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意外逃生,她遇到了他,殊不知这次的相遇把一生的幸福都葬送了……

一次意外逃生,她遇到了他,殊不知这次的相遇把一生的幸福都葬送了……,他爱她甚至不惜一切代价,将她绑在自己的身边。却成就了她一步一步的报仇之路。,“项鹏涛小朋友,你怎么那么喜欢耍酷呀,你很聪明,那我问你一个问题好了,一加一等于几呀?”,“薛嘉伦那是二,你个白痴。”,“错,不是等于二,也不是等于三哟,是等于四的咩!”
一次意外逃生,她遇到了他,殊不知这次的相遇把一生的幸福都葬送了……

第1章 给项家小少爷输血

A市机场。

薛依洁站在机场的大门口,望着这座城市。一转眼就过去了六年。而之前她离开这里,却并没有乘坐任何的交通工具。想起那件事情,她至今都还心有余悸。

“妈咪,想什么呢?车子都叫好了。”小家伙薛嘉伦从街上招揽了一辆出租车。示意还在走神的薛依洁赶紧上车。

“哦。好。”薛依洁将行李,放进出租车的后备箱中。然后上车。

“小姐,去哪里?”出租车司机询问。

“去……”一时之间,她居然说不出那个名字了。“薛家巷。”

出租车司机从后视镜中,盯了一眼坐在后排的薛依洁。他的眼神明显的发生了变化,只是薛依洁并没有看到。

薛家巷是整个A市最差的地方,可以说是平民窟。姓薛的人,几乎都是穷人。并且,还都是一些三教九流的那种。

薛依洁说自己去薛家巷,她还带着一个那么小的孩子。司机很难不把薛依洁,想像成一个坏女人。而这个孩子,也是一个私生子吧。

六年的变化,让A市这个城市,改变了很多。薛依洁望着车窗外,那些飞快倒退的建筑。这些年,她总是做的那个恶梦,再一次回荡在她的脑海中。

时间在走,人也在变化。她想一切都应该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过去了吧?

那家人也不会再记得她的存在。

想到这些,她不由自主的将身边的薛嘉伦,紧紧的抱在怀中。六年前让她活下去的勇气,都是因为有这个小家伙。她因为有他,而感到庆幸。

夜不醉酒吧……

薛依洁从车窗外,看到了那个令她熟悉的地方。她以为一切都变了。可是那个酒吧,经过了六年,却还存在着。并且门口的招牌,还有摆设,全部都是同六年前一样。

“欢迎收听汽车新闻,这里发布一条紧急消息。A市人民医院,此时正急需RH阴性血,也就是人们俗称的熊猫血。今日上午十点多,一名属于RH阴性血的六岁小男孩儿,不幸突遇车祸。现在医院急需这种血液,如果您是这种血型,请献出您的爱心。马上到市人民医院救助那个小男孩儿。小男孩儿的父亲会给予重酬……下面我再播报一次……”

薛依洁回过神来,清清楚楚的听到汽车新闻主播,所播报的新闻。

“师傅,你送我们去医院吧。我儿子是那种血液。”薛依洁考虑是救人,也希望自己能够献出一点爱心。

“妈咪,你没搞错吧。我还只是一个孩子。你忍心让我的血被抽掉吗?”小家伙惊恐的看着薛依洁,她为了别人,是要抽他的血吗?

“嘉伦听妈咪说。这是救人的好事。虽然会痛一点点,不过,只需要一会儿,就会没事了。”薛依洁带着微笑,劝说着自己的宝贝儿子。

“可是我怕痛呀。”小家伙带着奶声奶气的声音,似乎要反抗到底了。

“不行,你必需去医院。”对于这样的事情,薛依洁是坚持的。因为在薛嘉伦三岁的时候,遇到过同样的问题。如果当时求助他们的人,也跟小家伙一样不愿意献血的话。那么小家伙早就在三年前死掉了。

“好吧,不过记得临走的时候,把报酬拿着。不然,我们母子,只能饿死街头了。”

他是家里的男子汉,应该背负起照顾妈咪的责任,就让他去‘卖’一次血吧。

“放心,饿死谁,也不会把你饿死了。我还等着抱孙子呢。”薛依洁用手轻轻的揉了揉小家伙的蘑菇头造型。

市人民医院。

“血源有了吗?如果再没有的话,我们担心小少爷会支撑不住。”急救室里面的护士,急切的跑出来,询问门口增援的医生。

“还没有。已经在四处寻找了。”他沉重的回答。

“你们是怎么照顾小少爷的,我让你带他去蔬菜园地,不是让你可以任由他一个人在那里的。”项逸谨听到自己的儿子出了事情,立刻仍下公司里面的事情,第一时间赶到了医院。

“对不起总裁,我有看着小少爷,可是只是一转眼的功夫,小少爷就突然不见了。事后就……”

“够了,如果鹏涛出了什么意外,我不会放过你。”项逸谨冷冷的呵斥着自己的助理林昌。那瞪着他的眼神,恨不得将他整个人都给活吞下去。

“是……”林昌自知是自己的过错。畏惧的点头回答一声。

“项总。”急救室门口的医生,见到项逸谨赶紧恭敬的叫道。

“小少爷的情况怎么样了?”

第2章 小家伙没有报酬就不离开

“还……还在急救当中。不过……这会儿医院里面严重的缺血。我担心小少爷他……”

“混蛋。”项逸谨因为愤怒,一脚踢在那个医生的身上。他不用听他说完,也明白他话中的意思。“我跟你们说过多少次。不管在什么情况下,医院里面都必需保证我儿子的备用血液足够。我花钱养你们,不是让你们整日无所事事的。关键时刻,你们都能干点什么?”

“对不起项总,都是我们的疏忽。对不起……”医生跪坐在地上,吓得全身都在颤抖。

他们都是项逸谨,为了自己儿子的安全以防万一,所在医院里面养的专业医生。

如今,真的到了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却没有十足的准备,连最起码的血液都供不上。

“血源来了。”一个女护士,端着一个鲜红的血液包,从走廊另一边,快速的跑过来。“这些血源,足以救小少爷了。”

“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送进去。”项逸谨见那个医生还跪坐在地上,他再一次大声的吼道。

抽血室。

“薛依洁女士你所说的,抽过血后,一点都不痛,全部都是骗人的。我怎么突然感觉,四肢无力,双眼还冒金星呢?”小家伙没完没了的唠叨起来。“我……我还想吐。还有我的手,好像快要断裂了。我是不是要死了呀……”小家伙直接躺在床上,赖着不起来了。

“什么呀,那只是抽血过后的正常反应。你别一惊一乍的。不会有事的。赶紧起来吧。回家了。”薛依洁把小家伙拉起身来。

“不行,我不要这会儿回去。我得再等等。”小家伙推开薛依洁的手。双手环抱着被子,说什么也不要这会儿离开。

“为什么?”他们是来献血的,现在已经结束了。那个小男孩儿,应该得救了吧。自然没他们什么事了。

“我得补充营养,把抽掉的血,全部都给补充回来。所以得需要这个呀。”小家伙做出一幅数钱的样子。

之前来这里,薛依洁答应过他,他献血之后,他们会拿到报酬。可这会儿薛依洁的举动,明显就是反悔的意思。

“薛嘉伦你别那么势利行吗?别给我装了。赶紧起来。”薛依洁拉着小家伙的手臂。

“我这叫势利吗?这叫现实懂吗?”小家伙双腿盘膝,坐在床上,一幅准备要好好给薛依洁上一课的模样。“什么叫做现实,现实就是没有钱,哪里都不能去。什么事情也都办不了。我把我的熊猫血献出来,然后得到报酬,那叫做互惠互利懂吗?”

“别跟我说这些,赶紧回家去。”薛依洁不吃他那一套,收拾起东西。决意要离开医院。

“妈咪……”小家伙见硬的不行,直接来软的,用自己的招牌撒娇,拉着薛依洁的手臂,轻轻的晃动。“我们回家,连饭都吃不了。咱们能不要面子要银子好吗?你想想看看,我们回来的目的是什么,给外婆还债耶。我们都吃不上饭,还拿什么去还呀?”

“放心,妈咪有办法。乖,走了。”薛依洁凑上嘴唇,在小家伙的额头上,留下深深的一吻。

薛嘉伦拉着薛依洁的衣角,不情不愿的离开抽血室。

以后像这样没有回报的交易,他再也不会答应去做了。全部都是妈咪骗人的。

急救室门口。

“项总,小少爷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休息几天,就会没事。”医生自己也算是松了一口气。“多亏了那袋血送得及时。”

项逸谨听了医生的话后,猛然回头,用那阴冷的眸子,瞪了一眼在医院里面负责小少爷血的医生。

“刚才给小少爷输血的人呢?是谁?”项逸谨冷冷的询问着林昌。

“他们应该还在抽血室中。是在出租车上,听到新闻的市民。”林昌赶紧小心翼翼的回答。

“我不喜欢欠谁的人情。”项逸谨的话,一般只会说一遍。当然,跟在他身边那么多年的林昌,自然也明白他话中的意思。

“我马上就去办。”

项逸谨说过,会给他儿子输血的人,丰厚的报酬。这会儿林昌迅速去准备。

项逸谨朝医院的抽血室大步走去,既然是救他儿子的人,那他自然会去感激。他不会欠任何人的情。即使真的欠了,他也会立刻去还掉。

长长的走廊里,薛嘉伦不时的向薛依洁发牢骚。反正没有拿到报酬,他一整天的心情都高兴不起来。

“妈咪,我肚子疼……”小家伙用手捂着自己的肚子,两条浓黑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

第3章 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怎么会呢?刚才不还好好的吗?”薛依洁不太相信,肯定又是儿子在耍小性子。

“真的,我没有骗你。真的肚子疼。”小家伙痛得不愿意再走了。

薛依洁停下脚步,蹲下身去,从而查看小家伙。

小家伙的额头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水,那一点都不像是装作出来的。

“让妈咪看看,你的额头烫不烫。”

当项逸谨和几个保镖,经过薛依洁他们身边时,薛依洁为了试看儿子额头的温度,刻意用自己的额头,轻轻的贴在小家伙的额头上。

“不烫呀。”薛依洁正视着自己的儿子。真没发现他有什么不对。

“我想,我一定是刚才吃冰激凌,把肚子吃坏了。不行,我得去一趟洗手间。”薛嘉伦用双手,捂着自己的肚子。赶紧朝对面的洗手间跑去。

“嘉伦,你慢点……”薛依洁大声的叫喊一声。回头,只见项逸谨几人,霸气的朝抽血室走去。

为首的男人,仅仅是一个背影,便让人忍不住多看两眼。像那样霸气十足的男人,身边还有那么多的保镖,他一定不是一般人物。

薛依洁摇了摇头,嘴角边带着一个苦涩的笑意。像她这种平民,就算世界变了,也不可能跟那种男人有任何的挂钩。

项逸谨突然停下脚步,只因刚才那个女人的声音。那种声音,让他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好像熟悉,又好像陌生。

回头,女人手中拉着一大一小,两个行李箱,独自一个人,走在长长的走廊中。而那个女人的背影,他却从来都没有见过。

“总裁,怎么了?”众人都望着那个女人,因好奇而大胆的询问着项逸谨。

“……”他没有说话,直径朝抽血室走去。

洗手间外,薛依洁等了小家伙好一会儿,就不见他出来。那放在包包里面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喂,宛芹,什么事呀?”

“依洁,你先不要回家了。你妈好像进医院了。我现在正在往医院赶呢。”

薛依洁的好闺蜜邹宛芹,第一时间给她打来了电话。

“什么?好端端的,怎么进医院了呢?”薛依洁因震惊,而大声的吼道。她的声音,惹来周围人异样的目光。于是,她才赶紧收低了声音。“怎么回事呀?她在哪家医院?”

“你难道还不知道吗?你妈进医院,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好像在人民医院吧。”

没错,薛依洁的母亲薛一芳,一个月内,至少得进三五次医院。不然的话,是绝对不会平静的。

“我就在人民医院。我在这里等你吧。”

“你又怎么了?你受伤了吗?怎么去医院了呢?”

“说来话长,你来了再说吧。”

薛依洁带着儿子薛嘉伦,在医院里面找了个遍,终于在七楼左边的普通病房,找到了母亲薛一芳。

“你这个没良心的,我把你养到这么大,你一消失就是六七年。现在回来,还给我带一个不明不白的私生子。你是想要把我气死吗?我养你,就是为了给我养老送终的。我还指望你嫁入豪门,让我后半辈子享福呢。我的命,怎么那么苦呀……天啦……快打一个雷,把这个不孝女劈死吧……”病房里面,薛一芳见到薛依洁和薛嘉伦,就没完没了的哭诉叫骂天地。

薛依洁显得很无奈,只是一任自己的母亲,叫骂着自己。当然,那些骂声对于她的儿子薛嘉伦来说,虽然很不好。但是她了解自己的儿子。像那些话,小家伙早就听习惯了。一点都不新鲜。他压根也不会在乎吧。

小家伙坐在椅子上,双手支撑在自己的下巴上,盯着这个叫骂的外婆。双眼显得十分的无辜,仿佛轻轻的一捏,就能把他那双明亮的大眼睛捏出水来。

“骂完了吗?”薛依洁见薛一芳,终于停止了下来。她才淡然的询问。

“没有。”她大声的吼道。“不过……”为了防止自己的女儿,再一次离开。她的口气瞬间缓和了下来。“我肚子好饿。还有,我全身都痛。你是不是应该去给我买点吃的?还有,让医生赶紧给我开药呀。”

薛依洁是为了薛一芳而重新回来。不管薛一芳怎么对待她,她始终都是她的母亲。养育之恩大于天。

薛一芳毕竟年纪大了,全身还被人打了那么多的伤。如果再不用药止痛的话,她一定会受不了的。

“嘉伦,拿着这个单子,去给外婆拿药。妈咪去外面买点吃的回来。”薛依洁将手中,医生开的单子,交给自己的儿子去办理。

第4章 总裁的绿色通道

“哦。”小家伙耸了耸肩头,直接答应了她。

医院七楼走廊。

两个贵妇手中,各拎着一个手袋。稍微年长的那个贵妇,手中拿着药单,口中却不停的数落着什么。而站在她身边的那个稍微年轻点的贵妇,则一直都不说话,默默的承受着她的训导。

“我跟你说过好多遍了,鹏涛以后如果再被逸谨带去公司,你一定要告诉我。这下倒好,鹏涛才去蔬菜园地,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就给我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你是不是想让我们项家绝后啊?”年长的贵妇言辞犀利,口口声声说着她身边那个女人的不是。“居然让我宝贝曾孙流了那么多的血。如果这一次,不是血供的及时。我宝贝曾孙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会让你陪葬的。”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妈,下次我会注意的。”

稍微老些的贵妇,说了那么多句,而她的回答,却只是带着自责的一句。

“奶奶,妈,你们去哪里?”项逸谨在走廊里,遇到她们,大步上前去。

“逸谨……”项逸谨的奶奶刘艳秀,见到自己的孙子,脸上的神色,还有口吻,立刻就变了样。“这么大的天气,你在外面跑什么。有什么事,都交给他们去做吧。瞧瞧你一脸的汗。”她用手贴心的为项逸谨擦拭着脸颊上的汗水。

“我没事。”项逸谨并没有忽略,自己的母亲罗茵,在默默的摸着眼泪。“妈,别担心,鹏涛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他安慰着自己的母亲。

“怎么?我说你几句,你就在你儿子面前故装委屈了?难道我有说错吗?你不要跟我说,鹏涛出这么大的事情,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刘艳秀见自己的儿媳妇罗茵,在孙子面前哭泣,而忍不住冷冷的呵斥。

“不,没有。”罗茵赶紧摇头,不敢再有任何的作为。

“奶奶,你是要去拿药吗?”项逸谨见刘艳秀的手上,拿着医生给项鹏涛开的药单。“怎么不让管家去?”

“这是鹏涛的药,我怎么放心,交给其他人去做。”

项逸谨是项家的独子,项鹏涛又是项逸谨唯一的儿子,项家自然是看得跟命根子一样重要。

“你们回病房吧,我去。”项逸谨接过刘艳秀手中的药单,示意自己的母亲罗茵,陪着刘艳秀回他儿子的病房。

取药划价区。

薛嘉伦踮起脚尖,一手拿着药单,一手拿着两张百元大钞,等待着里面的医生给他拿药。

然而,今天药房里面的人,仿佛特别的多。小家伙排了将近二十多分钟的队,都还未能取到药。

“让一让……让开……”

“谁呀?那么大架势……”

“医院是他开的吗?”

“居然不用排队,就能直接去取药了?”

两个魁梧的保镖,将前面的人全部都推开,给项逸谨开出了一条绿色通道。

小家伙薛嘉伦忍不住多看了几眼,那个带着一脸冷酷的男人。在他的手中,明显拿着一张药单。同样是来取药的。他都可以不排除,那么是不是他也可以呢?

薛嘉伦紧跟在那两个保镖的身后,想等那个冷酷的男人,把药取了之后,自己就冲上前去给外婆拿药。

“项总,您的药。”药房里面的医生,恭恭敬敬的将药,双手奉送到项逸谨的手中。“我全部都查检过了,不会有差错。”

项逸谨没有伸手去拿药,其中一个保镖赶紧上前,拿起那个装有药物的袋子。

“小孩儿,不要插队……”前面拿药的人,见薛嘉伦跑到了拿药窗口,便赶紧呵斥着。

“我是和他一起的。”小家伙因为人太矮小,直接用手支撑着窗口跳起身来,一屁股坐在窗口处。

“和谁一起的?”里面的医生询问着薛嘉伦。

“就是他呀。”薛嘉伦用手指着刚离开的项逸谨。

“胡说,你怎么可能和项总一起呢?赶紧去后面排队,不然不给拿药了。”

这家医院里面,连同医生都是那么的势利。薛嘉伦能够想像得到,这家医院肯定是刚才那个男人赞助的。

“我真的和他一起来的。你凭什么不给我拿药呀。我又不是没有钱。女人不能那么势利眼,不然以后是找不到老公的。”薛嘉伦嘟着粉嫩的嘴唇,皱了皱那两条浓黑的眉头。她不给他拿药,他直接诅咒她找不到老公。

“项总,不好意思,这是小少爷的药物附加单。”药房里面的女医生,拿着单子急切的跑出来。在与项逸谨近距离相处时,她的脸颊瞬间红得跟猪肝似的。

女医生如同花痴一般,目光一直停留在项逸谨的脸上,怎么也不愿意移开。

第5章 父子第一次见面的结局

“你可以走了。”保镖接过她手中的附加单,冷冷的说道。

“小孩儿,你赶紧下去。”药房里面的女医生,大声的呵斥着薛嘉伦。

“我可有亲眼看到,你刚才对那个男人,可谓是含羞带怯,对我却是毫无形像的暴露呵斥。羞羞不要脸哟……”小家伙站在窗口,扭着自己的小屁股,在众人面前让那个女医生出丑。

薛嘉伦用双手做了一个鬼脸,讽刺着女医生。

“小少爷怎么在这里?”项逸谨清晰的看到站在窗口上的那个小家伙。

“我们也不知。”两个保镖瞬间担心自己失职,赶紧再一次为项逸谨开路。

“你要不要给我拿药,再不给我拿药,我把你的行为,立刻发布到网上去。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是什么样的医生……啊……”薛嘉伦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什么抱离了那个窗口。“你放开我……”小家伙使劲的捶打着项逸谨的身体。

“鹏涛,你不好好在病房里面呆着,跑这里来做什么?”项逸谨冷酷的盯着薛嘉伦,说着一些让小家伙,完全听不懂的话。

“你谁呀?放开我……大坏蛋……放开我……”面对如此冷酷的男人,薛嘉伦没有畏惧,也没有害怕。只是很不习惯,被这样一个魁梧的冷酷男,强行抱着自己的身体。

“小少爷……”两个保镖都觉得奇怪,他们才从病房里出来,项鹏涛不是还在昏迷当中吗?怎么会活蹦乱跳的出现在药房呢?

“是不是又想偷偷跑出去?之前的车祸,你难道忘记了吗?别以为换了一身平时不会穿的衣服,我就会放纵你。”项逸谨快速的扫视着薛嘉伦全身的打扮。

脑袋上戴着一顶黑白两色的嘻哈风格太阳帽,上身是白色的宽松大T恤,下面则是一条紧身的牛仔裤,脚上的灰色鞋子上,居然还有两个若大的翅膀。

这样的打扮和穿着,他儿子什么时候喜欢上的?

不过,为了逃离他的视线,这种做法,应该也不足为奇。

“谁偷跑出去了?我是为了给……”薛嘉伦说了一半的话,突然停止了下来。两颗黑色的眼珠子,转得跟风火轮似的。“我想拿药。”

他到这里来,不就是为了给外婆拿药吗?刚才他还想跟这个男人拉近关系。这会儿他主动上门,不是刚好趁了他的意吗?

先利用这冷酷男人,帮自己拿到药再说。

“你拿什么药?我都帮你拿到了。”面对自己的儿子,项逸谨即使再冷酷,他也不会惜字如金。

“哇呜……”薛嘉伦故意大哭,埋在项逸谨的怀中,别过头邪魅的示意药房里面的女医生,如果再不给他拿药,他就让跟前这个男人教训她。

“项鹏涛。”项逸谨冷冷的呵斥着这小家伙,面对他所做的事情,一时之间,他竟有些不知所措。

药房里面的女医生,包好药后,直接放在了窗口。

薛嘉伦赶紧用力推开项逸谨的身体,抓起窗口上的药,钻进人群避开那两个保镖和项逸谨。

“大叔,你没事吧?连自己的儿子都会认错吗?真够衰的。”薛嘉伦跑到大门口,还忍不住冷冷的奚落项逸谨一句。

那两个保镖叫他小少爷,不就是他们主子的小主人吗?这个世界,连同自己儿子都会认错的人。不是白痴是什么东西呀?

“抓住他。”项逸谨无法现在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他绝对不会轻意让那个小家伙逃走。

薛嘉伦那对乌黑的眸子,瞪得跟铜铃一样大。双手支撑在自己的大腿上喘息,看着那两个保镖追逐他的样子,看来他们是来真的了。

至于吗?他只是利用那个大叔拿个药而已。居然跟生死仇人似的,对他穷追不舍。

“你们几个大男人,欺负我一个小孩儿,算什么本事呀?”薛嘉伦在医院里面奔跑,一路上惹得人群躁动不安。来往的医生和病人,都得为他们快速的让道。

“所有的人注意,一起到楼下药房附近,有紧急情况。”其中一个保镖,拿着自己的蓝牙耳机,开始寻求其他呆在楼上保镖的支援。

“别伤到他了。”项逸谨站在原地,冷冷的望着薛嘉伦的所有举动。那些保镖都是五大三粗的男人,毕竟他还只是一个孩子,为了不让他们伤害到他,项逸谨特别提醒。

项逸谨这样的发话,给那些保镖的难度提高。打也不是,骂也不是。偶尔抓到薛嘉伦,那小家伙用牙齿狠狠的咬他们,他们也不敢反击。只能默默的承受,而后本能的松开。

第6章 连个孩子都抓不到

没有几分钟时间,这件事情,便传开了整个医院。

医院里面的医生还有病人,只要看到是小孩儿在奔跑,都会很主动和自觉的避开。因为他们都已经知道,那个被追逐的孩子,是项氏集团执行总裁唯一的儿子项鹏涛,现在鹏涛还有伤在身。如果他们谁撞到了他,他们都是负不起那个责任的。

而在七楼右边VIP特殊病房里面的真正项鹏涛,还躺在病床昏迷中。因为这是一个特殊的病房,不管外面发生什么事,都不敢有任何人进来打扰。所以对于外面所发生的一切,里面所处的人,完全不会知晓。

医院上演了一场保镖追逐一个小男孩儿的戏码,疯狂的被人传扬。然而,几十个保镖,都没能够追到一个六七岁的孩子,那别提有多么的丢人了。

“没用的东西。”面对三十几个保镖,项逸谨那冷酷的愤怒,带着愤怒的呵斥着。

“少爷,老夫人的电话。”林昌将项逸谨的手机,恭敬的交给他。

“逸谨,鹏涛的药,你什么时候拿回来呀,都一个多小时了。我的宝贝孙子到现在都还没有醒过来。”

手机里面传来刘艳秀气愤的声音。

项逸谨什么都没有说,直接挂断电话。然而,在他准备上楼时,却忍不住望了一眼医院的大门口。

那个孩子像极了他的儿子项鹏涛,可以说是一模一样。他们的身高,还有年龄也几乎差不多。只是,两人的性格,有着天壤之别。

“查查刚才那个孩子,到底是什么人。”电梯里项逸谨还是交待自己的助理林昌,去查询关于薛嘉伦的背景。

VIP特殊病房。

“男人做事,就是粗心大意。连拿个药,都需要那么长时间。”刘艳秀见自己的孙子回来。赶紧夺过他手中的药。并细心的为躺在病床上的项鹏涛分配着。“有时候我真想,你有没有把鹏涛当成是你的亲生儿子。不然的话,怎么会成天除了工作,就是让鹏涛去你的公司,去什么蔬菜园地。研究什么蔬菜进展。”她一边分配着手中的药物,一边忍不住多唠叨了几句。“我都跟你说了很多次了。鹏涛他只是一个孩子,即使他很聪明。我也不想他整天跟你去公司。你公司里面有那么多的员工,那么多的研究员,难道他们都是饭桶吗?”

“妈,兴许,逸谨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耽搁了。”罗茵心疼自己的儿子,当然孙子她也一样的心疼。在刘艳秀说项逸谨的不是时,她还是会忍不住大胆的帮衬几句。

“我都没怎么说你,你还有脸开口。我们这个家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刘艳秀猛然回头,大声的呵斥着罗茵。“还不赶紧去给鹏涛倒水去,你想让我唯一的曾孙有什么不测吗?”

“是。”罗茵知道自己在项家,没有说话的分量,那么多年过去了。她也早就习惯了。谁叫她出身卑微,还被刘艳秀一度的认为,是她克死了她的儿子呢。

“奶奶,你确定!鹏涛是项家唯一的曾孙吗?”项逸谨突然用一种质问的口吻,询问着刘艳秀。

“哐铛……”罗茵刚刚拿起倒好水的水杯,在听到项逸谨那样的质问时,因内心的极度恐惧,吓得手中的水杯,突然掉在了地上。导致水杯破裂的声音,响彻了整个病房。

“我……我马上收拾。”罗茵回过神来,赶紧蹲在地上,快速的捡起地上的水杯残片。“啊……”也许是太慌张了,水杯划伤了她的手。

“让下人收拾吧。”项逸谨将自己的母亲扶起身来。“妈,你没事吧?”他能够看得出来,罗茵此时此刻的脸色很不好。

“没……没事。”罗茵吞吞吐吐的回答。

“鹏涛不是你唯一的儿子,是我唯一的曾孙,难道说,你在外面还跟其他野女人生了孩子吗?”刘艳秀为了缓解心中的不适。特意理直气壮的询问。“我早就跟你说过,鹏涛我会接受。但除了鹏涛以外的孩子,不是晚秋所生。我们项家绝对不会容下。”

“最好是这样。”项逸谨的眸子里面,划过一丝不安。“公司里面还有事,我先走了。”

“哎,鹏涛还没有醒呢。”刘艳秀希望项逸谨能够多陪陪他的儿子,可是这家伙刚拿了药上来,就又要去公司。“你是不是跟逸谨说什么了?”当项逸谨刚刚离开病房时,刘艳秀便忍不住冲到罗茵的跟前,用手使劲的抓着她的手腕质问。

第7章 薛家的处境

“不……我没有。我什么都没有说。”罗茵赶紧否认。

“都已经死了,即使那个女人再回来,逸谨也不会正眼瞧一下。如果你敢把当年的事情说出去,你应该知道后果是什么。”说完,她使劲的甩开罗茵的手。“我们项家,不是什么样的女人,都可以进门的。你能够好端端的呆到现在,那已经是我的恩赐了。如果你敢在背地做什么手脚的话。当年薛依洁的下场,就会发生在如今的你身上。即使是逸谨也休想保你。”

“我明白,我能有今天,逸谨能够有今天,都是妈的功劳。我会谨记的。”

薛家巷。

薛一芳被薛依洁带回家中,几年没回来。这里的一切,几乎都没有什么变化。唯一变的也是他们家,比以前更加的破旧了。

薛一芳还真会过日子,家里面一贫如洗。连个像样的家具都没有。这比平民窟更糟糕的地方,还怎么让他们住呀。薛依洁真担心,他们晚上睡在这里,这房子会不会突然踏了。

“妈咪,我不想住在这里。我们能不能回琨宁阿姨家呀?”小家伙住习惯了小洋楼,突然之间,要他住这种地方,他怎么能接受得了呀。

“都是你惹的祸,好端端的,在医院里面得罪什么人呀。害得外婆连病都得回家休养。”

两个小时前,薛嘉伦在外面用公用电话,给薛依洁打电话,说他得罪了医院里面的冷酷大叔,惹得很多人追他。为了一家人的安全,她才没有办法,只好让薛一芳回家来休养。

“没错,瞧瞧我全身的伤都肿了。”薛一芳很不高兴。

“可是,这里真的没有办法再住人呀。”薛嘉伦显得有点委屈,他那样做也是希望给外婆早点拿到药嘛。谁知道那个冷酷大叔的实力那么大,做起事情来,还那么的狠绝,连同他这个孩子都不肯放过。

“要不,妈咪去外面租套房子?”薛依洁当然明白儿子的心思。从小洋楼突然转弯住平民窟,而且房子还是平民窟最坏的。他肯定是接受不了。身为母亲,她总不能磨灭儿子最后一丝自尊心吧。

“好呀,好呀。”小家伙高兴得跳起来。

“让妈咪看看,我们还剩下多少钱。”薛依洁将自己的钱包拿出来,把所有的钱都掏出来,并快速的数起来。

薛一芳盯着那些钱,整个脖子都伸长了。那双冒着金钱的眼珠子,不停的打转。还在心中默念着薛依洁数的钱数目。

“哎呀,别数了,把钱给我吧。”薛一芳一把夺过薛依洁手上的全部钱。“这房子挺好的。我们就住这里吧。有钱去租房子,还不如把这些都给我。我帮你们把房子修一下,就能够住下了。”说着,她便将钱塞进自己的裤子口袋中。

“把钱给我。”薛依洁知道她拿那些钱,又想干什么。于是,便冷冷的向她索要。

“不行。”薛一芳用手使劲的拽着自己的裤子口袋。

“好,你不给我也行。那你就一个人,拿着那些钱。在这里孤独终老吧。我不会再管你了。”她很生气,她和儿子是为了薛一芳才回来。可她却还是死性不改。她才刚回A市,薛一芳就进了医院。

“别呀……依洁,妈错了。妈把钱全部都还给你。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妈全部都听你的。”薛一芳现在连吃饭,都成问题了。离开了薛依洁,她肯定会被饿死。

因为有这么一个妈,薛依洁把自己一生的幸福,都给赔了进去。

晚上七点,薛依洁终于在薛家巷,找到了一个稍微好一点的出租屋。若不是有好友邹宛芹的帮忙,他们这一夜,都休息睡一个安稳的觉。

“老实交待吧,那个小不点,是谁的?”邹宛芹已经六年没见到薛依洁了。虽然他们分开的时间有点长,但还是有联系,只是薛依洁从来都没有告诉过邹宛芹,她之前所住的地址。

“如果是好朋友的话,那就别问我。你只要安心当一个阿姨就行了。”薛依洁手中拿着各种各样,之前收集的招聘单子。希望能够找到一个合适自己的工作。

“你怎么不听我的呢?去我现在的那个服装商场工作吧。那里挺好的。养活你们一家人,肯定没错。”邹宛芹一心为薛依洁着想。如果她能去的话,他们俩以后也好有个伴。

“谢谢你的好意了。不过,你知道我不喜欢那个工作。”

“怎么?难道你还想要做你以前的老本行吗?去酒吧里面卖酒?还是做间谍?再则是去当群众演员,光演一些小三,情人之类的角色?”邹宛芹一边啃着苹果,一边诧异的询问。

第8章 夜不醉酒吧

“……”薛依洁回头盯着她,只因为她的话,好像提醒了她什么。

“算了,当我什么都没有说。”邹依洁赶紧打哈哈,再怎么说,现在的薛依洁,也是当妈的人了。她应该会注意那些的。

“你还记得那个夜不醉富人酒吧吗?我今天在出租车上看到了。好像……还没有倒闭?”

直到现在,薛依洁都不知道,当初那个醉鬼到底是谁。这几年里,她的心结从来都没有解开过。

“笑话,你也知道那是富人酒吧,那种地方,又怎么可能倒闭呢?”

“你的意思是说,现在每天晚上,都还在营业?”

“当然了。”

“帮我看一下嘉伦,我一会儿就回来。”薛依洁说起风,马上就是雨。将躺在床上睡着的薛嘉伦,直接交给了邹宛芹看着。她拿起自己的包包,就离开了家门。

夜不醉酒吧,门口的装潢,还是和六年前一样。连同那两个门卫,都还没有换工作。

薛依洁在充满夏夜星空的街道上,不停的徘徊。她不敢直接进去,因为这种地方,不是像她这样的平民能够随意进入的。

“小姐,有会员卡吗?”

“没有。”

“对不起,没有会员卡是不能进入的。但是,如果你是一个未婚生子的女人,就可以进去。”

“神经病呀,简直就是变态。”

薛依洁站在酒吧对面的街道,可以清晰的听到他们俩的对话。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这样的酒吧,确实是有点变态。想要进去玩玩没有会员卡可以。但必需是一个未婚生子的女人。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么她的条件,算不算是符合呢?

“那个……我没有结婚。但是……我曾经有生过孩子。算是未婚生子。我可以进去吗?”薛依洁犹豫了很久,但还是鼓起勇气,准备进入酒吧一看。

“那么请问一下,小姐你是生的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呢?现在有多大了?”门卫大叔问得可真够清楚的。好像他是那孩子的爸一样。

“儿子,今年六岁。”薛依洁尴尬的回答。

“请进吧。”他向另一个门卫点头示意,她的条件,完全可以进入酒吧。

薛依洁有点不敢相信,这样都能进入富人酒吧。不是这个酒吧变态,是这个酒吧老板,所规定的规矩变态吧?

酒吧里面的装潢一如既往,这里面的气氛,仿佛跟六年前一样。完全没有丝毫的变化。

空气中回荡着令人兴奋的迪斯科音乐,不仅仅是舞台上,连同舞台之下,都是火热抱在一起,欢快跳舞的男女。

他们尽情的摇摆,醉生梦死的场景,所喝的奢侈红酒,与那些穷人的生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薛依洁以前是酒吧卖酒的,对于这样的夜生活,早就司空见惯了。不过,六年的平静生活,再一次来到这种地方,还是会让她有些不适。

她只是在里面转了一圈,便想要离开。

“小姐,是找人呢?还是买醉呀?”

坐在角落最尊贵的一套桌子前的汪至伟,对于进入酒吧里面的薛依洁,早就观察很久了。

“不找人,也不买醉。”薛依洁盯了一眼汪至伟,他很年轻,长得也不赖,但不是她喜欢的那种。

“看你的样子和穿着,应该是第二种进来的女人。”汪至伟说这话的时候,手中端起的酒杯,刻意示意了一下,他刚才离开的那个VIP位置。“怎么?你儿子都六七岁了?”他故意带着一种嘲笑的口吻,转着身体打量着薛依洁。“让我猜猜,你儿子是不是跟他老子住呀?”

“不好意思,我还有事。”薛依洁想要离开这里。

“连酒都不陪我喝一杯,就想离开吗?”汪至伟一改之前的口吻,连同神色和举止,都带着点震慑。

薛依洁朝着旁边的服务生打了一个响声,示意他送酒过来。

在服务生的托盘中,有一个倒有半杯的烈酒,还有一个装着烈酒的酒瓶。她没有选择杯子,而是直接抓起那个酒瓶,并碰了一下汪至伟手中的酒杯。最后直接当作汪至伟的面吹起了瓶子。

那可是夜不醉酒吧里面,最烈的一种洋酒。一般人就算是喝一杯,也会感到喉咙有刺痛的感觉。而眼前这个女人,却毫不退色,一口气将整瓶里面的烈酒都喝了下去。

“可以离开了吗?”薛依洁将手中的空酒瓶,放在了服务生的托盘中,气愤的质问汪至伟。

汪至伟望着那个角落,无奈的耸了耸肩头,一幅对于这个女人,无可奈何的模样。

他从没见过一个女人,敢用这样的态度,当作他的面,将一整瓶烈酒喝下去。至少在夜不醉酒吧里面,他是没有见过的。

小说

今天是叶微雨入职总裁秘书的第一天。

2021-1-3 13:53:25

小说

横尸街头。重生回到二十年前,她只想弥补前世遗憾。渣男贱女,全灭不留!

2021-1-3 13:56:2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