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见面的他,竟然给了她梦寐以求的求婚仪式……

她爱他多年,却在生日当天惨遭未婚夫和亲妹妹同时背叛,慌乱之下,她竟然要被逼着嫁给一个四十多岁的残疾老男人。发布会上传闻中的老男人突然出现,竟然是……“我要你娶我!”她打电话给妹妹的未婚夫,,“传闻是真的,江兮瑾,你愿意嫁给我吗?”初次见面的他,竟然给了她梦寐以求的求婚仪式……
初次见面的他,竟然给了她梦寐以求的求婚仪式……

第1章 未婚夫的背叛

“江小姐,少爷还没有回来,需要我打电话催一下吗?”

在欧家,没有人不认识江兮瑾,尤其是佣人,都对她格外的亲切。

抛开她极可能是欧家未来的少奶奶不说,她对欧家的佣人从来都没有瞧不起的态度,甚至如果有机会去国外,还会带来一些小礼品给他们。

“不用!他不知道我在这里,我想给他个惊喜。”江兮瑾笑了笑,抬手拉了一下/身上搭着的披肩,“我再等一下,没关系的!公司可能忙。”

“那……要不要我给您倒杯温水?”

“好吧。”江兮瑾点点头,温婉的勾起红唇,“谢谢你了。”

佣人转身去客厅里给她倒水,江兮瑾看了一眼自己在庭院里准备的“惊喜”。

今天是欧衍的生日,她早一个星期就在筹备这件事了,蛋糕是特意请著名糕点大师做的,手表是她亲自去专柜选的,还有他最爱喝的红酒以及……两张结婚申请书。

之前他父母提过婚事,但是当时她太忙了,欧衍也没有求婚的意思,这件事就被搁置下来了!今天,她打算在这个有纪念价值的日子里,敲定他们的婚事。

夜里,凉风吹过来有些冷。

江兮瑾穿着一身淡蓝色的连衣裙,身上只搭了个披肩,冷的她时不时的还要搓搓手。

终于,一辆黑色的世爵车开进了庭院。

刺眼的车灯从准备的蛋糕上闪过,停在了门口的车位上。

终于回来了!

江兮瑾赶紧站起来,还因为高跟鞋没站稳,差点摔倒!

她整理了一下连衣裙,心里想着一会欧衍要是看到了自己突然出现,会不会特别的高兴?

激动把自己抱起来?或者是……干脆壁咚强吻自己?

光是想着,江兮瑾的脸就红了起来。

和欧衍在一起交往两年了,除了牵手和吻额头,他们还没有更进一步的关系呢……

江兮瑾踩着高跟鞋,三步并作两步的朝着车走过去。

突然,一个女人的声音让她骤然停止脚步!

“衍哥哥……你好坏啊!都到了家门口,还在车里脱我的衣服……”

“在床上没意思,我喜欢在车里。”欧衍的声音低沉醇厚,江兮瑾一听就能听出来。

“不要嘛!要是被我姐看到了,你要怎么解释?”江柔的声音嗲嗲的,一边说着,一边却解着他的衬衫扣子。

那红色的指甲,江兮瑾记得还是和自己一起去做的美甲……

“她不会看到的,今天她给我打电话,说她有个宴会要参加。”

“哼。”江柔撒娇的撇撇嘴,“那你打算什么时候给我个名分啊?人家都跟了你这么久……”

“只要欧氏公司进入了正轨,不需要江兮瑾了,我会给你个名分的!现在……先解决一下我的问题。”

接下来的声音,江兮瑾甚至都无法站稳。

男人浓烈的喘/息声,和江柔的娇笑声交织在一起,直到他们躺回车子的后座,车门被关上,声音才消失。

这一切像是一个狠狠的巴掌拍在她脸上!

“嘀嘀……”

不知站了多久,直到她手里攥着的手机忽然响起了短信铃音。

江兮瑾才木讷的低头去看……

【看到了吧?欧哥哥是属于我的!你今天拿着的结婚申请书我看到了,是打算给欧哥哥的吗?真是可怜啊我的姐姐!你输了。】

输了?

江兮瑾用力的把手机攥紧,攥到指尖都泛白!

呵,她的字典里就没有输这个字!

佣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手里端着一杯温水走了过来,“江小姐您要的温水!啊,这不是少爷的车吗?他总算回来了!您怎么不过去?”

江兮瑾的手都在发抖,如果不是在晚上,佣人一定会发现她那泛红的眼眶。

“对不起……能拜托你一件事吗?”

“当然可以啊!”佣人笑着点头,“是让我帮我你叫少爷过来吗?”

“不,把桌子上的东西都帮我扔掉,不要告诉其他人我今天来过。”

他不配自己特意来给他过生日,更不配自己给他买的生日礼物!

江兮瑾俯身脱掉高跟鞋,顺手扔进了庭院的草丛里,光着脚走出了江家!这是欧衍给自己买的,今天她还特意开车回家换上才过来……

像提线木偶一样的回到车上,江兮瑾呆坐了好一会才让自己稍稍静心下来。

第2章 我想让你娶我

她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

“我要江柔未婚夫的联系方式。”

“啊?”电话那边立刻提高声音,“她的未婚夫从来就没露面过,你为什么突然要联系他啊?”

“我要嫁给他。”

江兮瑾的话音刚落,耳朵就传来一阵刺痛。

对方简直可以用尖叫来形容了,“你疯了吧?!商界里都在传闻那个男人是个老头子,特别丑,脾气不好还是个残疾!据说在那方面还不行,你要嫁给他?”

“对!安卿你听我说,我只能这样!江柔为了报复我,抢走了欧衍,肯定会为了和我互换身份,造谣我和司政冽的绯闻!我不得不先有防备。”江兮瑾咬紧牙关,才能克制自己不去想刚才的那幕,“另外……有办法监听江柔的手机通话吗……”

这一次,她绝不姑息。

……

第二天一早,江兮瑾就接到了欧衍的短信。

他总是会在醒来的第一时间就发信息给自己问公事,以前她都会高兴的把电话回过去,强行和欧衍聊一会才肯起床工作,可是现在……

短信里的每一个字都格外的讽刺。

【醒了吧?今天把司帝的合同谈下来,另外,晚上的酒宴,我爸妈让你也到场。】

他的语气完全公事公办,没有任何私人感情的那种。

以前江兮瑾还会催眠自己,他只是把太多的重心放在工作上,而且没有交往过女孩子,不懂得讨女人欢心而已!

所以在欧氏公司的这两年,她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工作上,多少重金挖她的公司都被她回绝了,只为了帮欧衍把欧氏壮大起来。

帮他完成事业,他也许就会把重心转移到自己身上。

现在想想……自己真是蠢得可以,甚至连江柔和欧衍之间的事情都没有任何察觉!

江兮瑾动了动唇角,白皙的手指在屏幕上点了点。

【已经醒了!司帝财团的合作我尽量,酒宴我会去。】

【嗯,还有,今天你/妹妹江柔给我打电话,说想要来欧氏实习,你给她安排一个工作,既然是你的亲人,别亏待了她。】

呵,亏待……

江柔还真是着急接替自己的位置,都把胳膊伸到公司来了。

忽然,来自另外一个号码的短信发了进来。

【司政冽的号码,138xxxxxxxx】

江兮瑾的指尖动了下,咬了咬下唇,按下拨通键。

很快,一个低沉的男声传来。

“哪位?”

“我是江柔的姐姐江兮瑾,我想……让你娶我。”

……

欧氏公司。

因为欧衍刚刚接手,现在还处于百废待兴的状态,所以江兮瑾的存在,就显得格外重要。

她是金融系毕业的高材生,更是国外留学多年刚刚回国的人才!据说她曾提出一个建议,就拯救了国外的一家公司,被业界传的神乎其神,所以她回国是自带光环的。

只可惜她直接就进入了欧氏,无论花多少价钱挖,都挖不走她!直到后来欧氏对外宣布江兮瑾和欧氏总裁正在交往的消息,大家才恍然大悟输在了哪里。

一辆红色的保时捷开进了欧氏公司的停车场,推开门,一只穿着黑色高跟鞋的腿迈了出来。

深灰色的女士小西装衬得她的皮肤格外的白皙,凹凸有致的身材她从不故意显露,但也是她无法遮盖的优点。

助理郑凡已经等候她多时了,看到江兮瑾的身影,她赶紧一路小跑的迎过去。

“江总,关于投资金鼎地产的企划书我已经整理好了,西街那块地皮的谈判今天下午三点开始,欧总说让您全权代理!”

全权代理?

然后他就可以自由自在的和江柔乱搞了是吗?

江兮瑾伸手接过企划书,一边朝欧氏大厦走着。

翻开第一页,“我反悔了,我们只投资他们一千万,但是原收益率不变。”

郑凡一愣,“从三千万降到一千万,还不降低分成,他们肯定是不会同意的……”

“照我说的做就行了。”江兮瑾迈步走进总裁专用电梯,“西街的谈判我没有时间,你让王经理去就可以了。”

“……”郑凡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家上司。

平时这种事情,她为了确保万无一失,都是亲自去的!甚至连比这个更小的谈判她都亲力亲为,怎么西街开发这种大事,突然交给一个小小的业务经理了……

“另外……降低我们的30%收益,去和司帝财团合作。”江兮瑾把企划书递了回去,“我要这个合作案,百分百成功。”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自降收益,明明司帝财团已经有同意合作的意思了,但郑凡还是点点头。

她只是个小助理,更深一层的事情自己也理解不了,只需要照做就可以了。

“去忙吧,我今天中午要出去赴约,其他事一律明天再说。”

“知道了,江总。”

第3章 传说中的司政冽

提起司家,了解的人不多,只能感叹这个家族的能力,来帝城没多久就如病毒一样迅速扎根。

大到房地产和银行,小到商城购物中心。

只不过据传司家唯一的继承人40岁还未婚娶,是个残疾人。

江家为了能巴结上这个家族,不惜把江柔送去联姻。

也就因为这个,江柔对江兮瑾怀恨在心。

凭什么她能自由恋爱,和欧衍那种黄金单身男在一起,她就只能嫁给一个四十岁还残疾的老头子!

可……

司家别墅,后花园里有一处中式凉亭。

这里景色宜人,虽然是人造的景观,但却十分用心。

司政冽很喜欢在这里喝茶,是自己繁杂的工作中唯一能歇息的片刻。

修长的手指拈着茶杯,薄唇轻抿一口,勾出一丝弧度。

光是那轮廓深邃的侧脸,就已经令人叹为观止了。

“少主,江家的人忽然找您,会不会有什么……”

“无非是利益,还能有什么?”司政冽的黑眸微眯了下,“视我们司家为眼中钉的那些公司,都造谣我是个废物,江家还不是同意了婚事?”

陆震蹙了下浓眉,“那少主需要我去解决这些谣言吗?”

“我很闲吗?”司政冽的眉眼弯了弯,深邃的轮廓让他看起来有几分混血的感觉,“这样才能看清楚一些事情一些人——比如,江家。”

“我知道了少主!那我去处理掉?”

“不用。”司政冽起身,双腿笔直而修长,深蓝色的西装衬得他身姿挺拔,那种与生俱来的震慑力,让人不自觉产生敬畏感。

“这种百年不遇的好戏,看看也无妨。”

……

总经理办公室。

因为江兮瑾喜欢干净整洁的地方,所以这里没有太多的装饰品。

紫檀色的办公桌椅,同色系的沙发和一个酒柜,窗帘是白色的,大理石也是浅色系的,让人一进来就有种舒服感。

她不喝酒,所以酒柜上就几瓶欧衍送的名酒,其他都是相框。

里面有她和欧衍拍的,和父母拍的,还有……和江柔拍的。

虽然她们不是一个母亲生的,但关系一直都很好,不过现在江兮瑾明白了……这些都是假的。

江兮瑾坐下没多久,欧衍就敲门走了进来。

“来了怎么不说?”

江兮瑾停下手里的笔,笑笑,“事情太多,忙忘了。”

她还是像以前那样对他笑着,丝毫没有提昨晚的事情。

“嗯。”欧衍走过去,瞥了一眼她桌子上的资料,浓眉微挑,“昨天的合作案谈下来了吗?你去陪他们应酬,别最后徒劳无功。”

“我还以为你会更担心我晚上出去和男人应酬,会不会有危险呢。”江兮瑾扯扯唇,“放心,合作案早谈完了。”

欧衍的浓眉立刻皱在一起,黑眸盯着她精致的小脸。

要知道……江兮瑾从来不会对自己说这种话。

况且,晚上出去应酬也不是第一次了,她不都应该习惯了?

“晚上的酒宴在鼎红酒店。”欧衍刚想说让她自己开车去参加,但是话到嘴边还是顿了下,“下班来找我,一起去。”

“不了。”江兮瑾笑笑,“今天中午我约了朋友叙旧,我怕聊的时间太晚赶不回来,就直接开车去吧。”

以前自己要是这么说,她无论有多少事都会排开,缠着自己一起去,今天她却拒绝的这么干脆。

她真的不对劲。

不过欧衍也懒得多想这些,毕竟自己这么多年也都这个态度,她不还是在欧氏没有离开?

“嗯。”欧衍点头,转身要离开。

江兮瑾忽然在身后叫住他——

“阿衍!”她的嘴角不自觉的动了动,“你好像从来没对我说过‘我爱你’,今天能说一句给我听吗?”

欧衍的眼底闪过一丝厌恶,脸色黯下来,“这里是公司,以后在公司里叫我欧总。”

“……”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江兮瑾知道的这场戏演不下去了。

即使自己再自欺欺人,再努力为欧氏工作,也不会再有期待中的男主角,也不会有一个Happy ending……

第4章 一切都不重要了

江兮瑾蹙了蹙眉,低头给那个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可惜提示对方已经关机了!

下一秒,安卿的电话打了过来,“兮瑾,司政冽那边已经联系不上了,今晚的计划还继续吗?江柔已经和媒体串通好了,把你塑造成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我现在阻止的话还来得及,你要不要……”

“不。”江兮瑾打断她的话,“计划照旧。”

……

新闻,就这么铺天盖地的袭来。

各家媒体都争相报道,生怕自己会被落下,错过什么精彩的部分。

【欧氏准少奶奶夜会司帝财团继承人!或已谈婚论嫁】

【被称为黄金单身男的欧氏总裁也有戴绿帽子的时候!】

【惊天!豪门恩怨升级,欧氏VS司帝财团终成劲敌,江兮瑾会嫁给谁?】

这一新闻爆出来,无数记者都把目光对准了今晚的宴会——

欧氏和司帝财团都将出席。

“这是怎么回事?”

休息室里,江兮瑾刚到就被欧衍给拉了进去。

“我也不知道。”她扯了扯嘴角,“你又不是不知道媒体就爱捕风捉影,只要有点苗头就会乱写。”

“我不是告诉过你,要注意形象吗?!”欧衍气得在休息室里来回走着,“你现在不是代表你自己,你现在的身份是代表了欧氏!”

江兮瑾看着他的眼睛,眼底闪过一丝失望,“现在出了事,你来跟我吼,那每次为了欧氏的合作案,大晚上我不得不出去应酬的时候,你怎么不想着陪我一起去?甚至来接我一下都没有!如果你能对我多用点心,根本不会被记者捕风捉影!”

“……”欧衍一愣,没想到她会这么说!可是突然被指责,他俊脸上很快挂上不悦,“江兮瑾,你做这些都是为了你自己!你想的还不是等欧氏发展起来,你来做欧氏的少奶奶?”

“原来你是这么想的……”江兮瑾做梦也想不到,在欧衍的心里把自己想成这个样子!

她做这一切就只是为了做欧氏的少奶奶?为了和他瓜分欧氏的财产?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的算盘!”

“你说的没错。”江兮瑾淡淡的一笑,把自己的失落都掩藏起来,“我是想做欧氏的少奶奶,可那是因为你是欧氏的少爷!我看重的不是成为少奶奶,而是成为你的妻子,你欧衍的老婆!”

“……”

“不过都不重要了。”江兮瑾从包里拿出了一个信封,“我辞职。”

她把信封扔到茶几上,转身就要走。

欧衍先一步攥住了她的手腕,浓眉蹙起,“你真的和那个司政冽搞在一起了?”

“你会吃醋吗?会心痛吗?”

欧衍怔愣的时候,江兮瑾已经抽回自己的手离开了休息室。

回过神来,这偌大的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了。

我是想做欧氏的少奶奶……

我看重的不是成为少奶奶,而是成为你的妻子,你欧衍的老婆……

你会吃醋吗?会心痛吗?

欧衍抬手揉了揉眉心,头痛欲裂。

第5章 被扇巴掌

“啪——”

一个狠厉的耳光。

江兮瑾知道自己躲不过去。

父亲江建国气得差点要晕厥过去!他的如意算盘就差一点点成功了,结果突然闹出这么个事情来!

江柔在旁边哭哭啼啼的,“我可怎么见人啊!我被自己的亲姐姐抢了未婚夫……我,我不想活了!”

“那你怎么不去死呢?”江兮瑾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脸颊,却扬着唇笑起来,“妹妹,你一点都不心虚吗?”

江柔的心一沉,她赶紧拉住父亲的手臂。

“爸!你看姐姐,一点都没有道歉的意思……我只是说了一句,她就向我泼脏水!”

江建国皱起眉头,走过去一把扯过江兮瑾的头发。

“当初你执意要跟欧衍在一起,我说过了让你慎重考虑,是你自己坚持的!我为了巩固江家的势力,不得不把你/妹妹嫁给司政冽!你妈死了很久,我想做到一碗水端平,但是你……实在太不争气了!你居然还想抢你/妹妹的未婚夫!”

被扯得头皮都痛,江兮瑾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

“是吗?一碗水端平?”她冷笑,“对,你是把江柔送去和一个又老又丑的司政冽联姻,可那又不是为了我!你是为了江家能在帝城站稳,你是为了巴结司帝财团!别忘了我当初回国时进入欧氏,你跟我说什么?你让我偷走欧氏的资源,所有董事的资料!如果不是欧氏渐渐壮大起来,我也早就被你不知道送到谁家联姻了!也许还不如司政冽呢!”

“啪——”

她的话都没说完,又一个耳光扇了过去。

江柔故作善良的拉住父亲,“爸……您别怪姐姐!这件事也有我的错!”

“我真是造孽,生了你们两个没有用的女儿!这要是有个儿子,我江建国何必到处联姻!”

他怒瞪了一眼江兮瑾,甩袖离开。

江柔看父亲走远,才笑了笑,“姐,你该不会在期待司政冽会出面帮你吧?不过可惜,司家是不会要你的,即使司政冽又老又残疾,司家也是个大家族,只会想要身家清白的女人!而你,帝城市都知道你和欧衍搞在一起的事情了,司家怎么可能会要你?他们看到新闻,只会觉得你想巴结司家而已!”

“……”江柔说的也没错,怪不得自己再打电话,就联系不上司政冽了,“你能造谣我和你未婚夫有私情,你也真不怕丢这个脸。”

“怕什么呢?我至少有欧衍护着!而你……你好自为之吧,我的姐姐。”

江柔笑着离开,连门都没有给她关上。

此刻的江兮瑾,怕是这辈子最狼狈的时候了吧!头发凌乱不堪,脸上两个巴掌印,毫无形象可言。

蓦地——

江兮瑾抬起头,对上了一双幽深的黑眸……

他一身深蓝色西装,身姿高大颀长,细碎的短发干净利落,俊脸面无表情,令人看不出他的情绪。

江兮瑾从没看过这么精致的一张……男人的脸。

深邃的浓眉,狭长明秀的眸子,薄唇微微抿在一起,好像是直接从漫画里走出来的人。

不过他只停留了几秒,就转身离开了。

随后宴会开始,暖场的音乐响起来。

没有人在意她现在的狼狈,也没有人在意她现在的失望。

忽然,她听到主办人在台上说话的声音。

“今晚,我们有幸请来了司帝财团的唯一继承人——司政冽先生!”

台下一片猜忌和议论声,连江兮瑾都忍不住拢了拢头发,走出门朝着台上看去……

话音刚落,一个挺拔修长的身姿走了出来。

第6章 这不是谣言

是他?!

刚才的男人……他,他就是司政冽?!

“今天在来之前,我听到了一个谣言。”司政冽的声音低沉有力,如大提琴般悦耳,“说我和江兮瑾小姐私会,说我们已经谈婚论嫁了。”

他顿了顿,目光忽然向江兮瑾这边投来。

“我现在澄清一下……这不是谣言。”

……

事情发展的太出乎意料,她自己都措手不及!

宴会上所有人都议论纷纷,司政冽就这么迈开长腿下台,朝着她走了过去。

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汇聚到她这里!

“亲爱的,十分抱歉,我提前公布了婚讯。”他的薄唇微微勾起,修长的手指帮她捋了捋额前的头发,“你不会怪我吧?”

江兮瑾看着他的脸,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说这句话可能有些着急,但是……司帝财团很需要你,我也需要一个贤内助,所以我才迫不及待的想要快点娶你!”司政冽突然从旁边桌子上的花瓶中拿了一支玫瑰花,然后单膝跪地,“今天太匆忙,没有戒指!但是我把整个司帝商城都送给你,答应嫁给我吧!”

整个司帝商城……

那可是国内数一数二的珠宝汇聚地,别说是一个钻戒了,十万个钻戒都比不上!

江兮瑾呆愣的点头,接过他手里的玫瑰花。

司政冽低头把自己西装上的蓝色钻石胸针拿了下来,给江兮瑾戴在了礼服胸前。

“欢迎各位到时候去参加我们的婚礼!”

其他宾客一阵骚动,掌声响了起来。

江兮瑾做梦都想不到,自己梦寐以求的求婚,居然是司政冽给自己的……

宴会的角落里,欧向德狠狠的攥拳。

“阿衍!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欧衍只是沉着一张俊脸,一言不发。

“你很清楚我们欧氏现在非常需要兮瑾,我早就告诉过你,要对兮瑾上点心!多关心关心她,对你没有坏处的,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兮瑾一旦真的气了司帝财团,我们就别想再把她挖回来了!哎……你要去哪?!”

欧衍一把扯过桌子上的辞职信,转身就走。

……

被司政冽拉到司家专用的休息室,江兮瑾才稍稍回过神来。

“谢谢你……”她虽然很想诚心的对他表示感/谢,但是今天发生的事情,真的让她没办法会心的笑出来,“这个钻石胸针还给你。”

“作为聘礼送出去,还有再收回来的道理?”司政冽挑挑浓眉,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

微抿一口,动作优雅淡然。

“可这只是演戏,我不能真的收你的东西!”

“我不觉得这是演戏。”司政冽忽然起身,一把将她拉到自己的怀里,“你已经回不去欧氏了,来司帝不是最好的选择吗?”

男人的气息萦绕在四周,让江兮瑾的心跳不禁加速。

毕竟自己除了和欧衍比较亲密外,从来还没和其他男人这么近距离接触……

“可是……”

“婚前协议我会让律师准备好,今晚就搬到司家。”

司政冽的薄唇忽然探过去,在她的唇上轻啄一口。

嗯,味道还不错!

松开她,司政冽打开休息室的门走出去。

江兮瑾摸了摸自己的唇……

刚才的触感,竟然不让她反感!

“我想说我会爱你多一点点,一直就在你的耳边……”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这还是自己第一次遇见欧衍时身后餐厅放的歌曲,这么多年她就一直当作铃音没变过。

江兮瑾拿出手机,上面阿衍两个字闪动着。

深呼一口气,她接起来。

“有事吗?”

“出来!我在酒店门口等着你。”

说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咬了咬唇,江兮瑾收起手机也离开了休息室。

晚风习习吹过,江兮瑾重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脸上的妆容也已经洗掉了。

那两个巴掌印在她白皙的小脸上十分明显。

走出宴会,她刚想深呼一口气来平复自己的心情,就被人一把攥住,拉到了酒店旁的花坛后。

第7章 我们结束了

江兮瑾定睛一看……是欧衍。

“今天怎么回事?”他直接就厉声质问。

“就这么回事。”江兮瑾笑笑,“你不是在场吗?”

“你和那个司政冽——”欧衍的声音戛然而止,视线定格在她的脸上,“你的脸怎么了?”

“没怎么,挨了两个耳光而已。”江兮瑾耸耸肩,想刻意忽略脸颊上/传来的刺痛。

欧衍皱起浓眉,“为什么非要这样?我爸妈原本今晚是打算公布我和你婚讯的!”

“是我和你的婚讯,还是你和江柔的?”

欧衍的眼底闪过一丝惊慌,“你怎么……”

“我怎么知道是不是?”江兮瑾忽然大笑起来,“我还以为你会否认一下呢!结果你连撒谎骗我都懒得!欧衍,我不会再当傻子了,在欧氏的这几年,我没有任何愧对你的地方,所以……从今以后我们一刀两断!”

“不行!”欧衍忽然紧紧的攥住她的手腕,“今晚的事情我可以当作没发生过,以后……我也可以不再和江柔联系了!我会找人把刚才的事情压下去,你老老实实的跟我回去!”

“如果这句话我能在下午的时候听到,该多好。”江兮瑾虽然笑着,可是眼眶却已经红了,“晚了!欧衍,我们结束了!哦不,是我的单相思结束了。”

欧衍张嘴还想说什么,一个高大的身影就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司政冽完全没有一丝的尴尬,直接走过去,从欧衍的手里拉过江兮瑾的手腕,放在手心里揉了揉。

“痛吗?”

江兮瑾怔愣的摇摇头。

“欧总,据我所知欧氏最近要和我们司帝有个合作吧?你这么对待我的妻子,我可是会不高兴的。”

司政冽的薄唇弯出一丝笑意,却能让人感觉到他话中的力度!

“这是我和江兮瑾之间的事情!”欧衍听到妻子这个词,心里莫名的涌出一股怒意。

“对啊,你和兮瑾聊的确实是你们两个的事情,而我和你聊的……是两个公司的事。”司政冽笑笑,一只手揽过江兮瑾的肩膀,“来,跟欧总说再见!我们该回去休息了。”

江兮瑾不想去看欧衍,随着司政冽的脚步就走了。

欧衍攥了攥拳,如果那不是司帝财团的继承人,他真想动手打一架!

“衍哥哥!你在这里啊!”

江柔的声音忽然出来,娇滴滴的是男人喜欢的那种类型。

她直接抱住了欧衍的手臂,撒娇似的撇撇嘴,“咱俩的事情好像被我姐给发现了,今天我爸很生气……刚才都把我关起来,不让我参加宴会,我好不容易跑出来找你的!”

欧衍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江柔都没注意到。

“听说司政冽今晚来了?那种又老又残疾的男人,我肯定是不会嫁的!衍哥哥,既然我姐已经发现了,不如咱们就直接跟我爸妈坦白吧!我想嫁的人只有你!”

“放手。”

“啊?”

欧衍冷冷的把手臂抽回来,“我还有事情要处理,明天我再找你。”

……

司家。

江兮瑾被带到了一个卧室里,这里到处都是古香古色的。

里面的每样东西光是看就知道价格不菲,一排一排的瓷器,下面注明了介绍。

只可惜江兮瑾现在哪有心情看这些。

门忽然被打开,司政冽穿着一身黑色的睡袍走进来。

那两条笔直修长的腿,还真是无法忽视……

“还不去换衣服?”

司政冽扫了一眼她的小脸,“我让医生来给你看看。”

“不用,不用了!”江兮瑾摇摇头,一只手捂着脸颊,“谢谢你……”

“我不希望总听到你说这几个字!”

男人眉头微蹙,目光紧盯着坐在床边的女人。

他今天会出现,从来不是为了得到她的感/谢。

“不管怎么样,今天还是要谢谢你能出现!”

江兮瑾缓缓抬起头,男人英俊的脸庞,漆黑的眸子,冰冷的表情,这是她经历了这一天下来第一次这么仔细的观察眼前的男人!

很帅,但是感觉又很严肃!

让人有种不敢靠近的感觉……

“我很好看?”

正当江兮瑾还在看的出神之时,男人魅惑深沉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啊……啊?”

江兮瑾不由的愣了一下,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好像看的有些出神了!

“需要我再重复问一遍吗?”

男人双手环胸,斜靠在身后的柜子上。

“对不起,我只是……没想到你本人和传说中的不太一样……”

江兮瑾突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刚刚的失态,语气略显尴尬。

不过她确实怎么也没想到,传说中的司政冽和现实中的他差距那么大,不知道如果自己的妹妹江柔知道了她放弃的是这样的一个男人,会是什么样的感受。

一想到自己的妹妹,脑海里不断闪现的都是欧衍和江柔在车里恶心的场景,江兮瑾的目光渐渐暗淡下来。

尽管已经认清了欧衍这个渣男的形象,但是毕竟自己这几年为了他和他的公司付出了那么多,心里还是会非常的难过。

第8章 住进司宅

“难道你更想嫁的是年过四十,身有残疾的男人?”

司政冽见面前的女人提到自己和传说不一样,表情突然变得失落,忍不住询问。

一直说话都很吝啬的他今晚却跟江兮瑾说了很多句废话,这一点,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

“当然不是……”

女人立即解释,怎么可能?

有哪个女人会想嫁那样的男人,如果不是因为面临自己妹妹和未婚夫的背叛,自己怎么可能给司政冽打那个电话,让他娶自己。

“既然不是,那还不去换衣服?”

男人深沉的声音再次提醒,看江兮瑾疲惫的身躯和脸上的掌痕,司政冽觉得,她现在需要休息。

“那……司先生,麻烦您能先出去一下吗?”

江兮瑾白皙纤细的两只手紧紧攥起,不得不承认,她现在有些紧张。

这一切发生的还是太突然太快了!

她虽然打电话给司政冽希望他能出现在会场,但是主要目的还是希望能不给自己抹黑。

并没有想到,司政冽不但在会场对自己求婚,还当天就把自己带回了家里。

这是她们第一次见面,她无法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一样轻松,更没办法不紧张和面前这个男人同住在一个屋檐下。

“你可以叫我政冽,也可以直接叫我老公,反正我们的婚礼会很快举行!”

司政冽就像完全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不但没有出去,反而直接坐到了床上。

早晚都要结为夫妻,他需要让她用最快的速度适应。

“婚礼?”

江兮瑾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的话。

“给你俩天时间考虑,喜欢什么样的婚礼可以直接告诉我,我会安排人布置,尽量满足你!”

男人的话不温不火,没有恋爱中的浪漫激/情,却也从不像欧衍那样敷衍自己。

江兮瑾的眼里不禁泛出点点泪光,她曾经幻想过多少次,欧衍向自己求婚,并且和自己商议举办一个什么样的婚礼。

而今天这两个场景,并不是自己深情对待的欧衍,而是面前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男人给的。

她知道……这个男人对自己并没有感情!

对于现在自己的处境,江兮瑾根本不知道该觉得自己庆幸,还是该觉得自己悲哀。

“从现在开始,我不希望再看到你在我面前想到别的男人!”

男人威严不容置疑的语气打断了江兮瑾的思绪。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女人隐忍的眼神,司政冽心里隐隐的有些觉得不舒服。

她将头微微上扬,让自己的眼泪不要流下来,以后,坚决不要再为了那个恶心的男人掉眼泪。

舒缓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江兮瑾再次将目光锁定到对面的男人身上。

“你打算跟我真结婚?”

这一点是江兮瑾怎么都没有想到的,一直以为今天的求婚只是一个形式,只是为了给那些乱七八糟的媒体一个交代。

却没有想到,他居然跟自己提婚礼……

“我司政冽说出去的话什么时候收回来过!”

男人的语气坚定,没有任何一点的迟疑。

既然他会出现在会场,当然就是已经做好了跟这个女人结婚的准备,不然他怎么可能去那个地方多管闲事。

那一点点新闻八卦风波,对司帝集团造成不了任何的影响。

他会出现,当然是另有打算!

“为什么?”

江兮瑾仅仅盯着眼前的男人,但是却一点也看不透他的想法。

如果说自己想和他结婚是为了报复江柔和欧衍那两个人,那么他呢?

他这么坚定的要和自己结婚又是为了什么?

婚姻是一辈子的事情,他的决定是不是太草率了……

“我看中你的个人能力,相信你会成为我最得力的助手,而你……我相信这对你的妹妹和未婚夫来说,应该是最好的报复!”

男人表情依旧淡定冰冷,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之内,他一点也不担心女人会拒绝。

他司政冽从来不打没有准备的仗,就在接到江兮瑾的那个电话开始,他就已经将她这个人,以及她身边所有的家人和朋友都调查清楚了。

江兮瑾的工作能力他调查的一清二楚,欧氏集团在短短的几年内迅速发展,有一大半的功劳都要归功于江兮瑾。

可以说,如果没有江兮瑾,就不会有欧氏集团的今天。

既然反正都要娶江家一个女儿,江兮瑾当然要比那个只长了一张漂亮脸蛋的江柔合适的多。

自然的,对于娶江兮瑾这件事情,司政冽没有一丝的迟疑。

当然,在他的调查中,江柔和欧衍的那点事,自然也被调查的一清二楚,江兮瑾会突然给自己打电话的理由也就不用再多猜。

“原来……我们的婚姻应该算是一场交易!好,我同意举办婚礼!”

江兮瑾冷冷的浅笑了一下,终于明白了司政冽会娶自己的原因,心里有些苦涩。

没想到,最后自己的婚姻是这样开始的……

不过这样也好,自己不用再对谁付出真的感情,也不会再受伤,更可以让那两个背叛自己的人看看,到底是谁会后悔!

“你也可以这么理解!”

男人突然起身,留下这样一句话,离开了房间。

或许是从知道她被亲妹妹和未婚夫背叛开始,他对她就有了些同情。

又或许从她隐忍的眼神里,他对她有些动容。

尽管面对她提到的“婚姻交易”时,他想让她可以不这样想,但是……事实就是如此,他看上她的原因就是她的工作能力。

而他能笃定她一定会和自己结婚的原因,就是她未婚夫和妹妹的背叛!

小说

把总裁大人错认成小跟班,带他吃包子喝豆浆挤地铁,还带他跳墙逃票摆地摊……

2021-1-3 11:43:52

小说

他对她说:“记住,霍太太的位置不是你能肖想的。”

2021-1-3 11:47:4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