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21世纪女法医,一朝穿成王妃大婚!

她是21世纪女法医,一朝穿成王妃大婚!,洞房之夜惨遭陷害又被毒杀,凌芷月大概是史上最悲催的王妃了。,弹指间解毒放血,拆穿阴谋为自己正名,一鸣惊天!,医剖双绝,天下无双,穿越异世,是宿命,还是轮回……
她是21世纪女法医,一朝穿成王妃大婚!

第1章 死而复生

“啊!死人了——!!”

一声凄厉的惨叫,瞬间把意识迷迷糊糊的凌芷月给喊醒了,作为一个专业的法医,遇到这种事情第一时间就是想保留现场。

但是当她睁开眼时,却愣住了。

喜庆的红帐帘垂在身侧,红蜡烛照耀下,贴在墙上的双喜大字分外刺目。

凌芷月有些呆滞地垂眸看自己的装扮,本应一袭睡裙的她此时穿着一身鲜艳的红嫁衣,本应留着一头利落短发的她此时长发及腰……这是什么情况?

她还没回过神,心口一阵剧痛袭来。

凌芷月脸色微变,连忙给自己诊脉,竟是脉象平和?但是身体反应不会有假,她连忙翻身下床,扑到铜镜之前,翻了翻眼皮、和吐了一下舌头。

只见自己的眼睑下带有乌紫的血丝,舌根泛黑,明显是身中剧毒的表现啊!再不自救,不出五分钟她就要剧毒攻心,回天乏力了!

凌芷月咬紧牙关,往四周一望,不由得一惊:只见却见到躺在厅中央一个的女子倒在了血泊之中,对方胸口插着一把匕首,显然是被捅死的!

房里没有其他利器,她只能用这把匕首放毒血了!

凌芷月不再犹豫,上前将匕首从女子胸膛上抽出,然后对准自己的手腕一刀,瞬间鲜血直流,与她身上的红嫁衣染成同一颜色。

她扔下匕首,用力按住几个穴位,逼迫毒血逆流,从伤口处流出。

“砰——!”

这时,一阵巨响,门猛地被人撞开。

凌芷月抬眸望去,只见踏进门来的男人身长七尺,俊如天神,一双深沉的眸子漆黑又冰冷,仿佛绝壁之下的无底深渊,令人望而生畏。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面色如冰,“来人,把她抓起来。”

见两个高大男人从他身后走近,凌芷月蹙眉低喊,“等一下!你要抓我总要给我一个理由!”

“理由不就摆在眼前了吗!?你杀人了!你杀了王爷最宠爱的芳侧妃!”一个尖柔的声音突然开腔,语气里满是控诉。

只见一个身穿橙色高胸襦裙的女人趾高气昂地走到凌芷月面前,清秀的小脸上满是讥讽和愤恨,“芳侧妃就死在了你的房中,而你手中还拿着杀死她的凶器!你竟还有脸问抓你的理由!?凌芷月,别以为你是正妃就可以随意杀人,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而且王爷可是大理寺丞,你做出这样的事情置王爷于何地啊!?”

对方像是吐子弹似的咄咄逼人,凌芷月差点脑子转不过弯来。

不过,也幸的对方说那么多,让她一下子就从中得到了有用的信息。

第一,这不是她生活过的现代,这里是类似于古时的朝代;第二,眼前这男人是王爷,她是刚被娶进门的王妃,死的女人和向她叫嚣的女人都是他的女人;第三,这个王爷身居要职,大理寺丞是专门审理重大案件的官员,可不是随随便便谁都能当的。

凌芷月理顺了混乱的思绪,撑起发虚的身子来,她冷下眉眼,看着自以为是的女人,淡声问,“你是谁?”

女人冷哼一声,道:“我是芳侧妃的义妹,府中的林侍妾。”

“哦!原来只是一个侍妾。”凌芷月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眸色一厉,抬起手就“啪”的一声,用力地扇在了对方脸上。

第2章 舌怼小妾

林侍妾被打懵了,捂着脸瞪眼看她,一脸的难以置信:“你、你竟敢打我!?”

“我怎么就不敢打你?不过是一个小小侍妾,竟然敢对本王妃大呼小叫,这一巴掌只是一个小惩戒而已。”凌芷月冷着脸的样子竟与王爷有几分相似,她的眼神锐利,语气义正言辞,“即使我和芳侧妃有什么龌龊,也不会蠢到在今日、在此地行凶,看这架势分明就是栽赃陷害。这么浅显的事实,你这样的蠢货看不出来,难道王爷也看不出来吗?!”

说罢,她挑衅地看向男人。

没错,她就是在挑衅对方,当求饶、解释都无法达到目的的时候,她为什么不路走偏锋,用激将法试试看呢?

虽然在大概率的范围下,这一招极有可能把对方惹恼,但是在性命攸关之际,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既然本王的王妃如此聪明,想必可以轻而易举的洗脱自己的杀人嫌疑吧?”王爷眼神幽深地盯着她,令人摸不清他的心思。

凌芷月眼里迅速闪过一抹兴奋,面上不动声色,沉声道:“既然如此,还请王爷配合我验尸。”

“验尸!?”林侍妾一脸怀疑,“你会验尸吗?我看你分明是想要毁尸灭迹吧!”

“那么怕我毁尸灭迹的话,你也可以留下来看我验尸啊!不过我可不要无用之人,如果你不能给死者擦身,或者扣喉的话,你就不用留下来了。”凌芷月闲闲道。

闻言,林侍妾表情古怪,“扣、扣喉?”

凌芷月挑眉,似笑非笑地看她,“自然是伸手进死者的喉咙里抠出里面的液体,谁知道里面是口水还是毒液?总得查看一下她是不是死于中毒。”

林侍妾当即打了一个冷颤,她朝王爷干巴巴地笑了笑,弱声道:“王爷,这么重要的事情,妾身怕是不能胜任……”

王爷冷声道,“出去。”

一干人等当即如鱼贯退了出去。

凌芷月看了一眼站在那儿当柱子的王爷,没好气道:“王爷,想要马儿跑总得喂马儿草吧?你又不出工具,又不出人帮忙,是想让我徒手帮你的侧妃验尸吗?”

王爷深深看了她一眼,吩咐门外的人去准备验尸工具,并请城里经验最丰富的仵作来。

凌芷月闻言也只是挑了下眉,并没有说什么。

工具准备好后,仵作还没赶来,凌芷月也不想耽搁时间,径自净了手,将工具一件件擦拭干净后,便小心翼翼地接近尸体,蹲下后便伸出双手,扶着死尸的脸上下打量。

“没有掐痕,骨头也没有断。”凌芷月一边观察,一边下判断,然后捏住了死尸的两颊,两只手指并起伸进了死尸的口腔里抠了抠。

见此,王爷眼里闪过一丝诧异。

验完死尸的头部后,凌芷月看了一眼凌乱的犯罪现场,不得不停下手中的动作。

“怎么?”王爷突兀地问。

凌芷月撩起眼皮子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问了一句,“如果要继续验尸的话,我需要脱掉侧妃的衣服。王爷,您能不能搭把手呢?”

第3章 检验死尸

王爷神情冷冷的,“你自己动手。”

“哟呵,王爷竟是不怕我在您眼皮子底下毁灭证据吗?”凌芷月皮笑肉不笑地瞟了一眼门外,刚才林侍妾虽然不敢留下来验尸,但是她仍在外面守着。

王爷沉吟了一会儿,跨步上前,言简意赅地问:“怎么做?”

他肯出手帮忙,凌芷月心中微松,仔细详尽地说明步骤后,两人将死尸抬到了大婚床上,配合着脱掉了侧妃的衣裳、鞋子以及头上的饰物后,露出了死尸冰冷僵硬的酮体。

凌芷月拧干湿毛巾,仔仔细细、小心翼翼地擦拭了一遍死尸的身体。不仅是伤口,就连其他地方她也清洗了一遍,完毕后,水盆里的水已经染红。

“好了。”将毛巾扔下后,她开始沉迷于工作之中。

虽然验尸的工具非常简陋,但是凌芷月也不是没有经历过如此,便也没有在意。

一旁,王爷冷眼观察着凌芷月。

见她验尸的手法娴熟无比,态度认真专注,这样的事情仿佛做过了上千次一般,她面对死尸时不仅无怖无惧,眼神里甚至带着一种探究真相的执着与好奇。

王爷蹙眉抿唇,面色凝重。

——她绝对不是凌家那个寡言怯懦的庶女!

那么,她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真正的凌家庶女又去了哪里?

一个个问题争先恐后地从他的脑海里浮现,这原本是一件极为麻烦棘手的事情,但是恨奇怪,他对眼前人不仅没有心生不悦,反而越发感兴趣起来。

这时,他倒是发现凌芷月的脸色苍白得过分。

王爷蹙起眉,眼尖地发现她手腕处用烂布胡乱绑了一团,里面竟然渗出了点点血水。

凌芷月正在专注验尸,猝不及防却被人抓住了胳膊。

她愣了一下,看向王爷阴沉的冷酷俊容,忍不住疑惑,“王爷,你想干什么啊?”

“你的手怎么了?”

凌芷月瞥了一眼自己手腕处的伤口,心道怪不得隐隐作痛,原来是又出血了。

她一边撕开乱布,一边用冷嘲热讽的语气道,“也不知道哪个狠人的杰作,在王爷的大婚之日不仅杀了您最喜欢的芳侧妃扔到婚房里,还给新娘子下了致命的剧毒。为了放毒血,我只能用芳侧妃身上的匕首割破手腕,却没想到反倒成了被栽赃的羔羊。”

王爷只是蹙紧浓眉,盯着她手腕上的刀伤。

简单的一刀划过,伤口却颇深,可想而知凌芷月下手的时候有多果断。

“叩叩叩——!”

这时,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侍卫回禀道,“王爷,方仵作已经到了。”

“进来。”王爷道。

方仵作低着头走进了房门,没得吩咐不敢抬头。王爷看了他一眼,又吩咐了一句,“进宫去请御医。”

“是。”

“你去验尸。”王爷指使方仵作道。

“是。”方仵作不敢不从,一抬头却看见死尸赤身裸体地瘫在婚床上,过于艳红的床单与苍白如雪的尸体相对比,无端地生出一股子令人毛骨悚然的诡异感。

就算是验尸多年的方仵作都忍不住心里发毛。

凌芷月让出位置来,转头仔细地观察着方仵作的动作,虽然她来自于验尸技术成熟的后世,但是前人之作,她还是很有兴趣探知的。

方仵作一番检验,得出的结论与凌芷月相差无几。

“回禀王爷,致命伤便是插在芳侧妃胸口上的匕首。”方仵作语气肯定地道。

凌芷月却摇了摇头,“不一定。”

第4章 被人下毒

方仵作在京兆尹手下验尸数十年,早已是满城皆知的金牌仵作,如今成果被人怀疑,他不由恼怒,又想起入门前听林侍妾猜测是凌芷月杀了芳侧妃的言论,当即语气变得阴阳怪气起来,“那不知王妃有何高见呢?”

凌芷月古怪地看了他一眼,不知方仵作的恶意从何而来。

“如果这把匕首是杀死芳侧妃的凶器,那么现场不应该如此整洁。”她阐述了自己的一个观点。

方仵作却是不明白她的意思,反而讥讽地道:“王妃,这里可是王爷的端王府,守卫极为森严,就算贼人一时胆大包天杀了芳侧妃,也不敢翻箱倒柜吧?”

凌芷月用“朽木不可雕也”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忽的拿起了那把匕首,突然朝着方仵作刺去。

方仵作当即脸色大变,踉跄着后退,一时不察便摔倒在地,额头撞在了床柱子上,忍不住痛呼出声。

“杀人啦!”方仵作惨叫出声,“王妃要杀人灭口啊!”

见他慌如鸡飞的模样,凌芷月忍不住哈哈大笑。

王爷脸色一黑,冷声喝令方仵作:“住嘴!”

“就连你一把老骨头了,看见利器刺向自己都会下意识闪躲,更何况是芳侧妃?”凌芷月微眯起眼角,娓娓道来,“但是现场不仅整洁,而且芳侧妃浑身上下没有一丝挣扎的痕迹,这就很奇怪了吧?”

闻言,方仵作当即明白自己是自大了。

“这种情况之下,只有两种可能。”凌芷月伸出两根青葱手指,做出猜测性的判断,“第一,凶手是芳侧妃的熟人,所以对方突然之间下手,芳侧妃根本毫无反应的时间;第二,芳侧妃在被匕首插中胸口之前,就已经死了或者昏迷不醒。”

“那要如何知道是第一种还是第二种可能?”王爷脸色凝重地问。

凌芷月却露出烦恼的神色,“我手上没有银针啊!”

王爷挑眉,往外吩咐一声,立马有人送来了一套银针。

凌芷月捧着银针喜笑颜开,“感谢王爷相助。”

对于她这种既是法医,又是一个中医药师来说,一套银针傍身简直太重要了!

见她笑容真切,王爷眯了眯眼角。

明明之前他闯入门来是想将她抓进大牢,没想到她竟然还能对他笑得毫无芥蒂。

凌芷月却不管他心境变化,消毒了一下银针后,便捏着银针插入了芳侧妃的喉咙处,捻了捻。

待拔出后,却发现银针尖端一片漆黑。

凌芷月脸色微变,脑海中电光火石一闪而过,她立马对王爷道,“王爷,还请您把府中所有人都扣留在原地,不要放任何人离去!” 

王爷一怔,敏锐察觉,“你怀疑有人给芳侧妃下毒?”

“对!”凌芷月面色凝重,“芳侧妃中毒而不自知,说明给她下毒之人是熟人所为,如今我们聚成一处,却给了幕后黑手销毁证据的机会!”

闻言,王爷立马下令扣留住府中所有人。

一番筛查后,府中只有五人来回走动,其中就包括了林侍妾的丫鬟。

侍卫把人带到王爷面前后,林侍妾的脸色一白。

第5章 下毒嫌疑

“姨娘……”丫鬟惊慌失措地看向林侍妾。

“闭嘴!跪下!”林侍妾生怕她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当即厉喝一声。

瞧见王爷和凌芷月都看向自己,林侍妾心跳如雷,却强装镇定地问,“王爷怎的突然把妾身的丫鬟抓来了?是她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罪过吗?”

凌芷月似笑非笑地说,“给芳侧妃下毒,的确算是不可饶恕的罪过。”

丫鬟圆眼一瞪,额冒冷汗地大喊冤枉。

“凌芷月!你别口是生非,芳侧妃明明是你杀死的,现在竟异想天开,妄图把罪名甩到我的丫鬟身上!”林侍妾抹了一把莫须有的眼泪,故作可怜地看向王爷,“王爷,您可要为妾身、为芳姐姐做主啊!”

王爷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谁是谁非,本王自有决断。”

林侍妾一时摸不准他的意思,心口一个咯噔,生出一股不祥的预感,当即吓得自己冷汗蹭蹭。

凌芷月看向跪在地上,抖如筛糠的丫鬟,“在芳侧妃死前,你去了哪儿?芳侧妃死后,你又去了哪儿?”

丫鬟下意识胆怯地瞄了林侍妾一眼。

林侍妾当即气得一脚踹了过去,“让你回答就老实回答!老是看着我做什么!?别到时候给了人乱嚼舌根的话头,说是我把芳姐姐给害了!”

她亲自挑破这件事,反而有几分像被冤枉的人。

丫鬟被踹的歪倒在一旁,但又很快兢兢战战地爬起来跪好,颤抖着声音道,“奴婢之前一直跟在林姨娘身边伺候,之后去了一趟厨房。林姨娘自有孕后,每日下午便会喝一碗鸡汤补身子,所以奴婢就走开了。”

王爷又召来了厨房的下人,验证此事真假。

一问之下,厨娘却提起了另一件事,“奴婢想起,这丫鬟曾经来拿过两次鸡汤!”

闻言,王爷目光一闪,冷声命令:“把那鸡汤送来!”

鸡汤送来后,凌芷月拿银针试了一下,无毒。

林侍妾巴巴看着,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忍不住抬手拿帕子摸了一下布满冷汗的额头。

凌芷月正站在她身边,帕子一甩,一股香气涌入鼻中。

“林氏的帕子倒是别致,竟是有着一股清新的花香味,平时必定是拿花瓣浸染清洗,才得来如此香气的吧?”凌芷月定定地看着林侍妾,便见她闻言脸色大变。

林侍妾干巴巴地笑了下,“这、这不过是寻常法子罢了。”

“不知是哪个丫鬟为你采摘新鲜花瓣的呢?”凌芷月的目光在林侍妾的帕子与丫鬟的脸上徘徊了一阵,她忽然蹲下了身子,一把拽住丫鬟的手往鼻下一探。

果然,一股菊花的香气扑鼻而来。

丫鬟如触电般缩回了自己的手,恐慌得脸如白纸。

凌芷月冷笑一声,指着丫鬟冷声道:“凶手就是你!”

“不是!奴婢是冤枉的!奴婢是冤枉的啊!”紧绷的情绪到达极致,丫鬟当即呼天抢地的干嚎了起来。

“王爷!凌芷月这样无凭无据地污蔑妾身的丫鬟,分明是公报私仇啊!”林侍妾焦急地插了嘴,就怕王爷轻信了凌芷月。

然而,凌芷月却悠悠道,“谁说我无凭无据了?”

第6章 食物相克

闻言,林侍妾面色一僵,却不肯就此落了面子,梗着脖子问,“那你把证据拿出来啊!”

“证据就是她的手!”凌芷月指着丫鬟的一双手,“她手指之间皆是一股子菊花的香气!”

林侍妾张望了一下四周,见众人表情茫然,她心中一定,语气再次变得嚣张起来,“这算是什么证据啊?凌芷月,我看你分明就是想将害死芳姐姐的罪名强扣在我的头上!”

凌芷月皮笑肉不笑地呵呵了一声,端过一边无毒的鸡汤,然后扯着丫鬟的手指在鸡汤里搅和了一下。

王爷看着她的动作,目光带了一分兴味。

凌芷月端着那碗鸡汤走向林侍妾,笑眯眯地把香喷喷的鸡汤递过去,“既然你觉得我在泼脏水给你,认为你的丫鬟是无辜的,那就把这碗鸡汤给喝下去。”

“我不喝!”林侍妾脸色大变地往后仰退,等退了之后又觉得自己的反应太大,会惹人嫌疑,便故作嫌弃道,“下人的手指肮脏无比,被搅和过的鸡汤自然也脏了,我怎么可能会喝?”

“我看你不是嫌脏,而是怕里面有毒会毒死自己吧!”凌芷月的语气忽然变得咄咄逼人起来,“菊花虽然能泡茶、能做糕点,但是不能与鸡汤混合而吃,因为那会产生一种毒素,轻则令人腹绞难忍,重则会令人昏迷死亡。”

众人闻言,脸色俱是一变。

王爷目光沉沉地盯着林侍妾苍白如雪的脸,忽然冷声命令道,“来人,伺候林氏喝汤。”

侍卫当即上手,一人架着林侍妾,一人从凌芷月的手上端过鸡汤,就要给林侍妾灌下去。

“不要!”林侍妾忽然尖叫一声,身子疯狂地挣扎起来。

可能是求生欲太过强盛,她竟然挣脱了侍卫的禁锢,然后一手拍开了逼过来的鸡汤。

“砰啷——!”

只听一声瓷碗破碎的声音,场面倏然静了下来。

林侍妾呆呆地看着一地的碎片,满脑子都是“完了”二字,她崩溃地爬向王爷,双手抱住对方的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喊求饶。

“王爷!妾身错了!妾身知错了!”

“妾身自知罪孽深重,但是肚子里的孩子是无辜的啊!”

“王爷,看在孩子的份上,您就绕妾身一命吧!”

王爷只是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目光深沉而凉薄,面上神色竟是丝毫不变,他冷冷吩咐道:“林氏从今日起,囚于院中不得踏出半步,直至生产。”

一听自己暂无生命之危,林侍妾松了一口气,被侍卫架着离开时,她还恶狠狠地瞪了凌芷月一眼。

凌芷月不以为然,当众挑明了问,“王爷,她生了孩子之后还有命活下去吗?”

“明知故问。”王爷的声音凉薄得令人心寒。

凌芷月扯了扯嘴角,这会儿倒是对林侍妾产生了一丝同情,真是一个蠢女人啊。

虽然她与王爷只是相处了片刻,但是这足以令她看清对方的凉薄无情,林侍妾竟以为怀了对方的骨肉就总有一天可以翻盘,真是可笑又可怜。

芳侧妃被杀一案水落石出之后,闲杂人等退场,出过凶杀案的婚房顿时只剩下了成亲的两个当事人。

第7章 毒性复杂

“叩叩叩——!”

侍卫敲了下门,道:“王爷,御医已经请来了。”

“进来。”王爷瞟了凌芷月一眼,然后对垂首踏进门来的御医道,“给王妃探脉。”

凌芷月挑眉,也没有拒绝,径自在椅子上坐下。

御医拿出小软枕,等她把右手放上去后,那一块小手帕覆在凌芷月的腕上,然后按住脉搏细细探查。

不一会儿,御医便脸色大变。

“如何?”王爷蹙眉,沉声问。

“回禀王爷,王妃身中剧毒,如今性命垂危,随时都有可能香消玉殒!”御医不敢隐瞒,当即颤着声音道。

闻言,王爷的脸色也是一变,他猛地抬眸看向凌芷月,却见对方表情淡淡,压根没有将死之人的惊慌失措。

“王爷不必惊慌,我是身中剧毒,但是不代表无药可救。”凌芷月摆了摆手,镇定自若,“再者,我此前已经将毒血逼出,后面只要细细调理,把体内的多种余毒逐一清除便可恢复健康了。”

王爷又看向御医,蹙眉凝目。

御医却是一副震惊模样,不可思议地高声道:“怎、怎么可能?王妃这脉象分明就是毒入膏肓,无可救药之症啊!”

“那你大可留在王府一段时间,看我是如何由死向生的。”凌芷月也没有和他争辩,只是念了十余种药材出来,“这些药材按热寒性分开两锅一同熬制,热性药汤于每日辰时送来,而寒性药汤于每日酉时送来。”

“这……”御医不由看向了王爷,“这种解毒的药方,臣听都没有听说过,若是出了什么事的话……”

“既然王妃懂的自救,你便按照她的吩咐每日煎药送来。”王爷深深地看了凌芷月一眼,意味深长地道,“若是药方有误,那也与旁人无关。”

闻言,御医松了一口气,道了一声“是”便退了下去。

“王爷,你已经察觉到了吧,我并不是原本的那个‘凌芷月’。”凌芷月从一开始就没有隐藏自己身份的想法,一个大家闺秀根本不可能会验尸。

王爷抿唇,淡声道,“本王只是需要一个头顶着‘王妃’名号的女人罢了。”

至于那人是谁根本不重要。

听出他的言外之意,凌芷月松了一口气,“既如此,那我便安分守己地做一个‘王妃’便是。”

王爷凝眸定定看了她一会儿,凌芷月被看得有些莫名,“怎么了,王爷?”

“我姓夙名衍夜。”他突然道。

闻言,凌芷月一怔,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对方是在自我介绍,她不由一笑,对他道,“我与你真正的王妃同名同姓,姓凌名芷月。”

夙衍夜抿住唇,面上看不出喜怒。

凌芷月只听他淡淡“嗯”了一声,便转身离开了。

片刻之后,十几个下人鱼贯而进,有些是年轻的小丫鬟,有些是老成的嬷嬷,还有些是健壮的家丁。

一会儿时间,凌乱的婚房便被收拾得整洁干净,瞧他们面对凶案现场的淡定自若,凌芷月就知道这些人都不是普通的下人。

夙衍夜这是派了人监视她?

由成亲至今三日,凌芷月都没有再见过夙衍夜。

不过,对于刚穿越而来的凌芷月而言,尽快融入这个世界才是重中之重,她忙于汲取各方各面的知识,才没有空去理会一个名头上的“丈夫。”

御医每日都会过来为她诊脉,结果一次比一次惊讶,凌芷月体内的毒素真的如同潮水退去一般,一点一点地减少,这令御医变得对她越来越崇拜。

“王爷?”今日刚喝完药,凌芷月便看到了夙衍夜出现了,不由惊奇,“你怎么来了?”

第8章 回门见凌家人

夙衍夜淡淡道,“今日是你三朝回门。”

凌芷月恍然大悟,“那我要做什么准备吗?”  

“自有下人会准备。”夙衍夜看了一眼她的衣着打扮,眉宇轻蹙,对伺候在一旁丫鬟道,“去给王妃换一身正装。”

凌芷月十分配合。

正品王妃的衣装看起来就很美很隆重,但是相应的,穿衣的程序繁琐无比,头上饰物坠着压脖子。

一趟下来,没走几步路,凌芷月就觉得身上冒汗了。

好不容易爬上马车坐下,凌芷月气喘吁吁地问夙衍夜,“王爷,以后出门都要做这样一副麻烦的装束吗?”

见她被折腾得脸青唇白的模样,夙衍夜抿了抿唇,道:“只需在正式场合下如此。”

闻言,凌芷月立马松了一口气。

如果以后日日都要如此装扮的话,她宁愿做一个一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古代宅女。

盏茶时间后,马车辘辘而行,到了凌府。

凌芷月被丫鬟搀扶着下车,一抬头便看见了立在凌府门口的一堆人,后面一群人自然是奴婢侍妾,而最前面的便是一副主人姿态的一男两女。

经过几日科普,凌芷月知晓了凌府的基本情况。

男人是凌家之主,凌志鹤;立于他身旁的女人,一老一少,是凌夫人苏氏与嫡女凌芷萱。

见夙衍夜与凌芷月都下了马车,凌志鹤带着身后一群人垂首行礼,高声道:“臣恭迎端王爷、端王妃。”

夙衍夜淡淡道,“起身吧。”

等他们都起了身,凌芷月嘴角牵起淡淡笑意,轻声道,“女儿见过父亲、母亲。”

凌志鹤点了点头,对夙衍夜道,“王爷,请。”

夙衍夜跨步迈入凌府,凌芷月正想跟上,一个曼妙身影忽然插在她的前头,紧跟在夙衍夜的身后。

凌芷月黛眉微挑,眼里闪过饶有兴致的笑意。

看来她这“嫡姐”对她的“丈夫”的心思不纯啊,瞧这眼巴巴的姿态,当初怎么不是对方嫁进端王府呢?

进了正堂,凌芷萱就算再想跟下去,也只能止步于此,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夙衍夜和凌芷月双双坐上了主位。

“王爷能亲自陪月儿一同回门,真是她的大幸啊!”下人奉茶上来后,苏氏便笑着提了话,“月儿不像是萱儿,从小由臣妇亲自教导,因此多有不敬、不尊的言行,还望王爷能够宽宏大量,别与她一般计较。”

表面上,是在为凌芷月说话,实际上,在挑凌芷月的刺。

闻言,凌芷月弯起眉眼,笑眯眯道,“母亲这就多虑了,女儿虽然没有您的多番教导,但是嫁入端王府后,王爷便不厌其烦地亲自教导女儿的一言一行。”

此话一出,场上人面色各异。

夙衍夜面不改色,甚至顺着她的话道,“王妃天资聪明,懂得举一反三,本王乐得与她相处。本就是夫妻,理应忽尊忽敬,又何来的斤斤计较?”

小说

她不求荣华,也不奢宝贵,只愿自此往后的所有年岁及时光,都有他。

2021-1-3 13:13:44

小说

他给她起名“唯一”,免她四下流离,无枝可依。

2021-1-3 13:16:3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