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小染跟薄锦言的相识,完全是一场意外。

许小染跟薄锦言的相识,完全是一场意外。,但是两人的纠缠却让千万人目瞪口呆。,都说秀恩爱死得快,但是薄锦言虐起狗来连鬼都怕!,“咳……薄总,夫人说她想接个戏……”,“吻戏、激情戏全部删掉!!碰下手都不行!”
许小染跟薄锦言的相识,完全是一场意外。

第1章 不一样的感觉

许小染只有这一个感觉,那就是热,身体好像被置身在烈火之中,下一秒,就会将她化为灰烬。

她只是喝了一杯果汁,怎么感觉就不对了。

然而,她没时间去多想了。

理智在一寸一寸的抽离,身体难受的程度达到一个她难以忍受的高峰。

好想,有一池冰泉能让她的身体迅速的冷却下来。

视线朦胧中,一名身材高大穿着名贵西服的男人扶着墙,犹如一只猛兽般闯了进来。

男人的脑袋晕沉沉的,该死的!那女人真是胆大包天,竟敢在他的酒中动手脚。

身体异常的反应,令男人浑身战栗不已……

“唔……唔……”

女性特有的性感的嗓音,仿佛山涧的清泉一般,吸引了男人的注意力。

男人抬眼看去,只见女人白皙的肌肤,窈窕的身段,无不充满着致命的感觉,可惜他的视线有点模糊,始终看不清楚女人的容颜。

该死!竟然还在他的房间里安排了女人!

如果不是被下了药,男人有足够的理智立即退出,但偏偏他的身体很诚实。

男人第一次失控,他咬紧牙齿,慢慢的走向大床……

这个男人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许小染急切的想要避开,但男人却根本不给她丝毫机会……

理智顷刻间分崩离析,荡然无存。

许小染仿佛置身于一种前所未有的感官之中,她想反抗,身体却没有一丝力气,意识也逐渐抽离。

“轰……”

脑海中好像有什么绚烂的东西陡然炸裂,四海苍穹美不胜收,那是她从未有过的体验。

……

此时,酒店某套房内。

洁白宽大的床上,一名身姿妖娆的女人正趴在一个男人怀中,男人长着一张十分俊逸的脸,眉宇间更是英气逼人。

男人的手轻轻揉着女人的头发,“小柔,听说星灿国际那边的沈总已经答应给你机会面试了,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你简直太棒了!”

纤细的手指在男人结实的胸口画着圈圈,女人满脸娇羞的小模样,惹得男人心痒难耐……

女人眸底闪过一丝冷意,面上却是笑着:“杨轩你讨厌啦!这次多亏了你帮忙,不然我怎么见得到沈总本人,就更别提什么面试了。”

男人眉头微扬,满脸自豪的神色,“这也要你有真本事啊,不然沈总这次也不会卖我的面子,你可是我们未来的影后哦。”

女人脸上的笑意扩大,对,她将会是未来的影后,也将会是这个男人的妻子,而那个该死的女人,永远都只配给她当陪衬!

这会儿,那女人应该在沈总的身下享受着吧,原本沈总提出的要求是让她陪睡一夜,然而她却用了一招偷梁换柱,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许小染送到了沈总的床上……

她没有一丝一毫的损失!

她真的很期待,当那些不堪的视频照片发出去之后,她还怎么有脸在京城待下去!!

那个该死的女人所拥有的一切,全都应该属于她的!

第2章 她怎么说得出口

京城,某酒店。

满地都是凌乱的衣服,粘稠到令人作呕的味道,屋子里空调打得很足,然而此刻,许小染却是感觉浑身如坠冰窖。

怎么会这样……

昨晚她分明只喝了一杯果汁,然后就逐渐失去了意识,后来的记忆十分模糊,只记得模糊中,有个男人闯了进来……

彻骨的痛意与惊惧,蔓延到她的全身,昨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为什么会在这?!!那个闯入房间的男人又是谁?!

眼泪啪嗒落了下来,下一秒,手机疯狂的响了起来,许小染惊恐的盯着手机屏幕,全身绷得僵直。

怎么办?!

她现在该怎么办?!!!

许小染死死捏着手机,骨节都捏得咯咯作响,可她却没勇气将电话接起来,或者说,电话接起来了之后,她又该说什么?!

说她被人……强暴了吗……

她怎么说得出口?!!

女孩脸上满是痛苦挣扎的神色,她的目光,逐渐移向了落地窗外的露台……

……

此时,另一边房间。

“你们搞什么啊?!我昨晚在房间里等了一晚上,连个鬼都没有!你们就是这么糊弄我的?!简直欺人太甚了!”手机那头,沈总暴跳如雷。

许小柔整个人一下懵了,面对沈总的一通呵斥,许小柔连一句辩解都说不出来。

该死的,到底出了什么状况?!她昨天分明就叫那两个保镖把人送到沈总的房间去,难道这中间出了什么差错?!

许小柔满脸阴云,飞快的翻出一个号码拨了出去,几秒钟之后,手机那头传来一阵谄媚的声音,“许小姐,您还有什么吩咐?”

许小柔咬了咬牙,“你们昨晚到底把人送到哪个房间去了?”

“619房间啊,这可是您亲自吩咐的,我们绝对不会搞错的。”

许小柔蹙了蹙眉,“你们确定?”

“当然!我们兄弟做事那叫一个靠谱!”

许小柔懒得跟这两个蠢货废话,立即挂断了电话,她思索了一下,转头看向阳台上正在打电话的男人,眸底的暗芒一闪而逝。

原本计划好的一场好戏,却搞成了这样,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很快,许小柔就搞清楚了是怎么回事,那两个蠢货竟然搞错了房间号!!!

该死的!!!

这次真是白便宜了那个贱人!

可是,既然那个贱人没出事,为什么她还是没接手机?!

这时候,阳台上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小染!你终于接电话了,你现在在哪……小染?出什么事了?!”

昨晚他本来是要去跟许小染碰面的,却没想都,被许小柔抢先一步,跟他告白了,他也一时失控,把许小染那边的事情给彻底的遗忘了。

手机那头,许小染满脸泪痕,死死咬着薄唇,丝丝殷红的血渗了出来,凄美如同一株盛开的幽兰。

许小染语气充满了绝望:“我……被人强暴了……”

第3章 我们分手吧

京城,某奢华别墅。

大厅内一片死寂,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许小染身上。

女孩浑身瑟瑟发抖,昨夜那一场噩梦还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如果不是杨轩及时赶到,她现在恐怕已经从阳台上跳了下去……

许振廷满脸阴鸷的盯着许小染,虽说家丑不可外扬,但碰到这种事,他作为许家的大家长,长江国际的董事长,感觉脸上被人打了几耳光似的。

许振廷捏了捏眉心,再一次开口,“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会出这种事!我许家的脸都被你给丢尽了!”

昨夜的事情,她哪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可许振廷这一番话,丝毫没有考虑到许小染的感受,一个劲的质问,无异是在她伤口上撒盐……

许小染惊愕的看向许振廷,咬着唇,“爸,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许振廷一巴掌扇在许小染脸颊上,勃然大怒道:“混账东西!你自己做了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情,你好意思说不知道?!我怎么生出你这种混账东西!”

许小染捂着脸颊,脸上布满了震惊之色,虽说之前许振廷一直都对她不管不顾,但还不至于对她动手,这次的事情,她也是受害者啊,许振廷怎么能这么对她?

杨轩急忙上前打起了圆场:“伯父,小染她的确也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已经派人在查了,这件事一定很快就会水落石出的。”

旁边许小柔也立即假惺惺的上来劝道:“爸,轩哥哥说得对,这件事姐姐也是受害者,你就别生气,也别责怪姐姐了。”

许振廷摇着头,“你看看,同样都是姐妹,你们两个之间的区别怎么就这么大?!这种事还查什么查?还嫌不够丢人吗!!”

杨轩眉头微蹙,“可是,这件事若是不查清楚,那小染的清白……”

许振廷冷哼一声,“她还要什么清白?!你们丢得起这个人,我可丢不起!最近正是公司上市的关键时期,你们都给我消停点!尤其是你,从今天起都不准给我出门!听到没有!”

许振廷一番雷霆之怒之后,就被许夫人给劝到一旁去了,杨轩把许小柔也支走了,客厅内,只剩下杨轩和许小染。

不知过了多久,杨轩才僵硬是在许小染身边坐下,“小染,我知道这个时候跟你说这种话不应该,可是……我们分手吧,我爱的人是小柔。”

什么?!

分手!!!!

许小染背脊一僵,不可置信的看向杨轩,在她经历了这种事之后,她不顾一切深爱如骨髓的男人,要跟她分手……

也对,她已经是不洁之躯,杨轩这样的男人,又怎么会接受?

是她配不上他了……

见女孩毫无反应,杨轩硬着头皮解释,“小染,你听我解释,我不是因为这件事才跟你分手的,实不相瞒,昨晚我其实就要跟你摊牌,但是因为一些是耽搁了……对不起,小染。”

呵呵……对不起?!

对不起有什么用呢?!

许小染神情恍惚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心痛如绞。

那个曾经发誓要永远守护她的男人,那个意气风华的少年郎……

死了……全都死了……

第4章 怀孕了

2个月后。

京城,某医院。

“小姑娘,你这不是病,你这是怀孕了……你家大人呢?怎么没跟着你一起来?”医生蹙着眉头问。

现在的小年轻啊,真是越来越开放了,小小年纪就弄得怀孕了,真是的,家里大人也不管管。

犹如一声惊雷……

许小染彻底懵了,怀孕!!怎么会……

2个月之前的事情,犹如一场噩梦一般时刻折磨着她,可她做梦都没想到,她竟然会怀孕!!!

许小染脸色顿时苍白如纸,手指轻轻摩挲着肚子,这是她的孩子,可是讽刺的是,她连孩子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

“小姑娘?你这孩子是要还是不要?”医生一看许小染这反应,就大概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许小染这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声音无比嘶哑:“要……我要这个孩子!”

宝宝是无辜的,不论怎样,她都不应该剥夺他来到这个世界的权利……

即便所有人都不喜欢,即便要与全世界为敌,可是,那又怎样?!

孩子……

……

许家别墅。

客厅内。

许振廷跟许夫人以及许小柔都在沙发上坐着,连同杨轩也在场。

许小染极力保持着镇定,斟酌了下词句,开口;“爸,阿姨,我打算暂时搬出去住,给家里添麻烦了,抱歉。”

许小染的母亲在她出生的时候就难产去世了,之后不久,许振廷就跟许夫人注册结婚,然后生下了许小柔。

十多年过去了,许小染依旧没有改口叫许夫人妈妈。

非是不愿,而是不配。

许夫人闻言,脸上划过一丝喜色,但她很快就恢复到了镇定,若是许小染这个时候主动搬出去,那她今后就有的是办法,把她彻底的赶出去!!

许振廷眉头微蹙,虽说他也不太喜欢许小染,尤其是上次的事情之后,但这毕竟是他的骨肉……

许夫人见许振廷神色间有些动摇,不由得劝道:“振廷啊,既然是小染想搬出去,让她出去散散心也好,等她想通了,再搬回来就是了嘛。”

许小柔也立即道:“妈妈说得对,姐姐在家里住得不开心,出去住一段时间,对姐姐的身体也好,轩哥哥说对吧?”

杨轩只好硬着头皮点头符合,许振廷也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再闹出什么岔子,也就点头同意了,然后丢了张银行卡给许小染,这事他也就没管了。

第5章 好好当你的狗不好吗?

6个月之后。

京城,某小区。

从许家搬出来之后,许小染租了一间普通公寓,许振廷给她的卡上有40万块,足够她平时一个人的生活开支了。

但从那之后,她就没再见过许家的人。

偶尔她会在电视屏幕上,见到许振廷的身影,长江国际成功上市了之后,许家的股票一路上涨,短短几个月内,长江国际市值上百亿,已经今非昔比。

然而,这一切似乎跟她没有半点干系。

眼看产期在即,她的心思全都在孩子身上,若非亲身体验过十月怀胎,她怎会知道当初妈妈怀她时的辛苦。

只可惜,她还未曾见到妈妈一面……

“宝宝,你听得见妈妈说话吗?你什么时候才会出来呢?妈妈真的好想早点见到你呢……”

许小染抚摸着圆滚滚的肚子,眼神异常温柔,下一秒,她突然感觉到腹部一阵阵痛。

许小染顿时慌乱了阵脚,她想也没想,立即拿出手机拨通了医院的产科电话,之前她就跟医院那边联络好了,留下了联系方式。

医院接到电话之后,立即就派了车过来。

“宝宝别怕……宝宝坚持住……妈妈一定会把你顺利生下来的……”许小染满头大汗,双手却仍旧死死的护住自己的肚子。

女本柔弱,为母则刚,这绝非是一句空话。

医护人员小心翼翼的将她送上救护车,眼前影影绰绰的,不断的有人在她耳边跟她说话,但她的意识却是越来越模糊。

“宝宝……宝宝……”

世界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

……

4年后。

月黑风高……杀人夜!

一个身形单薄的女孩,一手拎着一大口袋刚从超市抢购的食材,一边哼着小曲儿。

“与你相遇好幸运,可我以失去为你泪流满面……我艹!!!哪来的旺财!!!!”女孩面前突然钻出来一条硕大无朋的……藏獒?!

啥情况?!

他们这破小区哪来的藏獒?!这地方全都是贫困户,特么都快等着ZF救济了,谁养得起这么贵重的大型犬?

等等……

为毛她看着这两条藏獒这么眼熟?!

尼玛!这不是那个宁成创投老总家的藏獒吗?!

上次一个酒会,这老总上来就毛手毛脚的揩油,许小染也是个暴脾气,直接抡起酒瓶子就上去了,谁特么还不是小祖宗咋滴!

既然人家都找上门来了,她也不用客气,嘿嘿,这么大条藏獒,够她吃好几顿的了~

许小染双眼一亮,小心放下手里的袋子,活动着筋骨,那条藏獒似乎极通人性,血红的双眼,死死的盯着许小染。

藏獒兄,实在对不住了哈~

今天遇到薄总算你倒霉!!!下辈子投胎跟个好主人~

藏獒似乎也意识到了危险的存在,全身处于戒备状态,双方气氛剑拔弩张,许小染跟藏獒直接打了起来,这藏獒也不是省油的灯,攻击起来十分凶悍,许小染一不小心,手臂就被咬伤了一条血口子,血珠顿时滚落……

该死的!

大意了!!!这玩意儿不愧是攻击性超强悍的大型犬!

许小染淬了一口唾沫,准备再战,这时候,一个小小的身影蹬着小短腿跑过来,拦在了许小染面前。

小家伙长得虎头虎脑的,圆圆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看上去十分呆萌可爱,就像一只软萌的糯米团子,这会儿小家伙正张开小短手,跟藏獒对峙着。

尼玛啊!!这是去送人头的?!

许小染眉头微蹙,正准备将那小家伙抱到旁边,这么大的藏獒,万一误伤到了这小孩子就麻烦了。

然而,就在这时,那小家伙竟然对着那条狗汪汪叫了起来,而那条藏獒竟然奇迹般的……在小家伙跟前蹲了下来,肥硕的爪子狗腿的去扒拉着小家伙的手。

呃……

这又是啥情况?!!

这小家伙虽然长得是萌,但你好歹也是条藏獒好不咯?!

好好当你的狗不好吗?

非得要当狗腿!

第6章 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

几分钟之后……

眼看到手的藏獒,竟然就这么欢脱的跑了?!

许小染一脸纠结的看着那小糯米团子,那啥,你大人呢?

我要找他赔我狗!!

“阿,阿姨,狗狗它,它是乖宝宝……你别打,打它……”小团子板着脸,一本正经的说道。

许小染顿时满头黑线,你放跑了我的狗,我还没找你算账你,你居然教育我?!

谁家熊孩子啊,介么不要脸!

不过,这小团子说话的时候貌似有点结巴啊,该不会是个小结巴啊?!

许小染干咳一声,毕竟她也不是很喜欢小孩,这孩子嘛,颜值真是没得说,将来长大了绝逼是个妖孽啊~

“那个,小朋友,你家住在哪啊?我送你回去好吗?”许小染问。

哥今天就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了。

小团子闻言,耸拉着脑袋,他今天是黑了家里的电脑监控系统,偷偷跑出来的,刚才正好碰到许小染跟狗狗对峙,他才上来救狗的。

而且,他因为说话结巴,所以这一路都不敢跟人讲话,不知道为什么,碰到许小染的时候,他就忍不住跑了上来……

许小染见小团子不说话,不由得蹙起眉头,这孩子有点结巴,该不会是家里人不要了,故意丢掉的吧?!

这时候,小团子的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小家伙的头垂得更低了。

许小染不敢确定自己的猜测,但这小家伙现在饿了,刚才他好歹也是救了她一命,大恩不言谢嘛,请吃顿饭就OK啦~

许小染蹲下身,抚摸着小团子的脑袋,“阿姨带你去吃好吃的好吗?”

小团子几乎连一丝犹豫都木有,乖巧的点头答应了下来,不过这时间有点晚了,这附近也就只有快餐店还开着了。

一大一小两个牵着手,来到了快餐店,小团子看着店里的一切都很新奇,许小染叹了口气,这可怜的孩子,特么他父母也太禽兽了吧,居然连这种快餐店都没带他来过……

然而,等会儿知道真相的某人眼泪掉下来……

点好餐之后,许小染一边喂小家伙吃饭,一边询问着关于小团子家人的情况,然而小团子根本就回答不上来。

许小染无奈的捏了捏眉心,看来一会儿还是带他去附近的派出所,查一下他父母看是否有眉目了。

……

这时,一辆黑色宾利慕尚停在路边,宾利车后,跟着七八辆黑色奔驰越野车,这么拉风的组合,惹得路人纷纷投来惊羡的目光。

然而车内,一个男人如同冰山一般坐在车上,幽冷的目光透过车窗,冷冷的看向了快餐店内,见到快餐店内的那一幕时,男人微微蹙起了眉头。

看着自家儿子跟一个陌生女人如此亲近,男人逐渐舒展开了眉头。

旁边的另一个男人,也是一脸震惊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这尼玛什么情况,他们家小祖宗居然在吃一个陌生女人喂的饭?!!

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

“那个,薄总……我是不是瞎了啊?!”男人一脸纠结的问。

这男人名叫薄承言,是薄家管家的儿子,因为从小长在薄家,又是跟薄承言一起长大的,所以跟了薄家的姓,外界甚至一度以为薄承言就是薄家的亲生子。

而这个冰山一般的男人,名叫薄锦言,华夏国首富薄氏财团的掌权者。

此刻,薄锦言的目光一直落在那女孩身上,不知为何,他竟觉得似乎是在哪跟这女孩见过……

第7章 长得帅了不起啊!

“那个,薄总,你倒是说句话啊……”薄承言抓了抓头发,一个吃饭有啥好看的?!

薄锦言眉峰蹙了蹙,开口,“叫他们消失。”

薄承言立即给后面车的保镖们打了个电话,2秒钟之后,后面的奔驰车全部消失了。

薄锦言慢条斯理的理了理袖口,这才下车。

薄承言大松口气,跟着一起下车走进了快餐店。

……

快餐店内。

许小染刚给小团子喂完了饭,正拿着纸巾给小团子擦嘴巴,小团子乖巧的坐着,下一秒,小家伙的脸色陡然一变,仿佛碰到了什么洪水猛兽似的。

许小染一扭头,差点直接从椅子上给摔了下去。

尼玛啊!!!

这男人也太帅了吧!!

老夫这颗少女心啊喂!!!

许小染咽了下唾沫,那个,我要不要上去要个电话号码啥的?!!

这时候,男人已经走到她跟前,许小染脑袋一下宕机了,这尼玛是要走桃花运的节奏?!

薄锦言扫了一眼许小染,开口:“承言,带小少爷上车。”

承言?!!

为毛这名字这么熟悉?!

还有这货的长相为毛也这么眼熟……

那个,帅哥,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薄承言一脸苦逼,为毛他家老板每次都把这种恐怖的事情交给他来做!谁不知道他家祖宗人畜不近的,宝宝心里苦!

“不要!宝宝……要她!”小团子猝不及防开口。

呃……

这孩子简直太有眼光……啊呸!!有眼光你妹啊!我好心带你来吃饭,你居然明目张胆的碰瓷……

这样真的好吗?!

薄锦言:“听话,我就答应你。”

小团子呆萌的看了许小染一眼,这才不情不愿的朝薄承言伸开了手,薄承言一脸懵逼,那啥,我突然感觉我以前真的没见过啥世面……

许小染也是一脸懵圈,那啥,你们好像都没问过我的意见吧?!我就这么没存在感?!

“那个,冒昧问一下,这位先生是孩子的……”许小染问,我发誓,我绝对是为了寻找孩子的亲人,绝逼不是为了撩汉哒!

薄锦言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父亲。”

许小染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没天理啊没天理!!长得这么好看居然孩子都这么大了!

许小染一脸哀怨,“以后看好孩子,别再让他乱跑了。”

薄锦言:“嗯,我有个不情之请,希望你考虑一下。”

许小染眼睛一亮,看这男人长得不错,下个是不是有奖答谢环节哒~

通常都是这个套路嘛!

许小染一本正经:“你说。”

薄锦言:“不知小姐是否愿意给他做保姆,薪资由你开。”

我……艹!!

这什么鬼?!!我看着像是那种给人做保姆的人么?!!

长得帅了不起啊!我不是辣么肤浅的人好么!

你这么牛逼你咋不上天呢?!!

许小染脸色顿时一黑,“抱歉,我有工作,告辞。”

第8章 老子这是走的啥狗屎运啊

就在许小染准备潇洒的留给男人一个背影时,手机好死不死的响了起来,许小染迅速扫了一眼来电,眉头不由得蹙了蹙,黄绍恒?!

她这时候打来干啥?!

许小染滑动屏幕,接起了电话,“喂。”

手机那头,黄绍恒搂着一个身材窈窕的妹纸,大手在妹纸身上摸来摸去的,一边道:“小染啊,既然你这么不识好歹,那《盛音》的事情可就黄了,你也不能怪我没给你机会,是你自己没把握好嘛。”

黄绍恒是许小染公司星灿国际的经纪人,这次国际知名导演陈凯旋的大电影《盛世》推出全新单曲《盛音》,许小染虽说是个十八线小歌手,但这也是个不错的机会。

许小染垂眸,“这个机会当初是公司……”

黄绍恒不耐烦的打断了她的话,“什么公司不公司的?公司又不是你家开的!少罗嗦,就这样!明天你不用去试角了,这是命令!”

黄绍恒说完就粗暴的挂断了电话,许小染捏着手机,这可是她好不容易才争取来的机会,怎么可以就这样因为一个人渣而废了?!

这时,身边一直沉默的薄锦言眉峰微挑:“你刚才是要去参加唱片的选角?”

我靠!这男人耳朵是安装了窃听器的么!!

这都能听到?!

许小染揉了揉太阳穴,眸底闪过一丝黯然:“本来是的,现在……没机会了吧。”

那可是她好不容易才争取来的机会……

所有人都只看到那些高高在上的大明星,这个圈子里,看重的是背景和金钱,又有谁会在意她一个十八线开外的小艺人呢?

薄锦言眸色微暗:“答应我的条件,不必做保姆,替我照顾好他即可,我让你拿到《盛音》的演绎权。”

许小染眉头紧蹙,特么你说给就给,特么电影又不是你家拍的!!!

许小染无语的捏了捏眉心,“那个,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这是我的事情……”

下一秒,薄锦言取出一张烫金的名片递了过去,名片正面,写着三个大字——薄锦言!

薄!锦!言!!!!

尼玛啊!!!!特么首富啊!!!!传说中,京城最大的粗腿啊尼玛!!!!!

老子这是走的啥狗屎运啊!!

许小染战战兢兢的接下了那张名片,特么有种接到圣旨的感觉啊有木有!

“我的条件,怎样?”薄锦言问。

这……特么是给她一个抱大腿的机会吗喂?!

老子也是有节操的好伐!!

下一秒,某人狗腿的点头:“成交!”

小说

他给她起名“唯一”,免她四下流离,无枝可依。

2021-1-3 13:16:37

小说

“夏忆,你不配给我生孩子!”孩子被打掉,她心灰意冷,决然转身。

2021-1-3 13:19:4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