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默和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男人闪婚了!

乔默和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男人闪婚了!明明只是挂名妻,可谁来告诉她,现在这个男人又是什么意思?嫁入豪门,不该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吗?可为什么,饭是她做,碗是她刷,甚至连他的衣物都要她洗!?
乔默和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男人闪婚了!

第1章 一撞误终生

“默默,你怎么没来面试?你被容总拉进黑名单了!你惨了惨了!”

乔默刚接起电话,就被好友罗罗一阵劈头盖脸的吼。

她咽了一口唾沫,小心翼翼看了眼身旁坐着的清贵沉默的男人一眼,抿了抿小嘴,蹙眉小声道:“我人在医院……今早被人给撞了……我……”

“什么!你现在怎么样!伤的重不重!肇事者跑了没!特么的敢撞我默默……”

乔默连忙用小手捂住了手机麦克风,生怕被旁边这过分英俊的男人听见了。

只好更加压低了声音,语速极快的对电话里说:“撞了腿,打了石膏,但人没事,我先挂了!”

“哎哎哎!把话说清楚……”

乔默果断把电话给掐了。

此时,男人幽幽开口:“医药费、营养费、精神赔偿费等等,我将担负全部。另外,乔小姐如果有别的要求,可以向我的助理提。”

算起来,其实这次车祸,是乔默的不对,她赶着去面试,闯了个红绿灯,说起来,这位先生真的不算是肇事者。

她干笑了下,礼貌客气的道:“萧先生您太客气了,其实这件事我也有错……”

“错过了面试机会?”

男人丝毫没有听她废话的意思,直截了当的问。

乔默眨眨眼,原来他刚刚都听见了,耳力可真灵敏。

“没关系,只是实习的面试,并不要紧。”

萧衍眯了眯眼,盯着她那双水漉漉的眸子,足足有三秒钟,盯的她几乎后背发怵,不自觉挪了挪臀,往后退了一点。

男人微微侧眸,对身旁的助理淡淡吩咐道:“把合同拿给乔小姐看。”

乔默一愣,合同?什么合同?

男人骨节分明的干净手指,夹着一份白色合同,递到乔默眼前。

乔默翕张了小嘴,顿了下,“……萧先生,我自己可以重新找工作的。”

“我不做慈善。”

“……啊?”

男人沉了声,狭长眸子眯紧,锁着她的小脸:“这不算一份工作,但我希望乔小姐可以当做一份工作认真完成。”

乔默蹙了蹙眉头,葱白手指捏过合同,狐疑的翻了翻,合同第一页清楚写着

甲方:萧衍。

乙方:乔默。

事项内容:甲乙双方达成为期两年的夫妻关系。

乔默呆了,哈着小嘴,一愣一愣的,下面的条约,她已经没有再继续看下去,啪一下合上,重新还给萧衍。

“萧先生,抱歉,我不能答应。”

婚姻大事,岂能这么草率?第一次见面的人怎么可以结婚?开什么国际玩笑?

男人修长双腿优雅交叠,线条漂亮的下巴倨傲抬起,沉静的一字一句道:“乔默,海城大学大四学生,有一父,患有心脏病,需要高额医药费,据我所知……”

男人眸子含着一层淡淡的笑意,面容无害,笑意优雅,“你的家庭,并不富裕。”

乔默的家底,仿佛被放在了光天化日之下,她难为情的红了脸,咬着小嘴倔强反问:“那又怎么样?我穷和萧先生有什么关系?”

怎么会遇到这么不讲理的人?

“撞断了你的腿,我会负责。所以,你现在只有一个选择,嫁给我,成为萧太太。”

乔默正想拒绝,萧衍已经起身,锃亮的皮鞋尖一寸寸逼近,他的身子倾覆下来,修长手臂支在她身体两侧,形成一个小小的圈子,将她整个人,圈在了怀里。

男人清冽好闻的气息,一下子从鼻尖灌入。

男人精致的眉眼,玩味的深笑,手指落在她小小的下巴上,微微挑起:“跟了我几天?嗯?这么巧的在我面前横穿马路,这么巧的被我撞?我的司机,开车水平不存在任何问题。”

乔默:“……”

第2章 乔默,他要定了

她涨红了小脸,气恼的瞪着他:“萧先生,我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我是赶着去面试,但是时间来不及了我才横穿的马路!”

男人冷哼一声,唇角微勾:“脸红,心跳加速,乔小姐这是被戳穿谎言恼羞成怒了?还是……害羞?”

最后两个字,在他薄唇里,显得别有深意极了。

乔默实在无语,她眸子一敛,“不管萧先生怎么想,我都不会签这个合同!我为什么要别有目的的接近你?我连你是谁都不清楚!”

“乔小姐,你在开玩笑吗?你在海城说不认识我这句话,你觉得说出去会有人信?”

乔默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自大的男人!

他是国际明星还是谁!她为什么非要认识他!

萧衍丢开她的下巴,直起身来,单手抄兜,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考虑考虑,好好考虑。”

乔默暗忖,有什么好考虑的?

萧衍的助理将合同搁在了她病床前。

“乔小姐,你好好休养,改天BOSS会再来看您,到时,请您给出一个让我们BOSS满意的答案。”

乔默扭头望去,那男人已经走出了病房。

乔默毫不犹豫的回绝:“请这位先生好好和你家BOSS说,不是谁都喜欢他那样的。我真的不认识他!”

助理淡笑,仿佛听到了一个笑话,“乔小姐,这还是我第一次听见一个女人,说不喜欢我们BOSS。”

乔默醉了,有那样自以为是的老板,必然有这样傲娇的助理!

迈巴赫内。

男人手指摸了摸下巴,眼底噙着玩味:“你觉得这个乔默如何?”

赵谦一愣,尴尬的笑起来,“漂亮倒是漂亮,不过长的比乔小姐漂亮的也多的是,但是乔小姐家庭背景简单,生活环境没那么复杂,倒是个不错的人选。可是……董事长会不会不同意?毕竟,乔小姐的背景,实在……”

太简陋。

萧家的媳妇,撇开豪门不说,怎么也得是上流名媛,再差,也得是书香门第的淑女吧。

乔小姐的条件……实在太寒碜了些。

男人淡淡哼了一声:“她不是一直吵着要儿媳抱孙子?白白捡回去一个,她该偷笑了。”

乔默,他要定了。

乔默把那份无聊的合同丢到一边,很快将这件事抛到脑后去了,她打了个电话给乔生。

乔生一接起,关切的问:“小默,面试还顺利吗?中午回来吃饭吗?爸爸给你做你爱吃的阳春面。”

乔默咬咬小嘴,不敢把自己出车祸撞断了腿的事情告诉乔生,怕他着急,他心脏本来就不好,一急的话,万一出事怎么办?

“爸爸,面试很顺利,嗯……我现在已经在公司工作了,可能这几天住员工宿舍,就不回来了,你不要担心我。”

“那个公司这么好呀?还有员工宿舍给住?”

乔默继续扯谎:“嗯,而且还是免费的呢,包吃包住。”

挂掉电话后,手机传来一条账单的简讯

是这个月,乔生在医院拖欠的药费账单。

又是万把块,可她现在,银行卡里,只剩下107.8,面试机会也丢了,去哪里弄这么多钱?

乔默待在医院,被撞的右腿撕心裂肺的疼,她整个人仿佛从海水里打捞出来的一般,浑身是汗,无力的翻着手机里的账单,还有银行卡的余额信息,觉得整个人生都灰暗了。

罗罗打了不下三通电话,她接起的时候,罗罗破口大骂:“死默默,你要急死我吗!你在哪个医院!快点告诉我!”

乔默虚弱无力的哼唧着:“我在第一人民医院……”

“我马上过来!你腿疼吗?”

“腿刚断,你说疼不疼?拍的片子里还断了两处,我都怀疑,我以后是不是要成残废了!”

第3章 负责到结婚证上

那边的罗罗吓得出了一身冷汗,“我说你怎么那么不小心?眼睛长头上去了?肇事者呢!他必须全额负责!”

说到那个肇事者,乔默只觉得头疼,“就是因为他要全额负责,我才觉得可怕,居然要把我负责到结婚证上……”

“……你是真要残废了吗?”

“你奏凯!”

挂掉电话,乔默翻着手机里的通讯录,罗罗花钱无度,泥菩萨都难保,更别说借钱给她了,还有谁呢?无非就是刚分手的那个渣男,秦宇了。

他们刚分手,而分手理由,她还记得清楚。

秦宇说:“谈了两年,我们之间仅限于牵手、拥抱,连接吻都不让,更别说尚床了,现在初中生都不玩儿这个了!你觉得你乔默有什么能耐让我秦宇陪你玩儿下去?”

想到这儿,乔默忍不住咒骂了一声:“渣男!”

她把手机丢到一边,将汗湿的小脸埋进被子里,呜呜的哼着,疼,太疼了。

四年前,她十八岁,高考失利,原本以她的成绩,可以上全国一流985大学。虽然现在上的海城大学在国内也相当出名了,可是以她的水平来说,还是发挥失常了。

那天她在酒吧和高中同学喝了很多酒,之后的事情,她一点都不记得,唯一明白的是,她失去了清白之身。

那是她心里最大的阴影,这件事,她从没有告诉过爸爸,怕爸爸为她担心,和秦宇谈恋爱,她鼓起了很大勇气,可要做进一步的事情,她根本无法做到。

四年前那个夺去她清白之身的男人,她一点都不记得了。

只记得,他留下了一张字条,是他的电话号码,可她把字条直接给扔了。

谁没事,会去找强了自己的人?

她心里一酸,吞咽了下唾沫,还是决定硬着头皮去打秦宇的电话。

秦宇家,条件不错,如果真的愿意借她钱,拿出几千块钱应该不是问题。

电话打通,那边的声音特别不耐烦:“乔默,你还来纠缠我做什么?我已经有新女朋友了!我警告你,别再来烦我!”

乔默咬唇,为了乔生的医药费,不得不豁出去,“秦宇,借我五千块钱好吗?我一个月后就还给你,我实在没有办法了……你知道的,我爸爸有心脏病……”

秦宇在电话里冷漠愤怒:“你没有办法找我做什么?我现在已经不是你男朋友了!就算是,我也不一定要借给你!真不知道当初我怎么和你在一起!穷就算了,每次约你出来,你不是在打工就是在照顾你爸,你爸那个拖油瓶,怎么不早点死!”

秦宇刻薄异常的话,让她呆住了几秒钟。

她攥紧手心,一字一句的回击他:“秦宇,你别忘了,当初是你主动追我的!是你自己眼瞎!”

说完,啪一下就挂掉。

秦宇那个混蛋,居然敢咒骂爸爸怎么不早点去死!他这个渣男怎么不早点去死!

剩下最后一点点的念想,也彻底断了。

乔默现在最后悔的,不是当初答应和秦宇在一起,而是现在分手后,刚刚打电话找他借钱!

简直是自取其辱!

她蔫蔫的把手机丢到一边,趴在床上,脑子里胡思乱想,和乔生撒谎的事情,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戳穿,乔生的医药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凑齐缴上。

她正怔愣间,病房外有人敲了几下门,然后拧着门把进来。

一名陌生的中年妇女。

乔默一愣,问:“阿姨,您找谁呀?”

那和蔼的中年妇女笑着问:“您是乔默小姐吧?”

“对呀,我是。”

中年妇女拎着保温盒一边往这边走,一边回答道:“我们先生叫我过来照顾乔小姐,我还带了黑鱼汤,补骨头的!”

“你们先生?”

第4章 吞了住院费

中年妇女点点头,“对,萧先生,您今天应该认识他了吧?”

她看看乔默打着石膏的腿,别有深意的笑道。

“阿姨,您回去吧,我不用照顾的。谢谢萧先生好意了。”

“你一个女孩子,被撞断了腿,这会儿腿打了石膏,待会起夜上厕所怎么办?何况的确是我们先生的责任,你呀,就别客气了!”

乔默推脱不掉,只好讪讪的笑了下。

兰姨盯着乔默喝掉了黑鱼汤,乔默见她老是盯着自己,只好弯着唇角,甜甜笑道:“好喝。”

“好喝就好,你有事叫我,我去外面打个电话。”

乔默点点头。

兰姨走出病房,打了通电话给萧衍汇报情况。

“先生,乔小姐已经喝下黑鱼汤了,哎,好,我会好好照顾的。您放心。”

乔默把小脑袋往外面凑了凑,兰姨刚巧回来,乔默说:“兰姨,你先回去吧,这里真的不需要你帮忙,待会我朋友就来了。她会好好照顾我的。”

“哎哟,这个是不行的,先生吩咐我的,我不敢违抗先生的命令啊。”

乔默咬咬唇,只好努努小嘴,“好吧。”

罗罗一进病房,就哭天抢地的扑了过来,“我的默默,好默默!你怎么腿断了呢!那个肇事者呢!他人呢!我要揍死他!”

乔默一头黑线,下意识的看看一边同样无奈的兰姨,“兰姨,你别介意,罗罗就是这样口无遮拦的!”

“哎,我不会在意的,毕竟的确是我们先生撞了你。”

罗罗恢复正常过来,摸着乔默苍白的小脸蛋儿问:“亲爱的你怎么变得这么憔悴了?”

乔默担心道:“我住院这件事你千万别和我爸说啊,我可真怕他急,一急这心脏就要倒霉了。”

罗罗指着她脑门儿,“我是那种口无遮拦的人吗?”

乔默翻翻白眼,“你不就是么。”

罗罗:“……”

等到了晚上,兰姨在一边的看护床上睡着了,乔默拉着罗罗凑近了,小声嘀咕着:“罗罗,我想明天就出院,你说那住院钱还有医药费,会不会还给我?”

罗罗一惊,“你什么意思!”

乔默立刻捂住了她的嘴巴,“嘘……小声点儿!”

罗罗拉开她的手,瞪着大眼指着她问:“你不会……不会是想把萧先生给你垫付的医药费全装进口袋里吧?”

乔乔为难的蹙了蹙眉头,无力的道:“我也不想,可是我们家的情况你是知道的,我爸爸那儿存款早就花掉了,我又还没工作,哪里有钱?我这么做,是有点不道德,可我想了想,只能这么做了,这笔住院费,至少有一万多吧。刚好够付我爸爸的医药费。”

乔默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旁边熟睡的兰姨,压低了声音凑着罗罗耳朵说:“明天一早,我们就去偷偷把手续办了。”

罗罗掐着她胳膊上的嫩肉,“你丫还顾不顾自己死活了?这腿伤成这样了,你不住院?”

乔默痛的忍不住叫了一声,连忙用小手捂住了嘴巴,“你轻点儿!轻点儿!别吵醒了兰姨,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我说你,也太不为自己考虑了!伯父的医药费我们可以想办法呀!真不行,我打电话给我妈要钱去!”

乔默一针见血的道:“伯母见了你都头疼死了,理你才怪!”

罗罗哼了一声:“我怎么说是她亲生的,她的钱不给我花,留着给谁呀!”

乔默抱抱她,“行了,你有这份心,我就很高兴了。我这个腿,不是打石膏了吗?在医院也只是挂挂水,没什么用的。帮帮我,嗯?”

罗罗小脸一翘,“哼,叫声亲爱的我听听。”

乔默扑了上去,在她脸上吧唧一下,“亲爱的~”

“瞧你那谄媚的小样儿!行呢!姐姐帮你!”

第5章 游戏,才刚开始!

第二天一早,兰姨醒了,帮着乔默梳洗后,吃完早餐,乔默不停给罗罗使眼神儿。

罗罗咳了两下,对兰姨说:“兰姨,我出去溜达一圈!”

“好,去吧,这里有我看着呢。”

罗罗背着手,踏着短靴嘟嘟嘟就跑出去了,小手里,握着的是乔默的身份证。

过了大半晌,罗罗回来了,对她眨了下眼睛。

事情,搞定!

乔默咬了咬小嘴,对兰姨说:“那个……兰姨,我想出去转转。”

兰姨一听,惊了下,“乔小姐,你腿刚打了石膏,不宜走动的!”

罗罗抢话:“兰姨,你忘记了呀?有轮椅!”

“那我陪你们一起去!”

罗罗这孩子冒冒失失的,她不放心。

万一乔小姐有什么闪失,怎么和先生交代?

乔默撒娇,“哎呀兰姨,罗罗会照顾好我的!”

虽然只经过昨天一晚,可乔默已经很清楚的感觉到,兰姨是个很好说话的中年阿姨。

罗罗吊着兰姨的胳膊,也使劲儿撒娇:“兰姨,默默的衣服你给她洗洗,她都没衣服换了……你就让我们出去玩儿一会儿好不好?”

兰姨心想,的确有一大堆事情没干,乔小姐昨晚换下来的衣服还没洗。

心一横,点了头,“好,不过你们可要小心点,早去早回!”

“兰姨放心啦!我会照顾好默默的!”

罗罗刚慢吞吞的把乔默推出病房,立刻加速,推着她轮椅一路往外飞奔。

乔默被她弄的心惊胆战的,一路尖叫:“哎!你慢点儿!”

到了医院门口,乔默最关心的是:“钱呢?”

罗罗随身挎着小包,拍了拍鼓鼓的小包,“在这儿呢!放心!”

乔默和罗罗上了出租车后,乔默想起来:“我现在不能回家!去你那儿!”

罗罗不住学校宿舍,在外面租了单身公寓。

有钱,任性。

所以,乔默几乎一遇到什么事情,几乎把她这儿当成了避风港。

一到家里,乔默就扯了罗罗的包,把钱倒出来,蹙着眉头认真的数票子:“这到底多少钱呀?”

“退了两万的住院费!你住的那可是VVVIP病房!”

“先生,乔小姐出院了!”

……

萧衍挂掉手机后,眯了眯眼,冷笑:“好丫头,敢吞了住院费从医院溜走!”

赵谦一怔,没想到这个乔小姐看着挺单纯,其实也挺有心机的?只是,她如果继续留在医院,讨好兰姨,巴结上BOSS的话,成为萧太太,不是会赚到更多的钱吗?成为萧太太,怎么可能只有那区区的两万块住院费?

这个女孩,怎么不开窍呢?

“BOSS,需要我派人去找乔小姐吗?”

男人唇角微微一勾,黑眸沉沉:“四年前她逃了,四年后,我怎么会允许她从我眼皮子底下溜走?”

赵谦点头,“那我现在就去派人找。”

“不必,现在她出了事,一定不敢回家,人肯定在她那个好朋友那里。”

“BOSS,其实我不太明白乔小姐拿住院费做什么。”

毕竟,之前萧衍已经向她抛出了橄榄枝,在海城,应该还没有哪个女孩儿会抗拒“萧太太”这个位置吧?

男人优雅交叠着双腿,微微抿唇,轻笑道:“乔生每半年都有一笔高昂的医药费,这会儿,她恐怕是没钱了吧。”

“成为萧太太,就不会有这个负担。”

赵谦诚实道。

萧衍微微挑眉,修长手指点了点脑门,“小女孩脑子难免不够用,萧太太这三个字,她还没有搞清楚到底意味着什么。”

萧衍,32岁,海城首富,乔默在他这里,的确只能算的上是小丫头片子。

稚嫩、青涩,可是萧衍从不否认,老牛爱吃的,是嫩草。

食物链最基本的生存规则,没什么不对。

萧衍心底从不否认,最初让他起了兴趣的,是乔默的年轻、漂亮。

男人摸摸下巴,黑眸饶有兴趣的笑了笑。

游戏,才刚开始!

第6章 合同还算数吗?

第二天一早,乔默刚想让罗罗把那住院费的两万块,拿去医院给乔生缴费,打了个电话给乔生的主治医生,蔡医生。

“蔡医生,我今天就让人把我爸爸的医药费去缴了。”

那边,蔡医生沉吟了下,叹了声气道:“乔小姐,如果医药费真的难以上缴,也不该做犯法的事情,我们医院不能收来路不明的钱。”

乔默听的一愣一愣的,急急地解释着道:“蔡医生,不是你想的那样!这个钱是正当途径得来的!”

“对不起,乔小姐,你还是另想他法吧!”

“哎……”

回应她的,是一阵电话“嘟”声。

乔默一头雾水,什么情况?

蔡医生怎么会说她的医药费是来路不明的钱?

罗罗在一边有理有据的分析道:“默默,你说会不会是那个萧先生以为你敲诈他的钱啊?可是他这动作也太快了吧!连乔爸爸的主治医生都找到了!”

乔默咬唇,惊了一下,盯着罗罗。

罗罗愣了愣,跑到书架上拿了一本最近一期的时尚芭莎,指着封面上清贵优雅的男人问:“默默,你说的那个萧衍,是不是长这样?”

乔默点点头,郁闷的回答:“是啊。”

刚回答完,小嘴还没合上,深吸了一口气,和罗罗大眼瞪小眼。

天呐!这是招惹了多大一尊佛啊!

乔默和罗罗度娘了萧衍的公司地址,到了他们公司大厅里,被拦在外面。

“如果你们没有预约,是不可以见总裁的。”

前台看了她们一眼,很冷漠的回绝她们的请求。

乔默恳求的道:“小姐,我们真的有事找萧总。你让我们进去见见吧。”

“海城每天都有数不清的人来找萧总,他们各个口中都说有事,难道我要每个都放进去让他们打扰萧总的工作吗?”

言辞犀利又苛刻。

罗罗是急脾气,对那前台瞪了瞪:“喂,现在是文明社会,说话注意点!有必要这么瞧不起人?”

乔默蹙了眉头,忍了气,扯着罗罗到一边去。

罗罗这才扶着乔默到大厅的休息椅上去坐着。

“默默,我们进不去,难道要在这里守株待兔?”

“可是现在蔡医生不收我那两万块钱,除了守株待兔和萧先生解释清楚,我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等了大概半个小时后,专用电梯闭合的门打开,走出来一个西装笔挺身影挺拔清峻的男子。

罗罗拍了拍乔默,激动的看着那边:“默默,你看那是不是萧衍!”

乔默一怔,扭头快速望去。

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助理,就是上次把合同丢给她的那个助理。

她立刻起身,可一条腿打了石膏,行动很不方便。

罗罗冲上去就拦住萧衍的去处,“萧总!我们默默有话和你说!”

萧衍面色冰寒,目光倨傲,“默默是谁?她有话对我说,是她的事情,我需要听?”

萧衍绕过罗罗的手臂,面无表情的往前面走。

身后的赵谦好心提醒道:“这位小姐,请你不要闹事。否则会有保安和你交谈。”

乔默一见这情形不对,萧衍马上就要走到门口了,她倏地对着那背影大叫一声:“萧先生,上次我们说的合同还算数吗?”

男人的脚步,微微一顿,停住。

微微侧眸,耐人寻味的浅笑目光,落在她受伤的那条打着石膏的腿上。

淡淡吩咐赵谦:“带乔小姐一起去HK酒店。”

乔默和罗罗一起跟上来,赵谦站定在她们面前,公式化的微笑:“BOSS只邀请了乔小姐,所以请乔小姐的朋友,止步。”

……

乔默一瘸一拐跟着萧衍上了车。

第7章 欲擒故纵

乔默上了迈巴赫,旁边的男人安静的靠在后座闭目养神。

她心中有些踌躇忐忑,舔了舔唇,小心翼翼的偷偷看他一眼。

不得不说,这男人可真够好看的。

那睫毛,柔软浓密的像是女孩子,鼻梁高挺,脸颊轮廓在投射下来的金光中,显得更加立体。

她吞了一口唾沫润喉,开口:“萧先生,那个,我不是故意要拿你给我付的住院费的……我……”

男人的黑眸,陡然睁开,紧紧盯着她的小脸。

盯的她,耳根发烫,喉咙干涩。

“不是故意?我知道,你是有意为之。”

乔默鼓着小脸,“……”

“萧先生,你那个住院费是给我的吧?”

“嗯哼。”

乔默眨眨大眼,“那既然是我的钱,就该由我自由支配,是不是?”

“听起来好像是有那么点道理。”

男人甚至赞同的点点头。

乔默讪讪的甜笑着,“那你就不应该对蔡医生说,这笔钱是来路不明的,对不对?”

男人好笑的瞧着她:“这笔钱由你支配的范畴,只在住院吃喝治疗上面的自由支配。”

乔默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

半晌,她有些气闷的垂着小脸说:“萧先生,你不能这么不讲理。”

男人凑过来,呼吸喷薄在她耳廓上,轻哑至极,“既然觉得我不讲理,上我的车做什么?欲擒故纵?这样的把戏,你玩儿过几次?嗯?”

乔默急于解释,一扭头,嘴唇不小心擦过他微凉的脸颊,红透了小脸,惊恐的捂住小嘴,瓮声瓮气的吐不出一个像样的字句来,最后,只好瘪着小脸,“我……我要下车!”

被男人占了便宜,还有苦说不出。

萧衍丝毫不理会,没有一点要让司机停车的意思。

上了贼车,没那么容易下来。

乔默恼了,小手抹掉嘴唇上的气息,吼了一声:“我要下车!”

萧衍淡淡瞥她一眼,神色没有任何变化:“你爸的医药费不想要了?”

乔默一下子就蔫了,翕张着小嘴,乖乖的坐在车上,肩膀失落的坍塌下来,整个人显得都很颓废。

HK酒店总统套房里。

乔默不安的坐在床上,小手紧紧揪着裙摆。

萧衍已经进去洗澡了,他这是什么意思?

要她出卖自己身体,陪他一次?

里面水声哗啦啦的响,不知在过了多久后,水声戛然而止,浴室门打开,萧衍走出来,上身光着,下面围了条白色浴巾,非常坦荡荡的走了过来。

乔默盯着男人瘦长白皙步步逼近的脚,心头剧烈一跳。

忽地,鼻尖充斥了清冽气息,沐浴后的气息更加好闻,男人的双臂撑下来,固定住她小小的身子。

萧衍盯着她垂着的小脑袋,哑哑开口:“知道跟我来酒店,意味着什么?”

乔默头皮一麻,认真的,点点头,随即,又蓦地抬头,瞪大了乌溜溜的眸子,快速的摇头。

“知道?还是不知道?”

乔默:“……”

在他怀里,她动弹不得。

萧衍沉了声,一双黑眸,直勾勾的打量着她,“你知不知道都不重要,你只要知道,现在该做什么。”

“……什么?”

“脱。”

男人薄唇里,清淡的只吐出一个字。

乔默彻底呆住!

“萧、萧先生……”

萧衍直起身来,背过身去,丝毫不在意她的彷徨紧张,“做不到的事情,就不要勉强自己。”

如果她今天不按照他所说的做,去哪里弄来两万块?

爸爸的药,不能就这样停下来……

眼眶微酸,她的手,下意识的落在了上衣扣子上。

就在她要解开第一颗纽扣之时,男人指间夹着一杯红酒,轻轻摇晃,薄唇性感:“我对包,养晴妇这种事没有兴趣。你需要钱,我需要一个挂名妻子,一举两得的事情,为什么不愿意?”

第8章 看的顺眼,长的不赖

乔默红了眼,“萧先生,为什么是我?”

他条件那么好,为什么偏偏是她?那么渺小的她?

萧衍微微侧身,盯着她,淡淡一笑,“因为我看着顺眼,还有,长的不赖。”

萧衍将那份为期两年的婚约重新递到乔默眼前,全篇合同,只差乔默一个签名,就可以生效。

简而言之,她只要在合同上签名,乔生一万多块钱的医药费就有了,更甚至,日后所有的医药费,疗养费,都不要再担心。

萧衍,海城最富有的男人,作为他的妻子,应该会坐吃金山银山吧?

她盯着那份合同,一鼓作气的拿起黑色水笔,提笔,在签名处落款。

萧衍淡笑,指腹摩挲着那秀气的黑色字体,“从今以后,你就是名副其实的萧太太,不过我希望你能对外保守我们之间已婚的消息,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乔默一愣,原来是要隐婚。

不过,就算他不提,她也是要提出的,她还不想吓着乔生呢。

嫁给这样的有钱人,爸爸肯定会多心,也会让乔生觉得,自己拖累了她。

接下来的事情,办结婚手续一切杂事,乔默都没有再见到萧衍,由赵谦带着她去办理。

办理完一切手续后,乔默手里捧了个小红本本,觉得这一切都有些不可思议。

她居然……结婚了!

和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男人!闪婚!

她受伤的腿还打着石膏,乔默恳求赵谦说:“赵助理,能不能送我回学校宿舍?”

赵谦礼貌恭敬的淡笑:“太太,您现在和BOSS一样,是我的上司,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吩咐,不需要问我。”

乔默挠挠头,“哦,那送我回学校宿舍吧。”

赵谦依旧保持着公式化的微笑:“抱歉太太,BOSS让我直接带你去他的私人别墅。”

乔默:“……”

心里嘀咕着:既然那位大BOSS都有决定了,何必还要她吩咐?

有钱人都爱这么绕来绕去的说话吗?那个萧衍是,这个助理也是。

等等,私人别墅?

“可是赵助理,我去萧先生的私人别墅做什么?”

赵谦公式化的笑看着乔默,“太太,这个我不太清楚。不过既然您已经是BOSS的妻子,和BOSS住在一起,合理合法。”

乔默咬唇,她怎么就忘了呢?她和他现在可是夫妻了!

一路上,乔默心不在焉的,直到到了目的地,萧衍的私人别墅,赵谦提醒她:“太太,到了。”

乔默这才缓过神来,看向窗外,这一处的景色可真好,临海,空气新鲜,海鸥和海浪的声音非常悦耳。

她瘸着腿费力的下车,看着眼前白色精致的小洋楼,眯了眯眼问道:“这里怎么就一栋房子?就只有萧先生家住在这里吗?”

赵谦淡笑着回答:“是的,这里全部的地皮,都被BOSS买下,BOSS喜清净,不爱喧闹。”

乔默暗暗记下,喜欢清净,那他应该也会喜欢女人安安静静吧?

两年的婚姻期限,只要乖乖巧巧的,不去触碰他的逆鳞就可以。

不过她不明白的是,既然是隐婚,为什么又说需要一个挂名妻子呢?

乔默忍不住仰着小脸又问:“赵助理,萧先生家里只有他一个人吗?他的爸爸妈妈呢?”

赵谦抿唇一笑,“这些事情,太太可以直接问BOSS。”

偌大的景滨别墅里,空荡荡的让人心生恐惧,厚重的窗帘,拉的密不透风,外面明媚的阳光都被遮挡住,大片大片都是黑漆漆的,乔默支着拐杖,慢吞吞的往里面探去。

小手在墙壁上胡乱摸索,摸到一个灯的开关,啪一下,打开,整个屋子都亮了起来。

她紧绷的心,这才缓缓舒了一口长气。

小说

中医大师, 一朝穿越,变成了一个家徒四壁的苦命秧子。

2021-1-3 13:44:45

小说

有些人注定是等待别人的,有些人是注定被人等的

2021-1-3 13:48:0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