思。

“那个……”一脸懵逼站在原地的林思思,忍不住打断父女俩的对话,“所以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小丫头腿上的伤……”

“自己解释!”

“奥,”面对父亲冷酷的话语,萧心肝丝毫不害怕,反而在面对林思思时,小心翼翼地戳着手指开口,“阿姨,这些伤是心肝自己不小心摔的。但是心肝真的真的很想让阿姨做麻麻嘛,所以心肝就撒了个小小的谎……”

“所以这些伤不是那个女人打的?是你自己不小心摔的?”

萧心肝点点头,偷偷打量林思思的脸色,就和做错事被抓包的小孩般。

得到这样的结果,林思思第一反应不是自己被骗的生气,而是放下心:小丫头没被欺负就好……

林思思瞪了眼可怜兮兮望着自己的小家伙一眼,教育道:“小心肝,骗人可是不对的。”

“对不起,心肝保证再也不会骗你了,阿姨可以原谅心肝一次吗?”萧心肝边说边晃着她的裤腿,可怜软萌的小模样怎么可能让林思思说出拒绝的话语。

更何况她对这个小丫头也生不起来气。

林思思只是转向萧鸿羽,再一次劝说:“这位先生,这次是我冲动了,抱歉。但还是那句话,凡事请多为孩子考虑考虑。”

萧鸿羽紧紧盯着略尴尬的林思思,正想开口说话,忽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

林思思接起电话,听到许易问自己怎么还没去试镜的时候,当即转身离开包厢,朝着试镜地点奔去。

“阿姨!”

她一离开,萧心肝立马着急地拽着萧鸿羽的裤腿:“粑粑,阿姨试镜一定要迟到了,你赶紧让二叔和导演他们打个招呼啦!”

“现在知道着急了?”

“粑粑,是人家不对,不该骗阿姨。我以后会乖乖的嘛,你快帮帮阿姨啦。”

“……”

随后,萧鸿羽抱着心肝来到了影视城的一间办公室里。

正门摆放着一只硕大的监视器,监视器里显示的内容,正是《婉妃传》的试镜现场。

监视器里,林思思打开后台的门缓缓走进来。

萧衍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屏幕里的林思思,满脸惊艳!

随着她试镜的进程,更是连连惊呼:“天呐,我第一次见到如此倾城角色,我感觉我又要动心了……”

萧心肝一听,当即如临大敌:“二叔,我警告你,不许你打漂亮阿姨的主意!她可是要做我麻麻的!”

“麻麻?心肝,你认真的?”

萧心肝当即傲娇地回复:“心肝什么时候跟二叔开过玩笑!”

萧衍立马看向同样盯着监控屏幕的萧鸿羽。

只见一直面无表情的萧鸿羽,看着林思思的时候,眸子竟然也有片刻的动容。

“告诉君临,签下林思思!”

“嗯?”

“十年合同。”

“哦……”

“合同里注明,合约存续期间不许恋爱,否则视作违约,违约金十个亿。”

第8章 公主抱

顺利签订好合同领完片酬,林思思好心情地跟工作人员一起去片场熟悉。

拍摄的场景在寝宫中,拍摄的是林薇的戏份。

一旁的工作人员小声跟林思思说:“这是林薇小姐,剧里的女一号,不仅人长得漂亮演技也好,更重要的是待人温柔心地善良,以后你跟她有好多对手戏要拍,到时候你就知道她有多好了。”

温柔?善良?林思思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隔着窗子,她眸光死死的盯着拍摄中的林薇。

来片场的路上她就做好了会碰到林薇的准备,尽管做足了心理准备,可真的见到她的时候,她内心的阴暗和恨意还是爬了出来。

她所有的悲剧全都是因为这个女人!

给她下药!抢她男友!害死她一个孩子,还害的睿睿生下来就九死一生!

林思思捏紧拳头,嘴角冷笑连连:林薇,你不是喜欢装吗?那就等着我揭开你的真面目!

许是林思思的目光太犀利,拍摄中的林薇突然转头看了过来。

四目相对的瞬间,林思思对她展颜一笑。

林薇顿时见了鬼一样猛然起身,失手打翻手里的茶杯,滚烫的热水浇在手背:“啊!”

拍摄立马中止,林薇心惊肉跳地再次看向窗外,那里已经空无一人。

林思思!是她吗?她不是早在三年前就去世了吗?难道她没死?

“漂亮阿姨!”

林思思刚离开剧组,身后便传来熟悉的软糯声音。

一转头,林思思就看到刚分开不久的小丫头挥舞着胳膊、迈着小短腿朝她跑来。那萌萌的可爱模样,让她的一颗心瞬间融化了。

突然,女孩身后,一匹失控的马飞奔而来。

“小心啊!”工作人员尖叫起来:“马受惊了,快跑啊!”

林思思大惊,脑袋里“嗡”的一声,下意识的就一个箭步冲过去抱住女孩,顺势就地一滚!

“砰——”

力道过大,林思思脑袋重重的磕在墙上,眼前瞬间一黑,晕了过去。

“血!流血了!”萧心肝被林思思牢牢护在怀里,没有受一点伤,她一抬头就看到林思思满头鲜血的样子,顿时吓的哇哇大哭起来:“阿姨!阿姨你不要死!你还要做心肝的麻麻呢!阿姨……”

一堆工作人员围上来。

“流血了,快找人来!”

“找什么人,赶紧打电话叫救护车啊!”

有人要抱林思思,小丫头就像只发怒的小狮子,红着眼推开所有人:“不许动我麻麻!谁都不许动我麻麻!”

就在此时,萧衍突然拨开众人,硬生生的分出了一条道,浑身寒气的萧鸿羽大步迈了过来。

看到萧鸿羽,小丫头眼圈立马就红了:“粑粑……”

“别怕,不会有事的。”

萧鸿羽拧眉看了一眼满头鲜血的林思思,弯腰打横把她抱了起来!

萧衍眼珠子都要瞪直了。

老哥这么一个洁癖星人,竟然公主抱了一个身上有血的人!还是个女人!

老哥这棵铁树,终于要开桃花了吗?

一个小时后……

康华医院。

林思思是被疼醒的,脑袋像是被人拿锤子敲打,一阵阵的疼。她睁开眼,下意识的摸脑袋。

“别动!”

手被按住,林思思歪头看过去,就看到一个身形挺拔的男人正坐在她床边的椅子上,正是那个小丫头的爸爸。

想到之前的惊险一幕,林思思连忙慌张地四顾:“那个小丫头呢,她没事吧?”

“没事,”萧衍指了指病床旁边的沙发:“哭的太久,睡着了。”

林思思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见到蜷缩在沙发上正闭眼熟睡的小丫头时,瞬间松口气。

刚想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肩膀忽然被按住:“别动!”

萧鸿羽强势地盯着她,让林思思僵硬都躺在床上不敢动:“呃,那个……”

一旁的萧衍看两人相处的样子急坏了,几个箭步冲过来:“林小姐,医生说你撞了头,有轻微脑震荡,现在要卧床休息,不能乱动!”

“哦。”怪不得脑袋晕晕的。

“条件。”萧鸿羽突然开口。

林思思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脸,实在跟不上他的节奏,只能愣愣的看着他。

萧衍立马充当翻译:“我哥的意思是说,林小姐你救了我们家的心肝,有什么条件只管提!”

林思思嘴角狂抽,这男人用得着如此惜字如金吗?

林思思头疼欲裂,扶着脑袋开口:“那请帮我把医药费付了吧。”

“这是必须的,别的呢?”萧衍问。

“没了。”

萧衍愣了一秒钟:“没了?”

要知道,他哥可不会轻易许别人好处,这么好的机会,这女人竟然什么都不要?

“林小姐,要不你再想想?”

林思思摸着脑袋上裹着的纱布,苦笑连连:“你们也不用想着报答我,我当时就是脑子一热,如果再重新来一次,说不定我就没那个勇气了。而且我挺喜欢那个小丫头的,跟她也算有缘,救了她也是顺手的事儿。”

林思思忍不住叹气,脑袋上有伤,她明天怎么进剧组啊?

进剧组是小,更重要的是,她顶着脑袋上的纱布,怎么跟宝贝儿子交代?

对了,儿子!

她也不知道昏迷了多长时间,睿睿还在等她的消息呢!

林思思“刷”的一下坐起来,动作太剧烈导致眼前一黑,一阵眩晕感袭来……

小说

初次相遇,他以为她是碰瓷的,忍不住出言嘲讽,拿钱压人。

2021-1-3 14:25:43

小说

从回国的那一天开始,温雪初的心里就燃烧着汹汹火焰,复仇!

2021-1-3 14:29:4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