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白甜学渣简如是在得知金主大人要结婚后,携子出逃,远走他乡。

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小宠物的傻白甜学渣简如是在得知金主大人要结婚后,携子出逃,远走他乡。一直以为自己在谈恋爱的霸道总裁赫连泽打算求婚时,发现老婆跑了。事后,他将她逼到了墙角:“你那么害怕我和其他女人结婚?”紧着,他勾唇一笑:“那不如,霸占我?”
傻白甜学渣简如是在得知金主大人要结婚后,携子出逃,远走他乡。

第1章 可耻

“女孩子如果连自己都不爱惜自己,是没人爱惜你的。”班主任例行公事般地在下课前说了一句。

简如是坐在最后一排,所有的同学转头,齐刷刷的看向她。

“当小三被包是可耻的,这些都是一辈子的污点,父母生你们出来,不是为了让你们自己作践自己。”

同学们又转过头,齐刷刷地看着她。

“插足别人的家庭,或者为了钱投向能当自己父亲的老男人的怀抱,这些钱花起来自己心里好受吗?”

简如是开始琢磨,是不是自己拎进来一大袋子奢侈品有些太打眼了?

“我希望同学们能树立起正确的三观,做人要有个人道德底线。再说了,青春短暂,用青春换来的东西就像一场烟火,绚烂过后,什么都不剩。”班主任看了简如是一眼,宣布下课。

简如是拎着自己那一大袋子的奢侈品,大摇大摆的回了寝室。

即将毕业,班里的同学都在为找工作而焦虑,只有她一家一家的逛着奢侈品店,玩的那叫一个潇洒。

因为她的工作已经找到了,是全球五百强企业,在实习期间就拿正式员工工资,早十晚四,还有外快可以捞。

林雪在电脑上P着自己的照片,让简历上的照片更加的娇柔美丽一些,一边说:“简如是,你一人得道,让鸡犬也升升天呗。你男朋友那么厉害,是大老板呢,想必认识的人也多。拔萝卜带起泥,带带我们呗。”

寝室里六个人,每个人都在点头,一脸期待地看着简如是。

简如是穿上白色流苏裙,戴上刚买的珍珠项链,打量着镜子里白莲花似的自己,笑着说道:“回头我试试。”

精心打扮自然是有约会,眼看着时间差不多了,赶紧拎起小包包走出宿舍。

走到一半,又折回去拿东西,刚到门口便听到里面的冷嘲热讽。

“二十来岁小姑娘找了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子当男朋友,就这世道了。”

“上看下看左看右看,也就是个姿色一般的,如果不是五十多岁的老头子,谁能看得上她?”

“全班上下谁不知道班主任说的话是给谁听的?可人家倒好,装傻充愣,啧啧,一点羞耻心都没有。”

“要是有羞耻心又怎么会当别人的小三呢?”

简如是转身,在操场上走了一圈又一圈。不可否认,她心情很低落。

从包包里拿出手机,犹豫了好久,最终决定打电话给金主大人:“我今晚不想过去了。”

“为什么?”

“别的小朋友都有人来接。”

电话里的人“嗯”了一声,非常干脆的挂了电话。

看看,金钱交易的感情就是这么淡漠。

简如是长叹一口气,低着脑袋在操场上瞎晃。如果家里没遭变故,如果她还是当年的简大小姐,如果……

正当她胡思乱想的时候,电话响了。

“出来,车停在你校门口。”毫无疑问,这是金主大人的电话。

说完后也不给简如是开口说话的机会,直接挂断电话。

第2章 冒充款姐

简如是在心里默默嘀咕,千万别让那个五十多岁的不修边幅的老司机来接自己。

出门,看到无比奢侈的莱肯,骚包!地停在校门口,车窗被摇下,车上的人淡淡地说道:“上车。”

简如是站着不动。

两眼一动不动地盯着车灯,真想把车灯掰下来。

从金主大人的口中得知莱肯的车灯中间融入了二百二十颗宝石之后,她每每看到这辆车,总会情不自禁地对车灯产生想法。

“上车。”

金主大人声音里透着一抹寒意。

简如是浑身一震,立即爬上车,特意将车窗摇下来,坦然地接受着周围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满足虚荣心的感觉真爽。

这么爽的一幕,自然被别人拍了下来。

简如是没高兴多久就蔫了下来,毕竟他们两个属于金钱交易。

“不高兴?钱不够花?”瞥了一眼一脸黯淡的小女人,赫连泽随口一问。

金主就是金主,开口闭口离不开一个钱字。

简如是摇了摇头,装模作样地说道:“一想到我纯真的校园生活要结束了,我心里就难过得不得了。”

“你说瞎话的本事越来越厉害了,就你那成绩,离开学校你能敲锣打鼓高高兴兴地走。”

“……”

你不毒舌你会死啊?!

两人的相遇是一段孽缘,孽缘必定有源头。

别看简如是现在沦落到被人包养的地步,想当初她也是一个豪门大小姐,只可惜家里破产了。

公司倒闭,继母携带老相好卷走家里所有的钱财跑了,父亲承受不住这个打击,自杀了。

简如是去找男朋友求安慰的时候,发现男朋友和闺蜜在床上打架。

老天爷是看她好欺负,使劲地欺负她吗?简如是想升天去问问老天爷!

不过在自杀之前,要疯狂一下。

酒吧的嘈杂让她想打道回府,转念一想,她都要去见老天爷了,连男人都没碰过,太可惜了。

她大着胆子进去走了一圈,一眼就盯上了坐在角落里独自喝酒的男人。

长得比女人还美,一看就是个牛郎啊!

她壮着胆子,大步走过去,从怀里掏出来一张卡,扔到男人面前:“今晚你是姐的!”

天知道她当时有多害怕,卡里的余额不足一百,取都取不出来,她就是冒充款姐来的。找个技术好的牛郎,自己死也死得甘心啊。

万一这男人要先拿到钱才肯陪她睡一晚怎么办?

简如是胡思乱想的时候,男人抬起头,眯着眼睛打量了她一番,冷冷一笑。

晚上,她叫了一整晚,不是爽的是痛的!

早上醒来,苦于没钱支付给牛郎,她决定先发制人,狠狠地鄙视了一番牛郎的床技,将牛郎说得面红耳赤。

她只是想赖账而已,哪知恼羞成怒的牛郎决定包养她练床技!

后来才知道这男人叫做赫连泽,传说中的总裁大人,女娲娘娘精心雕琢出来的小人儿,和自己这种柳枝条一甩,滚出来的小人儿完全不一样。

他拿她练床技,足足练了三年。

第3章 你让家里的狗怀孕了?

床伴也不是白当的,赫连泽还清了她老爸欠下的所有钱,又买了房子给她,每个月给她一大笔钱挥霍。

原本做好升天的准备的简如是向万恶的金钱低头了!

好死不如赖活着。

不用再为金钱奔波后,简如是也想将自己满腔的热情投入到学习中。

奈何金主大人太狼性,每天换着花样折腾她。她上课基本在补觉,哪里能学得进去?

想到自己的血泪史,简如是不由得满是幽怨地看了过去,控诉道:“我成绩不好,还不是因为你?”

金主大人笑里藏刀:“嗯,我得负责,不然给你找老师补习吧。”

简如是立马闭嘴,哎,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赫连泽那张眉眼如画的脸不怎么笑,每次一笑都透着阴阳怪气。简如是被睡了三年,看人脸色行事的眼色还是有,每当他笑的时候,她格外乖巧。

赫连泽带她来到一家高级餐厅吃烛光晚餐,简如是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盘子里的料理上。

“我们今天来庆祝什么?”

赫连泽抬起眼,美丽到极致也淡漠到极致的如墨眼眸盯着她,俊美的脸上依旧面无表情,给人强大的压迫感。

简如是黑白分明的眸子一转,将自己随机应变的能力发挥到极致。

“你谈成了一笔大生意?”

“你公司周年庆?”

“你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叔叔阿姨的生日?”

“你怀孕了?”赫连泽修长白皙的手在桌子上一拍,不轻不重。简如是被他一吓,这才惊觉自己说错话了,连忙补救,“你让家里的狗怀孕了……”

赫连泽嘴角一抽:“我们认识三年了。”

简如一愣,金主大人你是不是太任性了?一周年你不庆祝,两周年你不庆祝,冷不丁冒出来一个三周年?

开车回家,车内不用开冷空调,但是赫连泽浑身散发出来的冷意就能冻死她了。

简如是侧着头,看着那张面无表情的俊脸,也不敢说话。只能用自己水汪汪的眼睛一昧地盯着,含情脉脉,脉脉情深。

他扯了扯自己领口的领带:“你眼睛挪不开了?”

“挪不开了,想看你一辈子。”

赫连先生扯了扯嘴角,唇角又泛起迷死人不偿命的浅笑,简如是只觉得自己的三魂七魄都被勾走了。

回神后的简如是也算放松下来,自己这戴高帽的本事算是用得炉火纯青了。

不过话说回来,赫连泽长得真好看,眉目如画,颜值逆天,走到哪儿都闪闪发光,他怎么就包养自己了呢?

她也猜测过,大概赫连先生服从家族的安排,娶了势均力敌的世家女儿,正牌夫人虽然漂亮,但生性冷傲,两人虽然举案齐眉,但同床异梦,他就出来寻第二春了。

像自己这种身无长处的女生一不敢作,二不敢闹,只能当个温温柔柔的解语花,正好填补他身边的空缺。

简如是越想越觉得是这么一回事,否则两人怎么在一起三年了,她都没挨过正牌夫人的巴掌呢?

第4章 纪念日的礼物

晚上,两人折腾了一番,待到赫连先生熟睡后,怀揣着小心思的简如是从他怀里爬出来。

她得在屋子里找一找,看能不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证明他结过婚。

在屋子里一阵翻箱倒柜还没发出一点声音,她也挺佩服自己的,真是个当细作的好苗子。

月光洒进来,地上冰冰凉,简如是的后背也冰冰凉,那一瞬间似乎感受到了什么,猛地一回头。只见赫连泽站在那儿,月光衬得那张脸越发地美艳了,犹如妖娆的吸血鬼。

他披着睡袍,斜着身子靠在门上,抱着双肩,用一种似笑非笑的眼神打量着她。

简如是觉得自己最近水逆,诸事不顺,她慢吞吞地从衣柜间爬出来,呲牙一笑:“其实我记得今天是我们认识三周年的纪念日,我给你准备了一个礼物。唔,藏起来才有惊喜。”

赫连泽伸出手,勾了勾,像是土匪在索要贡品。

简如是呆呆地站在那儿不动,笑容都僵掉了,金主大人,你就不能矜持点?你这么直白的要,也得我有才行啊!

赫连泽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淡淡地说道:“今天才是三周年,过了今天毫无意义。嗯,拿出来吧。”

简如是无声地反抗,赫连泽淡定相对。长时间的对峙,小狐狸必然输给老狐狸。

她咬了咬下唇:“行行行,我给你!”

冲进卫生间,拿着剪刀剪下一缕头发,以灵巧的双手编了一个同心结,塞到赫连泽手里,含羞带怯地说:“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虽说我们不是夫妻,但这同心结代表我的心意,你收下吧。”说完一溜烟地跑回房,钻进被子里。

老天爷保佑,她能糊弄过去。

过了一会儿,被子被掀开,他从身后将人抱住:“简如是。”

“嗯?”

简如是的小心脏扑通扑通跳得欢快,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他说话。

她慢慢的回身,视线停留在他脸上,每一寸都像是精心雕琢过的,叫人目光流连忘返。

正当她沉浸在他美色中而无法自拔的时候,他猛地睁开眼,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噙住她的红唇。

又是一场翻云覆雨。

第二天简如是爬起来的时候,他伸手递过来一个礼品盒:“三周年的礼物。”

不是说过了昨天,礼物就毫无意义吗?

“家里谁做主?”她的小心思很显然逃不过金主大人那双犀利的眼睛。

“男人,你不用特意强调,没人比我更清楚了,你是男人。”简如是嘟着嘴,瞧,又在灌输大男子主义了!

赫连泽眉头一皱:“学生说话可以带性暗示吗?”

哟,一脸老干部的正经模样,你睡我的时候怎么不说我是学生?

简如是才不会和他硬碰硬,低下头美美地拆礼物。是一对钻石耳环,晶莹剔透,很漂亮。

她眼睛里的光比钻石还要亮,照着赫连泽的脸重重地亲了一大口,“赫连先生,我爱死你了……”

赫连泽唇角微微一勾,随即恢复如常,冷着脸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昨天的同心结是你临时编好糊弄我的。”

简如是忐忑不安地看着他。

“以后用点儿心。”赫连泽深深看了她一眼,踏着流星大步出门。

第5章 闺蜜帮帮忙!

宿舍里,女孩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神里透着怂恿,最终有人站了出来。

“简如是,这周末你叫你男朋友请我们吃顿饭呗,这么长时间了,你也该把你男朋友带来让我们瞧瞧了。”林雪笑盈盈的站在床边,对着躺在床上的简如是说道。

简如是很犹豫,甭说吃饭了,赫连先生吃了自己的可能性更大。自己糊弄他的事儿,他气还没消呢。

有一人起了话茬,另外的人都围了上来,都在说这件事情。

“要毕业了,以后各奔东西,聚在一起的时间就少了。来,我们周末聚一聚吧!”

“你该不会是怕男人被我们抢走吧,我们可不是那种会抢别人男人的-婊-子。”

她们一个个说话阴阳怪气的。

简如是抽了抽嘴角,这群小婊砸是拐着弯骂她呢!她咬着牙拨通赫连先生的电话,温柔地问道:“这周末有时间吗?”

“出差。”赫连先生言简意赅,很干脆地挂断电话。

简如是满口话还没说出嘴,只得面对一个赫连先生不搭理自己的事实。

“是不是人不方便呀?”林雪微笑着说,看上去温温柔柔,实际上就等着看笑话呢。

其他人接了一句嘴,略带讥笑:“五十多岁的老男人周末只怕要带孙儿玩,肯定不方便出来。”话说完后,觉得有些唐突,又补充一句:“哈哈哈,我开个玩笑。”

林雪也在那附和:“大家都是好姐妹,开玩笑而已,你别生气。何况,你不是那会计较的人,对吧。”

简如是恨得牙痒痒:“对!”她实在不想在一群小婊砸面前失了气势,眼珠子一转,有了主意,酝酿了一下,很从容地说道,“谁说不方便?方便,非常方便!就周末吧,我来定位置。”

女人的友情就像是塑料花,看着好看,不过是假的。在看着好看的同时,还要暗暗比出高低。

晚上,简如是打电话给自己的闺蜜唐歌,可怜兮兮地说道:“太平公主,江湖救急。我被一群小婊砸给挤兑了,你要帮我!快来装我男朋友,亮瞎她们的双眼!”

“你家不是有一位大美人吗?”

简如是撇了撇嘴角:“他靠不住,我只能来找你了。”

“我是女人!”

“照照镜子,自信一点!你长得英气,打扮又中性,又是太平公主,绝对很男人!”

“……”唐歌真想撕碎她的嘴,“简如是,你是求人还是找死?!”

两人约在周六见面,唐歌来到咖啡厅,寻到人以后,眼睛一亮:“阿如,你得帮帮我。”

简如是拂了拂自己的秀发,默默地想,今天是自己来求她的,这主次顺序颠倒了。

唐歌点了两杯咖啡,自顾自地吐苦水,将她和陆子铭的事情说了个大概:“陆子铭拿我当挡箭牌,他外面那些莺莺燕燕都找上我了,有人拍床照,有人发高清无码视频,有人发音频……我都烦死了!阿如,你冒充我和他分手好不好?

简如是险些被咖啡呛到,翻了个白眼:“分手也能代替?”

唐歌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我和他是商业联姻,鲜少见面说话,他听不出我声音。”

第6章 一片大森林

“分手就两个字啊,你为什么要我说啊?”简如是无法理解。

唐歌这么爷们儿的人脸上出现一抹羞涩:“其实吧,我一听到他的声音就说不出话来。”那个男人是她的克星。

“好吧。”

俱乐部里很热闹,大家都在品酒,陆子铭靠在沙发上,晃了晃手中的酒杯,电话在这个时候响起。

周围的人脸上露出暧昧的笑容,其中一人说道:“赌局开始了,来来来,下注啊!”

“哈哈,我赌五十万,是女人找陆少要买礼物。”

“我赌一百万,是女人要钱打胎。”

“五十万,我猜是求陆少找工作的……”

大家在那哈哈笑着,拿他的风流韵事来取乐,男人的风流事迹向来是一种谈资,骄傲。

陆子铭不以为然地笑了笑,接听电话,并点开免提,将手机放到桌子上。

“分手。”

电话里传来清脆悦耳的声音。

场面顿时一静,谁也没想到会有女人主动向陆子铭提出分手。

坐在最中央位置闭目养神的赫连泽睁开眼,皱起好看的眉,这个声音有点儿耳熟。

陆子铭有些惊讶,继而哈哈一笑:“唐歌,为什么?”

周围的人挤眉弄眼,原来是陆少那个没有一点女人味的未婚妻呀。

“你还有脸问我为什么?”简如是之前听唐歌倒了一肚子苦水,早就想为自己闺蜜训斥他一番,冷笑道,“你都给我绿出一片大森林了,我头顶上都能拍喜羊羊和灰太狼了,我不分手我还留着你继续绿我,扩大森林面积?”

“工作需要,逢场作戏。”陆子铭敷衍道。

“你又不是鸭子,你家里也不是卖套的需要验货,你工作要应酬那么多女人?还应酬到床上去?”简如是越说越来气,“你肾不错啊,产量很高啊,是不是给你一个女人你能创造出一个民族?”

“唐歌,我们当初签协议了的,订婚只是商业需要,大家各玩各的。”

“你这些破事我是懒得管,但是你那些女人来找我算怎么一回事?找我要分手费的,找我要打胎费的,找我要精神损失费的……我他妈当你挡箭牌已经够委屈了,现在还得给你收拾烂摊子?关键是还没工资!”

唐歌轻轻一咳嗽,简如是立马回过神来:“分手分手!”

场间众人没忍住,哄笑起来,有人笑道:“陆少,这唐大小姐挺带劲的啊。”

陆子铭也觉得自己这未婚妻很有趣。

赫连泽眯着眼,伸手将电话拿起来,声音冷冷清清,透着一抹寒意:“简如是。”

原本气势高昂的简如是立马蔫了,弱弱地说道:“赫连先生,你认错人了。”说完后,发现自己又犯蠢了。

简如是怂了,直接挂断电话。

咖啡厅里,两人面面相觑,简如是哭丧着脸说道:“完了完了,救你出火坑,我自己要掉火坑里了。”

唐歌摸了摸下巴,上下打量了她一番:“你也有这么怂的时候?”

“你不知道他有多可怕!”想到金主大人的手段,简如是浑身一哆嗦,“我先回去了,明天见。”

第7章 要命

简如是这番话刚落音,赫连先生一通电话直接打到手机上,她颤颤巍巍地接听,对方的声音透着漫不经心的冷漠:“在别墅等我。”

她整个人僵在原地,唐歌一把拉她坐下,“来来来,把你那点破事说出来让我高兴高兴。”

简如是一脸颓败地坐下:“太平,我今晚死定了。每次为闺蜜两肋插刀都犯错,看来我以后只能插闺蜜两刀了。”

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根正苗红只学雷锋做好事而不写日记的热血少女。

她也沸腾过啊!

看到室友小倩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渣男的种种恶劣事迹,不仅家暴她,还拿着她的钱和别的女人开房,小倩想分手,渣男各种死缠烂打。

对渣男深恶痛绝的简如是当即拍胸脯保证,这事儿包在她身上。

她找了一个女装大佬勾搭渣男。

渣男很快就上钩了,迫不及待地主动提出分手。

本来这件事儿到这里算是完美收场了,奈何女装大佬太厉害,在交往期间发现渣男隐藏属性,并成功掰弯。

弯掉的渣男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玩得不亦乐乎,结果报应来了,玩出艾滋了。

不知怎地,渣男找到简如是,说她是始作俑者,要报复她。

简如是那叫一个怂啊,当即哭着给赫连先生打电话,赫连先生一通电话下去,就再没见过渣男这人了。

“他太狠了!因为这件事儿让我三天下不来床!”简如是恨得咬牙切齿!

唐歌摸了摸下巴:“他能做那么久?”

简如是翻了一个白眼:“他又不累,累的是我好不好。”她被吊在床上,他坐着看,他怎么会累?

唐歌幻想了一下,忍不住捂着脸:“三天啊,你怎么应付得了的。”

简如是打量着她,一副少见多怪的表情:“当然是不停给自己洗脑啊,苦不苦想想长征两万五,累不累想想革命老前辈。”

“他那东西很大吧?”

“那个……”简如是皱了皱眉头,“突然忘记学名了。你说他变态不变态,居然拿那玩意打我。”为了凸显出赫连先生的可恶,简如是夸张地比来比去,“简直要命啊!”

“没想到赫连先生那么天赋异禀……”我的天啦!那根玩意都能当鞭子用了,那该有多长啊?

“啊?”

“我说他很禽兽!”

简如是点头附和:“没错!禽兽!变态!总有一天,我要翻身做主,哼哼,到时候……”

电话里传来赫连先生阴冷的声音:“到时候怎么样?”

简如是低下头,看着手机,颤抖着手挂掉电话,然后抬头看着唐歌:“我刚刚幻听了对不对?”

唐歌一脸同情看着她:“对。”

简如是点点头,她就说嘛,金主大人平常挂电话挂得那叫一个干脆利落,说话就是命令,基本不给她开口的机会。

“呜呜,太平,我是不是太怂了,我连自己都骗。”简如是哭丧着脸,“我无法想象我今晚的生活。”

“我也无法想象赫连先生拿……咳咳,抽打你的场景。”画面太美太刺激。

第8章 好狠心的男人!

别墅里到处充满了赫连先生的气息,简如是心里特别慌乱,赶紧把鸡毛掸子藏起来。

来到储物室一看,有如雷劈!那个天杀的,居然买了整整一箱鸡毛掸子!

简如是红着眼把冰箱里的酒搬出来,坐在地上灌自己。

像这种心乱如麻的时候,灌自己鸡汤自欺欺人是没有效果的,还是灌酒来得实在。

人喝醉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简如是醉醺醺的趴在沙发上,一个劲的傻笑,完全没有察觉到门被人拧开。

赫连泽一进屋就闻到了一股酒气,挑了挑眉头,走了进来,就看见沙发上趴着一个姑娘,姑娘脸上跟抹了腮红似的,又红又嫩,那双水汪汪的眼睛特别漂亮,就跟含着秋水似的。

“来,赫连泽,我们两个喝一杯,我祝你以后有酒有肉有姑娘,姑娘丑的不像样。”简如是冲着饮水机举杯,还摇了摇杯子。

赫连泽面无表情的走过去,捏着人的后颈,将人拽过来,仔细打量一番,发现人是真的醉了。

站都站不稳一个劲往自己怀里扑。

“你知不知错?”

简如是眯了眯眼睛,自己真喝多了,居然有两个赫连泽,左右张望了一下,认定饮水机是真的,不耐烦的将他的手打开,走到饮水机身边,认认真真的说:“我没错,唐歌根本不喜欢陆子铭,当初和他在一起纯属误会。”

接下来就用哀怨的声音诉说了一曲动人的误会。

那天,简如是拖着唐歌去拔火罐,后背肿起来了,唐歌脑抽,要技师给她拔胸,让胸变大,技师没办法只能按照唐歌的吩咐做,结果胸是肿起来了,但罩罩穿不上……

唐歌回到家,被眼尖的唐妈妈发现了。

唐妈妈震惊的说:“你交了什么狠心的男朋友,下嘴那么重,都肿了!”

唐歌第一次明白什么叫做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唐妈妈有自己的思维方式,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不可自拔。她发现那天唐歌见过陆子铭,就把这档子事归到陆子铭身上。

于是就有了商业联姻。

唐歌一直觉得对不起陆子铭,让他背了一个锅。

不过,现在给陆子铭处理了很多破事也还清了。

“我要为闺蜜两肋插刀!他们一定要分手!”

赫连先生以一种沉默的姿态听完了这个哀怨凄美的故事,忍不住笑起来。

简如是很恼火,那严肃的事儿能用来开玩笑吗?她直接扑了过去,一张嘴堵上,含含糊糊的说:“叫你笑,我要把你嘴咬下去。”

赫连先生不是一个很重-情-欲-的人,但是这一刻,胸腔里有一把火在燃烧,理智全无。

将人的手腕攥住,压着人后退,直接将人按在床上。

简如是一脸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人,还没醒酒:“你要干什么?”

“你。”

狼想要吃羊,顺理成章,本就不是什么难事儿,将人吃干抹净,那叫一个畅快淋漓。

简如是迷迷糊糊,就这样任人揉捏,迷迷糊糊当中,感受一个劲儿有人往自己身上扑,挣扎了两下便顺从。

“我可不是白吃的,明天要去帝豪酒店,那群小婊砸要见我男朋友,你说你能缺席吗?不能!”

她往自己身上一裹被子,眼睛一闭,直接睡觉。

小说

协议结婚一年,本以为同房同床不同被,谁知失名失人又失心。

2021-1-3 13:32:20

小说

肤白貌美,细腰长腿的胡蔓一朝穿越竟然变成丑陋呆傻小农女。

2021-1-3 13:36:2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