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杀了她?”“嗯。”她没有否认。

“你杀了她?”“嗯。”她没有否认。,冰冷的凉意从脚底传来,冷得她缩了一下。,全,完,了,她明白。

“你杀了她?”“嗯。”她没有否认。

第1章 你只能是我的

夜晚的风有些凉,吹得树叶沙沙作响,郊区的废弃工厂已经没有了打斗的痕迹,苏艺手里握着刀,刀尖上是程韵的血,一滴一滴。

“苏艺,我诅咒你,你永远都得不到幸福,你和韩逊永远都不可能在一起。”

血顺着程韵的嘴角流出,那耀眼的红刺得苏艺的眼生生地疼,程韵说完无力地倒在了血泊之中,没有了生息。

苏艺跪地上,警笛声越来越近,突然,深夜里的灯光刺眼,韩逊站在门口朝她走来,语调冰冷。

“你杀了她?”

“嗯。”

她没有否认。

冰冷的凉意从脚底传来,冷得她缩了一下。

全,完,了,她明白。

三年后……

“咚。”

苏艺一吃痛才反应过来,她喝了太多的酒,撞到马桶上。

扶着墙壁站了起来,脑袋一阵晕眩,胃里空得难受极了。

苏艺清楚的明白,即便此刻的她已经从监狱里出来,却没从三年前那场噩梦走出。

因为老天爷根本就不会给她任何重新开始的机会,她一出狱竟然被韩逊压迫到韩家名下的酒吧当陪酒女。

包间里的人早已经离开,可是昏暗的灯光下依旧坐着一个人,那个人的身姿苏艺这辈子也不会忘记。

韩逊。不是恨死了她吗?竟然会特意来这种地方。

“哑巴了?”韩逊看着她冷冷询问。

苏艺没回答,往沙发上坐去,低头不语。韩逊正在气头上,若她此时出口说不定会惹他更加愤怒。

“苏小姐,你平时就是这样陪客人的?”韩逊看着坐得离他有些距离的苏艺,莫名地发火。

“你想怎么折磨我,直说吧。”苏艺看着韩逊的眼睛淡淡地道。

“呵,折磨?”韩逊突然特别不喜欢这种心事被人看穿的感觉,一掌将她推倒在沙发:“我就是想要看看你能为了那个野男人下贱到什么程度!”

“那你看到了?”苏艺苦笑。

逼她陪酒,让其他男人侮辱她,却又对敢碰她身体的男人下狠手,世界上恐怕再也没有比韩逊更加矛盾的男人。

“不够!”韩逊红着双眼怒吼,“别以为这样就够了,你伤害了程韵你以为我会这么容易放过你吗?”

韩逊眼里几乎能蹦出火花,一把捏住苏艺的下巴,一字一句地道:“只要你告诉我,野男人在哪,我就放了你。”

“你还是折磨我吧。”苏艺语气平静,双眼红通通的,眼里溢满了泪水。

韩逊忽的欺压而上她的身体,黑眸如寻找猎物的虎狼般,想要将她撕碎。

危险的气息扑面而来,苏艺不由地颤抖了一下。

韩逊似乎感觉到了苏艺的颤抖,笑着道:“怎么?怕我?”

”不,爱你。“苏艺回答,她从不喜欢在这个男人面前掩饰什么,唯一想要掩饰的,不过是韩逊口中那个野男人的下落。

韩逊连她都不会放过,又怎么会放过他。

韩逊一惊,微喜后却又是暴怒,突然狠狠掐着她的脖子:”你对那个野男人倒是深情。”

苏艺“咳咳”的咳嗽了两声,男人的手掐得太紧,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你只能是我的,别人休想染指!”。韩逊低声在她耳边说道,手指掠过她的裙摆,探入她最后一层伪装,往下扯!


第2章 这些钱,够吗?

“苏小姐,这些钱,够了吗?”

韩逊穿好衣服,一脸的餍足,从钱夹里甩出几张钱。

他是高高在上的嫖,客。

她是躺在地上的妓,女,雪白的肌肤上全是些青青紫紫,腿间还有男人留下的牙印,他说,那里,只能属于他。

疯狂的男人。

苏艺从地上捡起钱,低着头,回答他:”够了。“

韩逊见她的活死人样,更是气愤,狠狠往桌上一踹,”噼里啪啦“,桌上的酒瓶滚落一地。

“苏艺,你就那么爱那个野男人,为了那个野男人不惜替她顶罪,为了那个野男人,竟然……竟然敢跟我说分手!”

这女人的演技太好,当初的他差点信了,这女人爱的是他。

已经为他做好了和家族决裂,带她远走高飞,却不想她和那个野男人竟然为了钱,绑架了他的未婚妻,最后竟然撕票。

程韵死了,她进了监狱。

他们之间轰轰烈烈的爱情,到头来,不过是一场笑话。

“韩逊,没有了韩氏国际,你什么都不是。”

苏艺从地上站起来,正是这句话,彻底激怒了韩逊,韩逊一把掐着他的脖子:“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没有韩氏国际,你什么都不是。”

苏艺重复,当初用这样的理由和韩逊分手,她是他口中的拜金女。

今天,她却成了他眼里的妓,女。为了一个她口中的野男人,不惜出卖身体和灵魂的女人。

程韵的诅咒应验了,或者她和韩逊注定了要相互折磨,苏艺永远也忘不了在法庭,她甘愿认罪的时候,韩逊看她的那种眼神,是愤怒,厌恶以及失望,他的眼里已经没有了含情脉脉,有的只是恨。

他已经为了请好了最好的律师团队,只要她拒不认罪,他会帮她找到凶手。

可是,一个为了保护她,而杀了程韵的人,在她看来,同样值得她用余生去守护。

而眼前的男人,发誓要折磨她余生,她也认。

“别以为坐了三年牢我就会放过你,这一切只不过才刚开始而已!”

韩逊冷冷说完这句话,就离开了包间,苏艺突然瘫坐在地上,抱着双腿,没缘由的大哭起来。

半夜里,阴风阵阵,苏艺从夜总会出门,打了一辆车去郊区,去了程韵的墓地。

墓碑上的人笑容灿烂又天真。

可谁又知道,当初的绑架是程韵想要杀了她。

“程韵,你的报复可真狠。”苏艺一边说着,给程韵倒了一杯酒,自己对着酒一饮而尽。

“你知不知道,韩逊有多恨我,恨我当初拜金跟他说分手,可……呜呜……可不分手,你怎么能和他结婚呢?不……呜呜……不分手,韩逊会因为我一无所有,我怕他会恨我,不管我怎么做,他都会恨我!”这是程韵当时说的话。

可是韩逊从来不会恨程韵,因为他眼里的程韵,一直是个善良可爱的小天使,在她狠心和他说分手后,默默安慰他。

在他们想要私奔的时候,默默的帮助他,却不知道,他眼中善良可爱的小天使,为了和他结婚,想要杀死她。

那天本该死的人,是她!不是程韵!

……


第3章 我要怎么折磨你,野男人才会出来认罪?

窗外阳光刺眼,苏艺眼皮微动,慢慢睁开。

“醒了。“

韩逊的声音?苏艺猛地坐起。

她下意识的环顾四周,小女生喜欢的粉红装饰,一股的梦幻公主风迎面而来。

这里……这里不是韩逊和程韵的婚房吗?程韵以前带她见过。

”我不是在墓地吗?“苏艺只觉得脑袋混混沉沉,她记得昨晚是程韵的祭日,自己一个人去了墓地,喝了很多酒,也说了很多话。

“苏艺,你想要在墓地忏悔,就请你装的逼真一点。别以为打了我的电话,让我在墓地见你躺尸,会可怜你,你这种人根本不值得可怜。“

她竟然喝多了给韩逊打电话?

”还有,你也别想着用酒后吐真言这招,让我相信,你爱我。“

”我……“

苏艺脸突然红了起来,也许是昨夜的酒劲太大,才说了实话。

他不信,也好。

韩逊走近她的床边,冷冷盯着她,嘴角上扬,危险的气息愈发的浓烈。

“你说,我要怎么折磨你,那个野男人才会出来认罪?”

“你——”

这男人的卑劣无耻,也早就见识过。

韩逊笑容更甚,忍不住捏了下她的脸:“你总是这么会演戏,真该去当演员。”

看着韩逊离去的背影,苏艺来不及猜想他为何将自己带来这里,手机就突然响起。

”嘟嘟嘟……“

苏艺拿起手机匆匆一撇上面的内容,眼神暗了暗,急忙删除。

她从床上起身,从卧室里翻墙出来,一个人偷偷摸摸的,去往短信上约定的地点。

韩逊口中的野男人知道她出院了,给她一次可以永远离开韩逊的机会,她不会错过。

只听”砰——“的一声,苏艺乘坐的出租车突然被追尾。

接着,突然从车上走下来好几个黑衣的男人,还有一个恨她的男人——韩逊。

苏艺脸色骤变,恐惧爬上她的双眸,她下意识的抓住车门,不想保镖只是稍微一用力,便打开了车门。

她人被保镖粗鲁的从座位上扯下来,像只蝼蚁样趴在韩逊脚下。

苏艺明白韩逊的手段能有多残忍,也猜测到可能暴露了对方的位置。

“呵。”韩逊冷笑一声,在她面前蹲下,抬起下巴,笑得苦楚:“你知道吗?程韵没死。”


第4章 程韵还没有死?

韩逊的声音在耳边炸开,苏艺呆愣愣的趴在韩逊脚下,眼中满是不敢置信的神情。

是她幻听了吗?

程韵没死?

程韵怎么可能没有死?

苏艺还沉浸在震惊中的时候,下巴突然被韩逊抓住,强硬的抬起,迫使她和他对视。

“你要去报复?”

韩逊眼中的凌厉让苏艺有些颤抖,以至于苏艺没有注意到韩逊眼神中除了凌厉以外,还有些微的失望和苦楚。

“是,我是要去报复。”苏艺心中慌乱,下意识的顺势承认了,要是解释的话,韩逊一定会顺藤摸瓜猜到那个‘野男人’的。

那个为了救她而杀了程韵的人,她不会出卖。

韩逊手上的劲道又加重了几分,捏得苏艺疼得皱起了眉头,却依旧毫不退却的和他对视。

他冷笑了一声,再次问道:“你真是为了去报复?”

韩逊的眼中已经渐渐染上了怒火。

苏艺直视着韩逊的双眼,按捺住心里的害怕,倔强一笑:“是。”

“说,你是怎么知道程韵还没有死的?”韩逊的声音字字都带着怒火,让苏艺心中的害怕又添加了几分,可更多的,是时过境迁的无奈和自嘲。

“我在酒吧工作了好一段时间,自然有自己的渠道。”苏艺说着,想要将头偏到一边去,不看韩逊。

但无奈下巴被韩逊又加重了几分的力气死死的捏着。

她痛得眉头紧紧皱起。

韩逊要是再加重一些力道,她的下巴可能就要碎了。

韩逊冷冷一笑,脸上的神情好像淬了冰一样,冷,足以让人发颤的冷。

松开钳制住苏艺下巴的手,接着伸出手推了苏艺一把,苏艺就毫无反抗能力的被推倒在了地上。

这一片土地并不平整,地面上的小石头有的尖尖的细细的,硌得她有些疼。

她双手撑着地面,想要撑着地面坐起来的时候,眼前突然降下来一片阴影。

心中顿感不安,就算是爬开也想要逃离的时候,她整个人已经被一股大力翻了过去,身子朝上,面对着压下来的韩逊。

韩逊的动作一点也不温柔,霸道而强硬的撕开了她的衣服。

衣服被撕裂的声音响彻这一片安静的空旷地方。

韩逊竟然,在野外,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这样对她。

苏艺只觉得一颗心好像沉进了冰窖里面,渐渐的,就连肢体好像都没有什么知觉了。

在旁边的保镖早已经识趣的背对着韩逊和苏艺了,并且目光直视着前方,一副天塌下来也影响不到的雕像模样。

韩逊粗暴的动作,苏艺默不作声的承受着。

韩逊看到苏艺不反抗,一副死鱼模样任人宰割,心中的怒气更重了,动作越发粗暴起来。

身上已经没有什么遮挡物了。

苏艺的眼角悄然留下了一滴泪珠,泪珠滴落在布满了小石子的地面上,染湿了几颗小石子。

忽然,身边的保镖出声说道:“韩总,有情况。”

韩逊眼中的怒气未消,却起身离开了苏艺,接着动作迅速的脱下了身上的外套,扔在了苏艺的身上。

苏艺感受着身上的温度,有一瞬间的恍惚。

还没等她恍惚完,一道于她而言算是噩梦的声音就炸响在了耳边。


第5章 刺激程韵

“韩逊,你们……”

柔柔弱弱的声音,尽显可怜柔弱,可在苏艺听来,却是夺命的厉鬼声。

三年前,就是这道声音,柔弱又温柔的,却说着要她去死的话。

要不是韩逊口中的那个‘野男人’,现在,她怕是再也没有机会听到这道柔柔弱弱的声音了。

嘴角扬起了嘲讽的微笑,她将韩逊扔到她身上的衣服穿好后,双手撑着地面站起身。

还没站稳,就发觉背后细细密密的疼,似乎是被小石子硌得。

“韩逊,苏……苏艺?”程韵脸色苍白,脸上却有着温暖的笑容,身材瘦弱,模样好似弱不禁风。

韩逊看到程韵,眼中的怒火消退了不少,转而染上了歉疚和温柔:“你怎么来了?”

韩逊温柔的声音好似刀子一样割在了苏艺的心上。

他的温柔,终归还是不属于她了。

在监狱里面三年了,按理说应该是可以看开了的,可是,为什么现在心还是会痛?

苏艺眼中自嘲的笑意越发浓重了,只是站着的背脊,也更挺直了。

程韵绕过韩逊,走到了苏艺的身边,满脸歉意的握住了苏艺的手,然后看向了韩逊:“医生说,我每天都闷在家里不太好,应该多出来走一走的,没想到,路过这里的时候,就看到你们了,希望我没有打扰到你们。”

程韵回答完韩逊的话后,就看向了苏艺:“苏艺,好久不见了。”

苏艺原本心里因为韩逊的变化而心痛,这下看到程韵依旧和以前一样,装模作样的,脸色冷了几分,甩开了程韵的手:“是啊,好久不见。”

程韵没有死。

那她这三年坐牢,为的是什么?

程韵,好个程韵!

陷害了她还这样一副楚楚可怜自己没错的圣母模样。

真是可笑。

苏艺心里的怒气在腾腾升起,但是碍于韩逊在这里,而韩逊自从那件事情之后,很明显已经站在了程韵那边。

现在她要是对程韵有什么过激的举动,恐怕韩逊是第一个要打她的吧。

眼中自嘲的笑容更甚了。

被误会的是她,受了气只能自己憋着的也是她。

不过还好,因为这次的事情,她不需要去酒吧里面陪那些让她恶心的男人演戏喝酒了。

程韵似乎没有察觉到苏艺神情的变化,脸上盈满了歉意,语气温柔又细弱的说道:“苏艺,是在是抱歉,当初你们用刀捅了我之后,我就失去意识了,那时候的痛,我倒现在都还记得好清楚。”

程韵说着,身子微微颤抖了两下,脸上的歉意变成了惊恐和后怕。

“后来,我父亲找到了我,就把我送到了国外秘密治疗,我醒来之后,我父亲还不允许我回国,所以没能阻止你被判入狱,苏艺,请你原谅我。”

程韵眼中有泪水流下:“苏艺,你真的是误会我了,我当初找你,是想和你说清楚我和韩逊之间有婚约并不是韩逊自愿的事情的,可你因为我是韩逊的未婚妻,你就不愿意听我解释,后来你的青梅竹马来了,我……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去找你的。”

苏艺全程冷漠脸,看着程韵自导自演完一出内心独白后,脸上扬起了笑意,笑容灿烂,一如五年前,那个初见的时候,就把韩逊的世界都照亮了的灿烂笑容。

“我没有怪过你,你自找的事情,我也不是你的谁,没有担心你,怪你为了爱情而这么作,不是我的性子。”

程韵有些站不稳,脸色又苍白了几分:“苏艺……”

苏艺没有在理会程韵,而是迈开步子,走向了旁边的韩逊,走进了,身子宛若无骨一样的倚靠在韩逊的胸膛前面,白皙纤细的双手,紧紧的拥抱住了韩逊的腰身。

程韵咬着下唇,眼中流下了两滴泪水,喘着气笑道:“真好,经历了那么多的波折,你们还是在一起了,有一句话,我好久以前就想说出来了,祝你们幸福。”

程韵话音刚落,身子晃了晃,紧接着就跌倒在地,双眼紧闭了。

韩逊脸色一变,怒气顿上心头,伸出手推开了苏艺:“苏艺,你果然真的懂得怎么样去刺激程韵,程韵三年前伤得太重,现在还没有养好,要是程韵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第6章 是不是可以放过我了?

说完,就急急忙忙走到了程韵身边,动作轻柔的抱起了程韵,上了车,往医院赶去。

车子启动前,韩逊对着还在外面的保镖说了句:“把她带上。”

韩逊口中的她是谁,保镖很快就明白了:“是。”

苏艺倚靠在一辆车门旁边,看着韩逊和程韵所在的车辆渐渐远去,然后韩逊的保镖面无表情的过来把她也带到了车上。

她没有反抗,只是问了句:“我能先换一套好的衣服吗?”

合情合理的问题,保镖明白苏艺在韩逊心中的位置,就点头:“可以,两分钟,车上有衣服。”

苏艺愣了下:“好。”

车上竟然有衣服?还是她的尺码?

*

苏艺被韩逊的保镖带到病房门口的时候,遇到了一个让苏艺有着复杂情绪的人。

保镖看到来人,主动让到了一边,徒留苏艺和来人面对面。

“啪!”

响亮的一声响彻在医院的走廊中。

苏艺半边脸火辣辣的疼,看着眼前打了她一巴掌依旧没有把手收回去,还想要再打她一巴掌的亲生父亲,眼眶微红,却依旧挺直着背脊。

哦,不,现在眼前的这个男人,不是她的父亲了,而是程韵的父亲。

是爱程韵这个女儿心情急切,为了给程韵报仇而亲自送她进监狱的——有着血缘关系的陌生人。

“苏艺,别以为你不像平时一样反抗我就能原谅你又伤害了韵韵!”程父眼睛里面的怒气都要喷薄而出了。

苏艺双眼看着地面,默不作声。

经历了这么多,她的心早已冰冷。

所谓生父又如何,无所谓了。

当初她的亲生父亲,爱慕虚荣,为了钱,就抛弃妻女,爱自己的妈妈也因为这个男人的冷漠而死,她是跟着养父长大的,而这个男人,没有养育过她一分一毫。

在她的养父葬身火海之后,她就没有父亲了。

程父可没有得到苏艺的回答,气怒,扬起手,要再次狠狠的给苏艺一巴掌的时候,病房的门突然被推开了。

韩逊眼中一闪而过不悦:“程叔叔,你们公司不是还有及时等着你去处理吗?”

程父忌惮韩逊,不甘的放下了手:“是啊,我先过去了,你好好照顾韵韵,韵韵现在身子还没有养好,受不得什么刺激。”

“程叔叔放心,我会照顾好韵韵的。”韩逊向来都是言出必行的。

程父点点头,双手负在背后,放心的离开了。

韩逊看了一眼苏艺,什么都没有说,转身走进了病房里面。

苏艺抬起头,跟着韩逊进了病房。

进入病房后,苏艺惊疑。

这是一间空病房,这里不是程韵的病房?那韩逊是想要做什么?

“呵,在外人面前竟然懂得装可怜博同情了,怎么在我面前就张牙舞爪的跟只小狮子一样?”韩逊的话虽然听着像是打趣,但是话里面的嘲讽有些刺耳。

苏艺自动忽视了那份刺耳:“韩总,既然你的新娘子没有死。”顿了顿,暗自深呼吸了一口气,又道:“那是不是可以放过我了?”

其实她还是气的,三年牢白坐了!

韩逊眼中又染上了怒火:“放过你,放你去哪?和你的野男人双宿双飞?想都别想。”

她就这么急切的要和那个野男人双宿双飞?

苏艺淡漠的提起了韩逊和程韵的婚事:“既然程韵没事,那你们应该也要结婚了吧,留我在你身边,做小三?程韵可是知道我们以前感情多好的,你就不怕程韵心里膈应,不担心程韵因为我的存在,受委屈么?”

三年前。

三年后。

何其相似。


第7章 不准取下来

因为当初的他不想放手,所以程韵对她动手。

苏艺不想连累他,却因为他的关系,把自己害进了监狱里面。

呵呵,那暗无天日的三年,她甚至不敢去回想。

她不想再因为这份已经深埋于心底的感情,再次经历暗无天日的日子了。

病房门突然被推开。

苏艺转头,看到一个眼熟的人急急忙忙的走到了韩逊的身边。

“韩总,程小姐醒了,正在找你,希望你可以马上过去。”

苏艺垂下眼帘,遮住眼中的嘲笑。

助理来传话,是因为程韵得知了她和韩逊孤男寡女同处一室,所以闹着要见韩逊吧。

韩逊没有回答,却站起身和助理一起往外走了。

出乎苏艺意料之外的是,韩逊在路过她的时候,突然拉起了她的手,动作强硬的把一枚戒指戴在了她的无名指上。

“不准取下来。”

她脸色一变,抬头,韩逊已经和助理出了病房了。

低头看着无名指上的钻石戒指,苏艺咬着下唇,伸手把戒指摘了下来,拿在手上,就跟着韩逊离开的地方走了过去。

这个戒指她不会要,也不能要。

然而,当她路过一个病房的时候,听到病房里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韵韵啊,你放心,你和韩逊的婚姻,这个月内,一定会举行的,而且,韩逊一定会给你一个最豪华最浪漫的婚礼。”

程韵的父亲?

苏艺好奇心起。

刚才助理不是说程韵找韩逊吗?为什么好像韩逊没有在程韵的病房里面?

苏艺凑近了病房门口,偷听起了病房内的对话。

病房内。

脸色苍白的程韵倚靠在床头上,脸上露出了微笑:“爸爸,我相信你说的话,可是,现在苏艺还在韩逊的身边呢。”

程父看到程韵委屈得要哭的样子,顿感心疼:“韵韵,别担心,爸爸会处理好的,三年前的事情,是爸爸疏忽了,没有全面考虑到,才没能成功杀了苏艺,反而让你受了伤。”

程韵摇了摇头:“没事的,爸爸,我不怪你,是苏艺和那个野男人太狡猾了。”

“韵韵能理解爸爸,爸爸很欣慰。”程父眼中有泪光闪烁着。

病房门外的苏艺听到这话,如坠冰窖一样。

三年前要杀她的那一场阴谋,是她的亲生父亲设计的?

为什么。

他们之间就算不是很亲,但也有着血缘关系啊。

虎毒还不食子。

苏艺心里的悲伤转化成了愤怒,想到手上紧握着的戒指。

复仇的计谋已经涌上了心头。

将戒指戴回了手上,苏艺伸出脚,一脚踹开了病房门。

病房内的程韵和程父都被突如其来的动静吓得转头看向了门外。

程父看到苏艺,眼中露出了厌恶和怒气:“你来做什么?”

苏艺走到了病床边,往空着的一把椅子上一坐,笑道:“我来告诉你们一些好消息呀。”

程韵脸色惨白:“苏艺,你又想做什么?”

苏艺冷笑了一声:“你那楚楚可怜的那套,在我面前不管用。”

程韵的脸色又白了几分,双手紧紧抓着被子。

“你……”程父赶人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苏艺打断了。

“有些事情,不用我说,你们也是知道的吧,例如,我和韩逊以前的关系,还有,以前韩逊爱我到什么程度。”苏艺说着,抬起手,戴着戒指的无名指在阳光下显得很是好看。


第8章 你怎么来了?

“我出狱后,和韩逊睡过了,而且你们看,这么好看的戒指,可是韩逊亲自帮我带上的呢,就算碍于韩家,还有你和韩逊的婚姻,我没办法和韩逊结婚,但我就算做小三,我也不会让你和韩逊的婚姻幸福美满,顺顺利利的。”

苏艺的话刚刚说完,程父愤怒的拳头就朝着她招呼过来了。

她也怒了,她做错了什么吗?

她什么都没有做错!

三年前她本来是要离开韩逊的,是他们设了计谋,要杀了她,她和她的朋友人反击了,却被扣上了杀人犯的罪名,蹲了三年的监狱。

明明她才是受害者,为什么这两个人就一而再再而三的不肯放过她,就那么想要杀死她?

愤怒的苏艺还手了。

因为三年的牢狱生涯,她练就了一身的武力。

在监狱那样的地方,没有一点武力值,被扣着一顶杀人犯的帽子,只能被人欺负得抬不起头来,或者就死在监狱里面。

程父被苏艺打倒在地的时候,病床上面的程韵急忙拨打了报警电话。

警察很快就赶来了,扣住了苏艺。

在警察把苏艺带走的时候,苏艺听到身后传来怒气又懊悔的一句:“早知道当初就该让你和那个穷鬼一起被烧死!”

苏艺震惊得往前走的脚步都停下了。

是警察用蛮力把她拉着继续走的。

她踉跄着跟在警察的身后,眼中有泪水忍不住落下。

原来,当初养父被烧死,不是意外。

养父对她很好,很宠爱她的画面依旧历历在目。

她得到消息后赶回家,只看到被火海吞噬的家的场景,也历历在目。

她所谓的亲生父亲,因为另一个女儿,就亲手毁灭了她得之不易小心翼翼珍惜着的温暖,还要杀了她。

她再不反击得厉害一些,都对不起死去的养父,也对不起她自己。

被警察待会警察局做了笔录后,就被关在了警察局里面。

苏艺从被关的那一刻起就在等着韩逊来保释她。

因为韩逊的占有欲很强,既然他不愿意让她离开他,还强硬的给她戴上了戒指不许她摘下来,那么就一定不会眼睁睁看着她被关在监狱里面的。

等到半夜,苏艺要撑不住睡意睡着的时候,警察带着人来,说她被保释了。

意料之中的,她拍拍身上的灰尘,站起身往外走。

没料到,看到的,却不是韩逊。

“小艺,没事吧?”叶博将挂在臂弯里的外套拿下,暖心的给苏艺披上。

叶博,韩逊口中的野男人。

她的青梅竹马,从小到大,帮过她很多次,还救过她一命的男人。

跟着叶博走到了警察局外面,苏艺问道:“你怎么来了?”

叶博温暖的说道:“知道消息就赶过来了,你在里面呆了那么久,饿了吧?先去吃东西吧。”

苏艺点点头:“好。”

填饱了肚子后,苏艺将口袋里面的银行卡拿出来,递给叶博:“叶博,很感谢你帮了我这么多。”

叶博脸色微微一变:“小艺,你……”

“叶博,抱歉,我不能跟你离开了。”苏艺不敢看叶博的眼睛。


小说

继父一心想要儿子,无奈母亲子宫有疾不能生育。

2021-1-3 14:14:18

小说

遇到他之前,她为了叶晟泽可以不顾一切,哪怕清白。

2021-1-3 14:17:1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