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男人帮她夺回原本属于她的一切。

因为破坏了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和自己曾经未婚夫的婚礼,被后妈赶出了家门,,原来以前有过一面之缘,没想到这个男人让她和自己结婚,他帮她夺回原本属于她的一切。
这个男人让她和自己结婚,他帮她夺回原本属于她的一切。

第1章 结婚

这间办公室的装修并不奢华,苏瑾意扫了一眼,发现这办公室的东西都是精品,显示这个办公室的主人低调又不失品味。

她有些紧张的握着自己的手,在这个办公室中等待着它的主人到来。

贺芮霆。

在这个城市中如雷贯耳的名字让苏瑾意深深吸了一口气,她来到这个办公室已经半小时了,除了秘书送了一杯咖啡过来之外,就没有人进过这办公室。

苏瑾意紧张的等待着,不知道这个名字的主人什么时候才会过来。

今天她被自己的后妈赶出了家,在路上却被这贺芮霆的人接了过来,她都不太记得上一次见到这个男人是什么时候,好像,是两年前她那个形同虚设的亲爸的生日宴会上?

苏瑾意觉得那一次的碰面实在是精彩,一个被后妈当众奚落的丑小鸭,匆匆离开生日宴会厅的时候,却撞在前来赴宴的贺芮霆的身上,而那个陌生的男人,开口的第一句却是,“苏小姐,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想到这件事情,苏瑾意就浑身打了个哆嗦。

彼时她还有一个所谓的未婚夫——李逸,不过就在今天上午十点钟的时候,那个所谓的未婚夫和她的亲妹妹举行了一场震惊安城的婚礼,这震惊两个字,自然是因为那一场婚礼上,她苏瑾意的出场让那对狗男女的婚礼变成了闹剧所致。

现在想起来,是不是说明当时贺芮霆早就发现李逸和她的亲妹妹有一腿?

就在苏瑾意继续胡思乱想的时候,房门被人推开。皮鞋踩在地板上,在这安静的房间中发出格外响亮的声音。

苏瑾意一转过头,就看见走进来的贺芮霆。

这个男人在电视和报纸上露面的次数极其少,如果不是之前那一面格外的印象深刻,苏瑾意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再一次站在贺芮霆的面前。

眼前最多二十五岁的男人走到办公桌前坐下,对苏瑾意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

“苏小姐考虑好了吗?”贺芮霆坐下来问道,苏瑾意还没有提出自己的疑问,他就为她解惑:“和我结婚,我助你拿回你应得的东西。”

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贺芮霆的提议,只可惜那时候她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中,根本就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只觉得是听了疯话。

可是现在,苏瑾意心中只有一个声音在狂叫,答应他答应他答应他!

“我可以答应你,但是我怎么知道,你会做到你承诺的事情?”苏瑾意按耐住心中的紧张问道。

“这不是我对你的承诺,而是我贺芮霆说出口的事情。”

男人狂妄的话说出口,可是苏瑾意并不觉得他张狂,毕竟安城贺芮霆,言出必行!

“考虑好了吗?”

看着发呆的苏瑾意,贺芮霆再一次问道。

“好!我答应你!”

苏瑾意握紧拳头,眼睛一瞬不眨的看着贺芮霆道。

她已经被赶出了苏家,安城也没有人敢收容她,她没有工作没有存款,连一个可以去的地方都没有,她拿什么和苏家还有李家斗?又有什么资格出现在苏家的面前让他们交出她应得的东西?

但是眼前的男人,在安城只手遮天,他将这样的橄榄枝递到自己的面前,她为什么不答应?!

“恩,走吧。”贺芮霆站起来往外走去,苏瑾意呆呆的看着他,想了想之后立刻小跑着追上。

等跟着贺芮霆上了车,苏瑾意才有点不解看向贺芮霆,“我们现在去哪儿?”

“带你做造型,晚上陪我参加一个宴会,以我贺芮霆未婚妻的名义。”贺芮霆将视线从手中的电脑上挪开,看向苏瑾意道。

苏瑾意倒吸一口凉气,嘴角抽了抽才听见自己说道:“我么?”

贺芮霆看见苏瑾意呆萌的模样,忍不住一声轻笑。

他的笑让苏瑾意看得发怔,在公共场合露面的贺芮霆从来不笑,看向镜头的眼神仿佛那视线直达人心,让人根本不敢和他对视,哪怕那眼神隔着一个屏幕。

可是现在贺芮霆的笑容,却让苏瑾意只觉得心跳都慢了半拍。

“到了。”或许是不习惯被人这么盯着瞧,贺芮霆有些不自然的偏过头。

“哦!”苏瑾意低下头往窗外瞟了一眼,全城最大也是最贵的美容会所出现在她的眼前。

“弄好之后我会来接你,希望你不会给我丢脸。”贺芮霆的视线依旧是停留在眼前的电脑上,那淡漠的语气让苏瑾意点点头。

“知道。”她虽然在苏家一直被轻视,但是宴会上的礼仪,该学的她都学过,她后妈那个女人,虽然对她极其的刻薄,但是有些事情,做做样子都要去做的。所以她那个同父异母的亲妹妹苏静苒学过的礼仪,她也都学过。

苏瑾意下车之后,贺芮霆从车窗递过来一张黑卡,“如果他们有任何的疑问,让他们给我打电话。”

“好!”

看见贺芮霆离开之后,苏瑾意才舔了舔嘴唇,觉得自己在贺芮霆面前,连语言能力都退化了。

进了美容会所之后,立刻有两个穿着制服的美容师走过来。

“欢迎光临,请问客人有我们会所的会员卡吗?”

苏瑾意她伸出手,将手中那张黑卡递到这个美容师的面前。

“请贵客跟我来!”那美容师一看见那张卡,立刻恭敬的对苏瑾意说道。

“慢着!”

就在两个人往电梯方向走的时候,一个声音冷冷的响起在苏瑾意的身后。

苏瑾意回过头,就看见一个她完全不想看见的女人——她同父异母的妹妹苏静苒。

苏静苒出现在这里,让苏瑾意心中万分的诧异。

今天可是苏静苒新婚第一天,虽然婚礼被她破坏,可是也不至于连蜜月都不度,就急吼吼的来这种美容会所美容吧?这就是她口口声声说的真爱么?

说话的女人站在苏静苒的身后,那神态让苏瑾意有些发怂的往后一缩。

这女人是苏静苒的婆婆宋清言,一个自诩身份尊贵的富太太,平时对苏瑾意也是冷嘲热讽,甚至不允许苏瑾意称呼她一声伯母。

第2章 狗血的玩笑

宋清言抬高下巴高傲的走进来,目光却一直停留在苏瑾意手中的那张黑卡上。

“我还不知道苏小姐居然有这么大的手臂,居然能够拿出限量发行的黑卡,还是说,苏小姐知道和我儿子结婚无望,另攀高枝了?”

“嗤……”

宋清言的话苏静苒嘲讽一笑,她走到宋清言的面前,亲热的挽着她的胳膊:“妈,你可不知道,我这个姐姐从小就心机得很,霸占我的功劳让逸哥哥觉得当年救了他的人是她,这才和她订婚的。今天她居然还破坏我的婚礼,还好妈你慧眼识人,知道谁才是真凤凰!”

被苏静苒这么一追捧,宋清言更加得意的挑高下巴。

苏瑾意冷眼看着这一幕,转过头对那个美容师说道,“带我去吧。”

“慢着!苏瑾意,你的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长辈!”

宋清言在李家向来是皇太后一样的存在,只所以当初选择苏静苒而不是苏瑾意,也是因为苏静苒懂得吹捧她,让她心里舒坦。而苏瑾意连句好话都不会说,每次看见她就跟块木头一样,这样的儿媳妇她可不要!但是就算李家不要她苏瑾意,她苏瑾意也不能对她这种态度!

苏瑾意深深吸了一口气却并没有回头。

她怕自己一回头,就忍不住对宋清言进行言语攻击!

毕竟这个老女人的槽点满满,天知道她忍了多久才没有找她算账!

可是苏瑾意的忍耐在宋清言的眼里,就是懦弱。

“苏瑾意!我让你站住你听见没有!你说,你手中的卡是谁给你的?是不是你偷的?!”

宋清言这句话一说出口,那美容师看苏瑾意的目光都不一样了,毕竟宋清言是这店里的常客,而苏瑾意,面生得很。

“呵,偷的?李太太想说什么?想说我这张黑卡是偷你儿子的么?你觉得……”苏瑾意冷笑一声转身,缓缓的走到宋清言的面前故意拉长音调反问道,“你的儿子,配有这样的黑卡吗?”

“你说什么!”宋清言的声音陡然拔高,尖锐的声音让在场的人都微微皱着眉头。

“我难道说得不对吗?李太太家想要这样的黑卡,确定觉得自己够格吗?”苏瑾意并没有在乎宋清言的反应,反而进一步逼问道。

“假的,这张卡一定是假的!你们快查查看,这卡一定是假的!”

这入口的动静终于引来了美容院的领班,她大步走过来,先是对宋清言点点头,随后笑着看向苏瑾意,“这位客人,方便让我看一下你的贵宾卡吗?”

她的态度温和,让苏瑾意落落大方的将手中的卡递过去。

一看见这张卡,这个领班立刻对苏瑾意一笑,“请贵客随我来。”

“这是怎么回事,她的卡是假的!一定是假的!你们长不长眼睛啊,你们知道她是谁吗?她可是苏家的私生女,一个私生女怎么可能有这样贵重的卡!”宋清言一看见那个领班居然对苏瑾意这样的态度,叫嚣的更加厉害了。

“李太太,请慎言!”领班也不是没有见过这种富家太太,闻言立刻不卑不亢的看着宋清言说道。

宋清言听见这领班的话,气得又要跳脚。

“妈!你先冷静一点,不要激动。”苏静苒是最会看局势的人,一看见这领班这样的态度,立刻拉着宋清言。

“你拉着我做什么!”宋清言不情愿的挣扎了两下,却也跟着苏静苒走了出去。

一出了美容院,苏静苒就紧张的对宋清言道:“妈,看那领班的架势,好像那黑卡是真的,妈,安城拥有这种黑卡的人只怕都没有几个,你说,苏瑾意是不是当了别人的情妇?不然的话,我爸都把她赶出家门了,她去哪儿弄这种东西?”

苏静苒这么说,无疑是给自己的脸上添金,她当然清楚的知道,苏家那种身份,怎么可能拥有这种东西。

这是全球限量发行的黑卡,神州地图只有数几百张。安城,只怕只有一个人有吧。

“你是说谁?”宋清言艰难的吞了吞口水,觉得自己的舌头都有点不听使唤了。

“不管那个人是谁,我们先不要着急,万一真的是那个人,我们也好想想对策,妈,我们换一家吧。”苏静苒小心翼翼的看着宋清言说道。

“不做了!回家!”宋清言越想越害怕,又不想在苏静苒的面前落面子,故作气愤的说完,转身往自己的车前走去。

苏静苒有些不耐烦的看着宋清言的背影,白了一眼之后也跟了上去。

而在美容院中,被美容师带上楼的苏瑾意发现这家美容院不仅规模大到让她咋舌,难怪能够成为安城中最大的美容院。

一系列的项目做下来,苏瑾意也渐渐的放松了下来。

“苏小姐,贺先生打电话过来,吩咐我们为苏小姐做一个晚宴的造型,不知道苏小姐有没有喜爱的颜色?我们好让服装师替苏小姐准备礼服。”在苏瑾意做头发的时候,那个美容领班又出现了,这一次和苏瑾意说话,她脸上的笑容多了几分真切。

“蓝色。”苏瑾意想也不想的回答。

“水蓝色可以吗?”

“可以,谢谢。”苏瑾意对服装并没有什么要求。

不仅仅是服装,在物质方面,她向来淡泊得很,所以才会被苏静苒母女,一点点的蚕食掉原本属于她的一切。

刚才在楼下的时候,她虽然没有对苏静苒说什么,但是却将苏静苒的话暗暗的记了下来,她甚至因为苏静苒说的话而忍不住想笑。

嫡子不会广而告之的告诉别人他是嫡子,但是苏静苒这个私生女,却一定会处处抹黑她苏瑾意。

当年吴婉心在苏瑾意的母亲怀孕八个月的时候挺着肚子出现在她的面前,害得苏瑾意提前来到这个世界,因为受了刺激生下了苏瑾意,苏瑾意的母亲常年缠绵于病榻,在苏瑾意五岁那年,终于撒手人寰。

而同年,吴婉心却抱着才四岁的苏静苒堂而皇之的进了苏家……

她苏瑾意一个堂堂的苏家大小姐,变成了生活在阁楼中的灰姑娘。

这一切多么的狗血和可笑!

第3章 始作俑者

可是那个害得苏瑾意变成如今这种局面的始作俑者,她的父亲——苏园城,却在吴婉心的挑唆下,夺走苏瑾意所有的一切!

苏瑾意深深的吐出一口气,试图将自己心中浊气吐了出来。

造型师停下手:“苏小姐?”

“抱歉,继续吧。”苏瑾意坐好,闭上眼睛不让自己胡思乱想。

时间过去得很快,等苏瑾意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差点被镜子中的人吓一跳。

眼前的人所有的一切她十分的熟悉,可是这么看着,却又觉得极其的陌生。她伸手摸向自己的脸,镜子中的人做出同样的动作。

以往不怎么在意样貌的她,看见改头换面的自己,还真的有点不知所措。

换了一套礼服之后,刚走到楼下的苏瑾意就看见换了一套衣服的贺芮霆。

后者满意的看着苏瑾意的打扮,对她伸出手。

苏瑾意犹豫了片刻,还是伸手,将自己交给他。

眼前的男人,将会是她的协议丈夫,也是她的救星!

两个人离开美容院之后,有美容师终于忍不住做捧心状:“天哪,贺总好帅啊!你刚才看见没有,贺总看苏小姐的眼神,温柔得都要滴出水来啊啊啊!”

“行了别花痴了,也不看看苏小姐的底子有多好,所以说啊,这种大小姐就是大小姐,真的不是我们这种人比得上的。”

“谁说要和苏小姐比了啊,你刚才没看见那个李太太吗?脸都要绿了,还嚷嚷着苏小姐的黑卡是假的,也不看看那张黑卡是谁给的!”

“诶,说到这个,你刚才听见那个苏静苒说的话了吗?她说苏瑾意是私生女?”

“想多了吧你,苏瑾意的生母可是安氏集团的大小姐,如果不是死的早,只怕如今的安氏集团都是她的,当年的事情,好像是苏静苒的生母才是小三。”

“真的吗?居然是这样啊……”

“可不是!行了,别说了,上班!”

……

苏瑾意坐在贺芮霆的车中,并不狭窄的空间却让苏瑾意显得有点局促不安,她偶尔看了贺芮霆一眼,后者的视线却只是平视前方,根本就没有看她。

“贺总……”苏瑾意现在有好多问题想要对他说。

“芮霆。”贺芮霆开口纠正她。

“啊?”苏瑾意有点呆呆的不知所措,等反应过来之后,她立刻扯了扯嘴角,那两个字在她的嘴里绕了一圈,终于还是没有说出口。

“难道你想在外人的面前,也喊我贺总?既然你答应和我的婚约,就应该知道你的责任是什么。”贺芮霆依旧是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却好像对她的心思全部都明白一样。

苏瑾意低下头,看着自己修长的手指。

可是下一刻,她的手就落到了贺芮霆修长的大手中。

“太瘦了,回去之后我会让佣人替你做些滋补的食物。”贺芮霆的动作十分的自然,好像握着苏瑾意的手,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一样。

苏瑾意浑身僵硬的坐在那里,丝毫不敢动荡。

她当年就算和李逸交往,也从来没有拉过手,每次她想靠近李逸,后者就好像遇见了毒蛇猛兽一样的逃避,直到李逸和苏静苒手挽手出现在她的面前,她才知道李逸所谓的举动,不过是为了对苏静苒表忠心。

所以,贺芮霆严格的说起来,是苏瑾意第一个接触的男性。

“贺太太?”贺芮霆突然靠近,一个称呼吓得苏瑾意目瞪口呆。

“啊?!”

“从现在开始,我希望你习惯我的存在,接受我和你相处方式,能做到吗?”贺芮霆的语气带着一种魔力,让苏瑾意根本就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可以。”

“叫我的名字。”

“……芮霆。”

“恩。”

贺芮霆终于满足的松开苏瑾意的手,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看着优哉游哉的贺芮霆,苏瑾意也渐渐的放松下来。

这个霸气十足的男人,却让苏瑾意一点也讨厌不起来。

晚上的宴会是安城一个商业晚宴,到场的人都是安城的商业名流,苏瑾意向来不喜欢这种场合,但是跟在贺芮霆的身边,她却渐渐的学会了如何看人。

有些想巴结贺芮霆的人,会先让熟人带着过来打声招呼,还有些干脆让女伴和她说话,当然那些女人还没有行动,就被贺芮霆轻松的挡了过去,他一句话就可以让苏瑾意不情愿的局面不发现。

这样的能力让苏瑾意心中惊诧不已。

她虽然从小失去了母亲的庇护,但是这种晚宴的礼节她又不是没有学过,渐渐的从开场的局促,到有人靠近的时候,就露出得体又不是分寸的微笑来。

还好贺芮霆并没有在这个晚宴上停留多久,带着苏瑾意转了一圈之后就火速的离开。

这短短的十几分钟,却让苏瑾意觉得好像过了半个月一样。

上了车之后,她就有些不顾形象的弯腰揉着自己的小腿。

“坐好。”贺芮霆淡淡的一句话,让苏瑾意立刻停止后背,乖巧的坐着。

可是下一刻,一个温热的大手就轻重适宜的揉捏着她的小腿。

被贺芮霆这么一碰,苏瑾意又僵硬了。

“明天一早我们去民政局……”贺芮霆的话还没有就停下来,他转过头看向苏瑾意,“你的户口簿。”

“在那个家里,身份证可以吗?”苏瑾意愣了一会儿之后说道。

“这件事交给我。”贺芮霆答非所问,却莫名的让苏瑾意觉得安心。

她看着贺芮霆的侧脸,有一个问题想要问出口又没有勇气。

“想说什么?”贺芮霆突然开口,似乎早就知道苏瑾意有什么问题想问一样。

苏瑾意这才鼓足了勇气,“为什么会是我?”

“你合适。”贺芮霆自然知道苏瑾意的意思,只回答了这三个字就没有再说什么。

两个人说话的时间,就到了贺家。

贺芮霆是安城的传说,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居然可以依靠自己的能力在这个城市站稳脚跟,然后成为这个城市神一样的存在。

很多人都笑言贺芮霆的人生像开挂一样,但是贺芮霆带给这个城市的影响却是无法忽视的。

第4章 陪着先生,我就放心了

贺家的主人只有贺芮霆一个。

而这房子中,一个管家,一个老保姆和几个佣人加起来不足十个就是贺家的全部人口。

现如今多了一个苏瑾意。

老保姆是照顾贺芮霆多年的人,看见苏瑾意的时候,老保姆的眼泪都要流下来了,老管家也是直接红了眼睛。

看见他们这样的反应,苏瑾意反倒有点不知所措了,她走到老保姆的面前,轻轻的替她擦拭眼泪,那动作自然又熟练,根本就不像是演戏。

贺芮霆眯着眼睛看着苏瑾意,那眼中的含义又多了一层。

“多谢夫人。我失态了失态了。”老保姆带着哭腔说道。

“您别这样,您是长辈,是我冒昧了。”苏瑾意被那句夫人给吓到了,急忙缩回手。

“这是林妈,这是徐伯。”贺芮霆为苏瑾意介绍道。

“林妈好,徐伯好。”

“夫人好!”两个人带领贺家的佣人齐刷刷的给苏瑾意行礼,吓得苏瑾意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她不过是贺芮霆的协议未婚妻,林妈和徐伯这样对她,她还真的有种自己在骗人的感觉。

看着苏瑾意这样局促不安的样子,贺芮霆笑着拉着她的手往楼上走去。

“多少年了,先生总算愿意和女孩子交往了,贺家要有后了,要有后了!”看着贺芮霆和苏瑾意那亲密的样子,林妈的眼泪就忍不住簌簌的往下掉。

“还早呢,现在啊,只要有人陪着先生,我就放心了!”徐伯笑看着林妈说道。

“可不是,诶!我得去给夫人准备一些吃的,先生说了,让我准备点滋补的东西,看夫人瘦的,一看就是没有吃好!”林妈说完径直往厨房走去,剩下徐伯笑眯眯的看着通往二楼的楼梯,眼角的皱纹都多了几条。

在贺家的第一餐,苏瑾意吃得尽兴不已,虽然贺芮霆不说话,但是林妈一个劲的给苏瑾意添菜,那架势大有要把贺家最好的东西都给苏瑾意一样。

苏瑾意一开始还觉得局促,在品尝了林妈的手艺之后,忍不住竖起大拇指连连赞叹,夸得林妈的眼睛都看不见缝了。

贺家没有人对她冷嘲热讽,也没有苏静苒和吴婉心轻蔑的眼神。

这一餐饭可以说是苏瑾意这二十多年来吃得最舒坦的一次饭。

“夫人喜欢吃什么尽管说,我明天继续为夫人准备。”自己的手艺有人欣赏,林妈自然开怀,等晚餐结束之后,林妈才给贺芮霆夹过一次菜,那待遇和苏瑾意的,根本就没得比。

等吃完之后,林妈笑看着苏瑾意说道。

“我不挑食,林妈做的我都喜欢。”

“那好,夫人放心,我一定会为夫人准备好的。”林妈说完就往厨房去,检查厨房的食材是不是可以给苏瑾意做出更好的食物来。

热情的林妈一走,苏瑾意才有空打量这贺家。

就这客厅的范围,比苏家的别墅至少大了两号,其他的摆设也是和他的办公室一样,简约又奢华。

苏瑾意缓缓的伸手,在自己的脸上轻轻的掐了一下,确认到痛感的时候,她才终于清醒的认识到,这不是在做梦。

她是真的脱离了苏家,真的要和一个只见过两次的男人结婚了!

“后悔了?”一直看着苏瑾意反应的贺芮霆突然开口,吓得苏瑾意连连摇头。

“没有!也不会后悔。”

“希望将来有一天,你会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去休息吧。”贺芮霆看了苏瑾意一眼说道。

苏瑾意站起来,却站在原地不敢动。

“怎么?”贺芮霆抬头看向她。

“晚安!”苏瑾意说完这句,闷头往楼上冲去。

直到听见二楼传来一声关门声,贺芮霆才忍不住发出一声轻笑。

而冲上楼的苏瑾意将门反锁,捂着自己的胸口深呼吸了几下才将情绪稳定下来,她扫了一眼这房间,所有的东西都是崭新的,看起来是今天才送来的一样。

再想到苏家她的东西几乎都是苏静苒不要了才扔进她房间的,她就忍不住觉得可笑。

一个是生养她的家,却让她受尽委屈,另外一个,只是萍水相逢的人,却给她最好的一切。她苏瑾意,到底是幸运还是悲剧?

带着这样的心情,苏瑾意洗漱完之后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苏瑾意醒过来之后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所处的环境,等她想到今天要做的事情,第一时间就冲向洗手间。

镜子中的她头发凌乱,黑眼圈严重,吓得她急忙冲向房间中的化妆台。

这才发现那不小的化妆台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昂贵化妆品,她突然想起来,猛的站起来之后推开衣柜。

各式各样的礼服,套装让她倒吸一口凉气。

“这真的不会和灰姑娘的南瓜车一样吗?”

“会不会,试试就知道了。”贺芮霆不知道何时出现在这房间中,看着苏瑾意笑道。

苏瑾意吓了一跳,捂着自己的脸就往衣柜中钻,大大的衣柜中的衣服将她的身形轻松的隐藏了下去。

她这样的反应让贺芮霆再也忍不住轻笑出声,“这个,拿着。”

贺芮霆递给苏瑾意一个文件袋,大有诱惑苏瑾意从衣柜中出来的架势。

苏瑾意伸手将文件袋接过去,居然就在衣柜中将文件打开。里面赫然是她的户口簿。

“你怎么拿到的?”苏瑾意从衣柜中走出来,震惊的看向贺芮霆。

“属于你的东西,只要我想,自然可以拿到,去洗漱吧,林妈做好了早餐在楼下等你。”贺芮霆说完转身离开这房间,只剩下苏瑾意呆呆的站在衣柜门口看着他的背影。

苏瑾意又下意识的咬了自己的手指一下,疼痛感让她立刻冲向了洗手间。

这不是梦,她不是灰姑娘,十二点早就过去,今天的十二点还没有到来,她苏瑾意,一定可以夺回属于她的东西!

苏瑾意坐在贺芮霆的车子里,到达民政局的时候,贺芮霆再一次确认。

“真的不会后悔?”

“不会,你对我很好,比苏家人对我好,我不管你还有其他的什么目的,但是我知道,你不会伤害我。”

第5章 度密月

昨天晚上睡觉之前,苏瑾意翻来覆去的思考贺芮霆的行为。

可是想来想去,她也没有想到自己到底有什么可以让贺芮霆利用的地方。

钱?她现在一贫如洗,人?比她好比她漂亮的人只要贺芮霆愿意,安城甚至全国都有大把的女人愿意让他挑选。至于其他,她想来想去也想不到理由来。

所以现在贺芮霆问她是否后悔,她只有一个答案——不后悔!

贺芮霆伸手将苏瑾意小小的手握在手中,坚定得仿佛抓住了整个世界。

等两个人从民政局出来,坐在车上的时候,苏瑾意一脸惊喜的看着手中的小红本本。

“我居然这就结婚了,这种感觉真奇怪。”

看着小孩子一样的苏瑾意,贺芮霆的嘴角都有些控制不住的弯起来。

他果然没有看错,苏瑾意之前的冷漠和坚强,不过是装的而已,此刻小女孩子一样的苏瑾意,才是真正的她。

“芮……霆,那我们现在去哪儿?”苏瑾意有点不习惯的喊道。

“度蜜月!”

苏瑾意原本以为贺芮霆只是说说,可是没有司机直接开车送两个人到机场,一脸完全闹不清状况的苏瑾意直到上了飞机,才反应过来自己真的成为一个已婚人士了。

当飞机飞上空的时候,她看向窗外的云朵,在心底对在天上的妈妈说道:“妈妈,我结婚了,你看到了吗?”

被贺芮霆唤醒的苏瑾意睁开眼睛才发现飞机到了目的地,她好奇的跟在贺芮霆的身后,一下飞机才发现目的地的天空蓝的像水洗过一样。

他们所在的地方,显然已经不是国内。

贺芮霆自然的拉着苏瑾意的手往机场外走去,那熟络的动作好像他们在一起已经很多年。

苏瑾意偷偷的打量贺芮霆的侧脸,这个今年不过刚刚三十的男人,此刻却好像她的天空一样。

这是新西兰的南部,这边有最美的牧场。

两个人所住的酒店就可以看见不远处的牧场,宽阔的牧场一望无际,隐约能够看见一些拥有花色斑点的奶牛在牧场上行动。

“为什么会选择这里?这里对你来说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苏瑾意将酒店房间看了一遍,又在那宽大的落地窗旁盯着那牧场看了好久,随后才走到贺芮霆的身边问道。

后者坐在沙发上看着手中的笔记本电脑,听见苏瑾意的问话就将电脑合上看向她。

“明天带你去见一个人就知道了。”贺芮霆决定卖个关子。

苏瑾意看了看这房间的摆设,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晚上,你要和我住一起吗?”

“嗯,既然是蜜月,你觉得呢?”贺芮霆笑看着苏瑾意问道,他的话让苏瑾意的脸瞬间爆红。

她又不是小学生,自然知道今天晚上他们住在一起的话,会发生什么。

可是他们现在已经是合法夫妻,根本不是她不情愿什么就不会发生什么的。

想到这一点,苏瑾意越发的不好意思和贺芮霆相处。

她低着头径直往外面走去,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面前已经是一堵墙。

“哎呦!”等她的额头结结实实的撞到墙上的时候,贺芮霆想出声叫住她都来不及。泪眼汪汪的苏瑾意转过头就看向贺芮霆,她的模样让贺芮霆的心似乎被什么扎了一下一样。

他脸上的笑意骤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让苏瑾意看不明白的表情。

这样的表情让苏瑾意疑惑得连额头上的疼痛都忘了。

“让我看看。”贺芮霆很快将那种情绪压下去,走到苏瑾意的面前检查她的额头,一个硕大的包出现在她的额头上,看起来好不可怜。“我去找找药箱。”

“别!”苏瑾意一听见药字,一把揪住贺芮霆的胳膊,紧张得声音都在发抖。

“怎么了?”

“没什么,不需要那种东西,你能扶我过去吗?疼得厉害。”苏瑾意冲着贺芮霆呲牙。

贺芮霆扶着苏瑾意坐下,检查她的伤势之后还是站起来去寻找药箱。

或许是知道苏瑾意排斥药这个字,这一次他一声不吭的将消肿的药膏涂抹在她的额头上,冰凉的感觉让苏瑾意倒吸一口气,随后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我是不是太笨了?”

“不会,苏瑾意,我和你结婚不是为了让你做什么,所以不需要有负担。”贺芮霆轻轻的在苏瑾意的额头吹了一下说道。

感觉到额头上的凉意拂过,苏瑾意更加不解的抬头看他。

“可是,你要帮我拿回我的东西,我总要为你做些什么。”苏瑾意皱着眉头说道。

“你把自己都给了我,这还不够?”贺芮霆的一句话让苏瑾意的脸刷的一下又红了,她低下头,根本就不敢和贺芮霆对视。

看着苏瑾意鸵鸟的模样,贺芮霆轻笑一声揉揉他的头发。

就在苏瑾意犹豫要不要主动一点的时候,贺芮霆的手机铃声打断苏瑾意的念头。

她抬头就看见贺芮霆紧张的接通电话,“是我!”

苏瑾意看着贺芮霆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这也让她越发的紧张,这几天,贺芮霆给苏瑾意的感觉一直是那种处事不惊,哪怕天塌下来他也能够用一根手指头顶住的人,可是眼前,贺芮霆紧张的神色让苏瑾意的心都揪起来。

“我知道了,马上给我订回国的机票。”贺芮霆那边终于结束了通话,苏瑾意立刻站起来看着他:“怎么了?我们要回去吗?”

“我回去,你留在这里,放心,我会留几个人保护你。”贺芮霆伸手,安抚似的揉了揉她的头发。

苏瑾意觉得自己到了贺芮霆的面前,就跟那种三岁的小孩子一样。

可是对于贺芮霆的决定,苏瑾意一点拒绝的机会都没有。

看着贺芮霆离开这房间,苏瑾意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跟着贺芮霆一起离开了一样。

她想要追过去,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勇气,这一场契约开头的婚姻,她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主动权。

贺芮霆的离开好像消失了一样,苏瑾意想联系他又不敢,只能等着贺芮霆有一天能够想到她还一个人留在新西兰。

第6章 三天了

暖暖的阳光洒在苏瑾意白皙的脸上,她伸手揉了揉眼睛从熟睡中醒来。眼神里还带着一丝矇眬,如婴儿般的纯净。

苏瑾意并没有急着起床梳洗,而是半卧在柔软的大床上,看着窗外一望无垠的牧场出神。

“算起来距离芮霆回去已经过了三天了呢。”苏瑾意在心里默念了一句,却把自己吓了一跳。

为什么刚醒来就会不自觉地想到他?而且方才会为什么会那么自然的用“芮霆”这个称呼?

苏瑾意一把掀开被子,飞快的冲进浴室的洗脸池旁,拧开了水龙头,往脸上连浇了几把冷水才抬起头。

她看着镜子里面满脸水珠的自己,原本白皙无暇的脸颊绯红。

苏瑾意当然不会天真的认为,贺芮霆突然出现并提出要娶她,并承诺帮她夺回原本属于她的一切是出于爱她。她根本就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一见钟情这个东西,也不相信自己经历了这么多倒霉的事情,会突然受到老天的眷顾时来运转。

也许就像是贺芮霆说的,他们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她想要夺回原本属于她的苏家大小姐位置,贺芮霆绝对有能力帮她实现。可是他呢?他,想从她这里得到什么?

位于南半球的新西兰虽然已经入春,但早晨的天气依旧有些微凉。在冷水的刺激下,苏瑾意不禁连打了两个喷嚏,这才想起来自己身上只穿着薄薄的天蚕丝睡袍。

“夫人醒了。”听到动静的王妈走过来,见苏瑾意这副模样,连忙关切的说道:“现在天气还凉,夫人可得注意身体,当心着凉。”

说着,王妈从衣帽间取过一条羊绒披肩披在苏瑾意的背上,又拧开水龙头,调节好水温。苏瑾意看着王妈的一举一动,心中说不出的感动。自从五岁那年母亲离世,就再也没有人这样关心过她是否吃饱穿暖了。

苏瑾意和贺芮霆领证成为合法夫妻来不过短短四天时间,但是贺家上下所有人,对于她这个突然从天而降的贺夫人都是时时关心照,照顾得无微不至的。

“早餐已经给夫人准备好了,如果一会儿吃完早餐想出去走走,我现在就去通知司机让他提前准备。”王妈退出房间前说道。

“谢谢王妈,这些天太劳烦您了。”

“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王妈顿了顿,接着说道:“先生走之前特意叮嘱过,一定要照顾好夫人。”

苏瑾意的心跳似乎突然快了一拍。

吃过早餐,清晨的凉气已经散去,苏瑾意朝着庄园的大门走去。刚迈出脚步,就听见王妈在身后叫她。

“夫人要出去?司机已经在门口候着了。”

苏瑾意转身轻轻摇摇头,“王妈有心了,我想四处走走,不用司机。”

见王妈满脸不放心的样子,她又说道:“放心吧,我认得路的,不会走远。”

王妈脸上的担心之色并没有减少。

苏瑾意无奈的叹了口气,为什么贺家所有人都拿她当小孩子呢?

“王妈要不要一起散散步?您别整天只顾着忙,自己也得注意身体。”

“好……好吧。”显然王妈没有料到贺夫人会突然向她发出一起散步的邀请,仓促间只得一口答应了。

两个人并肩走在似乎没有尽头的牧场,天空湛蓝,大团大团的云朵飘在远处仿佛触手可及。

苏瑾意本就不是一个话多的人,她们一路沉默的走了许久,王妈突然开口提醒她应该往回走了。

“王妈,前面是座教堂吗?”苏瑾意并没有接王妈的话,而是指着远处一座建筑问道。

“那不是教堂,夫人,我们还是会去吧。”

“我刚看见时还想着这座教堂的建得好别致,原来是我弄错了。王妈,我想过去看看。”

“夫人……”王妈有些欲言又止,终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怎么了?”苏瑾意也察觉到了王妈的异常。

“唉,夫人想去我就陪您一块儿过去吧。”说完,王妈就迈开脚步继续朝着那座造型别致的建筑走去了。

待走得近了,苏瑾意才明白为什么王妈方才会有那些异常的表现。

这座建筑原来是一座墓园。

“既然夫人来了这里,说明您与先生冥冥之中是注定要在一起的。”没等苏瑾意说话,王妈就开口说道。

虽然苏瑾意向来不信什么命中注定,可是听到王妈的话,心中还是有些许欢喜的。不管贺芮霆想要从她这里得到什么,至少他现在是她的丈夫,他们是合法夫妻。

“原本先生也是打算带您来看老夫人的。”

王妈并没有继续说下去,她话中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

这座墓园里葬着的人,正是贺芮霆的母亲。

苏瑾意心中一惊,随后又觉得自己的想法太幼稚。

贺芮霆也是人,自然会有父母亲人。只是这些年任何杂志媒体写到关于贺芮霆的消息,从来没有一个记者能查探到他的背景和亲人,时间久了,人们也就忘了他也是有家人的。

“老妇人是个很好的人,可惜她已经离世十几年了,那个时候先生才只有十岁。”王妈的语气里带着心疼,也带着惋惜。

苏瑾意踏进墓园,一步一步朝着最里面的墓碑走去,心中五味杂陈。

原来贺芮霆也和她一样,年幼丧母。

“先生将蜜月旅行选在这里,便是想要带夫人来看老夫人。所以,夫人不要再责怪先生突然离开了好不好?”

“我没有。”苏瑾意干脆否认。

“这些天夫人虽然嘴上不说什么,甚至情绪上也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悦,但我知道您心中还是有不痛快的。天底下哪有妻子对自己的丈夫一点儿都不挂念的呢?”

说话间,两人已经停在了贺母的墓碑前。

不知什么时候王妈手中多了一束洁白的小雏菊,苏瑾意接过花,上前一步弯腰轻轻将花摆在墓碑前面。

立起身子时,苏瑾意看到了墓碑上贺母的照片,微微一愣。

不知为何,黑白照片上的女人,竟然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

第7章 父亲是谁

苏瑾意愣愣地对着贺母的墓碑出神,一旁的王妈叫了她好几声才回过神来。

“老夫人是个很温柔很善良的女人,唉……”

这几天的相处中,苏瑾意知道王妈并不是个喜欢唉声叹气的人,可是今天一连听到两次王妈的叹息声。

“贺芮霆是不是经常回来看老夫人?”

“先生往年都是在老夫人忌辰的时候回来看她,这个时候回来是第一次。”王妈说着看了苏瑾意一眼,又轻声补充道:“这也是第一次先生带着人一起回来。”

王妈话中的意思是说,此次蜜月之旅,实则是贺芮霆特意带着她来看他母亲的。

虽然来道新西兰的第一天,贺芮霆就对她说过,要带着她去见一个人。苏瑾意在心中揣测过那个人是谁,也有想到过也许是带她去见他的家人,但是万万没有想到是要带她来贺母的墓园。

“老夫人离世以后,你们的先生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么?”说话间苏瑾意想到自己母亲去世后,她在苏家的种种遭遇,不禁对贺芮霆升起一股同命相怜的情绪。

“唉……”王妈又是一声重重的叹息。

贺芮霆没有亲人,可是贺家所有的佣人保姆对这位先生的关心都超出了一般主仆的感情。

沉默了半晌,王妈才悠悠开口说道:“老夫人走了以后,先生就一个人去欧洲求学了。那个时候他才十岁,还是个孩子啊。”

“那,他的父亲呢?”苏瑾意问的极其小心,尽管她的心中已经猜到了,贺芮霆的父亲对他也许就如苏园城对她一样。

“不知道,我也没有见过那个人。”

王妈的回答出乎了苏瑾意的意料之外。

就连贺芮霆身边的人,都不知道他的父亲是谁么?

“他一定很难过吧。”

一直凝视着墓碑的苏瑾意没有看见,站在她身边的王妈脸上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

王妈当年陪着贺母移民新西兰,之后贺母去世,她也没有回国,而是留在了贺家位于新西兰的庄园,每周都会来墓园为老夫人扫墓。因此,她照顾贺芮霆的时间并不久。绕是如此,自幼沉默少言的贺芮霆也一直是她心头的牵挂。

现在贺芮霆结婚了,他的身边有了一个可以照顾他关心的人。这么多年心中的挂念终于放下了,王妈眼中翻起隐隐泪光。

“王妈,您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苏瑾意的目光从贺母的墓碑上收回来,却瞥见了王妈有些泛红的眼圈,连忙关切的问道。

“多谢夫人关心,我没事,就是太高兴了。夫人,您真好,和老夫人一样善良温柔。”王妈飞快的抬手失去泪花,露出了慈爱的笑容。

这么多年,苏瑾意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说她温柔善良。自五岁那年,母亲去世,吴婉心带着苏静苒来到苏家,夺走了原本属于她的一切以后,她就暗暗发誓,所有失去的东西,她要一件一件的拿回来。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做一个温柔善良的人。

“夫人,我们出来很久了,回去吧。”

苏瑾意点点头,没有反对,跟着王妈朝庄园的方向走去。

“我知道夫人对先生从前的事情一定很好奇,只是毕竟我照顾先生的时间不长,老夫人走后,我也只在每年老夫人忌辰的时候才见到先生。”

苏瑾意点点头,轻声说道:“我明白。”

“不过就算我没有亲眼见过先生难过的样子,但是任谁都能想象得到失去唯一至亲的痛有多难承受。”

平日里,王妈本不是个多言的人,今天从到了贺母的墓园后,她的话就变的多了起来。字字句句都能听出来,她对贺芮霆的疼惜与怜爱。

王妈不是贺芮霆的亲人,但对他的关心却绝不比任何人少。还有林妈,徐伯,他们都如家里的长辈一般关心着他照顾着他。

“我会好好陪着他。”苏瑾意自己也不知道,这句话是为了宽慰王妈,还是处于对和自己有着相似经历的贺芮霆的同命相怜,或者是她对他的感情有了一些不同。

“对不起,夫人,我方才太失态了。”王妈当然不会怀疑苏瑾意对贺芮霆的感情,只是每每想到十岁的孩子孤身一人离家万里,就忍不住心疼。

回到房间,苏瑾意整个人缩在宽大柔软的小羊皮沙发上,回想着王妈一路上说的话,贺芮霆的脸也浮现在了她的脑海之中。

那天贺芮霆走的匆忙,只说让她乖乖在这儿呆着,也没有说他什么时候会回来,或者她什么时候可以回去。一连几天,都没有任何关于他的消息。

苏瑾意突然很想打电话给贺芮霆,想听听他的声音。

当她翻出手机通讯录里贺芮霆的电话号码时,却迟迟没有点拨号键。

贺芮霆对她的确表现出来的很亲昵,甚至可以说是宠溺。但是在苏瑾意的感觉里,这种亲密的举动反倒更多像是刻意为之。

她拿着手机迟疑了许久,终于还是放弃了。

既然贺芮霆走的匆忙,回去以后也没有任何消息,一定是遇到了非常麻烦的事情,一定是他太忙了,所以才没有时间联系她。

再说了,她与贺芮霆的这场婚姻,本来就是带有交易性质的,只要他能做到他所承诺的事,其它的想那么多干嘛?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以后,苏瑾意决定把手机丢到一边,甩甩头把贺芮霆的脸从脑海中赶了出去。

“夫人,先生刚刚来电话了,让您回去呢。管家已经帮您订了今天下午的航班,午饭过后司机会送您去机场。”

王妈的声音将苏瑾意的思绪打断。

“好的,谢谢王妈。”

苏瑾意看了一眼被她扔到一边的手机,心中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贺芮霆对她或许还是有几分真情的吧。

得知下午就要回去的消息后,苏瑾意的心情变得好了很多,之前的不安与顾虑都抛到了一旁。

吃过午饭以后,苏瑾意趁着王妈给她收拾行李的空档,躲在浴室里给自己化了个精致淡雅的妆。

第8章 感情不和

经过11个小时的长途飞行,并没有让苏瑾意显得疲惫不堪,在她心中反而有种即将要见到贺芮霆的期待与欣喜。

来机场接她的是一位年轻的司机,并不是之前一直跟在贺芮霆的那个。

苏瑾意回到贺家别墅,林妈和徐伯已经候在门口了,见到她回来一齐满脸欣喜的迎了上来。

林妈更是一边抢着接过苏瑾意手里的随身小包,一边笑着不住嘘寒问暖。

“夫人在新西兰是不是没有好好吃饭?看着比上次像是又瘦了。”

苏瑾意心中暖暖的,也笑着答道:“才不过短短四五天时间,怎么会瘦?”

“就是嘛,我看着夫人精神挺不错的。”徐伯跟在二人身后也呵呵笑着接话。

“国外好是好,可是从小生活在安城,去了那么远的地方难免会水土不服嘛。”林妈嗔怪的瞪了徐伯一眼。

“林妈,徐伯,我给你们带了礼物回来。”

进屋以后,苏瑾意从司机手中拿过行李箱,一边说着一边打开箱子。

“林妈,这些是给您的,有蜂胶,维生素,微量元素和绵羊油的护肤品,还有羊绒围巾,您平日里总是为家里的事情操劳,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苏瑾意说着把一大包东西塞到林妈手中。

“谢谢夫人,我干的活都是我应该做的,我都一把年纪了,这些保健品和护肤品哪里用得上?”

“这些年您为贺家付出了这么多,辛苦您了。”

苏瑾意的贴心让林妈对她越发喜爱了,也不再推辞,笑着手下了礼物。

“徐伯,这是给您的。”

“保健品营养品什么的我可用不上。”徐伯最怕的就是进医院和吃药打针了,保健品之类的也统统被他列入了药品的范围。

“您放心吧,这份礼物保准您喜欢。”苏瑾意故作神秘的说道。

苏瑾意的话显然是勾起了徐伯的好奇心,于是他表面上装作一副不相信的样子,眼睛却偷偷的顺着她手中的礼盒看去。

“马尔堡的苏维翁白葡萄酒。”苏瑾意将礼盒递到徐伯面前说道:“酒终究是个伤身子的东西,可不许喝太多哦。”

“呵呵,多谢夫人。虽然我不知道什么马尔堡也不知道什么红葡萄酒和白葡萄酒的区别,但是只要是酒,我就都喜欢。”徐伯乐呵呵的接过礼盒,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缝。

“这么多年了,徐伯除了这点儿爱好也没别的了,夫人真厉害,连这都看出来了。”林妈见了也随声附和着。

“那你说这么多年,我有没有因为喝酒误过事嘛。”徐伯不服气的嘟哝道。

“你说你也这么大年纪的人了,每次提到喝酒的问题就跟个小孩子似的。”

苏瑾意看着林妈和徐伯你一言我一语的说来说去,觉得心理暖暖的,这个她并不熟悉的贺家,竟然给了她久违的家的感觉。

餐厅里,林妈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早餐。

“夫人多吃点,坐那么久的飞机一定又累又饿吧,一会儿上楼洗漱了好好休息一天。”林妈给苏瑾意盛了慢慢一碗乌鸡砂锅粥端到她面前。

“谢谢林妈,其实我在飞机上已经吃过早餐了。”捧着手中热气腾腾的粥,苏瑾意有种母亲还在身边的错觉。

“飞机上的东西哪有家里的好吃,以后夫人想吃什么尽管告诉我,保准做出来的菜肴美味又营养。”

说话间,林妈有夹了慢慢一碟小菜摆在苏瑾意的手边。

“林妈,您对我真好。”

贺家的人,不论是林妈和徐伯,还是远在新西兰的王妈,他们为苏瑾意做的一切,都让她非常感动。可是长期以来亲情的缺失,让她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这份感动之情。

“夫人您太客气了,您和先生结婚了就是一家人,以后若是有什么需要只需要跟我们说一声就好。”

苏瑾意小口小口的喝着粥,又一个人的身影又不觉得浮现在她的心头。

她回来并不是贺芮霆的司机去接的机,回家以后没有看到他,徐伯和林妈也没有提到他,这让苏瑾意觉得很奇怪。

难道是他太忙了,忙到都没有时间见她一面么?

“夫人?”林妈见苏瑾意端着碗一动不动的出神,忍不住开口叫她。

“怎么了?”

“夫人累了吧,要不要现在就上楼去洗漱休息?”林妈的语气里充满了关切之意。

苏瑾意很想询问贺芮霆的消息,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点点头起身朝楼上的卧室走去。

她离开后的餐厅里,林妈一边手脚麻利的收拾着餐具,一边跟徐伯小声说着:“先生明明知道夫人现在回来,为什么还要在夫人到家前出门呢?”

“先生应该是公司有急事需要他去处理吧。”徐伯回答的漫不经心,他对苏瑾意带给他的酒简直是爱不释手,要不是现在是大清早他还有一天的工作要做,真的很像立马开一瓶尝尝。

“先生和夫人是新婚,又是在蜜月旅行的第一天就留下夫人一个人在新西兰回来了,俗话说小别胜新婚,可是你看现在这情况……”林妈停下了手中的工作,欲言又止。

“你真的是年纪大了,先生的行事风格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可是正儿八经的工作起来不要命的工作狂。”

“我还是觉得先生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怪怪的,可夫人回来时的神情也不像是和先生闹矛盾了呀。还有一点你有没有注意到?夫人给我们都带了礼物,但她从进门到现在,始终都没有询问过哪怕半句先生的情况。”

“八成是你想太多了。再说了,感情上的事儿我们管不了,尽心尽力的照顾好先生和夫人的生活就好了。”

徐伯的话不无道理,他也并非不关心贺芮霆和苏瑾意,他和林妈这么多年在贺家,当然都希望先生和夫人感情和睦,只是夫妻之间的事,外人谁都插不上话,只能靠他们自己去维护。

“你说的有道理。”林妈赞同徐伯的观点,不再说什么。

小说

她在他身边近乎卑微地守候了五年,可终究抵不过他心中白月光久违回国的一句话。

2021-1-3 12:13:32

小说

东秦北子靖手握重兵,是个直男癌晚期患者。

2021-1-3 12:17:3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