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小希这辈子最爱的人是向政楠,从小就爱。

向小希这辈子最爱的人是向政楠,从小就爱。,她以为可以这样默默爱一辈子......,可是,18岁的一场意外,她成了他的仇人。,他对她羞辱折磨,她想要逃离,却差点丢了性命。,终究,她不想再爱,他却疯狂追逐......
向小希这辈子最爱的人是向政楠,从小就爱。 她以为可以这样默默爱一辈子.....

第1章 成了他的仇人

夜色阑珊,皎洁的月光从窗户照进来,落在两个“坦诚相见”的人影上。

向小希被男人抵在大理石灶台上,身体的异样感像潮水一般,要将她淹没。

男人的双手掐在她的腰肢上,仿佛要将她的腰掐断一般。

“疼……”终于,她实在抑制不住,迷乱地呼出声。

“这么快就受不了了,你不是就喜欢爬上我的床吗?”男人邪恶地说着,声音如同鬼魅一般。

向小希痛苦地哀求,嘴唇却被男人抬手死死捂住。

“闭嘴,我听到你的声音就恶心。”男人怒喝,向小希的身子抖了一下。

突然,巨大的异样感传来,她浑身瘫软……

向小希痛苦地闭上眼睛,眼前却浮现出男人的一颦一笑。

他拥有着天才般的商业才能,是A市最有权势的男人之一。

是的,她爱他,爱了他十年,爱得愿意付出一切。

可是,他爱的人是秦可沫。

她本来是一个孤儿,如果没有遇见他,她可能至今孤苦无依,像个浮萍一样。

是他让妈妈领养了她,他给她哥哥的关爱,但她从第一眼就痴迷上他。

他像突然照进她生活里的阳光,一下子点亮她灰暗的世界,从此,她的世界只围着他转。

从进这个家的第一天起,她就疯狂地爱上哥哥,爱得甘愿去死。

她以为自己能够永远站在他的身边,悄悄地看着他,爱着他。

可是,她十八岁那年,哥哥宣布有女友。

她看到他和秦可沫亲吻,那晚,她喝得天昏地暗,却越发想他想得疯狂。

她迷迷糊糊的闯进哥哥的房间,爬上他的床。

那晚的哥哥疯狂而激烈,他要了她,带给她至极的欢愉。

她一夜未眠,整颗心因为身边躺着的男人而甜蜜得难以言喻。

她感激上帝,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女人,只是,天亮,一切都变了。

哥哥一脚将还赤.裸的她踹下床,骂她下贱不要脸,骂她卑鄙无耻,居然给他下药。

她就那样狼狈不堪地跌在地上,被秦可沫撞个正着。

秦可沫怒扇了两个嘴巴,把她扇得满嘴是血,哥哥却看也没看一眼,翻身就去追秦可沫。

原来一切都是梦,哥哥最爱的人只有秦可沫。

然而,更可怕的是,哥哥追出去,却亲眼看到秦可沫冲到马路上,出了车祸。

从此,秦可沫和哥哥分手,远走异国,而她,成了哥哥最大的仇人。

他有多爱秦可沫,就有多恨她。

七年了,他永远爱着秦可沫,也永远找着方式折磨她。

她成了哥哥的禁脔,成了他的发泄工具。

只是,无论受怎样的折磨,她也无法抗拒爱着他的心。

“你在走神?”冰冷的声音突然传来,向小希的身子凛了一下,迅速回神。

向政楠直对上她的眼睛:“走神了,就要受到惩罚。”他的声音邪恶,一巴掌猛地拍在她的臀上。

向小希下意识地吟叫一声,向政楠狠狠地说道:“还真是浪,你放心,我还有更狠的。”

第2章 秦可沫回来了

向小希惊恐地睁大眼睛哀求:“求求你,不要……”

向政楠置若罔闻。

是啊,他什么时候给过她一点点关爱呢。

向小希望着天花板,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可笑。

早就知道是这样了,不是么。

向小希默默忍受着这一切,这个她最爱的人对她最残忍的一面。

终究,他闷哼一声地喷洒在她身上,她灵魂出窍一般的颤栗。

他鄙夷地将她一把甩开:“回去!”

她猝不及防,额头撞到墙上已经出血。

“咚”的声音传来,向政楠毫不在意。

他翻身将衣服套在身上,走到门口,他冷冷地转过头警告道:“我联系到可沫了,向小希,你连她一根汗毛都比不上,你要是有任何地方敢惹她不开心,我会让你死得很惨。”

说完,他拉开门走出去。

向小希无力地沿着墙壁边缘跌坐下来。

七年了,他心心念念的人只有秦可沫,他找了她七年,现在终于找到了。

她的哥哥终究属于别人,也许明天,他就要抛弃她,将她赶出这个家了吧。

她的心在发抖,浑身都发凉。

第二天晚上回家,进门的一瞬间,她就看到哥哥搂着秦可沫。

没想到这么快。

他的动作轻柔,宠溺,像守卫最珍贵的珍宝一样。

原来这个冰冷而邪恶的男人还有这么温柔的时候,只是,他的温柔从来都不属于她,无论她多么渴望。

秦可沫恃宠而骄地靠在他的怀里,悠然,得意。

她确实羡慕,她羡慕得发狂,那个怀抱她做梦都想念,只是,他只给秦可沫。

她极力掩住心中的羡慕和痛楚,硬着头皮上前。

“小希回来了。真的好久不见了。”秦可沫兴奋地喊道。

向政楠只是转头冷冷地看了她一眼。

她呆住,愣了一会儿,准备回复,却被向政楠的吼声打断:“跟你说话没有听到吗?”

她的心抽痛一下,是的,在秦可沫面前,他从不会在意她的感受。

她努力镇定地回复:“嗯,好久不见了。”

秦可沫从向政楠的怀里站起来,跨步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小希,你还好吗?这么多年,我一直好想你。”

向小希看到她眼里阴狠的神色直直地投射在她身上,她的心一凛,下意识地抽了一下手。

秦可沫死拽着她的手,慌张地喊道:“小希,你不想见到我吗?”

“小希,这么多年,那些事,我早就不想再计较了。小希,不要这样。”她用指甲深深地掐向小希的手心。

向小希感觉那坚硬的指甲快要扎破皮肤,扎进她的肉里了。

实在太疼,她使劲抽手。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秦可沫突然朝后跌去,她重重地跌在地上,往后滑出去,最后头撞在桌腿的棱上。

她看到哥哥已经惊恐地站起来。

他面目凶狠地上前,怒吼着一把将她推开:“你在找死!”

第3章 哥哥要娶秦可沫

她猝不及防地朝后跌在地上,而哥哥已经小心翼翼地将秦可沫抱在怀里。

身上痛得麻木,她的目光始终落在他的动作上。

“哥哥,我没有……”她立刻解释,来不及顾及身上的疼痛,只要哥哥不误会她,她什么都不在意。

“闭嘴,向小希,我想不到你这么恶毒。”他冰冷地打断她。

秦可沫趴在他的怀里,委屈万分地申诉:“小希,我现在只想好好爱政楠,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别理她,她就是个白眼狼。”向政楠绝情地说完,抱着秦可沫走向他的卧室。

看着他们的背影,向小希瘫在地上,连站起来的力量都没有。

好一会,向母从厨房里走出来。

看到向小希落寞地坐在大厅,向母嗔怪道:“还不快去叫嫂子和哥哥下楼吃饭,愣在这里干什么呢?”

“嫂子?”向小希下意识地喊出声。

“对啊,不是嫂子是什么?你哥等了可沫七年,现在她终于回来,你哥已经决定,再过几周就娶她回来呢。”向母满脸笑容地说道。

“哦哦,这样。”向小希失魂落魄地回应,心里却像空了一个洞,里面冷飕飕的。

明知道不该这样,但她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心。

“快上楼去叫哥哥嫂子下来。”向母催促。

向小希回过神来,犹豫了一下,终究起身。

脚有些扭到,她一瘸一拐地上楼。

走到门口,她的脚步顿住。

透过窗户,哥哥的身影和秦可沫的身影交叠在一起。

哥哥在吻她吗?

向小希的呼吸抑制住,七年了,他把她当做发泄工具,但他从来没有吻过她。

他说到死都不可能吻她。

她以为他厌恶亲吻,却原来,他只是厌恶她。

她渴望了七年的吻,他随手就给了秦可沫。

她的身子僵住,过了好一会才抬起手想去敲门。

楼下突然传来向母的喊声:“政楠,可沫,快点下来吃饭。”

她赶紧把手缩回来。

原来这么快,妈妈就忘了她,只记得哥哥和秦可沫。

她的心里一阵心酸。

门上突然传来门锁旋动的声音,她赶紧挪着脚步退到一边。

因为脚还受着伤,她实在太紧张,一不小心跌在门口。

房门打开,她艰难地想要站起来。

她准备说自己过来叫他们下口吃饭,还没开口,向政楠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鄙夷而冰冷地质问:“你在这里偷听?”

“我没有,哥哥,我没有……”向小希崩溃地解释。

向政楠置若罔闻地别开脸。

秦可沫则假惺惺地上前,一边蹲下来去扶她,一边劝道:“政楠,你不要太当回事,小希还是个孩子。要不你先下楼,这么久没见,我想和她谈谈心呢。”

“她根本就不知好歹,你不用理她。”向政楠不屑地睨着她说道。

“你先下楼嘛,我们就聊一会。”秦可沫撒娇地望着向政楠。

没想到他最终妥协了。

他是谁啊,她从没见他妥协过,她以为他只会说一不二,以为他只会霸道地命令别人。

原来,对于秦可沫,他可以那么迁就。

她抬眼望望秦可沫,她脸上的表情得意而阴险,那是持宠而娇的表情,她所拼命渴望的,是秦科唾手可得的。

向政楠终究转身下楼。

秦可沫一把拽着她的手将她提起来,然后拉进房间,关上房门。

“贱人,想不到这么久,你还在勾引他。”秦可沫说着,一脚踹在她身上。

第4章 哥哥眼神变了

向小希还没有站稳就被秦可沫一脚踹在身上,她差点站不住,跌跪在地上。

“你这个不要脸的下贱东西,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勾引政楠,我会让你死。”秦可沫掐住她的喉咙说道。

呼吸一点点被抑制,向小希艰难地说道:“哥哥喜欢的人是你,你放心,我不可能威胁到你的。”

秦可沫解气地一把将她甩开:“你知道就好,要是再让我看到你勾引他,我会让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秦可沫说完,将她一把提拽起来。

她的肚子很痛,她的呼吸不畅,她想过挣扎,想过反抗,最终还是沉默,任由秦可沫拽出房间。

因为她知道,哥哥是不会相信她的,他只会相信秦可沫。

出了房间,秦可沫立刻关切而小心地扶着她下楼。

她任由她搀扶着,忍耐着她的掐痛。

“不用扶她,她那都是装的。”向政楠的声音冷冷地传来。

她望过去,他的眼里是不屑。

她挣脱了一下,秦可沫终究还是松开了,然后她看着向政楠高大颀长的身影矫健地走来。

他牵起秦可沫的手,看也不看她一眼地走向餐厅。

她扶着墙壁慢慢地走过去。

“小希,还不赶紧过来陪嫂子,这么大了,还像个孩子一样,吃个饭也磨磨蹭蹭。”向母催促地拉着她的胳膊往饭桌上拽。

“阿姨,小希毕竟还小嘛。”秦可沫笑着打圆场。

“还小,她都是让我给惯成这样了,小希,你看看,都是女孩子,你要是有可沫十分之一,我都烧香拜佛了。”向母嗔怪地说着。

向小希把头低得尽量低,低得恨不得钻进桌子底下。

原来她真的不讨人喜欢,只有秦可沫才是最招人喜欢的,要不然,哥哥怎么会七年都对她恋恋不忘。

“可沫,政楠对你好吗?他要是对你不好,你告诉我。”向母一边给秦可沫夹菜,一边关切地询问。

“阿姨,您放心,他对我非常好,他还是七年前的他,从来没有变过。”秦可沫甜蜜地说道。

向母满脸笑容:“那就好,那就好。政楠性格倔,任何人的话,他都不愿意听,只相信自己的。但我知道,只要你说的话,他都会听的。”

“是的,他说他不喜欢任何人管他,但我好像总在管他。”秦可沫得意地笑着说道。

“不是谁都可以的。”向政楠一边给秦可沫夹菜,一边说道。

向小希缩在一边,尽量低着头,好像被忽略的一根草一般。

她听着他们的话。

是啊,哥哥从来不会让任何人管他。

她以为那是他的逆鳞,却原来,世上也有人能够管他,可惜,那个人永远都不会是她。

“对了,小希谈朋友没有?我刚才听她说,她很喜欢她的一个同学。”秦可沫突然将话题转移到她的身上。

向小希一个激灵地抬起头,瞬间朝哥哥望去。

是的,她最在意哥哥的态度,也最在意他的感受。

对上那道冰冷而可怕的目光,她的心猛地沉了一下。

每次哥哥这样看她时,都会疯狂地惩罚她……

第5章 你爱上其他男人?

看哥哥去送秦可沫离开,向小希神情落寞地回到自己的房间。

她失神地坐在床沿上,脑子里却一遍遍都是秦可沫的话。

她说七年了,哥哥从来没有变过。

她说哥哥只服她管,只听她的话。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那么得意,而她,嫉妒得发狂,她承认。

她守了他七年,哪怕他给她一个笑脸,她也会高兴半天,她从不敢奢望哥哥能听她的话,也不敢奢望他能温柔相待。

她只是期望,自己想见他的时候能见到他,只期望她与他说话的时候,他能够回应她。

可是,现在竟然有一个女人,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她连奢望都不敢奢望的一切。

她整个人失魂落魄,胸口压抑得喘不过气。

她正黯然时,卧室的门突然被推开。

看到门口的身影,她的心融化了一下,但又下意识地惊恐。

他跨步进来,反手将门锁上。

“听可沫说,你爱上了其他的男人?嗯?”他说着走上前。

她有些惊恐地往后缩了缩,却被他推倒在床。

她的身体轻颤,痛苦地哀求:“哥哥,我没有……”

“什么时候的事?他是谁?!”向政楠将她按在床上。

“啊…哥哥…放过我…哥哥…”向小希痛的惊呼一声,却只是越发激起他的欲望。

然而这样的求饶并没有什么效果,向政楠从来没有给过她怜惜。

向小希痛呼一声。

她最爱的男人对她做着最亲密的事,可是,他根本就不爱她,他把她当做发泄工具,他对她不屑一顾。

“哥哥,你明明只爱秦可沫,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她的意识渐渐迷离,终究小声地说出心声。

“你放过我好不好?我的心好痛,真的好痛……”她迷迷糊糊地念叨着。

“现在知道痛了?当初给我下药,爬上我的床,你就应该想到今天。”向政楠越发大力。

她抗拒地推着他结实健硕的身躯,直到浑身都被异样感淹没,身体里快感像泛滥的潮水一波一波地将她淹没。

他捂住她的唇,在她的身体里发泄完毕,然后抽身将她一把甩开。

她生无可恋地倒在一边看着他将衣服穿上,又变成衣冠楚楚,比明星还英俊的模样。

她懊恼地闭闭眼,眼前全是他的样子。

她永远无法摆脱他,无论他怎么折磨她。

身体像散架了一般。

她痛苦地拽拽拳,支撑着起来,然后将衣服穿上。

向政楠斜睨着她:“如果你下次再勾引其他男人,我会让你站不起来。”

向小希抬头望过去,眼前这个斜睨着他的人,是她爱得疯狂,爱得愿意付出一切的人。

可是,他从来不知道她爱他,他从来只把她当做发泄工具。

正那样望着,门上突然传来敲门声:“小希,你有没看到你哥?”

向母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她一个惊觉,恐惧地望向哥哥。

可是,他却一脸邪恶的笑,抬手将手搭在门锁上。

房间里还有靡靡的味道,她的心跳到嗓子眼。

第6章 被赶出去

“哥哥,求求你。”她跪到床上。

向政楠终于将手慢慢从门锁上拿开。

她赶紧抬高声音对门口喊道:“妈,哥哥应该是送可沫回家了吧,您不用担心,先早点休息吧。”

“哦,那他今天还回来吗?这孩子,等了七年,也该积极主动点了。”向母一边问着,一边自说自话,

不知道为什么,妈妈的话像一把刀子扎进她的心里,顿了好几秒,她才敷衍着回复:“嗯嗯,应该不回来了吧。”

也许是因为心痛,她的脸上突然泛起红潮。

向政楠盯着她,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羞涩紧张的样子,身体里刚发泄完的欲望又升腾起来。

又不知疲倦地折腾完一次,向政楠居高临下地警告:“你最好给我老老实实的。”

之后,他不屑地转身出去。

第二天,向小希刚起床就看到秦可沫在厨房里和向母合作愉快地做着饭。

看到她,秦可沫投来一个阴险而警告的表情,她愣了一下,那表情好像在告诉她,秦可沫正计划了什么等着她。

她尽量不去多想,准备转身,向母看到她则立刻责怪道:“小希,你怎么现在才起来,看到嫂子也不打招呼,怎么现在跟个傻子一样?”

向小希赶紧打招呼,嫂子那两个字,她很艰难才说出口,带着苦涩。

向母继续责怪:“一早上就无精打采,你要是有嫂子的十分之一,我就谢天谢地了。”

又是这句话,向小希低着头,恨不得钻进地里。

“阿姨,其实小希这样,我也可以理解,她一直跟随您和政楠,自然无法成长。我也是因为这些年一个人在外,才渐渐成长起来的。”秦可沫假装语气诚恳地说道。

“确实,这些年,她一直跟着我们,大小事情都惯着她。”向母点着头承认。

向小希只能低着头,默默承接她们的评头论足。

“阿姨,我建议还是让小希搬出去住吧,这样她才能迅速成长起来,才能更好地应对社会的挑战。”秦可沫一本正经地怂恿道。

听到这,向小希猛地抬头,她眼神紧张地一瞬不瞬望着向母,好似哀求一般。

哀求她千万不要答应。

只是,向母看了她一眼,认真说道:“是的,更何况,现在你回来了,马上就要和政楠住在一起,小希再呆在这也不方便。”

向小希眼神惊恐地开口:“妈,我不会打扰嫂子和哥哥的…”

“这样也是为了让你更快成长,你看看你现在,跟嫂子差多远。不要争了,我一会去跟政楠说,他肯定也会同意的。”向母语气坚定地打断她的话。

向小希垂下头,她知道再怎么辩解也没有用,妈妈现在只听秦可沫的,哥哥也只听秦可沫的。

这个家已经没有她的空间了,她要被抛弃了,妈妈不要她,哥哥也不会要她。

她就快要被赶出去,赶出这个她最爱的人所在的地方。

她不敢奢望其他,只希望能够一直在旁边默默地看着哥哥,能够默默地呆在他身边就够了。

可是现在,这样的愿望也要被剥夺。

她傻傻地站在原地,感觉身子一下子被掏空一般,整个人失魂落魄。

第7章 男朋友

向小希不敢再劝说妈妈,只好不停地在心里祈祷,希望哥哥千万不要答应,千万不要答应。

她心里不停念叨着这句话,一直到坐到餐桌上,她都魂不守舍,整颗心紧张得都在颤抖。

她看到哥哥很随意地坐下,坐在秦可沫的旁边,他细心地帮她撩了一下散落的头发,然后替她夹菜。

若平时,她会羡慕得发狂,可现在,她只是紧张地祈祷着,祈祷妈妈不要说,祈祷哥哥不要同意。

她的心一直吊在嗓子眼,根本无心吃饭,只是恐慌地担心着。

终究,饭就快吃完了,妈妈终于没有提刚才那件事,她的心渐渐放松下来,手失了那根紧绷的弦而不禁轻微抖起来。

突然,秦可沫开口:“阿姨,您那会说跟政楠商量小希的事情…”

向小希惊恐地望过去,心里一瞬间像坍塌了一般。

向母突然想起般对向政楠说道:“对了,政楠,小希现在也不小了,一直呆在家里不行,应该出去好好锻炼锻炼了。”

向政楠抬头,深邃锐利的眸光一瞬间直射向小希的眼中,四目相对,他的眼神锋锐如刀,她畏畏缩缩。

“外面也未必安全,再说家里十多间房,也不会少了这一间,只怕是有人想出去更自由。”向政楠盯着她的眼睛,声音有些冰冷地说道。

注意到向政楠眼里冰冷的光,秦可沫的手不禁拳头紧握。

原来他一直对那个贱人有感情的,当年她能够从他眼里看出来,现在她更加能从他眼里看出来,那种感情根本没有消散,只是更加浓烈,浓烈到化成强烈的占有欲,他根本不愿意那个贱人搬出去。

秦可沫气得咬牙,顿了一会,她突然开口劝道:“家里肯定一直都有小希的房间啊,但是,小希跟我说她想搬出去,是想有更多空间和男友在一起,她也长大了,我们不应该限制她,反正家里她随时都能回来。”

她越说,向政楠的脸越发铁青,那表情就像,一直属于自己的东西被人突然抢走,而气得想杀人一般。

向小希的心不断往下坠,她摇着头开口解释:“没有,我没有男朋友…”

秦可沫一脸笑容地制止她的话:“你看,这就害羞了,还说没有,昨天都跟我说,特别喜欢那个同学,你们都在一起了。”

“没有…”她极力解释,向母看着她,则一脸笑容:“有男友了怎么不早说?这有什么害羞的?”

向政楠的脸色铁青得恐怖,向小希用余光瞥了瞥他的脸色,一颗心只是不断下坠得仿佛要跌进万丈深渊。

终究,他撇开筷子,噌起站起来。

他眼神如刀地死盯着她,声音森寒如冰:“想要出去和男朋友住一起是吧?好,明天就从这里滚出去。”

他的声音带着吼声,她的嘴唇发抖,想要辩解,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向母赶紧打圆场地说道:“小希有了男朋友要出去住也正常,你也是,干嘛发这么大脾气。她也长大了,不用管得那么死。”

“是啊,小希迟早得嫁人呢,她想和男朋友住,也正常。”秦可沫一边火上浇油地说着,一边站起身,妖娆地挽着向政楠的胳膊拉他坐下。

向小希眼里的余光看到他们那么亲密地挽在一起,他发那么大的火,只要秦可沫一句,他就能冷静下来,这点,她永远不可能做到。

她的嘴唇仍在发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疯狂地想哭,却不敢在他们面前哭出来,只能拼命咬着唇,直到口腔里涌上腥甜。

第8章 婚讯

搬出去这天,哥哥不在家。

她在网上看到到处都是关于哥哥陪秦可沫逛街被拍的新闻。

几乎所有的网友都在祝福,表示终于又相信爱情了。

她看到哥哥脸上的笑容。

七年了,哥哥终究和他最爱的人在一起,而她,注定应该离开。

她确实应该离开了,只要哥哥能幸福,她再痛苦都行。

妈妈因为一早有事就离开了,她找了搬运工帮自己把行李搬走,然后在哥哥公司附近随便租了一间房子住下来。

之后的一周,她失魂落魄地呆在出租屋里,整天哪里也不想去。

她刚研究生毕业,还没有参加工作,现在一天天呆在出租屋里,她只觉得孤独得快被世界抛弃一般。

原来失去哥哥,失去妈妈,她根本什么都不是,甚至仿佛连活下去的勇气都失去。

她不停地在网上刷着哥哥和秦可沫的新闻,她没办法看到哥哥在干什么,只好在网上搜索关于他的新闻。

只是,几乎百分之九十的新闻都是关于他和秦可沫的,虽然不断地告诉自己要放弃,可是看到那些新闻,她还是痛苦不已,仿佛心脏被一只大手掐住一般。

妈妈又给她打电话,让她多回去看看哥哥和嫂子,她愣在电话这端,沉默地点头,却怎么也鼓不起勇气。

“政楠,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她正发愣,听到电话那端妈妈突然叫哥哥的名字,她的心猛然惊颤了一下。

向政楠有些疲倦地走进屋子,听到问话,他只是点点头,但听到妈妈叫小希,他的目光猛然锐利了些,整个疲倦的人好像突然被注入活力似的。

他这些天已经止不住想要占有她,仿佛毒瘾发作,渴望海洛因一样。

以前他回家,她总会笑着迎出来。

只要她在家,无论多晚,她都会等他。

无论他如何惩罚她,折磨她,她总是默默承受连吱都不吱一声。

也许就因为这样,所以他就越发发狠。

他想要看到她的反应,甚至看到她反抗他,那样才证明她鲜活地存在于他的身边。

可是,现在她不仅默默无闻,而且凭空消失了一般,他以为自己可以笑着嘲讽一声,可是,他没想到,他居然如此不适应。

她消失了,好像带走了很多东西,让他的心空洞洞的,仿佛什么东西都填补不满。

尤其是这两天,他开始一直想她在他身下承欢的样子,想到她的水眸,想到她如脂玉般细滑白皙的肌肤。

他抬脚,不知不觉地上楼,走到向小希的卧室前,推开门。

这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她搬得空荡荡的。向政楠扫视一周,每个角落里都仿佛还有他们欢爱的影子,那些记忆简直像不受控制的潮水,汹涌地涌进他的脑海中。

这一晚,他一整夜都未眠,而向小希也一整夜未眠。

她想了一整夜,终于劝服自己彻底放弃,劝服自己好好开始新的生活。

她决定好好祝福哥哥和嫂子。

她以为自己终究豁然开朗,只是,天刚亮,看到新闻上铺天盖地关于哥哥和秦沫的婚讯,她思索了一夜的心态竟然瞬间崩了。

订婚典礼就在两天之后。

她知道他们迟早会订婚,会结婚,可是,她没有想到,看到这个消息,她会那么痛苦,仿佛心被钝钝的刀片一刀刀凌迟一般。

她不停地搜寻着那些新闻,明明很痛,却又停止不了。

天黑时,她终于压抑得再也受不了,她浑浑噩噩地闯进一间酒吧,准备喝个一醉方休。

她喝了很多很多,但是她没想到在迷迷糊糊之中,竟然会看到他…..

小说

经历了男友的背叛,以及母亲的病重后……

2021-1-3 12:32:32

小说

突如其来的男人,帝锦集团的掌权人,身价成迷的黄金单身汉。

2021-1-3 12:35:1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