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辰宇把乔诗沫留在身边,只是为了复仇,为她父亲犯下的罪过而赎罪……

季辰宇把乔诗沫留在身边,只是为了复仇,为她父亲犯下的罪过而赎罪……
季辰宇把乔诗沫留在身边,只是为了复仇,为她父亲犯下的罪过而赎罪……

第1章 游戏开始了

“该是你们乔家还债的时候了。”冰冷的仿佛从寒潭里捞出来的嗓音,听在乔诗沫的耳边,让她有一种不寒而栗,毛骨悚然的感觉。

她被绑在一张大床上,双手和双脚都被铁环锁住了,呈现出一个屈辱的“大”字,她的刚刚醒过来,脑子还有些昏昏沉沉的,即便面前这个男人有一张能令无数女人疯狂的脸,她仍然能感受到从他身上传来的恨意。

恨?为什么?

她皱了皱眉头,努力的回想着昏迷前的事情。

好像是喝了一杯小妈递过来的果汁?难道??问题出在果汁上?难怪那个女人的脸上当时是露出了邪恶的笑容。可这个男人,又是谁?

“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

“我是谁?”男人冷笑了一声,薄唇吐出嘲讽:“你应该去问你的好父亲,在你被他用两千万的价钱,卖给我的时候,游戏??就已经开始了!”

“卖?不可能的,我爸爸一向很疼爱我,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这位先生,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对我做出这样的事情,但绑架是犯法的,请你马上停止你的行为,否则??”

乔诗沫的话还没有说完,脸上就挨了男人狠狠的一巴掌。

“贱人!都到了这时候,还敢再我面前演天真?”男人的一只手毫不怜惜的掐住了乔诗沫的脖子,另一只手野蛮的撕扯着她身上的裙子,布料破碎的声音,让乔诗沫惊恐地瞪大了眼睛:“你??你要对我做什么?不要??”

“不要?”男人的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伸手探到乔诗沫的裙子,一把扯下了她的小裤裤,手指就挤进了她最私密的地方。

“啊,你??你住手!”乔诗沫的脸涨的通红。

“湿都湿了,还装什么纯情,乔家的女儿,果然是个不折不扣的贱货!”男人嘴里说着奚落的话,大掌毫不留情的撕烂了乔诗沫身上的衣裙,像对待令他无比憎恶的仇人似的,冲进她的身体里,粗暴地发泄了起来??

“不要??求求你,放过我??不要这样对我??求你??”深沉的夜里,乔诗沫满脸泪水,苦苦地哀求,然而在她身上驰骋的男人却始终对她没有半点仁慈。

她的身体不断地被摆放成一个又一个屈辱的姿势,无力反抗,只能被迫承受这种没有丝毫欢悦的痛苦??

“乔诗沫,记住,这是你们乔家的罪孽,今天晚上,不过是个小小的惩罚,你的赎罪之路,才刚刚开始!”

结束之后,男人望着如破布娃娃似的乔诗沫,冷冷的说:“我叫季辰宇,从这一刻起,你最好牢牢的记住我的名字,我会利用你,将你们乔家,彻底的毁掉!”

“季??辰宇?你做梦!”乔诗沫泪眼模糊,忽然恶狠狠的骂道:“你这个强 奸犯,畜生,你不得好死!”

这话,却使得季辰宇的脸色猛的黑沉了下来,深邃黑亮的眼眸里再次腾起熊熊怒火,再一次,如嗜血的狼扑向了乔诗沫??

第2章 声名狼藉

第二天早上,季辰宇去浴室洗澡了,乔诗沫忙强撑着满身的酸痛从床上下来,匆匆穿上了衣服就往外跑,可是当她打开门,却被早已经等在外面的记者围住了,“咔嚓咔嚓”的快门声不断响起!

“乔小姐,听闻您为了给乔家借钱,将自己的身体卖给了季氏集团的总裁,请问这是真的吗?”

“乔小姐,据我们得到的可靠消息,乔家已经收到了季总裁打过去的两千万,请问这两千万,是他购买您的价钱吗?”

“乔小姐,靠这样出卖肉体换取金钱的行为,你身为女人,不觉的很羞耻吗?”

“乔小姐??”

一个比一个尖锐的问题,就像是晴天霹雳般的劈在了乔诗沫的身上,使得她原本娇艳的明媚脸颊,一片苍白。

“我??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我??我不知道。”乔诗沫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遇到这样的尴尬,面对记者的再三逼问,她整个人有一种濒临崩溃的感觉。

可她清楚的知道,自己身上破碎的衣裙,肌肤上遮掩不住的痕迹,都在无情而羞辱的揭露着,她昨天晚上,确实已经和季氏集团的总裁季辰宇发生了不可描述的关系。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自己仇家的女儿,可是在看到乔诗沫一脸惊恐的样子时,季辰宇的心里,竟然产生了一丝丝复杂的情绪。

他简单的披了一件浴袍,大步流星的走到了乔诗沫的身边,当着所有记者的面儿,直接将她搂在怀里。

“从现在开始,她是我季辰宇的??情 妇,一个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情人。”季辰宇开启性感菲薄的唇瓣,不紧不慢的说道。

情 妇?情人?听到这两个词,乔诗沫脑袋‘嗡’的一声,自己可是乔家的大小姐,现在竟然??竟然受到他如此的羞辱,丢脸的可不只是自己,还有乔家的名誉啊。

“乔小姐,对于情 妇这样的身份,您会适应吗?需要多长时间的适应?”记者的问题,让乔诗沫的脸色更加的苍白。

“不,我们不是,我和他??我和他不是这样的关系,不是??”

乔诗沫着急的解释着,可是??可是却没有多少的底气,声音里透着无助的惊恐和慌乱。

她奋力的挣扎着,可是女人和男人的力量相比,还是有很大的悬殊的,更何况季辰宇死死的将她禁锢着,她根本挣脱不得,只能转过头,用充满愤恨的眼睛恶狠狠的瞪着他。

“季辰宇,我到底是哪里得罪了你?你要这样对我?”

季辰宇“砰!”的一声将门关上,将那些记者们的声音都关在门外,才嫌恶的将乔诗沫推到了地上:“看来,昨天晚上的惩罚还不足以让你记住现在的身份!那就再来一次好了!”

他的脸上挂着冰冷邪魅的笑,一把揪住了乔诗沫的头发,就往旁边的房间拖。

乔诗沫吃痛,不得不顺从的跟着他走。

“扑通”一声,刚进房间,季辰宇就将乔诗沫扔到了床上,他顺手扯下自己的领带,上前,将她的双手绑在了头顶??

第3章 染血的鞭子

这一次,季辰宇却并没有强迫乔诗沫与他发生关系,却做出了比强、暴更让乔诗沫无法接受的事情,他竟然从旁边的抽屉里拿出那种只有在情趣用品店才能买到的电动玩具,蛮横的塞进了她的身体里,然后挥动一条鞭子,像抽打仇敌似的,狠狠的打在乔诗沫娇嫩的身躯上。

屈辱、疼痛、委屈,愤怒齐齐占据了乔诗沫的感官,她躲不掉,避不开,逃不了,只能生生的忍受这种难以言喻的折磨,她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

“季辰宇,你就是个恶魔,你这样对我,你会遭报应的!”

“报应?哈哈哈~”季辰宇笑了起来,还是那么冰冷,却又带着一股子莫名的悲伤:“曾经,我也是这样想的,可是该死的人还逍遥的活着,这不公平,不公平!既然老天爷没长眼睛,我为什么不能自己动手?乔诗沫,你别怨我,要怨,就怨你有一个禽兽不如的父亲,要怪,就怪你是乔家的女儿!你们乔家的人的心都是黑的,血,都是脏的!只配承受这样的折磨!”

说着,他手里的鞭子更疯狂的落到了乔诗沫的身上,乔诗沫咬紧了牙齿,痛到了麻木,反而觉得没那么痛了,只是她的身体本就有些瘦弱,哪里能承受这种见血的鞭打?

不一会儿,她就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当乔诗沫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裹着一条男士的睡袍,身上的伤口处也被抹上了药,她仔细的听着外面的动静,当她发现季辰宇并不在房间里的时候,她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房间!

乔诗沫坐上了回家的出租车,才终于松了一口气,以为自己终于从季辰宇那个恶魔手里逃出来了,想起这一天一夜的遭遇,她不禁掩面痛哭。

她最美好的纯洁已经被残忍的夺走,那本是她想要留给自己深爱的男人陈擎的东西。

她已经脏了,还有什么面目去见他?

半小时后,乔诗沫回到了乔家,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见到她回来,她的父亲乔强和后妈李媚不仅对她没有丝毫的关心,反而恼怒的问她:“诗沫,你怎么回来了?不是应该被带进季家了吗?是不是回来取东西的?”

“爸爸,您??您这话是什么意思?”乔诗沫声音颤抖的问道,心里已经有了答案的她,依旧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

“你已经是季辰宇的人了,所以从现在开始,你要学会如何的让他留在你的身边,不要给其他女人任何靠近他的机会,只有牢牢的控制住他,你才可以为我们乔家多做贡献,明白吗?”

乔强冷漠的没有一丝温度的嗓音,让乔诗沫彻底的绝望了,她从来没有想过,一向疼爱自己,把自己当成公主一样的爸爸,竟然会说出如此残忍的话。

“我不会和季辰宇在一起的,绝对不会。”

乔诗沫厉声喝道。

“不会?”听到她的话,乔强站起身,直接走到乔诗沫的面前,不由分说的一记耳光,狠狠的抽在了她的脸上。

“我养了你这么多年,现在是你回报乔家的时候了,记住,乔家需要的是资金。”

第4章 被亲生父亲卖掉

“爸爸,你??你打我?”

脸颊上的疼痛,让乔诗沫完全的惊呆了,原来,季辰宇说的都是真的吗?一直疼爱她的父亲是真的将她给卖了?

“把她给我带回房间,明天一早,直接连同她的东西,直接送到季家。”乔强冷声的吩咐着身边的佣人,然后才搂着李媚,走向自己的房间。

乔诗沫用力的挣扎着,可是还是被几个佣人拉扯回房间,她清楚的听到,房门被从外面上锁的声音。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可是你的女儿啊?

乔诗沫跌坐在地上,痛苦不堪,泪水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滑落她的脸颊。

“给我看好她,如果她跑了,你们全部都给我滚蛋。”

李媚的声音,清楚的响在乔诗沫的耳边,想到一切的始作甬者,都是这个女人,乔诗沫恨的牙根直痒痒!

最终,乔诗沫还是被乔强带着保镖,拖到了季辰宇的面前。

“辰宇啊,这么早打扰你,不会不开心吧?”乔强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挂着让人恶心的谄媚笑容。

“乔总裁,这么早过来,是打算还钱了?据我所知,你还欠季氏集团八千万的债务,如果一次性还清,我们之间还是可以有生意上的往来的。”

季辰宇低沉的宛如红酒一样醇厚的嗓音,缓缓的响起,俊脸上勾勒出一抹诡秘至极的笑容。

听到还钱两个字,乔强十分的尴尬。

“我??我不是来还钱的,我是来??来送沫沫的。”

乔强冲着保镖摆了摆手,保镖立刻将不停挣扎的乔诗沫,带到了季辰宇的面前。

看到乔诗沫脸上明显的红肿,以及那清晰的手指印,季辰宇那双英挺的剑眉,紧紧的皱在一起。

“我非常不喜欢,我的货品有任何其他人的印迹。”

季辰宇的唇边勾起了一抹宛如千年寒霜般的冷笑。

“这??这是个误会,是我不小心撞上的。”乔强尴尬的解释着。

季辰宇接过佣人送到手边的咖啡,优雅的品尝着。

“我不喜欢反抗的玩儿物,所以告诉你的女儿,你将她卖给了我,价钱是??”季辰宇抬起那双深邃如海的黑瞳,充满趣味的落在了乔诗沫的身上,然后才缓缓的开启了性感的薄唇。

“两千万。”

乔强赶紧来到乔诗沫的面前。

“季总裁说的没错,你只要陪他半年就可以,半年以后你就自由了,到时候我会送你去你想要去的地方。”

听到乔强的这些话,乔诗沫的心彻底的绝望了。

“为了两千万,您卖掉了自己的女儿,我还真的很想知道,这卖女儿的钱,够你的公司支撑多长时间。”乔诗沫冷冷的说道,那颗千疮百孔的心,好像被刀子,狠狠的刺了几下。

“那不是你应该关系的,你要做的,就是陪好季总裁,无条件的满足季总裁所有的要求,知道吗?如果你再敢逃跑,我就打断你的腿!”

说完,乔强才转身离开了。

看着‘爸爸’离去的背影,乔诗沫的红唇,划过一抹浓浓的讽刺,自己的体内明明流有他的血液,可是??可是他却无情的将自己卖给了一个恶魔。

第5章 他想要的,是血债血偿

“说吧,你想怎么样?我不会像你其他女人那样,做你床上的宠物。”乔诗沫直接来到季辰宇的面前,周身散发着一股高傲的气息。

尤其是那双美丽绝伦的凤目,更是毫无畏惧的与季辰宇的鹰眸对视。

季辰宇的俊脸上,突然露出了一抹好似魔鬼一样让人感到恐怖的笑容。

“我最喜欢的游戏,就是??”季辰宇的话还没说完,就接到了一个电话,他的脸色变了变,匆匆出去了。

好几天都没有回来。

但是别墅周围有十多个保镖看守着,想要离开,也是绝无可能的,乔诗沫只好挑了个还算干净的房间,住了下来。

这天傍晚,她因为无聊,走进了别墅二楼最南边的一个房间,一眼,就被桌上那张照片给吸引了。

身穿淡黄色长裙的女孩子,坐在花海里,笑的阳光灿烂,乔诗沫仿佛被她的笑容所感染。

“生于一九九零,卒二零零六年。”

乔诗沫看到了照片后面的一行字,好可惜啊,拥有这样美丽笑容的女孩子,竟然就??

乔诗沫拿着照片,一脸的惋惜。

“你在做什么?”季辰宇闪烁着厉芒的鹰眸,狠狠的射在了乔诗沫的身上。

突然听到季辰宇的声音,乔诗沫已经吓了一跳,在看到季辰宇一脸愤怒阴霾向自己走过来的时候,乔诗沫更是倒吸一口凉气。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季辰宇的大手已经用力的扣在了她的手腕上。

“我??我不是故意要拿照片的,我??啊??”

乔诗沫的话还没有说完,季辰宇骨节分明的大手,已经扣在了她纤细的脖子上,像是下一秒,就会无情的将之掐断!

“放??放手啊。”越来越紧窒的感觉,让乔诗沫的双手握成了粉拳,用力的挥舞着,捶打着,可是季辰宇却仿佛是一个刚刚从地狱深处走出来的撒旦,嗜冷冻人的冰冷嗓音,响在乔诗沫的耳边。

“是你爸爸,他残忍的强暴了千言,要不然她怎么可能会死?乔诗沫,我会让你爸爸??血债血还。”

季辰宇咬牙切齿道。

爸爸强暴?这??

季辰宇的话,仿佛一道晴天霹雳,狠狠的劈在了乔诗沫的身上。

不,不可能的,爸爸虽然有些时候十分的可恶,但是他是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

“你??你不要胡说八道。”乔诗沫喝道。

胡说八道?”季辰宇哈哈大笑起来。“你爸爸强暴了千言,害的她自杀而死,如果不是我们在她遗留的日记里,看到她被强暴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会知道,我那个可爱的妹妹,竟然被你爸爸那个畜生染指了?”

想到日记里那些充满痛苦,带血的内容,季辰宇眼底的那抹腥红,愈发的强烈,他那一直扣在乔诗沫脖子上的大手,倏地加重了力气。

“啊??”

死亡的气息,随着季辰宇大手的用力,愈发的逼近自己。

无法挣脱季辰宇的大手,乔诗沫慢慢的闭上了自己盈满泪光的双目??

第6章 一无所有

乔诗沫再一次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是睡在床上的,坐起身的她,依旧感觉喉咙处,传来了阵阵的刺痛。

昏迷前的画面,就像放电影一样的在她的眼前浮现。

不,不可能,爸爸绝对不会做出这样残忍的事情,绝对不可能。

乔诗沫立刻找到自己的电话,快速的拨打了乔强的电话号码。

“沫沫,快回来,爸爸生病了。”乔诗沫还没有说话,耳边已经响起了乔强充满焦急的嗓音。

“我??我马上回去。”

虽然他不曾对自己付出过任何的父爱,可是他毕竟是给予自己生命的那个人,在听到他焦急的嗓音时,乔诗沫无法作势不理。

她立刻走出房间,让乔诗沫感到意外的是,竟然没有人阻止自己。

“少爷,她已经回乔家了。”半个小时以后,周恒来到了季辰宇的面前,轻声的汇报道。

季辰宇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残忍嗜血的笑容。

乔强,我要让你??一无所有的离开这个世界。

乔诗沫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乔家。

“爸,您怎么了?”刚刚跑进大厅,便看到乔强斜靠在沙发上,一脸的痛苦,乔诗沫立刻跑到他的面前,着急的问道。

“诗沫,救救我们吧。”

一向看不上乔诗沫的李媚,一反常态的哀求着她,这让乔诗沫一脸的奇怪。

“沫沫,救救爸爸,要不然爸爸真的死定了。”乔强也是痛苦的哀求着。

乔诗沫深吸一口气。

“您认识一个叫千言的女孩儿吗?”

乔诗沫的杏眸一直紧盯着乔强,当她看到乔强在听到千言两个字的时候,眼神儿里闪过一抹明显的心虚时,顿时确定了一切。

“为什么?她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孩子,您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做那样的事情?她是因为您的残忍对待,才抑郁自杀的。”

乔诗沫大声的质问道,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爸爸竟然是??竟然是一个如此残忍而又充满险恶的男人。

“我??我当时喝多了,正好她也在宴会现场,所以我??我就要了她,谁想到她会自杀?诗沫,现在不是说这件事情的时候,你快点儿求季辰宇,让他不要再打击乔氏集团了,要不然不出一星期,乔氏集团便会崩溃的。”

乔强拉着乔诗沫的手,哀求中透着一丝强势。

“我??我求他,他就会改变打击乔家的决定吗?您太看的起我了,在他的眼里,我就是一个仇人的女儿,你当初残忍对待的那个女孩儿,就是季家一直保护的公主,季辰宇的妹妹,乔家会有什么样的下场,都是您一手造成的,与其让乔氏集团在您的领导下,做尽了坏事,不如??不如让季辰宇结束吧。”

说完这句话的乔诗沫,抽出了自己的手,转身向门口走去。

“季??季辰宇?”看到走过来的季辰宇,乔诗沫倒吸一口凉气。

季辰宇直接走进大厅,在看到季辰宇的时候,乔强看到了一丝希望,赶紧拉着李媚,来到了他的面前。

“辰宇,快过来坐,伯母去给你煮咖啡。”李媚一脸讨好的说道。

季辰宇坐在了沙发上,不过那双鹰隼般的黑瞳,却没有温度的落在乔强的身上。

“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搬离这幢大宅。”

第7章 带他去忏悔

“搬离大宅?为什么要搬离这里?这里可是我的家。”乔强在听到季辰宇的话时,差点儿跳起来,一脸的激动。

“这幢大宅的所有权,已经属于我们家大少爷了。”

站在季辰宇身后的周恒,将一份协议书,放在了乔强的面前。

乔强立刻拿起了协议书,当他看到里面的内容时,脸色瞬间大变。

下一秒,他竟然“扑通”一声给乔诗沫跪下了。

“诗沫,帮帮爸爸,你已经是季辰宇的女人了,你??你求求他,让他不要赶我们离开,好不好?”

面对爸爸的请求,乔诗沫欲哭无泪。

不是她不肯,是她根本就没有这个能力!

“你??你是不是想要看着自己的爸爸流落街头啊?”看到乔诗沫半点没有任何的动作,乔强扬起的右手,又一次抽在了乔诗沫的脸上。

“你们??还有二十分钟的时间。”

又一次被抽耳光,乔诗沫反而冷静下来了,面对这个只知道利用自己,却不曾给过自己半点父爱的男人,她??彻底的绝望,不再抱有任何的幻想了。

季辰宇对着身后的周恒摆了摆手,周恒立刻明白的走到了乔强的面前,不由分说的便将他拖向门口。

“诗沫,救爸爸,救救我啊?”无力挣脱乔强,又一次向乔诗沫的方向,大喊救命。

虽然对自己冷漠无情,可是在看到他像被拖垃圾一样的拖走时,乔诗沫还是无法忍受。

“放开我爸爸。”刚想上前,却被季辰宇带来的保镖拦住。“季辰宇,你要带我爸爸去哪儿?你说话啊?”

乔诗沫大声的喊道,她已经清楚的看到,因为站不稳而摔倒,却又被周恒拖走的乔强。

“我要带他去忏悔。”季辰宇咬牙切齿,眼底的那抹腥红,让人不寒而栗,毛骨悚然。

半个小时以后,乔强被带到了季千言的墓前,看到墓碑上的季千言照片,乔强倒吸一口凉气,他的眼前立刻浮现出,自己强行进入到季千言身体时,她那双充满愤怒,恨不得将自己碎尸万断的眼神儿。

“让他跪下。”季辰宇厉声喝道,其中的一个保镖,狠狠的在乔强的腿上踢了一脚,无法忍受疼痛的乔强,直接跪倒在地。

跟着一起来到墓地的乔诗沫,清楚的听到,乔强膝盖重重摔在地上发出的声音。

看到老泪纵横,不停求饶的他,乔诗沫的心,仿佛被一块巨石,狠狠的砸中。

“季辰宇,我求求你,放了他吧,他已经是一个将近六十岁的老人了,禁不住你的折磨,如果??如果你想要复仇的话,就??就让我替他承受所有的痛苦吧。”

乔诗沫甩开两个保镖,冲到季辰宇的面前,拉住他的手臂,痛苦的哀求着。

季辰宇冰冷的大手,无情的扣在了乔诗沫的下巴,下巴上的疼痛,让乔诗沫有一种濒临死亡的感觉。

“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受到折磨的,不只是他,还有身为他女儿的你。”季辰宇嗜血腥红的黑瞳,迸射出快如闪电般的寒光!

第8章 乔诗沫,你死定了

乔强整整在墓碑前跪了两个小时,直到他昏倒。

“不??”看到爸爸昏倒在地,乔诗沫发出了一声大喊,她像疯了一样的想要甩开季辰宇的禁锢,可是??可是季辰宇的大手,却像铁钳一样,牢牢的扣在她的手腕上。

“用水泼醒他。”季辰宇寒气十足的嗓音,再一次响起。

看到保镖提着带有冰块的水,走向乔强,乔诗沫倒吸一口凉气,她突然张开嘴,狠狠的咬在季辰宇的手臂上。

该死,手臂上的疼痛,让季辰宇发出了一声低咒,看着丝丝鲜血从伤口中倾泄而下,他的俊脸瞬间罩上了一层寒霜。

看到季辰宇如大海一样深邃的黑瞳里,闪烁着狠绝奕残忍的光芒,乔诗沫惊出了一身冷汗。

季辰宇一步一步向乔诗沫的方向逼近。

“你??你不要再过来了。”乔诗沫声音颤抖的说道,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季辰宇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骨节分明的大手,准确无误的扣在了她的脖子上。  

“还没有哪个女人,敢伤害我,乔诗沫,你??死定了。”绝杀嗜冷的嗓音,一字一顿的从季辰宇的薄唇中吐出。

触及到季辰宇那双残忍腥红的黑瞳,乔诗沫是真的害怕了,身体颤抖的十分的厉害。

接连做了几个深呼吸,乔诗沫才让自己平静下来。

“季辰宇,你得惩了,我爸爸被你赶出了他生活了大半辈子的房子,他现在已经是生不如死,过分的自责与恐惧,会一直伴随着他,他会痛苦一生,你的游戏可以结束了。”

乔诗沫怒视着季辰宇。

“结束?”季辰宇的俊脸上挂着悠闲慵懒的笑容。

“要我放过你爸爸,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季辰宇故意问道,明摆着是在挖陷阱,等待乔诗沫掉入到自己挖好的陷阱当中。

“你??你要我做什么?”

乔诗沫看到了一丝希望,绝美的小脸儿上露出了一抹希望的火焰。

“现在是下午五点,给你三个小时的时间打理自己,八点我会准时的出现在你的面前,如果你让我满意,我会考虑,放你爸爸一条生路,要不然??”

季辰宇走到乔诗沫的面前,笑里藏刀。

“要不然我会一点一点的折磨他,让他在痛苦折磨当中,慢慢的闭上眼睛。”

清楚的响在耳边的嗓音,让乔诗沫差点儿崩溃。

看着季辰宇离去的背影,乔诗沫直接跌坐在地上,久久无法起身。

“乔小姐,还是和我回去吧,三个小时的时间,并不是很长。”周恒走到乔诗沫的面前说道。

乔诗沫别无选择,一脸伤痛的跟着周恒,离开了墓地,回到了季家大宅。

可是她苦思冥想,却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方式,才能让季辰宇满意。

最终,她一咬牙,打开了自己的行李箱,从行李箱的最下面,取出一件连包装都没有拆开的??性感睡衣。

这可是自己的闺蜜李小晴在自己生日时送给自己的睡衣,只能勉强的遮掩身体。

小说

江悠悠转身闪婚路人,没想到路人老公竟是司氏集团大BOSS。

2021-1-3 12:24:15

小说

睁眼重回十七岁,前世神医化身铁血修罗,心狠手辣名满天下。

2021-1-3 12:28:0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