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用心险恶的诬陷,她从云端跌入泥沼,男友背叛,母亲病死,她更被推向火坑

一场用心险恶的诬陷,她从云端跌入泥沼,男友背叛,母亲病死,她更被推向火坑;她以为人生从此崩塌,却阴差阳错地惹上了以纨绔闻名海城的景二少,她低调闪婚!婆婆刁难,兄嫂蔑视,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一一忍下,谁知一朝变故,她从人人欣羡的少夫人变成了骗婚骗财的恶女人!“景邵梵,麻烦签个字。”一纸离婚协议书,她与这个男人,再无干系。直到那天,她为别的男人披上嫁衣,他忽然闯入婚礼现场……时君兮才明白,有些人,注定天涯海角都躲不掉。
一场用心险恶的诬陷,她从云端跌入泥沼,男友背叛,母亲病死,她更被推向火坑

第1章 一顿饭二十万

A市,春日的阳光温暖而耀眼,可这温度落到时君兮的身上却是满满的凉意。

双拳紧握,瞪着一双灵动的眸子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中年男人,时君兮一字一句不可置信的问道,“舅舅,你说……什么?”

李俊伸手把玩着手里的袖珍麻将,阴沉的眸子四处扫视着屋子,说,“君兮啊,你要相信舅舅,舅舅是不会害你的,知道吗?庄董只是想跟你一起吃顿饭而已,他说了,只要你陪他吃个饭,你妈的手术费就完全不是问题了,这样,你妈不是就有活下来的机会了吗?”

不远处的茶几上闪烁着一颗简单的戒指,那是时君兮母亲李琳的结婚戒指。

阴沉的眸子微微闪烁了一下。

“君兮啊,你要知道,现在你的情况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李俊一边说一边装作不经意的走过去,手掌微微动了一下,那枚不值几个钱的戒指就悄无声息的落入了李俊的口袋里,他继续说,“你妈的手术费还要二十万,就算好了之后还有各种疗养费,至少也是数十万,你都跟你未婚夫借了二十万了,还要再借二十万?人林家也不是傻子,对不对?所以啊,舅舅就擅自帮你跟庄董约好了,你看……”

轻哧一声,时君兮看都不想看他一眼,她的亲舅舅有多么无耻,她许久之前就曾见识过!

吃饭?

当她是小学生,什么都不懂吗?

在A市这样的地方,男女之间仅仅只是吃饭那么简单,就可以赚到二十万?那她不如专业陪吃饭,吃到死也愿意!

紧抿着唇瓣,时君兮努力的压抑着心里的火气,说,“舅舅,手术费的事不需要你操心,我自己会看着办的,至于你这顿饭我也不会去吃,你自己好好吃吧。”

说罢,时君兮转身就要离开这令人窒息的地方,李俊却是厚颜无耻的跟了过来,追着说,“君兮,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好歹是你亲舅舅啊,难道还会害你不成?你看你一个小姑娘,妈妈病重又没有爸爸,我这不是为了你们着想吗?你刚刚毕业,就算是做空姐的,可你那点儿工资能帮衬到什么,你还是跟舅舅去……”

脚步顿住,时君兮狠狠深呼吸一口气,转头看着李俊,说,“舅舅,我叫你一声舅舅,是因为礼貌,如果不是,就凭你今天对我说的这番话,我就可以跟你断绝所有的关系!请你自重!我是没有爸爸,但是我也四肢健全,不需要你这样费尽心思的为我跟我妈费神!我谢谢你!”

这样的亲戚,这样的舅舅,她不要也罢!

话语落下,时君兮转身就走,李俊却是突然就上了火,伸手一把拽住她将她毫不留情的一推就推到一边的墙上,逼近指着鼻头骂,“时君兮,你别不知好歹!一个没有爸,妈又半死不活的女人,你以为你多有能耐呢?要不是看在你还有点儿姿色的份儿上,我会搭理你?做梦吧你!哼,我看现在你那短命的妈估计最后悔就是生养了你这么个女儿!等你赚够钱,你妈都化成灰了!”

伸手捂着自己的肩头,时君兮疼得咬紧了唇瓣。

“时君兮,真拿你自己当回事儿呢?真以为你要嫁进林家做少奶奶了?真以为你是林少爷的灰姑娘了?别做你的春秋大梦了,我可是亲眼看见你那未婚夫跟你的好姐妹一起去开房了!”李俊大喝着,面容狰狞,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金钱的腐臭气息,“我告诉你,庄董那边我给你联系好了,你今天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一个不过有点儿姿色的女人而已,嘚瑟什么啊?”

脸色苍白,时君兮诧异的看着他尚未从他的话语里回过神来,两个人的电话就同时响了,双双拿起电话,看见来电显示的瞬间,一个紧张的敛眉,一个却是得意的扬起了嘴角……

第2章 被人

——君兮,快来医院,你妈……病危了。

一个电话,让时君兮整个人大脑都空白了。

——李先生,请你快到医院来吧,你姐姐病危。

医院护士的电话,对此刻的李俊来说却仿佛天籁之音。

来不及理会身后的李俊,时君兮手忙脚乱的向着楼梯下跑,差点就要摔倒,身后的李俊优哉游哉的跟过来,路过她身边的时候说了一句,“时君兮,别说舅舅对你不好,你去见了庄董,你妈的手术费有着落了,舅舅的赌债也有人填了,你也攀上有钱人了,一举多得的事,何乐而不为呢?记住了,今天晚上七点‘王者’酒店二十七楼二一七号房,你要是不去,我可就不知道手里刚刚为你妈筹的五万块能不能到账了,你只有去了,你妈就能得救,所有的一切也才都能变好了……”

五万块?

开玩笑,他怎么可能去填补医院这样的黑洞?

不过就是那么一说而已,又不会掉块肉。

时君兮今晚只要去了,他就可以得到一笔丰厚的介绍费,随即甚至可以继续去澳门豪赌一场,他有什么好犹豫的?

哈哈哈……

得意猖狂的笑声在走道里回响,李俊头也不回的走了,时君兮精致的脸颊上却早已满是泪水。

五万块!

她刚刚大学毕业,五万块对她而言都是一笔巨资,哪里有?

偏偏妈妈就等着那点儿钱续命!

钱、手术、二一七……

所有的一切都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尚且还没有缓过神来,时君兮的电话再一次的响起,颤抖的拿着电话害怕是什么不好的消息,却没有想到是好友尹霜的电话,想起之前舅舅说的话,时君兮挂断了。

挂断,响起,挂断,响起……

如此循环多次后,时君兮到底是没有接,不论林澈和尹霜怎么样,她现在唯一惦记的只有自己的母亲,疯狂的向着医院的方向去,却没有想到,这次错过,得到的结局便是来自的修罗的双手紧拽着她拖向地狱,无边无际……

有的时候,人不得不信,‘祸不单行’这样一句话!

……

出租车在路上行驶着,时君兮心急如梵,汽车广播传出的新闻却让她从骨子里开始透出了凉意!

——本台刚刚得到消息,一个月前进入东岳航空担任形象大使的时君兮被爆出大量不雅照,其尺度之大令人难以接受,目前东岳航空的负责人已经站出来表示会辞退这般行为不检点的员工,但是依旧导致大量网民涌上东岳航空主页进行各种各样的评论和搜索,导致东岳航空的系统一度崩溃……

是谁?

这是谁?

到底是谁跟她开了这般天大的玩笑?

听着新闻,时君兮的大脑里一片空白!

她迅速掏出手机搜索相关信息,第一条内容就足够让她震惊。

手机页面的一张图一分为二,左边穿着空姐制服巧笑嫣然的女人,是她,没有错,可是旁边那个衣衫尽褪,面露沉醉姿态被人戏玩的女人是谁,她不认识,不知道!偏偏那人还有跟她一模一样的脸庞!

这是什么?

到底是什么?

顿时,电话就突然疯狂的响了起来,炙热的电话令她几乎要拿不住!

紧握着电话,面对突如其来的一切,时君兮整个人完全不知所措!

东岳航空的质问,朋友的关心,妈妈的询问……

车子飞速行驶在道路上,时君兮的心也仿佛被提了起来一般,满腔的愤怒还带着恐惧!

林澈、妈妈也都看见了吗?看见她这般的‘不雅照’?

心里带着强烈的不安同时李俊的一条短信也发了过来,满是嘲讽气息的说,“时君兮,你一个被人睡烂的女人还装什么装啊,今晚庄董那里你应该是迫不及待了吧?给我记清楚了,你要是不去,你妈估计就活不过今天了!呵呵,刚刚还一副纯情的模样,我还真没有想到你还有这样奔放的一面啊!”

紧握着电话,时君兮气得咬紧了唇瓣,浑身都在颤抖!

第3章 电话

收起所有的情绪匆匆赶到医院,时君兮紧盯着刺眼的‘手术中’的字样,完全没有注意站在一边看着她目光里露着鄙夷和嫌弃的路人。

不知过了多久,‘手术中’的灯光灭了,时君兮迫不及待的冲上去,主治医生恰好出来,原本之前还对她格外热情的医生却戒备的保持着距离,声线冷淡的说,“时小姐,这里是医院,请你注意一些。”

时君兮的脸色微微白了些,她看懂了他目光里的鄙夷!

“医生,请问我母亲怎么样?她……”

“你知不知道,你妈前几天才从手术室里出来还没好呢,看了你的新闻又被你气进去了,时小姐,你真的以为医院的医生都闲着没事干吗?”

妈妈,果然是因为她的事才进了重病室?

“真不知道养你这样的女儿有什么用?你妈现在生命垂危,你倒好……”医生忍不住的又吐槽了几句,浓浓的鄙夷。

“照片里的人不是我!”时君兮紧咬唇瓣。

不论是谁,若是让她知道‘不雅照’是谁爆出来,她一定不会轻易放过她!

照片里的人不是她,她很肯定!

但是她却不知道,到底是谁要这样对她!

医生摇了摇头,转身走了,时君兮深呼吸调整好情绪,抬脚走进了病房。

静静的等待着母亲醒来,时君兮同时也在回想着自己到底是得罪了谁,却始终一无所获。

电话忽然响起,时君兮连忙走到病房外,看了眼来电显示,疑惑的按了接听,“尹霜?”

“林澈,不要……”

女人的娇喘伴随着那个熟悉的名字,在电话那头响起,时君兮顿时愣住!

那暧昧的声音越发激烈起来。

“林澈,不要,我们这样,君兮她……”尹霜的声音满满都是难耐的意味,那个熟悉的名字更是让人心底发凉,“林澈……”

时君兮久久回不过神来,握着电话的手不自觉的垂落,里面的声音却仿佛有魔力一般一遍遍的响彻在耳边。

突兀的,舅舅之前说过的话就在她的脑海里一闪而过……

——我可是亲眼看见你那未婚夫跟你的好姐妹一起去开房了!

林澈?

尹霜?

时君兮大脑一片空白,理智告诉她不要相信,可现实却……

她在公司不是没有听见过尹霜和林澈暧昧的传闻,但是到底她还是选择相信了闺蜜和未婚夫,哪怕是舅舅说出来她也始终不愿相信,可现在呢?

现在,这一切是在告诉她,她时君兮的人生今天就要天翻地覆吗?

空荡的走廊里,握着电话,时君兮微微侧耳就可以听见里面男人熟悉的喘气声,顿时觉得这个春天犹如冬日般的令人彻骨寒冷!

“林澈,林澈……我们不要在这里好不好……”尹霜娇声说着,似乎不知道电话拨通了一般,说,“我们去‘王者’,去你经常去的房间,啊……”

林澈始终没有说话,但是那运动过后熟悉的呼吸声却是让时君兮听得格外的真切,久久才回应一句,“好,我们去‘王者’……”

那边的话语落下,时君兮便猛地挂断了电话,转身打车径直向‘王者’赶去。

‘王者’的三一四号房是林家少爷林澈的专属用房,林澈曾经告诉过她,还想带她去,可与他交往两年甚至都到了谈婚论嫁地步,她都没有去过,可现在他却带着尹霜过去了……

时君兮很佩服自己,现在还能目光坚定,思绪清晰。

哪怕她真的要跌落地狱,她也要亲眼看看,那些将她推进去的人到底是什么嘴脸!

第4章 背叛

‘王者’,富丽堂皇,低调奢华。

这样的地方彰显的都是A市上层人物的尊贵与非凡,时君兮踏进去,脸色依旧没有好转,径直向着三十四楼的三一四号房,心里却不自觉的开始打鼓。

林澈,真的背叛她了?

可偏偏不亲眼看见,她就不死心!

三一四号房门口,或许是情到深处难以自持,也或许是这样更加刺激动人,房门并没有锁好,微微透出一道缝来,时君兮站在门口终究还是泪流满面。

“啊……啊……林澈……你慢点儿……”尹霜的娇吟传来,声声勾人却是让时君兮觉得仿佛天都塌了一般,“啊,林澈……”

伸手微微推开一些房门,里面纠缠着两具年轻躯体清晰的映入眼帘,那浓郁的欢爱味道让她几乎犯呕,背对着她的林澈,肩膀上那颗熟悉的黑色的痣狠狠灼痛了她的双眼……

“尹霜,尹霜,尹霜……”一声声低沉的呼唤撕裂着时君兮的心,看着尹霜高扬了脖颈,时君兮的心终于也彻底的凉透了。

尹霜忽然抬眼看见了她,身体一僵,时君兮就那么安静的站在他们面前,看着他们手忙脚乱的伸手遮掩自己不堪的身躯,

她突然觉得床上的两个人,她谁也不认识,可明明,一个是她从小玩到大的邻居妹妹,一个是她原本商量着即将踏入婚姻的未婚夫……

“君兮?君兮……”林澈回过神来,吓得脸色都白了,伸手扯了一边的浴巾围住自己的下半身就要走过来,偏偏又不敢太靠近,“君兮,你……你听我解释……”

时君兮看着面前的男人,一言不发,之前汹涌的泪水这一刻似乎都没有了。

她之前还妄想着为他们辩解,现在事实就狠狠给了她一巴掌!

干脆利落,又重又疼!

“君兮,你听我解释,你别乱想啊……”林澈焦急的开口想要说什么,“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转眸看着床上此刻娇艳欲滴的尹霜,时君兮明显看见她双眸里都是得意与势在必得,她状似关心的开口问,“君兮,你没事吧,我看见网上你的不雅照了,那真的是你吗?你这样,林澈可怎么办啊,他估计也会被他爸爸妈妈骂的,你们的婚礼……”

林澈想要解释的动作一顿,尹霜的这句话,似乎将他点醒了。

作为男人,林澈似乎转眼就忘记了面前自己被抓.奸的情形,怒瞪着时君兮质问,“君兮,那些照片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解释?给林家一个解释?你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来,你到底有没有想过我的立场,想过我家的立场?就因为你的不雅照,我被朋友嘲讽,被对手嘲笑,你怎么可以这样自私还这样低贱?我甚至从来都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女人!”

想到网上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他就觉得自己头顶上绿光直冒,脸颊火辣辣的痛!

林澈脾气不好,说话也常常不经大脑,此时他愤怒的看着时君兮,势要得到一个答案!

时君兮轻哧一声,忽然笑了。

看到她发生那样的事,他一句安慰也没有,被自己抓奸在床,他一句解释也没有,有的只是怒火和质问!

她时君兮到底是怎样眼瞎,看上了这样的男人?

绿茶和渣男就在她身边横行,她竟然要到今天才发现!

她知道这件事对林家对林澈的影响都会有,但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第一个站出来质问她不相信她的人竟然是自己的未婚夫?偏偏她还天真的希望和他一起度过这艰难的时候,她不知道该怎么样去证明自己的清白,但是她没有想到他也不信自己,甚至还在被她抓奸在床的时候,理直气壮的质问她?

“林澈,你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你是用什么身份来质问我的?”怒声反问,时君兮心里的火气顿时冲天般的大,“你是我的未婚夫,现在你却跟我的好朋友翻云覆雨?那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第5章 林家少爷与灰姑娘

“你的感受,我看照片上你很享受啊?你还能有什么感受?”常年的少爷脾气上来,林澈怒声就吼,“问我有什么资格?时君兮你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要不是我你现在什么也不是!我就是跟尹霜在一起了怎么样?我跟你在一起两年,你连摸都不让我摸一下,还不让我找别的女人吗?在我面前装什么清纯,不就是一个千人骑万人枕的臭婊子吗?”

林澈只要一想到,自己曾经将她当做公主一般的宠着,他就觉得自己傻!

一个玩儿得那么开放的女人,还能纯洁到哪里去?

时君兮差点站不稳自己的身子向后踉跄了好几步,一双眸子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这,真的是当初对她宠爱有加的男人?

不信她,甚至不问一问,就那么直接判了她的死刑?

想着外面的人会讨论自己,林澈就觉得丢脸,转而强硬的说,“我说的不是事实吗?现在全世界的男人都见过你的身体,都知道你动情时候是什么样的表情,你还要我去戴这个绿帽?我告诉你时君兮,我林澈不干!你这样的女人根本就配不上我!”

尹霜连忙上前伸手攀着林澈的怀抱,安抚说,“林澈你别生气了,现在你可不能不管君兮啊,她妈妈生病你家不是都已经借了二十万了,我听说现在还差一大笔呢,你现在要是不理她了,她该怎么办啊?”

时君兮抬眸看着面前的两个人,泪水早已止住,看着怒火中烧的林澈只淡淡的说了一句,“好,既然这样,那我们之前谈好的婚约就作废吧,欠你的二十万我会尽快还上的。”

话语落下,整个屋子里顿时寂静无声。

暴躁的林澈忽然安静了下来,转眸直直的看着她久久说不出话来,胸膛剧烈的起伏着,眼底都是挣扎和心痛。

她真的,就一句解释都没有?

她真的,就可以那么轻易放开他们的感情?

谁都知道,A市林家少爷爱了灰姑娘时君兮整整一个少年的时期,好不容易才在一起,却不过两年就出了这样的事,林澈怎么能轻易放下时君兮……

房间里陷入了诡异的寂静里,一边的尹霜上前伸出手臂轻攀着林澈的胳膊,尚未来得及开口就被林澈挥手径直推倒在地,“离我远点!”

林澈转头看着这个让他心脏抽痛的女人,“时君兮,那二十万就当是我拿去喂狗了,从今往后你别来找我,我们老死不相往来!现在给我滚出去!”

时君兮看着面前陌生的男人,满腔的愤怒和委屈,还尚未来得及说什么做什么,林澈已经转身拿起电话,说,“保安吗?上来把我这里的一个疯女人赶出去!”

时君兮紧紧闭着双眸狠狠深呼吸一口气,抬眸看着林澈,眼里却波涛汹涌。

他竟然,真的舍得……

谁说,林家少爷爱时君兮爱到了骨子里?

她不介意他的少爷脾气,也不介意他的单细胞特质,但是却真的无法接受,偶尔他脱口而出的那些话语,也无法接受,他对她满心的猜疑。

他们都不是历经世事的人,很多情绪还不会掌控,很多话语还不会控制。

偏偏,有的话语就是最伤人的利刃。

时君兮深深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有说,转身,夺门而出。

泪水落在地毯里迅速消失不见,连带着的还有一些不该珍惜的友情和爱情……

第6章 我爱上了别人

还没走出‘王者’,时君兮残存的理智就发现这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围聚了许许多多的记者,她几乎是下意识的转身走进了一边的电梯里,蜷缩在角落随着电梯升降。

泪眼让时君兮完全看不清楚面前的数字到底是几,也不知道自己到了第几层,脑海里全是自己跟林澈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电梯一路畅通无阻的上来,迷迷糊糊的走出电梯,时君兮忽然就觉得自己好累好累。

母亲的病重,舅舅的逼迫,爱人的怀疑,自身还身陷不雅照!

她的人生只今天一天或许都比别人的一辈子要来得精彩!

脚步停在了一扇门前,她不知道自己在第几层,只是看见门就下意识的伸手推了一下。

门,开了……

突然,不远处传来匆匆的脚步声,时君兮迅速钻进屋子里,心都几乎提了起来,声音由远及近,站定在门口的时候吓得时君兮心都顿住了。

她怕,怕是记者!

却也清晰的听出来了,那不是林澈追来的声音……

房间外的人狠狠松了一口气后伸手锁上了门再度离开。

待声音彻底消失,时君兮伸手开门想要出去,却发现门从外面锁上了出不去,愁眉不展的时候时好友方惠仪打来了电话,握着电话犹豫一下后才接起,“惠仪……”

“时君兮,你在哪里?闹什么呢?电话也不接?你没事吧?是谁做出那么下作的事啊?你还好吗?跟林澈谈过了吗?”一连串的问题蹦出来,时君兮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低垂着脑袋看泪水落进地上柔软的地毯里,时君兮听见自己的声音道,“惠仪,我跟林澈分手了……”

“林澈那王八蛋该不会真以为那人是你吧?他傻呀?”电话里方惠仪迅速炸毛,但很快又安静了下来,轻声说,“君兮,你跟他好好谈谈,那傻子,我在医院照顾你妈,你别担心了啊,你妈刚刚醒来一会儿,我跟她说那不是你,还说你好好的呢……”

时君兮抬头狠狠深呼吸一口气,双眸扫视着这偌大的充满男士气息的房间,语气坚定却迷茫的说,“恩,你告诉我妈,我……爱上别人了,有机会我带他回去见她的……”

带一个,她自己都不知道会是谁的男人,带一个能够让父母安心的男人。

那个男人,不再可能是林澈。

电话那边的方惠仪忍不住的微微哽咽,沉默良久后只能轻声应,“恩,好。”

窗外的落日热烈而真诚,似乎在诉说着什么新的开始,又在祭奠什么死的过去。

挂断电话,时君兮抿抿唇瓣向着精致的酒柜方向靠近,周围弥漫着的陌生男人的气息将她紧紧包围,伸手拿出酒就狠狠灌了下去,呛得她眼泪直流……

待会儿,她可以出去了就接受舅舅的提议吧,陪那个什么庄董吃饭也不是不能忍受的,妈妈还等着救命钱呢……

待会儿,她可以离开了就彻底忘记林澈和尹霜吧,她的人生不是围绕着他们转的……

深夜,‘咔哒’一声,是开门的声音,空荡昏暗的房间,主人终于回来了。

第7章 我不脏,我很干净的

时君兮早已喝醉,整个人迷迷糊糊的连站都站不起来,只听见一道低沉似大提琴般的嗓音说,“我只是闲来无聊,等一个人而已……”

随即,房门再一次被人关上,时君兮坐在黑暗里努力的想要看清楚来人。

颀长的身姿,雅致的体格,浑身散发着浓郁的男性荷尔蒙气息。

时君兮第一次看男人看得有些呆了,那张在昏暗灯光下若隐若现的脸颊让她竟然不自觉的微微脸红了,跟她心目中的第一大帅哥有得一拼啊!

“谁?”忽然,男人警觉的开口,目光灼灼的看了过来。

“啊!”轻呼一声,时君兮伸手直直的指着男人的双眸,他刚刚取掉了隐形眼镜,此刻他的双眸在黑暗中透着一股幽绿的光芒,“你的眼睛是绿色的!”

娇俏的话语传来,黑暗中的男人微微挑眉,嘴角扬起一抹笑,危险而迷人。

有人给他送来了小羔羊?

一步步靠近,时君兮毫无危险意识的仰头看着他笑,完全的喝傻了。

时君兮周围到处都是散落的空酒瓶,空气里也满满都是红酒的味道,男人蹲在她面前伸手捏住她的下巴仔细的看着,幽绿的眸子里都是惊讶。

是她?

今天因不雅照闹得沸沸扬扬的女主角?

嫌弃的伸手甩开,眉头微蹙,景绍梵说,“抱歉,我不喜欢别人碰过的女人。”

那嫌弃的表情和行为刺得时君兮此刻敏感的心一阵疼痛,看他就要起身,连忙伸手抱住他的胳膊,毫无意识撒娇的说,“没有人碰过我,连林澈都没有碰过我,我不脏的,我真的不脏的……”

娇声软语响彻在耳边,带着湿热的酒气,景绍梵微微愣住了,她的身体好软好暖,转眸看过去,清澈染着水雾的眸子透着一股倔强和委屈。

时君兮顺着他的身体站起来,一再的强调说,“我真的不脏的,我很干净的,你信不信?”

景绍梵眼眸危险的眯眯,嘴角轻佻的上扬,问,“你要怎么证明?”

时君兮迷迷糊糊的歪着头思考,紧紧皱起眉头,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幽绿的眸子透过那浅薄的衣衫看进她深深的沟壑里时,变得深沉,伸手搂住她纤细的腰身问,“那,要不要我帮你证明证明?”

酒醉后的时君兮所有警报皆化作装饰物,天真的抬头看着他,“好啊,你帮我证明!证明我不脏,证明我是清白的,证明给林澈和尹霜看!”

话语落下,景绍梵毫不犹豫俯身就吻了上去,灵巧的舌犹如千军万马迅速攻城略地,她的青涩反应只一点点就让他心底确定,她的确是‘干净’的!

甚至,或许比他想象的还要干净!

这样热烈的吻时君兮从来都没有经历过,久久没有回过神来,只能攀附在男人的怀里努力的想要呼吸,小手不自觉的抗拒在胸膛里,男人一只手却就将她的小手全都折到身后,久久无法动弹,只能用娇软的身躯碰撞着他健壮的身体……

火焰,一触即发……

“唔……唔唔……”努力的挣扎着,时君兮感觉自己的大脑里都开始缺氧,久久无法动弹,终于能够呼吸的时候,却是连话都说不出来一句。

喝醉的她还不懂,证明清白跟接吻之间有什么关系?

第8章 她也有这样的红痣?

垂眸看着面前的女人,景绍梵的目光落在她娇艳欲滴的脸颊上,温热的大掌不断向上,穿透衣服紧贴细腻的肌肤,大脑里却在思考着,那些不雅照到底是谁那么没有水平弄出来的,跟怀里的美人相比,完全就是两个级别!

‘撕拉’一声,空气里布料破碎的声音惊得人思绪都紧绷……

“啊……”惊叫一声,时君兮被吓得思绪瞬间回笼,却是逗得身边的男人忍不住的轻笑出声,紧紧贴在她身上说,“怎么?我在帮你证明呢,小妖精!”

细腻的肌肤接触到冰冷的空气迅速战栗起来,伸手手忙脚乱的推讓着怀里的男人,时君兮整个人都不知所措了,嘴里念叨着拒绝却仿佛催促的话语,“不要,不要,求求你……”

景绍梵眼眸里的笑意更甚,久久不愿松开她,这样的美人不论是迷路了还是被人送上来的,他都不会拒绝,正好他今夜需要一个转移注意力的目标不是吗?

一只手将她扣在自己怀里,一只手拿过还剩下半瓶的‘白马庄园’含在自己嘴里一口一口强硬又霸道的给她喂了进去……

唔,唔唔……

被强硬灌酒,原本就尚且不太清醒的时君兮顿时醉的彻底了,完完全全没有了理智。

景绍梵满意的松开她,看她娇媚的靠在自己怀里,毫不犹豫抱着她就倒向了一边的大床,大掌禁锢着她纤细的腰身……

“啊……”

当第一声吟哦响起,整个空气里的火焰瞬间炸开,所有的一切都来不及挽回!

犹如带领着千军万马向前征战的将军,景绍梵气势如虹,丝毫不给人抗拒的机会!

动作中,目光落到时君兮左胸上那若隐若现的红痣上,莫名的行为就越发的汹涌起来。

她,竟然也有这样的红痣?

……

时君兮感觉自己就仿佛做了一场梦,梦里所有的一切都那么真实!

疼痛、快乐更是格外的清晰!

“小妖精,还不醒?”耳边是谁在轻佻的说话,眉头微蹙,隐隐觉得嗓音似乎有些耳熟。

景绍梵伸手搂着怀里的小女人,不得不说这是他那么多年遇上的最可口的食物!

痛!

浑身上下都痛,时君兮不过动了一下身子而已就感觉自己仿佛被人给拆了一般的痛!缓缓睁开双眸就看见面前这张帅气逼人的人,整个人顿时就愣住了,大脑里似乎还在思考,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景绍梵嘴角带笑,那搭在她腰间的手微微用力。

“啊!”

一声极致的尖叫响彻了整个‘王者’!

砰!

下一秒,房间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给打开,衣着精致的女人走进来看见一屋的狼藉顿时就愣了愣,下意识的要阻挡身后人的进来却是已经为时已晚……

景绍梵俯身吻住时君兮还在尖叫的嘴,大掌轻扣着她的脑袋满是温柔的气息,洁白的被子将她遮掩得恰到好处,露出的肩窝处那紫红色的吻痕也格外的明显。

闪光灯在疯狂的闪烁,屋子里不断涌进越来越多的记者,越来越多的摄像机!

小说

他对她说:“记住,霍太太的位置不是你能肖想的。”

2021-1-3 11:47:49

小说

一场意外让两人相遇,爱的角逐正式开始,你追我跑,你躲我藏。

2021-1-3 11:51:0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