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采晴在最青涩的年华,遇上了傅景尧,从此一眼万年。

莫采晴在最青涩的年华,遇上了傅景尧,从此一眼万年。,他成了她生命中最大动力,却不想再见却被他生生踩入地狱。,飞蛾扑火,换来的却是遍体鳞伤……,“傅景尧,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你却扒我皮,抽我骨,把我打入万劫不复之地。,以至于我心碎了,绝望了,对你只有满心恨意。,也许爱与恨之间,原本就一线之隔……,一声声绵绵爱意,最终也会变成句句恶毒诅咒。只是百转千回后,会不会再有曾经的眉眼如初,岁月如故……
莫采晴在最青涩的年华,遇上了傅景尧,从此一眼万年。

第1章 傅景尧,我恨你

“求求你们,别打了!”

深夜,女子监狱内传来阵阵痛苦哀鸣。

404牢房内,一群高大女犯正围着一个大着肚子的娇小女犯拳打脚踢。

被打的女犯蜷在地上,双手紧捂着凸起的腹部。

此刻的她双眼红肿,满头秀发混着泪水、汗水凌乱的黏在脸上,一张苍白的小脸惨不忍睹,却还是翕动着破碎唇角止不住哀求。

傅景尧不相信她的话,以为是她勾结他对手故意透露假消息设计害他,把她送进监狱。

她的人生已彻底被毁,再怎样都无所谓了,可她肚里已满8个月,即将生产的孩子怎么办?

一滴眼泪,悄然自莫采晴眼角滑落。

那群施暴者却根本无视她的哭泣、求饶,下手反而更狠。

不知被打了多久。

趁她们打累之际,莫采晴终于寻了机会滚到一旁,跪在地上砰砰磕起头。

“我是新来的,我求饶,求你们放过我,放过我肚里孩子。”只要她们能放她的孩子一条生路,让她做什么都愿意。

她磕的头破血流,收到的却是毫不留情的嗤笑。

“求饶就会放过你吗?你也太天真了!”

“谁让你得罪了傅少,傅少不发话,谁敢放过你!”

为首的女犯话音一落,所有女犯一涌而上,展开新一轮的凌虐。

傅少交代她们要好好折磨这个女人,傅少是这盐城最有权势的人,也是盐城的神,他的话,谁敢不听?

腹内突如其来的绞痛,让莫采晴睁大眼,惶恐潮水般席卷心头。

这个时候腹痛,会不会是孩子出了问题…

她拼劲全力护住腹部,还是无法阻止那阵阵绞痛。

莫采晴吓坏了,满头大汗的四处摇头哭求,整个人都要疯了!

视线落在不远处一道挺拔修长的身影上,铁门外的男人正负手而立,冷冷的俯瞰着这一切。

若是往常,莫采晴看到他肯定是又恨又怕,但是在此刻,她看到他就像看到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眸光顿时亮了。

“傅景尧,求你了,快让她们住手!”她用尽全力跪坐而起,伸出被鲜血染红的双手,艰难的一步步朝男人爬去。每爬一步,落在身后的毒打就更重几分。

鲜血,一口一口的往外喷涌,她眼前阵阵发昏。可为了孩子还是顽强的咬着牙,继续向前,一直爬到男人脚边。

“求你,住手……”

就在男人转身欲走之际,她突然伸出一只沾满鲜血的手抓住他裤腿,仰着惨白凄绝的小脸目含祈求的看着他。

她原本是个娇俏美女,可她现在被打的浑身皮开肉绽,面目全非,所爬过之处,大片血红掌印触目惊心。再狠心的人看到这样的惨状,恐怕都会心生恻隐。

可傅景尧只是冷嗤一声,这女人,假意骗取他的信任,又勾结其他人想要害死他,现在所受完全是咎由自取!

听到他那声冷嗤,莫采晴一颗心迅速凉透。

那可是她深爱了十几年的男人,却视她的性命为敝履。

肝胆俱裂,不过如此……

女犯们见男人态度强硬,手下动作更狠了,拼尽全力讨好男人,想要获得减刑机会。

为首女犯飞起一脚,朝着莫采晴头部踹去。

嘭的一声,莫采晴整个人重新狠狠跌回地面!

腹部着地面前一秒,她颤抖着破碎的嗓音,喉内发出一声凄惨至极的哀鸣,“我肚里怀的,可是你的孩子啊!”

“你说,肚子里那个孽种是我的孩子?”

傅景尧讽刺的笑了,冷冽冰寒的嗓音落在她耳边,“你以为,我还会再相信你的话?”

男人狠戾无情的嗓音,如一记重锤,狠狠砸在莫采晴心头,彻底砸碎了她所有希望。

那声孽种,更是将她的女性自尊踩的粉碎。

激愤交加中,她噗的喷出一口鲜血。

“就算是真的,我也决不允许你这种女人生下我的孩子!”

“傅景尧,我恨你。”用尽全身力气挤出这么一句,莫采晴恨恨的看了他一眼,眼前一黑,彻底昏死过去。


第2章 孩子没了

“啊——”监狱病房,莫采晴一声惊叫,猛地从噩梦中惊醒,双手下意识抚向小腹。

腹部空荡荡的感觉让她瞬间白了小脸,惊恐不已。

“不……孩子……我的孩子呢?”她不死心的跪在床上四处寻找。

门突然开了,林紫淇优雅的踩着细高跟走进来,看见她,莞尔一笑。

“别找了,莫采晴。你那孽种,哦,不,应该说是可怜组织,已经不知被丢到哪个垃圾处理站了。”

“不,我的孩子没死!你撒谎!”莫采晴一声嘶喊,愤恨目光,猛然瞪向她。

这个傅景尧放在心尖上的女人,从不会盼她好!

“我现在就让你彻底死心。”林紫淇莫采晴冷声说着,拿着手机快步上前,为她放了一段视频。

视频拍摄地是监狱医院。

看着视频中男人冷眼对着刚掏出一堆鲜红组织的医生,冷声吩咐“把这堆恶心东西,给我尽快处理掉!”的画面,莫采晴瞬间瞪大双眼,浑身血液陡然凝固。

不,不会的……她摇摇头,全身止不住的颤抖……

傅景尧不会这么对待他们的孩子的。

可眼前真实画面让她不得不死咬住唇,整个人如坠冰窟。

“怎么样,这下你总信了吧?莫采晴,要不是你不要脸勾/引我的景尧,怎么会落到这种下场!”

林紫淇恶毒大笑,“看吧,现在你那孽种也被你连累的遭到报应。用不了多久,你也会陪着他下地狱了——”

孽种两个字,像针狠狠刺向莫采晴心头!

她猛的抬手掐住林紫淇脖子。

凭什么、凭什么,林紫淇漆和傅景尧都要叫她怀胎八月、费劲全力也没能保住的孩子孽种!

林紫淇怎么也没想到刚流产过的莫采晴有如此大的力气,她脸都憋红了,艰难的冲莫采晴挤出几个字:“莫采晴,你、你放手!”

思及以前,林紫淇每每挑起事端、却将矛头指向自己,莫采晴手下力气愈重——

“采晴,真的不是我做的。”林紫淇突然停止反抗,露出一抹诡笑。

莫采晴刚察觉不对,一道冷厉至极的嗓音陡然自门口传来!

“莫采晴,你在做什么!”

傅景尧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浑身散发着森冷寒意,愤怒的看着这一切。

在莫采晴怔神间,他已大步冲上前,伸出大手,骤然攥住她手腕。

莫采晴刚做过手术的虚弱身子根本没什么力气,轻易便被甩了出去,嘭的撞向一旁柜子。

她狠狠跌在地上,头发散乱,浑身散架般剧痛无比。

傅景尧显然也没料到会是这样,神色微怔,正欲上前——

“采晴,你怎么样了?”林紫淇抢先一步搂住莫采晴,柔声道:“采晴,你摔的痛不痛?我现在就给你叫医生。”

“滚开!”莫采晴抬手挥向她假惺惺的脸,手还没碰到她,林紫淇就软软朝后跌去!

“莫采晴!”

傅景尧快步上前将林紫淇搂入怀中,抬脚踹开莫采晴。

察觉怀内女人颤抖,他转眸瞪向莫采晴,眼里刚有的一丝愧疚转瞬即逝,看着她的目光只有厌恶:“你这恶毒的女人,为了钱想害死我不说,紫淇对你这么好,你连她也想害吗?!”

莫采晴被踹的胸口剧痛,噗的吐出一口鲜血。

“傅、景、尧,你是瞎了眼吗!”她艰难的仰起头,满眼冰冷,带着血迹的嘴角,却噙着抹奇异笑意。

“黑白不分,把白莲花当成宝不说,还亲手害死自己的孩子!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傅景尧眉头一皱,想说什么,可触到她眸底深寒的恨意,心头猛地一怔。

她眼底冰冷憎恶,没来由的让他愤怒!

“景尧,你不要怪采晴。她只是没了孩子,心情激动……”

林紫淇柔柔的话更是让他不想再看见莫采晴,他不再多言,抱着林紫淇转身离去。

嘭的摔门声传来前,躺在傅景尧怀里的林紫淇,冲着莫采晴扬起一抹胜利的微笑。


第3章 我有更好的方法对你

莫采晴瘫坐在床上,傅景尧冰冷的话,像一把冰刃,狠狠插在她心头。

一年前和傅景尧的初遇潮水般浮现眼前。

那时,她还是演艺学院的毕业生,为给有心脏病的母亲治病,接下一单去勾/引一个富二代的任务。

到了才发现,她要勾/引的,竟是她找了近十年,朝思暮想的男人……

后来她才知道,派她去勾/引他的人是他的后母。

就是那女人害死他生母又处处与他作对,一心想夺走傅氏并置他于死地。

结果,他识破她身份,把她当成卧底,从此成了他发泄对继母恨意的工具,并被威胁反卧底他继母。

而她,为了留在他身边只能默默忍受……

太多的寒意涌上心头,眼前,一会儿是傅景尧愤怒指责的脸,一会儿是宝宝鲜血淋漓的画面,她感到脑袋越来越沉,眼皮越来越重,终于昏了过去。

莫采晴再度醒来,耳边传来医院消毒水的气味。

真意外。

傅景尧突然良心发现了吗?居然还没把她送回监狱……

看到床边林紫淇她才知道,她错的有多离谱。

“莫采晴,你终于醒了。”

林紫淇轻轻一句话打消她所有奢望。

“别以为是傅景尧心软,是我要求他,让你留在医院的!怎么样,你是不是该感/谢我?”

对于洋洋得意的林紫淇,莫采晴根本不想搭理,扭头看向一旁。

“莫采晴!”

林紫淇不满她的反应,用力扳过莫采晴的头,逼她看向自己。

“莫采晴,我留你在医院不是让你养病的。你最好乖乖听话向景尧认罪,告诉他你留在他身边就是想搜集信息,联合他商场敌人想害死他!否则,有你好看!”

林紫淇咬牙切齿的话,并没对莫采晴起到多大作用。

“我不会。”莫采晴淡漠一笑,视线淡淡扫过林紫淇。没有做过的事,她为什么要承认。

至于林紫淇,大不了再被她投进监狱,接受殴打……

反正,孩子已经没了。她现在还有什么好怕的?

像是挥出去的一拳砸在了棉花上,林紫淇气的直咬牙,但转眼想到什么,挑唇一笑。

“进监狱你不怕,我有更好的方法对你!”

莫采晴根本不明白,现在的自己连死都不怕,林紫淇还能找出什么方法让她害怕?

拿出手机,林紫淇恶毒道。

“你嘛,是不在乎死活了,因为你现在这样活着跟死了也差不多了。不过我好奇,你母亲要是因为你不听话死了,你会是什么反应?”

一句话晴天霹雳般,在莫采晴头顶炸开!


第4章 你不是我的采晴

“林紫淇,你要做什么!”

她激动的瞪大眼,死死瞪着林紫淇。

看着她慌乱的样子,林紫淇得意的笑了。

“如果我说的不错,你母亲还在省医住院吧。一个心脏病患者,如果半夜突然发病死去,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吧……”

莫采晴大口呼吸着,见她拨通电话,冲那边说着“现在有时间吗,帮我整一个人……”,慌忙打断她,“我说!让我说什么都可以,求你不要伤害我母亲!”

阵阵酸涩涌上鼻端,她虽拼命控制泪水还是忍不住往下掉。

孩子死了,父亲又在她童年时抛弃了她,如果母亲再出什么意外她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她不敢再想下去,母亲就是她现在唯一软肋。

林紫淇得到承诺心满意足的离开,莫采晴辗转反侧,快到凌晨才睡着。

次日清早,看见出现在病房的高大男人,莫采晴就知道,一定是林紫淇安排的。

见她醒了,傅景尧狭长黑眸内闪过一抹不屑。

“刚流过产还能睡这么安稳,心还真大。”

心口仿佛被针扎了下,一阵紧缩。

莫采晴心潮一阵剧烈翻涌,几乎忍不住要挥手打上男人那张冷漠的脸。

他还有脸提那个被流掉的孩子……他有什么脸……

看着她那副厌恶模样,傅景尧不悦皱眉,语气也透出几分不耐。

“林紫淇说你有话对我说,什么话?”

什么时候,这女人看的目光只剩冷漠、痛恨?

曾几时,她看着他的目光满是崇拜、迷恋……

虽然,他那时很不屑于她那种眼神,觉得她和那些迷恋他的花痴一样。

但是,比起之前,她现在的眼神更让他厌恶。

胸口,仿佛被什么堵住一般,这种不爽的感觉令他恨不得让她永远闭上眼!

她之前的黏人模样又浮现在脑海,傅景尧突然攥紧双手,一股难以抑制的怒气席卷心头。

这女人,整天口口声声说爱他,到最后还不是为了钱出卖他!

傅景尧怒不可遏的咬着牙,黑眸狂怒的盯着床上莫采晴。

要不是林紫淇及时赶来,他差点死在他那群商业敌人手中!

只怕她口中的他的孩子,也是她想绑住他,借以套取他商业机密的手段吧!

莫采晴缓缓坐起,强忍着对他的恨意,“关于你上次遇难的事,我会告诉你全部真相。不过,在此之前,我有一个条件。”

果然,上次遇难的事和她有关!

傅景尧浑身紧绷,额头青筋爆起,他强忍着怒意,黑眸冷冽的盯着她,冷声道,“什么条件,说!”

“在此之前,我想去看一眼我母亲。”

“好。”傅景尧盯着她冷淡的脸,几乎是咬牙切齿的,从唇间挤出一句。

他倒要看看,这女人看过她母亲后,到底会告诉他什么样的惊喜。

盐城医院。

门一开,莫采晴激动的直奔病床上的母亲,还没到跟前,就被一道愤怒声音制止。

“给我出去!”

“妈!”莫采晴心头一凉,焦急的望着母亲,“是我,采晴啊,我来看你了。”

她心乱如麻,难道母亲病的糊涂,不认人了?傅景尧之前不一直说母亲状况挺好的?

各种恐慌、猜测划过心头,都被母亲一声痛心指责打断。

“你不是采晴!”

“我是采晴啊,妈,你看看我。”莫采晴心头一惊,上前抓住母亲的手,却不料被她一把甩开。

她艰难的想要爬起,一道鄙夷的声音落下,“我的采晴,不会做别的小三,更不会因为不检点被人打的流产,没了孩子!”

莫母的每个字都像重锤一锤锤砸在莫采晴心头,她心里一阵阵钝痛,起身,想要解释——

岂料,莫母厉喝一声,伸手指着她,“你别过来,我、我、我不想看见你!”

莫采晴刚靠近,莫母突然呼吸急促、脸色苍白。

“妈!”莫采晴心头大乱,忙抓着她的手,大喊,“大夫!大夫,来人啊——”

莫母呼吸越来越急促,双眼死死瞪着莫采晴,胸口一阵汹涌起伏,终是昏了过去。

“大夫,大夫,快来救救我母亲!”

莫采晴转身要去喊人,双腿却忽的一软,扑在地上。


第5章 恨你如此之深

这时,门开了,一双黑皮鞋出现在视线中。

莫采晴根本顾不得来人是谁,抬手就拽住那人裤腿,“求你,救救我妈……”

一阵冷气传来,她勉强抬头,看见男人冷俊的脸,脸色倏地白了。

居然是傅景尧!

这个冷血无情的男人,又怎可能救她?

瞥见他唇角冷笑,莫采晴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女人紧揪的手松开,整个人瘫在地上。

看着她毫无血色的脸,凄惨至极的模样,傅景尧心底某处,蓦地被扯痛一下。

不应该的,他眉头紧皱,她越是悲惨,他应该越是该开心才对。

压下心底异样,他把这视作对弱者最后一丝悲悯,厉声吩咐,“快叫医生抢救。”

说罢,抱起昏迷不醒的莫采晴,大步冲了出去。

门外,林紫淇冷眼看着这一幕。

傅景尧心里果然有那个贱人。不行!她得早点下手,将那贱人赶走!

半小时后,待医生走出莫母病房——

她进了病房,拽掉输氧管……

莫采晴在病房醒来,昏迷前一幕涌入脑海,她不是昏过去了吗?是谁把她带到这里的,那个男人吗?

怎么可能?

她自嘲的一笑,扯痛破碎唇角。

那男人怎么会好心救她……

想到状况不明的母亲,她迫不及待起身,一阵娇笑声突然传来。

“哟,醒了?”林紫淇推门而入,朝她走来。

“我妈呢,我妈怎么样了?!”莫采晴焦急的问。

听到林紫淇哎的轻叹,一颗心骤然揪紧。

“快说啊!我妈怎么样了!”

林紫淇轻握住她的手,满脸惋惜:“本来呢……阿姨是可以抢救过来的。可景尧禁止所有医生给阿姨做抢救。所以阿姨她——”

“死了”两字,轰的在莫采晴头顶炸开,她张开嘴,面色惨白如纸。

“不可能的!”回过神来,莫采晴连连摇头,一定不会的,傅景尧就算再狠心,至于看一个老人去死?!

“有什么不可能的?景尧怕过什么,他连你们的孩子都敢杀。”林紫淇不悦皱眉,眼底笑意渐浓。

“只是我没想到他恨你那么深,连你的母亲都不放过。要知道,他平日素来很善待老人的……”

那个流掉的孩子再度被提起,莫采晴胸口一揪,差点痛晕过去。

她光着脚就冲向母亲病房——

来到病床前,看到死不瞑目的母亲时,心头猛地一震,蓦的跪在床前放声大哭起来。

老天,她到底做错了什么,她只是爱错了一个人,为什么她所爱的人都要一个个离她而去?

手指突然碰到一枚硬物,她抬眸看到床边傅景尧常戴的铂金戒指。

林紫淇惋惜的话猛然在耳边响起,“阿姨本来是可以抢救过来的。可景尧禁止所有医生给阿姨做急救。”

“只是我没想到他恨你那么深,连你的母亲都不放过。”

“傅景尧……”莫采晴攥紧戒指,指甲刺破掌心都毫无知觉。

“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

咬唇发誓间,一只手落在她肩头。


第6章 采晴,接受我

莫采晴没想到,会在这儿遇见她的大学学长陈文俊。

陈文俊长相俊雅,颇具才干,通过自己创业毕业三年就成为一家著名公司总裁。

他怎么就忽然出现在医院了?

“采晴,真的是你。”陈文俊惊喜的将她拉起,看到她呆滞神情顿时大惊,“发生了什么?”

莫采晴将最近发生的事简单告诉陈文俊,求他带她离开。

“你放心,采晴,我一定带你走。”陈文俊心疼发誓。

在陈文俊帮助下,莫采晴当天上午就在医生掩护下,带着母亲尸体离开医院。

采溪别墅。

莫采晴垂首坐在沙发上,想着陈文俊刚才求爱的话。

他说几个月联系不到她很担心,这次是专程从国外回来,打听到她母亲住院地址前来找她。

其实,陈文俊对她的心思,她又何尝不知?

刚入学时,她什么也不懂,是陈文俊帮她拖着行李,带着她认识校园每一处地方,之后她经常有生活、学习方面的问题向他请教,他都耐心解答。就这样,他像一个大哥哥兼导师一样陪伴了她三年,直到大三那年,才向她表白——

而她心房已被另一个人占的满满的,从未答应。

一年前她毕业那年,他出国学习,与她联系渐少,她也遇上了那个她心心念念的男人,陷入一场自以为是的疯狂爱恋,却不想,到头来却被伤的体无完肤、遍体鳞伤……

心口还未愈合的伤疤再度被撕扯开,莫采晴收回思绪,不敢再回想下去。

她后悔了,她不该去爱傅景尧!

她对他疯狂的爱,现在看来,根本就是场笑话。

“对不起,采晴。我知道你最近经历太多痛苦,我不该在这时求你接受我。我会等,等到你接受我的那天。”陈文俊温柔的看着她。

“谢谢你。”三个字从莫采晴喉内挤出,她哽咽着,再说不出话来。

她亏欠陈文俊的实在太多了。

这次如果不是他冒着得罪傅景尧的危险动用关系带她离开,她现在只怕又被带回暗无天日的监狱,母亲的尸体也不会这么轻易被带回。

可现在不说她已怀过孕、流过产怎会配的上他?她心都碎透了,哪儿还有心思去考虑感情的事……

……

两日后,莫母的葬礼在东郊一家墓地悄然举行。

那天,天色灰蒙,莫采晴一身丧服。

棺木入土一半时,她因太过悲伤,踉跄了一下。

刚被陈文俊扶稳,就见傅景尧气势汹汹的闯了进来。

“莫采晴,你真够可以的!刚爬下我的床和野男人勾搭怀孕、流掉孩子,又这么快勾/引上其它男人!”

傅景尧一进来就对她冷嘲热讽。

看着他气急败坏的样子,莫采晴攥紧双手。

这男人,根本就是个没有心肝的恶魔!她强迫自己不要去在意,身子却仍止不住颤抖。

傅景尧的视线落在陈文俊扶着她的手上,唇角讽刺勾起,“这男人,不会就是你之前勾搭上的那孽种的生父吧?”

孽种两个字彻底压垮了莫采晴最后一丝理智,她再压不下胸中怒潮,拉住要冲上前的陈文俊,冲傅景尧厉吼出声,“傅景尧,你给我住嘴!”

她简直难以理解,这男人,对她的折磨还不够吗?非要在她尸骨未寒的母亲面前,这样羞辱她!羞辱她的孩子!

轰隆一声闷雷响起,天色骤变,大雨倾盆。

雨还没有落到莫采晴身上,她就被陈文俊拉入怀中。


第7章 口口声声说爱我的浪样儿

傅景尧见陈文俊为莫采晴撑起伞,眼底瞬间汹涌。

还没等莫采晴反应过来,他就快步上前,一把将陈文俊扯开。

陈文俊手中的伞掉落在地上,雨滴纷纷砸在莫采晴脸上、身上,很快将她全身湿透。

“傅景尧,你这疯子,为什么这么对采晴?!”陈文俊激动的对傅景尧指责。

傅景尧笑意更冷,眼底无尽鄙夷,“像她这种女人,也值得被怜惜?陈总只怕是没见过她在床上用尽浑身解数缠着我,口口声声说爱我的浪样儿!”

仿佛整个世界瞬间静止,莫采晴浑身都僵住了,呆呆立在雨中,像只没有知觉的木偶。

雨水化作根根冰针,统统刺入她心里,让她全身冰寒刺骨。

她知道她错了,她不该这么卑微的爱着傅景尧,低到尘埃里,到头来又被弃之如敝履。可她怎么也没想到,曾心心爱着的男人会这样看自己……

浪……那个字,扯的她满心筋脉痛到麻木。

“闭嘴,采晴才不像你说的那样!”陈文俊挥拳揍向傅景尧。

两人在雨中打起来。

“陈文俊,你想带走这女人,也得看我同不同意!”

“她潜伏在我身边,害我差点去死,我还没折磨够她!”

傅景尧对陈文俊挑衅低吼,陈文俊根本不是他对手,只能被他狂殴,一旁助理想帮忙却都被傅景尧撂到一旁。

“够了,不要再打了!”

陈文俊温热鲜血溅落在脸上,莫采晴终于回神,嘶声怒吼,心底一股股怒意涌动。

“傅景尧,你害死我母亲和孩子还不够,非要把我身边所有人都害死才甘心?!”

“莫采晴,你母亲的事你应该感/谢我!”傅景尧顿了下,下手愈发狠厉。

他也是气坏了,这女人真是毫不讲理!她母亲抢救无效,还怪他了?

该感激他?!感激他害死她母亲、孩子,感激他让她一个人孤零零的活在这个世上吗?!

“哈……哈哈……”莫采晴突然浑身颤抖着,哈哈大笑起来。

那笑声落在傅景尧耳中,不知怎的,让他说不出的心慌。

“闭嘴,莫采晴!”

他怒喝一声,莫采晴非但没有停止,反而笑得愈发癫狂。

傅景尧想逃,却无处可逃。

脚下一慌,差点摔倒。

“来人,快把这个疯女人给我带走!”

最后,他厉喝一声,几乎是落荒而逃。

几个黑衣保镖冲了上来。

陈文俊想去阻止,可无论人数还是实力,都不是那帮人对手,只能眼睁睁看着莫采晴被人带走。

……

莫采晴被带入别墅地下室。

傅景尧狠狠把她压在床上,疯狂撕扯她衣服。

莫采晴拼死挣扎,今天是母亲葬礼,她还穿着丧服,死也不能让这男人碰!

底裤被撕开,察觉他抵着她,就要冲入时——

“没错!”她骤然厉喊一声,惊惧的仰起身子,“傅氏集团的信息被暴露,还有你去交易却被宿敌围攻,差点被杀死,这些都是我做的。”

察觉身后男人动作骤停,她扭头,冲他扯开一抹媚笑,“我之所以答应和你合作,就是为了潜伏在你身边,替你那些宿敌们盗取信息。”

听着她承认害他,傅景尧浑身气息骤冷!

果然,这女人就是条心狠手辣的毒蛇,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第8章 傅景尧,你干脆杀了我吧

“怎么样,傅景尧,听到了你想要的真相,你是不是特别高兴?”

听到她近乎挑衅的一句,傅景尧胸口怒气暴增,扬手拽住她的头发,咬牙挤出句“莫采晴,你找死!”,猛地冲了进去!

傅景尧像头失去理智的饿狼,报复般在她体内发泄着,莫采晴被他撞的不断起伏,死去活来,待停止时,她浑身无力的瘫在床上,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

“傅景尧,既然你这么恨我,不如干脆杀了我?!”莫采晴恨声嘶吼。

傅景尧猛地掐住她脖子,狠狠盯着她。

颈部力气越来越重,莫采晴闭上眼,以为就要这么被傅景尧掐死时,他忽地松了手!

望着一旁气喘吁吁的男人,她嘲讽的笑了。

“怎么,不敢了?还是、你真以为,我骗你说爱你的那些话都是真的,对我心生不舍?”

“就这么让你死了,太便宜你了。”傅景尧咬牙切齿的看着她,“我会把你留在我身边,慢慢折磨!”

“来人,给我好好看着这女人,不准让她离开这里半步!”

嘭的关门声传来时,莫采晴瘫在床上,眼中再没有半分光彩。

……

莫采晴彻底被傅景尧囚禁在小黑屋。

傅景尧时常来看她,每次都是在她体内一逞兽欲后离去。

她想死,可傅景尧让人绑了她的手脚,每天灌她喝水、吃饭,逼她活下去。

她身上总是伤痕累累,到处都是傅景尧留下的痕迹、气味。

莫采晴恨透了这样的自己,简直就是傅景尧的禁脔!

而沦为杀母仇人的禁脔,是她最最不能接受的事!

一次,她实在受不了了,在傅景尧从后将她压在窗台上时,求他,“傅景尧,你把我送进监狱吧!”

就算再次被送入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日日遭受虐打,也好过在他身边,天天看到他!

每次看到他,她都有想杀了他的冲动!

“想逃离我,门都没有!”

回应她的,却是一阵猛烈的撞击。

“你放心,无论是把你送到监狱还是直接杀死都太便宜你了!我会把你留在身边,折磨至死!”

莫采晴快疯了。

整天缩在小黑屋,她大部分时间都或躺或抱着膝盖坐在床上,双眼呆滞的望着窗外。

傅景尧厌透了这样的她,愈发在床上虐她,想让她给点反应。

可她就像只失了心的木偶,再没有任何生机活力。

傅景尧看见这样的她就觉得烦躁,去看她的时候越来越少……

这样一来,莫采晴反倒清静不少。

一开始,她脑中常浮现出宝宝的模样,时而冲她哇哇大哭、时而对她咧嘴笑,最终都会变成鲜血淋漓的惨状。

有时是母亲慈爱的笑脸,转而变成指着她让她滚、瞪着双眼死不瞑目的画面!

每到这时,她那颗本以为已麻木的心,就会传来阵阵疼痛。

那痛太深了,深到她下意识麻痹自我,不让自己再去想那些回忆,渐渐的,脑中大多时候都是一派呆滞空茫,只偶尔才会再想起过往种种。


小说

意外怀上了双胞胎,什么鬼?

2021-1-3 13:58:11

小说

被未婚夫和闺蜜联手背叛,沈微竟重生成桐城慕氏集团慕南深的妻子。

2021-1-3 14:01:5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