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轰动全城的官司,他站在被告席上,冷眼相待,而她成了最卑劣无耻的女人。

一场轰动全城的官司,他站在被告席上,冷眼相待,而她成了最卑劣无耻的女人。满身伤痕,狼狈出国。再次相见时,她已经结婚五年,孩子成双,可是从未得到丈夫的正视。他身边美眷如花,在源城只手遮天呼风唤雨,唯独面对她时,像头失控的野兽。他因爱成魔,手段用尽。当她承认她爱上他的那一刻,他翩然转身,将别的女人投入怀抱。他看着她发狂,轻扯唇角,冷魅漠然,“乖,好好记住这种感觉。”对于慕子深,米芊芊是他旧爱,也是新欢,他爱的人从来只有一个。
一场轰动全城的官司,他站在被告席上,冷眼相待,而她成了最卑劣无耻的女人。

第1章 我是自愿的

源城,人民高级法院,这场官司已经开始了一段时间。

被告是源城第一大家族慕家的长子,自然是吸引了不少人关注。

更有噱头的是,告他的是寄住在慕家的女生,虐待加强/暴,这样的罪名足以毁了他。

一名年轻男律师面对法官的方向,语气咄咄逼人,“法官大人,这是我方当事人提供的视频,可以证明被告对我当事人的侵犯!”

作为原告,米芊芊哆嗦着瘦削的身子,大大的眼睛有些恍惚,瞪着走出来的律师助手,嘴里在低喃着,“不要,不要……”

她知道将要放出来的是什么视频,她害怕,不可抑制地害怕。

当助手将电脑上的视频对着众人,米芊芊马上捂住了耳朵,全身颤抖着,蜷缩在座位上。

另一边,一个俊美男子正冷眼凝着她,里面有失望也有憎恨,俊美精致的五官此时如同镌刻的冰石。

他正是此次案件的被告,慕子深。

视频播放不过十几秒钟,女孩脸上尽是痛苦之色,男人却不管不顾,整个视频很明显是男人对女孩的侵犯,法庭下已经是一片哗然,所有同情的目光投向了米芊芊。

这么年轻的女孩,以后还怎么活下去?

米芊芊已经在奔溃的边缘,她多想有个人能拥着她,告诉她别怕……

可是她唯一的亲人,她的舅舅,却一直在庭下朝她打眼色。

是了,上庭之前,舅舅只跟她说了一句,“整死慕子深,我们就有钱了。”

可是,谁来告诉她,为什么要这样?

法官眉头皱起,敲响法槌示意众人肃静。

“法官大人,我请求出示26号晚上的酒店出入视频!”他是慕子深的辩护律师陆飞,带着一副金丝眼镜,发丝梳得一丝不苟。

法官点头,陆飞继续道:“视频显示,我当事人在晚上八点零五分进入了房间,在此十分钟后,对方当事人才进去,可见我当事人并无强迫之意,再者,酒店房间内并无监控摄像头,对方的视频来源让人怀疑这到底是不是一场早已经设计好的圈套!”

米芊芊耳边轰隆轰隆直响,什么都听不清楚,只看到她的对面,那个向来淡漠的男子,面色更加涔冷地看着她。

她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

她想说,她不是要故意陷害他,是舅舅,舅舅将她骗过去的!

身边有人推了推她,她才反应过来,恍惚地看向陆飞。

陆飞带着诱哄的语气问道:“米小姐,能不能将当时的情况说一下?”

米芊芊看着他,嘴唇一直在颤抖,视线在舅舅王京和慕子深身上转了一圈,最后低下了眸子。

“我是自愿的。”半晌,米芊芊一句话让法庭顿时安静下来,而后各种视线聚焦在她身上。

连慕子深也诧异地看着她,既然敢对他用计,为什么不做得彻底一些,现在又来帮他一把?!后悔了吗?

由于米芊芊最后的那句话,整个案件最后戏剧性收尾,而她沦为源城的一个笑话。

出了法庭,米芊芊被王京一把揪住了头发。

“死丫头,我跟你说了什么?!谁让你说那样的话的?!你这个贱蹄子!”

一巴掌落在她脸上,她摔在了地上,王京还不解气,一脚一脚落在她身上。

第2章 就这样也好

旁人见他这凶狠的样子,也不敢上前,只是不少记者对着他们拍摄。

“拍什么拍,没见过管教人的?!”

米芊芊很难受,身上每个地方都疼,火辣辣地好像要夺走她所有的感官。

就这样死了也挺好,反正她出了这样的事,也该死了。

不远处,几个熟悉的身影就这么映入她的瞳眸,那些曾经将她当做妹妹般来宠的人,现在双眸都带着愤怒的火焰。

她不敢看,不敢对上他们任何一人的眼睛。

脚步轻缓,慕子深走了出来,虽然被拘留了几天,但是没有丝毫的狼狈。

他身后跟着四个强壮的保镖,一路护着,记者不得靠近。

他将墨镜取下,幽深的眸落在那个小小蜷缩起来的身影,长腿迈动,走了过去。

“为什么?”低醇的男音,一如之前他在她耳边低语时那般动听,那么让她着迷。

米芊芊安静地看着自己手臂上的青紫色的伤痕,缓缓将衣袖放下。

她摇了摇头。

她不清楚他问的是什么,而她只是不想害了他。

慕子深倒是没有追问,嘴角噙着生冷的弧度,他掏出一张支票,在上面唰唰写下一行数字。

“这些够你下半辈子了。”

他神色很冷,说出的话也让米芊芊忍不住打了个颤。

一张支票就这么丢在她面前。

她抬眸时,只看到那个男人离去的身影。

一个星期前,他和她还在同一张餐桌上吃饭,他亲手给她取来维也纳音乐学院的录取通知书,还在她额头上轻吻了一下……

短短几天,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谁来告诉她,这到底是为什么?!

纵然觉得被侮辱了,但是她并没有起身将支票丢出去。

她想,她的确需要一笔钱,她不想再过那种被人践踏的日子,她想离开这个让她感到不安的地方。

不远处一辆迈巴赫安静地停着。

车窗微微拉下一条缝,一双如鹰一般犀利的眼眸呈现出来,他颇具意味地看着走远的慕子深和趴在地上米芊芊。

良久,男人才挥了一下手,让司机开车。

米芊芊从地上起身,她的舅舅已经惧于慕子深家的威严跑了,她环顾四周,才恍恍惚惚地往前走。

夜幕降临,久久酒吧里已经是灯红酒绿之时,寻欢作乐的男女相互扭摆着肢体,沉沦在笙箫夜色之中。

一个缩头缩尾的男人瞻前顾后,最后闪身进了一个装修精致的包厢。

包厢正中的沙发上,年轻男人慵懒靠着椅背,长腿搭在面前的玻璃桌上,幽暗的灯光下根本看不清他是什么表情。

“韩先生,原来你真在这里呢……”

王京朝着沙发上一个男人不断哈着腰,姿态格外卑微,“韩先生,你要我做的事,我也做了,不知道剩下的那些钱……”

他说这话的时候明显有些心虚,但是他现在身无分文,不得不开口了。

尊贵男人没有开口,倒是他旁边的保镖出声了,“事情办砸了,你倒还好意思开口?”

“这个……这个我也不知道那死丫头会这样……不过,慕家这会也是丢进了脸了,先生能不能——”

王京的话还没说完,尊贵男人就低喝了一个字,“滚。”

像是响应的他一样,保镖上前提着王京往外一扔,嫌恶地合上了门。

第3章 她的深哥哥

王京被丢出了包厢,脸上一片狰狞,但是在强权面前,他却低贱如微尘。

狭小阴暗的小巷中,米芊芊从一个破烂的低矮楼房走了出来,她只提了一个洗得发白的书包,她所有东西都在慕家,可是那个地方她是回不去了。

只是,还没走出小巷,王京跌跌撞撞的身影就出现在她面前。

王京一见到她提着书包,又想到法庭上的事,顿时来了气,上前一把揪住了她的手臂!

“贱丫头!你想去哪里?他么的都是因为你!老子的五十万都泡汤了!你个欠揍的婊子!”

米芊芊面对他的一痛打骂,也早已经习惯了,她死死抓着书包,想要从他手中逃离。

王京却抢过了她的书包,在里面翻找,除了衣服,没有其他值钱的东西!

“呸,真够寒碜的,跟在慕子深身边那么久,连一毛钱都没拿到,你还帮着他?!”

“我没拿,舅舅拿了不少,不是么?”被推到一边的米芊芊目光呆滞看着他。

这八年来,她在慕家生活,舅舅拿了多少,她怎么会不知道?

王京轻哼,“就那点钱,比卖一条狗都少!”

他说着,忽然眼前一亮,在书包夹层了看到了一张支票!

“还藏了这个?慕家给你的?这个数目也不少了!死丫头,这个就当做是舅舅的补偿吧!”王京兴奋地将支票拿过,语气都不觉轻快了很多!

米芊芊见了,神色一急,赶紧上前了抢,“舅舅,这个你不能拿!”

“你想独吞!死丫头,我怎么就养了你这么个小白眼狼?!”王京死死握着支票,一脚踢在了米芊芊的膝盖!

米芊芊吃痛摔倒,王京拿着支票又对着她狠狠踹了一下,才啐了口晃悠悠离开了小巷!

身上又添新伤,支票被抢,米芊芊头痛欲裂,她连书包都顾不上要拿,往小巷的出口逃一般跑出去!

慕宅,欧式风格的别墅,灯火点点。

二楼正对大门的那个卧房却没有一丝的光线,手机震动,浅蓝色的光芒映出一张冷隽深刻的脸。

慕子深瞳眸略过手机屏幕,目光黯淡了几分,才接通了电话。

那边的人犹豫了一下,才开口,“慕少,那一百万支票已经全部提取。”

良久,慕子深才回应了一句,“知道了。”

说完便将手机通话挂断,啪的一声,手机碰撞在墙壁上,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米芊芊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双腿如同灌了铅一般无法再动时,她抬眸看向了面前那道黑色的雕花大门。

她曾经无数遍来过这里,门的那端总会有个俊美男人虽然冰冷着脸,但是目光却是柔和的。

她的深哥哥……

可如今,她面前只有茫茫夜色。

她和慕子深的相识,其实是一个偶然,八年前,他出车祸,她只不过给他献了一次血。

他的父亲为了感激她,时常邀她来慕家玩,后来就直接住下了。

慕子深比她大上八岁,一开始对她冷言冷语,到后来适应了她的存在,偶尔也会跟她开一下玩笑。

只是,这场官司,已经完完全全打破了他们之间相处的模式。

他留给她的,只有那张冰冷的脸了。

别墅二层,偌大的卧房里弥漫着淡淡的白色烟雾,男人靠在窗台,视线透过玻璃窗,落在大门的方向。

慕子深的卧房本来不是在这边的,很多年前,他为了第一时间看到那个娇小的身影,便搬到了这边。

如今,那道身影出现了,只是他却没有再向以前那样急着下去。

第4章 将她吞噬殆尽

时值深秋,夜里有些寒凉。

米芊芊瘦弱的身子早已经被风吹得瑟瑟发抖,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站在这里。

大门外,她转身离开后,慕子深指间再次多了一根点着红光的烟。

米芊芊是个乖乖学生,总是闻不得别人身上的烟味。

慕子深第一次吸烟的时候,她怯生生站在他房门口,说了句,“吸烟,不好。”

之后每次手指想要去抽烟,都会想起她那时的表情,坚硬的心也会软下来。

这回,他看着黑暗中的那点红光,许久都没有任何动作。

与此同时,慕宅书房里,一脸沉郁的慕廉对着手机那头的人开口,“他们既然不把慕家放在眼里,那就让他们尝尝自己酿下的苦果!别手下留情,他们死不足惜。”

阴冷的话才说完,他就一直不住自己的愤怒,将手机摔到了一边!

没想到他竟然养了一条白眼狼!虽然米芊芊最后是帮了阿深一把,但是也是她让慕家陷入了一场名誉的危机之中!

米芊芊没有方向地在路上走着,此时已经是深夜了,四周只有偶尔掠过的车辆,行人很少。

忽然一辆车在她身边停下,一股强势的力道将她往车上一拉!

砰一声车门合上,米芊芊被驾驶座上的男人狠狠扣在身下。

鼻间萦绕着熟悉的气息,她知道是慕子深,所以没有尖叫出声。

“深哥哥……”

她唤着他的名字,小手颤巍巍想要抱上慕子深。

慕子深伸手握住她的手,像往常那样,亲昵地放在唇边摩挲,“芊芊有一双迷人的手呢……”

米芊芊小指颤了颤,好像娇羞的姑娘一般蜷缩了起来。

他说过,上天赐给了她最完美的一双手,专为钢琴而生。

她在他脸上看到了一丝熟悉的温柔,“深哥哥,对不起……”

话音刚落,男人却截住了她的手,反剪握在她背后,再一用力,将她整个人拖到了自己腿上。

她下颌被捏起,疼痛迫使她抬起脸,也在这时才看清穆子深阴鸷诡谲的脸,那双温淡的眼眸如今越发深邃涔冷。

俨然是她的话,触怒了他!

“米芊芊,你还想得到什么?”

大半夜跑来他面前,又想得到些什么?!

米芊芊知道他在愤怒,但是她无从辩解,她只能咬着唇摇头,眼泪失控般落下,下一刻嚎啕大哭,“深哥哥……”

她哭得眼睛通红,梨花带雨的模样让人心生怜惜。

慕子深嘴角渐渐勾出了一个轻弧,捏着她下巴的手转移到了她脸上,轻柔地摩挲着,嗓音也带上了魔力一般,“芊芊,你在勾/引我吗?”

米芊芊身子一震,哭泣的声音停止,瞪大了眼睛看他。

她记忆里的慕子深,永远淡漠如水,优雅清寂,而不是眼前狂狷邪肆的模样。

好像蛰伏已久的猛兽,张着血喷大口要将她吞噬殆尽!

倾覆而下的吻,让她喘不过气来,牢牢的桎梏让她浑身发痛,小小的车厢里,等待她的是男人狂风暴雨般的掠夺!

第5章 那你们就杀了我吧

米芊芊好像回到了那天晚上,他喝下加了药的酒,也像这般攻城略地,让她无法招架!

不知道过了多久,米芊芊好像全身骨头都被拆了一遍一样,到最后只是缩在他身上瑟瑟发抖,眼皮耷拉着,如果不是胸口还有起伏,真让人以为她已经死去。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暧昧的气息,慕子深额角汗水滴落,在她白皙娇嫩的皮肤上滑过,折射着靡丽而妖冶的色彩。

慕子深眸色暗沉,将瘫软的人抱回座位,三两下就将自己的衣物整理好。

一张纸飘然落在米芊芊脸上,她缓慢眨着纤长的睫毛,待看清那张支票上的数字时,瞳仁忍不住微颤,一张脸煞白煞白的!

“以后若是缺钱了,可以给我电话。”慕子深的话再一次给她痛击!

“慕子深–”她咬着唇,眼泪汹涌而出。

慕子深去撇开了视线,破烂不堪的衣服被掷到她身上,“下车!”

米芊芊紧紧拽着身上的衣服,眼睛几欲瞪了出来!

一刻钟也呆不下去!

她的深哥哥,怎么会变成这样……如此冷血!

米芊芊逃一般离开那辆车,她无处可去,可是衣不蔽体,她并不敢在街上乱逛!

最终还是回到了舅舅家,幸好,他并不在,否则等待她的可能又是一顿挨打。

当周边只剩下黑暗和寂静,米芊芊才找到了一个发泄口,抱着膝盖嚎啕大哭!

她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也不知道有没有睡过去,只是朦朦胧胧的时候,接到了一通电话,说舅舅蓄意杀人,已经被监禁!

她恍恍惚惚从破烂的小屋走出来,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舅舅是她唯一的亲人,至少不能让他出事……

她给慕子深打了电话,昨晚的事情后,她以为她这辈子都不会再联系他了,没想到这么快又拨通了这个号码……

“我要见你,芊芊酒吧。”米芊芊声音沙哑,带着严重的鼻音。

芊芊酒吧,他为她开的酒吧。

也不等慕子深回答,她就挂了电话,她现在只能求他了……

这才几天啊,她和他就势同水火了……

天尚未放亮,米芊芊借着路灯的光,深一脚浅一脚走着,她很累,惨白的脸色好像西方传说里绝美的吸血鬼。

忽然听到身后传来凌乱却有力的步伐声,她回头一看,几个流里流气的男人围了上来,眼里透着邪恶的光,对她开始上下其手!

“还真够嫩的啊!这皮肤滑溜得哥哥心痒痒的!”

其中一个朝着米芊芊吹了口气,让她恶心得直往后退!

她身上只有手机,她知道现在能靠的只有自己,但是还是下意识拨出了一个号码。

可惜,下一刻手机就被人挥掉!

“你们是什么人?!走开!”米芊芊伸手挡在身前,想要喝退他们。

“哥哥们是来疼妹妹的啊,别急啊!”

几双手一同将米芊芊抓着,她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拽进了一条小巷,按倒在了粗粝的地面上!

米芊芊连牙齿都用上了,像只被惹恼的野猫,忽然一把闪着白光的匕首搁在了她下颌,上方一个男人狠狠瞪着她威胁,“不想死就乖乖听话!”

“那你们就杀了我吧。”米芊芊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冷静,眼神死寂得如同傀儡。

第6章 五年后

“靠,这小妞看得我发寒!”

“收人钱财替人消灾,算你倒霉!”

“别管了,赶紧完事了走人!”

骂骂咧咧的声音后,米芊芊身上的衣服也被人扯开,她只是死死盯着那把刀,忽然伸手去抢!

争执间,米芊芊双手被摁在了地上,她只觉得手腕疼痛无比,痛呼了出来。

“妈的,再乱来就一刀要了你的命!”持刀的男人恶狠狠瞪着她,染血的刀子在她眼前晃动着。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失血过多,她视线有些模糊,只听见那几个男人惊慌的逃跑的声音。

昏暗的路灯下,地面上男人的身影被拉得很长,她无力躺在地上,抬眸只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

韩笙低头看向那个狼狈的女孩,她的手耷拉着,手腕处血肉狰狞外翻,还在汩汩流着血。

“慕家的人,很狠,不是么?”如同低喃的话语,让米芊芊浑身一震!

他是想说,这些人是慕家找来的吗?

韩笙蹲下/身,狭长的眸子凝着气息奄奄的人,修长白皙的手执起她染血的手臂,“小可怜,跟我走怎么样?”

米芊芊双眸掩饰好了那丝伤痛,迷惑看向男人,“你是谁?”

“韩笙。”他开口,嘴里溢出简单的两个字。

“韩笙。”米芊芊跟着念了一遍,声音很低,食指指尖微动搭上了他的手腕,“跟你走去哪儿?”

她万念俱灰,手腕上的可怖的伤口,还有失血过多产生的眩晕,让她缓缓合上了眼睛……

深哥哥说,她的手是为钢琴而生的,他说她弹琴时的侧影很美,他说开学时他要亲自送她去……

可是,她还有机会么……

最后一丝意识消弭,米芊芊眼前陷入了一片黑暗。

韩笙噙着一抹寒冷的笑意,绅士一般将她抱起,身后有道身影靠近,低声道,“芊芊酒吧已毁,那个男人……”

那人声音刻意压低,韩笙听罢,眉目多了几分畅快,眸光妖冶。

五年后,法国。

米芊芊一手提着一个袋子走进门,看到玄关处那双鲜红色五寸高跟鞋,还有沙发上随手丢掷的女士高档包包,目光一滞。

她默然将手里的袋子放下,朝着二楼主卧房走去。

门口半掩,男女纠缠低吼娇吟不断,她脸不红耳不热,站了会儿,才敲了敲门。

咚咚咚,三声,缓慢有礼,还出声提醒了一句,“妈大概五分钟后回来。”

卧房里的男女好像没听到她的声音一样,好半晌,暧昧的声音才停歇。

韩笙略显沙哑的声音从房里传出来,“你倒是尽职。”

米芊芊抿唇不语,许久不见那个女人出来,心里有些着急,这样的场面不能让妈看到,更加不能让小奕和小尔看到。

可是这回儿韩笙好像故意和她对上了一样,既没有叫那个女人走,也不让人收拾房间。

她一急,就走了进去。

房间里还弥漫着让她不舒服的气息,韩笙半裸着,离她极近。

她的视线从他胸前那些红痕中划过,最后来到他妖冶的脸上,“让她先离开吧。”

连心羽裹着一张薄被,听到这话,翻了个身娇嗔道,“韩少,人家好累,能不能在这里休息一下?”

韩笙噙着一个笑上前,居高临下睨着米芊芊,“没听到她说什么?”

第7章 回国打点

“可是——”米芊芊拧眉,“今天小奕和小尔也回来了!”

韩笙不爱亲近小奕和小尔,她是知道的,看到他黑下来的脸,她当即收声了。

“你不是很聪明?这点事还解决不了?”韩笙冷冷丢下一句,径自进了浴室。

连心羽轻笑着起身,也不在乎春/光外泄,“韩太太,麻烦你把我的鞋子啊,衣服啊什么的收拾一下,免得韩老夫人看了会生气。”

米芊芊可以容忍韩笙对她冷言冷语,但是不代表别的女人可以在她的房间作威作福。

她缓缓掏出手机,调出相机画面。

咔嚓一声,惹来连心羽惊惧的目光,“你在干什么?!你拍照?!”

她一边穿衣服,一边瞪着米芊芊,三两下就跑过来,想要夺她的手机。

“手机给我!”

“不想弄出个绯闻的话,最好是马上给我离开,记得别落下任何东西。”米芊芊躲过她的手,扬了扬手机。

连心羽狠狠瞪着她,万万没想到刚才还是小白兔一样的人,此时却阴险得像一只狐狸!

米芊芊看着连心羽离开,又厌恶地扫了眼凌乱不堪的床铺,即便再怎么恶心,也迅速抱来了干净的床单和被子。

等韩笙从浴室里出来,毫无意外看到了干净整洁的卧房。

他将毛巾丢至一边,才记起连心羽来,“她呢?”

“走了。”米芊芊言简意赅,一张小脸有些木然。

韩笙几步来到她身前,捏起她的下颌,“怎么?受不了了?”

“受不了?”米芊芊抬眸反问,瞳仁里的确闪烁着一丝迷茫。

没由来地,韩笙心里多了一抹隐怒,五年了,她倒是安分守己,无欲无求,逆来顺受,看着就烦!

韩笙摔门而去,米芊芊眨了一下眼,对于他的阴晴不定也早已习惯了。

客厅,廖眉坐在沙发上,面色不愉。

见了米芊芊下楼,立刻皱了眉,“不是让你先回来做饭的吗?怎么跑到楼上去了?”

米芊芊抿出一个笑,“刚才那身衣服不方便,我换了一下。”

这下廖眉倒是没再说什么,只是依旧有些不满。

“妈咪!”

两道稚嫩的声音从门口传来,米芊芊扬着笑迎了上去,将两个柔软的人儿抱进了怀里,“怎么跑得这么急?”

“小尔和哥哥在院子里看到了鸟窝!”小尔高兴地比划着,稚嫩的脸泛红,大大的眼睛澄澈干净。

相反哥哥小奕小大人一样睨了他一眼,只是懒懒赖在米芊芊怀里,动也不想动了。

两张小脸极为相似,衣服也是一样的,不过一个静一个动,倒是不难分辨。

米芊芊亲亲这个,抱抱这个,还舍不得松手。

廖眉凉凉的声音便传了过来,“小奕小尔,快过来,你们妈咪要给你们做好吃的。”

米芊芊拍拍两个孩子的肩膀,笑道,“去奶奶那里吧。”

韩笙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此时忽然开口,“妈,我工作有调动,再过两个月就要回国了。”

两个女人皆是一楞,而后廖眉喜笑颜开,“回国好啊,也该回去看看了……”

廖眉想了想,又道,“芊芊,阿笙事务繁忙,你过几天先回国打点一下,阿笙到时候就不用那么奔波了。”

米芊芊蹙眉,“可是小奕和小尔……”

“孩子我来看着就好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才说两句,廖眉就已经不耐烦了。

韩笙也不再开腔,米芊芊无奈,只能点头。

第8章 拿自己的身体赌气

中国源城。

一场连绵的暴雨过后,整个世界好像被洗涤过了一般,洁净如新,炎热的空气也被驱散了不少。

慕家别墅,二层楼此时气氛格外严肃,几个下人担忧地守在一个卧房门外,看到楼梯口走来一道身影,马上松了口气。

“凡少,你可算是来了!”慕管家走上前几步。

慕凡精致白皙的脸写满了凝重,伸手就敲响了卧房的门,“小舅舅,没死的话就吭一声。”

他没大没小的话,慕管家和下人们早就习惯了,也没露出什么惊讶的表情。

卧房里许久都没有传来声音,慕凡示意慕管家走开,而后长腿一踹,愣是将门卸了下来!

慕管家默默低头,幸好他有先见之明,当初让人装门的时候选了最不结实的门。

慕凡大咧咧走进房间,窗帘没有拉,房间里有些阴暗,床边高大健硕的身影却如松柏一样矗立着,好似坚不可摧。

“谁让你进来了?”慕子深嘴里溢出一句,随后拿起一件黑色衬衫径自穿起。

慕凡看得直皱眉,“舅舅,不舒服的话,就去医院,为什么要拿自己的身体赌气?”

“我没事。”

五年来,这样的对话,并不是第一次了。

慕子深的顽固,无人能及。

慕凡知道,每每下雨天,舅舅旧疾复发痛不欲生,却又总是一个人缩在房间里,谁都不见。

他不知道是什么病,他偷偷问了很多人,依旧没有答案。

不过他猜想,一定和那个无情的女人有关……

五年了,一夕之间消失,便再也没有消息。

天高气爽的九月,源城大学校园。

米芊芊将车子停好,拿着包包便下了车。

今天太阳很大,温度也高得让人受不了,运动场上此时却是一片军绿色。

这是新生的第一天军训,她有些事情耽搁来晚了,新生早已开始训练。

她来到法语系的方阵,看到他们正在站军姿,便不出声站在了一边。

有些学生看到她,脸上痛苦的神情立刻转变了,朝她挤眉弄眼,将她逗乐。

她是法语系的代理辅导员兼法语老师,在动员大会上和开学教育上和新生见过面。

“那位同学,有病就快到那边去歇息,别再这里乱晃!”一声大嗓门在她耳边响起,吓了她一跳。

她看了眼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身边的人,小麦色的皮肤,整齐的军绿色军装,刚毅的棱角,双眸更是如鹰一般犀利。

他很高,她不得不仰视他。

“你说什么?”米芊芊出声确认着。

“我说你别在这里碍事!”那名教官显然有些恼了。

如今这些学生都是温室里养着的,借着各种理由就不参加军训!如今还来看热闹!

“我不明白,我来看自己的学生怎么就成了碍事?”米芊芊眯着眸,反问着。

这下倒是那名教官愣住了,“你这样的小矮子竟是老师?”

米芊芊这装扮还有那年轻明艳的小脸,哪一点像是辅导员了?!

米芊芊听了他的话,马上皱眉,这人讲话怎么这样?她身高怎么说也有一六五好吧!

教官尴尬地清了一下嗓子,听到方阵中有低低的小声传出,马上一个眼刀射了过去!那笑声马上停止了,只是前排的同学忍笑忍得甚是痛苦。

这个教官长得帅,性子也可爱得紧,顿时不少女学生眼里开始冒红心。

米芊芊扫了眼犯花痴的女学生,开口,“教官,我看你眼睛得治一治。”

那教官倒是没有再反驳,毕竟是他有错在先。

米芊芊巡视了一圈,才顶着大太阳走到了一棵树下,她回国才一个月,经过导师推/荐进了源城大学,本来只是当法语老师,后来临危受命又当了这代理辅导员。

米芊芊没有想到的是,她在树下这么一站,便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被手快的同学一拍,迅速在网络上走红。

源城大学最美法语老师米芊芊,顿时成了情窦初开的少年们心中的女神。

小说

“如果你怕黑,以后我便是你的光。”

2021-1-3 12:40:31

小说

她重生后为了不再和南宫岱曦有瓜葛,被迫和轩辕墨有了肌肤之亲。

2021-1-3 12:43:3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