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刚一年,渣男渣女一脚踢掉她肚子里的孩子。

结婚刚一年,渣男渣女一脚踢掉她肚子里的孩子。,噩梦醒来,一个天神般的男人捏着一张支票说要娶她,离婚当日,他扯着她的手就去领了证。,从此她叶以念成了申城人人羡慕的陆太太。他宠她,宠的无法无天,她却不知这不过是她劫难的开始……
结婚刚一年,渣男渣女一脚踢掉她肚子里的孩子。

第1章 叶以念,我碰过你吗

“好了,下来吧。恭喜你,怀孕了,刚好四周。”

叶以念接过护士递过来的B超单,觉得这圆脸小护士笑起来就是天使。

跟唐明轩结婚一年,她最想的就是有个属于他们的孩子。

唐明轩经常忙的不着家,人说七年之痒,这才一年她已经感觉到他们彼此的生疏了,现在好了,有了这个孩子,他们的联系就牢固了。

叶以念喜滋滋的收起单据,千恩万谢的离开了B超室。

医院门口来往人多,她低着头看单据,沉浸在喜悦中,快下台阶的时候,一个娇柔的声音猝不及防的刺进了她的耳膜。

“明轩,宝宝又动了,你摸摸他在踢我。”

叶以念抬头怔怔的看着对面的人,搜肠刮肚也想不通林妙的手为什么挽着她的老公,还挽的那么紧,活像长在他身上了似的。

一个是她亲亲爱爱的老公,一个是她最要好的闺蜜,凑到一起画面竟如此刺眼。

唐明轩看见台阶上的人,身体一顿,脸上一阵不自然。

“以念,你听我解释,我……”

林妙惊呼出声,她一手捂着肚子,另一手却还紧紧勾在唐明轩的胳膊上:

”以念,我不是故意的 我对不起你,我这就走。“

林妙转身就走,一步都没挪开就被唐明轩给抱住了:”算了,妙妙,跟她说吧。”

唐明轩紧紧搂着林妙对上叶以念惊讶痛苦的眼眸:

“以念,这不怪妙妙,妙妙太优秀,我没克制住。事到如今,我们离婚吧。”

离婚二字在叶以念的头顶炸响,她脑子里瞬间空白。

林妙昨天还嘻嘻哈哈缠在她身边要让她做她孩子干妈,搞了半天这孩子是她老公的……怒火上头,几秒后,她扬手对着林妙甩过去一巴掌。

“以念,大家好聚好散,你不要这样为难妙妙。“

唐明轩截住了叶以念的手,眼中顿时火苗翻飞。

叶以念忍不住眼角酸涩,泪水在眼中打转:

“明轩,我们从大学就相爱,毕业了一起努力攒钱结婚,现在刚刚结婚一年,你就跟我说要离婚?明轩今天不是愚人节,你不要再跟我开玩笑了好不好?”

她的手从他的掌心里挣扎出来,死死抓住了唐明轩的胳膊。

叶以念不敢相信这一切,她是个很传统的女人,结婚前一心一意对男朋友,结婚后丈夫就是她的天。结婚那天起她就做好了要白头到老的准备的。

可是现在才一年,才一年啊!

“明轩,你说话呀……”

她卑微的看着他,可唐明轩的冷漠让叶以念如置冰窖,她冷的浑身发抖。几乎绝望时,她突然想起了手里的单据。

“明轩,你可以放弃我,可你怎么能放弃你的孩子?你妈不是一直催我们要孩子吗?我怀孕了,刚好四周。你看……”

她将所有的希望凝在B超单上,甚至已经做好了原谅唐明轩的准备。

只要,只要他不离婚,她可以当他跟林妙的事情没发生过。

叶以念满心期待,唐明轩却突然瞪大了眼睛,声音都扭曲了:“什么?你怀孕了?四周?”

刚开始叶以念还以为他是激动兴奋的,紧绷的心松了一下,慌忙点头:“对,刚查出来。明轩……啊……”

她急切的诉说突如其来的一巴掌给扫断了。唐明轩瞪着她,眼底都挣出了红血丝,宛如一头要吃人的猛兽。

“叶以念,你这个贱货,你居然给老子带绿帽子。我这一个多月,别说这一个月了,往前数三个月,四个月,我碰过你吗?”

第2章 冷酷的话语

唐明轩的咆哮声引来了无数路人的要眼光,那些目光像一柄一柄的冰刀,划的叶以念浑身鲜血淋漓。

“明轩,你什么意思?”

她捂着脸,不解又委屈的看着唐明轩:

“你生日那天,我在景悦定了个房间,我给你庆祝生日后来我们就歇在那了你忘了?”

“谁跟你歇在那了?叶以念,你特么别硬把这野种栽在老子头上,那天妙妙说她肚子不舒服我后来就走了,看你睡着了,就没叫醒你。你说,你后来跟哪个男人干那事了?”

唐明轩的吼声把叶以念击懵了,手上那张B超单也飘落在地上,她不由自主的抚上平坦的小腹怔怔的看着唐明轩

耳边,林妙讥诮的嗓音飘来“这酒店里牛郎很多的,以念你到底找到的哪个啊?起码要弄清楚孩子是谁的。”

“我没找。”

叶以念崩溃的大吼了一声,林妙瞟了一眼她的肚子,冷笑道:

“没找这孩子哪来的?以念,我也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女人。亏得明轩还待你这样好。”

她是哪种女人?眼前这个女人是她的好闺蜜,同在一个公司居然背着她跟她老公滚到一张床上,还在哪一晚故意叫走唐明轩,今天这一切,都是她林妙造成的。

叶以念狠狠的盯着林妙,脑子里那点理智被林妙眉梢的讥讽刺激的荡然无存。

她的巴掌又扬了起来,恨不能立刻就把林妙扇个灰飞烟灭。可林妙大着肚子却身姿矫健,往唐明轩身后一躲,娇滴滴的就道:

“明轩,你看她,明明自己忍不住寂寞找牛郎,还来打我。”

“叶以念,你够了,你给我滚,我不想看见你。”

唐明轩漆黑着脸,扯住叶以念的胳膊将她往旁边用力一甩。。

叶以念踉跄两步,直接栽了下去,滚下了台阶。

腹部钻心的疼痛瞬间蔓延她的全身,她滚过了几层台阶后倒在冰冷的水泥地上。

这是叶以念第一次感受生命流逝的疼,就像有一把刀子在她身体里一片一片削下她的血肉。

她甚至连喊救命的力气都没有,只能蜷缩在地上发抖。

身旁很快聚集了过往路人,可他们都没有人主动伸手帮她,他们只是看向唐明轩和林妙,催促他们赶紧送她进医院。

唐明轩站在台阶上,冷冷的看着叶以念,脸上没有任何温暖的颜色,眼中只有厌恶。

“一个野种,流掉最好。”

这冷酷的话语刺进叶以念的耳中,望着唐明轩厌恨鄙夷的脸,她再也支持不住,昏厥过去。

醒来时,她已在医院里。谁送她来的,没人告诉她,她只知道她的孩子没了。

没了,没了也好。不管这孩子是唐明轩还是某个不知名的男人的。现在对她来说都不是可以留下的。

在满屋消毒水味中她躺了三天,然后离开了医院。

出院这天天气阴沉,医院门口人多,车也不好打,她在路边等了很久都没等到一辆空车。

就在叶以念打算拖着疼痛不堪的身体准备去马路尽头的公交站牌时,一辆油黑铮亮的车停在了她的面前。

叶以念起初以为她挡了它的路,慌忙往旁边让,这时候车门却打开了,下来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站在她面前。

“叶小姐吗?我们先生请你上车。”

“你们先生?”

叶以念下意识的朝男人身后看去,后座上,一个男人正看着她。

这人穿着白衬衫,领口微敞,简单潇洒的装扮,下巴消瘦,鼻梁高挺,墨染似的眉斜飞英挺,点漆般瞳仁散着点点幽冷的星芒。

他脸上没什么表情,眼波也是凉凉的。

只一眼,叶以念突然觉得这个男人好像她认识。而且仿佛认识很久了,可仔细想想,却想不起他是谁。

“叶小姐请。”

身后的男人带着命令的口吻催促。叶以念望着车内男人那清冷的脸却没来由的不安。

“我不认识你家先生,我还有事,先走了。”

她不敢耽搁,只想逃离这个带着危险气息的气场。

第3章 有病

哪知,才走一步,一只手就揪住了她的衣领,叶以念慌了,正想大喊救命,那保镖已经动作迅速的将她扯了过去硬塞进了车里。

“砰!”

车门在身后重重关上,她一头撞到了后座的男人身上。

这样无理的对待让叶以念气愤难当,刚想爬起,一只男人的手托起了她的下巴。

他的掌心微微的凉,如他现在的表情一样,不带什么温度。明明是一副天怒人怨的俊朗容貌,却又冷的像个冰雕。

“叶以念。”

他薄唇轻启,叶以念吓了一跳,随即又想起上车前那一闪而逝的熟悉感来,惊问道:

“你认识我?”

男人没理会她这个,只看着她,语调凉凉的: “六月四号,景悦酒店608房里的人是你吧?”

“……”

那是叶以念耻辱的日子,她永生难忘。

“你什么意思?”

她盯着男人,惊恐的心已经抖的不成样子。

“意思很简单。”

他挑开她的下巴,似乎并不想碰她:“那天我喝多了,本来应该去你隔壁,你门开着我随手就推进去了。我先前以为你是朋友安排的,今天才知道他没有。我找你来是确认一件事。”

“什么事?”

叶以念的脑子其实已经被他的话击懵了,但还是顺着他的话机械的问了一句。

男人幽邃的眼睛里,闪着微寒的星芒:“你有没有怀孕?”

叶以念想起三天前的那一幕,心抖了一下:“没有。”

“没有就好。我不喜欢留下麻烦。”

男人接的很快,手一扬,一张支票就伸到了她面前:“这是给你的补偿,另外,也算买你的费用。”

“……你说什么?”

叶以念以为她耳朵出问题了,而这男人脸上却平静无波,仿佛在说一个极其正常的事情一般:

“我要在申城呆一段时间,对你还算满意,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明白你妹!”

叶以念忍无可忍大吼了一声:“你谁啊?这是想包养我吗?自己不长眼欺负了我还不算,你还想包养我,脸怎么那么大呢……”

实在气不过,她一把扯过他手里的支票,看都没看那数字就撕了个粉碎,然后将那碎削扔到了他脸上:

“有病。”

还病得不轻。有钱了不起吗?有钱就能随意的买断别人?

叶以念气的七窍生烟,但同时心底也敲响了警钟。这男人从本身气势到这排场都能看出是个大人物,不是什么善茬子,她恐怕只能吃这个闷亏了。

而且她还应该远离他,免得后患无穷。

这么想,她便懒得多废话,扭头就拉开了车门。

门外,那保镖还堵在那里,但下车的时候,他好像又得了什么指示似的没有为难叶以念。

叶以念下了车,快速逃离疾走了好一段路,确定身后那辆车没追过来,她才松了口气。

刚刚流了产,这样的奔命让她肚子疼的要命,刚好旁边有公交站牌,她便走了过去在那里扶着广告牌休息了一下。

还没缓过来,手机响了。

“死丫头,你在哪啊?我在你家。”

自己妈催命般的声音传来,叶以念的心立即又提到了嗓子眼。

一听张如兰这嗓门她就知道肯定又出了什么事,不敢耽搁,应了声就收了手机,忍着腹痛打车回了家。

脚刚迈进门,一记铁掌就扫了过来,打得她眼冒金星,差点当场昏过去。

第4章 想钱想疯了

甩巴掌的正是张如兰,叶以念的亲妈。

“你这个死丫头,你怎么回事?你婆婆说你在外面胡搞,你解释清楚。“

”还解释什么?”

婆婆陈留芬走过来,厌恨的扫了叶以念一眼,又转向张如兰讥讽道:

”亲家母,不是我没人情味狠心不借你钱啊。你瞧瞧你这生的什么女儿?她这两天就在医院里住院,为什么?流产!我们明轩根本没碰她,她就怀孕了。呵,这种儿媳妇,我还能借你钱?“

借钱?叶以念捂着脸看着张如兰:”妈,又怎么了?你怎么又跑来借钱?我爸又赌输了?“

这是第几次了叶以念自己都不知道。婚前她的钱很多都贴到她爸的赌局里去了,婚后他们也是隔三差五的来问她要钱,让她不堪其负。

张如兰脸色很难看,恶狠狠的瞪着叶以念:“是又赌输了,十万块。我本想着明轩升总监了,你们该有点钱了。可你倒好,你怎么这么不争气?明轩那么好的男人,你怎么这么作?”

张如兰挥手就砸,几个拳头落到叶以念身上,她身上疼痛不堪,心更是如被凌迟。

“妈,你讲点理好不好?他们说什么你都信。你有没有问过唐明轩,他自己做了什么事?他在外面把别的女人肚子都搞大了你知道不知道?”

张如兰愣了一下,盯着叶以念,然后又看向陈留芬,陈留芬冷笑一声:

”妙儿肚子里的可是我的金孙,都六个月了。你哪能比得上她?“

话落音,她猛地将脸沉了下来瞪着叶以念:”我警告你,你趁早把离婚协议签了,我的金孙要出世了,得有个名分。我们明轩已经是总监了,不是那个小业务员了,你这种家庭的女人配不上他妙儿父母好歹都是公务员,有知识有涵养,以后对明轩也有帮助。你识相点,别让我们起诉你,面子都不好看。”

起诉她?林妙那肚子都六个月了,唐明轩婚内出轨事实俱在,他们还起诉她?

叶以念怒不可遏,刚想争辩,张如兰却扯住了她:

“以念,你快跟你婆婆道歉。明轩就算出轨也是你的错,你作人家老婆怎么伺候男人的,快你快道歉,让你婆婆原谅你。”

“妈……”

叶以念觉得她妈想钱想疯了。

“你个死丫头,妈的话你都不听了。”

张如兰的拳头又砸了过去,就像砸一头不听话的牲口。

叶以念心里的疼早已超过了心里的疼,她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从小到大她的亲妈就从没给过她好脸色,明明都是一样的女儿,张如兰把叶菱悦捧在手心,而她就踩在脚底。

“行了,你们俩够了,都给我滚出去。”

陈留芬突然抄起了一个扫把打过来:“你给我滚,我们不是慈善机构,没钱,出去。”

叶以念身上又被扫了好几扫把,眼前乱成一团,她也没办法,只要好扯着张如兰先退了出来。

“砰。”

陈留芬甩上门。张如兰气的要命,又想来打叶以念。叶以念不想被邻居看笑话,转身拽着张如兰走向电梯。

刚出单元楼,迎面就撞上了她爸叶德。

“念念,钱拿到了吗?”

叶德脸上挂着彩,一只眼睛肿的像熊猫眼,一看见女儿就满含期待的问。

叶以念没理他,直接看向他身后的两个大汉。

“你是他女儿?好,钱拿来了吗?”

其中一个大汉走到走到叶以念面前,朝她伸手。叶以念皱着眉看向叶德:

“爸,我现在手上没钱。唐明轩在外面鬼混,叶家也不会给我钱,我没办法。”

“什么?大老远跑了一趟你们还是没钱?”

叶德还没吭声,其中那大汉就吹胡子瞪眼的嚷了一句,随即他一拳头塞向叶德:

“妈的,你不是说你丫头能拿到钱吗?害我们白跑。”

叶德倒地,大汉抬脚就踢,这时候另一个人上来劝阻:

“算了,打死他也没有。刚好,兰姐那还缺人,我看你也不错,你跟我们走,让你爸妈回去筹钱,什么时候筹到钱,我们什么时候放了你。”

两个大汉说着就抓住了叶以念的胳膊,叶以念吓得大叫:“你们干什么,你们放开我,我不去。”

第5章 是他吗

这两个满脸横肉的男人根本不理会叶以念的叫喊,一左一右拖着她的胳膊就往前方的面包车上走。

叶以念本来身体就虚弱,哪能挣的过他们,无奈我只能像张茹兰和叶德求救:

“爸,妈,救我,我不要去。”

叶以念哭喊着,拼尽全力挣扎。张茹兰冷冷的看着她,叶德则从地上爬了起来,缩着手伸着脖子对她喊:

“念念,你就跟他们去呆几天,爸这边筹了钱肯定去救你。”

一个赌鬼的话,叶以念绝望了。突然间,父母熟悉的脸变得陌生的认不出来,她的嗓子就像被谁攥住了,喊不出话来。

叶以念就这样带到了一家娱乐会所。

“兰姐,这女人先给你调教两天,这两天她爸不还钱,就让她陪客抵债。”

两个男人把叶以念扔给了一个叫兰姐的女人,兰姐一把提起了叶以念,像审视一个物品一样审视她的脸。

叶以念知道这个女人在审视她能卖什么价钱,她已经没有退路只能苦苦哀求兰姐多宽限她几天。

兰姐又将她扔回地上,冷冰冰的道:“二天。没人拿钱来,你就给我去陪客人。”

来得时候他们收了叶以念的物品,她没办法跟外界联络,只能祈求张茹兰和叶德还心疼她这个女儿。

可惜到了第二天晚上他们都没出现。

“她,明天让她陪客,今晚叫阿康来给她先适应适应。”

等到最后的时候,兰姐指挥着两个打手把叶以念拖进了一个包厢。

“你给我老实点,十万块钱,收了你这个二手货也算骗你你们了。不老实出来打断你的腿。”

兰姐一把将叶以念推进去,凶神恶煞的威胁她,紧跟着那个叫阿康的男人就走了进来,一把锁上了门。

阿康一进来就抱住了叶以念把叶以念往里面床上拖。叶以念拼命的挣扎。

“你放开我,混蛋,你们这是犯法的。”

叶以念撕心裂肺的喊着,双拳疯狂的捶阿康的胸口,可这对于人高马大的男人来说就是挠痒痒,他根本没看叶以念,直接将她抱了起来,扔到了大床上。

叶以念跌的头昏目眩,阿康站在床边不耐烦的扯着衣服,很快就露出了带着点胸毛的胸膛。

叶以念恶心的想吐,情急之中脑中灵光一闪突然爬了起来抱住了阿康的脖子。

阿康愣了一下,猥琐的笑了起来:“小婊子,这么等不及。刚才还装。“

他没推开叶以念,叶以念则利用这短短几秒的时间快准狠的对着他的脖子死咬了一口。

像吸血鬼那样。

“啊。”

叶以念德齿尖尝到血腥味的时候,阿康也大叫了一声,然后叶以念猛然松手,抬起腿又用膝盖狠狠的攻击了他的重要部位。

上下齐发,阿康痛苦的弯了腰。叶以念连滚带爬的跑下来床,开了门跑出了包厢。

“妈的,抓住她。”

阿康很快追了出来,叶以念提着一口气,来不及多想任何,只知道要拼命跑。

但是上天好像故意跟叶以念作对似的,由于太慌,刚跑到楼梯口她的腿就打了软,人一下子趴了下去。

“啊……”

她惊叫,眼前一昏,绝望的做好了滚下去的准备。

可没想到迎接她的不是冰凉的地面,而是温温热热的一个胸膛。虽然有点硬,但好过直接摔个头破不血流。

叶以念来不及看男人的脸,就直接双手揪乱了他奢贵的衬衫。

一抬头,她却愣了。

居然是那个跟她一夜情,又打算包养她的男人。这个世界也是够小的。

“陆总,您来了?这个死丫头,没惊到您吧?”

陆?叶以念德脑子里突然闪过了一到亮光,这亮光照亮她记忆里那些久远到已经看不见的回忆,是他吗?难怪第一眼就觉得熟悉。

陆宸!

叶以念望着眼前的人,他也正看着她,双眼古水无波,毫无情谊。

陆家人向来都凉薄如冰,叶以念现在真怕眼前的人见死不救,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陆总,求你。”

陆宸眼波终于有了微微的振动,眉毛皱了皱,又垂眸,缓缓抬手攥住了叶以念那只攥着他衣服的手嫌弃的扯开。

叶以念的心都快蹦出来了,眼看着自己的手就要脱离那件衣服,她做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大胆举动。

第6章 不要

就在陆宸把叶以念那只手拽开的时候,她突然伸出双手紧紧抱住了他。

“陆宸。我求你帮我一次。”

陆宸低眉看着这个突然像是受惊的小猫一样扑过来紧抱着他,又对他直呼其名的女人,眼底的微光轻轻闪动。

“你帮我,你的要求我答应。”

叶以念又道。答应以后怎么样那是以后了,眼下,陆宸是她唯一的稻草。不抓住,她就万劫不复。

“你个死丫头,还敢缠着陆总。”

兰姐火大,上来就掐住了叶以念的胳膊。

陆宸低头看着趴在他胸口上这只可怜的小猫,眉心皱了皱,冷眸扫向兰姐:”放开她。“

兰姐愣了一下,陆宸没跟她废话,扯开她的手,又直接捉住了叶以念纤细的胳膊,带着她上楼了。

走廊尽头,陆宸的专属包厢内。叶以念一进去就觉得心跳加速。

包厢里没开灯,稍显暗淡的光影中,陆宸高大的身影显得极具压迫性。

叶以念甚至不敢再像刚才在外面一样亦步亦趋的跟着他,只敢站在门边,跟他保持距离。

”我救你不是看你装木头桩子的。过来。“

走在前的陆宸回头狭长的凤眸中闪着不悦,叶以念暗暗咬唇,以一分钟挪半步的速度在那墨迹。

死女人,前两天才清高的把支票甩他脸上,今天又可怜巴巴的求他,现在又成了这副不情不愿的样子。

欲迎还拒的招数用的挺熟啊。

陆宸不耐烦往回迈开大步,瞬时就欺到了叶以念的身边。

”你应该清楚我不会无条件帮你。所以,从现在开始,不要摆这副死人脸给我看。“

陆宸伸手捏住了叶以念的下巴,微凉的指尖像冰棱一样传递着森森寒意。

”陆先生,我……这对你只是举手之劳,你的恩情我铭记在心,请你放了我行吗?“

叶以念扬着脸,虔诚的盯着陆宸。她的眼睛生的圆,看着他,扑闪扑闪的,柔弱又干净,很容易就勾起了男人的……破坏欲。

”叶以念。“

陆宸突然将脸压了下来,菲薄的唇几乎碰到那粉嫩的唇瓣,他微微一笑,邪气森森:

”我看上去像是这么好说话的人?“

”……不像。但是……“

叶以念刚想再接再厉试图说服这个看上去就绝非善类的男人,却听门外吵吵嚷嚷。

“在哪?一间一间找,非要找到这个小贱人不可。明轩,你仔细点,拍到她勾人的证据,咱们就能让她净身出户。不,还得赔偿我们的损失。”

陈留芬那暗哑却凄厉的声音刺的叶以念一激灵。慌乱间,陆宸突然将她抵到了墙上。

“是来找你的吗?你男人?”

岂止是她男人?还有婆婆。

叶以念心乱如麻,哀求的看着陆宸,圆眼中露出受伤的小兽般可怜的神情:

“陆先生,求你让我在这躲一下,否则,被人家看到,我没什么好处,也有损你的威名。“

陈留芬和唐明轩都是有备而来。如果被拍到她跟陆宸在一起,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到时候他们就能将她扫地出门,法庭上她非但拿不到该有的补偿,甚至得不到舆论支持。

所以,她绝不能让他们得逞。

“我的威名?“

陆宸仿佛听了什么笑话,唇边笑容越发深刻:

“那我倒要看看,怎么有损我的威名了。”

他一伸手,攥住了门把手。

“吧嗒“一声轻响,叶以念的心跟着一抖:“不要。”

她的哀求声中,陆宸拉开了房门……

第7章 现在起来,去离婚

门外,唐明轩一行人刚刚扫到这里。对上唐明轩和陈留芬的脸,叶以念下意识的往里面缩了缩。

可即便如此,她那点可怜的退路还是被陆宸给挡了。

这男人,坚实灼热的胸口一直压在她的胸口上,半寸都没挪开过。他就像唯恐外面的人不知道他俩离的近似的。

“好呀,果然吧,明轩,快拍下这对奸夫淫妇。啧啧,还贴这么紧,叶以念你还要点脸吗?你给我出来。”

陈留芬伸手就来抓叶以念。唐明轩举着相机拍了两张,随后瞪向陆宸:

”你谁啊?这是我老婆。你这个王八蛋。“

他的拳头瞬间扬了过来,陆宸深眸一凛,伸手直接扣住了唐明轩的手腕。

‘咔嚓。‘

骨头的碎裂声刺破全场,唐明轩自己都没想到陆宸一手就解决了他,瞪大眼睛盯着陆宸半天才反应过来‘啊‘的一声怪叫。

陈留芬正在扯叶以念,见儿子吃了亏,慌忙松开了叶以念,转向儿子:

“明轩,你怎么样了?哎呀,杀人了,奸夫淫妇还有理了……”

陈留芬一嗓子嚎了出来,陆宸冷冷的看着,一手攥住了叶以念的手腕,抬脚踢开了唐明轩,将叶以念拉了出来。

出了会所,叶以念忍无可忍的甩开了陆宸的手:

“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这样会害死我的。我……”

“那个家你还想回去?”

陆宸冷诮的挑眉,唇角复又勾起浅淡的弧度:“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回去被他们打死,二是跟我走。”

现在已经是晚上,寒风瑟瑟,身后会所里陈留芬的嚎叫声越来越近,他们已经追出来了。

“我跟你走。”

事情激化到这一幕明明就是拜这个男人所赐,可她还是只能跟他走。

叶以念恐惧的往后看了一眼,羸弱的身体此刻更像被抽走了最后的力气,还没有完全恢复的小腹又疼了起来,但她却皱紧了眉强忍着,没有表露分毫。

陆宸满意的点头,晦暗的光影中没有看到叶以念那脸色的雪白颜色。他不再言语转身走向停车坪。

叶以念跟在陆宸身后,缓缓挪了过去。

车行一路,最后怎么下车的叶以念也不清楚,她只知道醒来时已经第二天了,她躺在一间偌大的卧室里。

黑白灰色调为主的装饰,精巧雅致的水晶灯,简欧风格的家具,如那个男人的气质一般,清冷尊贵。

这是他的房间。叶以念翻身坐了起来。抱着薄被发了一会呆。

“唔……”

一阵手机震动的声音把她吓了一跳。转眼一看却是自己的。

陆宸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她的东西取了回来。都放在床头。

她伸手拿过来,微信里躺着唐明轩发来的一条讯息。

“劝你识相点早点把离婚协议签了,不然法庭上见。”

这句话下面配了一张她跟陆宸那天在会所里的照片。唐明轩选的角度挺好的,拍的正好是她跟陆宸那紧密相贴,他还低着头仿佛吻她的样子。

这是她叶以念婚外情的‘铁证’他想要挟她。

而且,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叶以念知道唐明轩有个朋友就在法院工作。

所以唐明轩才能够在自己都有了私生子的情况下还这么有恃无恐的威胁她。

叶以念紧紧捏着手机,正想着怎么回应好的时候,陆宸进来了。

看见这个男人,叶以念本能的石化了,忘了做出反应,等陆宸走到身边她才想起收手机。

可这时候已经晚了。陆宸朝她手上看了一眼,随手就把手机拿了过来。

页面还停留在那个页面,凤眸扫过,他便勾起了唇角,随后抬手修长的指尖在手机上轻点了几下。

“你干什么?”

叶以念慌了,爬起来夺手机,陆宸优雅的抬手,将屏幕对着她:

“现在起来,去离婚。”

“什么?”

第8章 你的眼泪真不值钱

叶以念的大叫,惹了陆宸烦躁的皱眉,他看着眼前这个头发乱糟糟,表情也乱糟糟的女人,随手拖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目光凉薄的看着她:

“唐明轩跟你朋友连私生子都有了,你婆家也看不上你,还等着告你让你净身出户。其实不用去告,你也分不到什么财产。

那房子产证是唐明轩一个人的,婚前购买,至于你们共有的存款等等,估计他早就转移出去了。所以,你还有什么?”

“你去调查了我?“

叶以念眼里冒出火苗,陆宸狭长的眉眼挑了一下:“好歹你也怀过我的孩子。我想知道的清楚一点很正常。”

他知道了?

叶以念猛地心惊,呆呆的望着陆宸,过了好久才毫无底气的争辩:

“我的房子我也出了一半的首付,这一年甚至是我在还贷款。我每月的工资……”

“呵……”陆宸冷笑一声,眼神讥诮:“你有付首付的证据吗?法院不会支持你。一年的贷款算什么?唐明轩升了总监,他的钱全部留下了。”

说到这里,陆宸突然站起,弯腰倾到了她面前,幽邃的眸盯着叶以念:

“从你们买房子开始,他就在利用你。叶以念,你是个笨蛋。”

她是笨蛋……她确实是笨蛋。

叶以念颓然的跌坐床上,眼中不由得蒙上一层雾气。

那时候唐明轩跟她说一个人的名字办手续方便,所以她根本没多想也没坚持。

谁知道那时的一念之差,如今让她落得个净身出户的下场?

”你很幸运。遇见了我。“

陆宸直起身体,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叶以念。

叶以念扬着脸,回视着这个天神一般的男人:

“真的是幸运吗?”

她春湖般的眼睛里盈满了难过,迷茫的色彩,陆宸心间的某处突然颤了一下。

他很不喜欢这种感觉,眉眼突然犀利起来:

“我只是提醒你,你要是愿意跟他们对簿公堂,让所有人都知道你因为在外面偷人而被告离婚,你继续去纠缠。”

陆宸说完就走了,叶以念呆坐在床上,盯着那扇关上的门看了一会,然后拿起了手机,给唐明轩又发了一条消息。

“十点,民政局。”

出轨的男人就像馊了的馒头,不离婚,抱着整天啃,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她不如先跳出那个恶心的圈子,再想其他。

叶以念做了决定,起身收拾了一下就离开了这处陌生的别院。

她到民政局的时候唐明轩都已经到了,林妙挺着肚子挽着他的胳膊,看见叶以念就松开了手走到了叶以念面前拉起了叶以念的手:

“以念,我知道你爱明轩,不过你放心,我会替你照顾好他的。这件事是我和明轩对不住你,你千万别怪我们,好吗?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我最要好的姐妹。”

叶以念抽回手,冷冷看着林妙:“我以前只意味你最擅长的是撒娇,没想到你最厉害的技能是不要脸。都到这个地步了,还装什么装?”

“以念,我是真心跟你道歉的。”

林妙小脸垮了下来,泫然欲涕的回头看向唐明轩:“明轩,我真的是真心的。”

唐明轩上前来皱眉不耐烦的看着叶以念:“以念你太过分了。妙妙已经道歉了,要离婚的是我,跟她无关。像你这种不干不净的女人,我也实在懒得多说了。进去办手续吧。”

他手腕上缠着白色绷带,但是因为急于离婚,他只字未提陆宸的事,眼里都是厌恶。

叶以念对这个男人已心如死灰。不再发一言,转身大步走进了民政局。

离婚的人不多,他们进去就办了。半个小时后,离婚证就到了叶以念的手里。

“明轩,我们走吧。”

林妙立即挽着唐明轩的胳膊,将他拽去了旁边办理结婚的地方。唐明轩随意的将离婚证塞进了口袋里,低头在林妙的脸上亲了一下:

“我说过要给你一个家的。”

“老公最好了。“

林妙挺着肚子凑近,就在这人来人往的办证大厅里,吻上了他。

在这两个人眼中,叶以念已经成了空气。相恋五年,结婚一年,六年的时光,换来的就是眼前下堂妇的下场。

眼角酸涩,呆呆的看着那两个相携而去的人。滚烫的泪滴滑下来时,她的耳边突然响起一声清喝:

“叶以念,你的眼泪还真不值钱。”

叶以念吓了一跳,回头就见陆宸站在身后。

“跟我走。”

他的大手瞬间将她的手包裹,拉着她不由分说的到了办理结婚证的窗口前。

“你……你要干什么?”

叶以念声音都在打哆嗦,陆宸低眉,毫无温度道:“结婚。”

小说

靠近他只有一个目的:报复!

2021-1-3 12:47:25

小说

说好的酷帅狂拽吊炸天呢?说好的高冷傲慢大总裁呢?

2021-1-3 12:50:3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