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京京一直以为沈律致会是她心底不可言说却难以磨灭的秘密。

朝夕相处二十年,沈京京一直以为沈律致会是她心底不可言说却难以磨灭的秘密。直到他亲口告诉她:“沈京京,你爷爷欠我一条命。”一朝,父母身亡,爷爷病重,家破人亡。她才恍然,从前的美好与悸动,恰如一场温柔陷阱。
沈京京一直以为沈律致会是她心底不可言说却难以磨灭的秘密。

第1章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c市名门沈家。

沈京京一身孝衣跪在灵堂前,饶是她那样明艳飞扬的脸,也遮挡不了神色间的惨白。

“爸爸,妈妈……是我害了你们。”晶莹的泪水从她麻木的脸上流下来。

外面忽然有一阵嘈杂声,家里的管家胡伯走进来,到沈京京的身边,他看起来有些匆忙,“大小姐,外面,外面……”

“我们沈总好心来祭拜一下,怎么胡伯还拦着不让呢?”

这时一大群穿着黑色西装的人已经从外面走了进来,说话的人是沈律致身边的助理成烨,他说着祭拜,脸上却全然没有肃穆的样子,甚至眼神有些不屑。

沈京京一听到“沈总”这两个字,立刻激动的站起来,一张脸也突然有了表情,朝后面那一去那人冲过去。

“沈律致!你给我滚!你没有资格祭拜我的父母!”

“连你都有资格跪在这儿,我怎么没资格?”一道冷冽的声音从人群的后面传过来,似乎带着嘲讽,沈京京的动作一下子就停下了,脸上满是愧疚。

是的,是她害死了她的父母,如果不是她,爸妈就不会死……

挡在前面的一波黑衣人突然分散站在两边,中间留出一条路,她看见沈律致从最外面走过来,眼底的嘲讽,冷笑,尽显。

沈京京看着他的脸,竟然有些恍神了,那张俊美无俦的脸她曾经多么熟悉,他是她的小叔,是跟她最亲近的小叔……

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沈律致对沈家而言居然成了最大的威胁,他狼子野心,对爷爷、父亲有滔天的恨,偏沈家就她一个人不知道,傻傻的以为他还是她的好小叔,最终,害的她的父母被他逼得双双跳楼而亡!

她的眼神从恍惚到清醒,再到掩饰不住的恨,她伸手捶打在他身上,用了十足的力气,“你给我滚!你是沈家的罪人,禽兽!你没资格站在这里!”

他一把抓住她正在推搡自己的手,眼神冷若冰霜,“罪人?禽兽?沈京京,你真是可笑。”

沈京京用力挣扎,却怎么也逃不开他的桎梏,只能狠狠的瞪着他,然后,他竟然直接打横抱起她,向外面飞快的走去。

灵堂的烛火未熄,哀乐不绝,他却又在她父母死后上演了这么一场大戏。

胡伯刚想要阻止,便被一群凶神恶煞的黑衣人制止,“想要这灵堂不被砸了,你最好当什么都没看见!”

沈京京被他抱在怀里极度的不安分,拼命的想要挣开,奈何沈律致毕竟是一个年长她十岁的男人,她在他眼里,无异于一只做无谓挣扎的小白鼠。

打开车门,他把她扔进车里。

“沈律致,你到底想干什么?”她的头发有些凌乱了,愤怒的看着他。

他冷冷一笑,“让你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禽兽。”他猛地关上车门。

然后坐上驾驶座,向一个沈京京不知道的地方飞驰而去。

车子停下,沈京京看向外面,外面是一座复合型别墅,非常豪华贵气,她知道,这是沈律致现在住的地方……

他抱她下车,然后走进去,“你最好安分点儿,如果你还想见到你爷爷那个老头子的话。”

爷爷?

她的眼睛倏地一亮,“爷爷在你这儿?”

他不说话,一路上的保姆见着他们这样暧昧的姿势也都是看不见的样子,他抱着她进了一个房间,把沈京京扔在床上。

她突然有很不好的预感,开始不自觉的往后面缩,“你,到底想干什么?”

第2章 你真恶心

沈律致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脱下西装外套,眼眸深不见底,“你说呢?”

沈京京慌极了,“你,你这个禽兽!”

沈律致满不在乎的笑,坐到她身边,贴近她的脸,呼吸都吐在她身上,“留点精神,等会儿有你骂的。”

沈京京还来不及说话,沈律致的嘴就已经噙住了她的脖颈,在她娇嫩雪白的肌肤上放肆碾磨啃咬,不一会便吻到她的脸。

沈京京自然是极度挣扎的,想要用手推开他,沈律致却早知她会反抗一样,停下动作,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一只手拿桌旁边桌上的遥控对着前面的电视上一按,显示出另一个房间的监控画面。

房间昏暗,却能清楚的看到一个老人坐在里面,而他的身后站着两个极强壮的黑衣人,虎视眈眈的看着他。

沈京京全身都在发抖,那个老人,正是她的爷爷,沈海!

他对她的反应很满意,漫不经心的说,“他就在隔壁,你要是拒绝我,你爷爷会遭遇什么,我也不知道……”

沈京京眼中噙着泪死死的盯着监控,半晌重重的吐出两个字,“畜生!”

他关了监控,手重新抚摸在她的脸上,肆意的笑:“现在,我们可以重新开始了?”

他再一次咬上她的唇,这次沈京京果然没有在反抗,但是眼泪不断的流出来,沈律致吻到她的泪水时,心忽然像被什么拉了一下,然后却故意用牙齿重重的咬了她一口,粗暴的将她的衣服撕裂。

她穿的是孝衣,臂上还有一朵小白花,他撕裂后,毫不留情的扔在地上,他的手在她曼妙的身躯上游走,亲吻过她身上的每一寸,她的脸,她的锁骨,她的肌肤,都留下他的印记。

沈京京用仇恨的眼光注视着他,身体却不由自主的随着他的动作而有了反应,她努力抑制住那股想呻 吟出来的冲动,指尖紧紧的捏着被子。

他似乎看出来一样,声音暧昧的不像话,“想叫就叫吧。”

女孩儿的脸红的像要滴血,不知是羞是怒,“爷爷就在隔壁,你对你守灵的侄女做这种事,沈律致,你真恶心。”

父母尸骨未寒,棺木都还放在灵堂,她却在跟仇人做.爱,这让她觉得自己同样恶心。

沈律致面色一变,猛地打开她的双腿,语气暧昧而低沉:“沈京京,可真是嘴硬,你要忍就忍吧。”

在这满是情.欲的房间里,她不时发出的呻 吟尤为明显,沈京京羞愤的恨不得杀了自己.

他低头看她,声音戏谑,“别这么一幅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沈京京,你不是喜欢我吗?”

第3章 拿爷爷威胁她

沈京京,你不是喜欢我吗?

沈律致的这句话成功让她更加羞愤,是的,一想到,她曾经对她的小叔也产生过那样的情愫,沈京京就觉得自己真是不要脸!

她以为他是自己的亲叔叔,虽然只比她大十岁,却是对她无微不至的关怀,现在想来,那些关怀,不过是他冷静的看着自己看中的猎物一步步跳入他准备好的陷阱。

她一出生沈律致就来到了沈家,那是时候他十岁,而沈京京只是一个刚出世的婴儿。

这二十年里,沈京京最喜欢赖在这个小叔身边,没有人告诉她沈律致不是沈家的亲生儿子,只是她偶尔会奇怪,小叔为什么对自己那么冷淡呢?

后来,她渐渐长大,对他也是日复一日的纠缠,沈律致对她的态度却渐渐改变,在沈家,他似乎跟爷爷和父亲的关系都不太好,唯独对沈京京,是有些特别的。

这种特别让她觉得很欣喜,似乎,小叔就是她一个人的。

一个月前,爷爷要他跟南家的大小姐南以默订婚,她比谁都不高兴,明明是大家都说般配的一对,她却当个爷爷的面,怒喊:“他们般配个屁!”

爷爷被她气的病倒,她这话是当着南以默的面说的,南家父母气的要跟沈家断绝来往,她的父亲沈光正亲自低声下气的去求人。

这些,都是她造成的。

……

沈律致做完后就一声不吭的离开了房间。

沈京京一个人从床上下来,在旁边的衣柜里找可以穿的衣服,来时穿的孝衣已经被沈律致破坏的不成样子,她翻来覆去,这似乎是沈律致的房间,衣柜里只有他的衣服。

她便拿出一件宽大的黑衬衫,松松的套在自己身上,她比沈律致不知要矮了许多,这衣服穿在她身上宽松的紧,都够遮住大腿。

不过……再配上她凌乱的长发,迷离的眼,一张美艳绝伦的脸,看上去却别有风情。

双、腿间的疼痛其实令她寸步难行,他变着花样的折腾她,逼她做出各种姿势,沈京京又是第一次,自然是承受不来。

但她还是强撑着走出去,她要回去,她的父母还在灵堂里躺着,她的爷爷还被他囚禁,可是,刚一打开门,外面站着的两个保镖连一眼都没有看她,直接伸手拦在门口。

“沈总交代,沈小姐身子不好,最好在房间里休息。”

沈京京大怒:“放什么狗屁!我凭什么还要听他的,快放我出去,我要带我爷爷一起走!”

她奋力想要冲出去,两个保镖不为所动,“请沈小姐不要为难我们,毕竟沈董事长的安全也掌握在您的手里。”

他这是,拿爷爷威胁自己?

沈京京睁大了眼睛,双手紧紧的握在门把上,爷爷,爷爷,她的爷爷已经年逾古稀,身体每况愈下,父母的离世已经让他去了半条命,现在的他绝对经不起任何打击。

她狠狠的关上门!

好,沈律致,我倒要看看,你关着我到底想干什么。

第4章 沈京京早就该死了

此刻,在别墅的另一个房间里,一场对话才刚刚开始。

沈海年轻时也是c市名声极盛的才俊,男人有钱有权之后,想到的就是色。

沈家如今的这场灾难,正是他二十年前的一个色念引发的。

“沈董如今应该很后悔当年逼死我母亲吧?”

房间内,只有沈律致和沈海两个人,年轻英俊的男人看着眼前这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嘴角泛起冰冷的弧度,。

沈海坐在轮椅上,看向沈律致的眼神也没有恨意,非常平淡,似是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的发生,“从领你进我们沈家的门开始,就已经在后悔了。”

当年沈海五十几岁,偶然的遇到了当时在豪华游轮上做服务生的安娜,也就是沈律致的妈妈。

安娜当时不过刚刚三十岁,一张脸长得十分诱人,看上去也就二十几岁的样子,又举手投足间都是成熟、女人的风情,沈海见惯了装纯情的女人,这样的,倒引起了他的兴趣。

意外的被拒绝,意外的知道她还有一个儿子,他却不介意,骚扰了她半个多月,后来甚至强硬的想要和安娜发生关系。

谁知她的抵抗异常激烈,最后竟然逼得她从床下面拿出一把剪刀,本来是向沈海刺去的,可是最后却刺中了她自己的心脏,当场死亡。

就死在她的家里,刚刚回家的沈律致的眼前。

沈海只是一时贪念,自认不是什么大恶之人,也许是老了,安娜的死亡他十分愧疚,就把她当时十岁的儿子领养了。

就是现在的沈律致。

“你妈妈的事是我犯下的错,我知道你一直恨我,但是,京京没有做错什么,她把你当成最亲近的人,沈律致,你要是还有点良心,就放过她。”沈家现在只剩沈京京,沈海一心只想保住这个孙女。

不知是什么话触怒了沈律致,他指着沈海,冷冷的说:“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良心两个字?”

他走出去,“你还是先想想你自己能苟延残喘的活到什么时候吧!”

身后只传来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声,他愤怒的大力关上门。

沈家的沈光正和其妻子跳楼身亡,当家人沈海病危,大小姐沈京京大学都还没毕业,现在沈氏就是沈律致一人当家做主。

外界对于这个结果也是不以为然,就算是沈光正不死,凭沈律致的手段,沈氏也迟早是他一个人的。

但是却没有人知道沈京京和沈海被囚禁的消息。

没人知道,不代表没人在意。

南家,南以安神色紧张的问着身旁的南以默,“姐,沈伯伯和伯母的丧礼都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天了,京京人一直都没看见,沈家老宅也人去楼空,她是不是出事了?”

南以安越想越慌,他跟沈京京是大学同学,他也一直喜欢那个漂亮大方的女孩,这么久没有她的消息,实在是让他慌了。

他旁边的女孩儿慢慢的理了理肩上的长发,精致清纯的五官展露出来,外界盛传的c市最后一个名门淑女,温柔贤惠的南以默,此刻却是眼神淡漠,语气更是薄凉:“哦,关我什么事。”

她其实想说的更直接点,出事了更好。

一向以温柔善良著称的南小姐,眼里闪着恶毒的光,却很巧妙的避开南以安的视线。

沈京京这个狐媚女人,早就该死了!

南以安知道她还在在意上次京京当着面说她和沈律致不般配的事,连忙解释道:“姐,京京她不是故意的,现在她们家出了这种事,你就别生她的气了。姐……”

南以默被他烦的不行,手里的书早就看不下去,她啪的合上书,不耐的站起身:“你要是这么在意她就出去找她,别来烦我。”

他愣住,印象中姐姐从来没有这个暴躁过……

南以默也突然意识到自己这次把真实情绪表露了出来,脸色有些尴尬,拿着书离开客厅,快步回了自己的房间。

第5章 做我的情人

“你究竟还要困我多久?”又一次的翻云覆雨之后,沈律致从她的身上下来,看着沈京京这副色厉内荏的模样,他居然有些微微失神。

他一直都知道沈京京生的媚,眉眼都是勾人的模样,一双眼睛眼波流转,沈律致曾无数次的想象过她柔弱无骨的手环绕在自己身上,欲仙欲死的模样。

而不是现在这样,在床上要么就是一副死人样子,要么就是含恨的看着他。

他看着她身上的的青紫痕迹,伸手过去抚摸,淡淡开口:“一直到……我觉得不恨你们沈家之后。”

沈京京咬着唇,声音带着隐忍的哭腔,“小……沈……律致,爷爷养育你二十年,这些年沈家也从未亏欠过你什么,不管你有多大的仇恨,也该……”

没有说完的话被他的吻又强硬的憋回去,他似乎带着怒意,惩罚性的咬了她的嘴唇一下,直到吻的她喘不过气来,才终于松开,看着她,“京京,你们沈家欠我一条命啊,你爷爷那个老不死的是还不起了,我琢磨着,不如你来还吧。”

“你什么意思?”

他淡淡的笑,深邃的眼眸里闪着不明的光,“你这身子很合我意,你要是想保住你的爷爷,还有你父母用命守护的沈氏,就乖乖的听我的话,做你该做的事。”

他把她的软肋拿捏的死死的,料定她不会反对,她颤巍巍的开口:“你,你是不是想让我,做你的……”

“情人”两个字,她始终说不出口。

他轻声开口,在她听来犹如恶魔:“没错,你乖乖做我的情人,等你爷爷什么时候死了,你就什么时候恢复自由。”

沈京京浑身一颤,沈律致,她以为的小叔,居然能说出这种话来?

她的自由,就是以爷爷的生命为代价?

他在逼自己,心甘情愿的留在他身边做这个永远见不得光的情人。

“学校你也不用去了,等沈海什么时候死,你就什么时候做回你沈家的大小姐。”

呵呵,沈京京内心冷笑,爷爷若是去世了,沈氏早就被他独吞,他再一脚踹开她,沈家的大小姐?怕是去街上要饭都没人理的乞丐吧。

沈律致,你真狠心。

沈氏办公楼的最高层,是沈律致的办公室。

成烨带着不确定敲开了办公室的门,“沈总。”

沈律致正在低头处理文件,连头都没抬,“恩,什么事?”

成烨道:“南家的大小姐,在外面找您。”

南家的大小姐,南以默?他的眉头轻微的蹙了一下,这次扳倒沈光正的事情,南家确实出了不少力,看来,她是来要好处的。

“让她进来。”

南以默是一如既往的在外人面前温柔的样子,知道可以进去之后,微笑着和成烨道谢,然后款款走进去。

看到那个男人的低头的侧脸,她都觉得心跳加速,南以默喜欢沈律致,她知道这个男人心思深沉,手段厉害,知道他看似冷淡的外表下,是怎么一颗势不可挡的心。

可她也觉得凭自己的条件,整个c市也只一个沈律致配得上,他们是天作之合,只有沈京京那个蠢货会说他们不般配。

那个蠢货仗着自己是他的侄女儿,霸占了沈律致二十多年,现在竟还想一直霸占着他,痴人说梦!

“沈总,打扰您了。”连声音听起来都楚楚可怜,我见犹怜。

沈律致停下手中的事,看向她,“南小姐有什么事?”

她似乎很难为情的样子,几次欲言又止,才终于吞吞吐吐的说:“其实,是父亲让我来的。他说,沈总曾经答应过我们一件事,不知道,还记不记得?”

第6章 绝食

沈律致挑眉,故意装傻,“什么事?”

南以默没想到他真的会装忘记了,双手绞着包包的带子,一副不好意思说出口的样子,“沈总曾答应父亲,一旦您掌握了沈家大权,就会和我们联姻。”

南家只有南以默这么一个女儿,联姻的对象自然也就是她。

“哦~”他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并不否认,“我记得我是有说过。”

南以默看他没有不认账的意思,内心欣喜,又听得他说:“不过这件事我会跟你父亲在好好谈谈,南小姐不用着急。”

她慌忙解释:“我不是着急……”这次贸然前往,是她自己的意思,她总有种沈律致会翻脸不认人的恐慌,所以一时也顾不得什么颜面,就这么过来质问。

沈律致摆手示意她不用再说,“我答应过的事不会反悔,联姻的事我会跟你父亲讨论,南小姐还有别的事?”

南以默怔住,他这是在赶自己走?

她的心下有点不快,但她是一个极其聪明的女人,知道自己这次来的太急必定是惹了他的不痛快,也不多做停留,就起身说:“没有别的事,那以默就先走了。”声音依然柔柔弱弱,还故意显出一丝的委屈。

“恩。”沈律致盯着她的背影,眼底的暗芒一闪而过。

……

这几天,沈京京想尽办法的要见到爷爷,但是沈律致看她看的严,只允许她在房间和客厅活动,根本没有进其他房间的机会。

她等了几天,他还是没有松口的意思。

沈京京恼了,大小姐脾气一上来,也忘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顺手就砸了客厅和卧室 。

别墅的管家不敢阻止她,只好战战兢兢的向沈律致汇报。

“把客厅给砸了?”他的声音听不出情绪,管家不知道他到底生没生气,只好继续说:“不止,还有房间,也被她闹得稀烂,您上次五十万买回来的那个清代花瓶,也被她给……”

他不敢在说下去,沈律致阖上眼,“继续说。”

“沈小姐今天开始拒绝吃饭,她说除非让她见到她爷爷,否则,她什么也不吃。”

这时他英挺的脸上已经有一层薄怒,气极反笑,“好,很好,那就什么都别给她吃!她那么喜欢闹,就让她继续闹,什么时候她开口求你们,在给她东西吃。”

管家有些不忍,“这?”

他斜眼看他,“有问题?”

管家立刻恭敬的低头,他当然不敢有什么异议。

于是,沈京京就从那天开始真的绝食,她自己不说吃,就没有人给她端东西吃,偏偏沈京京是个倔脾气,她也硬到底,什么都不吃。

沈律致这两天公司有事,也没有回别墅,他以为沈京京只是一时闹脾气,过不了一天就会服软,也就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

直到第三天早上,他从外省飞回来,车子已经开到南家的大门口,他这次是来商议和南以默订婚的事,南家,还有很大的利用价值。

下车前却接了一个电话,是别墅的管家打来的。

第7章 你休想

“什么事?”

管家的声音犹犹豫豫,最后说:“沈总,沈小姐她……”

“她怎么了?”

电话那头的人不知说了一句什么,沈律致脸色立即大变,本来已经半开的车门又重新关上,他掉了个头,又直接把车开了出去。

本来都已经出来迎接他的南家人奇怪极了,“怎么又走了?”

南以默也在一旁,神色不明,看着那辆飞驰而去的车。

沈律致一路开回了别墅,直奔沈京京的房间,管家以及几个保镖都在那里,看到他来,终于松了口气。

他的黑眸却一直盯着床上昏迷的人,她手上的血迹十分刺眼。

他心中暴怒,朝着围着的人大吼:“废物!你们一群人围着她是等着看她死吗?”

说着就立刻抱起她冲出去,后面一群人也跟着,沈律致抱着瘦弱的她出了别墅,把她放进车里,飞快的开向医院。

所以都没有注意到,在旁边的不显眼的角落有一双眼睛盯着这里,漂亮的双目在看到沈律致怀里的沈京京时,忽然变得狠厉了。

居然是她!

到了医院,沈京京割腕的手虽然留了不少血,但是她身体虚弱没什么力气,下手并不深,医生紧急做了处理之后,并没有什么大碍。

沈律致脸色铁青,在病房的隔壁一间屋子里,管家以及其他人纷纷沉默,老板现在怒气大的让他们觉得连呼吸都有压力。

“说!到底怎么回事。”

管家小声道:“沈小姐两天没吃东西,今天早上在房间饿昏过去,被保姆发现,后来给她喂了些水,她就趁保姆不注意,砸碎了水杯用碎片……”

沈律致阖眼,“两天没吃东西?今天是第三天?”语气很危险。

管家立刻解释:“是您说……她不服软就让她绝食的,她硬气的很,我们,也不敢擅自给她吃的……”

好,很好,沈京京,你够有种!

沈京京醒了,但还是非常虚弱,连续几天的滴水未进加上割腕,让她看上去无比憔悴,脸上毫无血色。

一张明艳的鹅蛋脸本来是容光焕发的,现在两颊的肉也瘪了下去,眼睛无神,病房里就只有沈律致一个人,但她不看他。

“后悔下手下轻了,没死成是不是?”他声音冷冽,看着他的眼睛。

沈京京依然望着天花板,不说话。

沈律致最烦她这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高大的身子俯下 身,用力捏住她的两颊,“你以为你绝食,自杀,就能威胁到我?”

她的眼神终于看向他,轻启嘴唇:“让我见我爷爷。”

他狠狠放下自己的手,“你休想!”

“沈律致,一个人想死的方法有很多种,你救得了我这一次,下一次,我未必就会死不成。”她脸上里什么情绪都没有,说出的话偏偏却掷地有声。

她这一句“未必死不成”又触怒了他,“沈京京,你最好想清楚,如果你死了,你爷爷会死的比你更惨,我要留着你好好的折磨你,想死?没那么容易!”

第8章 妥协

一提到沈海,沈京京的眼里终于有了情绪,“你让我见我爷爷,让我见我爷爷一次,让我看看他,我不会做什么的,你知道的,我逃不了……”

她的声音里早没了之前的骄傲,甚至带着恳求,她瘦弱的双手抓住他的一只手臂,眼神里明明没有任何示弱,却比任何楚楚可怜的姿态都更让他心软。

他鬼使神差的开口:“接受治疗,好好吃饭,回家之后,让你见他。”

沈京京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意,松开双手,她终于可以见到爷爷了!

沈律致惊异于自己的让步,他刚刚居然对她心软了?他怎么能对沈京京心软,她是他的仇人,是他隐忍这么多年,要报复的人。

她不知道他又生了什么气,大步离开了病房,还大力的关上门。

但是不管怎样,她终于是可以见到爷爷了,这是这么多天来,沈京京第一次真心的笑出来。

沈律致离开后,病房的外面站了另一个身影,身量很小,她悄悄的打开一丝门缝,看着里面的人。

沈京京苍白的脸上带着明显的笑意,这笑容看得她心中的恨更甚。

沈京京,又是你,你又破坏我的好事!

我不会放过你的。

她在医院带到下午,医生说她出了虚弱没什么大碍,可以回家休养,沈律致已经离开,别墅的管家打算带着她回去。

就在沈京京抬着手臂下床的时候,房间里却突然冲进来一个身影,他一下子就窜到沈京京的身边。

“京京,我终于找到你了!”声音带着庆幸,看到她手腕上的纱布时,又满是心疼。

沈京京很疑惑:“以安?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他正要说话,就有两个保镖走过来想拉他出去,南以安立刻挡在她身前,“京京你别怕,我会保护你的,我知道这些人都是坏人,我不会让他们带走你的!”

沈京京从后面看着南以安倔强的想要保护她的话,内心一阵感动,可是……

“以安,他们不是坏人,你误会了。”

爷爷还在他们手上,沈京京怎么敢走。

管家眼神一动,保镖们立即动手抓住南以安,“南少爷,请不要耽误我们回家。”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你们不许欺负京京!”南以安也是一米八的大个儿,不比沈京京手脚无力,他手被钳制了就动脚,胡乱的踢,闹得他们根本走不了。

保镖们被他弄的烦躁,正打算下狠手,沈京京立即制止:“你们不要伤害他!”

这时一道熟悉的冰冷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谁欺负京京?”

众人都望过去,沈京京心里一颤,是沈律致又回来了,她立刻起身,“是以安他误会了,你放他走,我们回去吧!”

她说的急,把害怕沈律致会对南以安做什么的情绪表现的太过明显。

沈律致的眼神果然立刻暗了不少,“你倒是很关心他?”

沈京京低着头不说话,南以安是认得沈律致的,心里也觉得奇怪,姐姐不是说看到京京被一群恶人在医院看着吗?

怎么结果,是她小叔?

小说

路念笙这辈子做过最疯狂的事,是嫁给傅子遇。

2021-1-3 14:07:33

小说

他是东方集团总裁,身价上亿,竟要娶怀了孩子的她。

2021-1-3 14:11:1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