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璇被迫替嫁给了A市神秘只手遮天的大人物。

被渣男与闺蜜双重背叛,梨璇被迫替嫁给了A市神秘只手遮天的大人物。,从此身为小虾米的她就每天生活在水深火热中。
梨璇被迫替嫁给了A市神秘只手遮天的大人物。

第1章 初遇

“快,快抓住她,别让那个贱人跑了。”

急促的声音在空旷无人的街道上霎时响起,波士顿大酒店旁,波光粼粼的海面浪花滚滚,时不时传来热浪滔天的声音,只是在极短的一瞬,就把那猥琐的声音淹没了。

几乎没人知道,旁边过道上,几个凶神恶煞的壮汉正在追着一名年轻的女孩子。

“小贱人,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要是识相,就停下来,给你拖延几天,不然,老子抓到你,非得把你的皮扒下来不可。”

高跟鞋哐当地一声断裂掉,这猝不及防的变故,让女孩险些跌倒,体内冲动不断冲击着她的理智,她紧咬住红唇,将断了的高跟鞋丢掉,那把长到几乎拖地的裙子狠狠一撕,变成短裙,才再夺命往前跑……

钱,是的,她还欠了钱。一年前,她男朋友林萧跟人合伙开公司,急需二十万,因为没有抵押财产,银行无法贷款,林萧便只能去向一个叫黑哥的男人借钱。而她就是担保人。

一年过去了,那钱利滚利,变成了五十万。林萧的公司因为经营不善,也破了产,还不起天价利息,那些放债的人便隔三差五的来找他们的麻烦!

今天是她闺蜜白雪莉的生日,她跟林萧一起出现了,没想到,中途那些放债的人突然出现,林萧说,他们要对付的是他,他先带白雪莉离开,叫她先留在这里应付他们。

她也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可是那些男人一上来就对她动手动脚,她慌忙之下跑了出来,却因为之前喝了点红酒,整个人晕乎乎的,也不知道为什么,浑……

“快,我看到她了。”突然有人大叫。

梨璇慌不择路之下,看向不远处停靠在海中央的豪华船艇,猛地往海底跳了下去。

“噗通”地一声,整个人就消失在了夜色里……

冰凉的海水直往身上灌,跟体内的火焰触碰在一起,简直是冰火两重天。

“居然给老子跳海。”有人破口大骂,“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我下水抓啊!”

“噗通!噗通”相继有人跳下。

梨璇冻得脸色发白,拼命地往停靠在海中那艘豪华船艇游去,费力好半天爬上船,身后那夺命的脚步声又追来了。

长长的过道上,咔嚓地一声,门从里面被人拉开,一道欣长挺拔的矜贵身影正准备迈步走出来,就在这一瞬,梨璇一个大步冲了进去,砰地一声,重重关上门。

她头发乱七八糟的,衣裳湿漉漉的还滴着水,整个人说不出的狼狈。

“江湖救急,借我躲躲……”

她根本就没心思注意去看身旁的是什么人,冻得发青发白的脸颊紧贴着门,就去听外面的声音……

可是不久之后,她就察觉到了有丝丝不对劲,周遭的气息逐渐变冷,似乎连周边的空气也凝滞不前……

两道锋利的视线如薄刃冷冷剐了过来,令人毛骨悚然。梨璇这才惊觉了什么,猛地回头,就看见一个身高一米八九左右的男人,身姿笔长地屹立在黑漆漆的夜色下,森冷的吐出一句话,“给你三秒钟,自动滚出去。”

皎洁稀薄的月色从窗外透入,照耀在男人深邃英俊的轮廓上忽明忽暗,她根本就看不清他的脸,却依旧能感觉他那刀锋般的锐利目光……

特别是他身上散发的危险气息,带着毁灭性的,让她本能的心生惧意,“就一会,这位先生,请让我就呆一小会……”

杂乱的脚步声匆匆走了过来。她整个身子逐渐紧绷。

“奇怪,我明明看她跑到这里来的,怎么不见了?”

“会不会躲进房间里面去了?”

梨璇的心简直跳到了嗓子眼,就是这个时候,手腕突然被一只冰凉修长的大手抓住,男人面色泛冷,大步上前,一手握住门柄,准备开门将她丢出去……

前所未有的慌乱与恐惧徒然升起,那些男人都是社会上的混混,要是被丢出去,那肯定……

梨璇只觉得浑身无力,挣扎不开他,只能像个八爪鱼般跳在男人的身上,如柔荑般的双手绕住他的脖颈,死死不放!

男人身躯猛地一顿,冷若冰霜的脸沉到了冰点,“松手!”

梨璇摇了头,“我不松!”

“我叫你松手。”男人嗓音冷冽,显然隐忍到了极致,冰凉修长的大手抓住她就想要把她扯拽下来……

“我听到这房间好像有声音。”忽然,有人站在门口说了一句。

梨璇吓得屏住了呼吸,心砰砰砰地直跳。

男人眼眸转冷,他向来就是个耐性不多的人,这个女人几乎用尽了他所有耐性,“要是在不松手,我敢保证,在那些人没闯进来之前,你就先……”

唯恐他说话被门外的人听到了,梨璇几乎是没有犹豫的,唇就对着他的唇贴了上去。

陆城夕猛地缩紧了瞳孔,身躯僵硬如铁,只是短暂一秒,滔天怒火就从心底迸发了出来。

这一刻,他觉得前所未有的恶心,他恶心这个女人亲他,更恶心,向来清心寡欲的自己居然会对这样疯女人产生感觉……

他移开唇,锐利的眼眸闪过一丝肃杀,“女人,你这是在找死!”

梨璇已经完全听不到他在说些什么了,那压抑内心的狂热,又再次冲了上来,几乎要吞没她的理智……

她的理智轰然倒塌,甚至诡异的觉得这个男人说话也格外的好听。

她凑近身子,对着他的唇又亲了下去,却笨拙的只限于最简单的,双手不受控制地往男人身上摸索了起来,莫名的感觉空荡厉害,她莫名的想要找些东西来填补空虚,可是又不知道究竟要找些什么……

这个女人……

这个该死的女人……

陆城夕额头青筋暴跳,紧闭上眼,像是在努力的抑制些什么。

他呼出一口气,猛地睁开眼,冷漠无情地望着怀中神志不清的女人,嗓音有些低哑,“这是你自找的。”

大步走到床旁,将她往床上一丢,梨璇觉得身子有些凉,意识浑噩地往他怀里钻去,“我要抱……”

陆城夕眼底闪过丝厌恶之色,按住她,未免恶心,他将她翻过身,背对向他……

第2章 捉奸

一夜旖旎。

梨璇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

浑身酸痛,她试图动了一下。

指尖无意触碰到了男人矫健结实的胸膛。

她呼吸微滞,缩回手,猛地意识到了什么,艰难地转过头,就看见一张俊美无俦的脸庞落入眼帘。偌大的房间内,还弥漫着浓郁的欢爱气息。

昨晚发生的事如狂风暴雨席卷而来,梨璇双手捂住嘴巴,心跳在那刹那险些失重,澄澈的眼眸也开始湿润了起来。

昨晚……昨晚她……她居然跟个陌生人……

滚烫的泪水汹涌而出,梨璇死死地咬住下唇,才没有让自己哭出声,她艰难地爬起身,慌乱地从地上捡起自己已经破烂的长裙,似后面有妖魔鬼怪在追赶般,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船已经靠岸,跑到走廊处,梨璇还没有下船,就听见前方传来一道男人粗鄙的唾骂声,“那贱人跑哪去了?整个船里里外外的都搜遍了,还是没搜到她。”

在往前奔跑的同时猛地刹住了脚步,梨璇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看到前面有四五个男人在外面来回守着,她往后退了几步,视线左右张望了一眼,最终落在冰凉的海水里。

再待下去,迟早会被那些人抓住。梨璇紧咬住下唇,警惕地走到船舷边缘,趁人不注意,直接跳下了海。

正午的强烈光线透窗而入,照射在船舱套房里,原本该灼热的室内温度,此刻,却冷得吓人。

一位穿着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走进船舱,看了眼坐在沙发上,脸色铁青的矜贵男人,偷偷地抹了把冷汗,小心翼翼道,“先生,已经查过了,在这艘船的乘客中,没有找到那个女人。也没有人发现她下了船。”

没有找到?

男人危险地眯了眼。整艘船没有搜到,外面的保安也没有看见人离开,一个大活人难道还能凭空消失了不成?

陆城夕的视线不禁落在那片波光粼粼的海面上,想到那个女人出现之时那湿漉漉的狼狈样子,漆黑的眼眸冷如冰霜,“搜,就算是把整个郾城翻个底朝天,也要把东西给我找回来。”

梨璇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精疲力尽。

裙子贴在身上粘稠得厉害,她打开门,正准备去浴室冲凉。入目的却是满室凌乱的衣服及男女丢得四处都是的内衣裤。

她心底咯吱了一下,尚未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听见女人撒娇的声音从卧室传了出来,“亲爱的,你打算什么时候跟那个贱人说分手啊?!你明明是我的男朋友,凭什么要留在那个贱人的身边,每天看着你跟他在一起,我心里别提多难受了。”

男人轻笑,“怎么?小妖精,吃醋了?为了你,这么多年,我可是连碰都没碰到她一下啊?!我对你的心,难道你还不明白吗?要不是当年创业我需要人资金担保,我怎么至于跟她交往,她也不看看她长得那个德行。”

这寥寥无几的几句话,如同晴天霹雳砸在梨璇的心上,让她几乎连站都站不稳。她十指紧紧地攥住掌心,艰难地挪动着脚步往卧室走去,透过门中缝隙,一双男女赤身裸体地在床上做着运动。

白雪莉问,“虽然昨晚在梨璇的酒中下了药,让她陪那些男人睡了一晚。可是他们只是答应给你缓期三天,我看他们很不好惹,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无形中,心脏仿佛被一只大手用力的收紧,紧到她几乎难以透气,梨璇死死地按住窒息的胸口,惨淡地笑。

原来,昨晚不是她身体不舒服,而是他们在她的酒里下了药。

多可笑。她跟林萧交往的这三年。他从来都没有碰她,她以为他是真心对她,所以想让两人之间的美好,留在新婚的当晚。原来,他只是不屑于碰她。跟她交往,其目的,也只是为了替他担保?

“别担心。”林萧看着身下销魂的女人,“我已经订了去国外的机票,我们等会就……”走字还没有说出口,一盆凉水冷冷地从头顶浇了下去。

猝不及防的变故,让林萧跟白雪莉都愣了几秒。

“啊。”白雪莉看见梨璇丢掉水盆,拿着衣架杆子劈头盖脸朝她们两人打了过来,尖叫了一声,推开林萧,慌忙地用被子捂住身,然后开始穿衣服。

“砰!”一棍子重重地打在背上。林萧吃痛,愤怒地攥住梨璇打来的棍子,满脸戾气,“梨璇,你疯了不成?”

“是,我是疯了。”要是不疯,她又怎么会喜欢上这种烂大街的渣男,“我真心对你们。你们这样对得起我吗?”

林萧轻嗤了一声,“当初又不是我死皮赖脸求你跟我在一起,是你赶鸭子上架主动贴上来的。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长得一副什么德行。说实话,要不是看在你这些年对我好的份上,我早就把你甩了。”

是啊!是她主动贴上去的,能怪得了谁?只能怪她自己识人不清。

梨璇怒极反笑,一把夺过棍子,对着那对不知羞耻的狗男女劈头盖脸了过去,“滚,这是我的房子,你们通通都给我滚!”

林萧逃出卧室,被她打得上蹿下跳的,“梨璇,你这样对我,你会后悔的。”

“砰。”梨璇随手拿起玻璃杯对着他砸了过去。林萧带着白雪莉一蹿,顷刻跑得不见了踪影。

房间瞬间恢复死一般的寂静。

梨璇虚脱无力地倒在地上,眼眶中的泪水无可预计地流了出来,她高高地扬起下颚,沉浸了几秒,抬手,准备擦拭一下脸上的泪水,眼角余光中突然看到自己的手腕上,带着一个碧绿翡翠的手镯。

记忆又转了回来。昨晚,她疼得厉害,恍惚中看到这个镯子从男人口袋中掉了出来,她拿着这手镯砸向那个男人,想叫他停下来,却没有想到他擒住她手腕的时候,无意一推,那镯子顺势滑进了她手里。

梨璇紧抿了唇,尝试取下来,却没想到,怎么用力也取不下来,正当她一筹莫展的时候,“咔嚓!”门忽然被人推开……

第3章 替嫁

中午的太阳灼热得厉害,不同人的心情压抑难安。

华丽的客厅里,一对中年男女坐在沙发上,身边还站了几个身形魁梧的保镖。

双手被人捆绑,梨璇被人丢在地板中央,她目光警惕地看着那不远处的中年男人,冷冷道,“你们是谁?为什么抓我?”

“黎小姐,我姓林,坐在我旁边的这位是我的太太。”那名中年男人微微一笑,把放在玻璃茶几上的一纸合约拿了起来,“林萧是你的男朋友吧?在昨晚,你的男朋友以一千万的高价把你给卖给我了,这上面也有你的签名。”

梨璇浑身的血液一冷。

那中年男人朝旁边的保镖看了一眼,那保镖瞬间领会,接过合同递给梨璇看。

当梨璇看到白纸黑色上有她的签名时,原本就略有些苍白的血色瞬间褪得干干净净。前段时间,林萧拿了大把资料叫她签,说是关于业务担保还是什么的,她因为太过于信任他,根本就没有仔细看,就直接签了。

原来,是他暗地把她给卖了。一千万。呵。她自己都想不到,她居然值这么多钱。

“看你这副样子想必也没钱还。”坐在中年男人身边的女人淡漠出声,“实话告诉你吧,之所以把你带到我们林家,我们也并不是为了让你还钱。而是想让你帮我们一个忙。”

“这是我的宝贝女儿薇薇。”她拿出一张照片交给她,“她在结婚前出了点小意外,没办法履行跟A市陆家的婚姻,而我们找遍了整个郾城,发现只有你长得跟她最像,只要你代替我家薇薇嫁过去,并且保证在三年期间不露馅,我们就将你所欠下的账务一笔勾销,甚至还会给你一笔丰富的报酬。”

梨璇看着那照片中的女人,的确跟她长得很像,几乎是一个抹子刻出来的,要不注意看,还真以为那就是她自己。她冷抿了唇,“那合同我根本就不知情,对于你的提议,我不接受。”

“要是你不愿意,那么你只能去牢房里蹲着了。”中年男人沉声开口,“我听说你还有一个相依为命的奶奶。因为中风双腿瘫痪没钱治疗,现在正在医院是吧?你说,要是让她知道,你坐了牢,她会怎么样?”

梨璇身子猛地一僵。

中年女人温柔道,“你放心,我们不会委屈你的。只要你嫁过去,等我们找到女儿,自然会把你换回来。并且,我敢保证,再次期间你奶奶所有的医疗费,我们都会帮你摊。”

梨璇死死地掐住掌心,“就不怕露馅吗?”

中年女人微笑道,“陆家人只是小的时候见过我们家薇薇,在加上我家薇薇这些年一直病着,这些年见过她的人并不多。况且,我们已经跟陆家协商,不举办婚礼,所以你完全没必要担心会被发现。就算是露馅了,也有我们林家替你兜着。”

梨璇紧抿了红唇,没在出声。

陆家公馆。

华丽的客厅内,除了主人翁陆城夕。陆家长辈陆烨霖,小儿子陆英睿跟他的妻子叶念青及孙子陆宏深,孙女陆绮雪,都已经到齐。

虽然林浩博已经把陆家的人告诉了她个大概,梨璇还是有些紧张。

林浩博恭敬有礼地微笑道,“陆老先生,那我就把薇薇交给你们了。”

坐在沙发上年迈的陆烨霖点了点头,看着站在旁边乖巧温顺的梨璇很是满意,“亲家放心,只要我在,我绝对不会让薇薇在我家受任何委屈。”

“那我们夫妻两人就告辞了。”林浩博跟义忆岚双双起身。又跟梨璇依依惜别了一番,这才离开。

陆烨霖看着梨璇,慈祥道,“薇薇,今后你就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就行了,不用拘束。你从郾城来A市想必也累了,上楼歇着吧。心姨把她带上去。”

那个叫心姨的女人走上前,“林小姐,请随我来。”

梨璇颔首,乖巧地道,“那爷爷我就不打扰你了。”

跟着心姨上了三楼,心姨推开间主卧室,“林小姐,这是您跟先生的卧室,先生目前去外地出差了,可能要晚些时候再回来,您先休息一会,等晚饭的时间,我在叫您。”

“麻烦你了。”梨璇甜甜软软的笑,目送心姨远走,她顿时像个泄气的皮球,无力地倒在了床上。心脏有些起伏难定,她从小就不善于撒谎,幸好林薇薇从小就病,认识她的人也不多,要不然还真的没办法演下去了。

夜色朦胧,一辆黑色加长版的劳斯莱斯停在了陆家公馆。一位穿着意大利手工定制西装的矜贵男人从容地迈步下车,走进了大厅。

黄管家走上前,“先生,老爷已经把林小姐接过来了。”

男人眉头几不可觉地皱了一下,“那个女人现在在哪?!”

黄管家偷偷地看了眼那辨不出情绪的脸,答道,“心姨刚才把她带到了卧室,应该在里面休息。”

男人冷凝了眼,迈步走上阶梯。手扭动门柄,刚打开门,卧室内,衣橱旁,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正转头看向了他。

第4章 她要嫁的居然是那个男人?

“啊!”女人拿着衣裙捂住胸口,下意识地尖叫了一声。

脚步猛地顿住,在看到那玲珑有致的酮体时,陆城夕瞳孔微缩了一下,退了一步,低声说了句,“抱歉。”,砰地一声,随手关上了门。

心跳有些起伏难定,陆城夕呼吸也跟着絮乱了几分。

“城夕哥,怎么了?”听着声音漫步走过来的表弟陆宏深好奇地问了一句。

脑海中浮现那赤/裸着的纤细身影,他薄唇轻抿成一条冰凉的直线,低醇着嗓音,直接说了句,“没事。”,便迈步走下了阶梯。

卧室内,梨璇浑身发抖地待在原地,死死地盯着那紧闭的门,久久不能消化。

她只是冲了个凉,出来的时候,衣服不小心掉在了地上,本想直接出来换件衣服,没想,就这么一时大意就被人看光了,可恨的是,刚才太慌张了,她根本就没有仔细看清楚那人究竟是谁……

紧咬住下唇,最近真的是诸事不顺。梨璇深深地吸了好几口气,才稍微地缓过了神,想到吃饭的时候到了,她不敢耽误,拿起衣柜里面的衣服,胡乱地套了进去。

下到餐厅的时候,梨璇还没有走进大厅,就听见阴阳怪气的尖锐声传了过来。

“人呢?还没有下来吗?”是她二伯母叶念青的声音,“还没嫁进我们陆家呢,就学着摆什么架子了是吗??吃个饭也要三推四请的。最重要的是居然还要爸你来等她,成什么样子了?小县城里面来的人,就是没规矩。”

陆英睿看着陆烨霖瞬间沉下去的脸,低斥,“好了,你少说一句。”

“为什么要少说?”叶念青声音尖酸刻薄了起来,“爸,不是我说,城夕这么优秀,你想要给他找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为什么偏偏给他选这个林薇薇。今天我看她,感觉整个人丧丧的,看起来就觉得晦气。”

“砰!”地一声,陆烨霖将筷子往桌面上重重一拍,低喝道,“你给我闭嘴。”

这个家看来不好待啊,虽然陆城夕的爸妈死的早,她不存在什么婆媳关系,但是这个二伯母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

梨璇深深地吸了好几口气,走下阶梯,脸上顿时扬起甜美可人的笑容,“爷爷,不好意思,我下来晚了。”

“没事。”陆烨霖听到爷爷两个字,脸上顷刻浮起煦日般的暖笑,“我们也是刚到不久。”看着梨璇乖巧懂事的模样,他是越看越喜欢,“薇薇,来,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城夕。”

梨璇下意识地朝他旁边看了过去,恰逢男人抬起了眼眸,眸子不经意相触,在看到男人眼底遽然燃起的冷意时,心跳在那一瞬简直失重。

梨璇双腿有些发软,险些站不稳。是他,怎么会是他?谁能告诉她,这世界小到在船上跟她发生过一/夜/情的男人,就是林薇薇要嫁的那个男人?

“是你。”男人脸色转冷,低沉磁性的嗓音没有半点情绪。

陆烨霖讶异了一声,“你们认识?”

梨璇心底慌乱得厉害,不过很快就恢复了镇定。那镯子被她想办法取下来了。只要她死不承认,他也拿不了她怎么样。

她强装镇定,声音柔柔弱弱的,“我印象中,也不记得跟陆少见过面。不知道陆少是在哪里看到过我?”

男人沉吟片刻,“可能是我记错了吧。”

他眼底泛过一丝冷泽的光芒,那道光就像一把刀刺得她有些无地遁行。看着他身边空出的那一个座位,梨璇努力地保持着一个名门闺秀的样子,艰难地抬步坐在了他身边。

身边男人优雅地拿起酒杯,慢条斯理地喝了口红酒,用仅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开口,“胸上的痣可去掉了?怎么?林大小姐寻刺激到我头上来了,嗯?”

梨璇吓得手一抖,痣?她胸上什么时候长了一颗痣?她这个当事人怎么不知道,难不成还是这段时间冒出来的?梨璇按住心慌,澄澈的眼眸很是迷茫地看向她,“陆少说什么,我听不太明白。”

“不急。”男人冷冷开口,“我有的是时间,让你回忆。”

梨璇心慌得厉害,只觉得整个身子凉飕飕的,正准备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陆烨霖慈祥的声音传了过来,“不知道我们这里的菜做的合不合你的胃口,薇薇,你尝尝。”

话到口中咽了下去,梨璇扭头看着陆烨霖慈爱的目光,温婉地拿起筷子,夹了道尖椒牛肉,还没有来得及放入口中,突然感觉到有丝丝不对劲,她莫名地抬起眼,就发现众人的视线都朝她看了过来。

身边的男人轻扫向她,“要是我没有记错,林大小姐不是不能吃牛肉,一吃就过敏的吗?”

第5章 她是个病患需要休息

梨璇心底咯吱了一下。没人给她普及这个知识,她不知道啊!

陆宏深也有些讶异,“还有,嫂子,我记得你们郾城的人都不太能吃辣吧?小时候,你来过我们家,吃了一点点辣椒,你就直接辣到浑身起了疹子,听说之后就发了场高烧,大病了半个月才好。”

梨璇想吐血,不是说这林薇薇十多年前来过的吗?怎么这些人还记得这么清楚?她虽然是郾城人,可是从小就在A市长大。直到她奶奶重病了,她才回到了郾城。郾城的食物清汤寡水的,味道还偏甜,回去待了几年还是不习惯。要是不让她吃辣,她才会浑身起疹子,不舒服,还大病一场。

“难得你们还记得这么清楚。”梨璇艰难地扯了扯唇,“我吃牛肉过敏,又不能吃辣,怎么会碰这些呢?”

她低下头,故作羞涩道,“这……不是给我自己夹的。”紧咬住下唇,她忍痛割爱地把那块牛肉放在旁边男人的碗里,看着那还冒着腾腾热气的牛肉,声音恍惚地说,“陆少,趁热,快尝尝。”

陆城夕意味深长地睨向她。

“薇薇真是体贴。”陆烨霖笑了笑,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看向那跟他长得有几分相似的男人,“城夕,既然薇薇已经住进我们陆家了,打算什么时候带着她去领证?”

“近段时间有些忙。”陆城夕收回视线,冷漠出声,“忙过了这段时间再说。”

被直接点名吃牛肉过敏,吃辣椒上火之后,梨璇是碰也不敢碰了。她看着众人津津有味地吃着香辣的食物,又看着厨房特地给她做的清汤寡水的食物,默默地低下头,食之无味地扒了几口饭。便回到了房间。

幸好,她来的时候还藏了几包辣条。

梨璇撕开包装,畅快地吃了几口,门吱呀地一声,有人推门走了进来,她慌忙地把那包辣条随手一塞,人还没有来得及在沙发躺上一躺,手腕被人猛地一拖。

陆城夕攥住了她的手腕,英俊深邃的脸面无表情,嗓音也沉得不像话,“说,镯子呢?”

“什……什么……镯子……”该来的还是躲不掉,梨璇故作惊慌,“陆城夕……我听不太明白你说什么?你……你可不可以松开我,你力气太大了……抓疼我了……”

男人冷了眼眸,“还在装?”

攥住她手腕的手骤一用力,梨璇吃痛,觉得手腕都要被人扭断了下来,“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她委屈地红了眼眶,眼泪啪嗒啪嗒地掉了下来,“你……你……”

她捂住胸口,大口地喘着气,虚弱地喊道,“药……药……”

陆城夕看着她大口喘气的模样,似乎察觉到有些不对劲。林薇薇有哮喘病,他眼底闪过一丝异样,松开攥住她手腕的手,冷冷道,“药在哪?”

“包……”梨璇双手紧攥住胸口,虚弱地倒在了沙发上,伸手指了指床柜旁边的包,男人矫捷的长腿一迈,往床柜走去。

小样,跟她斗!梨璇眼底闪过一丝得意之色,下一秒,陆城夕从包里把哮喘药拿了出来,急促地转过身走来。

梨璇又捂住胸口,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看着陆城夕把药拿给她,她颤抖地伸手接过,整个人气若游丝的,虚弱到扭了半天也扭不开。

陆城夕眼底闪过一丝暗色,一把夺过,冷漠出声,“吃几粒?”

“两粒。”哦,不,维生素也是要花钱买的,梨璇摇了头,“记错了,是一粒。”

每天吃的药还会弄错?陆城夕眼眸微沉,“到底几粒?”

“一粒。”梨璇紧咬住下唇,怕他生疑,又忙补了句,“之前的药是吃两粒的,这是医生新开的药方,只吃一粒就好。”

陆城夕看她喘的上气不接下气的,眼底眸色几番汹涌翻腾,拿出一粒药丸放在她手中,又起身倒了杯水递给她。

梨璇刚想伸手接过,又想起自己现在是生病的,生病是需要人照顾的,她紧咬住下唇,“我手发抖,没办法抬起手。”

陆城夕眯了眼眸,“什么意思?想我喂你?”

梨璇将身体卷缩成一小团,声音虚弱无力道,“陆城夕,你不用管我。你把药放在桌上就好,让我喘一下,时间久了没准就好了。”说着,她又剧烈地喘/息了起来,那种感觉好像一下子喘不过来人就要撒手归天了一样。

喘着喘着,梨璇还真的觉得自己真的喘不过气来了。戏演的过了,她缓不过神来,还真的感觉到难受了怎么办……

就在此刻,一粒甜甜的药丸被人塞入嘴中,陆城夕端了杯清水直接喂进了她口中。

第6章 不会对她产生兴趣

梨璇本就喘得厉害,他这一灌水,她直接被呛到,剧烈地咳嗽了数声。

男人看她咳得厉害,微拢了眉心,俯低身,骨节分明的大手拿起玻璃茶几上的座机拨出了一通电话,直接吩咐,“心姨,叫戴医生过来。”

梨璇正咳得难受,听他这么一说,猛地反应了过来。要是叫医生过来,那她可就穿帮了。她一把按住他的手,“不用,这种情况很常见,我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

说着,她由大喘变成了小喘,陆城夕黝黑的眸深邃地落在她的脸,看她苍白的脸庞开始恢复血色,眉心紧皱了一下,又低声对着电话说了句,“没事了。”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梨璇紧绷的身子徒然一松,无力地瘫倒在了沙发上。

陆城夕从容地坐在她对面,眼眸高深莫测地看着她,也不说话。

气氛出奇的诡异。梨璇被他看得心惊肉跳的。这人不会是还在怀疑她吧?

她垂下眼眸,虚弱地开口,“刚才谢谢你救了我。”声音柔柔弱弱,面上有些不知所措,“虽然不知道你说的什么镯子,但是请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拿你任何的东西。”

男人眼眸沉了几分,身躯一仰,慵懒地倚在沙发上,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细长的薄荷烟,用打火机点燃,红色的火焰直往上窜。他冰凉修长的手指夹着香烟,放入唇边深吸了一口,白色烟圈从他口中缓慢地吐出,笼罩在他脸上看不清任何神色,身上更凭添了几分成熟稳住之感。

梨璇看着他不说话,又小心翼翼地问了句,“那个镯子对你很重要吗?”

陆城夕眼底闪过一丝难辨的复杂之色,弹了弹烟灰,没出声。

重要吗?是的。这是他们陆家祖传下来的玉镯,是结婚的时候,由陆家长辈亲自转送给未来女主人的。

那晚有些暗,他虽然大致看清了那个女人的轮廓,但是也没有证据证明那个女人就是她。因为胸前的痣也是他编造出来的。

那艘船,他已经查过了,林薇薇并没有去那。当时它停靠在离海岸较远的地方。要想过去,必须下海。她向来体弱多病,恐怕还没有游到海中间,就已经淹死了。

“长的什么样?你不妨告诉我,要是可以的话,我……”梨璇剩下的话还没有说出口,那凛冽的嗓音就打断了他的话,“林薇薇。我只说一点。这门婚事是长辈们留下来,从始至终,我就没有想过要娶你。”

话到口中又咽了下去。梨璇迷茫地眨了一下眼,他刚才说什么?不想娶她?

男人低沉的嗓音不紧不慢地继续,“不过你既然来到了陆家。木已成舟,那么我该负的责任自然不会少。”

他的意思梨璇还是没有太听明白。不想娶她,却又对她负责任?

“你的意思是?”

“我向来讨厌跟愚蠢的人打交道,有些话我只说一遍。”男人轻掀起了眼皮冷漠地看向她,“要想好好地这个家待下去。不该知道的事就别问,不该说的话就别说,你也不用妄图做些什么,来吸引我的注意力。我不会对你产生任何兴趣。”

梨璇听到心里简直激动到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了,没人知道,顶着林薇薇的身份来,她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只要不让她那个什么,叫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当然,婚后,我也不会干涉你的人生自由。你想要什么,我也通通可以满足你。前提是,必须在长辈面前陪我将这戏演下去。在这期间不准在外面传出任何的流言蜚语。要是你不想继续这种婚姻,或者是心底另有所爱,二年之后,我可以放你自由。嗯?”

幸福来得太突然,梨璇有些眩晕,她按住激动的心情,伸手一根小手指头,“那一言为定。”

陆城夕看着那小手指头,皱了眉头,不想理会,直接站起身,

梨璇一把拿起他的大手,用小拇指勾住了他的手指头,“拉钩,盖章。”她仰起头,看着那张沉下去的俊脸,“陆城夕,说好了,谁要是撒谎。谁就是小狗。”

陆城夕微眯了眼,缩回手,“幼稚。”

嘟嘟嘟,放在旁边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他伸手拿起,滑动屏幕,从容迈步往门口走去,“喂?”

门被关上,梨璇看着男人走远,深呼出一口气,一把将那没吃完的辣条拿出来继续。

自从那晚之后,往后几天,梨璇几乎没有再见过陆城夕。

A市的夏季很漫长,下午的太阳依旧灼热。

因为晚上举办宴会,梨璇听到佣人说陆烨霖叫她去客厅一趟,有事交代,才刚踏进门口,就听见他温怒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城夕呢?还没有回来?”

第7章 拖下去

黄管家深吸了口气,小心翼翼地答道,“陆少还在外面。”

“混账。”陆烨霖掷了掷手中的拐杖,眼角余光突然瞥向了站在门口的梨璇,道,“薇薇,时间还早,你去帮我把他叫回来吧。”

梨璇愣了一下,下意识地想以不知道他在哪为由拒绝。黄管家走出来,拿出一张白纸交给她,“太太,陆少在这个地方。”

拒绝的话在口中又咽了下去,梨璇扯了扯唇,应了声好。转身走了出去。

夜吧,VIP总统包厢里面,斑驳的灯光迷离,男男女女狂欢着。

一位穿着黑色西装的俊朗男人看着坐在旁边正在抽烟的男人,那双潋滟的桃花眼微微挑起,“听说你家老爷子今晚给你那未过门的妻子林薇薇办了介绍宴,怎么?打算在这里耗着,不回去了?”

他略有些玩味地打趣道,“现在外面的媒体都传我们俩是gay。陆少爷,我可是正儿八经的大老爷们,你不在乎形象,我可还是要清白的。”

陆城夕指尖夹着细长的薄荷烟放在唇边深吸了口气,在缓慢地吐出,声音冷冷淡淡,“你什么时候废话这么多了?”

唐斌蔚慵懒地往沙发上靠了一下,危险地眯了一下眼,“还不是被你逼的。老子好不容易看上一个女人,却被人当成是Gay。每天回去各种被挑弄不说,就差点脱光来试探我了,我还特么只能看不能碰,你懂我这每天跟上坟一样的心情吗?”

陆城夕嗤笑,“明明是衣冠禽兽却偏偏改做君子,只能说你是自作孽不可活。”

唐斌蔚轻叹了一声,“我已经不做禽兽很多年了。”

一位金发波霸的女人曼妙地走过来,“陆少,唐少,要不要一起去喝几杯啊?”

浓烈刺鼻的香水味,使陆城夕本能地心生厌恶,他按灭指尖的烟蒂,从容不迫地站起身,对着唐斌蔚淡漠道,“下次这种乌烟瘴气的别叫我来了。”

矫捷修长的大腿往外一迈,就大步走了出去。

梨璇打了个计程车,按照黄管家给的地址上了夜吧16楼。

踏出电梯,她正准备往1604的包厢走,一个喝得醉醺醺的中年发福男人拦住了她的去路,猥琐地笑道,“喲,美女,是来这干什么的啊?要不要陪哥哥喝几杯啊?”

浓烈带着烟臭味的气息扑鼻而来,梨璇心生反感,漠然地掠过他,抬步往前走,一只手猛地攥住了她的手腕,那男人凶神恶煞道,“老子跟你说话呢,臭。婊.子,装什么清高啊?!老子叫你陪酒,是看得起你,别特么敬酒不吃吃罚酒,要不然……”

“要不然怎么样?”梨璇冷漠地打断了他的话。她虽然对陆城夕了解得不是很深,但是这些天也知道了他是个牛逼哄哄的人物。在A市是没几个人敢惹的存在。眼角余光突然瞥见不远处,有道熟悉的矜贵身影朝她的方向走了过来。

她唇边泛起一丝弧度,“我来这里,是来找我老公的,你要是聪明的话就快点放开我。不然,等会我老公过来了,你可是想走也走不掉了。”

“哈哈哈哈哈。”猥琐男好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猖狂地笑了起来,“老子在道上混了这么久,还从来就没有怕过其它的男人,好啊,有本事你把你老公叫过来,老子带你们一起双飞,我让你好好爽……”

“砰。”身后有人直接踹了他一脚。

“啊。”猥琐男被猝不及防踹倒在地,他心底的怒火一下子窜了上来,“谁踹老子。”愤怒地抬起眼,当看到那张冷得没有一点情绪的俊脸时,他神色惊慌,吓得结结巴巴道,“陆、陆少……”

黑色皮鞋准确无误地落在他的手背,男人脚尖用力一压。

“啊……”他一声惨叫。

陆城夕居高临下地冷睨着他,冰冷的嗓音带着不容抗拒的威慑力,“刚才那句话敢在重复一遍?”

“什、什么话?”

“哦,对了。”似乎想到了什么,梨璇看着伏在地上的男人,好意提醒出声,“我老公叫陆城夕。”

猥琐男本来沉浸在指尖传过来的钻心剧痛中,还没有回过神,听到梨璇那句话,更是险些吓晕了过去。他狠狠地甩了自己一个耳光,一把抱住面前男人的大长腿,痛哭流涕道,“陆少,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您原谅我,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你太太,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

男人眼底闪过一丝厌恶之色,一脚把他给踹飞,“不是要双飞吗?”他双手慵懒地插入裤袋,对站在他身后的助理贺温,沉声吩咐,“拖下去,把他给废了。”

第8章 参加宴会

废了?这不是要让他一辈子没办法像个正常男人那样了?那还不能直接杀了他算了。眼看着两名保镖走上前,拖着他往外走,他神色慌错道,“陆少,我错了,我真的知错了,我求求你原谅我……陆少……陆少……”

凄厉的惨叫越来越远,很快就消失不见。

梨璇正在看得入神,男人低醇充满磁性的嗓音不紧不慢地传了过来,“满意了?”

她心咯吱了一下。没错,她刚才就是故意在陆城夕的面前惹火那个男人的,要是他为人正派,也根本就不会遭此变故。发生意外,也是他自作自受。只是,他明知道她故意的,为什么还要陪她演这出戏?

梨璇眼眸澄澈的看向他,故作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听不太明白。”

见她不承认,陆城夕也没有拆穿,“你来这里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梨璇保持着温婉端庄的微笑,“爷爷叫我叫你回去。”

陆城夕薄唇轻抿了一下,修长矫捷的长腿直接朝前面走去,走了没几步,见身旁的女人还没有跟上来,他顿住脚步,冷冷出声,“还不跟上来?”

梨璇一怔,默默地小跑跟了上去。

回到陆家公馆的时候,大多数宾客都已经到来。

才刚踏进大厅,陆城夕就被陆烨霖派人叫到了书房。

梨璇掌心冒汗,看着凯凯而谈的众人,整个人有些紧张。说实话,豪门聚会她只在电视剧里面看到过,要不是她阴差阳错代替林薇薇嫁给陆城夕,这种聚会她连做梦都不敢想。

深深地吸了好几口气,梨璇正打算去趟洗手间,

“薇薇。”有女人叫住了她。

梨璇转过头,是林薇薇的堂姐李觅蓉。林浩博曾经告诉过她。林薇薇从小就跟李觅蓉一起长大,她在A市唯一要提防的,就是她。

她微笑,“堂姐。”

夜色微凉,吹在身边莫名有些泛寒。

游泳池内,泛起波光粼粼,梨璇拢了拢身上的衣服,甜软地笑道,“堂姐叫我出来做什么?”

李觅蓉走到她跟前,握住了她的双手,柔声道,“薇薇,我知道对你说些话有些残忍,但请你相信,我这也是为你好。趁现在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你还是向陆爷爷主动坦白说,取消婚约吧。”

梨璇微顿了一下,眼底闪过一丝诡异,“取消婚约?”

“没错。”想到这个小贱人凭借她那短命的爷爷捞上了这么大好事,她心就恨得牙痒痒的。她温柔地劝慰道,“你长相不出众,身材也不是万人挑一的,城夕哥那么优秀,你也知道他是不喜欢你的,你嫁过去也不会幸福。你又何必要赔上自己的一生呢?”

“堂姐又怎么认定我嫁给陆城夕就会毁了自己一生呢?”梨璇略有些玩味地看着她,“是陆城夕叫你在这来当说客?”

李觅蓉被她那眼神看得有些烦,她总觉得这个小贱人好像跟以前不同了,可是又察觉不到是哪里不同,“城夕哥是个孝顺的人,他自然会听从陆爷爷的安排。”

“既然没有,那我取消了你嫁给他?”经过白雪莉的背叛之后,梨璇觉得自己看人特别准,这李觅蓉就是个十足的绿茶,她勾了唇,“你又凭什么认为他看得上你呢?”

“你……”李觅蓉气得要呕血,要不是为了维持自己的淑女形象,她真恨不得把手撕了这个小贱人,伶牙俐齿的,实在是太贱了,“薇薇,你太过分了,我全心全意的为你着想,你怎么能这样想我呢?你这样,太让我失望了。”

“这点话就气不过了?”梨璇唇角讥讽的笑意加深,“有本事,你也像我一样,让陆城夕非娶你不可啊?!”

要是可以,又哪有她这个小贱人的份?看着她这嚣张的模样,李觅蓉简直呕到要吐血,她告诉自己,这个小贱人会遭报应的。

“好心没好报,你今后要是离婚了,别跑到我这里来哭。”狠狠地一跺脚,李觅蓉拿着手提包气势冲冲地离开了。

梨璇冷冷地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潇洒地往回一转,似乎感觉到有人的视线朝她看了过来,她稍微地抬起眼,就看见陆城夕跟陆烨霖,一老一少正站在阳台上,低头看着她。

梨璇心猝不及防地一跳,瞬间低下头,慌乱地叫了一声,“爷爷。”

“不愧是老林的孙女,这脾气简直就是一模一样。”陆烨霖爽朗地笑了一声,“好了,你身子骨虚弱,快回大厅去,别冻感冒了。”

梨璇不敢再多待了,应了声好,迅速走回了大厅。

四周又静谧了下来,陆烨霖的脸色渐渐沉了下去,对着身边正在抽烟的矜贵男人,沉声道,“你还没有放弃那个女人吗?”

小说

有些人注定是等待别人的,有些人是注定被人等的

2021-1-3 13:48:08

小说

父母车祸,公司出事,她饱受欺辱。

2021-1-3 13:51:5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