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念笙这辈子做过最疯狂的事,是嫁给傅子遇。

路念笙这辈子做过最疯狂的事,是嫁给傅子遇。后来这变成了她最后悔的事。,一颗真心双手奉上,终究难抵他心中那片白月光。,传闻傅家少爷为救情人而舍弃的妻子殒身大海,尸骨无存,后来他疯了似的寻,却再也没有她的音信……
路念笙这辈子做过最疯狂的事,是嫁给傅子遇。

第1章 不配

整个城市被笼罩在雨幕后,天空中突如其来的闪电,惨白的光映得整个卧室明晃晃。

路念笙跪趴在床船上,被身后粗暴的动作逼的往前倒,浑身几乎快要散架,刚一起身就被身后的男人按住了她突兀的脊梁骨,硬是将她按下去。

她眼底有泪光,想要往前爬避开,又被男人掐着腰控制住。

“叫我回来不就是为这个?”傅子遇弯身,一把抓了她头发迫使她侧脸看向右边柜子上大大的穿衣镜,他在她耳边喘,息,“路念笙,看看你自己下贱放荡的样子,哪里配得上当傅家少奶奶?”

傅子遇在船上对她的羞辱,这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路念笙以为自己早就习惯,可心口还是鲜血淋漓地痛,视线对上镜子里面模糊纠缠的两个身体,又是一道闪电让她看了个清楚。

身后的男人哪里还有平日里清冷俊逸风度翩翩的样子,完全可以用狰狞来形容,而她被他压着,绝对弱势的姿态刺伤了她的眼。

她闭上双眼,笑得很病态:“就算配不上,我也已经是了……”

话音湮没在又一次的攻击里,他刻意用很大力气,这场船事于他而言是发泄,于她而言只是无尽的折磨。

路念笙以为自己会死在他身下,然而没有,漫长的半个夜晚过去,窗外雨势回落,淅沥淅沥地敲打着玻璃,傅子遇从她身上离开,点了支烟。

烟气随同沉默在房间弥散,路念笙浑身痛,像个破败的布娃娃一样平躺在床上,侧脸看着窗外,而傅子遇低沉的男音在很久之后才响起。

“路念笙,我没见过你这样没皮没脸的女人,这样的婚姻有意思?”

她没有动,也没有说话。

“早些签了离婚协议,对大家都好。”

这句话傅子遇已经说了不止一次,路念笙觉得有些麻木,一言不发地起身,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往浴室走。

洗完澡出来,卧室里面已经没了傅子遇踪影,空气里面还残留着欢好之后的气息,混杂淡淡烟气,路念笙摸着自己的肚子,步伐缓慢地往前挪,每走一步腿间都是锥心的痛,听见窗外引擎的响声,她下意识看向窗外。

黑色法拉利破开雨幕疾驰出去,宛如离弦的剑,她站在原地愣了两秒,心脏像是被冻结了。

傅子遇就这样迫不及待,连一个夜晚也呆不了。

片刻,她自嘲地笑了笑,正要回床上去,脚步顿了顿。

腿间涌出热流,她伸手探去,摸到一片粘腻,月光下她看清掌心的一片猩红,瞬间脸色惨白。

她的例假日子还差得很远。

路念笙半夜折腾到了市立医院,检查结束已经到了林晨四点,医生拿着检查结果皱眉头。

“你老公怎么没来?”

路念笙答:“他有事不能来。”

医生看她的神色有些怪异,“这样子怎么当爸?差点把自己的孩子做没了!”

第2章 闲杂人等

路念笙闻言愣住,“医生,你说……什么?”

“你怀孕了,胎儿已经有三周了,流血是流产先兆,估计,”医生咳了一声,继续道:“原因是你和你老公的运动,太激烈,估计刺激到了。”

路念笙回家昏昏沉沉睡到了翌日早上十点多才下楼,帮佣柳姨做好饭等了许久,见她面色苍白,忍不住问:“少奶奶,您没事吧?”

她摇摇头,懒懒地坐在餐桌旁边吃饭,脑子里面一片混沌。

孩子的事情对她来说不是惊喜,是惊吓。

傅子遇想跟她离婚想疯了,如果被他知道,孩子肯定没活路,而她呢……

如果放在半年前,她和傅子遇还没结婚的时候,要她为傅子遇生孩子,她肯定都要乐疯了,可是现在一切都不同了。

吃过饭她在太阳下发了很久的愣,还没想好肚子里孩子的去处,傅子遇打来电话。

她按下接听贴在耳边,也不说话,傅子遇早就习惯,冷冷道:“来公司,今晚跟我回家吃饭。”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她明白这是要回傅家吃饭了,傅子遇的母亲徐媛在家寂寞,不时会搞这种活动,每次都叫傅子遇接她去,傅子遇懒得接她,便让她去公司等。

她伸了个懒腰,摸摸肚子,然后去换了件衣服,也没叫司机,自己打车去了公司。

她目标很精准,直冲R.S.集团总部的总裁办,却在进入傅子遇办公室之前被一个女秘书拦下来。

“傅太太,真不好意思,傅总有交代,闲杂人等不能进去。”

路念笙闻言,抬抬眼皮看眼前的秘书。

白肤红唇,纤腰大长腿,傅子遇这秘书更换速度虽然快,可都不外乎这一种类型,她打从心底鄙夷,眯眼看了女秘书胸口的工牌一眼。

“Sara,是吧,你的意思是我算是闲杂人等?”

Sara表情有故意为之的镇定,却难掩眼底的揶揄,“不,这话是傅总说的,他吩咐过你要是来的话,就在外面等。”

路念笙冷笑,一把推开Sara就往傅子遇办公室走。

“傅太太,你不能……”

路念笙进了办公室一把关上门,顺便将Sara的声音关在了门外,然后走向傅子遇。

傅子遇正坐在电脑前看汇报表格,闻声抬抬眼皮看过来,嘴角泛起一抹冷笑。

路念笙永远这样,没教养,没素质,粗鲁的要命,是他深恶痛绝的类型,最让他恶心的是,她还格外有心机,为了攀附权贵什么手段都使。

傅子遇讥诮的表情路念笙不是没有看见,她选择性地视而不见,坐在办公桌对面问:“你什么时候下班?”

傅子遇看了一眼电脑上的时间,“你来的太早。”

这句话不算回答,可傅子遇已经专注到了工作上去,显然是不愿意再跟她多说一句话,她也不想自讨没趣,百无聊赖地打量着这个办公室。

办公桌上放了一个相框,背对着她,她眯眼看了一会儿,抬手翻过来。

然后她觉得自己手很贱。

相框里面的照片是一张合影,傅子遇和梁佳茗,俊男美女的搭配十分养眼,她被他搂在怀里,巧笑嫣然。

梁佳茗曾经让路念笙的前半辈子错了位,现如今,路念笙依然不能摆脱她的阴影。

路念笙愣了一会儿,偷偷瞄一眼正专注于视频会议的傅子遇,她悄悄地起身,将那相框扔在了垃圾箱里。

傅子遇结束工作之后已经到晚上七点,天色渐晚,路念笙因为无聊在一旁的沙发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迷蒙中被人用膝盖顶了顶。

“起来。”

傅子遇冰冷的声音传过来。

她起身揉了揉眼睛,“要走了吗?”

睡眼惺忪的路念笙看起来十分无害,甚至有些难得一见的娇憨,白皙的鹅蛋脸上,那双水汪汪的眼睛似蒙了一层雾,海藻一样柔顺的长发慵懒地披散在肩头。

她看起来就像个不谙人事纯洁天真的小丫头。

但傅子遇清楚,这都是假象,她从一个女混混走到路家千金,再到傅家少奶奶,靠的可不是天真,而是心计。

傅子遇轮廓坚毅的俊颜上带上些不耐烦,指指自己的桌子,“我桌上东西呢?”

这话问的路念笙一个激灵,全都清醒了。

她没想到傅子遇会这么快发现,就算一直摆在那里,可如果不是刻意去看应该都不会注意到,一个意识让她心底骤然发冷。

那相框不单单是个摆设,他每一天都在看。

傅子遇见她发愣,蹙眉道:“哑巴了?”

路念笙抿唇,过了几秒抬头,笑的妖冶:“你说那照片?我给扔了。”

傅子遇一瞬不瞬看着她,“路念笙,你真幼稚。”

“我乐意。”

傅子遇二话不说转身去垃圾箱那里,弯下 身手就探进去。

办公室的垃圾箱很小,也不脏,他很快找到东西拿了出来,用纸巾擦干净,然后放回桌上。

路念笙静静地看着他做这一切,最后别过脸去,“切”了一声。

傅子遇回头看了她一眼。

“路念笙,这笔账我们回头再算。”

第3章 你要是个男人,我早动手了

傅家本宅偏远,在L市临着山的别墅区,车子抵达本宅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餐厅里面一派祥和气氛,路念笙格格不入。

路念笙虽然挂了个路家千金的头衔,但这里谁人不知道,她流落在外二十二年,二十二年里过着街头小混混的日子,爹不疼娘不爱,高三就辍学,资质素养全都差得很远。

徐媛倒是热情,不停给路念笙夹菜。

路念笙受宠若惊,忙不迭说谢谢,徐媛叹:“念笙,你太瘦,该多补补,我和老爷子还等你给我们生孙子呢,这样可不行。”

路念笙觉得被呛了一下,连忙喝水。

一说孩子路念笙连食欲都淡了,那些亟待解决的问题又浮上来,她小心地看了一眼傅子遇。

她和傅子遇走到今天这一步,现在有了孩子对彼此都不会是个好消息,可要打掉自己的孩子,这个决定并不容易做。

傅子遇听见徐媛的话只是笑,“妈,你太心急了,我跟路念笙最近几年都不打算要孩子。”

路念笙低头,嘴角浮起苦笑。

回去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车子开到半山腰就停了下来,傅子遇推了推副驾驶上的路念笙。

“下去。”

路念笙警觉地看向他,“不是还没到……”

傅子遇冷笑,“我早说过照片的账我们迟早要算。”

路念笙攥攥拳头,“傅子遇,你也很幼稚,这样有意思?”

傅子遇看看外面黑沉沉的天,那双深邃的眼眸越发幽深,手在方向盘上轻轻叩,“但凡让你不舒服的事情,我觉得都挺有意思。”

路念笙抓紧安全带,“我要是不下车呢?”

傅子遇回头看了她两秒,倾身过来,路念笙只觉得眼前黑影晃,男人的气息近了,铺天盖地的荷尔蒙将她淹没,浅淡的烟草气息和古龙水味道让她觉得眩晕,傅子遇那张俊脸近在咫尺,她听见“咔嚓”一声,胸口的安全带骤然一松。

傅子遇还将她那边的车门打开了,然后丢了一个字。

“滚。”

她咬咬牙,还想厚着脸皮撑一下,结果被傅子遇不由分说地推了一把,她一个踉跄好不容易狼狈地用脚踩在了地面上。

心跳砰砰,她的双手下意识地护在小腹,回头想要破口大骂,却被傅子遇抢先。

“路念笙,你要是个男人,我早就动手了。”

路念笙整个身体已经离开车子,抿唇听完,突然笑。

“傅子遇,我是男人还是女人,你还不清楚吗?”

傅子遇拧眉利索地关上了车门然后踩油门,车子向着山下驶去。

路念笙这一点也令他讨厌,简直没皮没脸,说起荤话来不输男人,哪里像个女人?

可就是这么一个他觉得轻佻放荡的女人,在他最初侵入她的那个夜里却无比生涩,在床上留下触目惊心的红色印记。

彼时的傅子遇未曾想过,后来的后来,路念笙终于变得恬静沉稳而又内敛,她也终于有了乖顺温柔的那一面,可那些姿态,都不属于他了。

整个南山在夜空下一片静谧,路念笙一个人走在盘山路上,草丛里知了的鸣叫,听起来很孤独。

第4章 脏东西

路念笙也不是傻子,会乖乖走下山,傅子遇一离开她就摸出手机打电话给苏晓。

苏晓刚下晚班,一接电话就风风火火地打车过来了。

车行驶在山路上,苏晓不停地骂,“傅子遇那孙子真不是个东西,半夜三更把自己老婆扔这种地方,万一出了什么事儿可怎么办?”

路念笙笑,“他巴不得我能出点事。”

苏晓叹,“要是大哥在就好了,肯定废了傅子遇,给你报仇。”

路念笙被这句话里面的某个点触到,眼睛直勾勾地望着路边树丛,没有说话。

苏晓又说:“你啊,脑子也是一根筋,谁会为了个一见钟情的对象把自己的自由给搭进去?现在傅子遇这么讨厌你,也不知道你这么费劲坚持是为了什么。”

路念笙抽抽鼻子,摸摸自己肚子,“反正我不离婚。”

路念笙话说的坚定,可等回到家里,心里就又空落落的了。

偌大的别墅只有几个佣人和她在,傅子遇果然没有回来,路念笙干脆让苏晓留了下来,俩人像从前那样睡一张床,说了很多话。

有句话多少次路念笙到了嘴边又咽下去了。

她很清楚苏晓,如果苏晓知道她有了傅子遇的孩子,肯定二话不说就要拉她去医院打掉,这似乎是最稳妥的解决办法了,可她自己心底里还有那么个坎儿。

未来的事情都是说不上的,万一傅子遇改变心意了呢,这毕竟是他的孩子啊。

翌日早,苏晓跟路念笙下楼吃饭,意外地看到了傅子遇。

他在餐桌旁的椅子上坐着,姿态慵懒,手指间夹了一支烟,白色烟雾升腾,他的容颜有些虚幻。

傅子遇在L市出名不光是因为他是傅家少爷,也因为他这副难得的好皮相,苏晓瞥了一眼,可惜,帅有什么用,对老婆不好,这种男人不要也罢。

路念笙见着傅子遇也没出声,拉着苏晓刚走到餐桌旁,苏晓还没坐,傅子遇抬抬眼皮睨了一眼苏晓,话却是对着路念笙说的。

“怎么什么东西都往家里带。”

路念笙和苏晓都愣了一下。

苏晓这火爆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傅子遇你说什么呢,你再说一遍!”

路念笙脸色也瞬间就变了。

傅子遇讨厌她,可苏晓是无辜的,凭什么要受他侮辱?

傅子遇扯扯嘴角,“不是吗?”目光复又在苏晓浑身上下意有所指地打量。

苏晓做的工作并不光彩,会所陪酒的,上班的时候穿着格外性感,昨晚下夜班就直接过来,此时身上还是一件黑色蕾丝连衣裙,胸口大腿上大片春 光外露,打眼看也知道是做什么的。

路念笙一下子挡在两人中间,“傅子遇,我知道你讨厌我,可我朋友没招你没惹你,你没权力也没理由跟她过不去。”

苏晓在后面按捺不住地嚷嚷,“老娘做什么工作,轮得到你来管么?!”

傅子遇狠狠吸了一口烟,迎上路念笙视线。

“我就是见不得我家有脏东西。”

第5章 你就那么想当我老婆?

路念笙是在十七岁那年认识苏晓的。

那时候,两个女孩子都在超市做收银员,后来苏晓的运气很糟糕,男友车祸撞了个偏瘫,每个月还要花医药费,苏晓从那时候开始踏上了陪酒女的不归路。

这些,傅子遇都不会知道,像是傅子遇这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天之骄子,根本不懂得人间冷暖,只会站在所谓道德的制高点,对别人指指点点。

路念笙脸色惨白,使劲拉住了要冲过去的苏晓,对傅子遇道:“傅子遇,你真让人恶心。”

傅子遇嘴角扬起微微张扬的弧度来,“彼此彼此,你以为我说的脏东西,只有她而已?”

他的眸子紧锁在她脸上,几秒沉默后,路念笙拉着苏晓离开了。

傅子遇把目光收回来,抬手取了报纸打开看,心里却有些乱。

应该开心的,他很少能将不要脸的路念笙堵的说不出话来,嘴巴上占到便宜这是破天荒头一遭,路念笙性子太犟,他想要她痛苦,生气,难过,甚至每次在床上的时候,他想听的都是她因为疼痛发出的声音,想看她流下眼泪,可他从未得逞。

他想要她受不了,然后离婚。

每一次,路念笙对他的冷言冷语反唇相讥,在床上的时候宁可咬破自己嘴唇,也不发出一点声音,眼泪更是从来没见过。

她是没有心的,也不像个真正的女人,他为什么要委屈自己跟这种女人在一起一辈子?

他原本计划要娶的就是梁佳茗,那个时候梁佳茗不叫梁佳茗,叫做路佳茗,是路家的千金,门当户对,跟他青梅竹马,两家也早就有了婚约。

他不过是去国外出差考察一个项目,几个月的时间而已,回来人间都换了,家里催着结婚,这世上怕是没有过这么荒唐的婚礼,他敲开路家门进去,穿着婚纱等在那里的人是路念笙。

当时傅子遇的脸色就变了,如果不是朋友拉着他,要他顾忌两家颜面,他很可能转身就走了。

后来有人告诉傅子遇,路念笙才是路家的正牌千金,只是流落在外多年,无人管教,变成现今的模样。

他哪里管得了那么多,他只知道自己的婚礼被毁了,被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粗鲁又城府至深的女人给毁了,这个女人还真拿自己当成了傅太太,刚结婚的时候还总给他打电话,一个鸠占鹊巢的人将自己当正主儿,简直让他反胃。

他每天不回家,她就每天打电话,直到他火了,某天晚上酒醉后回到家,拧着她下巴问她成天打电话是不是空闺寂寞无法入睡。

路念笙也恼火,用一句话回复他:“傅子遇,我是你老婆。”

傅子遇讽刺地笑:“你就那么想当我老婆?路念笙,我看你就是欠干!”

男人要让女人低头示弱,从来鞭挞的都是女人最脆弱的地方,他毫无前奏有了动作,遇到阻碍,只停了那么两秒,就不顾她的挣扎深入,狠狠凌虐她的身体。

第6章 上不了台面

苏晓走了很久,路念笙还站在别墅院子的门口发愣,脑子里面都是苏晓走之前最后一句气急败坏的话。

“路念笙,你看看你还像不像你,这个窝囊气要受到什么时候?!”

好一阵子,她才折回餐厅,傅子遇在看报纸,她走过去坐在他对面,安静地吃早餐,傅子遇也不看她,漫不经心道:“等下会有一个K大做工商管理专业的教授来。”

路念笙一愣,“教授?”

“嗯,”傅子遇收了报纸,“我来就是跟你说这件事,你学历低,什么素养也没有,得学些东西,后面会给你安排考试,三年内要拿到硕士学位。”

路念笙目瞪口呆,开什么玩笑,她一个高三都没上完的学渣,要考硕士?

“我反对。”

傅子遇起身,瞥她一眼,“你以为我爱管,是我爸妈嫌你丢人,上不了台面。”

傅子遇这话锥子一样刺在她心尖,她默默低了头。

傅子遇以为她会反驳,但是她没有,她安静地低头沉默,反倒令他觉得有些不习惯。

家里真的来了个教授,名叫韩昭,文质彬彬的,可严肃的时候还是很凶,路念笙被迫拾起书本,每天痛不欲生。

她确实没什么念书的脑子,很多题目需要韩昭一遍又一遍地讲,一周过去了,两个人逐渐熟络起来,她心底有愧,这天课程结束之后特意亲自下厨给韩昭做了一顿饭。

傅子遇回家的时候,看到十分诡异的一幕。

路念笙围着围裙,手里拿着一个寿司往韩昭嘴里塞,韩昭居然也不嫌弃,真的吃了,两个人笑的很开心,似乎还在说什么。

傅子遇遥遥看着,神色瞬间冷下来。

他给路念笙安排家庭教师,是来折磨她的,不是逗她开心的,而且,路念笙还给那男人做饭!

傅子遇走过去,看一眼餐桌上的饭菜汤羹,路念笙做的饭菜卖相很好,不过很可惜,白做了——

他挥手扯桌布,那些碗碟全都被拽着掉落在地上,瓷器摔碎的声音响起。

路念笙和韩昭闻声从厨房跑过来看,只见地上一片狼藉,傅子遇冷眼看着他们。

“韩教授,你该下班了。”

韩昭脸色讪讪,不好忤逆傅子遇的意思,灰溜溜就走了,剩下路念笙一个,对着傅子遇一脸的难以置信。

“傅子遇,你神经病吧你!”

傅子遇抬手松了松领带,靠近她,一把攥住她下巴抬起来,迫使她看向自己,“路念笙,你是不是发情,我看你又欠了。”

说话间,另一只手已经从她裙摆下袭上去。

路念笙脸色发白,想着肚子里的孩子和傅子遇床,事上的狠戾,抬手本能开始推,傅子遇眼色一沉,手已经有了动作。

路念笙浑身僵硬紧绷,几乎未经脑子思考,低头突然咬在傅子遇扳着她下巴的手上。

傅子遇倒抽一口凉气,两只手一并收了回来,就见左手虎口的位置留下深深的齿痕。

他早就知道路念笙粗鲁,可是咬人?

就算是路念笙,这也太过分了。

他只是愣神那么几秒的空隙,路念笙赶紧就往楼上跑,脚步很快,他回神扭头,堪堪见她的背影拐过墙角。

他脸色阴郁的要滴水,虽然两人一向不合,但是她这样激烈地抵抗他的触碰,是头一回。

莫名的他脑海中闪过方才她对着韩昭笑的开心的模样,心里更加窝火,路念笙果然如他所想,就是个轻浮的,水性杨花的女人,现在勾搭上了别的男人,在他面前就开始端姿态。

真是恶心透了。

他抬手松了松领带,转身上楼。

反正也是要逼她离婚,他不打算停手,上楼就直奔路念笙卧室。

第7章 我今天没心情

敲门声响起,路念笙索性将门锁了个死。

傅子遇每次跟她上船都是为了发泄,以及羞辱她,动作不可能温柔,她从前还能忍着,可有了孩子怎么可能任由他折腾?

傅子遇敲着敲着就没了耐心,越想路念笙对着韩昭巧笑嫣然的模样越是恼火,抬手拧了拧门把,“路念笙,你别忘了,这里还有备用钥匙。”

路念笙的声音闷闷地从里面传过来,“我开门可以,但是今天不做。”

她听见傅子遇似乎是冷哼了一声,她有些紧张,又说:“我今天没心情,没状态,我大姨妈来了!”

傅子遇双眸微微眯了眯。

很好,这个无耻的女人现在还会跟他讲条件了。

他没再跟她废话,叫来柳姨拿了备用钥匙打开门,路念笙已经听见动静躲到了浴室里面,傅子遇再打开浴室门,路念笙就在里面顶着门不让她开。

路念笙再怎么女汉子也没法跟男人比力气,加上又得护着肚子,最后不得不认输,傅子遇手里把玩着钥匙看着缩在浴室一角的女人,嘴角带一抹嘲讽的笑。

他一步一步迫近她,手撑在她耳旁的墙壁上,低头看她,“没心情?”

她一愣,只听他又道:“我哪次是等你有心情做的?”

她脸色发白,但努力保持镇定:“难道你想浴血奋战?”

“说谎也用点脑子,刚才我已经摸过了,”他笑的有些邪性,抬起自己方才触碰她的手,“血在哪里?”

路念笙咬着唇,后悔不已,情急之下脱口而出的借口根本经不起推敲,她攥着拳头,“反正今天我不做,你要是碰我就是婚内强。”

傅子遇脸上那种轻佻的,讥诮的笑意更浓了,“你被强的次数还少?”

说话间他靠近她,手在她身上游移,缓慢的,撩拨的。

路念笙没被撩起什么兴致,反而变得脸色煞白,她突然有些怕了,傅子遇在外是一副高冷的模样,可发起狠来到底有多粗暴,她是最清楚的。

她可以不低头,可以像以前一样与他针锋相对,大不了就是被他折腾一回,她习惯了,可是为了孩子,她不得不咽下这口气。

她声音软下来:“今天……真的不行,上次流血了,我到现在身体还不舒服。”

傅子遇一怔。

他每次发泄完就走,根本不管她,出血这个事情自然也无从得知,后来见她也没听她说过,因而他觉得一点说服力也没有。

他手上的动作没有停,看着路念笙难得一见的可怜模样,心底居然升起欺负她的冲动,靠近她,咬着她耳朵,另一只手在之前流了血的地方轻轻点,“想要我放过,可以。”

她刚松一口气,傅子遇就抬起手点她的唇,“今天就换个地方。”

被按下去,被他进,出的时候,路念笙呛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铺天盖地的绝望弥漫在她心头。

傅子遇看到她这副模样反而更加兴奋,好像那些仇恨终于找到了一个最妥当的宣泄点,他变着法子折磨她。

第8章 那个女人

发泄完毕之后傅子遇就当着路念笙的面洗澡,浴室水雾弥漫,路念笙好不容易支起身子,听见傅子遇嗓音清冷地传过来。

“周末跟我回家,家里要来人。”

路念笙没说话,突然间就有些恶心,冲过去抱着马桶吐起来,眼泪在眼眶打转。

她本来以为无论傅子遇怎么对她,她都能坚持下去的,女混混路念笙天不怕地不怕,又怎么会怕受些皮肉苦或看些冷脸?

可当这一切来自于傅子遇,她突然就不确定了,刚才有那么个瞬间,她甚至想用牙齿咬他要命的地方,第一次,她想要伤害他,想要将他给予的痛返还给他。

傅子遇盯着那个背影,她沉默的出乎他意料。

他洗完澡路过的时候路念笙还抱着马桶,浑身瘫软,他路过的从容,路念笙到走出浴室才听见他在打电话。

傅子遇站在卧室紧连的阳台上,手机贴在耳边,表情有些严肃,路念笙倒头躺在床上,说不出的疲乏。

而傅子遇的声音隐隐约约地传过来。

“佳茗性子柔,没有人帮着应该也跑不了太远……嗯,你继续查,如果国内查不到就往国外查……”

路念笙嘴角扯起惨淡的笑来。

呵……那个女人。

傅子遇折回卧室没做任何停留,换过衣服就离开,看也看没路念笙一眼。

……

到最后路念笙也没搞清楚傅子遇突然发什么疯,可第二天韩昭就被换掉了,Sara带来一个年近六旬的老太太,说是大学的返聘教授,路念笙的学习过程因此变得更加枯燥。

周末的时候傅子遇加班,路念笙照例去公司找他,总裁办外面的大办公室里,小格子间有不少目光落在路念笙身上,她听到那些丝毫没有压抑音量的窃窃私语。

“那就是傅总那个老婆,哎你听说了没有,她一点教养没有……”

“是吗,看起来长的还不错啊。”

“傅总身边又不差美女,娶这么个女人简直是暴殄天物!”

“谁让人家有背景呢,哪怕是半路出家的千金,也比傅总原先那个……”

路念笙停下脚步,目光犀利刺向方才说话的人,整个办公室瞬间安静下来。

说话的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路年审走过去的时候,她赶紧低头看电脑,路念笙停在她旁边,说:“别话说一半,继续啊。”

小姑娘脑门都在冒汗,面色尴尬,Sara赶紧过来圆场,“傅太太,她是新来的没规矩,我回头会教训,你要不先去傅总办公室等?”

路念笙颇有些不依不饶的意味,嗓门也大了些,“要么背地里说别让我听见,要么就站我面前挺直了腰板来说,你们听见没有?”

周围几个员工都是一愣,心虚的不敢抬头。

从会议室出来的傅子遇恰好路过,脚步也停在那里,问Sara:“怎么回事?”

Sara为难地张嘴,还没发声就被傅子遇打断,“算了。”

他第一反应就是路念笙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女人不知道又在整什么幺蛾子,站在她身后开口:“路念笙,别打扰别人工作。”

小说

身为一个黄花大闺女,居然被一熊孩子当街喊妈妈?

2021-1-3 14:05:47

小说

沈京京一直以为沈律致会是她心底不可言说却难以磨灭的秘密。

2021-1-3 14:09:3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