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凉烟一边跑一边抹眼睛,她不知道模糊双眼的是雨水还是泪水。

苏凉烟一边跑一边抹眼睛,她不知道模糊双眼的是雨水还是泪水。,今天是她十八岁生日,晚饭前她高高兴兴的和爸妈一起庆祝,还喝了一杯甘甜的葡萄酒。,谁曾想,晚饭后一切全都变了!
苏凉烟一边跑一边抹眼睛,她不知道模糊双眼的是雨水还是泪水。

第1章 先生求你救救我

雨夜小镇,一道纤瘦的身影在昏暗的路灯照耀下拔足狂奔。

她身后,一男一女快步追来,口中不停的咒骂着什么。

苏凉烟一边跑一边抹眼睛,她不知道模糊双眼的是雨水还是泪水。

今天是她十八岁生日,晚饭前她高高兴兴的和爸妈一起庆祝,还喝了一杯甘甜的葡萄酒。

谁曾想,晚饭后一切全都变了!

镇长带着傻儿子上门,他爸妈直接将她卖掉,让她给镇长的傻儿子当老婆。

她从他们的谈话中得知,苏志伟夫妇并不是她的亲生父母,她是五年前被人贩子卖到坪石镇的。

眼见镇长甩了一叠钱,然后他的傻儿子笑嘻嘻的扑过来,苏凉烟吓的大哭大叫,手脚并用的挣扎反抗。

苏志伟听到她的叫声,笑的狰狞而恐怖,“丫头,我们养了你五年,现在该是你报答我们的时候了。”

镇长的傻儿子撕破她的衣服,抱着她意图不轨。

苏凉烟一脚踹向对方下盘,在那傻子吃痛低呼的时候,快步冲出了苏家的大门。

“呜呜呜!”她咬紧唇,强迫自己不去回忆刚才发生的事。

脑子里很乱,整个人都是懵的。

“死丫头,你给我站住!敢踹镇长儿子,看我怎么收拾你。”身后传来气急败坏的吼声,是苏志伟追上来了。

苏凉烟咬紧牙关,不要命的朝前飞跑。

小镇的街道并不干净,大大小小的沙石块儿咯的她脚底板生疼。

可她忍住了疼,步伐坚定的朝派出所方向奔跑。她要报警求助,让警察叔叔把苏志伟夫妇抓起来。

“嘀嘀嘀!”当苏凉烟跑到交叉路口时,道路右侧突然急速驶来一辆越野车。

许是雨夜的缘故,越野车开着远光灯,又亮又刺眼。

苏凉烟抬起双手,本能的遮住双眼,却忘了避开这辆突然出现的车。

“吱嘎!”尖锐的刹车声,在雨夜显得格外刺耳。

苏凉烟还没明白发生什么事,就被堪堪停住的越野车撞倒在地上。

彼时,越野车内,司机吓的舌头打结,“顾……顾顾顾总,我撞人了!”

“死了么?”车后排座,顾修然凉薄的问出声。

司机结结巴巴的应道:“不不……不知道!我手脚发软,无法下车查看。”

“废物!”顾修然低斥一声,抓起车座底下的雨伞,快速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当他来到车前时,苏凉烟正抱着膝盖坐在地上瑟瑟发抖。

她衣不蔽体,上面穿着一件被撕开口子的背心,下面穿着一件卡通图案的小裤。

“你没事吧?”顾修然皱眉询问,声音冷漠的没有丝毫温度。

苏凉烟闻声抬头,由于逆光的缘故,导致她看不清男人的模样。

不过,听声音有一股浩然正气,应该是个好人。

她张张唇,想说自己没事。

可她才刚开口,一只大手就猛地拽住她披散的长发,“死丫头,看你往哪儿跑!”

“啊!”苏凉烟痛呼出声,觉得自己整张头皮都要被苏志伟拽下去了。

她惶恐的转过头,一眼望进苏志伟喷火的眸子中。她知道,如果被苏志伟抓回去,她这辈子就彻底毁了。

意识到这一点后,她猛地跪在顾修然面前,双手死死抱住男人的大腿,“先生,求你救救我!”

第2章 肩上的红色胎记

救她?顾修然无声冷笑。

他看起来很像多管闲事的人吗?

那厢,苏志伟见苏凉烟抱住陌生男人的大腿求救,忍不住怒火中烧起来。

他拽着苏凉烟的长发,用力将她朝家里的方向拖,“死丫头,跟我回去给镇长道歉,别在这儿丢人现眼!”

“不!”苏凉烟痛呼出声,双手死死的抱住顾修然不肯松开,“救我!求你救救我吧!”

她知道,一旦她松开双手,以后就会沦为镇长家傻儿子的生子工具。

顾修然一向薄情,不愿管别人家的闲事。而且他此刻有要事在身,并不打算逗留下去。

当他垂下眸子,想将女孩紧抱住他双腿的手掰开时,深邃的眸子突然触电般的眯了起来。

他借着车头灯,目光死死的钉在女孩白皙的肩膀上,只见那里有一块儿似火焰般的红色胎记。

“发什么呆?赶快把她的手掰开!”苏志伟火大的训斥气喘吁吁追来的妻子张春花。

张春花紧张的上前,一边掰苏凉烟的手,一边讪声对顾修然解释道:“先生,真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我女儿是个疯子,一到雷雨天气就脱光了衣服往外跑。”

苏凉烟哽咽着摇头,“不是的!我不是疯子,他们才是疯子,他们要把我卖给傻子……”

“又说疯话,你这个该死的臭丫头!”苏志伟扬手就朝苏凉烟的脑袋上打。

说时迟那时快,顾修然突然收起雨伞,重重的敲在苏志伟的额头上。

“啊!”苏志伟吃痛惊呼,捂着脑袋摔倒在地上。

张春花见状,顾不得抓苏凉烟,猴儿急的冲过去查看苏志伟的伤势。

顾修然伸出右手,轻挑起苏凉烟小巧尖细的下巴。

“……”苏凉烟被迫抬起头,与逆光而立的男人对视。

四目相对,苏凉烟什么都看不清,可是顾修然却把她的相貌看的一清二楚。

“呵!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顾修然眯紧眸子,唇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苏凉烟听不懂这话的深意,她只知道眼前的男人刚才出手教训了苏志伟。

她攥紧顾修然的裤子,可怜兮兮的哀求道:“先生,求你救我,求你带我离开这里!”

顾修然冷漠的俯视苏凉烟,出口的话与他的人一样冷漠,“我与你素不相识,为什么要救你?”

“……”苏凉烟噎住,整个人茫然无措的咬住唇角。

半晌,她缓缓松开双手,任凭眼泪混着雨水顺着脸颊滑落下去。

“我是个商人!”顾修然捏住苏凉烟的下巴,一字一顿的阐明事实,“商人不做亏本生意,你想让我救你,就得为此付出代价。”

苏凉烟重燃希望,眸子瞬间晶亮起来,“我会报答你的!只要你带我离开这里,就算是让我做牛做马,我也甘之若饴。”

她选择跟陌生男人做交易,为的是彻底摆脱苏志伟夫妇。

原本她是想报警的,可一想到苏志伟夫妇要将她卖给的人是镇长,她就莫名惶恐起来。

万一警察畏惧镇长的身份,不理会她的报警怎么办?

那她又要被苏志伟夫妇带回家,到时候,他们一定会将她卖给镇长。

而镇长会将她囚禁起来,直到她成功给傻子生儿育女为止。

而这样的结果,是苏凉烟万万不能接受的!

想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后,苏凉烟斩钉截铁的向顾修然表态,无论如何她今晚都要离开坪石镇。

顾修然满意的点头,“好!记住你的承诺,到车里坐着去吧。”

苏凉烟怔愣片刻,反应迟钝的道谢,“谢谢先生!”

她踉跄着站起身,激动欢喜的朝越野车奔去。

“等一下!”顾修然蓦地出声制止……

第3章 这个女孩我买了

苏凉烟面色僵硬,以为男人反悔了。

未曾想,顾修然拦住她的去路后,竟把身上的西服外套脱下来,严严实实的罩在了苏凉烟单薄的肩上。

“去吧!”他摸摸苏凉烟的头,声音依然清冷的没有温度。

但苏凉烟却觉得浑身暖融融的!她再次道谢,小心翼翼的爬到车后排座上。

苏志伟见苏凉烟爬到陌生男人的车上,心中升腾起不好的预感。

他拽着张春花,急步奔向越野车的后门,口中恼怒的对苏凉烟咒骂道:“小贱蹄子,你给我下来。翅膀长硬了是吧?敢跟老子对着干!等老子把你抓出来,非把你扒一层皮不可。”

“开价!这个女孩我买了。”顾修然挡在苏志伟面前,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苏志伟愣了一下,随即愤怒的瞪起眼睛,“你什么意思?”

顾修然惜字如金的给出价码,“五十万。”

“嘶!”苏志伟倒抽凉气,怀疑自己幻听了。

下一秒,顾修然继续加价,“一百万。”

“你……你逗我呢?”苏志伟觉得腿软,要靠张春花搀扶才能站稳脚跟。

一百万啊!农村小镇,这么多钱足够他盖一栋楼,买一辆车,再金屋藏娇养两个小老婆了。

要知道,镇长买苏凉烟,才只给他十万块钱啊!

顾修然见苏志伟双眼发直,嘴角咧到耳根子,就知晓这个价码对方很满意。

他掏出随身的钱夹,取出一张银行卡递过去,“这里是一百二十万!我要你作死她的身份,立一处像模像样的坟墓。日后若有人问起她,你就说她早已死亡,我不想花钱买个麻烦。”

顿了顿,他补充强调道:“如果你能做到,这一百二十万就都是你的。”

“能!我能做到。”苏志伟举手做发誓状,整个人亢奋的不得了。

他拽着顾修然,小声贼笑道:“我看的出来,先生是个明白人。我也不跟你绕弯子,这小贱蹄子的确是我从人贩子手里买来的。不过你放心,她被撞坏过脑子,以前的事情全都不记得了。”

“她失忆了?”顾修然低声呢喃,深邃的眸子看不出喜怒。

苏志伟连连点头,“对!但她一点儿都不傻,人还特别聪明呢。”

顾修然沉默不语,没人知道他心里想什么。

“咳咳!”苏志伟见顾修然不吭声,忍不住急躁起来,“先生,我们农村没有钱摆不平的事儿。你只管把人带走,明天我就让派出所给她出具死亡证明。日后不论谁问起她的事,我都一口咬定死掉了,绝对不会给你招惹任何麻烦,你看怎么样?”

问这话时,苏志伟伸出手,斗胆拽顾修然手里的银行卡。

顾修然没应声,也没松开手里紧攥的银行卡。

“先生……”苏志伟心里没底,试探着呼唤出声。

顾修然回过神,松开手里的银行卡,“很好!卡给你,密码是654321。”

苏志伟拿到银行卡,激动地心脏都快骤停了。

不过,他并未放顾修然离开,而是要求到提款机前核对真伪。

这种事情,顾修然当然不可能随行,所以是他的司机陪同苏志伟离开的。

顾修然坐到车上,浑身都被雨淋湿了。

他抽了几张面巾纸,动作优雅的在俊颜上擦拭。

“阿嚏!”突兀的声音,是苏凉烟打了个大喷嚏。

顾修然偏过头,看到小姑娘抱着他的外套,冷的浑身瑟瑟发抖。

他二话不说,起身探到前车座,将车内的暖气打开至最大。

一时间,阵阵热风快速在车内蔓延开来。

苏凉烟抿着嘴儿,声音细若蚊蝇,“谢谢先生。”

谢他?顾修然挑了挑眉。

呵!小白兔给大灰狼道谢,真有意思……

第4章 不让自己哭出声

半小时后,司机匆忙赶了回来。

他系上安全带,沉声向顾修然汇报道:“顾总,那对夫妻核对完卡里的金额,把整个提款机里的钱全都取出去了。”

顾修然没接言,继续保持背靠车后座闭目养神的姿势。

苏凉烟听到司机的话,眸子惊讶的瞪圆瞪大,“什么意思?我……他们……”

“他们把你卖了!”顾修然睁开眼睛,视线直勾勾的射向苏凉烟。

苏凉烟小嘴儿微张,泪水蓦地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滚落下来。

她慌乱无措的看着顾修然,奈何车内太昏暗,除了男人的轮廓什么都看不清楚。

顾修然抽了张面巾纸递过去,语气凝重的说:“如果你不愿跟我走,现在就可以选择下车。”

“……”苏凉烟接住面巾纸,贝齿死死咬住唇瓣,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下车吗?不!她不能下车。

正所谓,开弓没有回头箭。

刚才她向这位姓顾的先生求救,还承诺会做牛做马报答对方的恩情。

现在顾先生花钱从苏志伟手里买了她,她即便是真的选择离开,最起码也得偿还完这笔债。

“先生,您给了他们多少钱?”苏凉烟小心翼翼的问出声。

顾修然实话实说,“一百二十万。”

“一……”苏凉烟低声惊呼,差点咬破舌头。

她竟不知道,自己这么值钱!

顾修然捏着眉心,直言问道:“你是跟我走,还是在这里下车?”

“我跟先生走!”苏凉烟急切表态,不忘记立下誓言,“我会努力打工,早日还清先生的钱。”

“打工?”顾修然似乎听到什么趣事,说话的音调都明显愉悦起来。

司机趁机插话,“顾总,您和这位小姐全都湿透了,要不要到前面找个酒店入住?”

顾修然收起笑意,冷声下达指令,“原路返回,入住距离此地最近的酒店。”

闻言,司机惊讶的提醒道:“原路返回?可我们还没找到那人的线索……”

“不找了!”顾修然打断司机的话,再次进入闭目养神的状态。

凌晨时分,一行三人来到市区的盛泰酒店入住。

由于这里是小县城,酒店装修的很简陋。司机去前台交涉,只订到了一间豪华套房。

“顾总,只有一间豪华套房。”司机将房卡递给顾修然,准备给自己和苏凉烟开普通的单间。

然而,他刚转过身,就听顾修然淡漠的说道:“你订普通房吧!”

司机‘哎’了声,想说他和苏凉烟都订普通房。

可是话还没出口,就见顾修然拽着苏凉烟的小手儿快步朝电梯走去。

司机瞪大双眼,一副被雷劈到的样子,“天呐!千年铁树要开花了吗?顾总竟然……竟然主动牵女孩子的手?”

相较于司机的震惊,苏凉烟则是内心惶恐不安。

她错愕的被顾修然拽进电梯,然后一路带到酒店的豪华套房内。

整个过程,根本没给苏凉烟反抗拒绝的机会。

“砰!”当房门重重关闭时,苏凉烟终于惊觉发生了什么事。

她竟然被顾先生带回房了?可是,孤男寡女怎么能共处一室?

难道这位顾先生并非善人,而是欲行不轨的衣冠禽兽吗?

若真如此,她岂不是刚从虎穴逃出来,又落到了狼口之中?

苏凉烟脑洞大开,越想越觉得害怕。

鬼知道她之前抽什么疯,竟胆大包天的跟着陌生男人走了。

她挣扎着将小手儿从顾修然的掌心抽出来,结结巴巴的唤道:“先生,你……”

“脱!”顾修然打断她,吝啬的回了一个字。

苏凉烟脑子里‘轰’的一声炸开,“什么?你……你让我……”

顾修然转过身,语气不耐烦的催促道:“把你身上的衣服脱掉!”

第5章 火眼金睛的先生

“先生……”苏凉烟眼圈泛红,双手紧紧攥住身上的外套。

她很惶恐,垂着眸子不敢看顾修然。

顾修然皱眉催促道:“愣着干什么?赶快去泡热水澡,小心一会儿感冒了。”

他丢下这话,大步走到衣柜前,取出里面挂着的干净睡衣,强势塞到苏凉烟的怀里。

苏凉烟眨眨眼,迟钝的明白了顾修然想表达的意思。

她脸颊一红,抱着睡衣朝浴室走去。

二十分钟后,苏凉烟穿上睡衣,快步从浴室里出来。

她知道,顾先生浑身也湿透了,需要尽快泡一个热水澡。

彼时,顾修然站在窗边,正在给人打电话。

苏凉烟听到他沉声说道:“九十多斤!三围?唔,按照八十六,六十,八十八买。鞋子也给买一双,三六码和三七码都要。”

苏凉烟目瞪口呆,“……”

呃!这说的是她的身材比例吗?

她和顾先生素不相识,今晚是第一次见面。可这位顾先生,却能凭着火眼金睛判断出她的三围尺码?

莫名的,苏凉烟脸红起来,整个人无措的站在浴室门口。

那厢,顾修然报完尺码后便挂断手机。

一转身,恰巧对上苏凉烟涨红的小脸儿。

她刚洗完澡,脸颊粉粉嫩嫩的。一头及腰长发,柔顺的垂在身前,令她看起来像极了误落凡间的小仙女。

顾修然迈着长腿走过去,俊颜上平静无波。

倒是苏凉烟,第一次正视顾修然的相貌,整个人有些傻眼。

在此之前,她以为救她的男人是个中年大叔。

万万没想到,顾先生竟然这么年轻,看起来也就二十几岁的样子。

当然,年纪不是重点!重点是顾先生的相貌。

他星眉剑目,鼻子高挺,俊颜棱角分明,整个五官像是被精心雕琢过似的。

那张薄唇红润有光泽,丝毫不比女人的樱唇逊色。

苏凉烟不知该如何形容,只觉得看到顾修然的相貌后,她的脑子里飞快闪过一堆成语——

气宇轩昂,玉树临风,卓尔不凡,清冷俊逸!

“洗完了?”顾修然站定在苏凉烟面前,语气清冷低沉的询问出声。

苏凉烟回过神,弱弱的垂下脑袋,“是,先生,我洗完了。”

顾修然抬起手,在苏凉烟湿哒哒的头上摸了摸,“怎么没把头发吹干?”

“啊?”苏凉烟缩紧脖子,讪声应道:“哦,我……我没找到吹风筒。”

顾修然指了指床头柜上的电话,“你给前台打电话,让他们送过来一个。”

苏凉烟点头如捣蒜,不忘记催促顾修然去泡澡。

顾修然一进浴室,就看到一件内衣和一条卡通内裤,以十分招摇扎眼的方式挂在晾衣架上。

他别开视线,无奈地揉了揉眉心……

***

房间内,苏凉烟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这间豪华套房,只摆着一张双人大床,明显是给情侣准备的。

她猜不透顾先生的心思,所以不敢离开,也不敢钻进被窝睡觉。

不知站了多久,忽听外面传来阵阵清脆的门铃声,“叮咚!叮咚!”

“……”苏凉烟走到门口,透过猫眼看到顾先生的司机站在外面。

她放心的打开门,想把司机放进来。

司机将大包小包的东西递给苏凉烟,双手摆的很有规律,“不用,我不进去了,这些是顾总要的东西。”

丢下东西后,司机体贴的帮苏凉烟关上房门,然后屁颠颠儿的溜之大吉。

苏凉烟放下包裹,一件都没敢乱动。

片刻后,顾修然从浴室里走出来。

他看到地上多出的大包小包,淡声招呼道:“把属于你的挑出去。”

“好!”苏凉烟乖乖应声,蹲在地上分拣属于她的包裹。

她如此乖顺,惹的顾修然垂眸看了一眼。

这一看,可不得了!

但见苏凉烟宽大的睡衣领口滑落下去,刚好露出她白嫩肩头上那抹红色的胎记。

顾修然眸光紧了紧,突然拽起蹲在地上的苏凉烟,将她狠狠的按在身后的墙壁上……

第6章 强忍咬她的冲动

“先生?”苏凉烟被吓了一跳,惶恐不安的呼唤出声。

顾修然将头埋在她肩上,强忍住不咬下那抹红色胎记的冲动。

“……”苏凉烟紧张的心脏都快从嗓子眼儿跳出来了。

她双手无助的撑在顾修然身前,不准他紧贴在自己的身体上。

由于距离太近的缘故,苏凉烟能清楚闻到顾修然身上清爽的味道,还能感受到他鼻腔呼出来的气息。

那些气息喷在她颈间,热热的,痒痒的!

她难受的缩紧脖子,整个人看起来分外可怜,“先……先生,你怎么了?”

顾修然松开她,不想浪费唇舌解释自己失控的原因。

可苏凉烟瑟瑟发抖,像一只被吓坏的小兔子……

无奈之下,顾修然抬起手,佯装关切的在她额头探了一下,“你脸很红,我以为发烧了,看样子并没有。”

他丢下这话,转身走到窗边点了一颗烟,好像刚才情绪失控的男人不是他。

苏凉烟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对顾修然的话坚信不疑。

她重新蹲在地上,将属于自己的包裹挑出来,然后到浴室里穿上新买回来的内衣裤。

再出来时,顾修然正坐在床头摆弄手机。

眼见苏凉烟出来了,顾修然随手掐灭烟蒂,冲苏凉烟招呼道:“过来。”

苏凉烟听话的上前,等待顾修然的指示。

“睡觉!”顾修然掀开被子,示意苏凉烟与他同床共枕。

苏凉烟惶恐的拒绝,“不!顾先生,我……我打地铺就行了。”

“打什么地铺?这是双人床,难道睡不下瘦瘦小小的你么?”顾修然扣住苏凉烟的手,不准她落荒而逃。

苏凉烟强迫自己镇定,语气严肃的向顾修然表态,“顾先生,我很感谢您救了我。我一定会报答您的恩情,但这种报答方式……请恕我无法接受。”

顾修然见她一副被强迫的委屈样儿,忍无可忍的咬紧牙关,“你在乱想什么?我对未成年的青豆子没兴趣!”

苏凉烟听到这话,不假思索的辩驳道:“我成年了!今天刚过的十八岁生日。”

闻言,顾修然直接将她推在床上,整个人如猛虎下山般压过去。

“不要!”苏凉烟抵住顾修然的胸膛,紧张的舌头都在打结。

顾修然眯紧眸子,阴声质问道:“不要?你跟我强调已成年,不就是想暗示我对你做点儿什么吗?”

苏凉烟吓的眼圈泛红,泪珠儿说掉就掉,“没有!不是这样的,我……”

“不禁逗!”顾修然打断她想说的话,动作利落的从苏凉烟身上翻下去。

苏凉烟仰躺在床上,半晌才意识到顾修然刚才说了什么。

他说她不禁逗?所以,顾先生是故意逗弄她的吗?

苏凉烟惴惴不安,心中对顾修然充满好奇和猜疑。

这位顾先生,从苏志伟夫妇手中,花一百二十万巨款买下了她。

可她一介孤女,十三岁之前的记忆全是空白的,哪里值得顾先生花这么多钱买呢?

除非……除非他图谋不轨,想买她当暖床的禁脔!

这个念头刚闪过脑海,就被苏凉烟毫不迟疑的排除了。

顾先生气质非凡,身份尊贵,应该不是心怀鬼胎的卑鄙之徒。

但苏凉烟清楚记得,她之前求救的时候,顾修然是这样跟她说的——

“商人不做亏本生意,你想让我救你,就得为此付出代价!”

只不知,这个代价到底是什么呢?

若真是觊觎她的身体,刚才顾先生完全可以用武力强迫她。

她无缚鸡之力,根本不是顾先生的对手。

但顾先生没有强迫她,足以说明他不是欲行不轨的坏人。

那么,问题便回到了原点。

顾先生为什么花巨款买她?难道是因为钱多的花不完吗?

这个问题,在第二天的下午得到了答案……

第7章 在她胎记上纹身

江城,是一座美丽繁华的城市!

当司机驶入市中心时,顾修然命他在路边停车。

“你走吧!我自己开回去。”顾修然将司机打发走,示意苏凉烟坐到副驾驶位置。

一路驱车抵达刺青会馆后,顾修然解开安全带,侧身看向乖巧而坐的苏凉烟。

“昨晚救你时,你曾承诺会报答我的恩情。”他一开口,就直奔主题。

苏凉烟心中咯噔一声,面上却强装淡定,“是!先生救了我,我理应报答您。”

默默补充一句,如若超越底线,她绝对不会答应。

正暗想着,就听顾修然淡声说道:“我要你在肩膀的胎记上刺一个纹身。”

“呃……”苏凉烟有些傻眼。

她想过各种报答的方式,甚至告诫自己哪些可以做,那些抵死不能做。

可她万万没想到,顾修然提出的报答方式,竟然是在她肩膀的胎记上刺一个纹身。

苏凉烟纠结的绞弄手指,不敢正视顾修然的眼睛,“顾先生,我能问为什么吗?”

她十三岁之前的记忆是空白的,本以为如苏志伟夫妇所言,是从墙头摔下来导致的失忆。

但她不是苏志伟夫妇生的孩子,摔伤失忆的说法就不可能是真的了。

而苏志伟说苏凉烟是他从人贩子手里买来的,那说明她在这个世上还有其他亲人。

她没有记忆,肩膀上的胎记,是她和亲人相认的唯一凭证。

若她在胎记上刺纹身,就等于毁掉与亲人相认的机会。

这让苏凉烟很为难!

最令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顾修然为什么要在她的胎记上刺纹身呢?

狐疑间,顾修然简洁明了的给出答案,“太丑,碍眼!”

短短四个字,直戳苏凉烟的心脏。

太丑?碍眼?原来,她肩上红似火焰的胎记,对顾先生而言是碍眼的丑东西?

若真是这样,那她的确应该毁掉,免得亵渎了救命恩人的眼睛。

反正她没有过往记忆,也不知道该怎么寻找亲人。

这块证明身份的胎记,似乎帮不到什么忙。

毕竟,她不能在毫无线索的情况下,看到人就亮出肩膀上的胎记,询问对方有没有肩带胎记的亲人。

想通这一点,苏凉烟弱声应道:“那就……”

“你可以拒绝!”顾修然在苏凉烟开口的同时,抢先给了她另一个选择。

苏凉烟毫不迟疑的说:“我听先生的。”

顾修然挑起眉,语气生冷的提醒道:“不准反悔!”

“……”苏凉烟抿紧嘴儿,重重的摇了摇头,“不反悔。”

十几分钟后,置身在刺青会馆内的苏凉烟疼的浑身发抖,眼泪像豆子般一颗颗的滴落下来。

顾修然找的是刺青会馆内的大师父,据说有二十多年的刺青纹身经验。

这位大师父得知苏凉烟要在胎记上刺永久纹身,当下表态这种类型是无法打麻药的。

因为打麻药会影响纹身效果,对日后的伤口恢复极为不利。

顾修然并未询问苏凉烟的意见,直接一锤定音道:“不用打麻药,给她刺一朵玫瑰花。”

大师父得令,示意苏凉烟坐直身子,在她口中塞了一块儿白手巾,免得她吃痛后咬破嘴唇。

这之后,便正式开始纹身的过程。

初始,大师父割线的时候,苏凉烟忍住了疼。

后来,大师父上色的时候,苏凉烟疼的呜咽出声,浑身抑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别动,会影响上色效果!”大师父不悦的呵斥,手上动作一刻未停。

苏凉烟低声抽泣,正疼的难过无助时,忽见一双大手伸过来,将她紧攥成拳的小手儿包裹在掌心之中……

第8章 被吓的投怀送抱

那双大手的主人,是救她于水火之中的顾修然。

他紧紧握着苏凉烟的小手儿,什么怜香惜玉的话都没说。但那宽厚温暖的手掌,却莫名给了苏凉烟坚持下去的勇气。

纹身的过程很漫长,小小的一朵玫瑰花,从割线到上色,足足折腾了两个小时。

临近尾声之际,苏凉烟疼的冷汗淋漓,整个人虚脱的靠在顾修然的怀里。

顾修然帮她拭去额头的冷汗,沉声低问道:“后悔吗?”

“没……”苏凉烟眨眨眼,可怜巴巴的否认。

虽然纹身很疼,但她并未后悔。

傍晚时分,大师父起身收工,结束了漫长的纹身过程。

苏凉烟侧目看过去,但见自己白皙圆润的肩头上,赫然呈现出一朵红艳诱人的玫瑰花。

“很美!”顾修然瞄了眼,毫不吝啬的赞叹出声。

苏凉烟垂下眸子,被夸的手足无措。

“能走吗?”顾修然紧接着问出声。

那关切的样子,好像苏凉烟摇摇头,他就会将人抱起来似的。

苏凉烟轻点头,声音软糯却显得格外坚强,“我能走。”

两人离开刺青会馆后,顾修然驱车直奔郊区外的小青山。

他在半山腰建了一幢别墅,偶尔忙里偷闲会到别墅小住几天。

天彻底黑下来时,越野车开进别墅大院,稳稳的停在了宽敞的车库内。

“汪汪!”苏凉烟刚下车,就被一只肥硕庞大的狼狗扑在车门上。

那狗耷拉着长长的舌头,眼看就要舔在苏凉烟的脸上了。

苏凉烟下意识的捂住脸,吓的惊声尖叫起来,“啊!”

“momo,走开。”顾修然呵斥一声,快步从车前绕过来,将扑在苏凉烟身上的大狼狗推开。

苏凉烟吓的手脚发软,直接不管不顾的拱到顾修然的怀里。

顾修然伸手抱住她,好言安抚道:“别怕!它不咬人。刚才扑到你身上,是在向你撒娇示好。”

“嗷呜!”被唤作momo的大狼狗仰头嚎叫,似乎在赞同顾修然的说法。

苏凉烟心有余悸,双手僵硬的抱着顾修然不肯放开。

“胆小鬼。”顾修然低叹一声,猛地拦腰将苏凉烟抱了起来。

苏凉烟瞪大眼睛,双手下意识的圈住顾修然的脖子。

“汪!汪汪!”momo大狼狗见主人抱走它的新玩具,当即不高兴的乱吼乱叫起来。

是的!作为一只高智商的大狼狗,momo早已将主人带回来的小姑娘当成新玩具了。

顾修然抬脚踹开挡路的momo,语气不悦的斥道:“好狗不挡路。”

“嘤嘤嘤!”momo夹着尾巴躲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顾修然……怀里抱的苏凉烟。

苏凉烟听到momo假哭的声音,忍不住扭头看了一眼。

说不好奇是假的,这狗成精了吧?竟然会装小孩子的哭声。

一人一狗,四目相对。

momo亢奋的伸出舌头,冲苏凉烟友好的汪汪叫。

苏凉烟缩紧脖子,可怜兮兮的将头埋在顾修然的怀里,怎么看都觉得大狼狗好像要吃她。

“momo喜欢你。”顾修然一边朝前走,一边陈述事实。

苏凉烟:“……”

这个喜欢,是指将她吃掉吗?

狐疑间,又听顾修然继续说道:“以后就由你负责momo的饮食起居。”

“我……”苏凉烟咂舌,第一反应就是拒绝。

可她刚开口,就被迎面走来的半百老伯抢走了话语权。

“先生回来了啊?这位小姐是……”半百老伯看到顾修然怀里抱的小姑娘,眼睛直接绽放出喜悦的光芒。

顾修然顿住脚步,淡声解释道:“她叫苏凉烟,暂时住在这里,负责momo的饮食起居,九月开学后就会离开。”

闻言,苏凉烟眸光一亮,心口噗通噗通的乱跳起来。

顾先生说,她暂时住在这里,九月开学就离开了?

这话的意思是,他要资助她完成学业吗?

小说

遇到他之前,她为了叶晟泽可以不顾一切,哪怕清白。

2021-1-3 14:17:10

小说

传言沈家大小姐命硬克夫,小时候定娃娃亲男方大病一场差点丧命

2021-1-3 14:19:5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