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尸街头。重生回到二十年前,她只想弥补前世遗憾。渣男贱女,全灭不留!

前世一心追求真爱,却被爱人与闺蜜联手撞死,横尸街头。重生回到二十年前,她只想弥补前世遗憾。渣男贱女,全灭不留!一不小心奋斗成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前世错过的未婚夫也追上来。不要不要,感情那玩意,不稀罕!“结了婚,钱归你,房归你,爸妈归你,孩子归你,都归你。”郑乐乐眯眼细想,嗯,条件不错。“你——归我。”
横尸街头。重生回到二十年前,她只想弥补前世遗憾。渣男贱女,全灭不留!

第1章 你就是个蠢货

清晨的一缕晨光洒下来,街道上人们开始忙碌起来了。

早点摊旁的郑乐乐,看着推车上预留的最后一份早餐,长出一口气,忙了一个早上,终于有了一丝的喘息时间。

刚把白色的厨师专用卫生帽子取下来,就见有人急匆匆的跑过来。

“老板,一份早餐。”

郑乐乐想也没想就将预留给自己的那份递了过去:“好嘞。”

然后,她今天的早餐泡汤了。

她看了看人来人往的人群,虽然辛苦,但出摊顺利,让她心情着实不错。

等推着沉重的餐车,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那个窄小的出租屋的时候,她才松了一口气。

明明是大冬天,她身上却已经被汗浸透。

郑乐乐抬头无意中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整个人怔住了,明明她今年才36岁,看起来却像是50岁的老妪。

“我回来了。”一个穿着西装革履的男人走进来,和这里的装修格格不入。

丈夫程燃的声音传来,郑乐乐立刻提起精神。

程燃是一个公司的销售经理,戴着一个金丝边眼镜,看上去十分文质彬彬,但就是脸上的嫌恶和不耐,怎么都掩饰不住。

“回来了?我现在就做饭。”

“不用了,不吃。”

程燃不耐烦的说着,然后直接打开抽屉,那里是她刚挣到的钱,被程燃全部拿走了。

郑乐乐伸出手一把抓住他的胳膊:“程燃,这个钱我得留着买药。”以她现在的身体,停了药,就是要她的命。

“走开,几天不吃又死不了。”郑乐乐被程燃踹了一脚,一个没站稳跌在地上。

郑乐乐被噎住,心冷如冰。

以前相濡以沫的男人,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可怕了。

程燃却不顾郑乐乐的苦苦哀求,拿起钱转身就走,仿佛在这里多待一分钟都是对自己的折磨。

程燃走了,郑乐乐看着窄小的出租屋突然感觉欲哭无泪。

这就是她反抗家里换来的结果吗?这就是她一心一意所要追求的爱情吗?

这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郑乐乐看了一圈,看到放在桌子上的手机,不是自己那个用了十几年的砖头机,而是一款最新的苹果6。

这是程燃的手机,郑乐乐急忙跳起来拿着手机追下去打算给程燃送去,追到楼下的时候,停在路边的宝马车里交缠在一起的两人才分开,而这两人,其中一个是她的丈夫。

车子启动,郑乐乐目恣欲裂,直接冲了过去。

砰——

因为太突然,郑乐乐直接被撞倒在地。

程燃和车里的安欣没想到能撞到人,齐齐下了车。

等看清楚人是郑乐乐的时候,两人的表情都有些一言难尽。

郑乐乐感觉全身碾过似的疼,但是在看到车上下来的两人,她的心仿佛被硬生生的撕裂开了一样。

因为,那个穿着精致的女人,就是她这辈子最好的朋友——安欣。

“为什么,你们……”

程燃紧蹙眉,眼里都是厌恶:“你跟过来干什么。”

她竭力站起来,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一股血腥味涌上来,又被她硬生生压下去。

“我要是不跟下来,怎么会知道你们俩干了什么不要脸的勾当。”

安欣冷笑,哪里还有往常时候的娇滴滴:“郑乐乐,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和你做这么多年的闺蜜,你知道我是有多恶心。而且,程燃本来就该是我的男朋友,被你占了这么多年,这笔账,我还没和你算呢。”

程燃:“郑乐乐,懂事的就赶紧给我回去,我没功夫和纠缠。”

这哪里是在对待自己明媒正娶的妻子,简直是在对待让他厌恶至极的敌人。

她死死的咬着唇:“程燃,结婚的时候,你说了会疼爱照顾我一辈子的。”

程燃冷笑:“那时候你什么样,现在你什么样,行了,别恶心人了,滚。”

然后伸手揽着安欣就要上车。

安欣却小声嘀咕了起来:“要不是看在你们家送那么多钱的份上,你当你是什么东西啊。”

郑乐乐脑袋嗡的一响,伸出手死死的拽住安欣。

“你什么意思,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她全身颤抖,双目猩红,目光死死的盯着安欣和程燃,让他们头皮都有点发麻。

这女人不会是疯了吧。

安欣想要挣扎开,但怎么都办不到,那双手仿佛钳子死死的抓着自己。

程燃直接一脚踹过来,郑乐乐差点跌倒在地,但却还是不撒手,死死的拽着安欣。

“疯婆子,你给我松手,既然你知道了,那我不妨就告诉你,十五年前你家人就找过来了。

而且,他们现在可都是有钱人了呢,程燃就以你不愿意见他们的理由拒绝让你和他们见面,却又接受着你们家人给你的钱,你知道有多少吗?五百万,整整五百万啊。

我的这些衣服包包,还有这车,甚至我们还有一套别墅,都是这么来的,就是你这个傻逼什么都不知道,现在知道真相是不是很痛苦,是不是很难受啊?

我告诉你,你就是个蠢货,活该被人利用的蠢货。”

安欣骂的竭斯底里。

郑乐乐的心已经被才成了无数的碎片。

今天天她才知道,爸妈一直为了和她取得联系,甚至被她的好丈夫隐瞒着,当肥羊随意宰割。

二十年了,她以为恩爱不已的丈夫和唯一关系紧密的闺蜜只把她当做一个提款机,为的就是压榨她父母。

她傻了二十年,可是真相,却残忍的让她恨不得亲手宰了这两个人。

安欣表情也随即更加扭曲。

“哦,还有一件事情也不能忘记告诉你,八年前还记得吗,我和你同时怀孕,程燃他不愿意要你的孩子,就骗你孩子是畸形,逼你去打胎。

可是呢,我和程燃的儿子却生了下来,他今年已经八岁了,你晚上做噩梦有没有梦到你那儿子抱着你哭,怪你杀了他呢?”

郑乐乐大脑嗡的一下,如五雷轰顶,她双目赤红,这宛如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你们不是人,是鬼,不,你们比鬼还可怕,我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

郑乐乐死死的掐住了安欣的脖子,安欣眼看着就要翻了白眼。

程燃来了狠,直接捡起一个砖头狠狠的砸在了郑乐乐的头上。

她身体一软,朝着地上倒了下去。

隐约中她听到安欣的声音:“反正她都知道了,一不做二不休弄死她吧,然后再敲诈郑家一回,我们就出国吧。”

程燃迟疑了一瞬,然后,她听到他说:“好。”

车子再次启动,后退了几十米,然后,加速前进,从躺在地上的郑乐乐身上狠狠的碾压了过去。

两人怕人死不透,再次来回的碾压数遍。

郑乐乐便感觉自己全身的骨头被来回碾碎了无数次,她疼,她想哭,去发现自己一动也不能动。

她缓缓感觉着血液从自己的身体里流走,她的眼前闪现过无数人的脸,最后定格在了爸妈弟妹的脸上。

爸妈,我想你们了,乐乐……想你们了啊。

——

郑乐乐彻底闭上眼后,一辆轿车从远处缓缓开来。

车上下来一个俊雅男子,男子看着倒在血泊里的郑乐乐,眼里满是怜悯,然后将身上的西装脱下来,盖在她身上。

司机下车来,急忙走过去。

“萧少,确定了,这个女的就是您要找的未婚妻,郑乐乐。”

第2章 回到二十年前

1994年 东瓯市清乐县长安镇

“乐乐,乐乐,醒醒。”

郑乐乐缓缓睁开眼,看清楚眼前人惊了一下。

“妈……”

是不是太想了,所以才会产生这样的幻觉,她竟然看到了她妈。

“唉,妈在这,乐乐哪里疼,和妈说,我们去医院看。”

林昭着急的不知道怎么办是好,她就是去洗个衣服,出来的时候就见小叔子家的独子郑雄把郑乐乐从院子外面的高坡上推了下去,她尖叫着跑过去已经来不及了,好在现在人睁开眼睛了。

一个尖酸刻薄的声音传来。

“这不没咋呢么,整天上医院医院的,一个赔钱货,还金贵的不行了。”

这声音很熟悉,是她奶奶李秀兰的声音。

奶奶对她妈一直都很有意见,而她爸又是一个孝顺的,让她妈受了不少委屈。

在她临死的梦里都这么欺负她妈,这怎么能行。

郑乐乐挣扎着站起来,将她妈拉到身后,然后强撑着和李秀兰对视。

“呦呵,臭丫头还敢瞪我,看我不收拾你。”

李秀兰本就瘦削的脸因为愤怒皱起褶子,越显得刻薄,说着找到一根烧火棍就朝着郑乐乐打了过来。

“你今天就是打死我,我也不让你欺负我妈。”

林昭因为郑乐乐的话惊了一下,随即捂着嘴差点哭出声。

然后,烧火棍就真的打在了郑乐乐的身上,那顿疼让她差点没站住,朝着地上栽了下去。

疼……在梦里怎么会感觉得到疼。

她木讷的看了一圈周围,发现周围人的脸都是熟悉的,而且,都是那么清晰熟悉。

而这场景,很像是她16岁的时候,小叔嫌弃奶奶生病,不愿意伺候了,在某天带着奶奶来了一趟他们家,直接把当时还在卧床的老人扔下,就走了,而李秀兰就这么顺理成章的在他们家住了下来。

但谁知道,奶奶心心念念都是小叔,恨不得将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搬给小儿子,补贴他们。

这是家里最难过的一年。

而也是这一年,她为了什么的狗屁爱情和程燃私奔,抛下爸妈不管的。

林昭被吓坏了,杏眼微瞪,她没想到李秀兰真的会动手,瘦弱的身体就想要去挡,但来不及了。

林昭急忙给郑乐乐搓腿:“乐乐啊,疼不疼,和妈说,疼不疼。”

郑乐乐却呆呆的不懂,林昭都要哭了,不会这一摔直接摔傻了吧。

郑邦民听到女儿被侄子推下楼的事情,一惊,急忙跑了回来,就看到自家老妈拿着一个碗粗的棍子就要往郑乐乐身上打。

郑乐乐就见一道敦厚强壮的身影快速跑过来,一把抓住了棍子。

“妈,你这是咋了,下这么狠的手。”

李秀兰见郑邦民来了,没好气:“你这赔钱货竟然敢瞪我,我没打死她都是好的,怎么,你还想拦着我?!”

郑邦民蹙眉,一边是老妈,一边是他的妻子女儿,帮着哪边都不行,左右是真的为难。

而一直站在李秀兰身后的堂弟郑雄探出头。

“奶,她书里夹着三块钱,不给我。”

这才是郑乐乐被郑雄推下来的主要原因。

现在的三块钱,可不是十几年后的三块,郑雄看到,可不真是眼红。

林昭惊了:“那是我给乐乐的生活费,她上高中了,中午要在学校吃饭,你就因为三块钱把你姐推下来啊。”

郑雄理直气壮:“就推她,谁让她不给我钱。”

郑乐乐她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没有因为日夜操劳留下的老茧,没有风霜留下的刻痕,赶紧白皙,是一双只有十六岁少女的手。

她开始流眼泪,然后,眼泪越来越多,哭声从刚开始的小声啜泣到嚎啕大哭,她缓缓的蹲了下来,将自己紧紧的抱住,哭的竭斯底里。

俗话说得好,会哭的孩子有糖吃。

郑乐乐这么一哭,周围人纷纷开始谴责李老太,连带郑雄都没好果子吃。

“哭哭哭,哭什么哭,丧门星。”

李老太也是要脸的,烧火棍一扔,拽着郑雄往屋子里走,一遍走一遍骂骂咧咧。

林昭和郑邦民却都被吓到了,郑乐乐是家里的老大,以往都是照顾家里的角色,性子虽然有些骄傲孤僻,但该做的一样没少做,甩锅脸子,但还没哭过,更别提这么凄惨的哭了。

“乐乐,你别吓妈,你到底怎么了,告诉妈一声啊。”

“对啊,乐,你咋了啊。”

郑邦民也是抓耳挠腮,正打算着要不要将闺女抱起来送医院,但闺女已经十六岁了,再抱是不是有点不合适。

想着,郑乐乐却突然出手,将郑邦民和林昭齐齐抱住。

“太好了,爸妈,我想你们。”

她不是因为疼痛而哭,而是,喜极而泣。

她回来了,她竟然回到了自己十六岁的时候,那些让她悔恨终身的错误还没有发生。

这辈子,她只想陪在父母身边,绝对不会再让父母伤心。

而程燃和安欣,若是他们安安分分别来招惹自己,那么他们就相安无事,若是还想再利用自己,那么,就别怪她亲手剁掉他们的爪子。

——

郑乐乐躺在自己的床上,看着爸妈进进出出嘘寒问暖,心里别提多甜了。

曾经的自己得多蠢,才将爸妈的关系当成啰嗦,总觉得他们絮絮叨叨。

将他们的苦口婆心当做故意找茬。

“乐乐,喝了这碗鸡蛋汤好好睡一觉,什么都别想,有妈在呢,不会让你受委屈的。”林昭温柔的摸了摸郑乐乐的头发,郑乐乐乖巧的点头。

能再次被妈妈这样抚摸,真幸福。

一口气将鸡蛋汤喝完,她也感觉到有些累,窝了窝被角,缓缓的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郑乐乐感觉到自己的头顶发出窸窣的声音,睁开眼,就见郑雄偷偷摸摸走进来,在她的头顶不知道在摸着什么,而那个位置就是她平常写作业的地方,那里放着自己的书本。

而她之前放着钱的书,也就放在那。

她勾起一抹冷笑,李秀兰是她的奶奶,就是行为再过激,也有一个孝字在那压着,但郑雄这个小崽子,她可不会手软。

第3章 郑雄被送走

郑雄将书桌上的书都翻了个遍,却再也找不到之前自己看到的那三块钱。

“钱呢?钱呢?”他嘴里碎碎念着,声音越来越大。

从小他就听奶奶和爸爸怎么谋划从三叔这里划拉好东西,久而久之,他就把郑邦民家的东西自然而然的看成是自己家的,所以,这钱也自然而然是看成自己的,一点偷的概念都没有。

郑乐乐盘腿坐起来,从枕头下面把她刚才找出来的钱拿出来。

“你是不是在找这个啊?”

郑雄被吓了一跳,看到床上的钱就要直接扑过去。

“我的钱。”

郑乐乐冷笑:“你的钱?你喊它,看它答不答应。”

郑雄伸手就要去打郑圆圆:“我爸说了,你们家的东西都是我们的,你要是识相就把钱乖乖给我,不然我给奶告状,让奶打你。”

很多时候,小孩子的反应才能最直白的

郑乐乐表情彻底冷下来了,她这个好四叔还打的真是好主意,上一世就觉得他市侩了一些,但现在看来,这哪里是市侩啊,这简直是吸血虫,打算趴在他们家的身上,再也不打算下去啊。

“好啊,你把这话原封不动的在我爸面前说一遍,他要是说可以,我把这钱就给你,怎么样?”

既然已经看清楚了四叔一家的狼子野心,她就绝对不能让他爸再当这个冤大头,早一些看清楚四叔的真面目才好。

郑雄一点没觉得这事情有什么不对。

“你给我等着。”

然后跑了出去。

郑邦民正在和李秀兰说话,李秀兰一脸不乐意。

“不就是一个赔钱货,推了就推了,没摔死就好,怎么,因为这就要送走她我的宝贝大孙子?”

郑邦民现在很头疼:“妈,我赡养您老是理所当然的,但是,郑雄有自己的爸妈啊,他整天住在我家,也不像回事啊。”

李秀兰瞪眼:“怎么不像回事了?你是不是不愿意养你侄子啊!”

郑雄这时候冲到郑邦民面前。

“三叔,我爸说你们家的东西都得给我们家,你让郑乐乐把她的钱给我。”

面前虽是一个小孩子,但是那理直气壮的样子却让人心里发寒。

郑邦民脸瞬间黑了。

“这是你爸教你说的?”

“我……呜呜呜……”话还没说完,就被李秀兰捂住。

她不是傻子,这话和老四关起门来偷偷说没事,但捅到郑邦民面前,好说也不好听啊。

郑邦民看向李秀兰:“妈,这话是四弟教的?”

李秀兰尴尬一笑:“怎么会呢,你弟弟那人你还不了解,老实人一个。”

郑乐乐抱着自己的储蓄罐走了出来,紧紧的箍着,再走到李秀兰和郑邦民身边的时候,可怜巴巴的看着郑邦民。

“爸,这是我的餐费和所有攒下来的钱,您要是让我给郑雄,我二话不说就给他,不再和他吵架,他推我下坡我都一声不吭。”

郑邦民之前还只是郁闷,但看着女儿这小心又惊恐的样子,心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揉了一把。

这是自己从小娇生惯养长大的女儿啊,即使是现在家里条件再不好,也舍不得苛待家里的三个孩子。

他严肃的看向李秀兰:“妈,当初老四不愿意养您,把你送我这来,砸锅卖铁我都养,您是我妈。但现在还让我给四弟养儿子?我没钱,养不起。”

然后转身护着郑乐乐就往她的屋子里走。

“丧尽天良的啊,这是要逼我老婆子去死啊,你们这些没良心的一个个都想逼死我这个老婆子啊,我家邦安那是忙,没时间照顾我,我领着我自己的孙子怎么了?啊!我的大孙子啊,我可怜的大孙子啊。”

仿佛郑邦民不顺带养着郑雄就是天理不容,十恶不赦的事情。

郑邦民听的扎心,紧紧的蹙着眉头。

郑乐乐却是低着头,哪里还有什么委屈巴巴的样子,反而像是一个计谋得逞的小狐狸,露出得意的坏笑。

进了屋,郑邦民把郑乐乐按在床上:“你别想有的没的,爸就是再窝囊也不能让你们受了委屈,你刚摔了,好好休息。”

外面没多久就传来争吵的声音,郑乐乐将存钱罐放回桌子上。

实际上,那里面哪里有什么钱,苦了一辈子的她怎么可能将自己的钱白送给那一家吸血虫,不过是想要用行动刺激一下郑邦民,让他看清现在的形势而已。

她比谁都清楚四叔那一家子的德行,若是想要让家里好起来,那么,拔走那条吸血虫,就是当务之急的事情了。

郑乐乐小睡了一会,等她醒的时候,屋子里安静了许多,她出了房间,就见李秀兰坐在桌子前摘豇豆,见郑乐乐出来,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她没有挑衅李秀兰的兴趣,便打开门出去,去找林昭。

郑乐乐一家五口住在城郊村最里面的院子里,家家户户的通道不过五十公分。

院子满打满算才不过十平米,里外总共有三个屋子,每个屋子的平米都不超过十五平方米,并不大。

最中间的是客厅,左边是林昭郑邦民的卧室,右边是郑乐乐和妹妹郑圆圆的卧室,而弟弟郑耀在客厅安了一个小床,刚好能睡。

而厨房都是在小的也就能转个身的院子里搭起来一个简易的,卫生间在院子后面,更是敝塞。

现在李秀兰是睡郑耀的床上,郑耀和父母睡。

拉开门走了出去,林昭正在做饭,看到大女儿走了出来,招呼着。

“乐乐,还难受吗?”心疼的摸了摸她的额头,确定温度适中才放心。

“没事了妈,我爸呢?”

“送郑雄回家去了。”

郑乐乐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上辈子郑雄是在郑家住了三个月的,他们家在那段时间没少丢东西,最后还是因为郑耀和郑雄打架,被打伤了眼睛,差点失明,她爸才发了怒,将人送了回去的。

“乐乐,家里没酱油了,去打点酱油回来。”

说着就从兜里拿出来了三毛钱递给郑乐乐。

郑乐乐应下,却没有接过那三毛钱,等出了门,辨别了一下方向,郑乐乐就朝着小卖部的方向走去。

第4章 做卤蛋

没走几步,她就被一个‘小炮弹’撞了一下。

“姐。”十二岁的郑耀力道不轻,撞的郑乐乐一个趔趄。

郑耀和郑圆圆今天拿期末考试成绩和暑假作业,回来的路上他和二姐听说大姐被郑雄那个小子推下楼了,两人着急忙慌的就跑了回来,郑耀憋着一股劲想要给大姐报仇,现在看到郑乐乐,急忙跑了过来。

但没想到就这么撞上了。

郑耀想起来,却没有再像以前似的,被郑乐乐直接给推开。

上辈子郑乐乐不喜欢郑耀往自己身边凑,这个时候的男孩子最是调皮捣蛋的时候,一下课就跑到外面满地打滚,一天换一套都赶不及他造的。

也就是林昭不厌其烦的每天给郑耀洗,否则,真的就成了一个脏煤球。

郑耀愣了一下,他今天还在地上打滚了,大姐竟然没嫌弃。

“姐,你咋了,是不是郑雄那小子欺负人,我给你报仇。”

郑乐乐抒发了一下思念弟弟的心情,然后揉了揉他的头发。

“没事,姐去打酱油,你来不来。”

这时候小胖妹郑圆圆才喘着粗气追了上来。

“郑耀,你跑那么快干嘛,累……累死我了。”

然后郑圆圆看到郑乐乐急忙跑过去:“姐,听说你被郑雄那小子欺负了?你等着,我和郑耀把她给揍回来。”

看着郑圆圆圆溜溜瞪大的眼睛,气呼呼却又圆润胖嘟嘟的脸忍不住露出一个笑,眯着眼,没忍住伸手一把掐了上去。

郑圆圆瞪眼:“姐,我在帮你出气,你还捏我脸。”

郑乐乐笑眯了眼:“没忍住啊。”

然后左手拽着一个,右手拖着一个。

“走,和姐一起去打酱油。”

这种家人在身旁的感觉,真好,好的她鼻子发酸。

等到了小卖铺,郑圆圆的眼睛不由自主的被旁边卖卤鸡蛋的吸引了,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

郑乐乐看着她这幅馋样子,笑问:“想吃啊?”

郑圆圆急忙摇头:“不不不,一个卤鸡蛋要五毛钱,我不要,太贵了。”

卖卤鸡蛋的小贩听了冷笑一声:“爱吃不吃,一看就是穷酸样,这辈子都吃不起。”

郑乐乐看着那卤鸡蛋的样子微微蹙了蹙眉,卖相着实不怎么滴。

上辈子为了生计,只要是能挣钱的,她都疯了一样扑上去就开始学,什么都想掺和一脚,虽然大钱没挣到手,小钱倒是不少。

郑圆圆气的小脸鼓鼓的,刚去想要和人理论,却被郑乐乐拉住。

“这个卤蛋不行,想吃,姐做给你吃。”

“切,小丫头片子,真是口气一个比一个大。”

郑乐乐没有理会那小贩的冷嘲热讽,带着郑圆圆和郑耀买好了东西,便转身离开。

在走出去几步之后,还能听到身后的冷哼声。

到了楼下,郑乐乐拽住郑耀。

“小耀你把酱油给妈送回去,我和你二姐出去买点鸡蛋,回来给你们做卤鸡蛋吃。”

郑耀眼睛顿时亮了:“姐,你真的会做啊。”

郑乐乐摸了摸他的头:“嗯。”

郑耀一边跑一边喊着:“妈,姐要给我们做卤鸡蛋。”

然后就听到李秀兰的骂声:“作死了又浪费钱,她会做个屁,一个败家玩意儿。”

郑乐乐懒得听李秀兰唠叨,拉着郑圆圆一起去了市场。

市场现在一斤鸡蛋八毛钱,可以称五六个,再加上买的一些料,郑圆圆一共花了一块五就把需要的东西买齐全了。

“走吧。”

等到家,林昭饭菜已经做好了,见郑乐乐拿回来的这些东西有些惊讶。

“乐乐,你不会真的要做吧。”

“嗯,妈,我就顺手做几个,让你们尝一尝味道。”

“赔钱玩意败家子,花那么多钱就买这点东西。”

郑圆圆不乐意了:“奶,你是不知道,一个卤鸡蛋外面卖五毛钱呢,我姐买这些东西一共才花了一块五。”

说到钱上,李秀兰才跟着脖子看了两眼,然后没看出个什么名堂,白眼一翻,轻嗤一声,端着饭碗,舀了满满一碗白米饭,然后把菜垒在碗上,占据了桌子最好的位置开始吃了起来。

郑圆圆不满的撇嘴:“爸还没回来呢。”

郑乐乐捏了捏郑圆圆撅起的嘴:“你等着姐做好鸡蛋了就着米饭吃。”

说着,郑乐乐将煮的差不多的鸡蛋剥了下锅,然后把茶叶香料依次放下去,味道渐渐的出来,那香气让人受不了,时不时有人走过来看两眼。

等开始出味道,郑乐乐凑过去闻了闻,嘴角勾了勾松了口气,果然,学到自己身上的就永远是自己的,哪怕是隔了一辈子,也没有扔掉。

别看同样是卤鸡蛋,但有的就能勾的人吃了一个想两个,但有的就是吃了一个之后就开始腻歪,甚至吃多了反胃,这都是有诀窍的。

而郑乐乐这做卤蛋的手艺,那可是有大酒店花一百万要买下来的,也是她的看家本领之一。

上辈子,她不是没有翻身致富的机会,但最后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入不敷出,连本都挣不回来,更别说别的。

现在看来,或许没有那么简单。

香飘万里,还没等卤蛋做好,就已经有人来问了。

“哎呦,郑家的,你们这是做什么呢?这么香啊。”

林昭站在门口神色里都带了些骄傲:“这不是大丫头买了几个鸡蛋,非要给我们做卤鸡蛋吃么,就让她试试,小孩子折腾着玩呢。”

“这还是折腾啊,这是要把我们香死了。”

林昭笑眯了眼:“哎呀,你们就是夸她呢,今天是尝试着做呢,等尝过好吃了请你们吃啊。”

“那咋好意思啊。”

郑乐乐看着林昭的反应忍不住偷着乐。

看差不多,关了火,将锅盖盖住,味道一定程度上锁在了锅盖里。

“现在就等爸回来开饭了。”

这个时候李秀兰冲了出来,掀开锅盖就从里面夹鸡蛋,夹了一个后还不行,去夹第二个,却被人死死的握住个胳膊。

“奶,我一共只买了六个鸡蛋,一人一个,你已经夹走了自己的。”郑乐乐直视着李秀兰,语气坚定道。

第5章 卖卤蛋

李秀兰瞪眼:“咋滴,现在就开始不给我老太婆饭吃了啊。”

说着就要摔碗坐在地上干嚎。

郑乐乐及时捏住她另外一只手,表情淡漠:“奶,咱家现在条件就这样,每人就这一碗饭,要是摔了,你今天可能就没吃的了。”

李秀兰迟疑了一下,看着郑乐乐有些心惊,这个以前屁也不敢放一个的大孙女好像哪里不一样了,尤其是被她看着,就被看穿了似的,心就开始莫名的发虚。

李秀兰嘴里骂骂咧咧,但端着饭碗转身坐在桌子上,咬了一口卤鸡蛋,瞬间眼睛亮了。

好吃,太好吃了,鸡蛋Q弹,里面的蛋黄绵密,而卤汁仿佛将里面都浸透了,好吃的恨不得让李秀兰将舌头都咽下去。

她三两口解决了卤鸡蛋,还想要继续吃的时候,才发现已经被她吃完了。

她咬了咬牙,转身就要去再弄两个吃的时候,就见郑邦民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一人一个将鸡蛋都分完了。

李秀兰顿时一拍桌子:“夭寿哦,我大孙子都没吃了,都被你们几个赔钱货吃了。”

“凭什么我们家的东西要给郑雄吃。”郑耀声音很大,门没关,声音传的很远。

郑邦民听到李秀兰的话,原本就低沉的心情更加不好了,她妈从小偏心四弟,他知道,但,这也偏心的太过了。

李秀兰还想说什么,见郑邦民眼神冷了下来,将话硬生生咽下去,但还是气不过,甩着脸子摔门出去了。

没有了李秀兰甩脸子,屋子里的气氛顿时好了起来。

“乐,你老实告诉爸,你里面是不是放了肉汁了,怎么会这么好吃啊?”

郑乐乐神秘兮兮的挑眉:“这是秘密。”

——

夜深了,万籁俱静,郑乐乐因为白天睡的有些多,这会没有多少睡意。

即使隔着一堵墙,李秀兰的鼾声真的是震天动地,她干脆起身,准备去一趟洗手间。

可刚拉开自己屋子的门,就见旁边屋子灯还亮着,隐约能听到有人对话的声音。

“现在妈住在咱们这,我这厂子也刚倒闭,咱手里还有多少钱了?”郑邦民的声音刻意压低,带着浓浓的沉重感。

然后就听到林昭的动静,过了一会,她才开口。

“加上那些毛票一共三十八块钱。”

三十多块钱,对于一个五口之家来说真的撑不了几天,更别提现在还要负责赡养老人。

“唉,现在乐乐在上高中,圆圆和小耀也在长身体,哪一头都不能省下,更别提马上就要开学了,这又是一笔钱……”

林昭的声音越来越小,郑邦民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明天我整理一下以前修鞋的工具,去人多的地方摆摊,贴补一些。”

“好,那我也去接一点缝补衣服的活,对了,之前你送我的那个银镯子不如先抵押出去,怎么也得把孩子的学费凑齐。”

“不行,我去把自行车买了,你就那么一个镯子了,不能卖。”

房间里因为卖掉自行车和镯子稍稍的争吵了起来。

郑乐乐退回了房间,将她印象中自己藏钱的地方搜了个遍,最后竟然搜出来了十二块钱。

郑乐乐拿出一张纸,将自己所能做的所有事情都写了出来,然后根据现状一一删除,最后,只剩下了摆摊这一个选项。

把钱放好,郑乐乐心里有了底,便上了床。

等到第二天早晨天亮了,时间也不过是六点的样子,郑乐乐已经起床,推搡了一下身边的郑圆圆。

“圆圆,起来。”

郑圆圆翻了个身继续睡。

“快,起来。”

郑乐乐在她屁股上狠狠拍了一巴掌。

郑圆圆滚了几下床。

“姐,你让我再睡会儿,好不容易放假,我快困死了。”

郑乐乐凑到郑圆圆耳边:“你起床,我就做卤蛋给你吃。”

前一秒还睡的呼呼的人,瞬间惊醒,从床上跳了起来。

“真的吗,姐?”

昨天一个卤蛋,郑圆圆牙缝都没有塞够,睡觉的时候都想着念着。

两人蹑手蹑脚的起床,小心翼翼的出门,推上了郑邦民那个叮铃哐啷的自行车就往早市出发。

早市上的东西比平时便宜很多,这次她买了五斤的鸡蛋,一共才花了三块钱,再加上一些配料,总共下来也不过五块。

剩下的钱郑乐乐买了一个大铁锅,和一个煤炉。

然后选了一个拐角处,直接将炉子架了起来。

郑圆圆拎着水桶哼哧哼哧的过来,累的直不起身。

“累死我了,我都累瘦了。”

郑乐乐捏了捏她的腮帮子:“距离瘦还远着呢。”

等火升起来,郑乐乐将鸡蛋煮熟,看了看时间,也不过是才到七点的样子,正好是上班的时间。

郑乐乐将所有的配料都放进去,火咕咚咕咚起来,味道一下子便透了出来。

郑圆圆咽了一下口水,下手就要去拿,却被郑乐乐拍了一下。

“再等等,现在还没有入味了。”

然后调成小火,盖上锅盖,只听得到里面咕咚的声音,却看不到里面的情景,馋的郑乐乐时不时瞅一下。

“姐,能吃了不。”

眼看着来往的人多了起来,郑乐乐掀起锅盖,那一瞬间的香味瞬间侵袭了过路人的鼻腔,就算是吃饱了饭去上班的,闻到这个香味肚子也瞬间开始咕嘟嘟叫了起来。

越来越多的人闻到味道围过来。

“蛋多少钱一个啊。”

郑乐乐笑脸迎人:“一块钱一个。”

那人震惊住了:“别人都五毛,你这一块钱,你这也太黑了吧。”

说着摇着头走了。

郑圆圆瞪大眼:“姐,咱们的蛋一块钱一个也太贵了吧,卖不出去吧。”

郑乐乐:“别急,酒香不怕巷子深,咱们的卤蛋不值一块钱吗?”

郑圆圆噘嘴不相信:“那也还是太贵了,要是我……就绝对不吃。”说完,却擦了擦嘴角的口水。

郑乐乐失笑,这个世界上不管是什么时候都有着严重的两极分化制,富人和穷人都存在,哪怕是他们这个小镇子。

来问的人一点都没减少,但是掏钱买的人却几乎没有,妹妹郑圆圆越看越着急。

第6章 震惊的二圆

“姐,不如咱们少点钱,七毛钱怎么样,肯定就能卖出去了。”

“不行。”

郑圆圆气的想跳脚:“可现在都快半个小时了,咱们一个都没卖出去。”

一个夹着公文包的男人正急匆匆的赶路,闻到香味忍不住放慢了脚步,最后干脆掉头朝着她们的方向过来。

“小姑娘,你这卖的是什么啊?”

“这是我自己做的卤鸡蛋,您要来个吗?”

卤鸡蛋看上去和普通的没有什么区别,但是这味道,咋就这么香呢。

“一个多少钱啊。”

“一个一块。”

男人有些惊到:“咋这么贵?别的最贵的也就五毛钱。”

郑乐乐用长筷子夹起来一个给男人。

“大哥,你可以先尝一个,这个不算你钱,你尝过后再决定。”

男人挑眉一笑:“呦呵,你这小丫头,这生意还没做成的就先送给我吃,你就不怕我吃了说不好吃,转头就走,让你赔本啊。”

而郑乐乐的衣角快被妹妹拽掉了,显然她也是这么想的。

郑乐乐却没有理会:“我放心,您尝吧。”

男人接过卤蛋,第一口还慢悠悠的吃着,剩下便是三两嘴就塞了进去。

“好吃,小姑娘,给我再来三,不,四个。”

郑乐乐笑着应声,包好了四个递给男人,男人递过来了五块钱,却被郑乐乐还回去一块。

“说了第一个请您吃的,就绝对不会食言。”

男人显然很意外,但随即笑开了:“你这小丫头,做生意地道,不错,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啊。”

这个时候又有人围了过来,不过他们也不问郑乐乐,直接问刚才买了卤蛋的人。

“这蛋咋样啊。”

“好吃,特别好吃的,你们都快试试。”说着又不由自主的吃了一个。

俗话说得好,看着别人吃的香自己也有食欲,虽然听到价格有退缩的,但条件要是容许的,还是都忍不住掏出了一块钱买了一个。

这边两个那边三个,很快鸡蛋就被卖的差不多了。

此刻目瞪口呆都不足以形容郑圆圆此刻的震惊。

“姐,咱们真的一个一块钱卖出去了?”她声音还带着一些气弱,总觉得和梦一样。

“钱在这放着,还能有假的啊。”

圆圆激动了:“啊啊啊啊啊……姐,你真厉害,我简直太崇拜你了。”

郑乐乐嘴角含笑,眼里也全是笑意。

圆圆等安静下来才想起来:“对了姐,刚才那人要给你吃了蛋的一块钱,你为啥不收啊。”

“诚信是第一位,说出去的话,就一定要做到。”

有了开门红,再加上郑乐乐的卤蛋味道实在是勾人,到了九点的时候,卤蛋竟然没剩下几个。

郑乐乐给圆圆的嘴里塞了一个卤蛋,看着她吃的正香,准备拿着剩下的六个卤蛋收摊了。

而这个时候,她的兜里已经多了三十块钱。

就在郑乐乐正准备收摊的时候,一个刚刚买了两个卤蛋的大爷又气喘吁吁的跑了来。

“小姑娘,先别收,先别收啊。”

看大爷跑的气喘吁吁,郑乐乐立刻把东西放下。

“大爷,别着急,我在这等着您。”

大爷几步跑过去,手扶着膝盖喘着粗气,然后看了一眼锅里,里面一颗蛋都没有,一拍大腿懊恼的很。

“哎呀,这就没有了啊。我儿媳妇刚怀孕了,孕吐的不得了,现在是什么都吃不进去。

我刚在这里买了几个蛋,哎呦,没想到她竟然就着吃了好几碗稀饭,吃完了也没吐,这小半个月了,终于吃了一次像样的了,唉,我老头子就打算来再给她买几个,竟然没有了。”

郑乐乐还没有开口,郑圆圆就拽了拽郑乐乐的衣服。

“姐,咱们不是还剩下几个么。”

郑乐乐笑着反问:“但要卖给老爷子,你就没得吃了。”明摆着是在故意逗她。

郑乐乐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唾液,最后还是咬了咬牙。

“那我就不吃了。”闭上眼睛,还打算来一个眼不见为净。

郑乐乐差点笑出声,自己的妹妹简直不要太可爱了。

郑乐乐也看向大爷。

“大爷,我这里有最后的六个,不过只能给您给两个,家里人也没吃早点,就等我拿回去垫吧垫吧呢。”

大爷立刻点头:“成,两块钱是吧,给你。”

说着把钱塞给郑乐乐。

大爷走了,郑乐乐转过身就给了郑乐乐一块钱。

“这是你把你的鸡蛋卖给大爷的钱。”

郑圆圆简直惊呆了,她竟然也有一块钱,开心的恨不得转圈圈,然后小心翼翼的将自己赚到的这一块钱装起来,这次啊和郑乐乐收拾摊位回家。

——

刚到家,李秀兰坐在餐桌上喝粥,一边喝还给坐在对面的男人递过去一个烙饼。

“吃,多吃点。”

这人身材消瘦,总看着像是营养不.良似的,尖嘴猴腮,怎么看都不像是喜庆像,尤其是那双眼睛,总是别有用心的转来转去,贼眉鼠眼的,总是抽空打量着他们家四周。

这人是她四叔郑邦安,而她爸她妈却是在锅灶上忙来忙去。

“三哥,三嫂,再来点咸菜啊。”

说完就把面前的碗拿起来给郑乐乐递过去。

“去,给四叔弄点咸菜来。”

郑乐乐却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嘿,这孩子。”

林昭看到两个孩子,急忙招呼:“唉,乐乐和圆圆回来了啊,妈早餐做好了,你们先吃。”

郑乐乐看着她妈熬粥,她爸烙饼,蹙了蹙眉。

“爸,妈,你们也去吃吧,这个我来。”

林昭失笑:“你个小丫头会什么,你先去吃饭,爸妈一会就来。”

郑乐乐拿出给家里人留的鸡蛋,一个塞到林昭嘴里,一个塞到郑邦民嘴里。

她有些急切,林昭差点被噎住,但她怕等下让她四叔看到,她爸妈怕是一个都吃不了。

就在郑乐乐准备去找郑耀的时候,郑邦安端着一个空碗走了出来,看到郑邦民和林昭吃着的鸡蛋,眼睛一亮。

“呦,三哥、三嫂,还有鸡蛋啊,给我来一个。”

郑乐乐:“四叔,这是我刚出去给我爸妈买的,没了。”

第7章 多长个心眼

郑邦安不乐意的蹙眉,刻薄细长的眉眼凌厉了起来:“怎么,怕我多吃一口你家的东西啊。”

李秀兰听到动静跟出来,声音尖锐凌厉:“咋,你又做鸡蛋了?来,给你四叔装回去几个,让雄雄也吃点。”

郑乐乐蹙眉摇头:“奶,我没做。”

李秀兰眼睛一瞪:“你糊弄谁呢,这香味我都闻到了。”

郑乐乐将手打开,上下翻了翻:“真没有了奶。”

李秀兰:“那就去买,专门给你四叔做一点拿走。”

郑乐乐这次却是真的被气笑了:“奶,您让我给四叔做也行,不过,我没钱,一斤鸡蛋八毛,怎么都要给四叔做两斤吧,你就给我两块吧。”

李秀兰瞪眼看向郑邦民:“给她点钱去买鸡蛋。”

郑邦民蹙眉,现在全家就这五十块钱硬撑着呢,鸡蛋着实不便宜,昨天也是花的郑乐乐自己的钱,知道孩子是心疼他们,但是郑邦民也不想再委屈郑乐乐。

“妈,咱家什么情况你还不清楚么,真的没什么钱了。”

李秀兰一下子怒了,拍着门就开始大喊。

“怎么,吃了你几天饭,现在老娘说的话不顶用了?反了天了你,我告诉你郑邦民,今天这个鸡蛋,你买也得买,不买也得买,不然……不然,我就死给你看。”

郑邦安一旁帮腔:“对啊三哥,你看把妈气的,平时你不是说自己孝顺么,现在怎么气妈啊。”对于自己家里占便宜的事情,不迎合才是大傻子呢。

郑邦民也不是泥捏的:“你别站着说话腰不疼。”

李秀兰护着郑邦安:“怎么,欺负我的邦安。”

郑乐乐看着李秀兰仿佛老母鸡一样护着郑邦安,再看自家爸耳红脖子粗的样子,都是亲身儿子,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郑邦民撸了一把头发:“妈,你也知道我厂子倒了,是真没钱,你要是非逼着我要去给郑邦安买鸡蛋,是真不行,您自己看吧。”

说着干脆一甩袖子进了屋。

郑乐乐捅了捅郑圆圆,让郑圆圆把林昭带进屋里,自己走向李秀兰和郑邦安。

“奶,我知道您是心疼四叔,可是,您不能为了四叔,就不管我们一家人的死活啊。”

郑乐乐的声音很大,看热闹没看热闹的都听到了,再加上前因后果,外面窃窃私语的声音可不小。

都说这郑三的老妈偏心,可这也太偏心了吧。

李秀兰伸手就要打郑乐乐:“你个小蹄子胡说什么呢,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郑乐乐看着郑邦安继续:“还是说四叔觉得奶奶在我们家吃苦了,这是要接奶奶回去呢?”

郑邦安见郑乐乐这么说立刻哑了火:“行了妈,别闹了,不就是鸡蛋么,不吃就不吃了,哎呀,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他今天本来是听了他妈的话想来试试那个什么卤蛋的,要是好吃得想法子弄过去,可现在,别说吃卤蛋了,还得带一个包袱回去,他可是好不容易才把李秀兰扔给郑邦民的。

也就是他了解自己这个三哥,性子软,脸皮薄,他要是有胆子把人扔给大哥郑邦国和二哥郑邦泰,早八百年就给他送回去的了,也就郑邦民,罪全让他受了,便宜都是自己占的。

李秀兰的话梗在嗓子眼,说不出来也咽不下去,指着郑乐乐骂了声,一甩袖子也走了。

郑乐乐松了一口气,将几乎都要捏碎的鸡蛋拿出来,蹙了蹙眉。

今天不是她小气,不给郑邦安吃这个鸡蛋,而是她太了解自己这个四叔了。

虽然好吃懒做,但是心眼却是老爸的十倍,这么好吃的卤蛋,可就是明晃晃的钱啊,在家里没稳定下来,她不愿意再节外生枝。

郑乐乐进了门,小心翼翼的将门反锁了,才走到屋里。

郑邦民因为刚才生了一肚子气,现在冷着一张脸,林昭小声劝慰着什么,郑邦民的脸色明显好了很多。

郑乐乐一直很佩服自己妈妈,妈妈有着一副柔弱的样子,但却能把她爸给吃的死死的,两人基本上没有红过脸,吵过架。

郑圆圆坐在桌子旁,也是鼓胀着脸,一副气呼呼的样子。

林昭率先开口:“乐乐圆圆,你们这一大早哪去了。”

郑乐乐走到桌前,将今天挣到的钱拿出来。

郑邦民看到一桌子的零钱有些惊到了,一块五毛的居多,但也夹杂着一张十块的。

“你们这些钱哪来的?”

郑圆圆率先开口:“一大早姐就带我去卖卤蛋,这都是我们卖的。”

郑邦民和林昭都不可置信的对视一眼:“只是卖卤蛋,那怎么有这么多?”

“这里一共有三十四,除去我买东西花的成本十三块,净赚了二十一,今天还买了炉子和锅,明天要做的话肯定成本更低。”

林昭蹙眉:“你这鸡蛋卖的多少钱啊。”

林昭是上过学的,基本算数还是算的来,怎么算感觉这赚的钱都对不上。

“妈,姐一个鸡蛋卖一块钱呢。”郑圆圆得意的说。

“这么贵,真的有人买?”

“不但有人买,还有人抢呢,最后其实剩下六个的,但一个老爷爷过来要给怀孕的儿媳妇买鸡蛋,姐姐就又卖给了人家两个。”

郑邦民一拍大腿,哈哈笑了起来:“哈哈哈,我闺女比我争气啊,你老爹出去摆一天的摊子最多的时候也就挣个5块钱,我闺女这一下子挣回来21,不得了啊。”

现在的工资平均也就一个月150到200,郑邦民的小摊位一个月不拉下来也就挣个普通人工资的钱,这都算好的了。

郑乐乐适时开口:“爸妈,不如,咱们卖卤蛋吧,我前一天准备好,第二天咱们一起去。”

卖卤蛋一天只需要忙几个小时,但是若郑邦民出去摆摊,一摆就是一整天,风吹日晒的,她也心疼。

若是昨天,没有郑乐乐的这么一尝试,他们心里或许没底,但是现在郑乐乐可是把实打实的钱放在他们面前了,说不动心是不可能的。

第8章 准备做生意

林昭:“对啊,邦民,乐乐的这个卤蛋我们都吃过,这滋味,恨不得把舌.头都吞下去,而且,咱们不光早晨能做,到了下午快下班的时候,也能拉到厂子门口去赚点,一天就几个小时,怎么不比你天天外面给人修鞋赚得多。”

郑邦民见媳妇女儿都这么说,一拍大.腿。

“行,咱做。”

郑乐乐和林昭把她放在外面的路子和锅拿进来清洗好,郑耀这才回来,三两口将语剩下的两个鸡蛋就都被郑耀吃了,看的郑圆圆眼馋的不得了。

郑乐乐调好卤汁,起身对郑邦民和林昭说。

“爸妈,我出去一趟。”

“乐乐你干啥去?”

“我去买点卤蛋给四叔家送过去。”

郑邦民脸色瞬间不好看了起来:“给他们家送什么送,而且,就是要送也送咱们自己的,外面的多贵啊。”

这下没等郑乐乐说什么,林昭就没好气的拍了郑邦民一下,但是声音依旧温柔。

“你个木头疙瘩,你自己四弟什么的不知道啊,恨不得什么好东西都扒拉走,要是让他知道我们手里有这么好卤蛋的方子,还不得闹翻天了。”

郑邦民只是反应慢,但又不是笨。

想到弟弟和老娘心里就一阵发凉。

“行吧,就是花那么多钱,心疼啊。”

郑乐乐失笑:“爸,花小钱能省大事,也算是值得了。”

她很清楚,自家奶也就在自己爸面前逞威风,这要是到了四叔面前,却是一点做不了四叔的主,自家奶肯定会把她做的卤蛋和四叔说道,现在她要做的,就是让四叔‘看不起’这些卤蛋。

郑乐乐去了小卖部卖卤蛋的摊位上,买了十个卤蛋,尝了一个之后,心里有数了。

郑邦安家距离郑邦民挺远的,是在镇子里,但家庭条件明显好很多,有一个单独的小院子。

当年郑邦安结婚,娶的还是李秀兰娘家侄女李招弟,李秀兰就以要跟着小儿子养老,硬生生把自己的所有钱都贴补出来给郑邦安在镇子中心买了一个院子,不但这样,还让自己另外三个儿子一人补贴了小一千。

即使是这个时候房价还算便宜,这一套院子下来也有五千了。

看着这敞亮的院子,郑乐乐心里总有些不平衡,那时候她还有些记忆,自家奶奶为了从自家爸妈手里拿钱,一哭二闹三上吊,她爸妈为了凑钱,家里整整一年没吃过一口饱饭。

“四叔,四婶,在家吗?”

郑邦安还没出来,李秀兰倒是拉着郑雄出来了。

在看到郑乐乐的时候,李秀兰的视线有些闪躲。

“奶,你怎么在这?”郑乐乐故意表现出惊讶的样子。

毕竟现在李秀兰可是在他们家住着,动不动往小儿子家跑,给小儿子带孩子,却吃着三儿子的,住着三儿子的,好说不好听啊。

李秀兰:“你来干嘛?”

“奶,我来给四叔四婶送个鸡蛋。”

李秀兰的表情这才好看了些:“哼,算你们懂事。”

郑雄听到有吃的,立刻冲上去抢下来。

“我的,都是我的。”

李秀兰闻着那个香味感觉没有昨天晚上那么馋人,总觉得有点不对,想要去拿一个尝尝,却被郑雄狠狠踢了一脚。

“这都是我的,你个老妖婆不许吃。”

李秀兰却是一点都不生气,反而是凑过去亲了郑雄一口。

“奶不吃,都留给雄雄吃啊。”

郑乐乐看着微微蹙眉,四叔家的郑雄要是再这个下去,迟早废了。

但,这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有郑雄在,李秀兰别说吃了,碰都碰不到一下。

和郑乐乐预料的一样,有郑雄在,李秀兰一个都没吃上。

等郑雄吃满足了,郑邦安回来了。

而鸡蛋也就剩下了四个。

“妈,你昨天吃了,招弟回娘家了,我就吃了啊。”

说着郑邦安将一个鸡蛋吃了个干净,李秀兰只是咽了咽口水,笑嘻嘻的说着快吃。

等吃完了,郑邦安嫌弃的撇撇嘴。

她妈追过来把那个郑乐乐做的卤蛋夸的天上有地下无的,现在吃起来,也不过如此。

之前起的小心思,一下子收了回来。

——

等郑邦民和林昭回来的时候,后面的三轮车里至少有十几摞的鸡蛋。

林昭擦了一把汗:“还是要自己去收啊,这点鸡蛋总价格比我们想的还便宜。”

郑乐乐都有些惊讶。

“妈,你收这么多……你就不怕我没做好砸手里啊。”

林昭没好气的拍了郑乐乐一下。

“你这傻孩子瞎说什么呢,放心,我都想好了,要是卤蛋能挣钱咱就挣,要是不行,我就去乡下进点鸡蛋到镇里卖,你爸继续摆摊。”

郑乐乐撇嘴不开心了,她刚才就是那么一说,但谁知道,爸妈心里其实压根就没相信她的卤蛋能挣钱。

一股执拗劲上来,她还非得用卤蛋挣了钱才行。

眼看着天色暗了下来,郑乐乐和林昭主要负责做卤汁,郑邦民和郑圆圆郑耀洗完鸡蛋煮鸡蛋。

只要卤汁做的好,鸡蛋就成功了一半。

郑邦民把煮好剥了壳的鸡蛋拿过来:“鸡蛋煮好了。”

将鸡蛋下到锅里,等待的时间里郑家人都对视看了几眼,然后忍不住笑了起来,那是一种带着对生活有无限希望的微笑,灿烂而耀眼。

——

等卤蛋出锅,这一次不等郑圆圆招呼,所有人都下手拿了一个,一点都不嫌弃烫的往嘴里塞。

“好吃,太好吃了。”

而这香味也一点不吝啬的朝着墙外飘了去,

这次,终于有人忍不住来敲门了。

“郑家的,在吗?”

林昭过去打开门,就见外面站着的是对面的王奶奶。

“你们家做什么呢,这么香。”

“就是弄了些卤蛋,准备拉出去卖着试试看。”

王奶奶:“哎呦,卖的啊,这感情好,一个多少钱呢?我家那小孙子闻到香味有事踢腿子又是喊叫的,我买几个回去哄孩子。”

林昭转身去拿了两个卤蛋,递给王奶奶:“王奶奶说什么呢,咱们是邻居,我家郑耀也没少在你家蹭饭,这个您就拿回去吃吧。”

小说

一次意外逃生,她遇到了他,殊不知这次的相遇把一生的幸福都葬送了……

2021-1-3 13:54:48

小说

意外怀上了双胞胎,什么鬼?

2021-1-3 13:58:1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