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悠悠转身闪婚路人,没想到路人老公竟是司氏集团大BOSS。

男友出轨继妹,继妹妄言要抢净她的所有。,江悠悠转身闪婚路人,没想到路人老公竟是司氏集团大BOSS。,大BOSS开启无底限护犊子模式:“她抢了你什么?拿回来!”,“老公,公仔是我的。”江悠悠说。,“拿回来。”司廷昊护着。,“老公,车子也是我的。”,“拿回来。”,“房子是我的。”,“拿回来。”,“股权是我的。”,“拿回来。”,“她男朋友也是我的。”,“江悠悠,你作死!”司廷狂扑。,江悠悠成功把自己作死了,哭唧唧:“老公,求放过!”
 江悠悠转身闪婚路人,没想到路人老公竟是司氏集团大BOSS。

第1章 是我不要你的

玫瑰、汽球、拱门。

浪漫的气息撞击着江悠悠的心房。

今天是她的生日,陆淮辰发短信约她过来酒店,说有惊喜给她。

他们认识四年,每一年生日,陆淮辰都会给她惊喜。

今天,会是什么呢?他会不会向她求婚?

江悠悠满怀期待,伸手准备敲门。

没想到房门是虚掩着的,里面突然传来高亢的声音:“嗯……啊,淮辰……”

江悠悠一颗心,猛的一颤。

里面的对话在继续:

“你跟江悠悠有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哦?”

“没有。”

“我不信,你技术这么好,肯定是在她身上练出来的。”

“宝贝,我发誓,我只有你一个女人,江悠悠那个修女怎么可能让我碰她?她根本不知道男欢女爱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小妖精,我要死在你身上……”

江悠悠感觉心头猛的被什么狠狠一扎,痛得她险些踉跄。修女?陆淮辰竟然把这样的词用在她身上。

认识四年,恋爱两年,她从来不知道陆淮辰竟然有这样的一面。

给她惊喜,这就是他给的惊喜?

她揪紧一颗心,推门而入。

地板上各种凌乱,BRA和男内交叠在一起,散发着暧昧又嘲讽的味道,沙发上是不堪的两道身影。

“啊——”女人看到江悠悠,夸张的大声尖叫起来,立即拉薄被将自己盖起来,眼神却又是那么的挑衅和得意。

江悠悠看清女人,脸色变得更白了。宁雨桐,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十三年前,王薇带着宁雨桐母女二人登堂入室,隔天清晨,她永远失去了妈妈,地上,只有散落的药瓶和药片……

她已经努力不去想从前的事情了,可是宁雨桐用这样的方式又一次狠狠撕裂她的伤口。

多么可笑,她曾以为她的爱情可以走到地老天荒,但转眼她的男友就跟自己的妹妹勾搭在一起!

她忍着心头血淋淋的伤口,努力让自己显得平静,甚至唇角还勾着嘲讽的笑容:“这就是你给我的惊喜啊?”

陆淮辰神情僵硬,极不自然的看向江悠悠:“你也看到了,你不愿意给我的东西,雨桐可以给我。她是宁家的千金小姐,她身份比你好,脾气比你好,还比你年轻漂亮。”

他看向茶几:“这支票你拿着,是给你的分手费,分手以后,我希望你不要死缠烂打。”

江悠悠唇角的笑意更大了,她死缠烂打?

当年,是他穷追猛打地追了她两年,她才勉强同意交往。如今,却说她死缠烂打?

宁雨桐见江悠悠不拿支票,她鄙夷的瞟了江悠悠一眼,嘲讽道:“姐姐是不是嫌钱少啊?五千块,不少了,据我所知,你在司氏集团上班,不过四千块一个月。噗,你不会是想要十万八万的分手费吧?真是要笑死我啦!”

江悠悠忍着心口的窒息与愤怒,微微笑着,哪怕心脏已经泣血。

她微颤抖着手,从包里抽出几张小面值的零钱,放在了支票上面。

语气平静的仿佛说着今天天气不错:“支票你们留着,做人流的时候或许用得上。陆淮辰,我们分手,这是我给你的分手费。你记着,是我江悠悠不要你的。因为从一开始,我就没有多喜欢你。”

心再痛,她仍然让自己的语气轻缓,仿佛真的没什么大不了,仿佛她真的不在乎,仿佛她真的没有爱过陆淮辰。

她只是不想在失去了爱情以后,还要失去尊严。

第2章 你等着

“至于你,宁雨桐,如果我所有的不争不抢只是助长你的嚣张气焰的话,我反悔了。你听好了,从现在开始,所有该属于我江悠悠的东西,我会一分不少的拿回来,你等着!”

宁雨桐脸色一僵,陆淮辰赶紧将她护在怀中:“江悠悠,我们已经分手了,就算你想要争想要抢,我也不会再和你在一起。”

江悠悠不屑的嗤笑:“我想陆先生误会了,属于我的东西里面,不包括你。因为,你根本连东西都算不上。”

江悠悠说完,她挺着脊梁大步离开。

宁雨桐仿佛被人踩中了尾巴,冲着江悠悠的背影大吼:“江悠悠,你早就不姓宁了,你以为现在还像以前一样有死老太婆给你撑腰吗?哈,别做梦了,她没有几天好活了!”

“你说什么?你什么意思?”江悠悠一颗心砰砰狂跳起来,什么叫做没几天好活了?奶奶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她与奶奶最后的通话是两个星期以前,当时奶奶说她学会了发短信,以后就不打电话了,要活到老学到老,所以这两个星期她与奶奶都是短信联络。

一想到奶奶可能不好了,她立即往外狂奔。

什么爱情,什么陆淮辰,统统去死,她现在只想立即见到奶奶!

她冲进电梯里,立即按了一楼,并给奶奶打电话,可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这时,电梯竟还在别的楼层停了下来,她有些不悦,一只手却突然将她拽了出去。

“啊……”江悠悠一个踉跄,用力的想要甩开那只手。

那只手却似铁钳一般钳住了她。

男人直接将江悠悠咚在走廊的墙上,他似乎说了一句对不起,便疯狂的吻她。

江悠悠抬腿顶向男人的腹部,男人修长的腿压住江悠悠的腿,他的吻急切而热烈,他的体温很高。

江悠悠是学医的,敏感的发现这个男人不太正常,他生病了?

她立即看向男人,看到一张丰神俊朗颠倒众生的脸,立体的五官没有一丝瑕疵,可是他的脸色却红得极不正常。

他这样子……

江悠悠瞳孔猛的一缩,只怕他不是生病,而是被人下药了。

思及此,江悠悠立即挣扎起来。她必须摆脱这个男人,要不然她可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她心一横,张嘴狠狠的在男人的手臂上一咬。

男人痛得闷哼了一声,却仍然没有放开江悠悠,反而吻得更热切了。

血的气味使男人彻底失去理智,他猛的将江悠悠抱起来,直奔走廊尽头的某个总统套房。

江悠悠疯狂的挣扎,拼命的厮打,甚至试图用头部去撞击男人的头部。

没有用,男人疯一般的扛着她。

想到奶奶,她眼泪无措的滚下来,声音也不自禁的哽咽:“我求求你放开我,我奶奶可能出事了,我要回去见奶奶。你也有亲人,亲人有事的时候你也会着急对不对?”

她试图与男人沟通,可是无济于事。

砰——

身后的门猛的被甩上,江悠悠被抛到了床上。

江悠悠立即要从床上爬起来,男人却欺身而上。

江悠悠立即摸向床头柜上的台灯,拿起台灯狠狠的砸向男人。

第3章 福不双至,祸不单行

然而,她的台灯还没有砸下去,手腕便被男人握住,男人稍用力,她的手腕便一疼,台灯掉了下去,没有对男人造成任何伤害。

转头来看自己,却发现自己什么时候开始衣服都没了,身体已经没了束缚。

江悠悠抬腿欲将男人踹下去,却正好给了男人可乘之机。

一阵撕裂的痛楚让她眼泪刷的就滚落了下来。

男人顿了一下,随即身体仿佛不受控制,变得极其热烈。

江悠悠顾不得痛,拼命的挣扎,可是力道与男人不在一个水平线上。而男人因为药物的作用,她越挣扎他越亢奋。

两个小时以后……

男人终于安静了下来,他猩红迷离的眸光渐渐恢复清明。

“对不起!”他说。

江悠悠一边落泪一边迅速穿着衣服。对不起有什么用?这是她的第一次。

她知道遇到这种事情最好的方式是报警,可是报警需要处理的时间太长了。她等不了,她担心奶奶。

她穿好衣服,下床准备离开,却因身体酸痛,一个腿软差点直接跪到地上。

她赶紧扶着床沿深吸了一口气,泪花在眼里打转,强忍着才没有哭出来。

“你想要什么,可以提。”男人说。

江悠悠心头的火气蹭蹭就上来了:“我想要时间倒回去!”

男人下意识的皱眉:“抱歉!”

她眼尖的看到了一只烟灰缸。

她抄起烟灰缸砸向男人,正好砸中他的额角,便有一点血迹顺着他的额角流出血来。

江悠悠瞪着男人:“我见血你也见血,我们两清。”

说完她赶紧离开。

司廷昊望着江悠悠的背影,下意识的想要追出去,又觉得自己是施暴者,确实没有立场。

他沉着脸拨打电话:“我在808,刚刚出去的女孩,给我跟踪好,调查清楚。”

他收回视线,眸光触及到一片殷红,他想到那个女孩无声的泪光,和她说的那句我见血你也见血,他心绪突然复杂。

想到两小时前的事情,他脸色沉得更难看了。

呵,才刚回国,就有人给他送了这么大份的礼物,还真是让他措手不及。

要不是用仅存的理智换了房间,不知道等待他的将是怎样的风雨?爷爷拼命推他上位的心血,也许就要毁于一旦。

思及此,他沉着脸迈出酒店房间,果然见到走廊的另一头,一群记者纷拥而至,正对着他之前的房间探头探脑。

没有再管那个房间的情况,司廷昊走进电梯。

出了电梯便接到特助周南的电话:“总裁,查清楚了,那个女孩叫江悠悠,深城宁家的大小姐。十三年前其父亲的小三和私生女上门,江悠悠母亲次日清晨死亡,江悠悠以死相逼请求其奶奶为她改母姓,由宁悠悠悠变成江悠悠。初中开始,她就离开深城来云城读书,只有寒暑假会回去看望宁老太太,平常只与宁老太太电话联络,与宁家别的人没有往来。”

司廷昊听到小三和私生女几个字的时候,脸色变得极其难看。小三,私生,又是私生。

“总裁,您在听吗?”周南问。

“嗯。”司廷昊沉沉的应了一声。

他想到了他那狗血的身世,他父亲的私生子,竟然比他还要大半岁。

也就是说,父亲是婚前出轨。

既然不相爱,为什么要娶?既然娶了,又为什么要背叛婚姻?

别说什么豪门商业联姻,那也是自己贪心的结果。在选择商业的那一刻,就已经背叛了爱情。

所有在外面有私生子女的男人,都是混蛋。

周南又说道:“江悠悠今天之所以来酒店,是她的男友约她过来的,没想到她的男友与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宁雨桐搞在了一起。真是一出狗血剧。”

司廷昊双眸微微一眯:“她离开酒店后,去了哪里?”

“她去了高铁站,下一趟车赶往深城!”周南汇报。

“去深城!”司廷昊说。

“总裁,老爷子刚刚打电话让我问问您与季小姐订婚的事情考虑得怎么样了?她说司氏高层现在正蠢蠢欲动。”周南为难的说。

司廷昊道:“发新闻,订婚仪式下个月十八号举行。”

脑海里突然闪过江悠悠那无助的神情,他下意识的蹙眉,说道:“女方信息先不透露!”

第4章 也曾渴望父爱

深城。

江悠悠赶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

早餐没吃,中餐没吃,她现在已经又累又饿。

但她顾不上这些,下了出租车就往宁家别墅跑,还没有进去,就被人拦住了:“您好,请问找谁?”

看着面生的佣人,江悠悠耐着性子道:“我是江悠悠,我回来看奶奶。”

佣人拦住她:“对不起,我们不认识江悠悠,夫人说了,陌生人不能入内。”

“陌生人?”江悠悠觉得佣人是故意的。就算新来没有见过她,也应该知道家里还有另外一个女儿叫江悠悠。这应该是王薇授意的吧?

紧接着便听到一道轻佻的声音响起:“哟,悠悠啊,在外面鬼混了这么久,舍得回来了?”

这道声音,正是宁雨桐的小三妈妈王薇。

听到鬼混两个字,江悠悠脸色沉了下来,她真是后悔宁雨桐与陆淮辰做那种事情的时候她没有拍下几张照片。那样的话,她现在就可以拿着那些照片甩王薇一脸。让她知道,到底是谁在外面和男人鬼混。

不想与王薇这种女人多说,江悠悠推开佣人准备上楼,王薇抱着肩挡住江悠悠的去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那嘲讽的意味,那排斥的敌意,那得意的神情……她就是故意摆出一副欠抽的样子惹江悠悠生气。她总是用这样的方式战胜她,逼得江悠悠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

江悠悠不愿意与王薇纠缠,她朝另一边走,王薇立即挡另一边。

江悠悠往哪边,王薇就往哪边。

王薇又得意的笑:“你说你都姓了江了,还来我们宁家做什么啊?”

“我只是看奶奶,你让开!”江悠悠心急。

王薇就是喜欢看着江悠悠这副急不可耐的样子,她慢悠悠道:“看奶奶?你姓江,谁是你奶奶啊?我宁家是什么猫猫狗狗都能进来的?李婶,给我轰出去。”

“是。”一个中年女佣应声,就来推搡江悠悠。

江悠悠气得一把推开李婶:“滚开。”

她往里面冲,王薇再挡在江悠悠面前。

“滚开!”江悠悠伸手推搡王薇。

王薇突然往后倒去,砰一声摔到地上,夸张的啊啊尖叫。

她甚至惊恐的眼神看着江悠悠,身体一步步的往后挪。

江悠悠震惊的看着王薇那夸张的神情,猛的想到什么,她往楼梯看去,便看到她的亲生父亲宁景贤一双眸子冷然愤怒的瞪着她:“给你小妈道歉!”

呵呵……果然啊!同样的套路,百试不爽的套路。

江悠悠心里冷笑起来,一颗心脏却仿佛被黄莲浸泡,那么苦涩。

妈妈去世的时候,她觉得是父亲间接害死了妈妈,所以,她不理他,她跪求奶奶替她改姓。

可她,始终是个孩子啊!

是个会渴望父爱的孩子。

她失去了妈妈,她多么想她的爸爸可以给她温暖。

如果那个时候,她的爸爸抱抱她,亲亲她,她的人生也许不会那么灰暗和绝望。

可是没有。

后来,一次次的,王薇与宁雨桐各种演戏,当着这个男人的面就装出一副关心她的样子,背着他的时候,就各种挖苦嘲讽,甚至威胁恐吓。

她每次哭着告诉他是她们在欺负她,他都觉得她在无理取闹,觉得她作。他看她的眼神,一天比一天的厌恶。

他不会知道,他厌恶的眼神对她有着怎样致命的杀伤力。一刀刀的将她的心脏剐得千疮百孔。

她十二岁的时候,就逃离了这个家,只有寒暑假的时候回来看奶奶。

但她仍然是渴望父爱的。

只是,他一次次的令她失望。

在她与王薇或宁雨桐之间发生争执的时候,这个男人永远站在她们那一边。

“不可能!”江悠悠倔强地扬起下巴,径直往里走。

宁景贤呵斥:“今天你不道歉,这辈子永远别想踏进宁家!”

第5章 给你小妈道歉

江悠悠鼻子陡然发酸,心脏处仿佛有一把钝刀子一刀一刀挫着。

她抬头直视这个男人:“你以为我想来宁家?早在十三年前我就说过,我不是宁家人,我今天只是回来看奶奶。”

“你没有资格看她。”

“凭什么?”

“要么道歉,要么滚出去!”宁景贤厌恶的说。

“我不会道歉!”江悠悠倔强的往里面走。

她什么都没有做错?为什么要道歉?

该道歉的是他们,该道歉的是他,他们所有人,都欠妈妈一个交代。

“把她轰出去!”宁景贤吩咐佣人。

“我要见奶奶,奶奶——我是悠悠,我回来了,奶奶——”江悠悠冲着楼上大声喊。

楼上毫无动静,她一颗心猛的往下沉。她已经这么大声了,要是以前,奶奶早就笑呵呵的下楼来了。

奶奶到底怎么了?

王薇悄然向佣人使了眼色,两个佣人立即把江悠悠拽住,架了出去。

砰——

大门被关上了,江悠悠被扔在了门外。

江悠悠拼命的拍门:“我要见奶奶,宁景贤,你到底有没有良心?你就不怕下地狱吗?”

为什么这个男人可以如此狠心?

她好恨,恨自己的身上为什么会流着他的血?恨自己为什么会是这种人的女儿?

屋内没有任何动静。

她立即掏出手机来给奶奶发短信:奶奶,我回来了,我想要见您!我就在门外!

十分钟后,还是没有任何回复。她急得脸色都白了,冲过去再疯狂拍门。

她的眼泪刷的就下来了,哭着拍门:“我道歉,我可以道歉。”

只要让她见奶奶,她怎样都行,怎样都行的。

大门终于打开来,然而,却只有一个行李箱和几个购物袋被扔了出来。紧接着,门又砰的一声关上了。

购物袋里的东西散落了一地,那是江悠悠的衣服,有几件是去年暑假的时候在家里陪奶奶时穿的。

还有几支散落的画笔,也是为了画画给奶奶解闷留下来的。

全部被扔出来了。

见不到奶奶,江悠悠慌了,她立即拨打张婶的电话,张婶跟了奶奶二十多年了。

电话被挂断了,紧接着收到一条微信:大小姐,我会照顾好老夫人,你走吧,去找刘律师。

江悠悠心下一跳,她立即回了条微信:张婶,我奶奶她现在到底怎么了?

那头似乎一直在输入中,过了很久,江悠悠收到微信:她摔了一跤,昏迷了,医生让静养,大小姐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老夫人。

江悠悠心头发紧,原来奶奶真的出事了。

所有人都知道,独独瞒着她。

她与奶奶,如今一门之隔。她如今却连自己的家都进不去了。

是啊!她已经没有奶奶的庇护了。那个会对着所有人说谁欺负我悠悠我就与她拼命的老人,已经昏迷不醒了。所以,宁景贤带着小三真正的把她扫地出门了。

她咬牙不去想这些,立即给张婶回微信:张婶,谢谢您,我奶奶就先拜托您了。

张婶让她找律师,一定是奶奶的意思。

她立即给刘律师打电话,刘律师那头得知她回来深城了,叹了一声,约她次日下午在会所见面。

江悠悠看着倒在地上的行李箱,突然无尽的悲凉涌上心头。

她呵呵的笑,泪如雨下。

她弯身将行李箱拉起来。

一只手先她一步将行李箱拉了起来。

第6章 江悠悠,你真贱

江悠悠抬眸,看到那张帅得人神共愤的脸。

她还没有开口,司廷昊先说话了:“今天的事情,很抱歉。”

江悠悠瞪着一双通红的眼,怔怔的望着司廷昊。

司廷昊弯腰捡起了地上散落的购物袋和衣物,帮她装进行李箱里。

江悠悠麻木地说了声谢谢,又往紧闭的大门看了一眼。

她心痛地想,为什么连一个仅有露水之缘的陌生人,都愿意给她一点关怀。而屋内的那个男人,却那么狠?

她身上,流着他的血啊!

她转身要走,手腕被司廷昊握住。

“你想要什么补偿,可以说!”司廷昊道。

江悠悠摇摇头。

她需要什么补偿呢?现在她除了奶奶,什么都不想要。

“对不起!”司廷昊道歉。

想了一下,他说:“我会让你见到你奶奶。”

闻声,江悠悠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光亮,可是随即就黯淡了下去。

怎么可能呢?宁景贤那种心狠绝情的人,不会让她见奶奶的。

她只能找刘律师,通过法律的手段。

“哟哟哟,这是干什么啊?鬼混混到我家门口来啦?让她见奶奶,噗,凭你。”宁雨桐从一辆红色的法拉利上下来,鄙夷的声音响了起来。

她不屑的眼神上下打量司廷昊:“现在的小白脸都这么不自量力的吗?”

原本远远的看到这男人身材颀长气质不凡,还以为江悠悠傍上了有钱人呢。走近一看,才发现这男人除了皮相好点,全身上下都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衣料,她也就不必有任何顾忌了。

她靠在法拉利上面,故意与陆淮辰十指相扣。

红色的法拉利张扬又炫目,那是宁景贤送给她的二十岁生日礼物。这几年,她有事没事就喜欢开着法拉利在江悠悠面前晃。没错,她就是为了气江悠悠。她就是讨厌江悠悠那副对什么都不屑一顾的清高样子。

江悠悠往司廷昊的方向靠了靠,悄悄擦干了眼泪。她不想让陆淮辰和宁雨桐这对狗男女看到她哭。

司廷昊看了江悠悠一眼。

江悠悠淡漠地扫视那对狗男女:“捡我不要的男人,很得意?”

宁雨桐闻声,气得脸色一变,正要开口,陆淮辰已经开始质问:“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到哪一步了?江悠悠,你可真贱。在我面前故作清高,手都不让牵,对别人倒是开放得很。”

江悠悠心头仿佛被什么重重一击,陆淮辰原来是这样的人,他劈腿时那样理直气壮,到她这里,就十恶不赦了?她一定是眼睛瞎了才会与他交往了两年。

“心虚了?被抓到了现行,清纯的形象维持不住了?呵!”陆淮辰冷笑,握紧宁雨桐的手。

“呵!”司廷昊轻笑一声。

周南的调查,江悠悠的男朋友与其同父异母的妹妹搞在了一起。看样子,面前这个渣渣就是了。

“你笑什么?”陆淮辰生气的问。

司廷昊无视陆淮辰,而是挑眉对江悠悠说:“你以前的眼光真差。”

下一刻,他的手被人握住。他一低头,便看到江悠悠牵住他的手,与他十指相扣。

第一次与女人如此亲昵的接触,他微怔,心里涌起微妙的感觉。

江悠悠却没有看他,对陆淮辰说道:“怎么?那么生气的样子,是对我给的分手费不满意啊?可你就只值那点啊,难道你还想要十万八万的分手费?那可真是要笑死人了啊!”

“江悠悠,你……”陆淮辰气得脸都绿了。她竟然把宁雨桐的话用到了他的身上。

“我们走吧。”江悠悠不再搭理陆淮辰,轻声对司廷昊说。

不必刻意再去多说什么,也不必过于粘腻的装出一副恩爱的样子,对那些往你心上扎刀子的人,你最大的报复就是淡淡的漠视,云淡风轻,漫不经心,毫不在意。然后,努力让自己变得更优秀,努力让自己站在比他们更高的地方。

终有一天,她可以!

因为,她才是真正的宁家大小姐。宁家有今天的辉煌,妈妈才是最大的功臣。她一定会拿回属于妈妈的那一份。

司廷昊看了江悠悠一眼,点头,拉过她的行李箱和购物袋,牵着她离开。

身后,陆淮辰冲着她的背影喊:“江悠悠,你真贱。”

江悠悠没有搭理,与司廷昊往前走,她轻声对自己说:“我不贱,但我真的瞎。”

司廷昊又侧首看了江悠悠一眼,他看到这个女人眼睛里全是悲伤的泪水。

他下意识的蹙眉,失恋原来让人这样难受?母亲当年,也是如此吧?

想着,他一颗心不自禁的紧了紧。

他给周南发了条微信:以项目为由,立即安排进宁家。

身后,宁雨桐得瑟的声音响着:“噗,就走啊?不见奶奶啦?哈哈!”

“哎哎,小白脸,走什么啊?你不是要让江悠悠见奶奶吗?可别光说不练啊,你倒是让她见啊!”

第7章 司总裁请

离开宁家别墅后,江悠悠松开司廷昊的手。

她从他手里接过行李箱:“刚才谢谢你,宁雨桐的话你不要往心里去,我们就此别过,再见!”

“我会让你见到你奶奶的。”司廷昊说。

江悠悠看向司廷昊,明明他只是一个陌生人,她对他完全不了解。可是他的眼神莫名让她信服。

“真的可以吗?”她希冀的问。

“嗯。”司廷昊应声,“稍等一会儿。”

话音落,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滑了过来。

车门砰一声打开来,西装笔挺的周南从车上下来,恭敬道:“总裁,我已经安排好了。”

司廷昊点点头,周南便客气地帮江悠悠把行李塞入后备箱里,又周到地帮她打开车门。

想到这个女孩就是和总裁那样那样的人,他眼里带着一点八卦的光,不由的多看了两眼。其实这女孩气质与总裁挺般配的,可惜总裁要与季小姐联姻了。

……

宁家。

宁雨桐简单的向宁景贤和王薇介绍了陆淮辰以后,便让陆淮辰去客房休息了。

随后,她拉着母亲王薇回了自己的房间,反锁房门,两人躲在里面低声说话。

“妈,陆淮辰就是江悠悠恋爱了两年的男朋友,我已经搞定他了。”宁雨桐得意的说。

“他与江悠悠分手了?”王薇问道。

“当然。”一想到陆淮辰用支票羞辱江悠悠的场景,宁雨桐就十分得意,“不止分手了,还永远没有复合的可能了。”

“干得好。”

宁雨桐挑起下巴:“您也不看看您女儿是谁。”

“我听说你奶奶给这贱人留了宁氏股权,必须结婚才能拿到……总之,我们绝不能让她顺利结婚。”王薇阴沉着脸说。

“放心吧,妈。”宁雨桐信心满满,“只要是她的男朋友,我都会抢过来。想要结婚,做梦去吧!”

“嗯,陆淮辰那边也要小心应付,不能让他知道了。”王薇提醒。

宁雨桐轻蔑的笑:“那就是个傻子,还以为我真的爱他爱得死去活来,呵……”

“好啦。”王薇宠溺的语气。

宁雨桐撇嘴:“不过江悠悠那女人也挺能耐,今天还带了个小白脸过来,也不知道是租来的,还是真的勾搭上了?不过,认识时间短,不可能结婚的。”

“总之我们要提防。”

“妈,您也太看得起她了。”

“不是我看得起她,我是提防你奶奶那个老太婆,那个老太婆,心思深着呢。”说到老太婆,王薇的脸色又再变得难看。

宁雨桐也冷声:“呵,贱人自有天收,还不是没几天好活了,老巫婆。”

楼下,周南在前,江悠悠和司廷昊在后。

周南自我介绍了以后,宁景贤恭敬的将周南一行人迎了进来。

宁雨桐几人走在楼梯处,便看到宁景贤将周南几人迎进来的场景。

宁雨桐与王薇互看了一眼,眸里皆是疑惑之色。

宁雨桐压低声音说:“妈,那个男人是江悠悠找的小白脸啊,爸爸怎么对他那么客气?”

疑惑着,她们匆匆下楼。

一下楼,便听到宁景贤客气道:“司总裁请,请,周特助,请!”“原来司总裁与小女认识,实在是小女的荣幸,是我宁家的荣幸。”

“司总裁,悠悠年纪小不懂事,有做得不好的地方,还请司总裁多担待。”

“……”

“她很好。”司廷昊惜字如金。

这三个字却让宁景贤一脸欣喜。

司总裁?

宁雨桐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所以,她先前嘲讽的那个小白脸,其实是司氏集团的总裁?

不会是碰瓷吧?

她再仔细看他身上的衣服,全都是不知名的牌子。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总裁?

她忍不住出声:“爸,咱们可得谨慎一点,免得被人骗啦。”

第8章 道歉,听不见

周南看智障的眼神瞟一眼宁雨桐,再从公文包里取出自己的工作证:“宁总裁,这是我的工作证件。”

宁景贤吓了一跳,他恭敬道:“周助理客气了,我怎么可能不相信您呢?”

他又喝斥宁雨桐:“小孩子家家的,胡闹什么?一边玩去。”

他眼神警告王薇,示意她把宁雨桐带走。

王薇立即拉了拉宁雨桐。

司廷昊看宁雨桐一副吃了屎的神情,他慢悠悠的掏出自己的身份证,淡声开口:“宁总裁,要不要看一下我的身份证?”

宁景贤下意识的瞟了一眼,顿时吓得要给司廷昊跪下了。

他立即道:“司总裁,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您的身份,是小孩子不懂事。”

司廷昊正色道:“您还是看清楚,免得被人骗。”

说着,他还故意看向宁雨桐:“这位小姐,你要看看吗?”

宁雨桐:“……”

她感受到来自于司廷昊的威压,一时竟心虚得说不出话来。

王薇立即赔笑:“哈哈,司总裁开玩笑了。”

“我从来不开玩笑。”司廷昊淡声。

宁景贤是真的要给司廷昊跪了,他立即喝斥宁雨桐:“过来给司总裁道歉!”

这还看不出来司总裁生气了,他在商界的几十年就白混了。

“我……”宁雨桐一脸委屈。

从小到大,她还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

王薇立即拉了宁雨桐一下,眼神暗示她道歉。

宁雨桐更不舒服了,可是她知道不道歉今天是过不去了。要是坏了爸爸的好事,后果十分严重。

她只能走到司廷昊面前,低声道:“司总裁,对不起!我刚才不是故意的。”

“什么?”司廷昊淡声,故作没有听到。

宁雨桐咬了咬下唇,满心委屈,稍提高声音:“对不起,我刚才不是故意的。”

“听不见!”司廷昊淡声。他的语气是那样理所当然。

二十七年的人生里,他还真没有这样为难过一个人,更别说女人。但今天,他就想要看这个女人吃瘪的样子。

“司总裁,对不起!”宁雨桐说完,满脸通红,她觉得自己二十二年的人生从来没有这么丢脸过。

“大点声!”司廷昊淡声。

宁雨桐哭了,她大声道:“司总裁,对不起!”

“滚!”司廷昊毫不给面子。

宁雨桐委屈的攥紧拳头,恨恨的瞪了司廷昊一眼。

不瞪不要紧,一瞪她神情陡然一滞,心脏突然怦的一动。

之前隔得远就觉得他气质斐然,但她一直认定他是小白脸,便没有细看。这会儿近看,他真的帅得人神共愤,棱角分明的五官配在脸上恰到好处,下巴处的线条更是流畅似天然的艺术品,皮肤不是那种瓷白,偏小麦色,却细腻光滑得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触摸。

她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强烈的念头,她要做他的妻子,做司氏的总裁夫人。

想着刚刚的丢脸行为,她脸上突然滚烫,窘得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她迅速朝着司廷昊半鞠了一躬,再说了一句对不起,匆匆的跑掉了。

王薇吓得立即追了过去。

司廷昊完全无视宁雨桐,而是挑眉对江悠悠道:“你不是要看奶奶?去吧,我等你。”

“嗯嗯。”江悠悠激动得声音都有些打颤,拔腿就往楼上去。

房间里。

宁雨桐摸着滚烫的脸,捂着砰砰狂跳的心。

她立即去洗了把脸让自己冷静,再用手机上网搜索资料。

她输入司氏集团总裁,便跳出无数与云城司氏集团有关的资料。其中最热门的要数司氏集团总裁将订婚的消息。

订婚?

宁雨桐立即查询司总裁订婚的新闻,想要知道女方到底是不是江悠悠?

结果不查不要紧,一查吓一跳。

各家媒体报导分析,一致认定司总裁司廷昊将联姻的对象是季氏千金季心兰。

媒体擅长挖新闻,他们不止把司总裁司廷昊与季氏千金季心兰自幼一起长大,青梅竹马的事情挖了出来,还挖到司廷昊一回国就是季心兰接的机。两个人一起在高雅又富有情调的餐厅吃饭,谈笑风生。

宁雨桐看着这样的新闻,眸光微闪。

呵,现在司氏没有公布女方的信息,那么,就一切都有可能。

江悠悠有可能,她当然也有可能。

她眸子里闪过志在必得的幽光,看着司廷昊的照片,眸光越发热切了。

大厅里,陆淮辰望着江悠悠的背影,一只手在身侧紧握成拳,这个女人,竟然转身就傍上了大款。不对,是先傍上了大款再来对他说分手的吧?难怪分手的时候她说得那么轻松,竟然还用零钱来羞辱他。这个女人,简直不要脸!

……

楼上。

江悠悠匆匆的冲进了奶奶的房间。

张婶正在替老夫人擦着脸和手。

张婶跟在老夫人身边很多年了,一直都是她在照顾老夫人。她动作轻柔细致的替老夫人擦洗着。

听到急促的脚步声,张婶抬起头来。

看到江悠悠,她神色稍诧异,又带着一点惊喜和心疼:“大小姐,你回来了?!”

小说

她的婚姻终于走到尽头,成了整个海城人人嗤笑的对象。

2021-1-3 12:22:10

小说

季辰宇把乔诗沫留在身边,只是为了复仇,为她父亲犯下的罪过而赎罪……

2021-1-3 12:26:1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