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邵川是许晴心头的一根刺,拔出血流不止,不拔痛彻心扉!

祁邵川是许晴心头的一根刺,拔出血流不止,不拔痛彻心扉!
祁邵川是许晴心头的一根刺,拔出血流不止,不拔痛彻心扉!

第1章 你是我心上的刺

漆黑的房间里,到处充斥着暧昧的喘 息声。

男人匍匐在女人的身上,像是在完成一件任务,他的动作机械,眼神空洞。除了生理上的感官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情绪。

许晴紧紧的抓着身下的床单,用力咬着下唇,生怕娇喘声会从嘴边溢出。

就在这个时候,手机铃声突兀的响了起来,屏幕的亮光照在祁邵川的脸上,映衬着他那张不耐烦的冷漠脸庞。

许晴下意识的轻颤,这个铃声,不但祁邵川,就连她都很熟悉。

带着一丝期盼,许晴攀上祁邵川的脖颈,小声的呢喃着。

“能不能……不要接。”

祁邵川犹豫了几秒钟起身。这突如其来的空动作,让许晴仿佛坠入冰窖。

祁邵川光裸着身子,翻身下床。他确实没有接那个电话,并不是因为许晴的那一句嘱托,只是不愿让安冉听到他的喘 息声。

他没有立刻去浴室,而是站在床边,拿着手机,敲下了一行字。

‘我很快就回去,不用等我。’

许晴坐起身,打开了床头灯。她望着祁邵川离开的背影,心里有种感情,仿佛也在一点点的流失。

这么多年了,果然还是不行。这个男人的心里,从来就只有安冉。

许晴冷笑了一声,例行公事一般的打开床头柜的抽屉,伸手想要拿一旁的药罐,却意外的看到了里面两本大红色的证书。

这是她和祁邵川的结婚证,两年了,许晴一直当宝贝一样的放在那里,时不时的就拿出来看一眼。结婚证的边角都有些起皱了,那是因为许晴翻了太多次。

吸了吸鼻子,许晴极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她将结婚证往里塞了塞,好让他们不再出现在视线里。

许晴拿出药瓶,倒了两粒出来,刚准备塞进嘴里,却突然听到了祁邵川的暴喝声。

谁也没想到,他会去而复返。

祁邵川光裸着上半身,只围了一条浴巾,他目光阴冷的看着许晴,整个人笼罩在一股慑人的寒意之中。

“你在吃什么。”

第2章 你是我心上的刺

许晴的手一颤,两颗药掉在了床上,她来不及反应,祁邵川就已经走到了面前,夺过许晴手里的药罐。

要解释的话全都噎在了喉咙里,许晴张着嘴,怔怔的望着祁邵川。

而祁邵川此时的怒火却愈演愈烈,他看完了药瓶背后的文字,转而怒视着许晴,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的质问道,“这就是你一直怀不上孩子的原因?”

许晴想要解释,可是根本找不到任何的借口。

每次和祁邵川做完之后,她都会吃避孕药,所以整整两年了,她一直都没有怀孕。

许晴沉默了许久,突然就冷笑了一声,她仰头直视祁邵川,淡淡的回答,“是,我就是故意的。”

“你……”

祁邵川的心里烦躁不安,但是看到许晴这般奇怪的神情,居然生生的压住了自己的怒火。

许晴笑的愈发灿烂,她小声的说,“倘若我为祁家生下一个孩子,那我的任务是不是就完成了,你是不是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和我离婚,然后把安冉娶进来?”

这件事,从来都不是秘密,可是从许晴的嘴里说出来,还是有些讽刺。

祁邵川将药瓶丢在床上,黄色的药片全都洒了出来。

他走到一旁,拿起了烟和打火机,兀自的点燃了一根烟。

浓郁的烟雾在卧室里飘散,让原本就剑拔弩张的氛围更加的紧绷。

烦躁的抽完了一支烟,祁邵川走回床边,沉声说道,“离婚吧,爷爷那里,我自会交代。”

许晴狠狠的一颤,她没有想到祁邵川会突然这么说。原本积压在胸口的情绪顷刻间崩塌,许晴不顾身上的光裸,就这样跳下了床。她站在祁邵川的面前,紧紧的握着拳头。

“你就这么想要把安冉娶回家吗?”

许晴没有哭,但是她通红的眸子却异常的晦暗。这和她的性格完全不符,祁邵川以为,说出这番话,许晴一定会哭闹,或是苦苦央求,因为在他的印象里,许晴一向是这般卑微。

她的一反常态让祁邵川有些难以应对。

许久,祁邵川调整情绪,转过身,不咸不淡的回答,像是在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你早就知道,我喜欢的人是安冉,不是吗?”

许晴苦笑一声,仿佛是在自嘲。是啊,她早就知道了,在嫁给祁邵川之前,她就知道,这个男人心里就只有安冉。

可是,她傻傻的以为,只要她用心的呵护这段婚姻,祁邵川就一定会回头。可事实却给了她一记耳光。

许晴第一次反驳祁邵川,她脱口而出的说道,“既然你心里只有安冉,你为什么要娶我?难道就为了祁家的公司,你就可以放弃自己最喜欢的人了吗?如果是这样,祁邵川,你的爱也太廉价了。”

几乎是话音刚落,祁邵川就伸手扣住了许晴的下颚,他用尽了全力,捏的许晴一阵生疼。

但即便如此,许晴也没有反抗,她瞪大了双眼看着祁邵川,像是要把他看穿一般。

祁邵川刚遏制住的怒火又一次升腾起来。

“许晴,我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伶牙俐齿。”祁邵川的眼里蕴蛮了怒意,此时的他,就像一头暴怒的狮子,恨不得把许晴撕碎。

“我和安冉的事,轮不到你来评头论足。我现在也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我是在通知你,我要和你离婚。”

说完,祁邵川用力的将许晴甩开。一个不稳,许晴就这样摔倒在地上,额头撞在床头柜上,顿时就破了一道口子,渗出了鲜血。

祁邵川走时,大门重重的被关上,那一声巨响,换来许晴轻蔑的笑声。

到最后,她还是输得一败涂地。

第3章 你是我心上的刺

胸口的位置,那股痛觉是如此的明显。许晴瘫坐在地上,不管如何用力的捂紧胸口,都于事无补。

到最后,她不得不从地上站起来,兀自的去到洗手间,清理额头上的伤口。许晴甚至懒得去医院了,止血之后就随便的贴了一块胶布,用刘海挡着,索性,她的美与丑都无人欣赏。

空荡荡的别墅,仿佛在嘲笑她的愚蠢。自从嫁给祁邵川之后,她就像一只金丝雀一样,独自一个人住在这偌大的别墅里,苦苦的守着那份卑微的婚姻。

整整两个月,祁邵川都没有再出现过。许晴以为离婚这件事,只是他一时的气话,直到这天,当她准备出门的时候,却意外的看到了别墅门口的两个陌生人。

那两个男人穿着黑色的西装,脸上不苟言笑,十分警惕的站在别墅的大门处。许晴讶异的走近,却被那两男人拦了下来。

“许小姐,祁先生吩咐过,没有他的允许,你不可以踏出这里一步。”

机械般的叙述,让许晴呆愣了许久。

过了好几分钟她才回过神来。“什么意思?祁邵川这是想软禁我?”

但除了刚才的那句话之外,不管许晴如何逼问,那两个男人都没有任何的回复。可是许晴也根本出不去,只要她稍稍跨个步子,就会立刻被拦住。

这突然被限制了自有,快把许晴逼疯了。

许晴给祁邵川打了无数个电话,祁邵川都没有接,最后,索性转到了语音信箱里。许晴知道,这是祁邵川在报复。

可是他凭什么限制别人的自由,许晴必须要找他问个清楚。

几乎是把别墅里能砸的东西全都砸了,许晴披头散发,双眼通红的吼叫着。

“我要见祁邵川,他没有资格软禁我。”

两名保镖无动于衷,许晴终于是恼了,她跑进厨房里,拿了把水果刀冲到那两人面前,陡然将刀尖对准自己的脖子,大声的嘶喊,“我要见祁邵川,否则我就死在这里。”

最后,在许晴歇斯底里的胡闹之下,祁邵川在将近傍晚的时候,驱车来到了别墅。

一走进客厅,就看到了许晴衣衫凌乱,一副颓废的模样坐在沙发上,祁邵川眼里的嫌恶毫不避讳。

他踱步走了过去,皮鞋踩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许晴陡然站起身,转身看着祁邵川。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你有什么资格软禁我?”

事隔两个月再见面,便是这般剑拔弩张的模样,许晴比谁都不想这样,但想起祁邵川做的种种,又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祁邵川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他看着许晴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原本就对这个女人没有任何的兴趣,看到她这般邋遢,更是说不出的嫌弃。

感受到祁邵川冷漠的目光,许晴的心都被刺痛,她紧紧的握着拳头,努力的辩解道,“就算那件事是我不对,你也不该限制我的自由。”

在祁邵川面前,许晴一向是卑微的。八年前的相识,让她就这样陷了进去,而祁邵川却对许晴的付出视若无睹,他的眼里和心里从来都只有安冉一个人。

第4章 你是我心上的刺

如果不是发生了这件事,祁邵川的心里兴许还对许晴有几分愧疚。

面对许晴的失控,祁邵川始终表现的异常淡然,他冷冷的丢下一句话。

“安冉怀孕了,在她生下孩子之前,你就乖乖的待在别墅里,哪里都不要去,我不希望出任何的岔子。” 

他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让许晴的心里翻江倒海,

呵,安冉怀孕了,还真是够巧的。

先前,许晴心里或许还抱着一丝希望,就算祁邵川发现她一直在吃避孕药才怀不上孩子,但离婚的事情,也只是气头上罢了,因为爷爷不会同意的。

但现在,许晴比谁都清楚,爷爷当初同意这门婚事,全然是因为许家在生意上能帮助祁邵川罢了。两年了,许晴都没能生下一个孩子,许家的势力又大不如前,加上安冉在这个当口怀孕了,这段婚姻,多半是保不住了吧。

许晴偏过头去,不愿让祁邵川看她的笑话。

她违心的说道,“那真是恭喜你啊。”可是天知道,许晴的心里有多痛。

祁邵川听到这句讽刺的祝福,不悦的皱起眉头。他一句话都不愿多说,转身就准备离开。许晴却开口喊住他。

“既然这样,那就早点离婚吧,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不过,你想多了,我没什么兴趣去破坏你和安冉。”

本以为这样的退让,会让祁邵川松口。可是没想到,听完这番话,祁邵川突然就勃然大怒起来。

他转身走到许晴的面前,怒视着她,咬牙切齿的说道,“许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你背地里做的那些勾当,也终究是瞒不住的,我劝你最好收起你的小心思,别逼我对你不客气。”

祁邵川毫不掩饰他的怒火,许晴从他的脸上看不到半点开玩笑的意思。可思虑了半天,许晴也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见许晴一脸的错愕,祁邵川眼里的鄙夷更甚。

他伸手扣住许晴的下颚,没有用尽全力,却也足以捏痛她。

祁邵川的脸上浮现一抹冷笑,“我一直以为你单纯,内向,现在才知道,一直以来都是我小看你了,许晴,你的手段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说完这句话,祁邵川就送开了手,他从西装的口袋里掏出一沓相片,狠狠的甩在许晴的脸上。

相片纸打在许晴的脸上,不比一个巴掌轻多少,她被打的偏过头去,甚至有些懵,却还是听到祁邵川侮辱的话钻进耳朵里。

“布局这一切,还真是辛苦你了。”

只是瞥见照片上的人影像自己,许晴便失去理智,脱口而出的问道,“你什么意思,你找人跟踪我?”

虽然早就有了定论,但听到许晴亲口承认,祁邵川还是很意外。

他不禁讥讽道,“这么说,你是承认了?”

许晴这才回过神来,她焦急的辩解,“我需要承认什么?”

她蹲在地上,颤抖的捡起那一张张的照片,里面人的面孔十分清晰,也没有任何合成的迹象。

照片里的许晴,坐在咖啡馆里,和几个陌生的男人谈话,就连许晴都愣了好久,她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她分明就没有没有见过那几个人。

“怎么了,无话可说了是吗?”祁邵川质问道,“你私下里找人来对付我的公司,我可以不计较,但你几次三番的让人去骚扰安冉,甚至对她造成了身体上的伤害,这些照片,全都是证据,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第5章 你是我心上的刺

要说的话都噎在了喉咙里,许晴甚至不知道要怎么解释,她目光呆滞的看着那一张张刺目的照片,不断的喃喃自语。

“不是的,我没有……我没有……”

望着许晴这幅呆愣的模样,在祁邵川看来,根本就是在装模作样。

连最后一丝的怜悯都被消失殆尽,他不愿再见到这个居心叵测的女人。祁邵川就这样离开了,连一句话都不愿和许晴多说。若不是怕她再对安冉造成什么伤害,怕是今天就算许晴真的自杀,祁邵川也不会出现的。

自从这天之后,祁邵川便名正言顺的软禁了许晴。

除了大门口的那两个保镖之外,祁邵川又雇了几名保姆过来,美其名曰的照顾许晴的生活起居。

原本空荡荡的别墅,突然就‘热闹’起来,但许晴面对些陌生人,却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孤寂。她的手机被限制了拨出,可以接到家里打的电话,却打不出去,祁邵川料定了许晴不会告诉家里人,因为这场婚姻,从头到尾,都是她自己选的。

许晴也第一次领教到了祁邵川的绝情,为了安冉,这个男人居然可以冷漠到如此的地步。

整整一个月,许晴就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刚开始的时候,她哭闹过,甚至反抗,一遍遍的砸坏家里的东西。

但面对她的无理取闹,那些个佣人始终都无动于衷,默默的收拾好那些损坏的东西,第二天就会重新摆上新的。

几次三番之后,许晴终于意识到,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祁邵川早就认定了一切,不管许晴怎么辩解,都没用。

从那之后,许晴一整天都可以不说一句话,甚至不离开房门半步,一日三餐,都是佣人做好了端上来送到她的面前。大多数的时候,许晴都是坐在窗前发着呆,她就像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一个行尸走肉罢了。

安冉的出现,打破了这样的‘平静’。

和往常一样,许晴坐在落地窗前的摇椅上发着呆,突兀的敲门声拉回了她的思绪。以为是佣人来送餐,许晴便也没有任何的回应,但这一次,敲门声却持续了很久。

许晴有些不耐烦,直起身,冷冷的说了一句,“进来吧。”

开门声后,便是一阵慢悠悠笃定的脚步声。

安冉走进许晴的房间里,踱着闲散的步子,好奇的打量着这里的一切。

终于发现不对劲的许晴从摇椅上站起来,转身就撞进了安冉那双戏谑的眸子里。

“你来干什么。”许晴的脸上带着明显的怒意。

面对安冉,这位曾经最好的‘朋友’,许晴早已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面对她。

和祁邵川的这段感情里,除了许晴之外,安冉应该是知晓全部真相的一个人了。可也是这样一个最亲近的人,在突然的一天,却挽着祁邵川的手臂,出现在许晴的面前,假惺惺的来奢求她的祝福。

相比起许晴的愕然,安冉倒是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她审视了一圈之后,在许晴面前站定,脸上挂满了违和的笑容。

她淡淡的说道,“我只是想过来看看你的落魄模样罢了。”

第6章 你是我心上的刺

早该想到安冉是这样的嘴脸,可是当许晴真的看清的时候,心里的那一阵抽痛还是避免不了。

静默了许久,许晴的心一点点的沉淀下来,她蠕动了一下嘴角,面无表情的说道,“现在你看到了,可以走了。”

罢了,何必呈口舌之快,权当做自己识人不清吧,这又怪得了谁呢。

安冉没有立刻离开,而是提起了照片的事情。

“许晴,你也够狠的,居然背地里做那么多的小动作,害的邵川的公司面临这么大的危机。人家都说一夜夫妻百夜恩,就算邵川心里没有你,但我也想不到,你会做这么做。”

许晴就算再傻,也知道这一切都是安冉搞得鬼。想起认识这么多年,她居然从来没有看清楚过这个女人的真面目。

许晴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愤愤的说道,“安冉,别以为你做的这些勾当可以瞒天过海,总有一天,祁邵川一定会知道的。”

安冉冷笑了一声,“哦,是吗?照片都摆在那里,你觉得邵川会相信你的片面之词吗?他早就认定了,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

安冉朝后退了几步,与许晴拉开距离,好整以暇的说道,“许晴,这些照片每一张都是真的,而事实也都发生了,没有人会相信你。除了你之外,还有谁有这个本事,可以让邵川的公司面临这么大的那题。你就是凭借着你许家的势力,故意让邵川难堪的。”

安冉说的十分笃定,仿佛这一切根本就是事实。

许晴站在那里,已经开始瑟瑟发抖起来。因为安冉说的没错,她根本没有证据来证实自己的清白。

许晴不断的摇着头,嘴里呢喃着,“我没有,我没有做过……”

看着许晴失魂落魄的模样,安冉轻笑了一声,添油加醋的说道,“我想,你应该很清楚邵川对我的在意,你也知道了我怀孕的事情了吧。”说着,安冉的手贴在了自己平坦的小腹上,她笑的意味深长,许久之后,才淡淡的吐出一句话,“可是,我根本没有怀孕,这一切,都是我骗邵川的。”

许晴蓦地愣住,没想到,安冉居然连这件事都敢拿来欺骗祁邵川。

就在这个时候,安冉听到了楼下大门的声音,她扬起嘴角诡异的笑了笑。趁着许晴不备,抓着她的手腕就往外走。

许晴被安冉拉到了楼梯口,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安冉覆在许晴的耳边轻声细语的叮咛了一句。

“许晴,我们认识了这么多年,我想,这点小忙,你不会不帮我的吧。我不能让邵川知道我没有怀孕的事情,所以,就只能拜托你帮忙了。”

第7章 你是我心上的刺

当许晴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安冉抓着许晴的手,哭喊着大声叫嚷,与此同时,她的眼泪也早就布满了整个脸颊。

“许晴,我求你别这样,我知道是我不好,但我是真的爱邵川的,我求你让我生下这个孩子,我保证,我不要任何的名分。”

因为太过用力,安冉的身体已经开始摇摇欲坠。不久之前接到电话的祁邵川,刚一赶回来,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副心惊动魄的画面。他来不及去追究这前因后果,只是一味的朝着安冉的方向冲过去。

余光瞥见了祁邵川的身影,安冉轻笑了一声,整个人朝后仰了下去。许晴想要阻止,可是根本无能为力。

她就这样看着安冉顺着楼梯的台阶滚了下去,纤瘦的身体翻转了无数圈之后,落在了祁邵川的脚边。

此时的安冉,早就没有了先前嚣张跋扈的模样,她就像一个破布娃娃,浑身都是血迹,脸上也苍白的可怕,不管祁邵川怎么呼喊,都没有一丝的动静。

许晴慌了神,就算她意识到这一切都是安冉的手段,也已经晚了。她始终记得祁邵川抱起满身是血的安冉,离开前看她的那个眼神。

祁邵川咬牙切齿,浑身充满了恨意,他对着许晴一字一句的说道,“如果安冉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会让你陪葬。”

他还是这样,从来都不愿给许晴一个解释的机会,以前是,现在也是。

许晴几百次的想要告诉祁邵川,当年,在他患有自闭症的时候,是许晴不离不弃的陪在他身边两年。可是祁邵川从来没有给过许晴说出这件事的机会。

祁邵川就这么带走了安冉,留给许晴的,不仅仅是那句警告,还有无边的黑暗和罪责。她突然就变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罪人,一个容不下别人的恶毒女人,一个不折手断,用尽阴谋诡计的毒妇。

许晴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她躲在一个角落,环抱着双膝,整个人缩成了一团。

夜晚的时候,房间里没有一盏灯,月光从敞开的窗户里洒进来,将一切都衬的极为的诡异。

许晴的脑子里乱透了,她想了许多,关于她和祁邵川的过往,还有和安冉的闺蜜情谊,甚至是近来发生的一切。

她从未想过,她的人生会这样充满了算计…….

楼下大门的一声巨响划破了这寂静的夜,听到那阵熟悉的脚步声,许晴抑制不住的瑟瑟发抖起来。

祁邵川走到卧室前,转动了几下门把手,见门打不开,居然直接抬脚将门踹了开来。

他打开了灯,径直走到了许晴的面前。

祁邵川的连衣服都没有换,他这样一个有着轻微洁癖的人,居然任由这大片的血迹沾染在他白色的衬衫上。

祁邵川粗重的呼吸萦绕在许晴的耳边,她用力的抱着头,仓惶的解释,“我没有,不是我推她下去的,我没有……”

但说这些话的时候,许晴居然有些没底气。

可是,不管她怎么解释,祁邵川早就认定了一切,从头至尾,她才是那个最恶毒的人……

第8章 你是我心上的刺

不管她们之间发生了什么,祁邵川只相信自己看到的,他亲眼看见许晴把安冉推下了楼,也亲耳听到了医生说,安冉的孩子保不住了,这一切,都是许晴造成的。

祁邵川的双眼通红,像极了一个魔鬼……

他冲到了许晴的面前,用力的抓着她的手臂,将她从地上拽了起来。祁邵川的力道之大,甚至听到了骨头摩擦的声音。

一阵眩晕后,许晴抬眼就看到了祁邵川愤恨的神情,她真的感到了害怕……

身体的颤抖加上头脑的混乱,让许晴一句解释的话都说不出来,她只能瑟缩的望着祁邵川,眼里充满了复杂。

而这些,在祁邵川看来,都是许晴做贼心虚的表现。

他松开了许晴的手臂,转而一把扯住她松散的头发,祁邵川用尽了力气,换来了许晴的一声哀嚎。

许晴被迫仰着头,她哽咽的解释,“祁邵川,我没有……”

可是除了这样苍白的话语,许晴根本没有理由来辩驳。

祁邵川早已失去了理智,在他面前的的这个女人,早就不是有着两年夫妻情谊的简单女人,而是一个满腹诡计的毒妇。

祁邵川又一次加大了力气,扯的许晴的头发都掉了几缕。许晴的脸白的没有一点血丝,在灯光的映衬下,显得有些诡异。

“我说过,如果安冉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要你偿命。”

说完这句话,祁邵川便用力的将许晴朝床头的位置甩了过去。

许晴的身体原本就绵软的没有力气,她像是一块破布被扔了出去,头撞在床沿的位置,伴随着一记闷哼,许晴的眼前一片眩晕。

祁邵川没有给她喘 息的机会,他几步就走过去,掰过许晴的身体,跨坐在她的小腹上,以一种极其怪异的姿势,将许晴压在了身下。

一手掐着许晴的脖子,祁邵川扬手就是一个耳光落下。

清脆的响声在空旷的房间里回荡,许晴被这个耳光打闷了,她就这样披头散发的侧着头,听着自己心脏一片片碎落的声音。

突然间,许晴轻笑了一声。

祁邵川愈发的恼怒,掐住她脖子的收又收紧了几分。

“你笑什么。”他咆哮道。

许晴依旧保持着这个姿势,双眼空洞,沙哑的呢喃着。

“我就是故意的,你准备怎么样?杀了我吗?”

祁邵川俯下 身,对着许晴怒吼。“你以为我不敢吗?”

说话间,他的另一只手也伸了上来,全身的力气都加注在一双手上,用尽了全力掐着许晴的脖子。

窒息的感觉占满了全身,许晴第一次感觉自己离死亡这么近。她不自觉的发出痛苦的哀嚎。可是,也是那么一瞬间,她居然有一种解脱的快感。

意识一点一滴的在抽离,许晴的嘴角却愈发的上扬。

模糊的视线里,是祁邵川那张愤怒的脸,许晴暗暗的告诉自己,如果死亡能让祁邵川记住她,也未尝不可……

小说

传言沈家大小姐命硬克夫,小时候定娃娃亲男方大病一场差点丧命

2021-1-3 14:19:56

小说

男朋友出轨怎么办? 在线等,急!

2021-1-3 14:23:0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