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求荣华,也不奢宝贵,只愿自此往后的所有年岁及时光,都有他。

苏绿看着一张张笑脸,回想过去那些坎坎坷坷的岁月,想起了胡兰成在新婚时写给张爱玲婚书上的话:“愿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曾经胡兰成的心愿,现在也成了她的,她不求荣华,也不奢宝贵,只愿自此往后的所有年岁及时光,都有他。
她不求荣华,也不奢宝贵,只愿自此往后的所有年岁及时光,都有他。

第1章 警察闯入

“砰砰砰–”

急促的砸门声,打破了清晨的平静,也惊扰了睡梦中的人,大床上的男人不悦的拧了下冷峻的眉,翻了个身,继续美梦。

贺擎天,盟泰集团的首席总裁,亚洲第一骄子,年轻有为,作风冷厉,手段老辣,但行为也极其乖张,就连睡觉也有怪癖,那就是他休息的时候,天大的事也要搁置一边。

只是,他并未发觉身侧有一道呼吸紧绷……

“咚–”

伴着巨大的声响,房门被重重的撞开,身穿藏蓝色制服的警察冲入,其中一个女警在看到了男人时,慌忙的别开脸。

到了此时,纵使贺擎天再有睡意,也不得不睁眼,而他只是淡淡扫了眼来人,便旁若无人的拿过床头的雪茄点上,然后吸了一口,将袅袅烟圈吐向了面前的警察,尽显挑衅,出口的声音还带着未睡醒的慵懒,一字一句极慢,却也极磨人心智,“警察扰民是不是也犯法?”

白色的烟雾中,他唇角微扬,明明噙着笑,那笑却如同寒冰一般,如同深海的眸子更是寒光烈烈,让这些正义凛然的警察也不由后背发紧,心里暗自腹诽–这男人气场好强大!

一个小时前,他们接到举报说是这里有卖淫,于是便迅速赶来,要知道现在全国都在打击黄毒,他们可不敢有丝毫懈怠。

虽然警察有些胆怯,但执法是他们的天职,于是证件往贺擎天面前一亮,然后极其公式化的说道–

“有人举报这里从事卖淫嫖娼非法活动,如果想证明你们是合法关系,请出示你们的身份证,结婚证!”

你们?

贺擎天眼眸一眯,他是生意人,有着非一般的敏感,而此时,他身侧的大床明显颤了下。

纵使他定力非凡,此刻却也不禁眉头紧蹙,侧目,当触及女人一泄到底的美背,他的黑眸本能的眯了眯–

昨晚他和几个发小喝酒,不知怎的就喝多了,可是他却不记得自己找过女人,难道是那几个好友找来‘犒劳’他的?

正想着,就听到警察又催促道,“如果先生不能提供证件,那麻烦跟我们去警察局走一趟!”

贺擎天叼在嘴角的雪茄动了动,却没有理会警察,而是冷声问向身侧的女人,“谁让你来的?”

只是他话音刚落,侧躺着的女人却悠悠转过身来,她并没有看向贺擎天,而是望向那些秉公执法的警察,“睡自己的老婆也叫嫖-娼?”

贺擎天凝视着这张小脸,黑眸眯了几眯,本就阴寒的脸,此刻更是乌云密布–

苏绿虽然没有看他,却是第一时间感受到了他凌厉的眸光,她视若不见,从一边包里掏出证件,递给了审视的警察。

片刻,警察将证件还回来,很是歉意道,“对不起,打扰了。”

贺擎天的眸光从苏绿的脸上,落在了她手上的红本上,‘结婚证’三个字,第二次让他觉得是那么刺眼。

第2章 被他秒杀

六年前,这个女人用这样的手段,爬上了他的床,事后将一摞男女混乱的绯闻照,甩到了他的面前–

“贺擎天,你不娶我,我就把这些东西交给警察,我要告你强-歼!”

那时的他,正处在人生最关键的时期,对于私生子的他来说,名声是决定着他命运的巨手,他不敢赌,所以他被她成功威胁,只是结婚第二天,她就以出国进修为名,消失的不见踪影。

可是贺擎天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女人六年后,又故伎重演。

六年前,她利用他,帮她的家族摆脱困境,可是六年后,她这么做,又究竟为了什么?

警察发现这只是一场乌龙后,早已快速的闪离,此刻偌大的房间,静寂的像空气都停止了流动,贺擎天自从发现她之后,没有说一个字,可是他迫人的气息,却是让苏绿连呼吸都不能了。

不能再这样僵持下去!

苏绿想着,便主动下床,甚至没有避讳自己此刻是一丝不着,走到了床角,她从地上捡起浴巾,刚围上,就忽的感觉面前一暗,然后身体被一股重力推搡向后,直到她的身体贴上冰冷的墙壁–

她猝然抬头,贺擎天正迈着优雅的步子而来,那平静的面容上,没有一点表情,可是周身却向外散发着豹子一样的危险。

苏绿垂着的手,本能的抓向身后,想抓住什么来给自己一点支撑,可身后是冰冷的墙壁,她无可依附。

六年前,招惹这个男人情非得已,六年后,亦是如此。

只是苏绿无比清楚,这个男人远比六年前,要可怕很多,可尽管如此,她也没有退路。

鼻尖骤然一热,一股强烈的男性气息冲入她的呼吸,连拒绝的余地都没有,就进入了她的胸腔,然后顺着血液直达四肢百骇–

苏绿蓦地抬头,而贺擎天已经近在咫尺,他单臂撑在她的身侧,那幽幽的眼神,如同两个漩涡,一下子将她吸了进去,让她思维骤然间混乱不堪。

所谓秒杀,就是如此,而贺擎天就是有这样的本事。

苏绿垂着的手,拼命抠着墙壁,努力让自己平静,只是却发现此刻自己混乱的连嘴都张不开。

他和她,就这样僵持着……

许久–

在苏绿以为自己就要被困死在他的目光中时,他终于出声,低沉浑厚的嗓音,如同三十二和弦音般好听,可是出口的话却是带着那么深的恨,几乎能嗅到他咬牙切齿的味道。

“说,你这次又是什么目的?”

她本就惊悚的眸光,剧烈的颤了颤,这个男人就是这般犀利,很明白她这样做是别有目的,没错,她的确另有所图,只是她怎么敢说?

苏绿咬唇,想把自己想好的台词说出来,可是嘴唇却像是被粘住了张不开。

她这是怎么了?

她不是遇事就慌的人,可是为什么在贺擎天面前,她总会乱了阵角呢?

苏绿一面数落自己,一边平息心慌,终于在自我催眠中,她平静下来时,可这时,门口突的一阵嘈乱,记者举着摄影机直冲而入–

她本能的寻找庇护,钻入贺擎天的怀里,双手更是紧搂住他的腰……

第3章 招惹我,你想过后果吗?

刹那间,镁光灯四起,咔嚓咔嚓的拍照声,如同洪水般袭来,随之而来的还有记者狂轰乱炸般的追问–

“贺先生,外界传言你和苏氏千金早已离婚,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贺先生,听说你被家族逼婚生子,有这事吗?”

“贺先生,你这是和贺太太要破镜重圆吗?”

“贺先生……”

……

只是不论记者怎么问怎么拍,贺擎天连一个眼神的回应都没有,苏绿躲在他的怀里,虽然看不到他的表情,却能清晰感觉到他的浓郁的戾气。

可他越这样,她就故意抱的越紧,苏绿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只能勇往直前,于是她强迫自己摒弃掉所有恐惧,薄唇贴近他的耳边,吐气如兰,“想知道我的目的吗?我现在告诉你–我要实至名归。”

她话音一落,几乎就听到了他骨骼错动的声响,苏绿同样牙齿紧绷,却只能装作愈发坚强,“你真被逼婚生子了?”

那样无辜的语气,如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可分明都是挑衅,然后下一秒,她不怕死的继续问了句,“你说,我给你生个孩子怎么样?”

没人知道,问完这句话,苏绿的呼吸都停了……

而这一刻,那些嘈乱的记者声也被赶来的保镖给清除干净,苏绿也第一时间从他怀里抽身,微微仰头看向他–

可是,他居然连动怒也是如此迷人,那紧绷的神情,让他的五官愈发分明,每一点都像是被雕塑大师的手雕琢过一般。

就在苏绿打量他的时候,忽的,只见他紧绷的唇角一扬,有笑意绽开,只是那笑里全是讽刺,“生我的孩子,你觉得有这个资格吗?”

苏绿呼吸一滞,身子微不可察的踉跄了一下……

这种感觉让苏绿全身发冷,冷的连看他的勇气都没有了,垂眸,深呼吸,然后给自己聚了下能量,再抬头,微笑,提醒,“贺少,我可是你合法的太太。”

“哦……”贺擎天唇角的笑愈发张扬了,他身子微微前倾,俊容放大在她的瞳眸里,“你不说,我还真忘记了,我还有位太太。”

“……”讽刺,让苏绿的呼吸又一次变得微弱。

下一瞬,她的下巴骤然一紧,他骨节修长的手指捏住了她,他脸上的笑也敛去,只剩下黑眸中那让人毛骨悚然的冰冷,“你这样招惹我,想过后果吗?”

苏绿的心咯噔一声,快速的下沉!

而他,在松开她的时候,转身拿过手机,拨了串号码,当着她的面,并不避讳对那边吩咐道–

“把苏氏所有的资料调出来,”说完,贺擎天又掀目看向她,眸色幽沉,“再查一下贺太太这六年,都是如何生活的?”

他话音未落,苏绿就像是炸了毛的扑过来,去抢他的手机,边抢边说,“贺擎天,你敢调查我,我就告你侵犯我的隐私。”

贺擎天黑眸一眯,精锐的光落在她的脸上,“隐私?贺太太对贺先生,能有什么隐私?”

第4章 生父不详

苏绿一走出酒店,便第一时间掏出手机,然后小心的四下看了看,快速的拨出一串号码–

嘟,嘟–

那呼叫等待的铃声,第一次让苏绿觉得如此磨人,磨的她心都快成了末了,那边才终于传来迷糊还没有睡醒的一声,“……喂,谁?”

“半夏是我,”苏绿刻意压抑着嗓音,可是那急促的呼吸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突突呢?他怎么样?他好吗?”

“……嗯,”萧半夏含糊的应了声,人还在半睡半醒之间。

“半夏你别睡了,赶紧醒一醒,”苏绿也不顾得此时的法国正是半夜,“你快把突突藏好,一定不要让任何人发现他与我的关系。”

大洋彼岸的女人,终于被苏绿的着急慌乱完全吵醒,打了个呵欠,“苏苏,你怎么了?事情进行的不顺利吗?”

苏绿咬了下唇,长话短说,“很顺利,不过贺擎天比六年前难对付很多,他已经让人调查我在国外的生活了。”

一想到贺擎天最后说的话,还有他那几乎看穿她的眼神,苏绿就心惊肉跳的无法安宁。

“调查你?”萧半夏哼了声,“让他来查好了,就算查出有突突怎么样?要知道突突的一切信息资料都与你无关。”

听到这个,苏绿紧揪的心舒缓了一些,是啊,她怎么把这事给忘记了?

六年前,她生下突突时,为了避免被贺擎天发现,就连生产资料上的名字都是萧半夏,所以突突的出生信息以及户口信息,母亲都是萧半夏,与她苏绿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她真是被贺擎天那个男人,给弄的心神大乱了。

“苏苏,你又这样摆了贺擎天一道,他不应该只调查你,这么简单吧?”萧半夏不愧是豪门的后裔,心思比她细腻很多。

苏绿揉了下眉头,“嗯……他已经让人调苏氏的资料了。”

“他要动苏氏?”萧半夏随口就问。

苏绿吐了口气,一想到贺擎天对她说过的话,她就汗毛直竖,“这个我也说不准,反正我这次是戳了老虎屁股了。”

“你打算怎么办?”

“……”苏绿沉默,仰头看了看冉冉升起的红日,垂着的手握成了拳头,澄澈的黑眸烁动着坚定,“我这样设计他,就是为了曲线救家,肯定不能让他毁了苏氏。”

“所以你打算…….”

“主动出击!”苏绿打断萧半夏,果断的说出这四个字。

“这就对了,”萧半夏打了个呵欠,“你那边是白天了吧,赶紧去出击吧,我还要睡觉。”

“嗯,”苏绿露出一个轻松的笑,“突突怎么样?”

“很好,”萧半夏咬牙,“泡妞,翘课,当老大……我这一周都被老师叫去训话三次了,这小东西没有一点像你,估计是随他那个不知是何方神圣的爹……”

苏绿脸上的笑僵住–

萧半夏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在那边吐了下舌头,“苏苏,我……”

“半夏,谢谢你照顾突突,”苏绿打断她的解释,她不怪半夏,因为事实就是如此。

六年前,在她嫁给贺擎天的前一个月,她和陌生的人发生了一-夜-情,醒来甚至不知对方是谁,而结婚第二天,她意外发现自己怀孕了,所以她吓的逃出国外,一逃就是六年。

突突是她的孩子,可是生父不详。

第5章 设计他的理由

苏绿举着早已挂掉的手机,站在暖暖的朝阳下,任由记忆飞逝,直到掌心中的手机再次响起,她才惊的回神,电话是母亲林云裳打来的。

她调整了呼吸,接听电话,“妈–”

“绿绿,你和擎天谈的怎么样?”林云裳整整一夜没睡,她都在担心女儿。

其实这次苏绿回国,就是她打电话叫回来的,因为丈夫苏元山要在五十大寿之际,对外承认他在外包-养的小-三和女儿。

林云裳做了一辈子的苏太太,她不要临老还要被别人抢走一切,所以唯一能让苏元山顾忌的只有女儿和贺家的婚姻。

要知道苏氏这几年的发展,一直仰仗着贺氏,如果女儿和贺擎天重修旧好,那么苏元山定会顾忌,不敢造次。

“妈,”苏绿艰涩的叫了声,此刻才发现自己口内又干又涩,她从回国到现在,甚至连喘气的空档都没有,都在为阻止父亲荒唐的行为而奔波,先是找人打探贺擎天的行踪,然后设计和她上了-床,再然后给警察打电话,又放消息给记者…….

她做这一切的目的,就是要让所有的人知道,她和贺擎天的夫妻关系仍然存在。

六年前,结婚第二天,她就神秘失踪,外界都传言他们已秘密离婚,而她一回来就这样做,无非是对世人宣告,她和贺擎天不仅是夫妻,而且还很‘恩爱’。

苏绿深呼吸,换了口气,“妈,一切都搞定了,如果不出意外,明天的报纸头条便是我和贺擎天的消息。”

电话那端,林云裳沉默了两秒,“绿绿,贺擎天的实力比你想像的要强大,如果他不想让消息见报,没人敢登。”

闻言,苏绿皱了皱了秀眉,“妈,你不用担心,就算贺擎天不让媒体刊登这些消息,我还有别的办法牵制爸爸。”

说这话时,苏绿那澄澈的眸底闪过一抹势在必得的坚定。

虽然苏绿这样说,可林云裳似乎仍不放心,但似乎又没有别的办法,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吧。”

苏绿能听出母亲的不安,又劝慰了几句,在收起电话时,忽的感觉后背一阵紧麻,犹如被芒刺扎到似的。

她本能的四下看去,却是什么也没有看到。

她忽视的角落,一辆黑色的房车里,贺擎天正看着她,那双晦暗不明的眸子跃动着凶猛的冷光–

“贺总,老夫人来电话了,怎么办?”助理孟雪青拿着手机,小心试探的轻问。

贺擎天紧绷的下颌向手机比了下,孟雪青明白过来,这是让她代接电话。

“老夫人……总裁还在休息……苏小姐?她……”孟雪青小心的看了眼贺擎天,只是他那张冷若冰霜的脸,没有丝毫表情变化,这让孟雪青有些为难,不知如何回答,最后含糊道,“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你老的意思,我一定转达。”

挂了电话,孟雪青看向贺擎天,而他还望着远处,只是那远处已经没有了苏绿的身影,可尽管如此,他身上向外透露的孤寂,无言,还有无气胜有声的惊心动魄,让孟雪青不敢开口打扰。

直到他启唇问,“怎么说?”

孟雪青才连忙回道,“老夫人已经知道今天的事了,她要你带苏小姐回去。”

第6章 真正的王牌

一直望着远处的贺擎天,眸光动了动,漫不经心的扫了眼孟雪青,却是让人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她连忙又解释,“老夫人,原话就是这么说的。”

贺擎天性感的舌尖,微微舔了下唇角,眼帘一掀,开口对司机道,“回老宅。”

而此时,一辆白色的宝马小跑已经稳稳的停在贺家大宅内,苏绿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才松开,下车。

“你好!”

苏绿面对诧异打量自己的女佣,微笑的打过招呼,提着礼品向里走,待女佣反应过来,她已经走到了正门口。

“……小姐,你是谁?你找谁?”

女佣反应过来,就连忙追过去,刚才只觉得这个小姐很漂亮,一时看恍了神,忘记了盘问。

苏绿再次微微一笑,还没开口,便看到了从楼梯正缓步下来的老人,一头银丝,一身宽松的套衫,举止之间带着华贵,刹那间,苏绿脸上的笑更加灿烂,她直接忽略掉女佣的问题,冲房内叫了声,“奶奶!”

老人步子一顿,目光直直的看过来,而苏绿已经越过女佣走过去,“奶奶,是我,你不认识我了?”

甜美的声音,带着撒娇的味道,说完,她还转了蝴蝶飘,再停下时,又补充一句,“奶奶,我是苏绿。”

“嗯,”老太太语气极淡的应了声,便不看她一眼,径自走向沙发。

她这样的态度,让苏绿脸上的欢欣刹那冻僵,她不知道老太太如此冷淡是因为生气她六年的消失不见,还是老太太已经对她不再喜爱?

如果是前者,她说些好话哄哄应该就能好,可如果是后者……

不,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她都必须拿下老太太这张王牌,只要有她支持自己,就算贺擎天再大的能耐,也不敢胡来。

想到这些,苏绿挺直脊背,继续笑脸吟吟的走过去,将礼品往桌上一放,然后试探的坐到老太太身边,低弱的开口,“奶奶,对不起!”

老太太没有回应,面容也不曾有丝毫变化,贺家的人还真是一脉相承,就连深沉都是一样,贺擎天如此,老太太亦是丝毫不逊。

“奶奶,我知道六年前,我不声不响的走掉不对……可我这样离开是有原因的,”苏绿双手绞着,一副有屈不能诉的隐忍模样。

她这话终于让老太太紧绷的面容有些松动,却仍是声色俱厉,“那你倒说出来,让我老太太听听。”

苏绿嘴唇一抿,沉默了几秒才开口,把自己想好的台词一一道出来,“奶奶,你知道当年擎天并不是真心想娶我,结婚当晚他就警告我说,如果我不识趣的走人,就不要怪他心狠心辣,到时别说苏氏不保,就连我也会下场很惨……我那时年轻很胆小,所以就吓的去了法国,而且这六年,也一直不敢回来。”

“那你现在为什么敢回来了?”老太太不是普通人,不是三言两句就能骗过去的。

“我?”苏绿顿了顿,“因为我妈妈……”

其实关于苏元山要承认外室的事,老太太已有耳闻,而身为豪门妇人多年,她自是明白其中的辛酸,听到这里,老太太叹息一声,脸上的冷硬完全退去,手也拉住了苏绿的,“你这孩子,就是傻,你以为逃走,一切就结束了吗?”

苏绿感受着老太太掌心的温度,心里紧绷的弦松了下来,看来老太太不是不喜欢她,而是在生气自己的一走了知。

“奶奶,对不起,”苏绿再次诚挚的道歉。

“过去的事不提了,”老太太拍了拍她的手背,“说说昨晚你和擎天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他很讨厌你吗?那为什么你一回来,你们就睡到了一张床上?”

苏绿蓦地抬头,慌乱在眸底一闪而过,她没想到老太太消息如此灵通,竟然这么快就知道这件事了,而她甚至还没完全想好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是啊,我也想听听,我这么讨厌你,怎么就和你睡在了一起?”门口突然出现的声音,让苏绿的神经猛跳起来,抬头,对上贺擎天那双玩味,探究,还带着抹嘲讽的黑眸。

第7章 因为我爱你

苏绿怎么也没想到贺擎天会这个时候回来?而且还在这个节骨眼上,下意识的呼吸收紧,但她知道,此刻她不能慌不能乱,否则将功亏一篑。

贺擎天迈着缓慢的步子悠然走过来,然后坐在沙发上,习惯的将外套往旁边一丢,随手扯了下领口后,手臂则慵懒的搭到沙发边上,双腿叠起,整个人透着懒散,漫不经心的味道,可是他那双如同鹰隽的眸子,却是每寸光芒都能穿透人心。

他从进门,这目光就没有从苏绿身上移开,苏绿被他看的全身如同长了刺的难受,却又不敢乱动,唯恐一个不小心就会出卖她的心虚。

“说吧,”贺擎天悠悠出声,听起来极其随意,却实则咄咄逼人。

这个女人再次设计他还不够,居然还敢登门?贺擎天发现对她这次归来的目的,越来越有兴趣了。

“是啊,擎天也回来了,今天你们就一次把话说清,六年了,也该有个结果了,”老太太也开了口,这让苏绿再也没有退缩的理由。

既然没有退路,那就勇往直前好了,苏绿咬了下唇,乌黑如同琉璃的眸子望向贺擎天,那颤薇薇的眼神,那欲说又止的模样,倒真是透出几分可怜的味道来,果然话一出口,这味道就更浓了,“……还不是你……”

贺擎天俊眉拧了拧,眼中的兴趣浓郁了些,但他没有出声,听她继续说下去。

“昨晚我去找你,想告诉你我回来了,是为了我妈妈回来的,我会尽量不打扰你的生活……可谁知你喝的那么多,我一进门,你就抱住我,然后就对我……”

说完,苏绿看向贺擎天,而他面容没有丝毫变化,只是单手撑着下巴,修长的手指轻抚着嘴唇,随意的动作,却是让人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苏绿快速将视线从他脸上移开,然后又扫了眼老太太,似乎她对自己的这个理由,也有着诸多质疑,于是苏绿心一横,补充道,“我知道我当时完全可以推开你,但你知道为什么没有吗?”

贺擎天摩挲唇瓣的动作一顿,微挑的眉梢,显然一副很期待的样子。

苏绿这时垂下眉眼,声音低了几分,“……是因为我爱你,六年了,我以为我可以忘记你,可是当看到你的那一瞬间,我发现我根本做不到。”

她没有抬头,也看不到任何人的表情,但她知道爱他这个理由,是任何人都找不到反驳的。

可是下一秒,空气中就响起了鼓掌的声音,抬眸,苏绿看到贺擎天邪气的笑着,可是出口的话却是那么阴冷,“爱我?苏绿你不觉得你在亵渎这个字眼吗?”

“……”她咬唇,脸胀红。

“擎天,”这时老太太出声,打断贺擎天的嘲讽,“你们本就是夫妻,睡在一起也是正常的,至于什么理由,怎么睡在一起的,那都是次要的……既然苏丫头回来了,而且你们还在一起了,那就摒弃过去,好好的过,最好一年内让我抱上重孙子。”

“……”贺擎天皱眉,这老太太想抱重孙子真是疯了,之前就一直催促她,现在倒好,反倒让她的催促更有理由起来。

“这事就这么定了,苏丫头你有什么意见吗?”老太太很是武断,根本不给贺擎天说话的机会。

第8章 住在一起

苏绿神经一凛,就感觉对面一束极冷的眸光射过来,那是贺擎天对自己的警告,其实六年前,苏绿就知道,贺家老夫人才是真正的掌舵人,当年如果不是老太太一句话,贺擎天这个小三生的孩子,大概永远也无法认祖归宗。

贺擎天之所以这样警告她,不过是想让她在老太太面前做个恶人,驳了老太太的话,然后他自己落得轻松。

可是,她这次回来,就是抱着和他扯不清理还乱的心思,此刻老太太的期望,反而成了她实现愿望的台阶,她怎么会拒绝?

于是,苏绿眼睑一垂,忽视掉贺擎天的警告,露出臊人的娇羞来,然后重重的点了下头。

刹那,空气中传来贺擎天骨骼错动的声响,苏绿知道自己已经彻底激怒他。

“苏丫头就是懂事,奶奶没看错你,”老太太满意的眉眼开笑,说完又看向贺擎天,“擎天,你可要努力哦,如果我抱不上重孙子,你这个孙子,我也不要了。”

老太太听起来略带玩笑的话,却是让贺擎天感觉到了一种危机,虽然之前也被老太太催过生子的事,但都是随口一提,而现在苏绿的回归,则成了迫在眉睫的事。

都是这个女人,给他惹了这么多麻烦。

“擎天,明天是你岳父五十大寿,你备份厚礼亲自送过去,就说我老太太祝他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老太太早就听说苏元山要借这次寿宴承认外室的事,之前她没打算插手,如今孙媳妇回来了,为了让孙媳妇给自己安心生小重孙,那她就出手帮孙媳妇解除下后顾之忧好了。

“谢谢奶奶,”苏绿甜甜的道谢。

老太太点了下头,对一边的女佣吩咐道,“把擎天的房间彻底收拾一遍,从今晚开始苏丫头就住这里了。”

“奶奶……”

苏绿之前光想着拿下老太太这张王牌,完全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现在听老太太这样说,她有些慌。

“怎么,你不愿意?”老太太反问,苍老的眸光,却是别样的凌厉威严。

苏绿咬了下唇,还没开口,就听到贺擎天悠悠道,“不是答应奶奶要为她生个小重孙吗?不和我住在一起,那怎么造人?我的精-子可不会飞。”

苏绿脸一热,没想到贺擎天这混蛋,居然当着老太太的面,也能说出如此下作的话来。

老太太倒是没觉得怎么样,手一摆,“我累了,去休息一会……不打扰你们小俩口说悄悄话了。”

女佣扶走老太太,偌大的客厅只剩下苏绿和贺擎天,原本很空荡的空间,可苏绿却觉得一下子变得拥挤,正想着找个理由离开,却突的面前一暗–

抬头,贺擎天不知何时走了过来,他双手插在裤兜里,正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当即,苏绿全身一颤,抓起身边的包就要起身,可是身子只起了一半,就被贺擎天突然伸出的手臂给挡了回去。

“你好像很怕和我单独在一起?”

苏绿做了个吞咽的动作,而且仰视让她的脖子有些酸,“我,我哪有?我是有事要走了。”

“走?”贺擎天落在沙发上的拇指动了动,俊美的脸上,邪气毕现,“你以为这里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小说

在盛羽欢人生最艰难的时候,她盼他回来,盼他能相信自己!

2021-1-3 13:12:04

小说

她是21世纪女法医,一朝穿成王妃大婚!

2021-1-3 13:15:0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