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他只有一个目的:报复!

靠近他只有一个目的:报复!当我完成了自己的复仇,想全身而退,他掐着我的脖子冷问——“欧洛,你以为我的世界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爱情走心,欲望走肾,我偷走了他的肾,顺便也搭上了我的心。
靠近他只有一个目的:报复!

第1章 日久没有生情

叮咚——

按响门铃的那一刹那,我也撩了缕长发垂到半露的胸口,让若隐若现的性感愈发肆意张扬。

可是门铃响了半天,也不见他来开门,难道他不在?

虽然这样想着,可我又不愿相信的猛按几下门铃,就在门铃快被我按爆的时候,房门霍地拉开,他出现在我面前。

全身只着一条运动裤,上身完全赤着,就连脚也是光着的,他这副样子一看就是刚运动完,那一块块健硕的肌肉似乎还在丝丝颤动,大颗大颗的汗珠更是随着这颤动滑过他性感的腹股,滑向更性感的地方……

这样的他,配着冷俊的容颜,全身向外散发着强烈的荷尔蒙气息!

我不由的就做了个吞咽的动作,本就燥热的身子似乎愈发的热燥了起来!

眼前的男人叫祈向潮,不是我的男朋友,更不是我的未婚夫,只是无数个寂寞夜里,在床上和我探讨负距离的男人,通俗点讲就是炮友。

我们在一起有两年了,只上.床,不谈情。

我们只在彼此有需要的时候出现,其他时间从不见面。

他看到我的那一秒并没有意外,只是薄唇轻轻一抿,而他这么随意的一个动作,已经让我急不可耐,我二话没说,直接上前抱住他就亲……

凌乱的呼吸透着我的急迫,我看不到自己的样子,我也不想看,但我知道,现在的我一定饥渴的好像几年没碰过男人似的。

不过我不介意,在这个男人面前,我从来都是我行我素,想怎样就怎样。

现在我就是想和他做,无须掩饰,扭捏。

可是很意外,祈向潮并没有像以往那样热情的回应我,而我也没有多想,直接手嘴并用奔着他的敏感要害而去,而他却在这时拉开了我,漆黑的眸子冷漠的看着我。

这样的冷漠让我有些意外,但我仍没有多想,搂着他的脖子猛的往他身上一蹿,双腿用力夹住他的腰,无比的妖媚贴着他的耳边说道:“要我,祈向潮狠狠的要我!”

这样的话,没有哪个男人能承受得住!

更何况说这话的女人是我欧洛,是可以让所有男人都硬的女人,要知道以往,我随意给他抛个媚眼,便能让他战斗力多增加一倍。

今晚,我如此热情直辣,他定是会给我更致命的疯狂!

就在我期待着一轮情爱的狂风骤浪吞没我时,我却身子一轻,然后咚的一声被摔在了地上。

摔的很疼,尾椎骨好像都摔裂了似的!

痛意让我迷乱的情欲清醒,我不敢置信的看着将我摔在地上,神色冰冷,眸光幽深的男人,“你什么意思?”

“以后不要再来这里!”他开了口,声音与他的人一样冷。

我怔了两秒,才明白过来他这话的意思,他这是要把我给踹了,但我似乎并不愿意相信,居然傻傻的还问了句:“你的意思是OVER?”

“是!”他回答的那干脆,没有一丝拖泥带水。

虽然我早知道与他会有这样一天,可是当这一天真的到了,我突然间还有点不能接受。

就在我还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时,耳边传来“砰”的一声,我抬头,眼前只有厚重的门板。

祈向潮回屋了,冷漠无情的把我关在了门外!

第2章 谁揍了她?

虽然和祈向潮是炮友,只是身体上的交集,对他我从未有过别样的奢望,但被他这样无情的赶出门,还是让我自尊和心灵都受了伤。

我坐在地上半天没有起来,就那样呆呆的望着眼前这扇紧闭的门,都说日久,生情,可他睡了我这么久,没情也就罢了,还对我如此的无情!

一抹酸涩在心间泛滥,于此同时恼羞也在心底肆意升腾……

好一会我才扶着墙站起来,但我并没有走,而是再次按响了他的门铃。

他没有给我开门,而我就那样锲而不舍的按着,大有要将他门铃按穿般的执着。

就在我以为他今晚都不会为我开门的时候,门意外的开了,祈向潮看着我,幽漆的眸底显然带了被惹怒的不耐烦,我直接忽略,冲他妖媚的笑着,然后从包里勾出一沓毛爷爷来,塞进他的裤腰,说了三个字,“陪睡费。”

我这话说完,就感觉到一股子冷气扑到了我的鼻息,他这是生气了!

被我羞辱而气!!

赶在祈向潮发飙之前我离开了,虽然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发飙,或者他发飙是什么样子。

在一起三年,睡过不知多少次,可是关于他的一切,除了床上那点事,还有他身上那点东西,我对他一无所知。

所以这也让我对于这场被甩,除了那么一瞬的失落,其他并没有多少感触,只是我很纳闷,他怎么就突然要中断与我的关系?

要知道他可是曾经说过,我是他除了他自己之外最满意的身外之物。

难道他另找了个比我更合适他的女人?

还是他要结婚了,准备结束与我的不正当关系?

在思索中,我走出电梯,空气的冷意扑面而来,让我打了个寒颤,此刻夜的五彩霓虹有多绚烂,就衬的我有多狼狈,从小无父无母也就算了,还被自己的好闺蜜设计失了第一次,也是自那以后我开始堕落与祈向潮睡在了一起,不过说起来堕落,我这两年也就堕落在他这一个男人身下。

可没想到,现在连他也踹了我!

欧洛啊欧洛,你长的再美有什么用,你迷倒了全世界的男人又如何?终究深更半夜,没有一个人可以温暖你的。

想到这里,只觉得愈发的冷了,我不由的伸出手想抱抱自己,可我的手还没碰到自己,就被身后一股重力踹的扑倒在地,我还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拳脚耳光便如同雨点般的落在了我的身上。

“贱人!不要脸!婊.子……”

那些人不光打我,而且还不停的用极其难听的字眼骂我,我完全懵了!

“臭婊.子赶紧滚出太阳城,否则下次侍候你的就不是巴掌拳头,老娘直接找人把你轮了!”

在我被打的还剩一口气的时候,为首打我的女人丢下这样一句话,而我很确定不认识打我的人,更想不明白自己何时结下了仇,要这些人对我如此下狠手,而且最后的话很明显是要我赶出这座我生活了两年的城市。

我来不及想这些,在最后昏厥前,把求救电话打给了好友小宁宁,而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小宁宁说已经报了警,警察会查是谁打的我,而我最重要的是养伤,虽然没伤及内脏,但这一顿揍也够我休养个十天半月。

第3章 该了结了

可是我并没有在医院住上那么久,第三天我就出了院,因为我还有我的工作要忙!

在不熟悉我的人眼里我就是一只花瓶,功能就是供人欣赏,可那些人都瞎了。

事实上是一名资深翻译,会六国语言,有自己的翻译社,虽然我明明能靠脸吃饭,但我更想拥有自己的事业。

在被祈向潮踹的那天我接了政府的一个大型的翻译工作,这份翻译做好了,以后我的翻译社就等于拿到了一张长期饭票,这也是那天我开心又兴奋的原因。

都说乐极生悲,事实上果然如此,不仅被资深炮友踹了,还被人莫明的打了一顿,这事我越想越憋屈,不过我这个人有一点十分的好,那就是只要投入到工作,其他的事我都会抛到脑后。

为了完美又快速的完成政府的翻译工作,我忘了祈向潮,也没有理会挨捧的事,整天埋头于一堆翻译资料中。

翻译工作不同于别的,虽然我精通六国语言,但有些很专业的词翻译过来要求准确,为了确保这份准确,我要查阅很多资料,也正是我对工作的精益求精,也让我在翻译界小有名气。

“你这是打算把自己埋在这稀奇古怪的字符里吗?”资深好友小宁宁来的时候,我正埋在一堆书稿中。

听到她的话,我眼皮都没抬一下,直接说道,“有事就说,没事滚一边去,姐姐我很忙。”

“警察那边已经查出揍你的人是谁了,”小宁宁凑近我说,但哪怕如此,我也没有抬头,只是简单‘哦’了一声。

这态度估计也没谁了,被揍了,凶手找到了,而我却一点都不好奇。

我的态度激起了小宁宁的不满,她直接一巴掌拍在我的桌子上,“欧洛你这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不打算追究了?”

“追究!”我敷衍的回了两个字,其实也不是敷衍,我肯定不会白白挨揍,我生下来可不是给别人揍着玩的,我一贯睚眦必报,我表现出这么一副淡然的态度,是我知道结果出来了,揍我的人又跑不了,所以没必要大惊小怪。

“简丹妮!”下一秒,小宁宁给了我三个字,而这个名字是用刀子刻在我心头的疤,淡定的我终于停下正在刷刷写字的手,缓缓抬起头来。

小宁宁忽略掉我的惊讶,继续说道:“一切都是她指使的,打你的女人是她花钱雇的。”

简丹妮就是我曾经的闺蜜,是害我失去清白的女人。

就在我脑回路还在想着她为什么要找人打我的时候,小宁宁又重磅的丢过一句话,“这个小贱人明天上午订婚,凯撒大酒店,据说还嫁了个很-有-钱-很-帅的男人……”

小宁宁后面的话我已经听不进去,我满脑子都是小贱人简丹妮的脸,不自觉的,我连手下的纸都抠出了个烂洞。

我恨她,每每想起她,我就会想起我被陌生男人压在身下的画面,这辈子都忘不了。

她毁了我的一生,现在又找人打我,她这是要欺负我欺负到家了,两年前我就发誓,只要和她再相见,这辈子不是她死就是我死,现在该到我和她了结的时候了。

于是第二天我便不请自到的出现在简丹妮的订婚现场,而我一出现就成了全场众人的焦点——

第4章 欢不欢迎我都来了

今天的我特意打扮过,一身中西结合的礼服,配着我高梳起的发髻,再加上我本就美艳的脸蛋,整个人时尚又美艳,尤其是我那一身正红色的礼服,在今天这样的场合,衬显的我好像才是今天的新娘。

“你来干什么?”简丹妮看到我的刹那,慌乱之余是又气又恼,一副恨不得撕了我的样子。

“来喝喜酒喽,”我笑着用手指在空气中划了个圈,带着挑衅。

此刻,简丹妮与我站在一起,虽然她也一身新娘红装,可是与我一比,她更像是山寨版。

我的美是谁也取代不了的资本,当初简丹妮设计我,就是嫉妒我的美艳,今天我就要利用我的美,让她一败涂地。

我做到了,从我出现那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我的身上,我取她而代之,成了今天的女主角。

所以,到现在为止,我没动一兵一卒,已经让简丹妮颜面丢尽。

“是不是很后悔那晚没让人弄死我?”我向着她凑近,用我们俩听到的声音,挑衅的问她。

我的话让她花容失色,但只是瞬间,她便冲我一声冷呵,“滚出去,我这里不欢迎你!”

“呵——”我浅笑,“欢不欢迎我都来了。”

我说这话时,我还故意挺了挺傲人的胸器,再次向眼前的女人示威。

有句话叫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这人也是一样,不比不知道差距,我今天来就是要将简丹妮比下去,让她颜面扫地。

“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简丹妮当即就恼怒的对我辱骂出口。

我不以为然的一笑,“彼此彼此。”

说完,我不顾简丹妮的愤怒,故意扭着娉婷的腰肢风情万种的向着宴会厅中央走去——

“哇,怎么又多了个新娘子,这可比先前那个美多了,”人群里不知谁这样调皮了说一声,而这一声就像是引子轰的引爆了简丹妮。

她二话不说冲过来就撕我的衣服,“不要脸的女人,今天居然敢来抢我的风头,看我不撕烂你……”

我没有猝防,被她撕了个正着,可我也不是吃素的,积压在心里已久的怒火,让我对着她反撕过去。

可是我忘了,这里是她的婚宴现场,是她的地盘,很快她的亲戚朋友都赶了过来,可想而知,谁也不会帮我,而是第一时间帮着小贱人撕向了我,换句话说我被群起而攻之。

头发被扯,衣服被撕,胳膊腿都好像要被拽离我的身体,一派要把我五马分尸的架势,可这似乎还不够,我看到有个男人拿过一瓶酒向我砸过来,那样子像是要要了我的命!

不害怕是假的,不想躲也不可能,可我被所有人给拉架着,几乎一动也不能动,自然也无法躲,所以在那人将酒瓶举起的刹那,我只能本能的绝望的认命的闭上眼。

可这时,一道十分熟悉的好听的声音却传到了我的耳里,“都给我住手!”

“向潮!”这时,我又听到小贱人简丹妮慌乱的一声。

我不敢置信的睁开眼,只见不远处祈向潮站在那里,一身白色的礼服,透着精致的尊贵,我的心顿时像被谁的握住了似的一缩,自从那晚之后,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却不曾想是在这样的时刻。

他依旧那样冷漠,那样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依如我对他的初见。

可是此刻,他怎么出现在这里?

我刚想到这里,就发现他修长有力的手正抓着那个要砸向我的男人。

他这是在救我?

第5章 他驱逐了我

“向潮,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个疯女人,要闹咱们的场子,”简丹妮扑到了祈向潮身边,一脸委屈的冲他控诉。

不知哪来的疯女人?

这是简丹妮给我的定位,她果然是想漂白自己,想和我装作不认识,其实也对,不然她在国外的这两年也就白呆了。

两年前,她设计我之后便去了国外,美其名曰留学,实际上是想躲开我对她的报复。

此刻看着简丹妮紧挽着祈向潮的手,我所有的疑惑霍地解开了,原来祈向潮是今天的男主角,是小贱人简丹妮的未婚夫。

原来他不是小说情节里从天而降救赎我的天神,原谅我刚才在看到祈向潮的刹那,真的有那种臆想。

同时我也明白过来,这也是他踹我了我的原因,因为他找到了个可以睡一辈子的女人,同时也明白简丹妮那天晚上为什么找人打我了,因为她知道了我和祈向潮的关系。

有什么东西在心底快速的划过,然后我就只想呵呵了,这世界特么的真小,我的炮友居然是我死敌的未婚夫。

“Hi!”我怼了下还拉着我的人,理了下被挠乱的头发,妩媚的冲着祈向潮挥了挥手。

可是他看都没看我一眼,便把目光移开,冷漠的对着一边说了两个字,“保安!”

他这是要驱逐我?!

怎么说也是睡了三年的炮友,他装作不认识在情理之中也就罢了,可他怎么能让保安来赶我呢?

再看小贱人简丹妮正一脸的得意,一对不知填了多少硅胶的胸正紧紧的贴着祈向潮的手臂,这画面无比的扎眼。

我不喜欢!

我甚至有点后悔,刚才在和她的撕挠中,我应该最先抓花她的脸,让她今天再也没有机会面对众人,让她主动放弃这个订婚。

保安来了,不由分说就架住了我的胳膊,把我往外拖,我怼了他们几下,都没有怼开,看着简彤妮得意的样子,我忽的不甘,不甘就这样走掉,不甘她就这样嫁给了如此帅的男人。

是的,虽然对于祈向潮我并没有别的想法,但不得不说他很帅,是帅到让女人见到就拔不动腿那种,当初和他的第一次睡,我似乎就是因为他太帅才没把持住。

男人是视觉动物,其实女人也一样,虽然祈向潮已经和我没有关系了,但我还是不想他被简丹妮那样的女人糟蹋。

于是,在我被拖架丢到马路上之前,我对着祈向潮嚷道,“姓祈的,你身边的女人十二岁的时候就脱光了爬上了她亲哥哥的床,她十四岁就不是处了,她睡过的男人能绕这个礼堂三圈,你要娶了她,你头上的绿光能照亮半个地球……咚——”

伴着屁股再次被成两半的痛,我的吼叫终止,可想而知我现在的样子有多惨烈。

头发凌乱,衣衫不整,活脱脱的一个女疯子。

路过的人都停下来看我,对着我指指点点,我的人生再次因为简丹妮这个小贱人狼狈到极点。

可是越这样,我就越不想让简丹妮得意,但我现在不知怎的,竟然没有一点力气,好像我所有的力气都在最后的吼叫中用尽了。

不过我还是掏出手机,把之前找人P好的图片发给了祈向潮,我来闹场自然是要做准备的。

图片显示发送完毕后,我便关了手机,艰难的爬起来上车走人,车子启动,踩上油门的刹那,我才发现我的腿在抖,分不清是气的,还是激动未消。

第6章 我触了他的底线

我出现在小宁宁面前时,她似乎一点都不意外的样子,甚至还说我应该更惨烈一点才对。

她不帮我去闹场也就罢了,居然还在看笑话,我都怀疑自己交了个假闺蜜。

我一头扎进她的酒柜,不管她的嚎叫阻止,捞出她珍藏的酒就猛往嘴里灌,酒呛进我的肺,呛的我眼泪横流,而这时我似乎终于找到了理由,嚎啕出声……

我不知什么睡着的,只知道醒来的时候,窗外的天是蒙蒙亮的,自己整个的躺在地毯上,头发依旧如昨日般凌乱,衣服也是破的,小宁宁这个死东西昨晚并没有管我。

我动了动想起身,结果身上的痛意让我差点背过气去,我看着自己,响起了那句很精典的台词:除了没人疼,全身哪都疼。

小宁宁不在,不知去了哪里,我也没有问,便拿起自己的车钥匙走人。

开门进了家,我就扒自己身上的衣服,到浴室门口的时候,我已经把自己扒了个精光。

浴室里,我对着镜子洗着自己身上的脏污,也欣赏着自己的曼妙,可不自觉的眼前竟浮现出祈向潮的脸,浮现出他贴着我要我的情景……

我身体的某处一缩,这个反应让我猛的甩了下头,也顺便甩走自己不该悸动的情愫,自己被作贱成这样,居然还有心思YY,欧洛啊欧洛,我都服你。

不过谁让咱身段好呢,自己看了都会浴望滋生!

不过想起祈向潮,我便很好奇昨天经过我那么一闹,祈向潮和那个小贱人有没有订成婚。

我快速的洗完澡,扯过旁边的浴巾,边擦头边往外走直奔沙发去拿自己的手机,可是当我刚拿出手机,还没有打开,便突的怔住。

我顺着视线里的黑皮鞋往上看去,最终目光落在了祈向潮的脸上,他正看着我,目光凛然。

为了方便他的需要,他拿了我房子的钥匙,他能坐在我的沙发上,并不是件奇怪的事,只是他不是说OVER了吗?他还来干什么?

我没有问,只是呵呵的笑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笑,反正在看到他的这一刹那,我就是想笑。

这一刻,我知道我已经不需要用手机寻找答案,便直接将手机丢到沙发上,继续擦我的头发。

对了,我此刻全身是一丝不着,但我并没有一点尴尬的感觉,眼前的男人对于我身上的哪点不熟悉,我没必要在他面前矫情。

甚至我还有那么一丝坏心思,故意摆出撩人的姿势给他,我想看看有了未婚妻的他,对我这个炮友,还会不会动情?

“你似乎忘了我说过的话,”随着一条浴巾甩在我的身上,我听到了他出现后说的第一句话。

我停下擦头发的动作看着他,只见他眉眼清冷,不带一丝波澜,所以我刚才的那番拨撩对他没起半点作用。

呵——

我在心底再次冷笑,他这是对我彻底的厌倦了?

心底有不甘再次升腾,不过我知道自己再折腾也没用,这三年来,对于他的一切我是不知道,但情事那点事还是很清楚的,他不想的时候,我再热情也等于零。

于是我用他丢过来的毯子裹住自己,坐在了沙发上,拿起一颗烟点着,然后问他:“什么?”

“我不喜欢被纠缠,你触了我的底线,”他没回答,又说。

第7章 拿得起放得下才可爱

我吸着烟的动作一顿,与他的目光对个正着,他依旧眸色清冷,而这清冷之中又带着不屑一顾,甚至有丝厌恶。

我懂了,他的意思是我昨天出现在他的订婚宴上,是冲着他去的。

意识到这个,我又忍不住的呵呵笑了,而这次笑的比刚才要凶,笑的我眼泪都出来了。

我将只吸了两口的烟丢进了桌上的水杯,然后爬到他的面前,半仰着身子,用手指轻佻的挑起他的下巴,“祈向潮你知不知道,你有时会自负的过火了,你还不值得我欧洛去闹。”

他眸子一眯,修长的手指将我的手无情的拂开,同时他也站起了身,一副对我唯恐避之不及的感觉,“记住你的话,还有……”

说到这里,他停了一下,眸子直剌剌的落在我的身上,带着我从未见过的幽厉,“那些没有技术含量的P图你最好删掉,传到了外面,你就得坐牢。”

这话他不像是说着玩的,一副会说到做到的口气。

蓦地,我胸口一疼,他这是在维护那个小贱人吗?

不知是他的这副样子触怒了我,还是他最后的话,亦或是我根本记着昨天他驱逐我出去的仇,在他欲开门离开前,我直接吼了一声,“你给我站住!”

祈向潮倒是很听话的站住了,而我也一个箭步的跳到了他的面前,虽然我是一米七的身高,可赤着脚的我在一米八的他面前还是矮了大半截。

不过我可以垫起脚,可以昂脖子,我指着他吼道:“你今天来是什么意思?警告我吗?”

“不然你觉得我在求你?”他说这话时,唇角划过一抹讥笑的嘲讽。

我的情绪被他这丝嘲弄彻底点爆,“祈向潮你还说对了,如果你求我,这事还好办,如果你在威胁我,那我告诉你,我欧洛无父无母无牵无挂,除了这一条小命,还真没有什么怕你的。”

不知怎的,在说出这话时,我的心竟抽了下,鼻尖也酸了。

是啊,我就是这么可怜!

都说上天赐予你的时候,也会剥夺你,有时我都想上天给了我极致的外表,所以也让我夺走了我的亲情。

如果可以跟老天谈条件,那么我宁愿不要自己美成这样,也想要一份有爹疼有娘爱的平凡幸福。

我吼完他半天,也没见他说一句话,他只是盯着我看,好像我眼睛里有什么似的。

我这才一慌,伸手摸了把脸,不知何时我竟泪流满面,真是该死,我竟这么没出息的在他面前流泪了。

他不会以为我是舍不得他吧?

我伸手在脸上胡乱的抹了两把,“祈向潮,你不要以为……”

我话没说完,眼前的光就一暗,我感觉到眼角被软软的,热热的什么给压住,我的呼吸停了,不敢置信刚才对我还不屑一顾,甚至满眼厌恶的人,居然吻了我,在吻我的眼泪。

我的心跳,骤然间变得不一样,甚至一时间,我竟有些不知所措。

“女人拿得起放得下才可爱,”他的唇离开我时,耳边响起他低低的声音。

这声音很软,很柔,没有暴戾,依如在床上,情到极致时,他在我耳边的呢喃。

我的心慌乱乱的躁动起来,说不出什么原由,我突的很想把他留住,不想让他走,不想让他去找那个小贱人。

可是当我刚要伸出手时,他已经松开了我,后退,看着他握住门柄,我不由的问道,“你爱她吗?”

第8章 仇上加仇

祈向潮回头看了我一眼,那眼神很怪,而我则笑了,对他说道:“你觉得我发你的照片是P的对吧,其实你未婚妻的真实生活,比照片上可精彩多了。”

祈向潮的脸因为我的话变得难看,很显然他介意的,而我向着他走近,手指在他胸口敏感的地方划着圈圈,脸也向他贴近,在他鼻间吐气如兰,“你那个像白莲花的未婚妻,其实很肮脏,身和心都脏,而且我和她有仇,不共戴天之仇。”

“别告诉我,是因为我,”下一秒他又自负的接过话来。

我笑了,然后再近他一步,近到薄唇都快贴上他的,低低说道:“如果你是因为她而踹了我的话,那就是仇上加仇。”

他的眸光骤然深了,深的就像是他每次要我的时候,刹那间我的心荡漾起来,而我鬼使神差的就去吻他,结果他又一次躲开。

我后背一疼,他猛的一把将我推到墙上,高大的身子欺压下来,就像传说中的壁咚那般,可是并没有传说的浪漫,他对我冷冷说道:“以后我不想再见到你。”

说完,他用修长的手指拈了下被我碰过的衣服,仿似上面沾了什么恶心的细菌。

都说日久生情,现在看来未必是这样,那么多日夜的身体厮缠,并没有让这个男人对我生出一丝情愫。

什么‘看欧洛一笑胜服十盒伟哥’的传说根本就是狗屁扯蛋,我让眼前的男人睡了那么多次,终究还是抵不过他的未婚妻。

随着砰的关门声,祈向潮彻底的消失在我的视线,而我的身子也在那一刹那,像被抽走了筋骨似的软了下去,我顺着墙壁滑落,整个人跌坐在地板上。

很显然我失败了,与祈向潮的较量失败,对小贱人简丹妮的报复失败。

可是这一切并没有以我的失败而告终,简丹妮那样一个嫉妒与记仇的人,怎么会甘心被我那样闹场?

就在我想着怎么报复她的时候,她的反报复行动已经开始,同学圈里布满了我的我和男人的床照,尺度之大连我自己看了都脸红。

不用说,我也知道这是谁的杰作!

是小贱人简丹妮,她要彻底的搞臭我,而她用的这一招够狠够毒,现在这个网络社会,我相信用不到明天,我欧洛便会成为社会新闻榜的名人。

一臭成名!

上学那会我就是大家的公敌,因为我太美,美到女同学嫉妒,男同学垂涎,所以女同学对我个个都带着敌视的眼神,而男同学恨不得个个用目光把我奸了。

从那时我就是个饱受非议的人物,嫉妒我的女同学常常编排各种脏污的词来毁我,倾慕我却不得我的男同学则是各种往我身上泼脏水。

什么是靠睡班主任拿的奖学金,什么靠脸上的位,所以那时我哪怕洁身自好,但我的身上还是被贴上了滥交的字眼。

现在我的艳.照一出,估计更让大家坐实了对我的看法,如果我面对这样的诬蔑还能容忍的话,那我就真是怂包了。

祈向潮不是说我要是传出他未婚妻的P图就要坐牢吗?那现在就让他的未婚妻先去尝尝牢饭的滋味好了。

我第一时间报了警,警察也立了案,然后让我等结果,可我没等到结果,却先等来了简丹妮。

那时我正在最后校对政府的翻译材料,她踩着七寸高跟鞋踏踏的走进了我的办公室,门都没有敲,可见她的张狂。

小说

以救命之恩相要挟,温宜宁嫁给了自己暗恋十年的男人,顾南城。

2021-1-3 12:45:22

小说

结婚刚一年,渣男渣女一脚踢掉她肚子里的孩子。

2021-1-3 12:48:5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