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被异母姐姐陷害,最终被父亲和取消婚约的未婚夫逼出国。

她被异母姐姐陷害,最终被父亲和取消婚约的未婚夫逼出国。五年后,她带着人小鬼大的儿子回国,儿子却小大人一般严肃说:“妈咪,我看到有个人长得很像我爹地,我会想办法找到他,让他和我一起保护妈咪吧!”几天后,一个男人找上门来要做亲子鉴定,她不允许有人抢走儿子,拒绝了这个男人。谁知道儿子却擅作主张做了鉴定,还义正言辞说:“妈咪,爹地人帅腿长还有钱,再也没人敢欺负你了!”最后霸道总裁将她锁在墙角,“你是我的人,我当然不会让别人欺负你,因为,只有我才有这个权利!”
她被异母姐姐陷害,最终被父亲和取消婚约的未婚夫逼出国。

第1章 姐姐陷害

戴玥珊与俞浩轩的订婚酒会上,戴玥珊同父异母的姐姐端起一杯香槟。

“妹妹,祝福你拥有了自己的爱情。”

戴玥珊没想到她今天竟然会这样好心给自己祝福,想到这是自己的订婚宴,她便举杯与这个女人碰杯,喝下杯中的酒。

然而就是这一杯酒,让她身体开始燥热,慢慢逝去了意识。

被戴思思搀着上楼时,她凭借着最后一丝清明瞪恨着戴思思,“你想做什么!”

戴思思嘴角勾起一抹狠毒的笑意,“干什么?当然是送你一个难忘的订婚夜。”

她低头看着戴玥珊精致的五官,嫉妒毫不掩饰溢出眼眸,“你知道吗?长得美也不是一件好事,你不知道自己的第一次在暗场里能炒出多高的价格,林氏老总扬言,千万也舍得为你掷下,你应该感到骄傲才是。”

戴玥珊想要挣脱开,却已经浑身瘫软,理智渐渐被身体欲.望蚕食,最后的意识是她被戴思思送进了一个房间。

身上仿佛有火在燃烧,她不停地挣扎,却无济于事。

突然,鼻息间涌来一阵勾人心魂的男性气息,戴玥珊已经无法思考,抬手搂住前来的那人。

在淡淡的酒气中,霸道的吻欺上来,戴玥珊已经没有任何理智,感受着那人坚实的胸膛,与他陷入床榻之中。

一阵尖锐的铃声传来,戴玥珊瞬间清醒,在黑暗中看见自己闪烁的手机。

未婚夫俞浩轩的名字闪烁着,她立刻接起,只听电话那边说:“快来医院,你妈妈去世了。”

这句话如同晴天霹雳砸在她头上,她顾不得开灯,慌乱间抓起自己的晚礼裙,却发现肩带已经断了。

她随意拿起一件衬衣穿上,在阴冷的寒风中打车来到医院,身体已经冷得麻木,脸色惨白。

太平间门口,俞浩轩满目哀伤,转头看向身后走来的人,却冷下眼眸,哀伤化为怒火在眼中翻转。

“你昨晚去了哪里!”他的话从咬紧的牙间挤出,压抑着暴风般的怒火。

戴玥珊当即一个激灵,也不知是冷的还是吓的,身体的疼痛迟钝而来,她从俞浩轩眼中看到了嫌恶和恶心。

是的,她昨天晚上被那个血缘上是她姐姐的人害了,和一个陌生男人滚上了床。

戴玥珊声音颤抖,不停摇头,双眸中满是委屈,“不是的,我不是自愿的,我是被戴思思陷害的,我也不想的!”

她的眼泪应声落下,却没有得到俞浩轩的理解。

订婚之夜,未婚妻消失了,就在自己担心她的时候,她却和另一个男人滚上了床,穿着那个男人的衣服,浑身带着那个男人的痕迹来到他面前耀武扬威!

俞浩轩的双眸仿佛要滴血一般,“你不是自愿的,难道是我逼你的吗?果然你姐姐说的对,你就是个没心没肺的人,你母亲病重躺在床上,你不仅不管她的死活,还在外面逍遥快活,给我戴绿帽子!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样的贱人!”

此时身后传来高跟鞋的声音,戴玥珊双眸含泪,回头看去,便看见她的好姐姐戴思思皱着眉头向他们走来。

戴玥珊想要上前与她争论,让她给俞浩轩解释清楚,谁知道戴思思十分惊讶地看着她,“妹妹,你怎么回事?昨天可是你的订婚之日,你身上穿的是谁的衣服?痕迹是谁给你留下的?你可别说是浩轩,昨天他接到医院电话就立刻来了医院,还一直找不到你,你总不会是和他在医院发生了什么吧?”

俞浩轩听了这话,更加愤怒,“你姐姐明明不知情,还想冤枉你的姐姐,我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不要脸的人!”

他丢下昨天晚上刚戴在无名指上的戒指扬长而去,只留下一句,“婚约取消!”

俞浩轩一走戴思思脸上的纯良和惊讶渐渐散去,眼底满是嘲弄,“一直高高在上的戴小姐,被踩在淤泥里的感觉怎么样?”

戴玥珊恨得双眼通红,“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戴思思呵呵一笑,“我只是想拿回属于我的东西,譬如属于我的身份,属于我的父亲,以及属于我的未婚夫,我还想将一直高高在上的你踩在脚下,踩在肮脏的淤泥中。”

戴玥珊的父亲随之而来,他已经从俞浩轩那里得到了婚约取消的消息,看到戴玥珊如此狼狈不堪的模样,心中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他狠狠地给了戴玥珊一巴掌,愤恨道:“你真是丢了戴家的脸!以后戴家再也没有你的位置!”

戴玥珊抱着双腿坐在太平间外,阴冷的空气侵蚀着她的肌.肤。

她流干了眼泪,最后起身在医院跑完了所有的手续,让殡仪馆的车将自己母亲的尸首带走。

她一个人在殡仪馆将母亲火化,又到公墓去给母亲买了一个墓地。

当太阳升至高空,戴玥珊站在公墓里,看着墓碑上那个笑容温婉的女人,又想起医院里俞浩轩和父亲对她说过的话,感觉自己的心都被挖空了一块。

此时,她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戴小姐,总裁让我找你。”

戴玥珊回过头,眼中充满希冀。

那个男人却递给她一份文件,语气冰冷地对她说:“戴小姐,戴总说你现在的情况不适合留在国内,会丢尽戴家人的脸,所以请戴小姐出国避一段时间。”

戴玥珊一想到戴思思,就不愿意这么轻易的离开。

那个男人却继续道:“戴总和俞总都吩咐了,戴小姐如果不愿意现在离开,他们不介意用其他的方法。”

戴玥珊含恨看着那人离去,跳动的心脏渐渐死去。

五年后,国际机场。

戴玥珊牵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来到行李转盘处等着拿行李。

小男孩牵着戴玥珊的手,幽幽地叹了口气,声音软萌,却带着小大人一般的语气,“妈咪,我们回国了,是不是就可以找到爹地了!”

戴玥珊头疼地看着自己人小鬼大的儿子,语气坚定地说:“对,可是你爹地是个外国人,我们回国也找不到他!”

小男孩轻哼一声,“我才不相信呢,妈咪的话一听就是在说谎,我肯定会找到爹地的!”

第2章 带儿子回归

戴玥珊的儿子戴博彦从他会说话开始,就不停地叨念着要去找爹地。

在国外的时候,只要遇见他觉得和他有些相似的男人,就会主动上前与那个人搭讪。

但每次都失望而归。

如今回到国内,他更是不会放弃寻找自己亲生父亲的机会。

但是戴玥珊并不相信他能找到,因为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戴玥珊取到行李后,带着戴博彦回到自己母亲给他留下的房子里,看着熟悉的装饰,她不免又想起了五年前狼狈离开的情景。

戴博彦见她一直站在门口不动,就知道自己的妈妈又在伤心,他转了转黑溜溜的眼珠子,语气软萌,“妈咪,我好饿呀,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吃饭?”

戴玥珊回过神来,逐渐从伤感中抽离出来,蹲下/身抬手摸了摸儿子柔软的头发,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意,“妈妈马上就给你做饭吃,不过我们要先去逛一逛超市,买一些生活必需品回来。”

戴玥珊到超市后将戴博彦放进推车里,然后推着他一起买一些生鲜蔬菜和生活必需品。

正走着,身后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珊珊,是你吗?”

戴玥珊脚步一顿,偏头看向身后,只见她那已经老了好几岁的父亲,正和花枝招展的继母一起推着推车逛超市。

戴玥珊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眼神里全都是疏离和防备。

她的眼神激怒了那个戴正程,只见戴正程眉头微皱,眼眸黑沉,“你这是什么眼神?这是看父亲应该有的眼神吗?”

戴玥珊嘴角勾起一抹嘲弄,“你是我的父亲吗?我从来不知道哪个父亲会把自己的女儿赶去国外,五年以来不闻不问。”

她只要一想起父亲曾经做过的事情,心里就满是嫌恶。

明明她的母亲才是父亲明媒正娶的妻子,可是却不想,她竟然有一个比自己还要大的私生女姐姐。

也就是说,在父亲和母亲结婚之后,怀孕之前,父亲就已经和别的女人有了一个孩子。

直到六年前,她和母亲才知道这件事情。而母亲也因为这件事病重,最后身亡。

戴玥珊想起那些往事,眼中遮不住的是哀伤。

然而,她的父亲此时却还厚颜无耻的不知悔改,瞪着她十愤怒地吼道:“戴玥珊,你自己做了让戴家丢脸的事情,现在还有脸来怪我太绝情了,你知道当年那件事让戴家和俞家差点因此成为仇敌吗?”

戴玥珊冷冷地看着自己的父亲,“那您知道,这件事背后究竟是谁在搞鬼吗?”

戴正程脸色更加阴沉,“你又要把事情推到思思身上!当初对俞浩轩你不就是这样说的吗?但是思思怎么可能是那样的人,你自己做了错事不认错还往别人身上推,你还有脸了!”

坐在推车里的戴博彦一张小脸上全是愤怒,软萌的声音此时也变得冷硬,他拉住戴玥珊的手,冲着戴正程大声吼道:“你是个坏人,不许你这样说我妈咪,你滚开!”

戴正程震惊地看着戴博彦,手指发抖的指向他,满脸愤耻,“你竟然还生了个野种!”

戴玥珊好笑地看着他,“你自己都在外面生野种,还有脸说我?”

戴正程顿时被气得心律不齐,捂着心脏就要喘不过气来。

戴玥珊冷眼看着他表演,转身推着推车走就离开了。

买好东西后,回家的路上,戴博彦牵着戴玥珊的手,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里满是委屈,声音清脆软糯,“妈咪,等我长大了,我一定保护妈咪,不让别人再欺负妈咪。”

戴玥珊蹲下/身在他脸上亲了亲,“彦彦真乖。”

戴博彦抿着小嘴巴一本正经地说:“我还要帮妈咪把爹地找回来,以后有我和爹地一起保护妈咪,就再也没有人敢欺负妈咪了!”

戴玥珊张了张嘴,这一次却不好再泼他冷水,只得笑笑,牵着他的手带着他回家。

戴玥珊这次回国,是因为她在国外隶属的高定私服设计公司GG在国内开了分公司,她作为首席设计师被派回国,在分公司坐镇。

此时已是深冬,幼儿园都放假了,戴玥珊只能带着孩子一起去公司报到。

公司总监程兰稀看见她立刻扬起笑容,“珊珊,公司派你坐镇,我就放心了,恰好待会儿要来一个大顾客,就要麻烦你了。”

戴玥珊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对程兰稀说:“那麻烦程姐待会帮我看一下儿子,我怕他到处乱跑。”

程兰稀满口答应,戴博彦却不高兴的嘟着嘴巴,“我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怎么可能不听话,到处乱跑。”

程兰稀脸上的笑容更加慈爱,“你们家这个小孩真是太可爱了,说话像个小大人一样。”

戴玥珊也无可奈何地笑了,“他就是像个小大人,整天主意多得很。”

过了一会儿,助理来通知说顾客到了,程兰稀让助理先带着戴博彦去休息室玩,然后她和戴玥珊一起接待贵客。

程兰稀一边走一边对戴玥珊说:“萧太太可是萧氏总裁的母亲,在圈子里的位置一贯贵重,只要我们设计出来的礼服她满意,那就相当于打进了这个圈子。”

说话间,两人来到接待室,推开门后戴玥珊便看见风韵犹存的富贵妇人正坐在沙发上喝茶,而她旁边还坐着一个气场强大的年轻男人。

那男人剑眉星目,一双眼眸深邃的仿佛黑潭,他鼻梁挺直,嘴唇薄削,脸型如刀削般棱角分明。

然而这些都不是吸引戴玥珊的地方,真正让戴玥珊震惊的是,他看起来竟然和自己的儿子那么的相似!

萧睿呈从那个女人进门之后就能够感觉到她粘在自己身上的眼神,不禁眉头皱起,眼中满是不耐烦,心中更是嫌恶。

这些女人怎么都如此肤浅贪婪?

每个人看到他就挪不开眼,想要往他身上贴,甚至肖想着能够成为萧少夫人。

今日来之前,他还听说这个品牌的首席设计师十分了得,如今看来也不过是个平庸之辈吧。

第3章 男人的厌恶

萧睿呈是萧氏企业的执行总裁,同时手中握着萧氏最多的股权,即使在董事会上也能一言堂。

这个男人当然不是一开始就坐在这个位置上,而是靠着自己的手段和魄力获得了萧氏的执掌权。

更重要的是,萧睿呈至今单身。

所以只要是适婚年龄的女子,没有一个不想嫁给萧睿呈,只不过对于普通女人来说,连接触到他的机会都没有,更别想能够和他结为夫妻。

萧睿呈本人则是非常讨厌这些女人,讨厌她们用那种粘糊糊的眼光看着自己,也讨厌她们隐情讨好的姿态,就如同眼前这个人!

他眼神冰冷,仿佛带着冰刀利刃,语气冷冽,仿佛刀子一般从戴玥珊身上刮过,“这就是你们公司的首席设计师?如此无礼地盯着客人的首席设计师想必也没什么本事,我想我们可以换一家高定服装设计公司了。”

戴玥珊被他冰冷的眼神和语言刺激得回过神,听了他的话不禁微微皱起眉头,深吸一口气,嘴角挑起一抹礼貌的微笑,“这位先生,作为高定礼服设计师,观察客人的身体条件是我们需要必备的职业技能,只有这样才能为您定制最适合您的衣服,如果您觉得我的目光让您感觉不适,可以选择成衣而非定制。”

程兰稀抽了一口气,微皱眉头低声道:“珊珊,这位客人很重要。”

萧睿呈却站起身,整理了他身上的高定西服,嘴角挑起一抹恶劣的弧度,“既然这位设计师刚才看了那么久,想必已经将自己想要的数据都记下来了,正好我今天还有事,等下一次再过来试穿这位设计师给我定制的衣服。”

戴玥珊咬紧了牙,目光不愉地看着他,随即冷冷道:“那您慢走,衣服做好后,会通知您前来试穿。”

戴玥珊心中是有怀疑的,虽然不知道这人是否和自己的孩子真的有关系,但是想起戴博彦整天都念叨着要找爹地,戴玥珊就觉得这人现在离开更好一些。

萧睿呈便冷着脸大步离开,和戴玥珊擦肩而过的时候,戴玥珊鼻息间飘过一抹若有似无的冷质男性气息,她莫名的感觉熟悉。

萧睿呈离开后,坐在待客厅的那一位中年妇人无奈地摇了摇头,对戴玥珊说:“这位设计师小姐,还请不要生气,我这个儿子脾气天生如此冷冽霸道,我也是头疼的很呐。”

戴玥珊对这位萧太太倒是极有好感,淡淡一笑,“也是我的眼神太过唐突,让萧先生感觉不舒服了。”

随后两人寒暄了几句,萧太太表示需要一套礼服参加年底的年会。

戴玥珊仔细的询问了她的需求,又量了量她的身材尺寸,然后与她交流自己的设计理念。

她在工作中有些忘我,便忽视了正在总监办公室的戴博彦。

此时在程总监的办公室里的戴博彦小朋友正捧着一包小零食,粉雕玉琢的脸上满是乖巧,“程阿姨,刚才坐电梯下去的那个叔叔是谁呀?”

程兰稀一想到这个小家伙从小就没见过爸爸,心中很是心疼,眼角带着慈爱的笑意,“那是你妈咪的客户,你妈咪要帮她做衣服。”

戴博彦黑溜溜的圆眼睛里闪过一丝狡猾,“那个叔叔看起来又高又帅,是不是在哪里当领导呀?”

程兰稀没有注意到他的小表情,“对呀,他是萧氏的总裁,你现在还小,不知道萧氏,等你长大了,你就知道那是一个多么庞大的商业帝国,能掌管这样一个商业帝国的男人,可不是什么小角色。”

戴博彦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小声嘟囔道:“那他说不定就是我的爹地。”

程兰稀微微一愣,随即笑出声来,只当他是童言无忌,“你这个小孩子真是鬼灵精怪。”

戴博彦在程兰稀办公室待了好一会儿,心里很想她的妈咪,就偷偷地从办公室溜出去,找到了接待室,然后悄悄推开门。

萧太太正和戴玥珊聊着礼服设计需求,就看见待客室的门被推开,一个小脸严肃粉雕玉琢的小男生出现在她眼前。

萧太太的神情顿时有些僵硬,因为这个小孩给她的感觉太熟悉了,总觉得像是在哪里见过。

戴玥珊看见萧太太的眼神,顿时一阵心慌,转头严厉的说道:“你怎么过来了?妈咪在工作,不是让你在阿姨办公室等我吗?”

戴博彦委屈地瘪了瘪小嘴巴,“可是我想妈咪了。”

戴玥珊心头一软,不由叹了口气,语气比刚才温和了许多,“妈咪知道了,你先去办公室等妈咪,妈咪忙完了就过来。”

戴博彦听话的点点头,刚要关门离开,又想起什么似的,双眸闪亮的看着戴玥珊,声音里带着一丝兴奋。

“妈咪,我刚刚看到一个叔叔和我长得好像,我觉得他是我的爹地!”

戴玥珊和萧太太均是心中一震。

萧太太终于明白方才为什么觉得这个小男孩很熟悉了,因为他和自己儿子小时候一模一样,仿佛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戴玥珊立刻起身将戴博彦抱起来送回程总监的办公室。

好在她再次回到待客厅时,萧太太神色如常,并没有怀疑什么。

可是她不知道,萧太太在离开设计公司后立刻拿出手机拨给了萧睿呈。

“妈,你有什么事?”萧睿呈刚刚回到公司,俊美的面容因为戴玥珊而仍旧冒着冷气。

萧太太声音有些忐忑,“睿呈,你老实告诉妈,你这几年有没有在外面乱搞?留下什么私生子?”

萧睿呈冷哼一声,“没有,还有,您也不用用拿这个借口来逼我结婚,我是不会答应和林家联姻的。”

萧太太眉宇微皱,知道自己儿子性格固执冷傲,便不再多说什么。

但她心中的疑虑仍旧没有打消,准备之后再探查。

戴玥珊则是松了口气,从待客厅里走出来,准备回总监办公室接戴博彦。

谁知道她刚踏门而出,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她的面前。

“戴思思?”

她那同父异母的姐姐。

第4章 再见前未婚夫

戴思思嘴角挂着一抹温柔的笑意,眉眼之间温柔恬静,若是戴玥珊告诉别人这个女人心肠有多歹毒,她想没有人会相信自己。

“你来做什么?”戴玥珊双眼之中满是戒备。

戴思思明媚一笑,“你不要这样子看着我,否则别人会误会我是一个多么穷凶恶极的人。”

戴玥珊讽刺地笑了,“难道你不是吗?”

戴思思神态无辜,“我哪里是,那都是你对我的诬陷,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一个再温柔不过的人。”

戴玥珊险些吐了。

戴思思抬手抚了抚自己指尖的钻戒,眼角眉梢溢出一抹得意,“我听说GG国外著名的首席设计师要常驻国内,恰好我和浩轩要订婚了,就来找这位首席设计师替我们设计一身礼服。”

戴玥珊步伐一颤,震惊的看着戴思思,“你们要订婚了?”

“对呀。”戴思思抬手晃了晃指间的钻戒,“看到了吗?他送我的订婚戒指。”

随即她冷声一笑,“现在谁都知道戴家大小姐是我,戴太太是我妈妈,俞家未来儿媳妇也是我。而你,戴玥珊只不过是一个不知廉耻,订婚之夜背叛未婚夫的浪荡女人。”

戴玥珊脸色越来越黑,身体因为她的话而不住颤抖。

戴思思看着她这副样子,心中更是满意,“听说你还生了个野种,你以前不是最看不起我的身份吗?怎么你自己也生私生子了呀?”

每一句话都是在往她伤口上撒盐,戴玥珊咬牙看着,攥紧了双拳,心中满是愤恨。

她这般模样,戴思思倒是十分满意,嘴角一勾道:“你不是要做衣服吗?给我量尺寸吧。”

戴思思这两年日子应该过得很是不错,她的皮肤比以前细腻紧致了不少,身材曲线也妙曼了许多。

戴玥珊给她量完尺寸,接待室的门再次被推开。

戴玥珊回头看去,便觉得自己曾经被挖空了的心,再次开始流血。

俞浩轩看见戴玥珊时,整个人也愣住了,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还能够再看见她。

更让他心里震惊的是,他以为自己在看见她时会觉得恶心,然而当戴玥珊真正出现在自他面前时,俞浩轩只觉得心脏隐隐一痛,仿佛有什么在消失,又仿佛有什么在回流。

她还是那么美,那么精致,戴思思在她面前,就像是衬托红花的绿叶。

刚才还得意洋洋的戴思思一瞬间便感觉到了危机。

她以为自己已经把俞浩轩牢牢地抓在了手里,可是刚刚俞浩轩望向戴玥珊的眼神却让她再次认清了一个事实。

五年了,整整五年!

这个女人做了对不起他的事,让他丢尽了脸面,为什么他看她的眼神竟然还有一丝留恋!

戴思思眼底闪过一丝阴狠,踱步走到俞浩轩身边,抬手挽住他的手臂,亲昵地靠在他肩头。

“浩轩,我已经量完尺寸了,你的衣服也在这里做吗?”

俞浩轩冷冷一笑,“我怕脏。”

然后他牵着戴思思转身离开,只有戴思思和他自己才知道,他的离开并不是怕脏,而是怕那个女人再次搅乱了他的心。

戴玥珊也松了口气,回到程兰稀办公室,把戴博彦接回自己办公室。

戴博彦看着妈咪回到办公室就拿着笔看着设计图纸发呆,他跳下沙发,走到戴玥珊身边,仰头看着戴玥珊,一双大眼睛又黑又亮,“妈咪,你在想什么?是今天那个叔叔吗?我看到他进电梯了,他是我爹地吗?”

戴玥珊回神看着自己固执的儿子,抬手揉揉他柔软的头发,坚定道:“不是,彦彦,你爹地不是他,你爹地是个外国人。”

戴博彦心里想我才不相信,然后他脑瓜子一转,对戴玥珊说:“妈咪,程阿姨说我可以到公司当童装模特,拍照片帮公司宣传新款衣服,这样子我也能赚钱养妈咪了!”

戴玥珊听了他的话,感觉一股暖流流入自己心脏,当即将他抱进自己怀里,亲了亲他的脸蛋,“彦彦真是太温暖了,妈咪很感动,只不过妈咪现在可以挣钱,而且彦彦还是个小孩子,怎么能靠你赚钱呢!”

戴博彦却开始撒娇,“可是我也想养妈咪,妈咪你就答应我吧,不然我就生气了。”

说着他嘟起嘴,垂下眼眸一副生气模样,只是时不时瞄一瞄戴玥珊,小眼神透露出他的小心思。

戴玥珊觉得很无奈,戴博彦自从晓事以来,就很有自己的主见,也不知道是像谁,每一次戴玥珊都拿他无可奈何。

这一次她也没办法,只能答应了戴博彦。

反正这样子彦彦还能够长长见识,也还好。

戴博彦低下头,双眼中闪过一丝狡猾。他都已经和程阿姨打听好了,拍摄这个广告不仅可以将他的照片投放到全国的各个广告市场,还可以安排一两家媒体来采访他,到时候他就可以免费发出一条找爹地的寻人启事了!

戴玥珊答应让自己的儿子帮公司拍广告,也让程兰稀十分惊喜,为了避免她反悔,程兰稀立刻让广告部门着手这件事。

一周后,戴博彦的童装广告就已经投放到了报纸、电视及网络等各个平台。

萧太太这一日正在和好姐妹们喝茶,突然有一个太太拿着手机对她说:“你看这个孩子,是不是和你们家萧睿呈长得特别像呀?”

萧太太接过手机一看,这不就是那天那个孩子吗?

那天萧太太回到家后,不仅给萧睿呈打了电话,还将这件事情告诉了自己的老公。

可是家里人都觉得她是想孙子想疯了,看谁都像自家孙子,就没有理会她。

“你这张照片是哪里来的?你发一张给我。”萧太太将手机还给好友,拿出自己的手机接收照片。

这会儿她才知道,这个小男孩竟然拍了好多的广告,她拿着手机告别了姐妹团,决定找自己的儿子让他看看照片。

这个真不是她想孙子臆想出来的人,而是这个小男孩和萧睿呈实在是太像了,不仅是眉眼五官,就连那小神态和小表情都一模一样,叫她怎么能不怀疑

第5章 和爹地见面

萧睿呈的母亲林柔慧虽然是萧家掌权太太,可是在婚姻一事上却拿自己儿子没办法,这一次她仿佛逮到了儿子的把柄,拿着手机便去了萧氏。

就在林柔慧走进公司的同时,萧睿呈的车从公司地下停车场驶出。

驾驶座上的助理对萧睿呈歉意道:“萧总,非常抱歉,都是我的疏忽才让您亲自跑一趟。”

萧睿呈今天晚上有一个重要的酒会,助理原本应该提早到GG高定私服设计公司,把戴玥珊给他设计制作的礼服拿回萧氏试穿,却因为工作太忙忘记了这件事。

酒会时间临近,萧睿呈不得不亲自到GG公司去试穿,若是有不合适的地方,还需要设计师当即为他修改。

不过萧睿呈却眉宇紧皱,他记得上一次那个设计师根本没有为他量尺寸,他根本不相信尺寸都没有量,做出来的衣服会合身。

戴玥珊回国后并没有太多的时间休整,进入公司后就一直很忙碌。

前两天她接到萧氏公司电话,表示萧睿呈的礼服需要尽快准备好,所以这几天她一直在加班加点地给萧睿呈做衣服。

接到前台电话,得知萧睿呈来公司时,戴玥珊刚好把他的衣服熨烫平整。

可是她在试衣接待室等了许久,萧睿呈都没来。

萧睿呈并非没有进入公司,而是被戴博彦拦截在半路。

他刚从电梯里出来,便看见一个四五岁的小男生穿着帅气的羊绒毛衣,正在前台处玩遥控汽车。

他看见小孩的时候,小孩也转头看向他,随后那双黑耀石一般闪亮的眸子仿佛布满星辰,期待又惊喜地跑到他面前,“你是我的爹地吧!你是不是来接我和妈咪回家的!”

萧睿呈眉宇深皱,“爹地?”

他怎么不知道自己何时有了个孩子!

可是,一看见着孩子的五官,他便想起那日母亲问他的话。

戴博彦觉得自己应该像个大人一样和爹地谈回家这件重要的事情,于是严肃着一张软嫩的小脸。

“对呀,爹地你是不是看到我的广告了,所以才来找我的?我就知道,拍广告肯定有用。”

萧睿呈虽然知道自己不可能有个孩子,可是看着这孩子,他就感觉十分亲近,对他凶狠不起来。

或许是因为这孩子和自己长得很像吧。

戴玥珊久久等不来萧睿呈,前台这才打来电话,说她的儿子戴博彦在前台把萧睿呈截住了,还说萧睿呈是他爸爸。

戴玥珊心脏一震,手机险些从手中落下。

她立刻转身冲出接待室,向前台跑去。

果然,当她跑到前台时,萧睿呈正蹲下/身子和戴博彦在说话。

他要抢我的孩子!

戴玥珊心里只有这一个念头,孩子是她的,她怎么能允许别人将孩子抢走!

戴玥珊立刻冲上去,狠狠推了萧睿呈一掌,然后抱起孩子警惕地看着他,咬牙怒视,“你要做什么!”

萧睿呈差些被戴玥珊推到,原本心情就不好的他此时更加愤怒,“你这个该死的女人,三番五次触及我的底线!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他萧睿呈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无力且野蛮的女人!竟然不分青红皂白就想要推倒他!

戴玥珊心脏在胸腔疯狂跳动,她紧紧抱回泽戴博彦,双眼急得微微泛红,“萧先生,我能有什么目的,倒是萧先生刚才单独和我儿子在说什么!”

戴博彦靠在戴玥珊怀里,怕自己的妈咪生爹地的气,连忙解释:“妈咪,爹地是来找我的,他要接我们回家了!”

戴玥珊双眸一震,当即否认,“彦彦,他不是你爹地!他不是!”

戴博彦疑惑看了看萧睿呈,瘪瘪嘴委屈道:“可是,可是他和我长得好像啊,只有爹地才能和我长得那么像吧!”

戴玥珊却抱起戴博彦就离开了前台,向自己办公室走去。

她不能再让那个男人和戴博彦一起呆太久了,虽然她自己也不能确定那个男人到底是不是孩子的父亲,但是她不敢赌。

如果是那个男人,一定会把孩子从自己身边抢走的吧!

萧睿呈看着戴玥珊离开的背影微眯起双眼,眼眸深处神色危险。

他助理在他身后轻声一笑,用略带讥讽的声音说:“萧总,这个女人是不是想要用这种方法吸引你的注意,然后利用孩子成为萧家少夫人啊?”

萧睿呈眼中划过一丝讥讽,“还真是有趣,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的眼神就已经暴露了,如今竟然还在演戏。”

戴玥珊再次回到接待室时,萧睿呈正冷着脸看那三套礼服。

戴玥珊走到他身边,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用平淡的语气对他说:“萧总,我给您设计了三套礼服,您可以试试合不合身。”

萧睿呈抬手解开自己的西服纽扣,他骨节分明的手指将西服外套脱下时,带起了一丝暧昧的气息。

一股属于他独有的冷质荷尔蒙味道强势将戴玥珊包围。

戴玥珊心跳瞬间加速,血流控制不住涌向脸颊,将她的双颊烧得粉红。

这个味道,真的好熟悉。

“戴小姐,”萧睿呈语气带着一丝轻蔑,冷冷开口,“我劝你还是歇了心思,不要做那些无用功,我萧家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进来的,就算你找到一个和我长得相似的孩子,也无济于事。”

戴玥珊转头眼角通红的看着他,眼中的轻蔑和不屑竟然比萧睿呈还要多。

“萧先生,你也不要这么自作多情,谁想要进你们萧家,我戴玥珊可看不上你!”

萧睿呈脸色一沉,嘴角勾起一抹危险笑意,“女人,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戴玥珊不怕死一般和他对视,“萧先生,我只不过说出了我的心里话,你这么生气,难道是在期待什么吗?”

萧睿呈怒火瞬间被她点燃,这个女人竟然暗指自己看上她了!

他抬手揪住女人的衣服,眼中暴风雨狂啸而至。

戴玥珊浑身一颤,感受到这个男人的强大气场,整个人控制不住的发抖!

第6章 他不是你爹地

可是她不能妥协,她一定要让这个男人讨厌自己,这样他才不会一次又一次出现在自己面前,不会有机会从自己身边抢走她的孩子!

就在此时,门口突然响起一声软糯的声音:“妈咪,你们在做什么?”

戴博彦小跑到两人身边,抬头看着两人,然后抱住戴玥珊的腿,皱眉对萧睿呈凶道:“叔叔,你是我爹地吗?我爹地是不会欺负我妈咪的,你不是我爹地吧!”

萧睿呈明知道这个孩子不是自己的,可是不知为什么,听见他这样说话,他竟然强制压抑了自己的怒气。

他不愿意在这个孩子面前对这个女人发火。

萧睿呈放开了戴玥珊,冷冷看她一眼,然后面无表情道:“把衣服给我,我试试,如果有什么不合身的地方……”

他话未说完,却透着十分恐怖的气息。

戴玥珊指尖仍旧有些微颤,她从衣架上取下衣服转身递给男人。

此时萧睿呈已经脱了衣服,结实紧致的上身突然出现在戴玥珊眼前,他的腹部那整齐且极具力量感的八块腹肌更是让戴玥珊瞬间睁大双眼。

萧睿呈嗤笑一声,衬衣在他手中转了一圈,随后那健壮的身体便被衬衣遮住。

萧睿呈穿上衬衣时就已经感觉到这件衣服有多合身,它的每一处针脚都贴着他的身体线条,明显就是为他量身而做。

可是,这个女人在那天只看了他一眼,并未为他量尺寸。

萧睿呈扣上衬衣后,开始解裤扣。

戴玥珊立刻搂着戴博彦转过身,可是身后传来的窸窣声还是让她红透了脸。

萧睿呈一边换衣服一边看着她通红的耳尖,突然想要伸手摸一摸那耳尖是不是滚烫的很。

萧睿呈换好衣服后,助理便敲门进来,看见萧睿呈身上的礼服后双眸一亮。那漆黑的西服套装因为精巧的剪裁,将萧睿呈原本就高挺的身型衬得越发挺拔强势。

助理笑道:“萧总,GG果然不愧是国际大牌,这套衣服真是太适合您了!”

萧睿呈抬手看了看腕间,然后意味深长看了戴玥珊一眼。

“剩下的衣服送到萧家。”

然后他便转身离开,毕竟他接下来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酒会要参加。

萧睿呈离开之后,戴玥珊才松了口气,蹲下/身看着怀里的戴博彦,眉头微皱,敲了敲他的脑袋,“就知道给妈咪惹祸。”

戴博彦小嘴一瘪,脸上满是委屈无辜的表情,“我哪里给妈咪惹祸了,那个人真的好像是我的爹地嘛。”

戴玥珊骂了他之后自己又心疼了,搂着他眼眶微红,“好啦,妈咪不该骂你。”

戴博彦眼角闪过一丝狡猾,轻声哼哼道:“那妈咪要和爹地相认吗?爹地看起来很有钱的样子,如果妈咪和爹地相认了,妈咪以后就不用那么幸苦的工作了。”

戴玥珊垂下眼眸,对戴博彦说:“彦彦,他不是你的爹地,你以后不要再这样乱说话了,他是妈咪的客人,听到这些会不开心的。”

戴博彦有些迷茫,“他真的不是我的爹地吗?可是我一见到他就能够感觉到他就是我的爹地,而且我们长得一摸一样呢!”

戴玥珊看着她语气坚定,“不,他不是,你以后要喊他叔叔,不能喊爹地。”

戴博彦瘪瘪嘴,最终妥协道:“我知道了,妈咪。”

萧睿呈参加酒会后,夜晚回到家中,却发现父母还未睡觉,他抬起骨节分明的手,略显粗鲁地扯开领带。

坐下后家里阿姨给他送上一杯咖啡,然后退到厨房去了。

萧睿呈喝了咖啡,见父母均皱眉看着自己,不由蹙眉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吗?”

林柔慧道:“睿呈,你确定你前几年没有在外面留下私生子吗?”

萧睿呈眉间褶皱更深,“妈,我不是已经告诉过你,我从未在外有过女人,又怎么会有私生子?难不成谁去我的精.子库偷了精.子?”

林柔慧倒是摇了摇头,“这不可能。”

他儿子一直在国外储存了些精.子,以备突然事故。那可不是一般的地方,绝不可能发生精.子被偷的事情。

“可是,”林柔慧拿出手机递给萧睿呈,“你看看这个视频,这小孩和你小时候简直一摸一样,就连神态表情也十分相似。”

随后林柔慧还拿过来萧睿呈小时候的相册做对比。

若不是萧睿呈今天自己也见过这个孩子,肯定不会相信那些照片和视频是真的。

可是现在和他小时候的照片做对比,那孩子与他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萧睿呈揉了揉额角,“可是我从未……”

话因突然顿住,他突然想起来,五年前,他在一个酒会上被人下了药,第二天早晨起来时酒店房间一阵凌乱,床上满是欢爱之后的痕迹。

可是那时候房间里却没有其他人,他很长一段时间一度怀疑是否是他自己发疯在房间里弄出了那么多痕迹。

如今想来,难道是那个女人?

林柔慧见萧睿呈突然愣住,立刻明白了什么,“睿呈,那个孩子是不是有可能就是你的孩子?我们找到他们母女,做一个亲子鉴定吧。”

萧睿呈站起身,脚步稳沉,“这件事我会自己处理。”

萧睿呈并没有立刻去找戴玥珊要求做亲子鉴定,而是让助理调查了戴玥珊的身份。

三天后,助理将一份资料放在他办公桌上。

萧睿呈打开后眸色越发深沉。

原来五年前她竟然和自己在同一家酒店,只不过自己是参加酒会,而她则是订婚宴。

萧睿呈接着往下看,漆黑的眸底燃起火花。

那一晚订婚宴,戴家大小姐竟然给她的未婚夫戴了一顶绿帽子,然后被俞家退婚,狼狈出国。

萧睿呈咬紧牙关,呼吸粗重。

难道那天晚上是她?

可是她明明已经订婚了,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床上?

是她不满意自己的未婚夫,想要攀上更高的枝头?

所以遇见被下药的自己,她才会放弃戴家和俞家的一切,爬上自己的床。

如果当真如此,那这个女人心思也太缜密恶毒了!

第7章 亲子鉴定

虽然种种证据都表明这个孩子就是自己的,但是萧睿呈还是很谨慎地决定做亲子鉴定。

戴玥珊忙完了萧睿呈的礼服后,便开始给林柔慧设计礼服。

她设计礼服需要用到各种不同的彩笔,比如彩铅及马克笔,那些笔因为频繁使用,被她散乱的放在桌上。

戴博彦此时就坐在她桌子上,身旁摆着无数彩笔。

戴玥珊在设计时,并不需要抬头,只要开口说出笔的色号。

戴博彦就会严肃地皱起小眉头,将那支笔找出来,递给她。

这个过程中,他不会有任何错误。

每次给戴玥珊递去一只彩笔,他就会歪着小脑袋,得意洋洋地求夸奖,“妈咪,这一次对了吗?”

戴玥珊抬头眸光温柔看着他,“这次也对了,你真是太棒了。”

她正画着,办公室门被敲响。

戴玥珊要站起身,戴博彦却沿着桌沿爬到旁边的椅子上,然后从椅子上爬下来,一边往门口跑去,一边对戴玥珊说:“妈咪,我帮你开门,你不要动。”

戴玥珊原本以为自己不会再遇见萧睿呈,可是办公室门打开,萧睿呈出现在她面前,眸光深沉看着她,她的心一瞬间便在胸腔躁动起来。

戴博彦抬头望着这个对他来说高大到异常的男人,抿了抿嘴唇,想起妈咪的话,歪头对萧睿呈说:“叔叔,你来找我妈咪做什么?是要做新衣服吗?”

萧睿呈视线从戴玥珊身上移开,低头看着戴博彦时,眼角眉梢竟然带着一丝温柔,“我今天是来找你的。”

戴玥珊立刻紧张起来,她起身时甚至碰倒了身后的座椅。

就算座椅碰到她的腿,让她痛得不行,可是她却没有理会,而是径直来到戴博彦身边,低身将戴博彦抱起来,退后几步,警惕看好泽萧睿呈。

“你来找我儿子做什么!”话说出口,她才发现自己的声音竟然如此颤抖。

萧睿呈抬手整理袖口,看向戴玥珊时眉宇紧皱,声音低沉,“女人,你应该知道我来找你是为了什么。”

戴玥珊将戴博彦紧紧护在怀里,“你别想从我手里抢走他!他是我的孩子!”

萧睿呈嘴角紧抿,眼中满是不满,“那他的父亲是谁?”

戴玥珊咬紧了牙关,“是一个外国人,萧先生,我作为孩子的母亲,不可能连孩子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你如果再逼我,我就要叫人过来了,到时候也是丢了你萧总的脸!”

萧睿呈脸上闪过一丝迟疑和愤怒。

戴玥珊知道自己抓住了他的软肋,“萧总,我想你肯定不愿意在新闻上看到你威胁一个单身母亲吧!”

萧睿呈没想到。这人竟然宁愿将自己是单身母亲的事情暴露出去,与他一起丢脸,也不愿意让他给孩子做一个亲子鉴定。

萧睿呈心中就更是疑惑。

他整了整衣服,一手插在裤兜,嘴角挑起一抹势在必得的笑意,“你以为你这样就能阻止我了?”

随后萧睿呈转身离开,留下一个危险且强势的背影。

戴玥珊终于松了口气,瘫软在地。

戴博彦在她怀里嘟起嘴,不高兴地用他黑耀石般闪亮的双眼看着戴玥珊,“妈咪,你骗我的对不对,刚刚那个人就是我的爹地,你都不敢让他给我做鉴定!”

戴玥珊紧紧抱住戴博彦,心有余悸地发抖,微微摇头,这一次却说了实话,“我不知道,妈咪,妈咪不希望他是你的爹地,妈咪不想你被他抢走。”

戴博彦却嘟嚷道:“爹地怎么会抢走我,爹地会和我一起保护妈咪的。”

萧睿呈的失败而归让亲子鉴定又延迟了。

其实他有更多的办法可以得到戴博彦的血液或头发样本,可是他不愿意使用太过激的手段,因为他不愿意在孩子那里留下不好的印象。

回家后林柔慧再次问起亲子鉴定的事情,萧睿呈将戴玥珊的态度告诉她。

林柔慧比他更加着急,蹙眉道:“这件事交给我,我来处理。”

萧睿呈无法,只能将事情交给自己母亲。

林柔慧在GG定制了礼服,第二天她便以查看设计稿为由,来到了GG定制公司。

戴玥珊第一次见林柔慧就知道她是萧睿呈的母亲,当时她还感叹这个妇人雍容华贵,看着就像萧睿呈的姐姐。

今天再见到她,戴玥珊心里却有了芥蒂,没有办法与她如同当日那样相处。

可是林柔慧却根本没有提及戴博彦和亲子鉴定的事情,她只与戴玥珊讨论那几张设计稿,提出自己的想法。

一番交流后,戴玥珊总算不在草木皆兵。

她莞尔一笑,看着林柔慧的目光比之前亲近了许多,“萧太太,这条晚礼裙我有两种衣料推荐,萧太太你在这里等我片刻,我把衣料拿过来,你选择一个喜欢的。”

林柔慧点头接受。

戴玥珊走出办公室,林柔慧的目光这才落在戴博彦身上。

她越是看这个孩子,越是心惊,若不是为了百分百确认,她绝对不会再做亲子鉴定,因为这个孩子与萧睿呈实在太像了!

更让林柔慧意外的是,在林柔慧开口的之前,戴博彦已经站起身,主动走到林柔慧面前,一双又大又黑的眼睛望着她,小大人一样严肃问她,“奶奶,你是不是来帮我爹地带我去做亲子鉴定的?”

林柔慧惊讶看着戴博彦,她没想到这个孩子竟然这么聪明。

她慈爱一笑,伸手在戴博彦头上揉了揉,语气温柔,“是的,我真希望你就是我的乖孙子。”

戴博彦却有些为难,“可是我妈咪不让我离开。”

林柔慧笑得越发温柔,“不需要你离开,只要给我一根你的头发就好了。”

戴博彦双眸一亮,从头上扯了一根头发递给林柔慧,小脸上尽是期待,“如果我就是爹地的孩子,爹地是不是会和我一起保护我妈咪了?”

林柔慧心中感叹这个孩子真是懂事又贴心,点头道:“对,你如果是萧家的孩子,不仅是你爹地,整个萧家都会保护你和你妈咪的。”

第8章 姐姐刁难

林柔慧拿到了戴博彦的头发后,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

然后她看着这个粉雕玉琢,眉眼之间却故作严肃的小孩,只觉得怎么看怎么喜欢,心里软得一塌糊涂。

戴博彦却没有心思再和林柔慧聊天,因为他发现妈咪都出去好一会儿了,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戴博彦看向林柔慧,人小鬼大地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对她说:“我妈咪不知道又到哪里去了,不会是丢了吧?我要去找她,哎,真是让人不省心呢!”

林柔慧噗嗤一笑,戳了戳他的额头,“你妈咪那么大个人了,怎么会丢了呢?”

戴博彦双手叉腰,长长叹了一口气,“妈咪有时候就是笨笨的,所以我才要找到爹地,和我一起照顾妈咪。”

说着戴博彦向办公室外走去,那焦虑的小模样,倒真像是害怕戴玥珊走丢了一般。

林柔慧又是喜欢又是心疼,起身跟在他身后。

戴博彦走出办公室,果然在走廊看到了戴玥珊。

此时戴玥珊身旁站着两个女人,其中一个妆容精致,穿着最新款高定羊绒大衣,神色倨傲,另一个穿着职业套装,眉宇之间满是怒气。

高定羊绒大衣的是戴思思,而职业套装的则是GG的副总郁南。

自从上次俞浩轩在GG遇到戴玥珊之后,戴思思就发现他比平时沉默了许多。他的沉默和无言仿若无声的耳光打在戴思思脸上。

他还爱着戴玥珊吗?他会不会离开自己和戴玥珊重新在一起?他会不会发现当初是自己将戴玥珊送进那个房间的?

这一切的一切都折磨着戴思思!

她不好过,又怎么能让戴玥珊好过!

于是戴思思来到公司找戴玥珊麻烦。

她在走廊上遇见戴玥珊,便倨傲看着她,眼神中满满都是恶意,“我的礼服做好了吗?”

戴玥珊微皱眉头,“还没有,可能还需要一定时间。”

戴思思眼角眉梢立刻充斥着怒意,“怎么,你是不是因为和我有间隙,所以故意卡着我的衣服,想让我在订婚典礼上出丑?”

戴玥珊啼笑皆非,“戴小姐,我没有任何这样的想法,只是在你之前还有两个顾客,总要有个先来后到。”

戴思思却不愿意放过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那我之前那两位客人不满意,我的礼服就会一直拖下去?原来GG的设计师就是这样替人服务的?”

戴玥珊心中憋着一股气,“戴思思,你不要欺人太甚,你的服装我也在构思,但确实应该先满足你前面的客户。”

戴思思道:“戴玥珊,你不需要用这些理由来搪塞我,我今天来就是为了告诉你,我要你立刻为我设计我的礼服,不管排在我前面的人是谁,就算是天皇老子,你也要自己去解决,我需要的是先看到我礼服的设计稿!”

戴玥珊咬牙,“不可能。”

戴思思立刻拿出手机,嘴角扬起一抹危险的笑意,“不可能是吗?戴玥珊,你以为你回国成为了首席设计师就没有人管得住你吗?”

随后戴思思拿起电话,对着戴玥珊说话的阴险全然不见,只剩下一抹委屈和温柔,“对呀,就是你朋友公司的戴玥珊,还是公司的首席设计师呢,可是压着我的设计稿,一直不给我设计,用前面有其他人来搪塞我,诶,开除,这么严重的吗?我只是想要让她赶紧把我的衣服设计出来。”

戴玥珊听着她张冠李戴地将锅扣在自己身上,咬碎了牙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个人怎么能这样颠倒是非黑白呢!

戴玥珊想要抢夺戴思思手中的电话,戴思思却后退一步,眼中满是嚣张,“你以为我还是以前那个戴思思吗?这五年,我可是积累了不少人脉呢。”

戴思思话落,旁边竟然来人了,竟然是公司的副总郁南。

她殷勤走到戴思思身边,笑得十分讨好,“戴小姐,您怎么亲自来了,有什么需要,让我们设计师上门为您服务就好了。”

戴思思冷冷道:“我哪里敢让你们设计师上门,她现在可是大牌的很,让我等着她的设计呢,看来GG确实很厉害呀。”

郁副总立刻道歉,“哎呀,这肯定是误会,我马上让她帮您设计,就算不睡觉,加班加点也要把戴小姐你的礼服先做出来。”

说话,郁副总转头看向戴玥珊,冷声呵斥,“你就是戴玥珊?”

戴玥珊咬牙应了,郁副总却严厉凶狠道:“你知道戴小姐是谁吗!她立刻就要和俞少爷订婚了,你一个设计师还以为自己是什么名媛吗?可以拒绝戴小姐这样尊贵客人的要求!”

戴玥珊解释道:“郁副总,您听我解释,我不是不给她设计,因为前面还有两位客人。”

“什么前面还有两位客人,孰轻孰重难道你不清楚?”郁副总更是生气,“当初总公司说会排一个首席设计师回国,我还以为会给公司带来新的力量,谁知道竟然是个什么都不懂的蠢货!”

公司其他员工听见动静也纷纷打开办公室门,到走廊上便看见郁副总正在骂刚回国的首席设计师。

戴玥珊难堪地咬着唇,低头看着地面。

戴思思嘴角慢慢勾起,开始添油加醋,“这位设计师小姐还真是蠢的要死,贵公司有这样的员工还真是倒霉呢,好在我这个人好说话,你给我道个歉,今天把设计稿拿出来,我就原谅你,不在追究这件事。”

郁副总狠狠瞪了戴玥珊一眼,“还不快道歉!戴小姐都已经这么大度了!”

戴玥珊抬起头,满目羞愤,眼眶微红,咬着唇倔强看着戴思思,“我没有错,我不会给你道歉的!”

郁副总一听她的话,立刻怒了,“戴玥珊,你这是想要被开除吧!别以为你是总公司派来的,我就拿你没有任何办法,你今天如果不道歉,公司不仅要开除你,还要以破坏公司名誉为由将你告上法庭,你就等着巨额赔偿款吧!”

小说

男朋友出轨怎么办? 在线等,急!

2021-1-3 14:23:01

小说

初次相遇,他以为她是碰瓷的,忍不住出言嘲讽,拿钱压人。

2021-1-3 14:25:4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