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冉爱了封均整整五年,到底,她在封均的生命里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沐冉爱了封均整整五年,到底,她在封均的生命里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只是,一个仇恨的对象吗?
沐冉爱了封均整整五年,到底,她在封均的生命里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第1章 特殊的捉奸

B市,夜色如黑墨,本该宁静的夜似乎有一丝不寻常。

皇宫酒店,B市最大的五星级酒店,非达官贵人不能进,普通房间一晚上10万起步,令人咋舌,更别说沐冉面前的总统套房了。

“嗯……啊……”

沐冉撅着屁股听了2分钟,终于听见了雕花木门里传来飘忽不清的类似于呻 吟的声音。

她直起身,活动了一下脚腕。

蓄力良久,抬脚直接踹向那扇木门。

“砰……”

精致的木门应声而破,巨大的声响让床上纠缠的男女呆滞,不约而同的转头看向门口。

“沐冉!”

床上的男人看见沐冉的那一刻立马起身用浴巾裹住下 身,没有去管床上刚才和他纠缠的女人。

沐冉走到床边,揪起还在呆滞中的女人,拽着她的头发扬手就打。

“啪!啪!贱人!”

随着清脆的巴掌声,手中女人还带着潮·红的小脸顿时出现了清晰可见的巴掌印,当场就红肿了起来。

“啊!你谁啊……你居然敢打我,你这个疯女人。”

脸上的痛楚让女人终于从被踹开门的呆滞中醒悟,她尖叫着推开沐冉,用被单裹住身体,捂住自己红肿的脸怒视着她。

“敢勾 引我的男人,谁给你的胆子?”

沐冉脸上的愤怒不比那个女人的少,她揉了揉打疼的手,抓起桌子上的苹果就要往女人欲语泪先掉的脸上扔去。

“够了,你闹够了没有?”

随着男人的一声厉喝,沐冉举起的手被一双带着薄茧的温热大掌握住。

她望向旁边的男人,脸上的骄傲不减反增。

“封均,你的口味越来越特殊了,这种货色你也能看的上。”

被点名的男人松开握住沐冉的手,把床上的女人拎出门外,顺手从钱包里掏出一张卡,一起扔到门外然后关门。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一丝拖拉。

“这是这个月第五次了,你没完了是吗?”

封均揉了揉眉心,冷峻的眸子里全是对沐冉的不满,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胡闹了。

“我没完?你就不能克制一下你自己?你知道我收拾那些女人多恶心吗?”

沐冉永远是这么理直气壮,恶人先告状玩的炉火纯青,封均的太阳穴一跳一跳的,他无数次都产生掐死这个女人的念头。

“沐冉,我是一个正常男人。”

他力求精简的想让沐冉明白,但是他又要失望了,因为沐冉是不按常理出牌的人。

“我知道啊。所以,有我在啊。”

沐冉眼眸瞬间从母老虎转化成温柔似水的小女人,含情脉脉的看着封均,没有演戏的成分,她真的很爱他。

“在我从浴室出来之前,滚。”封均气的青筋暴起,勉强 压制住怒火,甩上浴室门。

洗完澡,封均本以为沐冉应该自觉的滚出房间,但是沙发上正试图脱裙子的女人让他忍住的怒火终于爆发了。

他迈着大步把正在摆弄衣服拉链的玉手捉住,接着就把她甩到地下,居高临下的看着衣衫不整的沐冉,咬牙道:

“你是听不懂我的话吗?”

逆着房间里的白光,沐冉抬起头仰视着封均已经泛青的脸,看着他眸子里的阴冷倔强的开口:“为什么别人就可以,我不可以?”

“因为你是我侄女!”

第2章 你还要脸吗?

沐冉的脸色一白,瞬间又恢复倔强:“侄女又怎么了,不过是领养的罢了,我跟你又没有血缘关系。”

对,她是封均的侄女,但不是亲的。她父母是封均的救命恩人,父母因为意外出事之后,封均就把她带回家照顾。

日久生情,从青春懵懂时,她就爱上了封均。

爱到无法自拔,她也从来就不是会隐忍的性格,既然爱,就要追。

可她爱了那么多年,封均对她还是没有一丝情感。

想起这些,她的倔强丝毫不减,眸子里如有若无的水光也被她尽数逼回眼眶,就这么眯着眼睛逆着光仰视着如君临天下般的封均。

“沐冉,你还要脸吗?”

封均咬牙切齿,早知今日,他就不会因为救命恩人的情把她接回家,就应该把她放在寄宿学校,让她自身自灭。

“你看看你自己的样子,像一个学生吗?你对得起你爸妈吗?”

他的咬牙切齿看在沐冉的眸子里只剩嘴唇一张一合,她一字都不想听进去。

“封均,你是不是在害怕?”

沐冉得意的张口,一年前她表白无果之后,但凡是能接近封均的女人都被她用尽一切方法一一赶走。

赶不走的就是今天的下场,封均只能是她的,女追男隔层纱,她很有自信。

“我不需要害怕什么,回去吧,别在这里烦我。”

封均拧眉转身,只留给她一个穿衣的背影,从容不迫的拿起领带系到衬衫上。

沐冉不甘心,从地上爬起来,抢过他手里的领带就是一个熊抱,双腿夹在他的腰上不肯下来。

身上的重量突然增加,沐冉带着轻轻的草莓味在他耳边张口,“封均,你就是在害怕,害怕你会爱上我。”

“滚下去!”封均伸手把腰上的手掰开。

沐冉倔强不松手,他就慢慢的加重力道,一只手指一只手指的去掰,不管她是否疼痛。

“啊!”沐冉痛呼一声,双手松开,她的手被封均毫不留情的力道掰的有些青紫,她不顾手上的疼痛,还要冲上前去重新缠住封均。

“沐冉,你给我滚!要不是因为你父母,我真想狠狠的打你一巴掌。”

封均眉头皱的死死的,把扑上来的沐冉重新甩到地上。

“别给自己找借口,要打就朝这里打。”

沐冉撅起翘臀,眼睛极具魅惑的看向封均骤然变化的脸色,不怕死的继续说道。

这话终于触动了封均的底线,他上前一步,大手一挥给了她一个巴掌,力道极重。

“我真的是太惯着你了,看来纵容你的后果就是让你不知道伦理廉耻,这一巴掌是我替你父母打的。”

封均放下手,整理了一下领带,拿起沙发上的外套,深深的看了一眼因为巴掌头偏到一边的沐冉,摔门而去。

听见摔门的声音,沐冉摸了摸脸颊,苍白的脸上勾起苦笑,封均,从爱上你的那一刻,我就不知道什么是伦理了。

富丽堂皇的房间里,少女瘫坐在地上,脸上的红肿触目惊心。

第3章 你休想!

良久,她才起身穿好脱落的高跟鞋,脸上的颓败随之消失,只剩努力维持的骄傲。

沐冉带着脸上的红肿回到家,没有理会佣人们探究的眼神,径自回了房间。

看着镜子里高高肿起的手印,沐冉自嘲一笑,用冰块敷上去。

“嘶……”冰块的凉意和敷到红肿上的疼意让她倒吸一口凉气。

想起以前,不管她再怎么闹,封均都没有对她动过巴掌,看来今天他肯定是真的生气了,沐冉有些惶恐。

放下冰块走到封均的门前敲门,良久得不到回应,她大胆的直接摁了门把手,推门而进。

房间里没有开灯,沐冉在黑暗中摸索着走到床边开灯,空无一人,和她预想的一样。

她坐在床上,贪恋着空气中封均的味道,却在床头边又看见了封均和安容的照片。

沐冉伸手把照片拿过来,照片上的安容笑意吟吟的挽着旁边的封均,身上穿的毕业装尽显青春,任谁看都是郎才女貌,珠联璧合的一对。

安容的心很善,白莲花一样,是真的白莲花,路上踩死一只蚂蚁都会难过几天,而且对她很好,知道她身世可怜,总是把她当亲妹妹一样对待。

可惜天妒红颜,安容一年前癌症去世,自此之后,封均找的每一个女人都有形似她的部分。

沐冉去摸照片上的封均,眼里全是如星河般的情意,安容在世时她可以把爱埋在心里,但是安容去世了她没有道理在忍。

“你干什么?”

手中的照片被粗鲁的抢走,封均阴沉的声音从头顶出来,带着明显的质问和不满。

“封均,你觉得我长的和安容像吗?”

沐冉抬头,眼神里带着些许的迷离,她其实挺想做安容的替身的,只是封均不愿意让她做而已。

封均避开她的眼睛,把手上的文件甩到沐冉身上,小心翼翼的擦了一下手中的相框,然后锁进了抽屉里,转身又递给她一份文件夹。

“我觉得可能我对你的教育有问题,你以后直接去全封闭学校吧,也许在那里,你才能明白我只是你的叔叔。”

沐冉双手产颤抖的打开文件夹,里面赫然是封均说的封闭学校的转学手续,她一个劲儿的摇头:

“封均,我不去,你凭什么让我去!”

“凭什么?凭我是你的叔叔。”

沐冉的不可置信就浮在脸上,因为生气整个脸都是通红,她怒视着封均。

“你不是我的叔叔,我们没有血缘关系。”

“封均,你以为把我支走你就可以带别的女人回家了吗!你休想!我绝对不会让你得逞!”

她一下子站起来,踮起脚尖,恶狠狠的瞪着封筠。

“沐冉,我是你的法定监护人,即使没有血缘关系,我也是你的叔叔。我带不带女人回家和你没有关系,你现在只需要好好上学,别辜负我的苦心。”

“我不会去的,你是我的。”

沐冉握着拳头,昂起下巴。

“闭嘴,别再说这种没有意义的话,滚出去。”

封均眯起了眸子,选择无视沐冉的声讨,把她推出门,这个女孩子的感情太疯狂,他承受不起,只能逃避。

第4章 报复

“我不去!我不去!松开我!”

第二天清晨,沐冉就被保姆架着往车里去,她极力挣扎,手脚并用,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小姐,您就别为难我们了,乖乖上学去吧,只要在里面表现的好,我们就会和老爷说的。”

一个和沐冉关系比较好的保姆苦口婆心的劝导,封均下令的事,谁也不能忤逆。

“你把封均叫过来,我和他说。”

沐冉扒着车门,死活不松手,她要是松手了就完蛋了,最起码一个学期都看不见封均了。

“小姐,老爷去公司了,你见不到他的。”

保姆摇头,沐冉绝望,封均肯定是为了逃避她才这么早的去公司,就是为了让她死心。

最后,沐冉被强行塞进车里,车门一关,汽车绝尘而去,只留一地尾气。

“老爷,你真的要把小姐送到封闭学校吗?”

落地窗前,管家毕恭毕敬的低着头看向站在窗前望着楼下的封均问道。

窗前的封均迎着清晨的光亮,一层金灿灿的光洒在他笔直的身材和阿玛尼的西装上,别添了一层韵味。

刚才楼下发生的事情他看的一清二楚,沐冉叫他的时候他也没有出现。

“她太跋扈了,该管一下了。”

封均摇头,这些日子沐冉的胡闹已经让他招架不来,消失在他眼前一段时间是最好的选择。

“老爷,小姐也是用情至深。”

管家的话让他身子一震,用情至深?对他吗?可是侄女对自己的叔叔动情算怎么回事?

一年前沐冉的表白就让他觉得匪夷所思,这一次次的胡闹,一次次的打乱他的好事,是对他用情至深?

“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哪里做错了,她要这样来报复我。”

封均自嘲,收养沐冉是为了报答恩人,纵容沐冉也是因为自傲还债,可是没完没了的折腾,是个人都无法忍受。

“小姐可能……爱玩了一些……”

管家为沐冉求情,说的及其隐晦,他不能明目张胆的替沐冉说话,否则他也一样会遭殃。

“就是因为爱玩才要把她送进去,让她知道爱玩的后果,才能不爱玩。管家,你要是心疼她,你就和她一起去!”

封均的脸色瞬间变的阴沉,声音也从清冷变成了低沉,语气中是对管家的求情浓烈的不满。

管家身体颤抖了一下,随即噤若寒蝉,封均的狠厉手段人人得知,谁要惹到他并不是死这么简单,而是想死都不能。

“封均,你觉得我长得和安容像吗?”

封均盯着楼下车轮存在过的痕迹,脑海中回荡着昨晚沐冉说的话,其实,沐冉很像安容。

甚至比安容还像安容,只是她是他的侄女,她才18岁,青春期懵懂,现在她认为的爱不是爱,而是迷恋一个优秀男人该走的过程。

封均闭眼,享受着阳光的滋润,沐冉在他眼里就是一个从12岁开始养大的孩子,只是一个孩子而已,仅此而已。

管家看着身边的封均,心里叹息一声,看来沐冉注定要错付深情了,她眼睛里的对老爷的深情,保姆们都看的出来,也就只有老爷会认为她是在胡闹罢了。

第5章 狗皮膏药

沐冉已经在这个学校呆了三个月了,学校的每个人都好像行尸走肉,没有一丝的生气。

除了上课下课就是吃饭睡觉,她差点以为这是监狱,这明明是个大学,为什么这么压抑呢。

她睁着眼睛躺在宿舍的床上,不知道封均现在在做什么呢?

是不是在忙公司的事情?

有没有想起她呢?

沐冉有些委屈,封均三个月没来看过她了,她一个人在这里真的好寂寞。

“可能是公司太忙了吧……”

她喃喃自语的为封均找借口,毕竟他那么优秀的人,怎么可能不去忙于事业。

封均可是18岁就一个人白手起家在B市创造了一个帝国神话啊,而且封均跟她一样无父无母,更没有任何背景,当初更是被对手暗算,要不是刚好路过的她爸妈救了,封均当时就死了。

所以她爸妈就成了封均的救命恩人,以前还笑着说要不是封均大沐冉10岁,就让她做封均的童养媳了。

想到这里,沐冉的脸上飘过两朵红云,10岁又怎么样,只要相爱,年龄不是问题。

封均这么优秀的男人,没法让人不爱上。

沐冉12岁第一次见封均的时候,他伸出双手,逆着光冲她微笑,笑容英俊到不可思议,她直接沉浸在那个笑容,再也不愿出来。

之后的每一个夜晚,每一个白天,她都要跟在他身边做他的跟屁虫,他也乐意宠着她,她要的东西几乎是全部都有。

但是为什么现在想要封均的心就这么难呢,为了封均,她已经做的极其完美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连最讨厌的钢琴她都逼着自己学着去弹了。

沐冉噘嘴起身下床,她饿了,需要吃饭来缓解一下心情,不然她会郁闷死的。

像个木偶一样拿着饭盆去食堂的沐冉撞到了江浩然,她哀叹一声,绕过江浩然继续走。

“小冉,去吃饭吗?一起去啊。”

江浩然像一个狗皮膏药一样,看见沐冉就眼神放光的贴到了她的身上。

沐冉用余光看了一眼江浩然的手,站定,回头,表情严肃,却让江浩然的心都跳了一下。

“你手里拿着刚洗过的饭盒,就说明你已经吃过饭了,江浩然,看不出来你小身板吃这么多?”

被识破的江浩然尴尬的挠了挠头,把饭盒背到手后面去,对着她尴尬一笑。

“小冉,我陪你吃啊,看着你吃饭我就很满足了,真的,你吃饭的样子特别的好看。”

“打住,江浩然,你真恶心,我都怀疑我一会能不能吃的下饭。”

沐冉转身继续朝食堂走,江浩然继续跟着。

江浩然是沐冉的同班同学,一进学校就认识的同学。自从看了她第一眼就每天跟着她,美名其曰的是保护,但是这么明显的追求,沐冉除非脑子坏掉了才会认为江浩然是在保护她!

她打好饭坐在餐桌,江浩然就坐在她对面看着她吃饭,搞得沐冉浑身不自在。

“江浩然,那么多女孩子,你为什么要喜欢我啊?”

第6章 结婚

“因为你好看啊。”江浩然脱口而出。

“切,好看的女孩子多了去了,又不止我一个。”

沐冉不屑,这个答案很明显就是在敷衍,她夹起一块鸡肉放进嘴里用力的嚼着。

“他们都没有你好看。”

江浩然用力的摇头,沐冉是他见过最好看的女人,谁都没有她眼神里的清澈灵动夺人眼球。

其实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江浩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见沐冉了。

第一次见,是在他爸爸朋友的葬礼上。

去世的应该是她的亲戚吧,当是她哭的没有声音,就那么无声的流眼泪,像极了要破碎的洋娃娃。

一声白衣,跪在灵堂前,时不时的抬手去擦眼泪,旁边有人经过她还会装作坚强。

眼里含着水光的清澈和小心翼翼就那么的撞进了他的心里,他有打听过这个女孩,可惜没有打听到。

每一个美好的时候他脑海中都会飘过沐冉的面容,姣好的皮肤,含泪的眼眸,是所有青春懵懂男生的女神。

“哦,谢谢你的夸奖啊,我吃完了,再见。”

江浩然的答案让沐冉的骄傲膨胀,没错,她明明这么好看,她那个美名其曰的叔叔又有什么理由不喜欢她呢。

沐冉骄傲的起身,挺胸抬头的把饭盒洗了像宿舍走去,等再过几个月,她就可以出去了,等可以出去了之后她一定不要再进来了。

封均一定不知道这三个月她有多么思念他,思念到每个夜晚她都睡不着,想起他的名字就犹如百爪挠心。

从家里带过来他的枕头都快被她戳出一个洞了,宿舍的人都以为她有恋物癖,那可是封均的味道啊,那群凡夫俗子怎么可能懂。

“哎,你听说了吗,封氏总裁封均……”

路过宿舍楼的宿管阿姨门前的时候,沐冉听见了封均的名字,出于好奇,她蹑手蹑脚的返回,扒在门上偷听。

宿舍阿姨在跟食堂阿姨面对面的捧着个瓜子,边嗑瓜子边聊天。

“我听说那个封氏总裁封均要和别人订婚了呢……”

宿管阿姨磕了一下瓜子,唾沫飞溅的说道。

“啊?不是吧?那个小伙子很帅的嘞,真是造孽啊,我要是年轻一点就去追他了。”

食堂大妈一脸惋惜的说道,说完后半句脸上还有点害羞。

“哎呦呦,你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去想年轻小伙子啊……”

“才不是嘞,我家那个老头子年轻的时候就没用,唉别提了……”

房间里的对话一字一句的传进沐冉的耳朵里,她有些不敢相信,怎么可能,才三个月,封均怎么可能和别人结婚。

他可是只喜欢安容的,还说非安容不娶,怎么会去娶别人。

她不信,她不信!

“你们说的是真的吗??”

沐冉一把推开宿管阿姨的房门,脸上带着不可置信的表情,眼角还泛着些许的泪光,双拳紧紧的握在一起。

“哎?我说你这个小丫头是哪个班的学生啊,谁允许你进来的。”

看着自己的房门没有预兆的被推开,宿管阿姨的表情立马不好看了,放下手中的瓜子就要去推沐冉。

“我在问你啊!是不是真的!你说啊!”

沐冉推开宿管阿姨的手,声音有些变音,声嘶力竭的拽着宿管阿姨的袖子吼道。

第7章 撞墙

“哎?你……”

“你让我说什么啊?”

沐冉的过激行为让宿管阿姨有些诧异,她不明白沐冉话语中的质问,这个女孩看起来有点精神不正常,宿管阿姨不愿意招惹。

“封均是不是要结婚了,你告诉我,快点告诉我……”

“是的啊,我在电视上看的嘞,跟一个叫什么安语的女孩子,长得还挺好看的。”

沐冉的眼泪终于掉落,是真的,封均真的要结婚了。

把她关在这里三个月,她每天都在想着他,而他呢,去和别人谈情说爱,谈婚论嫁?

沐冉拉着宿管阿姨的手松开,身子有些无力,她扶住门勉强支撑着自己的身子不滑下去。

跌跌撞撞的走出门,连宿管阿姨叫她都没反应,她真的好难过,她死也不会想到封均居然会背着她结婚了。

封均,为什么我已经做好了陪你孤独一生的准备,你就把我撇下和别人结婚。

你为什么这么绝情!为什么!

沐冉的心如撕裂般的痛,她揪着心口缓解心口的疼痛,但是几乎没有什么用。

她像个没有魂魄的人一样,只剩一副躯体在操场上游荡,跌跌撞撞。

不行,她一定要问清楚。

就算是结婚也要让她亲眼看见,她让封均亲口告诉她他要结婚了,而新娘,不是她。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沐冉向门口跑去,身体因为颤抖浑身无力,跑了没几步就跌倒,她就爬起来再跑,然后再跌倒。

看着手上因为摔倒蹭到石子破掉的皮,她的眼泪忽然就落在地上。

“让我出去好不好,求求你们了。我想出去……”

沐冉跌撞着跑到门口就被保安拦住了,她抓着保安的衣角声泪俱下,但是没有换来保安的同情。

“学生在校期间是不允许出去的,回去。”

两个保安冷漠的挡在沐冉面前,这种情况他们见多了,学生受不了封闭学校想要离开,但是今天的姑娘格外的凄惨。

因为夏天只穿了一件裙子,白色的连衣裙已经被泥土渲染成土黄色,膝盖和小腿上全是石子刮破的伤口。

手上和胳膊上也不例外,泥土混着血,血肉模糊的伤口让两个保安都皱眉,真的有那么想家吗?

“呜呜呜呜,我真的想出去,只要你们让我出去,要什么都可以……”

沐冉的眼泪和珠子一样滚烫着掉落,滴在腿上的破口处,原本混着泥土的伤口遇到眼泪直接混着眼泪流到地下,但是沐冉并不觉得疼。

她现在脑子里只有封均结婚的消息,她已经不在乎自己的伤口有多么的凄惨可怖了。

两个保安眼里全是为难和对沐冉的样子怜惜,但是还是摇头,如果放她出去,他们的工作就没有了。

沐冉绝望了,她看到高高的大门和围墙,心下一狠,朝着围墙撞了过去。

“砰!”

保安的眼里倒映着女孩撞到墙上的身影,眼眸顿时被鲜血染红。

“我把她完完整整的交给你们,你们却这样把她交给我,如果她要有什么事,你们一个个的都要给她陪葬!”

洁白的病房,封均满手青筋拿起旁边的花篮直接砸到了一个中年校长的头上。

第8章 给我个答案

“对不起对不起,这是我们的失责,沐冉小姐不知为何非要跑出来,两个保安尽职拦住,没想到沐冉小姐会撞到墙上……”

中年男子是封闭学校的校长,他不敢多说一句,就连花篮砸到他头上他都不敢反抗。

使了个眼色给旁边的保安,两个保安立马道歉,没有一丝犹豫。

沐冉直接撞到墙上的场景也让他们心有余悸,没想到一个看着柔弱的小女孩会对自己这么狠,用尽全力的就撞了上去,光滑的额头上立马就出现了血洞,鲜血如注。

“滚出去等着。”

“好好好。”

得到封均的指示,三个人连忙点头退出去,在这个病房多待一秒,他们就会被封均的眼神刺穿。

等三人关上房门,封均回头皱眉看着床上还在晕厥中的沐冉,头上的纱布把她的额头层层包裹,就露出了半张脸。

他从来不知道沐冉竟然这么不想待在这个封闭学校,离开的念头都能让她不怕死的去撞墙。

封均握着拳头,眼眸里闪着诡异的光。

“嗯……”

随着一声呻 吟,床上的人儿闪动了几下睫毛,睁开眼睛。

“我在哪?”

沐冉睁开眼睛第一感觉就是头很痛,像是被人用锤子一锤一锤的砸,痛不欲生。

“沐冉,你是不是疯了,居然自杀?”

看见沐冉醒来,封均的脸色好了稍许,但是声音还是带着阴沉。

他一直认为沐冉是小孩子性格,事到如今才发现他还是低估了她。

“封均?”

沐冉惊喜的看着面前脸色不善的封均,挣扎着起身,三个月不见他还是那么帅气,只是她有一肚子的话要问。

因为身上也有很多伤口,沐冉起身很困难,封均见状也没有动手帮她,他要给她一个教训,她太不知轻重了。

沐冉用了五分钟才勉强坐起来,身上每动一下就感觉被万只蚂蚁啃噬着身体,又痒又痛。

封均全程冷眼相看让她的心有些凉,不过她安慰自己,毕竟是自己错了,他有理由生气。

等坐好了之后,沐冉深吸一口气,小心开口,每说一个字都要沉吟良久,生怕得到那个让她心碎的答案。

“封均,你是不是……要结婚了……”

封均皱眉看向沐冉,她脸上的期盼和小心翼翼很明显,还带着委屈。

“这就是你非要离开学校的理由?”

“你只需要说是不是就行了。”

沐冉的心一直在提着,封均的每一次皱眉都让她感觉心悸,她觉得在这样下去她就要神经衰弱了。

“第一,我是你的叔叔,你以后只能叫我叔叔,不要直呼着我的姓名。第二,我是否结婚对于你来说有那么重要吗?重要的让你去自杀逃离学校?”

封均的脸色现在已经阴冷的可怕了,对着沐冉的话语也不是那么温柔了,句句带着冰。

“很重要,我就想要那个答案。”

他一直逃避重点让她的心慌得不行,她隐约明白了什么,本就没有什么血色的脸更加惨白。

“是。”

小说

六年前,她被逼绝路,离开了车祸重伤的他,六年后,她携子归来。

2021-1-3 12:10:14

小说

她在他身边近乎卑微地守候了五年,可终究抵不过他心中白月光久违回国的一句话。

2021-1-3 12:13:3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