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盛羽欢人生最艰难的时候,她盼他回来,盼他能相信自己!

在盛羽欢人生最艰难的时候,她盼他回来,盼他能相信自己!,可是等来的却是一纸离婚协议。,她狼狈被赶出夫家,女儿也抢救无效撒手人寰!,“我一定要让你们沈家付出代价!”,盛羽欢逆袭归来,前夫醋意大发,“你离其他男人远点!”,“沈先生,别忘了我是你前妻。”
在盛羽欢人生最艰难的时候,她盼他回来,盼他能相信自己!

第1章 不明不白的少奶奶

“妈咪,我是不是……要死了……”

又是血!这已经是凌晨到现在,小爱第三次吐血了!

鲜血顺着她的脸颊,枕头,最后滴落到了地面上……

那入目的鲜红色,刺眼得让盛羽欢全身发抖。

“不可能!不要乱想!有妈咪在,你怎么会死呢?医生说你现在病情越来越好转,很快就可以出去玩了!”她双臂紧紧抱住女儿,仿佛自己一松手,她就会不见了般。

“真的吗?……那到时候,妈咪可不可以带我去见见爸爸?”

盛羽欢低下头,对上小爱那天真无邪的眸子,她那渴求的目光,令人无法拒绝。

可是……见爸爸……

盛羽欢动了动喉咙,陷入了沉默。

小爱好像能感觉到母亲的为难似的,赶紧虚弱的扬了扬笑脸,“妈咪,我突然又不想见爸爸了呢……我只要妈咪就够了……”

盛羽欢咬了咬下唇,目光落到了一旁的新闻头条上。

《沈氏总裁沈辞聿今日与知名女设计师江清柔小姐订婚》

呵,今天居然是他订婚的日子!也就是说,在不久的将来,他就会迎娶新的妻子进门,而自己这个下堂妻,将会很快被世人遗忘,包括被那个男人遗忘。

盛羽欢蓦地站起来,对女儿弯了弯唇角,“不就是想见爸爸吗?只要你开心,妈咪做什么都可以!”

说完她快步离开病房,在关上门的一瞬间,紧捂着嘴哭了起来!

医生早在三天前就已经把病危通知书交给了自己,所以这很可能是女儿最后的一个愿望了,而且……只是想见见爸爸而已!

指尖迟疑片刻,盛羽欢按下了那串铭记于心的号码……

响了两声,对方接了电话,传来的却不是他的声音,而是她的前婆婆荣子华。

“盛羽欢!你还要缠着我们家辞聿多久?!今天是他订婚的日子,你非要来触霉头是不是?”

她抿了抿干涩的唇,哑声开口,“小爱的病情恶化了,医生说……可能撑不过今晚了,她最后的愿望就是想见见爸爸。”

“死了更好,她就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

“你也是为人父母的!小爱还是你的亲孙女,你怎么能这么恶毒!”

“我可没认过这个野种,我家辞聿都和你离婚这么久了,鬼知道你是和谁生的孩子!盛羽欢,你别怪我没警告过你,今天辞聿结婚,你别给我找麻烦!”

说完,她就挂断了电话,也斩断了盛羽欢最后一丝对沈家的留恋!

今天……他就要订婚了吗?

在小爱这边凶多吉少的时候,他这个亲生父亲居然在和别的女人订婚!

盛羽欢的目光忽然瞥到了一旁椅子上的报纸,头条就是沈辞聿和江清柔订婚的消息,还有他们大篇幅的婚纱照!照片上,沈辞聿依旧那么英俊,只一眼就会让人惊叹他的脸,江清柔依偎着他,笑得那么灿烂!下面偌大的字体写着郎才女貌,天合之作。

哪像他当初娶自己时,只是去民政局登个记,没有婚纱,没有钻戒,也没有祝福。

沈家甚至没有宣布过自己的身份,她就是一个不明不白的少奶奶。

第2章 报复沈家

她俯身拿起报纸,站在原地深呼几口气压制住自己的眼泪,缓了好一阵,然后才笑着推开小爱的病房门。

“小爱,快来看,妈咪给你带什么来了!”

一瞬间,小爱的眼睛都充满了光彩,“是……爸爸来了吗?”

“是爸爸的照片哦!妈咪把爸爸的照片拿来了,他工作太忙了,不过爸爸刚才有托妈咪向你打招呼哦,让你快点好起来,他会带着你一起去游乐场!”

“真的吗……”小爱虚弱的笑着,视线转到报纸上的照片,“这个就是……小爱的爸爸……”

“嗯!”

“爸爸好帅噢……”小爱的眼皮开始渐渐的沉重起来,“要是……我能亲眼看到他……就好了……”

盛羽欢攥住她的小手,眼眶不听使唤的红了起来,“你再坚持坚持,一定能亲眼看到爸爸的!”

“妈咪……小爱好累……好累……”

“不,不要闭眼睛,小爱你睁开眼睛看看妈咪啊!妈咪现在就带你去找爸爸,现在就去!”盛羽欢忽然疯了一样的伸手把小爱从病床上抱了起来。

她什么都不管了,就算后果再严重她都无所谓!她不能让女儿失望的离开这个世界,不能!

可是下一秒,床头的心跳监测仪发出了刺耳的警报声。

它宣告了一个小生命的流逝……

“不!小爱,不!你再看看妈咪,你再看看妈咪!你不能死,你看看妈咪!你不是要见爸爸吗?妈咪现在就带你去见!现在就去!”

听到了警报声,几个医生冲了进来,从她手里夺下小爱进行抢救。

可是几分钟后,医生遗憾的摇摇头。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盛羽欢瞬间瘫坐在了地上,像失去了知觉一样,万念俱灰。

她什么都没了……都没了……

突然,那份印着他们婚纱照的报纸从病床上掉了下来,散落了一地,此刻再看这照片,沈辞聿和江清柔脸上的笑那么的讽刺!

为什么,为什么老天爷要连小爱也从自己身边带走!为什么江清柔那个陷害自己的女人,却能风风光光的嫁给自己最爱的男人!自己爱了沈辞聿这么多年,小心翼翼,兢兢业业,结果……他连一点信任都不肯给自己!

如果他当年能相信自己,如果在沈家他能给自己一些保护,也许小爱就不会死,也许小爱会在一个幸福的家庭中长大,起码父母双全!也不至于她临死时的愿望,只是想见见爸爸,都没能如愿!

盛羽欢攥了攥拳,拿出手机来,拨了一个号码。

“是L.G公司总裁陆少磊吗?”

“对,我是。”

“你们不是一直都在找设计《辰星》的人吗?我,就是。”

“你?”陆少磊的语气明显不太相信,“《辰星》的设计者一直都很神秘,想要冒充她的人也很多,你如何证明你就是这个设计师?”

“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盛羽欢的手紧紧的攥着,眼底的恨意愈发的明显,“我可以进入L.G公司签长约,甚至把《辰星》的版权卖给你们,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哦?什么条件?”

盛羽欢眯了眯眸子,干涩的唇动了动。

“我要沈家家破人亡。”

第3章 节哀顺变

“妈,是谁打来的电话?”

订婚的宴席上,一身黑色西装的沈辞聿挑眉问道。

他的手里还拿着高脚杯,胸前鲜的花十分精致,衬得他深邃英挺的俊脸更加显眼瞩目。

“一个打错电话的人!”荣子华从椅子上站起来,完全没把刚才盛羽欢的话当回事,“辞聿,你可要好好的对江清柔!妈都给你偷偷调查过了,这个江清柔80%是设计《辰星》的神秘人!如果是真的,咱们沈家能把她娶进来,你的事业肯定如虎添翼!沈家将在设计界一枝独秀!”

沈辞聿抿了抿薄唇,没有说话。

不知怎地,他刚才在订婚宴上居然想起了那个女人的脸!

要不是她的话,父亲看到自己结婚也一定很开心!而现在,他只能在天堂上看到这一幕……

都是她,是她害死了父亲!

“辞聿!在想什么?”

沈辞聿一低头,正对上江清柔微笑的脸,她已经换上了礼服,看起来十分端庄温婉。

“没什么。”

“清柔!”荣子华走过去,有几分讨好似的拉住她的手拍了拍,“订婚以后,很快你就是我们沈家的媳妇儿了,你放心,妈肯定对你一万个好!你和辞聿到时候夫唱妇随,让我们沈家更加壮大繁荣起来,这以后都是你们夫妻俩的!妈都一把老骨头了,而且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所以财产方面你不用担心。”

江清柔温柔一笑,“妈!您说的这是什么话?我嫁给辞聿,也不是为了财产啊!”

“那倒是!妈都明白。”荣子华脸上的笑就没有一刻停过!她终于如愿娶了个大家闺秀当儿媳妇,可比那个盛羽欢好多了!

想到那个女人的脸,自己就烦得要命!也不知道当初沈老爷子是哪根筋不对劲,非要让辞聿把她娶回家!

幸好自己略施小计,就把她从沈家彻底赶了出去,让儿子对她恨之入骨!而且……那个女人私自生的女儿也要死了,以后就更不能有什么牵连了,真是老天爷都在帮自己!

“我们去招待宾客了。”沈辞聿明显不想参与她们女人间的话题,转身就走。

江清柔也赶紧对荣子华笑笑,跟在了沈辞聿的身后。

盛大的婚礼依旧热闹非凡,可……大家都只闻新人笑,那闻旧人哭。

……

没有葬礼,也没有送别会。

只有盛羽欢给小爱买的一条白裙子,和她生前最爱的布偶娃娃陪着她。

看到小爱被送进炼化炉时,盛羽欢真的很想和她就这么一起死了算了!连同她的爱情,她的人生,一起死掉。

安葬完女儿,盛羽欢站在墓碑前久久不愿离开。

她才四岁而已,就要一个人躺在这冰冷的地下!她还没上过学,还没坐过她心心小爱的过山车,还没……见过一次爸爸。

“节哀顺变。”

站在她身后的陆少磊也有些不忍,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看到盛羽欢现在的样子,他没办法不动容。

“合同准备好了吗?”盛羽欢没有看他,视线一直都在墓碑前小爱那张照片上。

“嗯,随时都可以签,L.G公司,随时欢迎你!”

“谢谢。”

第4章 证据

第二天一早,荣子华就敲响了儿子卧室的门。

沈辞聿因为昨天应酬喝醉了,所以还有些宿醉后的头疼,揉着眉心打开了房门,“怎么了?”

“L.G公司居然聘请了盛羽欢那个女人当首席设计师!你看看!”

修长的手指拿过报纸扫了一眼,新闻头条已经从他的订婚,变成了L.G公司高调聘请沈家前任少奶奶作为L.G的首席设计师。

沈辞聿的浓眉蹙了下,脑海里回想到当初沈氏设计上遇到瓶颈的时候,好像还是盛羽欢提出的设计方案,最后新一季度的产品才顺利上市!当初自己就觉得她还是有几分才华的,本想聘请她进入沈氏,结果她就先为了财产谋害了父亲,露出了马脚来!

想不到如今她却摇身一变,成为了沈氏的死对头——L.G公司的首席设计师。

沈辞聿抬起手揉了揉太阳穴,不愿再提及盛羽欢这个名字,也不想谈论关于她的事情,“米兰那边新一季的时装高定已经发了邀请函,我去公司看看。”

“嗯!”荣子华眼珠一转,把儿子拉到了一边偷偷的开口,“你可要好好利用江清柔的设计能力,绝对不能让L.G和盛羽欢得意!”

沈辞聿抿唇不语,只是挽了挽袖口就转身离开了。

对于江清柔,他总是有种疏离感,靠近一些也只能是强逼自己逢场作戏!当初同意和她订婚,也是母亲以命相逼,他才点头的。

等沈辞聿离开后,荣子华眯了眯眸子,扬手叫来管家。

“备车去L.G公司,我要去会会这个盛羽欢!看她到底在耍什么花样!”

……

上班的第一天,盛羽欢就成为了大家议论的焦点。

各种猜测都有,甚至还有人说盛羽欢在没和沈辞聿离婚的时候,就已经勾搭上了陆少磊。

不过这些猜忌盛羽欢早就预料到了,这点舆论相对于她的复仇来说,算得了什么!

盛羽欢刚到办公室,忽然外面传来敲门声。

是陆少磊给她安排的助理心蓝,“羽欢姐,前台有人找你!说是……您的婆婆。”

婆婆?呵,来的还真快!她果然还是那么沉不住气的性格。

盛羽欢扯了下红唇,“带她进来。”

几分钟后,荣子华推开她办公室的门,这脸上满是轻蔑的表情。

盛羽欢倒是很气定神闲的开口,“是你啊!刚才助理说是我婆婆,我还在想……我何来的婆婆,以前的婆婆早就死了!”

荣子华气结,“你这个丧门星,居然咒我死!”

“那你知道她因为什么死的吗?就因为她嘴贱!”

荣子华攥拳,“你——盛羽欢,你别以为现在你搭上了陆少磊,就真的能飞黄腾达了!”

盛羽欢瞥了眼桌子上的文件,淡定的道,“当年应该是你告诉沈辞聿,我已经流产的吧?”

“……”

“你也没有把小爱降生的事情告诉他,对吧?”

荣子华被质问的一怔,立刻用更大的声音掩盖自己的心虚,“那又怎么样?你从一开始就不配嫁进我们沈家,我只不过是让一切恢复正轨而已!你休想挑拨离间我们母子的感情,你就算告诉我儿子,他也不会相信的!”

盛羽欢忽然起身,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份资料,“这里,是所有小爱存在的证据,包括她的血型,DNA,甚至她的毛发样本!你觉得沈辞聿看到这些,会不会相信我说的话?”

第5章 酒会

荣子华一看事情不妙,立刻就要冲上去抢她手里的东西,“你这贱人,居然留后手!”

盛羽欢直接伸手一推,荣子华没有站稳,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她立刻怒瞪过去,“你真是胆子大了,居然敢对我动手!”

“你都送上门了,我不打你,多浪费你的好意!”盛羽欢攥了攥拳,下一秒,一记耳光直接朝着她的嘴甩了过去,荣子华的嘴边立刻出现了五道指痕,“这一巴掌,是我替我女儿打的!为了让你的嘴好好反省反省!还有……荣子华,你给我记住,我要还给你们沈家的,不会只是一耳光!”

她发誓。

……

沈辞聿到了公司,还没等打开桌子上的文件,秘书就送来了今天的报纸。

上面就是L.G公司聘请盛羽欢的新闻。

这个名字……都已经在自己的世界里消失好几年了,好像这几天又突然频繁出现!像是被安排好的一样。

“沈总,现在大家都传前任少奶奶任职L.G公司的事情。”秘书顿了顿,有几分犹豫的开口,“今早连股东都在议论这件事,我觉得这么下去对咱们公司有影响。”

“这件事我有安排,你去忙吧!”

“是,沈总!这是您今天的行程表,我放在桌子上了。”

秘书转身离开后,沈辞聿无意的瞥了一眼,今晚有场名酒鉴赏会的应酬,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陆少磊也肯定会参加,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应该会带着盛羽欢一起。

因为陆少磊聘请盛羽欢,意图不就是直接针对沈氏嘛!利用的就是盛羽欢曾经是亲家少奶奶的身份来挑起舆论新闻,引起更多人注意到L.G公司!

看来今晚的酒会,应该很热闹。

抬手解开衬衫顶端的两枚扣子,沈辞聿拿起桌上的文件准备开始工作。

可不知道怎么了,他就是无法静心下来!

脑海里总是有盛羽欢这三个字转来转去……

想想,一晃他们离婚都将近五年了,父亲也过世五年了,可是现在一闭眼就好像昨天才发生的事情一样。

医院的监控中,清清楚楚的记录着盛羽欢亲手拔掉父亲氧气的经过,还有盛羽欢哭着哀求自己不要离婚的场景……

“盛羽欢,害死我父亲以后,我倒要看看你这次又想耍什么花样!”

……

A城的名酒鉴赏会,每年都会举办,而且一年比一年盛大!

邀请的宾客也都是非富即贵,甚至很多名门贵族都以能参加这场宴会为荣耀。

陆少磊的车子到达了宴会酒店门口,车里的盛羽欢一直紧攥着手。

毕竟自己五年没有和沈辞聿再见面了,此刻说不紧张是假的。

但是自己只要一想到小爱,心里对沈辞聿的恨意也同时升腾起来……

“怎么了?”陆少磊看到她的脸色有些不对劲。

盛羽欢摇摇头,勾唇笑笑,“没什么。”

“你做好准备了?”

“做好了。”盛羽欢的脊背挺的笔直,目光直视着酒店的前厅门,“我没有回头路。”

蓦地——

他们的身后传来了一声惊呼。

“沈辞聿和江清柔的车来了!”

第6章 和陆少磊的关系

盛羽欢听到声音,下意识的朝着那边看了过去。

果然,是沈辞聿的车。

片刻后,沈辞聿颀长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

五年没见,他依旧还是那么挺拔俊朗,高傲的气质力压群雄,成为当之无愧的聚焦点。

不过他的眸光依旧那么冷然,没有一丝感情般……

和当年他扔下离婚协议书时一样,冷漠决绝。

沈辞聿的身边,江清柔一身白色晚礼服,裸背低胸,姣好的身材显露无遗,脸上挂着新娘子的甜蜜笑容,紧紧依偎在沈辞聿的肩膀处!

“这么看看,他们还真是挺配的。”陆少磊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盛羽欢扯了扯唇角,转身要离开。

也不知道是哪家记者发现了她,尖叫了一声,“看啊!陆少磊和沈辞聿的前妻在那里!”

这可是一个天大的新闻!记者都蜂拥一般涌过来拦住了盛羽欢的去路。

“请问陆小姐再见到前夫的心情如何?”

“请问陆小姐这是和陆少磊先生在一起了吗?”

“请问陆小姐对沈辞聿沈总与江清柔小姐订婚的事情,有什么想说的吗?”

“……”

问题一个比一个尖锐,大家都生怕挖不出来什么爆点一样,也生怕错过盛羽欢脸上的任何表情。

“人家订婚,我能有什么想说的?”盛羽欢只是温婉的一笑,轻轻抬手掩唇,身上穿着的红色礼服是她亲自设计的,保守中又不失性感,给人一种欲擒故纵的撩拨感,令她今天看起来也十分养眼,“如果一定要送几句话……那就祝他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记者依旧紧追不放,“盛小姐这句话是真心的吗?”

“你猜呢?”盛羽欢勾起红唇,目光娇媚迷人。

在她身后不远处的沈辞聿自然也能看到她,还有她身边站着的陆少磊。

今天的盛羽欢,还真是让自己大开眼界!

以前在沈家的时候,她向来都是长衣长裤,恨不得盛天都不穿短袖!结果今天居然穿了一件露肩装!

沈辞聿的浓眉不自觉的蹙起,身体僵硬了几分,连身边的江清柔都感觉到了。

她轻声开口,“辞聿,你怎么了?”

沈辞聿听到她的声音后,敛眸,低声道,“没事,我们进去吧。”

“嗯。”江清柔点点头,婉拒了其他采访,和沈辞聿一同走进了宴会厅。

陆少磊也低声在盛羽欢耳边提醒,“我们也进去吧?”

盛羽欢点头,“好。”

“各位,我们要先进去了!麻烦让一让。”陆少磊充当护花使者的挡在了盛羽欢的前面,为她开出一条路。

走在他身后的盛羽欢目光却不自觉的看向沈辞聿的背影……

沈辞聿,想不到再见,我们竟是敌人了。

……

盛羽欢走进宴会厅,没多久,陆少磊就端着酒杯去应酬了。

她无意这种浪费时间的寒暄,就拿了杯红酒,一个人坐在角落里观察着宴会上的人。

盛羽欢打算先摸摸底,看哪个是关于设计方面的,可以对自己有利的人,过去搭个话之类的。

她顺手刚拿起高脚杯抿了口酒,就听到耳边响起了那有些陌生又十分熟悉的声音……

“你和陆少磊什么关系?”

第7章 这是我的自由

那语气冷淡的像两个陌生人的第一次对话般。

盛羽欢一侧脸,就对上了沈辞聿那墨色的瞳眸!

他还依旧是那么的英气逼人,站在人群中都能闪闪发光的佼佼者。

只可惜,他不再是自己的丈夫。

怔了怔,她勾起红唇,“沈总这么有空?没有陪未婚妻,过来和我这个前妻搭话,你不怕江清柔生气吗?”

“回答我的问题。”沈辞聿一脸冷然,明显没打算和她闲聊一些有的没的。

“我如果不回答,有什么后果?”盛羽欢的笑意更浓了些,拿着高脚杯起身,走到了沈辞聿身边,“在业界封杀我?或许……再把我赶出一次沈家?”

“……”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沈总,我们已经离婚了!你的那种命令的口吻,应该对着你的未婚妻江清柔,而不是我。”盛羽欢白皙的手指在他胸前划了划,红色的美甲显得有些妖娆又十分妩媚,“至于我和陆少磊的关系,这应该也不归你关心。”

沈辞聿蹙起浓眉,黑眸紧盯着她的脸颊,“你是冲着沈氏来的。”

“想听实话吗?我其实是冲着你来的。”盛羽欢抬起酒杯,在他俊脸前晃了晃,然后仰头一饮而尽,“我想你了,可你是沈家少爷,沈氏总裁,我一个小小的下堂妇根本见不到你,我只能来这里见你咯!”

她的一句“我想你了”不知怎地,竟让沈辞聿的心有一丝波动。

“盛羽欢,收起你那些不该有的思想。”

“什么是不该有的思想呢?”盛羽欢故作俏皮的眨眨眼,“对你这个已婚前夫的妄想?还是……不该进入沈氏的死对头L.G公司任职?”

沈辞聿的薄唇动了动,“盛羽欢,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伶牙俐齿了?”

“我以前在沈家,有说话的份吗?你也不给我说话的机会啊。”

“……”

盛羽欢浅浅的一笑,竟然直接把高脚杯里的红酒仰头一饮而尽,忽然眼带魅惑的娇笑了声,“沈辞聿,你说……我现在把自己灌醉了,等下陆少磊会不会和我发生点什么关系呢?毕竟这漫漫深夜,他又是个正常的男人!”

沈辞聿皱眉立刻蹙起,“你敢!”

“那有什么不敢的,我现在是单身,又不是你老婆了!”盛羽欢说罢,还抬手揉了揉眉心,脸颊上渐渐浮起两抹晕红来,“我真的有点醉了呢,不和你浪费时间了,我要去找陆少磊了!”

她刚一转身,沈辞聿蓦地攥住了她的手腕,二话不说,把她打横抱起来,直接朝酒会楼上的休息室走去!

“喂,你干嘛!沈辞聿你放开我!放我下来!”

推开门,沈辞聿把她重重的扔到了大床上,然后关门,落锁。

盛羽欢感觉一阵眩晕,随即沈辞聿的身体便覆了上来!

“沈辞聿,你这是在干什么?”

“在这里给我醒酒,不准和陆少磊发生关系!”

“为什么不准?这是我的自由!你别忘了我和你已经离婚了,我唔……”

盛亦欢剩余的话,尽数被沈辞聿吞进了肚子里。

他身上那熟悉的淡淡气味窜入鼻间,让她一时有些意乱情迷。

沈辞聿单手抽出自己的皮带,扔到了套房的高级地毯上,很快,一件又一件的衣服随即落了下来……

第8章 你玩够了没

第二天一早,阳光透过窗帘,洒落了一室的暖意。

盛羽欢缓缓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那深邃的睡颜,脑海里不断和小爱的脸重合着……

他们父女太像了,那眉眼,那神态,如出一辙!

如果不是荣子华和江清柔的阴谋,如果不是眼前这男人对自己没有一点信任,也许自己会有个快乐的三口之家,也许他们父女的关系会比对自己都要好,也许……小爱还能活着。

似乎是感觉到了盛羽欢的目光,沈辞聿也很快就醒来了!

看到盛羽欢的瞬间,他的黑眸明显愣了下,然后没有说话,直接翻身进了浴室。

盛羽欢倒也不觉得稀奇,以前每次夫妻生活后,他也都是这个样子,一声不吭的去洗澡。

忽然,她的余光瞥到了沈辞聿枕头旁的手机上,正显示着江清柔来电!

昨晚她为了防止有人打扰他们,就在沈辞聿卖力索取自己的时候,偷偷把他的手机调成了静音。

现在江清柔,应该正在疯狂寻找自己的未婚夫吧?

盛羽欢微眯了下眸子,然后拿起他的手机,清了清嗓子,细柔的开口,“辞聿去洗澡了,你有什么事可以和我说,我帮你转达。”

电话那边明显愣住,错愕的问,“你是谁?!你怎么会和辞聿在一起!你们做了什么!”

“我们孤男寡女能做什么,江小姐还要明知故问吗?”盛羽欢笑了笑,“昨晚辞聿真的太强了,我现在还腰酸背痛的起不来床呢。”

“……”

“哦,对了!我都忘了回答你的问题,我是……盛羽欢。”

说完,她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顺手帮沈辞聿关了机。

下一秒,浴室的门被打开,沈辞聿从里面走了出来,身上仅仅披着浴袍,修长的手指拿着毛巾正擦拭着自己滴水的头发。

“盛羽欢,你玩够了吗?”

“你都听到啦?”盛羽欢丝毫没有被抓包后的尴尬,反而一脸无辜的耸了耸肩,“我说的都是实话啊!难道你想要我说你昨晚太弱了?”

沈辞聿抿唇不语,用黑眸瞪了她一眼。

“算了算了,我和你也说不出什么理来!明明昨晚是你主动,我还没说吃亏呢,你却弄出一副好像我占了你便宜的样子!”盛羽欢也下了床,伸手拿过衣服来,一一穿上,“那我走了,请沈总以后不要再单独带我走。”

沈辞聿直接走过去,拦住了她的路。

“你要去哪?”

“我能去哪,当然是回公司。”

沈辞聿蹙眉,“你还不放弃勾引陆少磊!”

“说的真难听,什么叫勾引啊!我是个女人,而且无父无母,本来就是弱势群体,活在当今的社会上,总要有个避风港吧?沈总您高高在上,不懂得人间疾苦我不怪你,但是我这种小人物,也不想永远任人宰割啊!”盛羽欢嘲讽的一笑,“就像江清柔,她那么想要搭上你,还不也是因为想找个靠山!而且我可比她高尚,起码陆少磊没有结婚,没有固定交往对象,可是当初江清柔勾引你的时候,我还是你的妻子!”

“我。”沈辞聿的薄唇微微动了动,“没有睡过江清柔。”

“沈辞聿,大家都是成年人,你就别讲笑话了!”盛羽欢摆摆手,“再见了,沈总!还有……昨晚我很满意。”

盛羽欢甩门离开,沈辞聿看着昨晚他们耳鬓厮磨的大床,脑海里竟还忍不住回想她的滋味!

自己这是怎么了?明明和她又不是第一次同房……

小说

楚辞为了救陷于财务困境的父亲,被迫嫁给了赫连家体弱多病的大少爷赫连兰若。

2021-1-3 13:10:24

小说

她不求荣华,也不奢宝贵,只愿自此往后的所有年岁及时光,都有他。

2021-1-3 13:13:4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