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是湛翊手心里的宝,这是全市都知道的事情。

安然是湛翊手心里的宝,这是全市都知道的事情。可唯独这小丫头分不清状况,傻傻的以为湛翊对她只是长辈对晚辈的关心和宠爱而已。直到某一天,安然被某人壁咚的时候,这才可怜兮兮的说:“不要这样。”“我有行使权和使用权。”湛翊理所当然,“可是你还是我的小……”,“闭嘴!"
安然是湛翊手心里的宝,这是全市都知道的事情。

第1章 被算计了

热!

好热!

安然扭动着身子,觉得浑身一团火在燃烧着。

烧着她的四肢百骸,烧的她血液都快沸腾着叫嚣着跳出血管外面了。

下意识的,她想要解开自己的衣领透透气,可是当那双纤细的手碰触到脖颈的时候,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呆住了。

她没穿衣服?

什么情况?

安然使劲的摇了摇头,试图让自己的神智清醒一点。

她猛地掀开被子。

被子下的她浑身赤果,凹,凸有致的身体泛着玫瑰般的色泽。

就算再迟钝,她也知道发生什么事儿了。

她,安然,被人算计了!

昏睡前的画面不其然的跃入脑海。

继母张芳如往常一般坐在客厅里等着她父亲的下班归来。

安然一向和张芳不太合群,自然不怎么理会她。出去和朋友喝了点小酒,脑袋有些晕乎乎的,却在打算上楼的时候被张芳叫住了。

“安然,我们谈谈。”

张芳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安然却嘲讽的看了她一眼说:“谈什么?谈你后妈难为?还是谈我叛逆不懂事?”

她支着胳膊把自己的身子靠在了楼梯的扶手上。

对她的顶撞,张芳破天荒的没有呵斥,反而低下了头,神情萎靡的说:“安然,你爸爸摊上事儿了。”

心,咯噔了一下。

安然随即自嘲的笑了笑,然后说道:“关我屁事?”

“安然,那是你爸爸!”

张芳突然抬头,眼底满满的都是愤怒和不赞同。

安然却只是笑,虽然笑意不达眼底。

那张饱满的朱唇轻启。

“所以呢?”

相对于安然的冷漠,张芳有些力不从心。

她搓着自己的手,貌似有些为难。

这可是她嫁到安家十八年来,第一次在安然面前露出这种神态。

安然不自觉的冷笑了一声。

“如果你没事了,我上去休息了。”

“安然!”

张芳突然给安然跪下了。

这要是被她爸爸看到,指不定又是一顿火冒三丈。不过对张芳的行为,安然还是有些意外的。

毕竟这个女人是那么的骄傲。

“我可受不起你的大礼。有事说事,我头疼。”

安然最终没能狠得下心来离开。

张芳咬着下唇,似乎难以启齿,不过却还是抬起头看着安然说:“安然,你爸爸的事情只有你外公可以帮忙。张姨求你,去求求你外公好吗?”

安然突然就顿住了。

那张漂亮到几乎完美的小脸,一点点的从呆愣到嘲讽,最后化作了冷笑。

“我外公?如果你还有记忆,就该知道,从我妈妈尸骨未寒,你就迫不及待的挺着大肚子嫁进安家开始,我外公就和安家彻底决裂了!你现在让我去求我外公?你是多么的厚颜无耻啊!”

安然说完,不再看张芳一眼,抬脚就朝楼梯走去。

她的心,一揪一揪的疼着。

要不是她插足爸妈的婚姻,妈妈会和爸爸吵架吗?会因为吵架开车出去而发生车祸吗?

外公会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爸爸出事了,她也着急,可是让她去找外公帮忙,安然真心做不到。

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微微一闪,一滴晶莹的泪珠潸然而落。

为妈妈,还是为爸爸?

她已然分不清楚了。

张芳好像站了起来,快速的跟在了安然的身后。

“安然,如果你不去求你外公,那就只有一个办法能救你爸爸了。”

“什么办法?”

安然顿足,回头。

突然间张芳抬起了胳膊,手指间一个细小的针管猛然的扎进了她的脖颈里。

“你!”

安然一把推开了张芳,身子趔趄了一下,却看到张芳眼底满满的恨意。

她一直都知道张芳恨自己,可是却没想到她会恨到对她下手!

安然有些不甘心的倒了下去。

如今醒来,自己这幅模样的躺在陌生的房间里,身体还流窜着火热难耐的气息,即便是再迟钝,她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她被张芳卖了!

为了爸爸,她居然把她扔到了陌生人的床上!

安然气的胸口都快要炸了,可是她还是有些理智的。

逃!

必须要逃!

安然扯过床单裹住了自己,趁着自己还有意识打算离开这里再寻求帮助。

可是就在这时,门“滴”的一声,开了。

皮靴踏击地面的声音传来,一声一声的,仿佛敲击在安然的心坎上。

她猛然间出手,打算将对方撂倒再说。

可是她却没想到对方是个高手。

在她猛然出手的瞬间,对方已然躲开了,并且在下一秒钟扣住了她的手腕。

一股麻麻的感觉瞬间让安然浑身无力,软软的倒在了对方的怀里。

淡淡的薄荷香扑面而来,映入她眼睑的是一张帅气的有些熟悉的脸。

第2章 帅气

菱角分明的脸上,好看的丹凤眼夹带着一丝怒气,那高挺的鼻梁,紧珉的薄唇是如此的完美,搭配着一身军绿色的衣裤,简直就是上帝的宠儿。

安然眨了眨眼睛突然笑了,身上狂躁的热能在接触到对方身体的时候,如同一股甘霖降临,带给她一丝缓解的同时,也让她不由自主的呻,吟了一声。

她猛然间抓住了男人的胳膊,然后整个人如同猫咪一般在他的胸口上乱蹭着。

吐气如兰,却隔着衬衣撩拨着男人的心口。

男人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身体也因为她的动作而紧绷,不过他却松开了她的手,改成了圈住了她的柳腰,防止她滑落下去。

“怎么回事?”

男人终于开口,那低沉的嗓音彷如红酒的醇香,一点一点的抚平了安然紧张害怕的心。

“小舅舅……”

安然轻启朱唇,喊出的称呼却让男人的脸色迅速的划过一丝尴尬和温怒。

“我不是你小舅舅,我是湛翊。”

“你就是我小舅舅!我小舅舅就是湛翊!湛翊就是我小舅舅!你可是从小被我外公收养的。难道你敢否认这一点吗?你敢说你不是吃着展家的饭长大的?”

安然调皮的嫣然一笑,却因为药物的关系再次紧珉了眉头。

好热啊!

她下意识的将身子往湛翊的身上靠了靠。

那玲珑有致的躯体,如同蛇一般的扭动着,在在的考验着湛翊的自制力。

可他还记得安然刚才的话,冷着嗓音说:“没办领养手续就不算。”

“啊?”

安然被折磨得有些神志不清了。

她只觉得湛翊身上好凉,能够缓解她现在的处境。

她扭动着,希望得到更多的同时,也悲哀的发现,刚才的凉爽一闪而过,随即而来的是更加猛烈的炙热,以及内心里一丝陌生的渴望。

可怜兮兮的抬头,“小舅舅,救我!”

安然吐气如兰,手却不安分的开始摸起了湛翊的身体,甚至抬起了一条腿,挂在了湛翊的腰间。

“小舅舅……”

“湛翊!”

湛翊被安然折腾的浑身冒火,却觉得小舅舅这三个字是那么的刺耳。

不是没看出安然的异样,对她突然出现在自己房间里,湛翊多少心里也有些了解了。不过看着那张娇红欲滴的却缠绕在他脑海里多年的小脸,他在挣扎着。

吃了她,还是放了她?

他早就厌烦了这种和她类似于甥舅关系,却实则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尴尬处境。

他喜欢她!

很久很久以前就喜欢了!

可是在安然的眼里心里,他却只是她的一个长辈,是她的小舅舅。

湛翊犹豫的空档,安然已然受不住药物的折磨,眼神迷离,本能的拉下了湛翊的脖子,然后抬头直接亲了上去。

轰的一声,湛翊大脑一片空白,只有薄唇上那抹温暖愈发的清晰,刺激。

砰砰的心跳声犹如战鼓一般的冲击着耳膜。

沸腾的血液叫嚣着充斥着他的血管。

他猛地将安然推靠在墙壁上,好看的丹凤眼已然猩红一片。

他如同一只被困了多年的猛兽,霸道的撬开了安然的樱,唇,贪婪的吸允着属于她的甘甜。

辗转反侧,欲罢不能。

粗重的呼吸声,淡淡的薄荷香,外带有些粗鲁的动作,却奇异的点燃了安然身体里的欲,望之火。

她的神智已经开始迷离,只是本能的圈住了湛翊的脖子。

身体里一股炙热的火焰好像突然被点燃,然后以燎原之势,快速的充斥着她的四肢百骸。

酥麻过后的空虚愈发的明显起来。

“嗯,难受,我要……”

要什么?

安然已然不知,只是在快要被吻得窒息的时候推开了湛翊,然后又委屈的再次将樱,唇啃咬上湛翊的脖颈。

好像只有这样,才可以暂时缓解那几乎要将她吞噬进无边岩浆里的唯一渠道。

湛翊任由她啃咬着,那残留不多的理智最终败在了渴望之下。

他的铁臂紧紧地圈住了安然,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骨血里。

这样就可以无时无刻的看到她,带着她,再也不怕她撩拨完他之后,转身轻飘飘的叫他一声“小舅舅”。

去他妈的小舅舅!

湛翊猛地抱起了安然,黄金比例的长腿一迈,直接将安然扔进了偌大的双人床中。

安然的身子陷了进去,围着身上的床单也松掉了,露出了里面的无边春色。

她海藻似的波浪长发随意的披散在床单之中,那么的妖娆,那么的充满诱惑。

湛翊猛地吞咽了一口唾沫,下意识的扯开了自己的衣领,随即欺身而上。

第3章 打算

安然下意识的抱住了他的腰,并且不自觉的将身子朝他靠了靠,温热的小嘴轻轻地叫了一声。

“沈斌。”

湛翊所有的动作戛然而止。

那股热情和渴望,随着这个名字,仿佛一盆冷水突然浇在了他的头顶,完全的冻结。

他的脸阴沉的仿佛能够滴出冰来,骨节分明的手恨不得掐死眼前这个无意识撩拨他浑身是火的妖精。

沈斌!

那个和安然交往了一年多的男朋友!

是的。

他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呢?

安然是有喜欢的人的。

如果他今天把安然给吃了,不管因为什么原因,他们之间都完了。

甚至连甥舅关系都做不成了。

湛翊闭上了眼睛,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任由着安然急迫的拉扯着他的衬衣,拽着他的腰带,可是他的血液已然沸腾不起来了。

对安然,他终究无法真正的做到那一步。

湛翊深吸了一口气,身体被渴望涨的生疼生疼的,最喜欢的女人近在咫尺,可是他却动不得,吃不得。

这份憋屈生生的梗在了胸口,如同一块吸了水的海绵,堵得异常难受。

安然的手已经扯开了他的衬衣,露出了那结实的胸膛,以及好看的人鱼线。

可是湛翊却突然松开了她,然后起身,打横抱起了安然,直接去了浴室。

冷水顺着头顶突然而落。

“啊!”

安然一个哆嗦,瞬间清醒不少。

她摸了一把脸,茫然的看了看四周,然后就对上了湛翊那双猩红的眸子,以及那双怨怼的眼神。

“额,小舅舅?”

“把自己泡在浴缸里待会,我去给你叫医生。记住,是冷水。”

湛翊说完,直接将莲蓬扔给了安然,然后转身离开了。

他身上的怒气安然没有错过。

甚至他敞开的胸口上留下的抓痕她也没有错过。

神智回笼,安然瞬间明白自己做了什么。

脸,刷的一下红到了脖子根。

天哪!

她,她居然猥亵了小舅舅?

如果不是小舅舅将她扔到冷水里面,她会怎么做?

难道会……

安然突然双手捂住了脸。

不活了!

简直不能活了!

她怎么可以对敬爱的小舅舅做出那种事情呢?

难怪小舅舅一身杀气的恨不得宰了自己。

光看他脖颈上的吻痕,以及胸口上的抓痕,还有那松开来不及扣上的腰带,她就可以想象的到自己当时多么的粗暴饥渴。

那可是她小舅舅啊!

虽然只比她大五岁,虽然从小青梅竹马,可是他终究是自己的小舅舅啊!

安然差一点直接把脑袋伸进浴缸的冷水里淹死自己得了。

这次,丢人丢大发了!

呜呜!

小舅舅一定恨死她了。

一定觉得她太无耻了。

以后他会不会把自己当成色,女一样的防着呢?

安然晕乎乎的小脑袋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外面,湛翊拿起电话叫了医生过来,然后再次来到了浴室。

安然听到脚步声,连忙闭上眼睛装死。

冷水的刺激下,她的感官异常的敏锐。

湛翊看到她脸色依然潮红,可是呼吸却平缓下来了,多少有些放心。

安然紧闭的眸子很不安分,像个顽皮的孩子。

湛翊所有的火气,再看到她这样的时候,只能隐而不发。

能怪她什么呢?

她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

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湛翊脱了自己的衬衣,直接扔到了安然的脑门上。

“啊!”

“不许拿下来!”

湛翊的声音冷冷的,甚至还带着一丝温怒。

安然想要扯下衬衣的手,就那么的擎在了半空中,十分的尴尬。

“哦。”

她委屈的哦了一声,然后安静的躺在了浴缸里。

衬衣上都是湛翊的味道,但是这种被遮住了眼睛的感觉还是让安然有些不太舒服。

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然后是一阵水声响起。

安然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心跳猛然加速。

该不会是小舅舅在洗澡吧?

她突然觉得心跳如雷,砰砰的好像随时都要跳出心口似的。

轻轻地抬起手,想要掀开衬衣偷看一眼。

怎么说小舅舅也是军区的首长,那身材应该好的没话说才是。

可是当她的手刚刚抬起一点点,顿时有一个滑腻生硬的东西直接砸了过来。

“哎呦!”

安然疼的连忙用另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手背,小嘴也嘟嘟了起来。

“疼!”

“让你别动听不懂?怎么?刚才差点强了我还不算,这回还打算偷看我洗澡?”

湛翊的声音冷的像冰,瞬间将安然的好奇心给扑灭了,连带着自己的羞耻心也被勾了起来。

呜呜,可不可以忘记刚才那茬?

第4章 男女有别你懂不懂

“我又不是故意的,那么凶干嘛?”

安然觉得有些委屈。

她被人下药了啊!

她也不想那么做的好不好?

可是她却不敢大声说,只能小声的嘀咕着。

湛翊的听力是何等的敏锐,在听到安然的嘀咕之后,好看的丹凤眼划过一丝黯然。

她确实不是故意的。

如果清醒,恐怕她也不会对他做出如此出格的事情。

可是被她撩拨起来的渴望却经久不息。

湛翊冷哼一声,像是生气,又像是发泄什么似的说:“故意不故意,我只看事情的结果。我只知道你差点把我吃干抹净了,难道一句不是故意的就完了?”

“咳咳!”

安然突然间被口水呛到了。

吃干抹净?

哪有那么严重?

拜托,不要吓宝宝行吗?

你可是首长耶!

部队的尖兵!

怎么可能被她一个弱女子吃干抹净?

不过这话,安然也就敢在肚子里诽谤一下。

“又在心里骂我是不是?”

湛翊的话再次把安然给吓到了。

“拜托,小舅舅,我盖着你的衬衣呢。难不成你有透视眼,读心术?”

安然也真是郁闷了。

在湛翊面前,她就好像没有秘密似的。

这种感觉很不好,真的很不好。

“一万字的检查,明天中午去基地送给我。少一个字,你皮给我绷紧了。”

湛翊根本没搭理安然,裹着浴巾就出了浴室。

身后传来安然的惨叫声,不过湛翊的唇角却微微上扬,连带的整个脸部表情都温暖了许多。

欺负她,貌似成了一种习惯。

手,不自觉的摸上了自己的薄唇。

上面仿佛还有安然的温度,还有她的气息,以及那柔软到心底,恨不得永远封存的甜蜜触感,一点点的在胸口发酵,然后荡漾开来。

“啊!”

安然突然惊叫起来,那样后知后觉的高分贝,湛翊却仿佛已然习以为常。

“鬼叫什么?”

他淡淡的开口,低沉的嗓音却带着一丝笑意。

“湛翊,你你你,你居然在我面前洗澡!你是我小舅舅啊!男女有别你懂不懂?”

安然大声的喊叫着,湛翊却笑得更加放肆。

“比起你刚才差点强了我,我这点举动算什么?况且我不是遮住了你的眼?还是你觉得我那么狼狈的出去找地方洗澡会比较好?又或者,你对我这个小舅舅其实是心存期待的?”

安然突然不说话了。

她还能说什么呢?

多说多错,只能紧紧地闭紧了嘴巴,心里一万遍的骂着张芳。

湛翊知道她的脾气,也不再逗她了,从随行的行李箱里找了一套衣服穿上,然后打电话向前台叫了点吃的。

这个时候,军医也到了。

“我说湛少,你这大半夜的把我从部队拖出来,出什么事儿了?受伤了吗?快让我看看。”

军医是个漂亮的美女,眉宇间全是对湛翊的关心,以及遮掩不住的爱慕。

湛翊轻巧的躲开了她的碰触,淡淡的说:“去看看我外甥女,被人下了药,现在泡在冷水里。按照时间来算,温度已经差不多了。”

军医的手就那么的擎在了半空中。

他有个外甥女她是知道的。

只是这大半夜的,被下了药,却出现在湛翊的房间里,这件事怎么看怎么诡异。

湛翊知道她在想什么,却不想解释。

短暂的沉默,仿佛空气被抽走,军医觉得一点一点的有些窒息。

“凌微,能不能看?不能看的话我找别人。”

湛翊再次抬眸,眼底已然有些怒了。

那个不怎么喜形于色的湛翊,居然就因为她停顿了几秒钟而生气了,这让凌微多少有些意外,不过也知道了安然在湛翊心里的重要性。

“我去看看。”

尽管还有疑惑,凌微却也知道现在不是自己询问的时候。

她提着医药箱去了浴室。

冷水的温度在安然体温的衬托下,已经渐渐地失去了作用。

她再次陷入了迷离与半迷离的状态。

如今看到一个漂亮的女人拿着医药箱进来,安然瞬间从水里坐了起来,一把拉住了凌微的手说:“医生,救我。”

凌微第一次看到安然。

那是一个与她截然不同的女孩。

没有军人身上的任何特质,却非常的漂亮,甜美,甚至带着一丝孩子气。

她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这样的女孩一看就是被宠着长大的。

而湛翊最讨厌的就是女人不独立,所以应该只是外甥女吧。

凌微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想,但是神经确实因为这样的想法儿松懈下来。

她面带微笑的从医药箱里拿出了针管,温柔的说:“别怕,一会就好了。”

冰凉的液体打进了安然的身体里,她只觉得一阵清凉感袭来,然后眼前一黑,整个人晕了过去。

第5章 私会男人,是真的吗

凌微收拾好针管,打算把安然从水里扶起来的时候,湛翊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浴室的门口,在她有所动作之前,已然穿过她,弯下身子抱起了安然。

他的动作是那么的轻柔,好像安然是一件易碎品,小心翼翼的让凌微有些侧目。

“她只是晕了。药性耗费了她太多的体力,她睡一觉就没事了。”

“知道了,谢谢了。”

湛翊抱着安然,将她放到了床上,然后拉起被子盖住了她的身体,却在转身的时候找出吹风机,开始吹干安然因为冷水而湿了的长发。

凌微痴痴傻傻的站在浴室门口,看着湛翊如此温柔的对待一个女人,突然间有些羡慕和嫉妒。

“没想到冷血的湛少,也有这么柔情的一面。作为你的外甥女还真幸福。”

“你可以走了。”

湛翊没有回头,但是那冰冷无温的声线却让凌微的脸色有些难看。

“不请我喝一杯?毕竟我帮了你。”

“改天吧。”

湛翊没有拒绝,这让凌微的某地划过一丝期待。

“好,我等你电话。”

她拎着药箱离开了。

房间里,因为凌微的出现而多了一丝香水味,虽然不至于刺鼻,可是湛翊还是皱起了眉头。

他将安然的头发吹干之后,起身打开了窗户,任凭着冷风吹散了空气中不属于他和安然的气息。

安然睡得很沉,只不过那微皱的眉头显得心事重重。

湛翊靠着窗边点燃了一只烟。

烟雾缭绕中,没人能看清他的脸。

安然会突然出现在他入住的酒店房间里,这并不是偶然。

安家居然敢这么对待安然!

他们居然敢!

湛翊狠狠地掐灭了烟蒂,一双好看的丹凤眼已然划过森冷和肃杀。

他一直陪着安然,听着她的呼吸声,他就觉得特别平静,踏实。

一夜未眠,当天边泛起了一丝鱼肚白,湛翊摇了摇酸涩的脖子。

他居然这个姿势维持了一夜。

苦笑了一声,湛翊抬腕看了看手表,时间已经凌晨五点了。

打了一通电话,让展家的张妈送了一套安然的衣服过来,然后他又去前台,第一次利用展家少爷的身份,将自己的房间换在了安然的隔壁,并且修改了换房时间。

展家,湛家,音同字不同,也让安然的外公展老爷子更加坚持让湛翊签订领养手续。

即便他已经过了领养的年纪。

湛翊做好一切之后,再次回房,收拾了一下痕迹,把衣服放在了安然的床头柜上,然后带着自己的行李箱去了隔壁房间。

安然这一觉睡得挺不舒服的。

尽管床很软,房间里的温度也很适宜,可是浑身的骨头酸涩的难受,仿佛被什么压过一般。

她伸了伸胳膊,滑落的被子下面,那浑身赤果的身体突然露了出来,让她有片刻的呆愣。

记忆回笼,安然的眸子染上了一丝冷然。

张芳既然能把她扔到小舅舅的床上,她想干嘛?

如果说外界不知道她与湛翊的关系也就罢了。

可是张芳不知道吗?

既然知道,却还是把她下了药,并且扒光了衣服送到了湛翊的穿上,难道只是为了求小舅舅帮助爸爸安明辉?

她明知道湛翊对她的在乎和宠溺,这样做不但不会让湛翊感激,反而会激怒湛翊,那么张芳又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脑子快速的运转着。

安然突然眸子眯了起来。

难道她想毁了自己还不够,还想搭上小舅舅湛翊?

一股愤怒从心口荡漾开来。

安然恨不得现在就冲到张芳面前,恨恨的给她两记耳光。

她快速的搜寻了一下四周。

好在湛翊不在。

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她也看到了床头柜上的衣服。

那是她十八岁生日的时候,湛翊买给她的。

她记得这件衣服在外公家的啊。

唇角不自觉的扬起了一抹笑容。

果然最疼她的还是小舅舅。

安然穿好衣服,在房间里看了看,确定没什么破绽之后,这才朝门口走去。

可是,当她打开,房门的那一刻,无数的闪光灯突然照的她睁不开眼睛。

“安小姐,听说你在这里私会男人,是真的吗?”

“安小姐,请问你这么做沈家知道吗?”

“安小姐,有人说你陪着一位部队首长在这里睡觉,是为了救你的父亲安明辉,这位首长还在吗?”

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记者,突然间像潮水一般的涌来。

安然一个措手不及,整个人被推了一下,然后一步一步的被逼回了房间。

“安小姐。”

“安小姐!”

好像四面八方都是讨伐的声音。

闪烁的灯光,逼迫的嘴脸,不堪的话语,一点一点的将安然胸口的怒火点燃,然后不断地扩大,再扩大。

第6章 威胁意味十足

“够了!”

安然突然怒吼一声,脸上的表情冷若冰霜。

一时间所有的记者有点被吓到了。

毕竟如果真的是来这里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安然不可能底气这么足。

安然环视了一下四周,A城所有的娱乐记者几乎全部到场了。

看来张芳做的还真绝!

她冷笑一声,用手指缕了一下自己鬓角的长发。

“我不管你们这些消息是从哪儿听来的,也不管谁让你们来的,但是你们对我的污蔑我会一字不落的全部录下来。我爸出事了,安家还没倒。可就算是安家倒了,我还是展云飞的外甥女!你们确定今天要把这一盆脏水泼在我身上吗?”

所有的记者突然愣了。

“你们说的首长是我吗?”

随着一声低沉的声音响起,湛翊就那么突然的出现在门口。

他穿着一套白色的休闲服,好像是刚晨练回来,额头上还挂着汗水。

安然突然就笑了。

一种安心的感觉油然而生。

“小舅舅!”

她轻轻地叫了一声,然后抬脚朝湛翊走去。

记者居然不由自主的让开了一条路,眼睁睁的看着安然走向湛翊。

湛翊伸出手,骨节分明的手指轻刮过她的鼻梁,宠溺的说:“这一大早的,闹什么呢?又闯祸了?”

“哪有。我就是在酒店睡了一觉,这些记者也不知道从哪儿听来的消息,居然说我在这里私会男人,我也是醉醉的。一大早上的好心情就这样没了。”

安然嘟嘟着小嘴,半是撒娇半是控诉的。

湛翊看着她的小嘴,突然就想到了昨晚两唇相碰时的触感和柔软,眸子微微一沉,快速的遮掩了过去。

“安明辉这才刚出事,你们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捧高踩低,真的当我们展家是死的?”

湛翊自然的将安然拉到了身后,好看的丹凤眼却折射出冰冷的光芒。

所有的记者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湛少,我们不知道是您。”

“湛少,我们消息有误,这就走,这就走。”

他们点头哈腰的,谁都不敢得罪湛翊。

展云飞是战斗英雄,退役的老司令,手下的学生遍布整个军政两界。而展家本身在A市就是一个大家族,旗下的风云集团更是A市的龙头企业。

说展家是A市的土皇帝,一点不为过。

十几年前,展云飞唯一的独生女展雅茹车祸去世之后,展老爷子就收养了烈士的儿子湛翊为养子,并且宠爱有加,几乎和亲儿子无异。

所以湛翊如果说是A市的太子爷,没人会否认。

只不过这几年,湛翊不怎么在A市,听说在部队一路扶摇直上,如今也成了东南战区最年轻的少校军衔。

他突然出现在A市,并且一出场就维护着安然,是个人都知道避其锋芒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对记者的态度转变,安然在湛翊的身后叹息了一声。

还真是强权的世界啊。

湛翊没有忽略掉她的叹息,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

“这件事情我们展家会保留追究的权利,但是我希望下一次,你们不要再针对安然。你们也知道,我们家老爷子年纪大了,脾气不太好。”

湛翊这句话基本上算是威胁了,还是那种吃果果的威胁。

可是记者却什么都不敢说,连忙点头说是,然后快速的消失在他们面前。

安然看着这一切发生,感觉就像是一场闹剧似的。

如果不是湛翊有先见之明的离开了房间,这时候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小舅舅,对不起,又给你惹麻烦了。”

安然有些难过。

湛翊不常回来,本身的名声也很好,现在却因为他差点被毁了,一想到这里,安然就有些愧疚。

湛翊突然靠近了安然,那淡淡的薄荷香以及充斥着男人荷尔蒙的汗水味瞬间扑鼻而来。

安然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却发现自己已经退到了门边上。

她的身子抵在了门边,看着湛翊一点一点的靠近,突然间觉得有些紧张,有些不知所措。

“小舅舅……”

“你再叫我一声小舅舅试试看。”

湛翊的声音不大,却威胁意味十足。

他的脸与安然的脸相差不远,他的呼吸喷在安然脸上,鼻尖与安然的鼻尖不足一厘米的距离,况且他还突然出手,直接用胳膊撑在了安然的耳边。

身体勃发的力度,仿佛隔着衣料都能传给安然,那么的危险,那么的充满男人气息。

安然的心,突然漏跳了两拍。

第7章 你有火气朝我来好了

“我,你,本来就是小舅舅啊!”

安然的心跳失去了频率。

是吓得吧?

对!

一定是这样!

安然努力地想要把自己的身子往后靠一下,借此拉开两人的距离,可惜并不太成功。

湛翊看着她尤做困兽之斗的样子,突然间难受了起来。

她,就那么害怕和自己有所接触?

“以后没人的时候叫我湛翊。”

湛翊突然开口,不过却收回了手,也拉开了自己和安然的距离。

猛然间新鲜空气的输入,让安然仿佛一条离水的鱼,大口的喘息着,不过后背却湿了一片。

“哦。”

她乖巧的回答着,眼神却不敢看湛翊。

“我送你回去吧。”

湛翊想要伸出手揽住安然的肩膀,安然却突然顺着墙边往一旁垮了一脚,然后皮笑肉不笑的说:“不用了。您湛少的名气太大,我还是自己打车走吧。”

说完,安然立马转身,撒丫子就跑,那感觉就好像身后有恶鬼追她似的。

湛翊的某地划过一丝自嘲。

名气太大?

恐怕是这丫头怕和他在一起才是真的。

“中午12点,我等你的检查。”

湛翊冷冷的开口。

安然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她的嘴角冷不丁的抽了一下,心里骂道:“暴君。”

不过嘴上却不敢反驳,头也没回的伸出手,在半空里摇了摇说:“知道啦。一万字,我记得很清楚!”

最后那句话说的咬牙切齿的,甚至还带着一丝愤恨。

湛翊无奈的笑了笑,起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安然一口气跑出了酒店,然后拦了一辆出租车,第一时间回到了家。

“大小姐,你回来了?”

佣人刘嫂正在打扫卫生。

而张芳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

安然气的抬脚上千,一把夺下了张芳的报纸,顺便“啪啪”两声,直接扇在了张芳的脸上。

“啊!”

刘嫂可能被安然给吓到了,惊呼一声,手里的拖把应声掉在地上。

张芳被安然打的有点懵,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安然一把抓住了头发给拎到了眼前。

“你到底想干什么?啊?”

安然是愤怒的!

这个女人居然敢这么算计她!

她居然敢!

张芳被拽的有些疼,一边挣扎着想要救出自己的长发,一边哭喊着说:“明辉!明辉你快来!安然要打死我了!”

安然突然间愣住了。

爸爸安明辉在家?

不是说出事了吗?

就在她愣神的空档,安明辉已经从卫生间里出来,并且看到安然拽着张芳的头发恶狠狠地样子。

他突然怒目一瞪,上前“啪”的一声,给了安然一巴掌。

“混账东西!你吃错什么药了?放手!”

安然猝不及防,硬生生的被打了一个正着。

脸上火辣辣的疼着,可是却不及心口猛然间被撕裂的感觉。

“你打我?”

安然不想哭,可是一股酸涩的情绪就那么的涌了上来,顶在了她的胸口。

安明辉浑身颤抖着,却再看到安然那双谴责的眸子时,微微的有些后悔。

“你看你做了什么?不管怎么说,那是你张姨,是你的长辈。你怎么可以动手打长辈?这些年,你越来越不像话了。昨晚上还敢彻夜不归!你说说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安明辉的质问,仿佛一把利刃刺在了安然的胸口。

“你问我想干什么?你为什么不问问你的好妻子,昨天对我做了什么?”

安然突然怒吼起来。

她觉得胸口太压抑了。

这个世界上和她血缘关系最亲的男人,除了指责她,什么时候真正关心过她的死活?

她可是他的亲生女儿啊!

双手不自觉的揪紧了张芳的头发,安然恨不得就此将她的头皮给全部扯下来。

她倒想知道,那个时候,安明辉会不会弄死她。

剧烈的疼痛让张芳嗷嗷大叫。

“明辉,明辉!”

安明辉看到张欣这么狼狈,一时间气的浑身发抖。

“你给我松手!听到没有!”

“我不松手,你是不是还要打我?打啊!就像当年你打妈妈那样,把我也打出这个家!最好也有那么一辆大货车把我给撞死,你就清净了!”

安然突然疯了似的怒吼起来。

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就那么毫无预警的跌落。

安明辉突然愣住了,眼底划过一丝愧疚。

张芳见安明辉有所松动,突然间挣扎着给安然跪了下来,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安然,我知道的你讨厌我,可是你怎么能够这样戳你爸爸的心窝子?你有火气你朝着我来好了,你别这样说你爸。这么多年来,你爸对你妈的死,从来没有放开过。你打我好啦,只要你能出气,你打我吧。”

说着,她抓住了安然的手,生生的朝着自己脸上扇去。

第8章 我妈就生了我一个

安明辉对安然的那一丝愧疚,瞬间被张芳的动作给冲击的没了踪迹。

“你给我放手!”

安明辉死死地拽住了安然的胳膊,可是安然却死死地抓住了张芳的头发。

三个人就这么僵持着。

无奈之下,安明辉不得不找了一把剪刀,将张芳的长发给剪断了。

“明辉!呜呜!”

张芳瞬间扑进了安明辉的怀里。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她的力道碰到了安明辉的右手,而那把剪刀好巧不巧的划破了安然的手背。

“嘶!”

安然痛的难受,可是心口更难受。

张芳夸张的叫了起来。

“呀,安然,你流血了?快给张姨看看。”

说着她就要去抓安然的手。

她的小动作安然如何不知道,冷笑一声,直接掀开了她。

“滚!用不着你假仁假义的。”

“安然!道歉!”

这一次,安明辉是真的生气了。

他沉着脸,死死地瞪着安然,那表情好像安然不道歉,他就会弄死安然似的。

安然突然笑了起来,只不过心口一抽一抽的疼着。

“要我道歉,门儿都没有!”

她说完,直接转身离开了这个让她作呕的家。

或许,从妈妈去世之后,这里已经不能算是她的家了。

安然突然觉得,天地之大,居然没有了她的容身之所。

她拦了一辆出租车,第一时间去了沈斌那里。

她只剩下沈斌了。

沈斌不怎么住在家里,在外面买了一栋房子,虽然平方不是很大,可是安然却觉得好歹有个让她疗伤舔舐伤口的地方。

她下了车,快步朝家门口走去。

门,虚掩着。

安然瞬间警戒起来。

难道来了小偷?

她轻轻地推开门,脱下了鞋子拎在手里,一步一步的朝卧室走去。

周围十分安静,静的让人隐隐的觉得有些压抑。

安然扯了扯自己的衣领,蹑手蹑脚的来到卧室门口,轻轻的用钥匙打开了房门,却在那一瞬间,所有的血液都涌上了头顶。

沈斌光着身子搂着一个女人睡得正香。

本就千疮百孔的心,猝不及防的被再次撕裂,带着皮肉,裹着鲜血,疼的她差点站不住脚。

劈腿!

她不是没想过,却没想到会这么快!

沈斌怀里的女人突然翻了一个身,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随即“啊”的一声尖叫,整个人拉起被子盖住了她自己和沈斌。

“大早上的鬼叫什么?”

沈斌揉着脑门,好像是有些头疼。

安然冷冷的看着这一切,看着那个尖叫的女人,手指紧紧地扣进了手心里。

“安萍,睡了我男人的滋味如何?”

安然的声音仿佛是寒冬腊月的飞雪,瞬间将整个房间的温度降到了冰点。

“姐,姐姐。”

安萍胆怯的叫了一声,那样子仿佛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

明明她才是个小三!

安然冷笑着。

“别叫我姐,我妈就生了我一个。”

安萍咬着下唇一言不发。

沈斌好像这才清醒过来,茫然的转头看了看周围,那眸子从迷离到聚集,然后到震惊,最后惊慌失措起来。

“安然,不是,你听我解释!”

他一把推开了安萍。

安萍没有想到会这样,一时不妨,直接被沈斌推到了地上,摔得有些难看。

可是沈斌却根本就不在乎她的死活,一把拉过被子裹住了自己,然后跳下床,想要拉住安然,却被安然给躲开了。

沈斌记得脸都红了。

“不是那样的,安然,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昨天晚上喝了点酒,我……”

“沈斌,我们完了。”

安然没有去听他的解释。

不管过程如何,结果就是他和安萍滚在了一起。

凡是被安萍碰过的东西,她安然就算再喜欢,也不会留下。

沈斌整个人愣在那里,看着安然眼底的痛苦,伤心,已经难过,整个人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不是我自愿的。安然,我是被陷害的!”

他多想拉住安然的手,将她抱在怀里,可是安然的眼神令他退不了。

“无所谓了,我祝你和安萍能够百年好合。”

安然转身就走。

虽然说的决绝,走的洒脱,可是心底的伤痛却好像突然间被放大了无数倍。

他明知道自己从小到大最讨厌的人就是张芳和安萍,为什么还要和她滚在一起?

被陷害的?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他要是真的干净,真的和安萍划清界限,又怎么会被陷害?

安然突然觉得自己连最后的避风港都失去了。

心痛到抽筋,痛到痉挛,痛到她无法呼吸,不得不蹲下身子捂住了胸口,然后大口的喘息着。

小说

新婚前夜,游艇被未婚夫和妹妹设计,与陌生人产生了原本没有的关联

2021-1-3 12:58:32

小说

她本是豪门第一千金,家道中落,遭人陷害,屡遭迫害却越挫越勇。

2021-1-3 13:02:0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