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他之前,她为了叶晟泽可以不顾一切,哪怕清白。

遇到他之前,她为了叶晟泽可以不顾一切,哪怕清白。遇到他后,他将她堵住逼问:“你还想继续等着他回头?”苏映雪涩涩一笑:“我没那么犯贱。”……传言商界霸主厉封爵为了一个女人不顾一切,众叛亲离。窝在他的臂弯中,苏映雪娇笑:“厉先生,你怎么看?”后来,A市所有人提起她时,都是鄙夷又艳羡的。因为她是他唯一的恋人。
遇到他之前,她为了叶晟泽可以不顾一切,哪怕清白。

第1章 真是狠心

办公室里,苏映雪低着头,指尖快速地在键盘上跳跃着。余光瞥到放在桌上的报纸,指尖泛白,心脏的位置还是忍不住疼着。

报纸最醒目的版块上,一个高大帅气男人,当街和一名身材惹火的女孩热吻。虽然拍得不是很清晰,但她却能一眼将他认出。

“映雪姐,下班啦。”小悦的声音传来,打断她的思绪。

苏映雪收回心神,仰起头,浅笑地说道:“我还有点事情,做好再回去。”

闻言,小悦笑着说道:“嗯,好的,那我先走咯,明天见。”说着,小悦和其他同事一块离开。

收回心神,继续投入工作中。只有这样,才能麻醉自己。滴滴答答,时针指向十点。苏映雪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拎起包包离开。

站在路旁,苏映雪双手抱胸,在那等待着少有的车辆。

一辆黑色布加迪威龙缓缓地靠近。“老板,那不是叶少的妻子苏小姐吗?”司机老李瞧着那白色的身影,对着身后的男人说道。

厉封爵睁开眼眸,如冰般阴冷的视线落在寒风中不停颤抖的素白上。“老板,这大晚上的,苏小姐在这打车不方便,不如送她一程?”老李微笑地建议。

收回视线,厉封爵重新闭目眼神,冷淡地开口:“不用。”

老李透过后视镜瞧着自家老板全然不在意的神情,小声地嘀咕:“真是狠心。”

车子从她的身边行驶而过,厉封爵随意地睁开眼,淡淡一瞥,最终依旧没有停下车来。

回到家中,苏映雪疲惫地打开大门。站在玄关,视线紧紧地盯着地上的那双女士高跟鞋,大脑嗡嗡作响。这个点,有女人?

心中警铃大作,紧握着拳头,苏映雪咬着嘴唇,快速地朝着楼上卧室跑去。每走一步,心脏的疼痛就会多一分。站在门外,紧握着门把,苏映雪的身体忽然颤抖。

隐隐约约听到屋内传来高亢的声音,苏映雪猛然用力,将房门推开。当看到眼前的情景时,苏应雪只觉得血液倒流,被人狠狠地重击。

偌大的双人床上,苏菱儿全身赤果地躺着,纤细的双腿缠着他的腰。叶晟泽趴在她的身上,一次次地撞击。听到开门声,叶晟泽回头。汗水落在他的发上,充满着野性的气息。

泪水毫无预兆地落下,苏映雪冲上前,气愤地给了叶晟泽一个巴掌:“叶晟泽,你混蛋!这是我们的婚房,你怎么能带她回来,怎么可以!”

瞧着她崩溃的模样,叶晟泽无动于衷。双手一个使劲,苏映雪重重地摔倒在地。手肘传来一阵疼痛,却不及心痛的万分之一。为什么,偏偏是苏菱儿……

看到她痛苦,苏菱儿的心里那个得意。坐起身,拉着叶晟泽的手,娇媚地说道:“晟泽,我还想要。”

叶晟泽没有回应,从床上下来。见状,苏菱儿虽然不满,却还是拿起外套,批在自己身上,起身,来到苏映雪的面前。

看着苏菱儿脖子上暴漏的吻痕,苏映雪眼前浮现苏菱儿与叶晟泽激烈热火的场面,心脏的位置阵阵抽痛。瞧着那一副胜利者的姿态,苏映雪更是怒火中烧:“苏菱儿,他是你姐夫!”

第2章 至少她没替别人生过孩子

这些年,叶晟泽不停地在外面找女人,勾搭成奸,她努力隐忍。只是她不曾想到,他竟那么大胆,与苏菱儿,她的妹妹暗通沟渠,甚至发展到家里的地步。

轻笑出声,苏菱儿嘲弄地说道:“姐夫……姐姐,难道你不知道,现在姐夫和小姨子的关系,是最让人觉得暧昧的吗?”

叶晟泽兀自搂着苏菱儿的纤腰,凉凉地看着她。见状,苏映雪愤恨地看着他:“叶晟泽,你真无耻!”

叶晟泽低下头,在苏菱儿的脸颊上亲了一口,鄙夷地说道:“既然你不能满足我,我想找谁,那是我的自由。”

揪住他的衣领,苏映雪激动地吼道:“为什么偏偏是苏菱儿!!”

叶晟泽蹲下来,捏住她的下巴,冷笑地回答:“为什么?至少她比你干净,至少她没替别人生过孩子。映雪,我要把你加注在我身上的痛苦,百倍地还给你。”

面容苍白如纸,苏映雪满目悲伤:“三年了,还不够吗?晟泽,当年的事……”

“够了!我不希望听到任何关于那个男人的事!映雪,别说三年,三十年都不够!我会用一辈子的时间好好折磨你,除非我死,否则你休想得到自由。”叶晟泽咬牙切齿地说道。

转过视线,看着依旧维持着刚才那姿势的苏菱儿,苏映雪只觉得一阵恶心。艰难地从床上站起,抹去脸上的泪,颤抖地说道:“晟泽,我们离婚吧。”

三年来,她没办法绝望。因为她相信,他的心里至少有她。只因为这三年,他不曾把女人公然带回家里。而今晚,他却将苏菱儿带回,甚至在他们的床上欢爱。越是想着,越是痛得无法呼吸。

叶晟泽捏住她的肩胛骨,恨不得将她捏碎:“我说过,这辈子我们注定相互折磨。我痛苦,你也别想好过!”

曾经的爱越深,如今的恨便越重。叶晟泽冷哼一声,重新回到床上,继续未完成的游戏。

苦涩一笑,苏映雪转身,重心不稳地朝着外面走去。听着身后传来的声音,苏映雪的脑袋一疼。眼前一黑,身体往前倾斜。

听到外面传来砰的声音,叶晟泽立即停止动作。迅速地跑出来,当看到眼前的情景时,呼吸一滞……

鼻尖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苏映雪缓缓地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白色的世界,大脑有瞬间的空白。努力地坐起身,才发现这是医院。

护士看到她,微笑地说道:“叶太太你醒啦,你严重贫血,需要卧床休息。”

苏映雪没有说话,眼前浮现出晕倒前的情景。掀开被子,刚准备下床,却见苏菱儿拎着香奈儿的包包,笑眯眯地走入病房。

看到她,苏映雪阴沉着脸,步履虚晃地作势离开。“苏映雪,看你这苍白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活见鬼了。”苏菱儿嘲笑地说道。

停住脚步,苏映雪愤愤地说道:“不要脸。”

拉住她的手臂,转过身看着她,苏菱儿笑眯眯地说道:“我不要脸?苏映雪,你应该谢谢我才是。晟泽和我在一起,至少会念及你是我姐,不会把你休了。”

第3章 小叔,能当没见到我吗?

扬起另一只手,苏映雪直接给她一巴掌。苏菱儿瞪眼,同样回她一耳光。脸颊上一阵火辣辣,苏映雪讽刺:“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如果你真把我当姐姐,你就不会上他的床。”

轻蔑地笑出声音,苏菱儿鄙夷地说道:“姐姐?你配吗?苏映雪,你可真有能耐,连自己都老公都守不住。既然你不能让他满意,只能我来咯。”

“呸,无耻。”苏映雪双眼充着血,恨不得将她撕裂。不想继续在这恶心,苏映雪径直走向房门。

眼瞧着她要离开,苏菱儿悠悠地说道:“苏映雪,就算你光着身体躺在床上,他也不会看你一眼。与其守寡,不如识相滚蛋。”

身体顿住,苏映雪咬着牙齿:“我的事,不需要你操心。”说完,苏映雪快步离开。

迷情酒吧,苏映雪坐在吧台上,单手支撑着脑袋,一杯接着一杯,不住地喝着酒。似乎只有这样,心痛才会减轻一些。

脑子昏沉沉的,苏映雪的眼前浮现出泛黄的片段。那一年,他亲吻着她的额头,温柔地告诉她,会用一辈子好好呵护她,爱着她。如今言犹在耳,彼此却回不到从前。

大口地喝着,苏映雪带着哭腔地说道:“晟泽,为什么……为什么不能原谅我……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

厉封爵从包厢里出来,靠在走廊的墙壁上休息。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厉封爵蹙眉,脚步平稳地走上前。

眼前出现一个黑影,瞧见那冷漠刚毅的面庞,苏映雪一惊,立即站起身,朝着来人鞠躬:“小叔。”

昏暗的灯光下,映衬着她的脸颊尤为粉嫩。浓郁的酒香扑鼻而来,厉封爵的眉头皱着:“喝酒了?”

面对长辈,苏映雪显得紧张。摇晃着双手,有些焦急地说道:“麻烦不要告诉爸妈,我不想惹他们生气。小叔,你怎么在这?”

单手抄在裤袋里,厉封爵淡淡地回应:“应酬。”

轻轻地噢了一句,苏映雪搓着双手,忐忑地说道:“小叔,能不能当做没有见到我?”

嗯一声,厉封爵便朝着包厢走去。

站在原地,直到他离开,苏映雪这才悄悄地松了口气。厉封爵是叶晟泽的小叔,一个月前见过一次。那个时候她便知道,他是个冷酷的男人,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遇上。

趁着脑子有点清醒,苏映雪拿起包包结了账,瞧了眼时间,便虚晃地走向大门口。转角的地方,厉封爵停住脚步,看向她的背影。

苏映雪走出酒吧,看着眼前的分岔路,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去哪里。与叶晟泽的家,她不想回,而娘家……苦涩地笑着,她悲哀地发现,偌大的A市,竟没有属于她的地方。

驻足许久,苏映雪干脆一屁股坐在台阶上,环抱着手臂,安静地看着人来人往的大街。渐渐地,酒劲上来,苏映雪的脑袋越来越沉,很快便进入梦乡之中。

厉封爵应酬完,淡漠地走出酒吧。揉按着太阳穴,一边让老李将车开过来。走出一段距离,厉封爵忽然停住脚步,回头看向坐在台阶上熟睡的人儿。

夏夜的晚上有点凉,苏映雪瘦弱的身子自然地蜷缩。如瀑的长发随意散落,精致的五官染上酒后的绯红。

在原地停留了半分钟,厉封爵转身,来到她的面前。“苏映雪。”厉封爵清冷的声音传来。

苏映雪依旧沉浸在睡梦中,完全没有清醒的想法。见状,厉封爵蹲下,推了下她的肩膀。苏映雪迷迷糊糊地抬起头,醉眼迷蒙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晟泽……”

第4章 小叔收留

听着那酥软的声音,厉封爵习惯性地皱起眉头。“回家。”厉封爵简洁地甩出俩字。

回家……用力地摇晃着脑袋,苏映雪难过地说道:“我不要回家……我不要看到你和别人在一起,我不要回家……”

说着说着,苏映雪呜呜地哭泣着。此刻的她像极了被人抛弃的孩子,显得十分无助。

厉封爵刚准备打电话给叶晟泽,便听到她哽咽地喃喃自语:“晟泽,求求你,不要恨我,好吗?当初我那么做,只是想让你活着,让爸妈度过危难。晟泽,为什么你不肯原谅我……”

听到这句话,厉封爵的动作停顿住,眼前浮现出三年前,第一次见她的情景。

记起秘书调查来的资料,他的眼中闪烁着什么。“无论你怎么折磨我都可以,求你……不要再和那些女人联系好吗?我的心好痛……”苏映雪哭着央求。

厉封爵不语,瞧着她的狼狈模样,弯腰,直接打横将她抱起。苏映雪的眼睛微合着,沉浸在痛苦的深渊中无法自拔。

打开车门,厉封爵动作并不温柔地将她塞入后座中。老李看到这画面,关心地询问:“老板,苏小姐这是……”

坐在她的身侧,厉封爵面无表情地命令:“开车。”

老李本想问去哪的,想了下,便直接开着车,朝着厉封爵的别墅而去。苏映雪蜷缩着身体,本能地朝着温暖的物体而去。泪水挂在她的睫毛上,微微地抖动着。

低下头,看着正抱着他手臂的女人,厉封爵本能地皱眉,却没有将她推开。这个女人与三年前相比,变化了许多……

当晨曦的温暖洒落在身上,苏映雪缓缓地睁开眼眸。瞧着天花板,脑子有瞬间的空白。坐起身,查看着房间的摆设,迅速地低下头。瞧见身上的衣服还在,这才松了口气。

敲门声响起,一名佣人走了进来,恭敬地说道:“苏小姐,早餐已经准备好,请前往餐厅享用。”

苏映雪看着她,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问道:“请问,这是哪里?”

十分钟后,苏映雪一脸紧张地走下楼。看着客厅里正在翻阅财经报的某人,心脏砰砰地跳动。来到他的面前,苏映雪朝着他行礼:“小叔好。”

淡淡地扫了她一眼,厉封爵面无表情:“睡得怎样?”

双手放在身前,显得有些拘谨,苏映雪浅笑地开口:“睡得很好,多谢小叔收留我。”昨夜喝得太多,很多事情都不记得。

厉封爵合起报纸,站起身,平静地看着她:“吃完送你回去。”

回去……一想到会看到叶晟泽,苏映雪的胸口便微痛着,勉强挤出笑容:“不用,我自己可以回去。”

厉封爵没有坚持,淡然地开口:“去吃饭。”说着,率先往前走去。

才刚走出几步,苏映雪忽然觉得肚子疼得厉害。弯着腰,痛苦地捂着肚子。瞧着身后没声音,厉封爵回头。看到她的动作,厉封爵来到她的面前:“怎么了?”说话间,厉封爵曲着腿。

苏映雪抬起头,刚要回答,嘴唇落在他的下巴上。瞬间,整个身体僵硬着,苏映雪惊愕地瞪大眼睛。

厉封爵同样没有料到,神情有片刻的呆滞,却又极快地反应过来:“哪里不舒服?”

脸颊上跳跃着两朵绯红,苏映雪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没……没事,有点胃痛。”

忽略掉她的不自然,厉封爵淡淡地说道:“以后少喝点。”说完,平静地走向餐厅。仿佛刚才的意外,不曾发生过。

第5章 气出内伤

用过早餐,苏映雪便急匆匆地与厉封爵告别,离开别墅。只是当她瞧见眼前这条盘山公路时,心中感慨万千。“我真是作死啊,走路回去要没命啊!”苏映雪无限怨念。

约莫走了半小时,苏映雪只觉得双腿不是自己的。停在路旁,刚准备脱下高跟鞋狂奔时,布加迪威龙停靠在她的面前。

车窗摇下,厉封爵注视着前面,低沉地开口:“上车。”

为了保住自己的双腿不残废,苏映雪犹豫两秒,终于坐上车。厉封爵是个沉默的男人,一直将她当成空气,翻阅着文件。

苏映雪有些紧张,刚准备调整姿势时,老李忽然一个急转弯,苏映雪没有任何防备,整个人摔到厉封爵的身上。“啊……”苏映雪一声惊呼。

浅淡的馨香毫无预兆地扑入鼻腔,厉封爵心神一荡。低下头,嘴唇吻上她的发,气氛显得十分暧昧。苏映雪惊恐地瞪大眼,感受着温热的男性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

反射地离开他的怀抱,苏映雪连连道歉:“小叔对不起对不起……”

故作镇定地别开视线,厉封爵淡然地开口:“没事。”

苏映雪紧紧地抓着车门的扶手,为了避免尴尬,视线一直注视着窗外。车子停靠在公司附近,苏映雪这才说道:“小叔谢谢你,再见。”

厉封爵随意地嗯了一声,算是回应。走出车子,苏映雪便快速地朝着公司的大楼跑去。手机振动响起,厉封爵按下接通。

“总裁,股东都在等着,您什么时候能到?”总裁秘书陈兴凡满是焦急地问道。

靠在座椅上,厉封爵简明扼要地回答:“十分钟内。”

听到这回答,老李一惊,立马踩上油门。车子咻地一声,快速地在马路上驰骋着。十分钟赶到公司?这可是个大挑战!

来到易天公司,苏映雪快速地在办公桌旁坐下。不过一分钟,便召开会议,苏映雪等一众设计师纷纷前往会议室开会。

大学时期,苏映雪主修的就是室内装潢设计。大学毕业之后,便进入易天公司实习。三年的时间,苏映雪已经顺利成为易天公司一名优秀的设计师。

助理小悦来到她的身边,瞧着她的脸颊,惊呼道:“映雪姐,你的脸颊怎么肿了,被打了吗?”

闻言,苏映雪抬起头,眼前浮现出昨晚的情景。“没有呢,昨晚水喝太多了。”苏映雪故作平静地说道。一想起叶晟泽,她的心便止不住地痛。

随意地拿起桌面上的报纸,当看到画面头条时,整个人瞬间僵硬。画面上,叶晟泽和一名女人在黑暗的地方做着激烈的运动。由于拍摄的角度,不能看到女人的脸,她却知道是谁。

“这叶晟泽长得好,不过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听说他结婚了,却没人知道他的老婆是谁。如果他老婆看到这些新闻,指不定要气出内伤。”小悦看着报纸,说道。

紧紧地握着拳头,苏映雪咬着嘴唇,没有说话。仰起头注视着天花板,努力不让泪水落下。明明决定要放弃,为什么看到新闻,却还是会心痛?

手机振动传来,将她的情绪收回。瞧了眼号码,苏映雪呼吸一窒,连忙按下接通:“喂,妈妈……”

下班后,苏映雪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到叶氏大宅。“妈。”走入屋内,来到坐在沙发上的叶夫人跟前,苏映雪轻声地唤道。

看到她,叶夫人露出一脸的不悦,训斥地说道:“你还有脸来?看看这新闻,你是要给叶家丢脸吗?就算要做,也是回到家里,把门帘拉上。”

第6章 结婚三年

看了眼报纸,苏映雪面色苍白,苦涩地说道:“照片里的人,不是我……”

叶夫人先是一愣,随后怒意更深地说道:“你是晟泽的妻子,他却还在外面找女人,你就不该反思下?苏映雪,没本事抓住男人的心,就早点滚蛋,别霸占着位置。”

指甲抠进肉里,隐隐地疼,苏映雪却没有反驳。“结婚三年下不出一个蛋,难怪晟泽要出去找女人。”叶夫人冷冷地说道,“要再生不出儿子,给我滚出叶家。”

心里在滴血,苏映雪却没办法反驳。三年来,叶晟泽不曾碰过她,又怎么能生下孩子?低着头,默默地承受着她的训斥。

就在她以为还要无休止地遭到辱骂时,低沉的声音传来:“生孩子是两个人的事情。”

惊讶地抬起头,转身看向站在玄关处的男人,苏映雪的心里一惊。厉封爵单手抄在裤袋里,掠过她,走向屋内。

看到他,叶夫人立马堆满笑意,站起身:“封爵,今儿个你怎么有空回来啦?”

神情冷然,厉封爵平淡地回应:“爸爸有事让我回来。”留下这句,便径直朝着楼上走去。

确定他离开,叶夫人朝着苏映雪瞪了一眼:“今晚留在家里住,如果还不能怀上孩子,到时给我识相点。”

苏映雪渐渐地松开紧要的嘴唇,却只是苦涩一笑。

晚上,叶晟泽果然回到叶家吃饭。看到她,露出一脸的嫌弃:“你怎么在这?”

叶擎扫了自家儿子一眼,不满地说道:“她是你老婆,在这有什么不对。晟泽,以后少给我惹出幺蛾子,叶家的脸都被你丢尽。”

叶老爷子瞧着苏映雪,和蔼地说道:“映雪,你那么瘦,多吃点。”

朝着他点头,苏映雪感激地说道:“谢谢爷爷。”

用过晚餐,苏映雪与叶晟泽一同回屋。将房门关起,叶晟泽冷冷地说道:“别给我露出这种丧气的表情,看着就烦。映雪,今晚给我睡客房。”

自从知道他很早就睡了苏菱儿,苏映雪便心死。这些年,她以为自己能够承受,却原来是那样不堪一击。

从包包里取出事先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苏映雪淡淡地说道:“晟泽,我们离婚吧。”

惊愕地看着那已经签了名的离婚协议,叶晟泽的瞳孔微睁:“你是认真的?苏映雪,你说过你会一直等我原谅你,弥补我?怎么,现在就要放弃了?”

扬起头,瞧着眼前熟悉而陌生的男人,苏映雪勉强挤出一抹笑容:“对不起,我后悔了。你认定我是那么脏,我再等待也没意义。你那么喜欢苏菱儿,我就成全你。”

尾音还未落下,叶晟泽直接将她压在床上,愤恨地说道:“你休想!我说过,这辈子你都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曾经我多爱你,现在就有多恨。”

泪水模糊视线,苏映雪哽咽地说道:“你和别人在一起的时候,有没考虑过我的感受?我以为我可以等到你回头,结果我还是办不到……”

“那你躺在另一个男人的身下,为他怀孕生孩子的时候,你有没想过我是你丈夫!苏映雪,你真犯贱!”叶晟泽嘶吼地说道。他不愿提起,不愿让自己的伤口一次次地流血。

泪水不住地滚落,苏映雪摇晃着脑袋,不住地说道:“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晟泽,我和那个人……”

第7章 这是说谎的代价

啪地一声,响亮的巴掌落在她的脸颊上,顿时红肿。粗鲁地打断她的话,叶晟泽像极被惹怒的狮子:“闭嘴,我不准听你提起那个男人!就算是死,你也是我叶晟泽的鬼,我要让你一生痛苦!”

说话间,叶晟泽拿起离婚协议书,撕得粉碎。“滚!”指着门口,叶晟泽命令地说道。

苏映雪从床上起来,捂着脸颊,夺泪而出。看着她的背影,叶晟泽紧握着拳头,一拳用力砸在墙壁上。充血的眼睛里,带着说不出的痛苦。三年来,他不停地伤她,自己却也痛着。

流着眼泪跑到院子里,苏映雪蹲在地上,双手抱着腿,呜呜地哭泣着。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害怕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不知道哭了多久,低沉的嗓音传来:“为什么每次见到你,你都在哭。”

苏映雪缓缓地抬起头,泪眼婆娑地看着高大的男人:“小……小叔……”

注意到她的脸颊明显红肿,厉封爵蹙眉。蹲下,抬起她的下巴:“晟泽打的?”

别过头,苏映雪想要抹去泪,却碰到脸颊,忍不住轻呼出声。“没有,我自己不小心撞的。”苏映雪撒谎地说道。

话音未落,厉封爵忽然捏住她的脸颊,苏映雪本能地出声:“小叔痛,痛……”

放开她,扫了她一眼,厉封爵淡淡地说道:“这是说谎的代价。”说完,厉封爵站起身离开。等再次出现时,手中多了两个鸡蛋。

身体猛然腾空,苏映雪吃惊地睁开眼,只见厉封爵抱着她,坐在长椅上:“小叔……”

厉封爵没说话,平静地蹲下,剥掉蛋壳,放在她的脸颊上。“如果不想肿成猪头,给我闭嘴。”厉封爵凉凉地说道。

苏映雪乖乖地坐在那没有说话,视线不经意地落在他的眼睛上。黑暗的映衬下,他的周身笼罩着一层阴影。专注地看着,苏映雪轻声地询问:“小叔,我以前……是不是在哪见过你?”

闻言,厉封爵的身体顿时一僵。眼里快速地闪过什么,在黑夜中让人难以捕捉。“没有。”厉封爵面无表情地回答。

想想也是,要真见过这么帅的,没理由不记得。这么想着,苏映雪很快便放轻松来。随着他轻柔的动作,脸颊上的疼痛也逐渐减轻。

将鸡蛋放到她的手中,厉封爵站起身,阴影落在他的脸上:“你可以走了。”

走,她能去哪……一想到叶晟泽将她赶出来,而叶夫人命令她必须和他……仰起头,苏映雪浅笑地说道:“小叔先回屋吧,我还想呆一会。”

瞧着她的脸,厉封爵淡淡地嗯了一声,抬起脚步离去。走廊上,看了眼瘦弱的身影,收回视线,走向二楼。

叶晟泽恰好从房间出来,想着去看看她在哪。“晟泽。”厉封爵冷不丁地开口。

看着他,叶晟泽客气地开口:“小叔,有事吗?”

站在他的面前,一米八三的高度,足以让人仰视。“映雪在花园里,要是让爸看到今晚她在那过夜……”厉封爵适时地提醒。

迎视着他的目光,叶晟泽扬起浅笑:“多谢小叔关心我们夫妻的事,我跟映雪只是闹点别扭,一会就没事。”

厉封爵没有回应,只是意味深长地看着他:“最好是。”留下这句,抬起脚步离开。

看着他的背影,犹豫过后,叶晟泽走向花园。当看到她孤零零地坐在那时,他的心痛了。闭上眼睛,将所有的情绪隐藏起来。曾告诉自己不要介意那件事,却还是无法办到。

第8章 我是你侄媳妇

第二天,苏映雪顶着两个黑眼圈去公司报道。瞧着她的状态,小悦惊呼:“映雪姐,你看上去好憔悴,昨晚没睡好吗?”

同事阿飞凑过脑袋,暧昧地说道:“是不是昨晚和你男票大战三百回合,没空睡觉?”

浅浅一笑,苏映雪拍了他一掌:“怎么可能,只是有点失眠。”公司的人都不知道她已经结婚,老公还是大总裁叶晟泽。大家只知道,她有个对她很好的男朋友,却从未见过面。

正聊着天,易天公司吴总走了进来,将一份资料交给苏映雪:“映雪,这次有个竞争项目交给你。”

接过资料打开一看,苏映雪不由一惊:“明珠苑?这不是厉氏集团最新的开发项目吗?我听说这项目,已经有内定的设计公司。”

微笑地看着她,吴总笑着回答:“不错,厉氏集团已经内定玉馨设计公司负责。不过,现在还没有最后决定。而且我们易天也是A市的一流设计公司,有实力和玉馨一争高下。”

皱起眉头,苏映雪有些担心:“听说玉馨设计聘请了业界最负盛名的国际首席设计师宋诗薇,想要成功拿下,恐怕不容易。”

拍了拍她的肩膀,吴总笑眯眯地说道:“映雪,我相信你的实力。只要你能顺利拿下这个项目,就是我们公司的首席设计师,公司出资送你出国深造。”

出国深造,这是她一直梦寐以求的事。既然爱情没有了,事业总该有点起色吧。思及此,苏映雪微笑地说道:“好,我会努力的。”

满意地点头,吴总笑着说道:“不要让我失望。”说完,吴总转身离开。

小悦轻笑地说道:“吴总还是一样,只要是玉馨设计有参与的,非要争取一把。真不知道吴总和那陈玉馨有什么仇,什么怨的。”

早上十点,苏映雪拿着设计图,来到厉氏集团。瞧着眼前被称为A市最高建筑的大厦,苏映雪深呼吸,这才迈进大厦。与前台预约过,顺利地来到顶楼。

苏映雪坐在会客室里,安静地等待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厉封爵却始终没有出现。“请问,厉总什么时候开好会?”小跑到秘书室,苏映雪客气地询问。

陈兴凡抬起头,抱歉地说道:“抱歉苏小姐,总裁今天很忙,恐怕……”

说话间,一个身影出现。见状,苏映雪连忙跑上前:“厉总好,我是易天公司的设计师苏映雪,我们公司想争取下明珠苑的项目……”

停住脚步,厉封爵回过头看着她:“已经决定交给玉馨设计。”

“已经决定,不还没最后拍板吗?厉总,请给我们易天一次公平的机会。”苏映雪如是地说道。

今天的她穿着职业装,如瀑的长发被扎起,显得干练。精致的五官就算素颜,依旧夺目。怪不得,叶晟泽那样爱她。“给我一个理由。”厉封爵淡淡地说道。

将手中的设计图翻开,苏映雪认真地说道:“这是我们公司近年来的设计,A市大热的别墅里,一半都由我们易天负责。我们易天设计……”

悦耳的声音在那不停地讲着,厉封爵出奇地没有打断。忽然,他不经意地说道:“李诗薇是我朋友,这是她回国后第一个项目。”

原来有这层关系……苏映雪仰起头,望着他的眼睛:“那厉总,我是你侄媳妇。”

闻言,厉封爵向前迈进一步。俯身,拉近与她的距离:“晟泽不能养活你,要让你出来工作?”

小说

“你杀了她?”“嗯。”她没有否认。

2021-1-3 14:15:36

小说

苏凉烟一边跑一边抹眼睛,她不知道模糊双眼的是雨水还是泪水。

2021-1-3 14:18:4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