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没人知道,当红女星唐染的幕后金主竟然会是沈亦川!

娱乐圈没人知道,当红女星唐染的幕后金主竟然会是沈亦川!,而沈亦川不知道,他养了三年的女人,竟然还有一对龙凤胎?!,哥哥唐子墨:这男人怎么和我长得这么像?,妹妹唐小歌:哥哥,这个蜀黎又帅又多金,我们一起抱他大腿吧?,当多年前的秘密揭穿,沈亦川才知道,原来唐染和他的关系竟然是……
娱乐圈没人知道,当红女星唐染的幕后金主竟然会是沈亦川!

第1章 他是金主!

今日凌晨,南方娱乐报上,爆出一则惊人的消息!

“当红女星唐染恋情曝光,深夜竟与一男子密会,据知情人爆料,该男子系某知名导演,前不久刚与妻子离婚,唐染疑似小三插足……”

底部放了一张迷迷糊糊的图。

铂尔曼酒店的顶级套房内,唐染靠在沙发上,垃圾桶里是已经揉成一团的报纸。

她手机摆放在茶几上,已经显示出几十条未接来电了,都是经纪人黎姐打来的。

不用问她都知道黎姐想质问什么。

“报纸看了?”没多久,浴室内簌簌的水声停止,一抹修长的身影走了出来。

沈亦川刚洗完澡,穿着白色浴袍,松松垮垮的领口敞开,露出一片胸膛,十分养眼,他擦拭着黑发上的水珠。

唐染把腿蜷起来,如实的道,“看了,不过这照片上的女人腰没我细,臀没我翘,腿没我长,戴着鸭舌帽留个背影,记者就错认成我,简直是瞎了眼。”

一句话逗的沈亦川笑了,唇角微勾了下,然后继续不紧不慢的擦头发。

唐染瞟了他一眼,见没一会儿男人的脸上又恢复了刻板的冰冷,不高兴了。

她立刻放下长腿,光着脚从沙发上下来,踱到沈亦川跟前就直接搂住了他的脖子。

“沈先生~”

唐染纤指在男人胸口画着圈,“你的女人,被人这样污蔑,你不生气吗?要知道我昨晚可都是和沈先生你在一起的,连酒店大门都没出过,哪儿来的什么密会知名导演?”

沈亦川也没法擦头发了,毛巾丢到一边,带着薄茧的手掌顺势勾住了她的腰。

唐染很美,美的妖而不艳,娇而不腻,所以正式出道不过短短两年,只砸了他几千万的资金,就一跃成了荧屏女神。

她一撒娇就喊他沈先生,温存时偶尔还会喊他‘沈爷’。

毕竟是金主,都喜欢被人高高仰视的感觉。

这个称呼,对沈亦川来说十分受用。

“说说你的想法。”沈亦川眯起眼,多了一丝揶揄。

既然是他让她说的,那她不客气了。

唐染凑上去几分,“不用猜,都知道是苏素搞的鬼,她这么做无非是想让我名声扫地,《大明皇妃》的女主角自然而然就是她的了,既然如此,我要《大明皇妃》公开选角。”

苏素和唐染所签的公司,均隶属于沈亦川投资的海马娱乐集团,她们都是公司重点培养的人气小花旦。

只是苏素是模特出身,演技不精,拍戏喜欢动用替身,比不得唐染这样从十八线小艺人摸打滚爬上来的,倘若公开选角,唐染绝对是碾压之势。

可要想这种大制作电视剧公开选角,除非沈亦川肯出面。

既然苏素能利用这种照片爆她假料,也别怪她唐染心狠手辣了。

“这是想封杀她了?”

这个小女人,动起手来还挺狠。

沈亦川眼中闪过一丝玩味,抬手捏住她的下巴,“谈谈你的筹码。”

筹码?

唐染眼底浮现出一丝凉薄,在很早很早之前,除了这身皮囊,她就已经拿不出任何的筹码了,直到遇见了沈亦川。

她压制着不稳的情绪,讨好的解开沈亦川腰间的袍带,“那我们去床上谈吧,沈先生~”

留下意犹未尽的话语,沈亦川低笑一声,扯她入怀直接打横抱起,带进卧室后便压在了柔软的大床上,脱去她碍事的衣衫,攻城略地。


第2章 四百万治病?

一场欢爱结束,唐染已化作一滩软泥。

沈亦川在工作上雷厉风行,总是刻板着一张冷脸,但在情事上从不含糊,每次折腾完了,能有好几天她难受的。

今天也不例外。

唐染斜靠床边,看着沈亦川穿衣整装,“沈先生这是打算走了?”

“嗯,集团新增了一个海外投资项目,需要出差一趟。”沈亦川难得解释了下出差的原因,大概是床事结束后心情不错。

“那《大明皇妃》公开选角的事情……”唐染偷偷地去看男人的脸色。

她跟了沈亦川两年了,自然知道沈亦川的脾性,不喜欢被人逼的太紧。

可这次不同,她需要一大笔钱。

提出《大明皇妃》公开选角这个主意,不仅仅是为了打压苏素,更主要的是今年网评第一的女明星,将会额外获得一笔神秘投资方的三千万奖金。

公开选角可以让她展露演技,更容易获得观众的好感度。

可话一出口,唐染就有些后悔自己的鲁莽了。

果然,沈亦川手中系暗扣的动作一顿,脸色很明显的冷了下来。

“这件事我自有衡量,等出差回来以后再说,这个月我就不过来了,你闲着无聊就把黎姐叫过来陪你。”

沈亦川说完,就低头把衬衫最后一颗扣子系好,穿上西装,一言不发的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唐染就听见套房的门‘砰’地一声关上了。

代表着沈亦川已经离开了。

还真是够绝情的。

让她谈筹码的也是他,最后嫌不耐烦的也是他。

在他眼中,她不过就是一只他养的小宠物,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唐染收起心底的悲戚,划开手机屏幕,向一张银行卡汇出了她仅剩的四百万。

然后发了一条信息出去:“这四百万先给小歌治病用,我会想办法凑足钱的,谢谢你了。”

短信刚发出去不久,唐染的手机就响了。

看到来电显示,她立马按下了接听键,“喂?秦医生,是不是我给你发短信,吵醒你了?”

那头等她说完,才传来一个温润的男声,“没有,今天晚上加班,刚刚才结束了一台手术,怎么突然转账过来了?不是说手头有些紧的么?”

电话是秦时打来的,他是小歌的主治大夫,也是唐染小时候的邻居哥哥。

唐染解释,“之前通告的片酬到账了,对了,小歌的病情怎么样了?”

“治疗方案一直在调整,但是也差不多了,孩子还太小,又太虚弱了,所以手术不能太频繁,这段时间好好调养,不出意外的话,年前安排手术。”

听到‘虚弱’两个字的时候,唐染的眼中浮起几分歉疚,声音也闷闷的,“那麻烦你了,秦医生。”

秦时的语气顿了一下,“小染,你不用太担心了,也别给自己这么多压力,孩子这边有什么问题我可以帮忙……”

“秦医生,”秦时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唐染打断了,她说,“不早了,你刚结束手术肯定很累了,早点休息吧。”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能感受到秦时的欲言又止,但最后只是‘嗯’了一声。

唐染挂了电话。

秦时是市医院的医生,青年才俊,是曾经唐染的邻居,不过那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两人其实算不上太熟,只是当年生孩子的时候遇到他,多承他照拂。

唐染看的很清楚,男女之间也就那么点儿事,愿意帮你的人总归是要图你点什么,不是钱就是人。

钱,她没有,人……其实现在也算不上有。


第3章 哄着金主

抱着沈亦川这颗大树还是老实一点的好,别人的情能不承的还是就不承了。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要解决新闻的事情。

热搜置顶的是风行娱乐家的‘首席狗仔’付一凡发的所谓‘视频证据’。

唐染看了几秒,直接转发,并附上一个白眼的表情,将刚刚她和沈亦川说的话原封不动的发了出去——腿没我长、腰没我细、胸没我大……眼瞎啊!

转发才发出去不到五分钟,唐染的手机就响了。

电话那头,黎姐的声音有些抓狂,“姑奶奶,您做事什么时候能别这么冲动?公司刚刚才发了律师函,准备告风行造谣的记者。”

唐染正津津有味的看着自己刚刚那条转发的评论,满不在乎道,“黎姐,我觉得我这波公关做的不错啊,评论多有意思?”

这会儿微博上的评论已经炸锅了。

“唐染也太刚了吧。”

“不亏是我喜欢的染姐!”

“咱染姐什么时候心慈手软过,风行这回这盆脏水泼错人了。”

“……”

要说娱乐圈的女艺人,什么样的类型都有,但是像唐染这样以美艳知名,遇事却正面刚,从来不手软的反差人设,只此一个。

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她在路人眼中的形象,只能是妖艳贱货,让人又爱又恨。

唐染毫不掩饰自己的得意,“黎姐,你看我还涨粉了呢!”

黎姐说,“少得意,要不是沈先生护着,就你这么个作死的性格,早被吞的骨头渣都不剩了。”

唐染却不太领情,嘀咕道,“谁让他管这事了……”

她想要的是《大明皇妃》的剧本。

黎姐知道她在想什么,提醒道,“哄好沈先生,你想要的什么拿不到?苏素那边已经开始私下约见制片人了,我不需要你做这些,你只需要做一件事。”

“我知道。”唐染在沙发上翻了个身,漫不经心道,“只要哄着金主呗,不过沈亦川这两天要出国谈生意,等他回来再说吧。”

正如黎姐说的那样,如果没有沈亦川,她这性格在娱乐圈走不到今天,但她能哄着沈亦川护着自己,也是自己的本事。

翌日一早,唐染醒来准备从酒店离开,上午有个采访,而下午杂志封面要拍,得提前去妆发。

才洗漱完准备出门,手机就响了。

“唐染,你现在在哪儿呢?”黎姐的声音在电话那头显得格外的急促。

唐染对着镜子整理头发,“酒店啊,我快收拾好了,准备出门呢。”

“待着别动,我这会儿上来接你。”

黎姐这个语气,让唐染愣了一下,“出什么事了么?”

“见面再说。”

挂断电话不久,黎姐就到了。

“黎姐,出什么事了?”

黎姐直接将手机递给唐染,满脸焦虑,“你自己看吧。”

是一条转发已经过百万的长微博。

时间是今天凌晨,微博文章内容矛头直指唐染,甚至还配了‘唐染’和导演的微信聊天截图和两张模模糊糊的床照。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照片,截图是P的。

可偏偏转发微博的人,是陈导两个月前刚离婚的前妻徐新蕊。

徐新蕊平素为人低调,人脉极广,她这条BUG无数的微博竟然获得了无数圈内人士争相转发。

唐染眉头一皱,“有病吧,这个女有被害妄想症?”

黎姐愁眉不展,“还没看出来,这就是有人要整你,树大招风,你最近太活跃了。”

“这个圈子,你想与世无争也没用。”看着越来越多的恶评,唐染的神色渐渐烦躁,“早上的采访需要取消么?”

这个时候去,怕是会被记者围堵。


第4章 打脸

“我觉得不用,要是突然取消的话,反倒显得我们做贼心虚,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好好解释一下,记者那边公司会打招呼。”

“好。”

为了避免被记者堵到,黎姐特意联系酒店走的VIP电梯直接下到车库。

但他们没想到,记者早就在地下车库守株待兔了,电梯门刚打开,记者们就将两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唐染,徐新蕊发的微博是真的吗?你真的和陈导睡了?”

“陈导和前妻离婚是因为你吗?你承认自己小三上位吗?”

记者连珠炮一样的质问,逼得唐染火气直往头上窜,“那照片是不是我,你们会看不出来?”

“那被风行的记者拍照打那天晚上你在哪儿?”

“有人拍到你和陈导前后脚从餐厅出来,你怎么解释?”

“……”

唐染想要辩解,可是话到嘴边还是生生咽了下去。

那天晚上剧组聚餐,她提前离开是因为沈亦川召唤,可是这事儿当然不能说,要是给金主招惹了麻烦,自己绝对会比被泼脏水更倒霉。

唐染素来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娱乐圈一股泥石流,三天两头因为怼记者上热搜,但这会儿却哑口无言。

这简直就是记者们的一针兴奋剂,相机‘咔嚓’的声音此起彼伏。

黎姐试图护着唐染,但是来的记者实在是太多了。

“这个问题我们暂时不回应,后面公司会开记者招待会澄清。”

“请正面回应一下吧,陈导前妻发的约炮记录还有床照是不是都是真的?”

“……”

人群拥挤中,唐染咬紧了牙,心里恨沈亦川恨的牙痒痒。

那晚要不是被他紧急召唤过去‘侍寝’,她也不会有口难辩,偏偏这位大爷在这种关键时候还去海外了。

正嘈杂着,车子开过的引擎声在车库里响起,车灯分外的刺眼,唐染下意识的抬起手挡住眼睛。

车灯渐渐暗了,关车门‘砰’的一声,唐染放下手,上一秒还在跟前拥挤的记者自动分开让出一条道来。

一道蓝白条纹的影子快步走到她跟前。

唐染甚至没来得及反应,“啪”的一声,一记响亮的耳光稳准狠的落在了她的脸颊上,火辣辣的,像极了她第一次拍戏的时候,被挤到火炉边差点灼伤的那种痛。

记者们看热闹不嫌事儿大,举着相机疯狂的拍摄两个人的精彩表情。

来人是陈导的前妻徐新蕊,她一身蓝白条纹的病号服,面色苍白虚弱,刚打了人的那只手还在微微的颤抖,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羸弱无助的气质。

这样的一个女人怎么可能不让人同情?

徐新蕊颤巍巍的指着唐染的鼻子,声泪俱下,“我最恨插足别人家庭的小三,唐染,你太不要脸了。”

唐染捂着脸颊的手落下来,鲜红的五指印在她白皙的面容上格外的清晰,“新闻里的人不是我,你摸着良心说话。”

“我……我亲眼看到的还会有假?”徐新蕊捂着心口一副气血不足的样子。

记者们的闪光灯闪烁的更加频繁,炮弹一样的质问声宛如潮水一样汹涌过来。

“徐小姐,那是你亲自捉奸在床吗?”

“你是什么时候看到的,是在新闻之前吗?”

“唐染请你正面回应一下,这是打脸你昨晚的微博了吧?”

“……”

唐染气的发抖,想理论清楚,却被黎姐一把拽住,“唐染,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先走。”

保安已经到了,粗暴的分开拥挤的人群,直接将唐染护在一个包围圈里一路护送到车库的保姆车上。

在车上,黎姐心有余悸,看着唐染红肿的半张脸,眉头紧皱,“过会儿的采访怕是要取消了。”

唐染的脸色十分难看,气的说不出话来。

她出道这么多年,脏水没少被人泼过,但是弄得她无力还击的,还是头一次。

这仇,她记下了。


第5章 积极主动的唐染

“黎姐,我跟徐新蕊无冤无仇,她不可能平白无故害我,她背后一定有人指使,查出来。”

“说是这么说,可是你这个脾气,得罪的人也不少啊,怎么去查?”

娱乐圈本就是个竞争大的地方,一个不留神你就动了别人的奶酪了。

看着唐染咬牙切齿不服气的样子,黎姐安慰道,“树大招风,先避避风头,最近的通告都不要再出了,公司那边会想办法处理的。”

“怎么避啊?闹成这样怕是家都回不去了。”

“去休假吧,”黎姐沉吟片刻,“你看看你有什么想去玩的地方,我给你安排,好好去休息一段时间,就当是散散心,最近的天气,适合去珊瑚岛……”

提到这个,唐染的眸光一转,“不,我去米国。”

米国——这次沈亦川出差的地方。

此时的车窗外面,媒体记者们还在追着车。

而那人潮后面,蓝白条纹的病号服身影却是和众人背向而走,回到车内,她摸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做了。”

“……”

当天晚上,唐染坐上了飞往米国的飞机。

唐染很了解沈亦川,事情这么大,这个男人绝不可能不管她,无非是他一贯放风筝的手法,让她知道离开了他,自己什么也干不成罢了。

唐染在这方面是最识趣的,既然这样她就顺水推舟,做出求助他的狼狈样,顺道还能套套话,看看新戏公开选角还有没有可能。

酒店套房内,沈亦川刚谈完生意回来。

这次的生意谈的不是太顺利,合同上有很多条款需要修改,助理坐在一旁认真核对着需要修改的条款。

手机的震动声打断了他的工作,接听了电话之后,不知道那头说了什么,助理下意识的抬头看了沈亦川一眼。

“这两天沈总很忙,是没顾得上新闻的事情,等沈总空闲了,我会提一下。”

“……”

“这不太好,沈总在忙。”

“……”

“唐小姐……”

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助理露出一脸为难不已的神色。

沈亦川头都没抬一下,“怎么了?”

助理说,“是唐小姐……她问我,您知不知道这两天新闻的事情。”

见沈亦川没什么反应,助理又接着说,“她说她到机场了,让我把您酒店的房间号发给她。”

“哦?”

沈亦川清冷的眼中,一缕幽光闪烁了一下。

这回出了事,这女人倒是挺积极主动的,平日里过得顺风顺水的时候,从不见她主动联系自己一次。

时值六月。

唐染从机场打车出来的时候天还没黑,傍晚的夕阳将这座浪漫之都装点的格外辉煌灿烂。

这里曾经也是唐染最向往的城市。

米国的男人是最浪漫的,连司机都不例外,一路跟唐染介绍当地的风土人情,建议她出游一定要去的一些地方。

唐染的英文口语非常好,也会一些简单的法文,所以沟通起来很顺畅。

下车结账的时候,司机抹了零头,热情的夸赞唐染是他见过最美丽的东方女子。

唐染一手扶着宽边沿帽,一手提着裙子盈盈一屈膝,笑的优雅又有风情,“谢谢。”

身后就是沈亦川入住的酒店,酒店的大门区别于国内常有的簇新堂皇,欧式城堡复古风扑面而来。

唐染直接去了沈亦川助理说的房间。

按下门铃之后,她站在门口理了理领口。

来之前她特意在机场换了身法式风情的吊带长裙,配合宽边沿帽足以给人一种浓浓的度假放松感。

开门声响起,沈亦川的身影出现在门后,白衬衫裁剪合体,宽肩窄腰,扑面的清冷矜贵。

还不等他有任何反应,唐染便直接扑上去抱住了他,热情洋溢,“surprise!”


第6章 我想你了

然而沈亦川却轻轻地将她推开,语气中透着淡漠疏离,“你怎么来了?”

唐染愣了一下。

她向来会拿捏分寸,知道什么时候他有闲情逸致见她,什么时候自己该当个透明人。

助理是沈亦川的人,他给了她酒店地址,说明沈亦川是默认让她来的。

可此刻沈亦川却又是这样的一个态度,这不是耍她么?

想到来这儿的目的,唐染压下心头的刺痛,依旧是保持热情洋溢的笑,眼波流转,“我想你了。”

沈亦川目光凉薄,“你是想我了,还是绯闻缠身来这儿避避风头?”

“你知道新闻的事情?”唐染脸色立刻变了。

沈亦川没有回答,算是默认。

他既然什么都知道,还不管她,根本就是故意把她晾着。

唐染咬着牙,“沈爷好惬意,明知道自己的女人被记者围攻,背黑锅,居然还不闻不问?”

给他当情人无非是寻求庇护,图的就是背靠大树好乘凉,沈亦川的做法让唐染积攒了好几天的怒气一下子全都冲上了脑门。

“看来我是打扰沈爷工作了。”

见沈亦川半点表示都没有,唐染当即想也不想拉着行李箱转身就走。

沈亦川眉头一皱,见惯了唐染温顺讨好的样子,突然见到她这副牙尖嘴利的模样,竟然莫名添了几分野性。

有趣。

男人的征服欲作祟,他大手拽下她的行李箱,从背后将她抱住。

“沈先生这是干什么?”唐染显然还在赌气,作势挣扎了两下。

耳边传来男人的气息,带着几分促狭,“已经联系陈导了,绯闻的事情在你回国之前就会处理干净。”

唐染心中一喜,可面上却还是冷的,并不开口说话。

沈亦川将她拉进屋里,顺手关上房门。

唐染的后背贴在门板上,抬起头露出一双小猫一样漂亮的眼睛,有几分涩意在眼中流转,法式的浪漫在眼神中发挥的淋漓尽致。

沈亦川的喉结清晰可见的滚动了一下,声音都变得沙哑了,目光落在裙子上,“特意为了见我穿的?”

唐染只是‘嗯’了一声,带着鼻音,气鼓鼓的样子娇俏又可爱。

走性感路线的女星很多,但唐染却是与众不同的,她眼中永远带着清纯无辜,那种介于天使与魔鬼之间的风情,很少有男人能抵抗的住。

看着她这副样子,沈亦川一时情动,吻了上去。

距离上次见面也不过短短几天,可沈亦川身体里的那团火却像是克制的长年累月,一旦勾起来就没完没了。

唐染对自己的定位再清楚不过,赌气可以是调.情的一种方式,但是一直赌气下去就是蠢了,所以半推半接纳了他。

沈亦川意识到她的态度转变,便直接将她打横抱起进了卧室,唇齿交缠的同时,唐染的手滑入他的衬衫,轻车熟路的摸索着,沈亦川忽然按住了她的手。

她看向他,一双眼睛里是说不清的意乱情迷。

沈亦川已经翻身坐了起来,“还有些工作没完成,晚些再陪你。”

因为背对着,唐染无法看到他的神色,也琢磨不清他在想什么。

肉到嘴边了还不吃,这是头一回。

看着沈亦川头也不回的出了卧室,唐染头一回对自己的魅力产生了自我怀疑。

难道真的是时间长了,新鲜劲儿过去,这男人对自己的‘性趣’没有以前那么大了?


第7章 睡了一夜‘素’的

沈亦川重新打开电脑,看着电脑上的合同修改方案,眼前浮现的却是唐染那张娇俏的活色生香的脸,眉头皱的更深了。

他一向认为女人附属品,所以从未花费精力去跟女人相处。

唐染的存在,只是为了满足了他的生理需求。

他习惯了这种完全掌控她的相处状态。

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唐染似乎有些脱离他的掌控了,他的情绪、状态偶尔有种反被她掌控的感觉。

先前以为是错觉,但是刚刚的那一瞬,他忽然清晰的意识到,不是。

正如眼前电脑上的合同,从傍晚助理告诉他唐染要来开始,就停在一个数据上再也没有动过。

很晚,沈亦川才进了房间,床上的女人穿着酒红色的睡衣,被子很随意的搭在小腹上,坦露着胸前雪白的肌肤,美艳绝伦。

睡得迷迷糊糊中,唐染依稀觉得有人给自己盖了被子,并亲吻她,是熟悉的触感,紧接着她被抱住了。

只是,温柔的动作让她觉得陌生。

长途飞机很累,唐染没有力气睁开眼看看是谁,只是嘟囔着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窝在那个怀抱里,很快就重新进入梦乡。

这一梦很沉,睡得难得安心。

翌日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

唐染惺忪的睁开眼,摸到身边是空的,但空气中还残留着男人身上若有似无的淡香水味道。

她低头看了看身上,有些错愕,睡衣完好,身体也告诉自己昨晚什么也没发生。

所以,她是跟沈亦川睡了一夜‘素’的?

“笃笃笃”敲门声传来,她回过神,拥着被子坐了起来,“谁啊?”

“是我。”外面传来沈亦川的特助的声音,“唐小姐醒了吗?”

“嗯。”

“是这样的,沈总交代说,给你安排一下这两天的行程,既然是来休假的,就多放松几天,所以我安排了这两天陪你的人,唐小姐要不要出来见见。”

安排了陪自己的人?

唐染随便裹了个外套就下床去开了门,却只看到特助领着个金发碧眼的女秘书模样站在外面,并未看到沈亦川。

“沈先生呢?”

特助说,“沈总这两天有个大案子要谈,会比较忙。”

唐染‘哦’了一声,没有太当一回事。

起初她只是以为特助说的忙只是白天忙,却没想到后面一连好几天,连沈亦川的人影都没见到。

尽管特助安排陪她的人,将她的度假行程安排的非常细致贴心,轻松又有趣,但是唐染依旧忐忑不安。

她和沈亦川之间无非就是男女床上那点事儿,要说腻了自己,冷落就够了,偏偏又在生活上照顾的这么细致入微,这不是玩儿她么?

唐染越想越不忿。

翌日,唐染推了休假行程,直接跟踪沈亦川的特助。

快到傍晚的时候,她跟着特助进了一座金融商厦。

这里大概是沈亦川在米国临时办公的地方,安保并不是太严,一直跟到办公室门口都没人拦着她。

办公室的门隔音效果不太好,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

“最近她怎么样?”是沈亦川的声音。

特助说,“薇薇安说唐小姐似乎对于出去玩的兴致不太高,问了好几次了,说什么时候能见到您。”

“还说什么了?”

话音刚落,不等特助回答,唐染的声音伴随着开门声骤然出现,“沈先生想知道我说什么了,直接问我就可以了,您现在做事什么时候这么拐弯抹角了?”

她面上浮着薄薄的愠怒,与其说是愠怒,更不如说是恰好不让男人厌恶的娇嗔。

见到唐染,沈亦川的面色微微凝滞。

特助很识趣,“沈总,那我先出去。”

关门声后,屋子里面陷入安静的僵持。


第8章 以后不必再联系

唐染心中不快,可摸不准沈亦川的心思,只能压着脾气委委屈屈的说话,“沈先生要是觉得我突然这么跑来碍事了,您大可直说的。”

沈亦川凝视着她,将一个牛皮纸的文件袋从办公桌上推了过来。

唐染愣了一下。

“绯闻的事情,陈导已经亲自澄清了,追加投资后《大明皇妃》的公开选角也确定官宣,经纪公司打过招呼,回国以后资源也多会照顾你。”

沈亦川说话的时候,唐染已经拆了牛皮袋,从里面拿出一串钥匙,一本写着她名字的房产证,位于市中心价格高的离谱的公寓,另外还有一张一千万的支票。

她心里忽然有些慌,“这是什么意思?”

沈亦川对她不错,出手阔绰从未苛待过她,可是这么大手笔却是头一次。

沈亦川说,“以后不必再联系了。”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唐染的太阳穴狠狠的跳了一下。

以色侍人不会长久,这一点她最初找上沈亦川的时候就心知肚明。

可她依赖沈亦川太久了,难以想象没有沈亦川之后,在声色犬马的娱乐圈里,她该如何一帆风顺的走下去。

而这个男人这么绝情,不给一点准备,说分就分。

想到这两天他的冷落,唐染忽然胸口直发闷,话不过脑子脱口而出,“所以你这两天对我避而不见,就是在准备分手?”

见沈亦川不说话一副默认的态度,唐染捏紧了拳头,将手里的支票翻了一圈,赌气道,“沈爷您何必这么费心,想分手直说就行了,我还是那句话,我清楚自己的位置,您说一声就好,我绝不纠缠。”

沈亦川的眉头微不可闻的皱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对于唐染这种自轻的话,他如今听着有些刺耳。

但下一秒,他的脸色就变了。

唐染说,“但是一千万未免太少了,还有这栋房子也太小了点,我也陪了您好几年了,您不至于对我这么抠门吧。”

与其哭闹不分手,惹他厌烦,还不如爽快分手,争取更多的利益,毕竟她很需要钱。

沈亦川的脸色迅速的沉了下来。

他以为说出分手后,唐染怎么也会闹一闹,他也做好了她闹的准备,可偏偏她冷静的过分,唯一的不满竟是来源于嫌分手补偿太少。

办公室里,沉冷的声音仿佛寒潮过境,“你想要多少?”

唐染竖起两根手指,神色出奇的冷静,“两倍。”

“……”

“在沈先生给我准备的房子支票基础上,给我两倍,我会干干净净的从您的生活里销声匿迹。”

空气几乎是凝固的状态,或许是跟着沈亦川久了,唐染如今看人的眼神薄冷起来,感受不到半点温度。

半晌,沈亦川冷笑了一声,“好。”

沈亦川把特助叫了进来,声音沉的可怕,“给她她想要的,今晚就送她回国,你亲自送,在我回去之前把国内所有的痕迹都清理干净。”

唐染的拳头攥的更紧。

至于么?分手就翻脸不认人,还清理干净,她是垃圾吗?

心里越气,唐染说的话就越发的凉薄,声音冷冷的,“谢谢沈先生这几年的照顾,我就不在这儿碍眼了。”

说完,她转身就走。

特助心惊胆战的看了沈亦川一眼,打了个激灵后忙不迭跟上了唐染的身影。

跟着老板这么多年,从未见过老板脸色这么难看。

而唐小姐素来聪明会哄人,可今天说的话却一句比一句噎人,两个人都太反常了。


小说

她是医术世家人人唾弃的废物草包,却被未婚夫陷害。

2021-1-3 12:18:54

小说

她的婚姻终于走到尽头,成了整个海城人人嗤笑的对象。

2021-1-3 12:22:1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