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我说总裁大人,走路就好好走,扛着我是要到哪儿去?

十年闺蜜敌不过一只渣男,当初也不知是怎么瞎了眼才对面前这对狗男女掏心掏肺,婚礼上甩你74块8毛,从此一刀两断。却不想天降孽缘,迎面遇上一个霸道的直男癌……喂我说总裁大人,走路就好好走,扛着我是要到哪儿去?总裁大人一脸正直,反正你也没人要,不如我做做好事。
喂我说总裁大人,走路就好好走,扛着我是要到哪儿去?

第1章 礼金是74块八毛

酒店大堂内,到处都粘贴着大红喜字和各色气球,还有无数鲜花,彩绸,布置得美轮美奂。

司仪的搭台前,一张巨型的电子彩屏上,轮流播放着结婚照,男的俊女的美,照片里面的景色和服装,几乎都是国外拍摄。

这是市内唯一一家的六星级酒店,在这里摆上一围酒席,至少也要花八千块以上,更别说男方豪掷一笔,摆了足足一百围,人头簇拥,把一二层宴客大厅全部都坐满了。

应玥今天穿着一身枚红色的连衣裙,映衬的她的皮肤更加白皙,她安静的坐在位置上,表现的落落大方。只是全程下来,都没有抬起头往塔台上看过去。

婚礼的司仪非常出色,现场气氛拿捏的很好,掌声和爆笑声此起彼伏,站在上面的金童玉女,新娘被逗得娇羞起来,靠在新郎的胸前。

新郎倒是红光满面,独自把问题都包揽起来,只为了保护好怀中的小娇妻。

应玥根本没时间抬起头看搭台上热闹的气氛,她正在应付着不断送上来的美食,不愧是市内唯一一家六星级酒店,侍应端上来的菜肴,用珍馐二字来形容都不够。

她的胃口似乎很好,专门挑贵的,好吃的,对于同桌的人的目光,一点都不在意。

反正她也不认识他们。

下一个环节是新人敬酒,一大群兄弟和一大群伴娘簇拥着新人,往每一桌走去,敬上一杯,收获无数的祝福。

一桌一桌一桌,然后来到应玥这一桌。

“玥玥。”

新娘看到应玥,马上就笑了起来,脸上的桃花妆更是明艳动人,雪白定制的婚纱一直逶迤到地上,头纱拨到头发后面,垂到腰间。

应玥微微眯了一下眼睛,她记得从前和夏小豫有过约定,要在同一天结婚,穿着婚纱,成为最美的新娘,但是现在夏小豫却不等她,独自结婚了。

“没想到你真的来了,我一直都好担心,如果你不肯来的话怎么办,我以为你不会原谅我,肯定会很伤心的。”

夏小豫看着应玥,娇滴滴的说着,她原本就属于那种长相甜美的女孩子,压低拔尖声音说话,发嗲的样子,能把人的骨头都听得一阵酥麻。

应玥抬起头看着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她咽下最后一块龙虾肉,不忘用自己擦了一下嘴角。

“其实说起来,你还是我和宇晟的红娘,如果没有你的话,我也不会找到那么好的老公。”

夏小豫说完,又是一阵娇羞,埋头在孙宇晟的胸前。

身后,那一群兄弟和伴娘们不停的起哄和拍掌,见证着他们童话般的爱情。

应玥站起来,拿起手中的高脚红酒杯,对着他们举了一下,不等他们说话,一口喝光,然后说道:“恭喜你们两个不要脸的终于在一起了,礼金是74块八毛,别嫌少,是好兆头,寓意去死吧。”

她说完,顿了一下,不等夏小豫 答话,继续往下说:“我把你老公爱我死去活来的时候送我的东西全部都扔废品站,人家论斤称,只值这么点钱,我也没办法。”

应玥说话的语速很快,但是却字字清晰。

“孙宇晟,还有一对枫叶龟,人家废品站不收活物,我已经打包好快递到你们新屋。借此机会想和你们祝贺一声,早日生一对龟蛋,不谢!”

她说完,不顾在场所有人错愕惊呆的神情,也没有看夏小豫和孙宇晟两个人铁青难看的脸色,仰起下巴,大摇大摆的离开婚宴大厅。

真是不知死活的两个人,背着她偷情,竟然还敢邀请她来参加婚礼,难不成天真的指望在她嘴里听到祝福的话语么?

十年的闺蜜感情,敌不过一部豪车的两眼发光,两年的恋爱感情,敌不过床上一晚的温柔。

应玥本来已经打算成全他们,可是夏小豫却不肯放过。抢了属于她的一切,却还要像个小白花似的装无辜,应玥觉得,她没有当众把夏小豫的婚纱给撕了,就算是还惦记着这十年的友谊。

无视身后已经乱成一团的婚宴,应玥大步走了出去,不愧是六星级酒店,就算是走廊过道的地板都光滑如镜。

她紧紧抿着嘴,脸上尽是冷漠的表情,和刚才在婚宴上那个高傲自负的样子,形成对比。

一下子失去了最好的朋友和最爱的恋人,还是双重的背叛,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这种变故。

应玥紧紧的咬着牙关,她今天很优雅的赴宴,也很洒脱的把这对狗男女都骂了一个遍,在结束环节,她要像走红地毯那么自信的走出去。

第2章 协议书还我

应玥从包里拿出那种桃红色的结婚请帖,随手就扔到一旁的垃圾桶里。

也许是想着要快点离开,这个充满着夏小豫和孙宇晟甜蜜恩爱的地方,她没有留意眼前走过的人,一下子就撞了一个满怀。

应玥很少穿高跟鞋,今天也不过是为了配衣服,再加上光滑的地板,她脚一崴,摔倒在地上,顺势还扑倒迎面走来的一个男人。

人要是倒霉起来,就连喝水都会噎住。

在酒店大厅里,来来往往的人那么多,每一个人的目光都投向她,不过却没有人上前帮忙。

应玥坐在地上,呆呆的笑了起来,刚才所有的伪装,仿佛因为这一撞,倾刻瓦解。

如果一个人不想哭,那么只好笑,虽然这笑容看起来和哭差不多,一点都不好。

顾霖赶着去见客户,这是一个难缠的客户,如果不是因为职业操守的话,他连看他多一眼都懒得,对于一个冒冒失失撞上来,却又坐在地上发呆的女人,他忍不住低声吁了一口气。

就算错在对方,顾霖还是很有绅士风度的伸出手,对她说道:“很抱歉,小姐你没事吧?”

应玥很不客气的打开他的手,那散落在地上的东西如数扒回背包里,然后头也不回,直接逃离了现场。

她想给这点感情来个优雅的转身,却不料在最后还是留了遗憾,真是失策。

不过应玥不是自暴自弃的人,她在公寓睡了足足一天一夜以后,站在衣柜镜前,把长长的秀发扎成高高的马尾辫,背上挎包头也不回的走出去。

她是某知名杂志的首席记者,既然男人靠不住,闺蜜也靠不住,那么就该努力工作,至少别让自己饿肚子。

就在应玥踏入办公室的那一刻,主编大人就冲了过来,按着她的肩膀,一副看到救世主的模样说道:“黎先生今天下午四点的飞机,赶在他离开之前,把采访做了。”

身为新晋实业家,大家都对他白手起家的故事很感兴趣,可是黎先生似乎不喜欢采访,主编连派了几名大将都无功而返,只能把全部的希望都托付在应玥的身上。

“黎先生?”

这个采访她已经跟了很长时间,无奈黎先生就好像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谁也没办法。

“主编,你不能把难题丢给我。”

应玥苦笑,她才刚刚经历了双重打击,回到公司还要被剥削。

“玥玥,如果你不行,那么全公司都不行。”

主编豪气的说完,笑呵呵的转身离开,当年他把应玥招回来,实在是太明智了。

应玥把企划放在桌面上,才刚刚坐下来,前台马上就来电话:“应玥,有一位叫顾霖的先生,在会议室等你。”

顾霖?

应玥歪着头想了一下,虽然她每天都要和不同的人打交道,可是却对这个名字一点印象都没有。

“我马上过去。”

应玥把电话放下,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还有时间应付一个陌生人。

推开会议室的门,顾霖一身得体的西装加领带,端坐在椅子上,看到应玥走进来,微微抬起头,露出一贯的职业微笑。

“应玥小姐?”

倒是一个养眼的男人,一眼看过去成熟稳重,不过目光稍微冷淡了一点。

“我就是,你找我有什么事?”

应玥在他的对面坐下,她现在满脑子都是采访跟进的事情,就算现在给她一打帅哥,也提不起兴趣。

“请应玥小姐把协议书给回我吧。”

协议书?

应玥挑了一下眉毛,她根本没有见过这个男人,哪来的协议书,这年头白撞的人也不少,想骗她,没门!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也不认识你,在我没喊保安之前,请你离开。”

原来遇到了一个骗子,长得像模像样,却做这种卑劣的行径。

“应玥,二十六岁,毕业于工科大学,两年前却选择当一名采访记者,住在星尚小区B栋411,相恋两年的男友刚结婚,目前单身。”

顾霖用平静而和缓的口吻,把她的基本信息都说了一遍,如果她愿意听的话,还可以说得更加详细一点。

“够了,你查我,想怎么样?”

应玥厉声喝住,站起来看着眼前的男人,被人要挟讹钱这种事听多了,想不到今天竟然会发生在她的身上。

看着应玥炸毛般的样子,顾霖依旧一脸平静。

“你应该还记得,两天前你在酒店大堂撞到一个人,当时在混乱之际你把我当事人的离婚协议书带走了,因为那份协议书已经签了名,所以具有法律效应,我不得不用一些特别的手段找到你,如果应玥小姐误拿了,请把协议书还给我。”

第3章 跟踪采访

看着这个叫做顾霖的男人说的头头是道,看起来的确不像是瞎掰。

她的确在酒店大堂出现过,也摔倒过,但是却没有他所说的,协议书的影子。

“你的意思是,我拿了你的协议书?”

她心里一阵好笑,如果说是什么值钱的东西,还说得过去;离婚协议书,这么晦气的东西,她怎么会不知道呢?

顾霖颔首一笑,依旧用平缓的语气说道:“我并没有说一定是你拿的,只是事关重要,因为一位当事人已经离境,另外一位当事人今天下午也要离境,所以我希望可以让你仔细回想一下,有没有这个可能。”

比起刚才咄咄逼人的语气,现在似乎好听了一点。

应玥好歹也算是首席记者,这嘴皮子上的功夫也不差,怎么会因为陌生男人随便的几句话,就当真了呢?

“顾先生,我可以理解你身为委托人,对这份协议书的看重,但是如果因为你的无端猜测,而让我产生不必要的麻烦,要怎么办呢?”

应玥俏皮的笑了笑,敢耽误她那么重要的时间,不付出一点代价这怎么行?

而且她还要想办法,就算是躺在车轮底下,又或者伏击在男厕所门前,都要逮到那个黎先生,实在是没有心情,和一个狂想症律师纠缠。

“我现在就去把我的手提包拿来,如果没有的话,请你马上离开,然后发一封道歉函到我公司,可以吗?”

应玥站起来,看着他说道。

顾霖想了一下,觉得这是唯一可以解决的方法,点了点头,看着应玥离开,几乎又是马上的,就拉着手提包,冲了回来。

真是一个活泼而且冒失的女人,挺有意思的。

顾霖想到他在酒店大堂初次遇到应玥的情景,从那时候开始,就知道她是一个冒失的女人。为了查到到,拿走他雇主协议书女人的信息,可费了他不少劲呢。

因为恰好看到了应玥把请帖扔到垃圾桶里,他从请帖上面的信息,得到了她的名字,还有参加了一场婚礼;再利用自己的人际关系能力,在一些特殊部门里,轻易找到了关于应玥的一切信息。

“从酒店回来,我就没有碰过里面的东西,那么现在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候 。”

应玥把拉链拉开,然后翻过来,直接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来。女人的包包里,一般都装有镜子、梳子、纸巾、手机等各种小玩意儿。

其中,还包括一张白色被她揉的邹巴巴的协议书。

“谢谢你,让我看到奇迹了。”

顾霖眯着眼睛笑了一下,双手交叉放在桌面上,这个女人不光是冒失,还一点都不懂怎么保护自己。

应玥拿起那一份皱巴巴的协议书,上面黑压压的五个大字,像针一样扎着她的眼睛。

该死的……

“顾先生,请收好,下次不要再轻易就丢到别人的包里。”

应玥尴尬的笑了两声,双手递过去,她还真的算是祸不单行了。

很意外的,顾霖并没有对她责备,也没有对她说,因为她当时的一时疏忽,给顾霖造成了多大的麻烦。要知道,就算有能力,只是通过一个名字就可以得到他想要的信息,但是也是需要花费很多时间和精力的。

“既然已经物归原主了,那我就不打扰应玥小姐,麻烦你了,谢谢。”

顾霖收好协议书,示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站起来,他只是来这里拿东西,并没有打算浪费过多的时间。

忽然间,他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顾霖拿出手机,看着应玥说了一声抱歉,然后站起来走到一旁的落地窗前,小声的说道:“你好。”

应玥站在一旁,等着他然后一起离开,她觉得自己最近糟透了,不光是遭到前男友和前闺蜜的双重背叛,还要招惹一个刻板无奇的律师男。

她觉得,她的生活糟透了。

“黎先生,我现在还有一点事情,处理完就会过去,地点是海悦酒店二楼,会依时到达。”

顾霖依旧用他平缓的口吻说着,然后走到应玥身旁,十分有礼貌的笑了一下,然后走出会议室,只留下应玥像个石头那样愣在那里。

黎先生,海悦酒店。

她可不相信会有这种巧合,看来这次的意外,让她收获不少。

送走顾霖以后,她几乎是马上的,把所有东西都装回手提包里面,来不及交代一声,百米冲刺跟着跑了出去。

因为她这么紧张的神情,出租车司机踩足了油门,还不忘八卦的说道:“小姐,你放心吧,依照我开车二十年的经验,绝对会神不知鬼不觉的跟在后面。但是,你那么漂亮,为什么你老公还会去偷~腥呢?”

应玥无奈的笑了一下,难道现在的出租车司机,都进化成为自我想象外加添盐加醋不成?

“注意不要跟丢了。”

应玥不得不提醒一句,要是跟丢了,从而失去了这个唯一的采访机会,她会直接被主编流放到荒岛。

“小姐,你放心吧,这种事情,我一个月跟踪好几次,绝对不会丢的。”

出租车司机信誓旦旦的说着,然后踩尽油门。

应玥几乎是尾随着顾霖走进酒店大门,然后在他绝对不会发现的情况下,上到二楼,却被侍应很礼貌的拦了下来。

“小姐,请出示请帖。”

这位黎先生是一个十分不愿意把自己公诸于世的人,因此他今天的答谢宴,也不过是请了熟络的亲朋好友而已,应玥不在邀请之内;这也是为什么主编所说的,棘手的采访对象。

应玥抬起头,不见一丝慌乱。

“我是顾霖先生的妻子,一同前来的,他就在里面。”

她说着,伸手指了一下已经走进去的顾霖,只要能成功潜进去,拍几张照片,简单的采访,她都能写出独家新闻。

但是侍应却没有马上让她进去,因为黎先生特别交代过,不希望他的答谢宴,有任何不相干的人混入其中。虽然他是新晋实业家,但是为人却十分低调,甚少出现在公众视线内,能拿到他的采访资料,几乎是凤毛麟角。

“这位小姐,你能证明吗?”

不愧是五星级酒店的侍应,脑子转起来都比一般人聪明。应玥心里暗自赞叹了一声,却没有认输,她可是牙尖嘴利的记者呢,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认输呢。

“你知道我今天来,是做什么的吗?”

应玥微微颔首,一双明眸看着眼前的侍应,压低了声音说道:“我先生顾霖是一个律师,而我身为律师的助手,他有很多文件在我这里。”

她说着,故意顿了一下,用手压了一下手提包。

“黎先生下午四点的飞机,如果相关的法~律流程没有完成,而耽误了飞机,我不觉得,这是你可以承担的得了的责任。”

在这个时候,就是要施加无形的压力,她又不是干坏事,只是工作所需而已。

“可是……”

侍应有些动摇了,可是却还是守在门前,应玥听着他犹豫的口气,心里一阵窃喜,只要态度动摇了,那么就好办了。

“我因为付出租车费,所以没能和我先生一起进去,那就算了吧,到时候出了什么事,我会如实说明白的。”

应玥说完,朝着侍应礼貌的笑了一下,然后转身准备离开,一点犹豫的姿态都没有,欲擒故纵,就是要用在这种地方。

“顾太太。”

侍应重重的吁了一口气,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如果真的耽误了黎先生的时间,这个责任他可担当不起。

“谢谢。”

应玥按捺这心中的喜悦,脸上是波澜不惊的神情,踩着高跟鞋,自信的走进这间所有杂志社记者都进不去的地方。

这是一个私人小型聚会,布置精致休闲,两旁长桌上,是各种佳肴随意享用,还有手里端着酒盘的男侍应穿梭其中。

她无心去看周围的一切,随便逮住一个人,用熟络的口吻说道:“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黎先生的踪影,我还想找他合照呢?”

因为应玥这个表现实在是太熟络了,一旁的人没有任何怀疑,指了一下落地玻璃窗旁边,端着高脚红酒杯,一身灰蓝色的得体西装。

乖乖,小猎物别跑。

应玥眯着眼睛笑了一下,然后随意从男侍应的酒盘里拿了一杯香槟,走过去笑着说道:“黎先生,你好。”

黎向时抬起头,看着应玥,微微拧了一下眉心,语气有些生硬的说道:“我想,我不认识你。”

听到这里,应玥心里堵了一下,果然是一个不喜欢和陌生人交谈的实业家,性格实在是太怪异了。

“那你认识顾霖吗,我是顾霖的妻子,想和你认识一下。”

对此,应玥在心里说着对不起,算起来她已经利用了顾霖两次,而且还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希望那个严肃刻板的律师先生不要找她麻烦。

“阿霖竟然结婚了,我却不知道?”

黎向时有些意外,那个走在街上,连女人都不会多瞟一眼的顾霖,竟然连老婆都有了,那小子的保密工作做的不错。

但是黎向时也不是笨蛋,怎么会轻易相信呢。

“你有什么可以证明呢,结婚照,结婚证?我听你的口吻,和那些八卦记者很像。”

想要在他身上取得第一手资料的人,可以从这里直接排队到酒店大门。

第4章 小气男人

“我的确是记者,但是,我能证明自己的身份,顾……阿霖说,黎先生,你离婚了,对不对?”

应玥稍微想了一下,看来她的到的这第一手资料,还是很有用处的。难道说,情场失意,职场得意,是永恒不变的旋律?

“看来,一向遵守职业操守的大律师,也会为了讨娇妻欢心,而出卖一些小秘密。”

很意外的黎向时没有生气,看来他和顾霖的的关系,很不一般。

“对于老友的请求,我很乐意帮忙。”

黎向时放下手中的高脚杯,微微往后靠了一下身子,抬起头朝着应玥友好的笑了笑,准备接受她的采访。

当应玥很满意收起录音笔,准备偷偷溜走,要知道她只不过是不小心把一份协议书塞进自己的手提包里,都被他追杀到杂志社。

如果这次被他发现,冒充他的妻子,估计可以取保候审了。

黎向时看了一下时间,站起来,在偌大的宴厅里,很轻易的就找到了顾霖,这个无趣的男人。

“虽然毕业以后,我们的联系不多,可是你也没有必要,连这种事情,都瞒着我吧。”

黎向时对陌生人很冷淡,不过对于自己的老同学,还是很友好的。

顾霖看着他,一时之间还没有明白他说什么,原以为毕业以后再也没有任何联系,谁知道黎向时再找到他的时候,竟然是要帮忙办离婚手续。

看来,就算是新晋实业家,也未必有美满和谐的婚姻。

“你老婆挺漂亮,采访也很专业。”

顾霖听了,微微怔了一下,却没有表现出来,真是有意思,忽然间多了一个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老婆。

“那我……老婆,现在在哪?”

采访,杂志社,记者。

顾霖的脑海里忽然间闪现一个女人的身影,这么多因素集合在一起,只有一个可能。

面对危险袭来,应玥还浑然不知,一篇完整的新闻稿逐渐在她的脑海中成型,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弯起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

“不等我,就先离开吗……老婆?”

应玥走出电梯,一个拐弯,差点撞到眼前的人,抬起头,就看到顾霖站在她面前,微微有些喘气;想要追上一个比自己先离开的女人,不得不花费一些力气。

“顾先生。”

看来是东窗事发了,实在是太不走运了,她绽出一个无比饱满的笑容,一边说着,一边伸脚打算挪开。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不好惹。

顾霖见她想跑,伸出手臂直接把她圈揽在墙角,然后俯身凑过去,靠的那么近,应玥几乎能感觉到来自他身上的气息。

“应玥小姐,我有几件事,想要和你确认一下。”

一个冰冷帅哥忽然间靠那么近,应玥暗自咽了一下口水,她理亏在前,逃跑在后,看来只能被任意摆布了。

“好……。”

应玥原本打算用沉默来应对,可是看着顾霖那一双明澄却望不见的眼眸时,便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这男人的气场,丫的太大了。

“第一,你在这里做什么?”

顾霖的语气很平静,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当律师的缘故,平静的语气中,带着丝丝压迫感,。

但是,应玥也不是好欺负的,身为主编麾下的得力干将,如果被轻易吓唬住,也实在是太丢脸了。所以,她把心一横,抬起头来,反问道:“这里是公共场所,所有人都可以来,难道顾大律师专横到还能指挥别人的脚不成?”

典型的问非所答。

顾霖并不在意,继续口吻平静的问道:“你在向时那里拿到的资料,打算用来做什么?”

因为自己的原因,才会导致黎向时接受采访,所以他必须要清楚每一份资料的用途。

应玥稍稍已开了一下目光,看来这问题,一个比一个棘手,好在,她是牙尖嘴利的记者。

“这是梨先生自愿提供的素材,只要我没有故意歪曲事实,在合法的途径中,可以做任何事情。”

“第三个问题,你什么时候成了我老婆?”

这下,就算应玥再怎么牙尖嘴利,也解释不了了,她张了张嘴巴,最后只能咬着下唇,一副乖巧可怜的样子。她已经遭受了双重背叛,上天不能再继续惩罚她,栽在一个冰冷无情的律师手中。

见应玥不说话,顾霖不知道怎么的,薄凉的嘴唇抿起一丝笑意,这个聒噪的小妮子,还是安静的时候,可爱多了。

“那么,现在就来说一下,关于向时被欺骗和我名誉受损的赔偿问题,好不好?”

应玥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她又没有损害到他的任何利益,这种做法,简直……

“小气男人!”

第5章 什么惩罚都行吗

顾霖还是没有松手让她离开,来来往往的人那么多,看到一个颜值爆表的帅哥,在对着一个模样清秀的美女做“壁咚”的动作,实在是太令人害羞了。

不过身为主角之一的应玥,却不觉得这是一件多么令人羡慕的事情。

她抬起头看着顾霖,这个男人总是一副不温不火的样子,不管神情还是说话的语气,都十分淡漠,虽然很有礼貌,但是能感觉到疏远。

和他胡掰乱扯是不可能的,既然被逮个正着,那么只好乖乖认错。

“好吧,我知道自己做错了,甘愿受罚。”

在这个世界上,得罪什么人都不要得罪律师,靠嘴吃饭的人,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要轻易得罪。

“什么惩罚都行吗?”

顾霖顿了一下,觉得这个条件可以接受,而且他现在也有一件很棘手的事情,是他一个人没有办法完成的,不过如果应玥可以帮忙的话,就好办多了。

应玥不知道这个男人心里又在打着什么主意,可以只要幸免被起诉,还有牢狱之灾的话,什么都好说。

想到这里,应玥像鸡啄米那样点头,她就不相信顾霖还真的能吃了她不成。不过对于后来发生的事情,应玥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蠢了,这个男人,明摆着就是要吃掉她。

顾霖把手放下来,目光却依旧留在应玥的身上,对于这个女人的第一印象,并不讨厌。

“那我们就去领证结婚吧,民政局还有很久才下班。”

应玥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的耳朵出现幻听了,竟然会有这么荒诞的事情。

见应玥呆在那里,顾霖也觉得自己唐突了,这也许是职业习惯,因为在法庭上,不需要大段的陈述,只需要把想要表达的观点说出来就行了。

“我的意思是,既然你在向时面前说你是我的老婆,如果我们结婚了,就不存在欺骗,也不存在名誉损害。”

是很好的一个理由,可是却一派胡言。

应玥一抿嘴,错身想要离开,她还没有幼稚到,要玩这种过家家的小游戏。

顾霖也不拦着她,不过却迈开脚步,跟在她的后面,继续不紧不慢的说着,他的声音有一种魔力,不管愿不愿意,都会安静的听着他说。

“对于你的情况,我有所了解,目前你单身,也没有任何绯闻,结婚是一件不错的选择;我会尽丈夫的所有责任,包括日常开销,逛街吃饭,嘘寒问暖,送红糖水。”

应玥依旧走在前面,只当他胡言乱语,结婚这种事情,真的这么随便吗?

“我没有不良嗜好,每天准时回家,收入也不少,可以全部都交给你打理,和我结婚,你不会有任何吃亏。”

应玥听着他还在那里不停的说,猛地停住脚步,转过身,看着跟在身后,距离不足半米的男人。

“为什么会选我?”

虽然是一个难得一眼的养眼帅哥,可是这自傲的性格,却让她讨厌不已。不过仔细想想,反正她曾经以为这一辈子非他不嫁的人已经不在了,那么嫁给谁,又有什么区别呢。

反正都是过一辈子,只要选择合适的就行了。

她看见顾霖顿了顿,似乎在想着,怎么样的措词。

“我需要一个结婚的对象,而且你恰好也需要。”

这么一说,应玥倒是有些明白了,原来顾霖也是被家里人逼婚,所以才会萌生这个想法;而她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曾经无比欢欣的对家人说过,也许今年就会和孙宇晟结婚,结果是孙宇晟真的结婚了,不过新娘却不是她。

“好。”

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态,应玥点了点头,只不过是一个见过几次面,知道名字的男人而已;她想起自己的外婆和外公,也是到成亲的那一天,才互相见面,这样相比起来,她要幸运很多。

顾霖得到她的答案,眯着眼睛笑了起来,五年了,他也许应该要放下了。

不到一会儿,两个人就站在民政局的大门前,今天不是黄道吉时好日子,所以来等级结婚的人不多,偌大的大厅里,只有零星的几对新人。

其中,就包括应玥和顾霖。

在办证窗口前,工作人员熟练而机械的检查着两个人的证件,然后抬起头说道:“你们都婚检了吧,对于各自那方面的功能,都知情?”

应玥听了,怔怔的抬起头,这是什么破问题?

她有些无助的看着顾霖,顾霖朝着她笑了一下,两个人都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谁都不比谁更有经验。

见不回答,工作人员又抬高了音调再次问道:“你们对各自那方面的问题,都感到满意?”

第6章 优生优育

这么露骨的问题,让应玥有些措手不及,原来民政局还挺开放的。

她有些尴尬的抬起头,看着顾霖,这个时候,这种问题还是让绅士来回答。

不过顾霖似乎也有些拘谨,他略微皱起眉头,在法庭里,他口若悬河,不管是任何难题都不需要思考太久,给出的答案绝对无人能敌。

工作人员似乎有些等不耐烦了,摇了摇头,现在的年轻人,实在是太鲁莽随便,什么后果都不计较,一时兴起就想着结婚,一个不开心又想着离婚。

“我是问你们,婚前检查都没问题,优生优育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健康的宝宝……”

应玥扶着额头,有种想要从这里逃走的冲动。

“没有任何问题,我们两个人的身体都十分健康,对于优育下一代,我想没有疑问。那么现在,可以填表格了吗?”

从民政局走出来,应玥还有一种晕眩的感觉,也许是她这辈子做过的最疯狂的事情。

她走在顾霖的右手边,忽然间感觉都手臂被人抓住,然后手掌似乎被塞了某样东西,低头一看,是一串钥匙。

顾霖拿出便签纸,在上面写下他的住址还有联系电话,甚至连律师所紧急联系人的电话也写在上面。

“有一个案件在外地,我需要明天一早到达,如果你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随时打我电话;这是我的住址,你可以随时过去,但是不要碰我的文件。”

应玥点点头,看来没有人比她更加倒霉了,除了知道她的老公叫做顾霖,是一个律师以外,一无所知。

而现在,她的老公,还要因为差事,就这样把她丢下。

“除了这个,还有没有别的事要和我说?”

应玥耸了耸肩膀,她此刻只想回去好好的洗一个热水澡,然后美美的睡上一觉,也许就能从这场疯狂中醒过来。

“如果还有别的事,我会打电话给你。”

顾霖说完,转身离开,他为了找回黎向时的协议书,对应玥的所有事情,了如指掌。

“拜拜。”

应玥笑了笑,往前走,不过顾霖并没有走远,而是折返回来,脸上带笑的看着她说道:“很抱歉,我还没有适应这个角色。”

不等应玥反应过来,顾霖就伸手抬起她的下巴,俯身低头亲了下去;薄凉的唇压在她的嘴唇上面,她能感觉到来自这个男人身上的气息,陌生却又让人无法抗拒。

真不敢相信,她对于这个陌生男人,竟然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直到他的唇离开以后,还是没能反应过来,呆呆的看着他。

“我很快回来。”

应玥看着他脸上和熙的笑容,点了点头,忽然间觉得这样也挺不错。

回到公寓,应玥把红彤彤的结婚证还有钥匙等,全部都丢到抽屉里,然后坐在电脑桌前,双手撑着额头。

如果被爸爸妈妈知道,她瞒着他们结婚了,肯定会杀了她。

不过,现在要烦恼的事情,是熬夜把稿子写出来,毕竟她今天假装顾霖的老婆,为的也就是采访而已,谁知道把自己也搭了进去。

忽然间,她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今晚有可能下雨,要记得把门窗关上,睡觉的时候,检查门锁。”

应玥才刚接通,就传来一连串的叮嘱,会对她这么说话的,除了妈妈以外,就再也没有其他人,从前的孙宇晟也不曾这样子对她叮嘱过。

“你是谁?”

应玥皱了一下眉头,实在想不出来,还会有谁对她这般关心,从大学毕业以后,她只身来到G市,一步步的打拼到如今的位置,靠的是她的坚强和努力。

“我是顾霖。”

电话那一头,传来很无奈的叹气,他这个万人迷,来到应玥这里,总算是碰壁了。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也许是因为这一声叮嘱,让她对一个陌生男人生出一丝牵挂,其实平心而论,除了陌生以外,顾霖真的是一个不错的男人,不光是有相貌身材,性格教养都很好,她还有什么好强求的呢?

“我只是过去为一单案件取证,不过应该不会很久,在家等我。”

顾霖不是一个喜欢给出承诺的人,如果他没有办法确定,就不会轻易的说出一个时间。

第二天,主编几乎是感激涕零的抓着应玥的手,然后如获至宝的样子把稿件和照片接过去,这可是独家头条,而且还是经过黎向时本人首肯刊登。

新晋实业家黎向时,惊爆离婚消息。

单单是这一条新闻,足以霸占所有版面的头条,而且也让应玥一跃成为首席记者。

第7章 冤家路窄

顾霖离开了三天,而应玥有了她第一个助理,刚刚毕业于中文系,有着一股过人的冲劲,好像不会疲劳一样。

“玥姐姐,我都检查好了,录音笔,马克笔,随身稿子,还有便携式录影机。”

小章扎着高高的马尾辫,戴着一副圆框眼睛,肩膀上背着一个黑色的布包,所需要的器材全部都在里面。

黎向时的新闻稿发布以后,引起了一阵轰动,但是因为他本人已经离境,所以没有办法再进行采访,因为应玥的手稿成为了唯一的新闻稿,一时之间,她的名字,占据在各个版面的署名人那一栏。

主编一个高兴,给她收编了一个小助理。

“随时出发。”

应玥站起来,往外走去,她今天要采访的是一个三线小歌手,几乎就是名不经传的那种,只能写一些歌,让出名的歌手去唱。

而这次的采访内容是,她写的歌被某一著名歌手经纪人盗用,还自称是某歌手亲自创作,拒不承认盗用一事。

小章跟在应玥身后,语速极快的说道:“我们和吴小姐约了在贝蒂咖啡厅,时间是下午三点。”

应玥看了一下手腕上的手表,还有半个小时,从杂志社打车过去,时间还很宽裕。

她一边往外走,一边拿出手机,自从那天顾霖打电话叮嘱她锁好门窗以后,直到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仿佛这个男人从来都没有在她的面前出现过一样,消失的干干净净。

而她也没有任何理由,给顾霖打电话,如果拨通了,要说什么好呢,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贝蒂咖啡厅是当地比较出名的一间咖啡厅,不管什么时候都客源满满,应玥和小章来到的时候,几乎已经满座了,一个头戴鸭舌帽,穿着黑色宽松t恤,打扮的十分假小子的女生对她们招手。

而她就是今天应玥的采访对象。

应玥走过去,朝着她笑了笑,然后落落大方的坐下来,对她说道:“吴小姐你好,我是今天对你采访的记者应玥,而她是我的助理,你叫她小章就可以了。”

“你直接叫我乐君就好了,这是我的一些手稿,上面有时间,可以证明我才是创作人。”

吴乐君没有过多的寒暄,从手提包里拿出手稿,放在应玥的面前,满脸希冀的看着她。

应玥翻看了一下这些五线谱手稿,脑海里闪过顾霖的身影,这种事情,似乎交给律师,更加靠谱。

但是对于一个名不经传的三线歌手,实在是没有任何经济能力,和著名歌手打官司。

“我会对这件事进行专版报道,但是至于反响的话……”

她只是报道问题,做不到解决问题,这实在是太考验她了。

吴乐君却变得无比激动,站起来抓住应玥的手,大声说道:“你可以的,那是属于我的东西,为什么可以随便给人抢走呢,难道只要他们喜欢,就可以随便拿走,根本不顾我的意愿吗?”

应玥看着吴乐君,觉得她的话,就好像在说着自己,明明是属于她的孙宇晟,可是夏小豫喜欢,她就可以随便拿走。

“乐君……”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因为没有座位了,你们不介意和这两位客人搭桌吧。”

侍应走过来,朝着她们客气的说道。

吴乐君正在想办法解决着超级烦恼的问题,想也不想,抬起头不客气的说道:“介意,走开。”

但是,这两位客人却惊喜的叫了起来,仿佛看到了新大陆一样。

“玥玥,你怎么在这里?”

什么叫做冤家路窄,应玥觉得这个词用在她的身上,实在是太贴切不过了。

夏小豫笑得有些夸张,坐下来看着她说道:“只是来这里喝个咖啡,也能碰到你,是不是有些太巧合了一点呢?”

其实夏小豫满肚子怨气,她所憧憬的童话似的婚礼,却在最后,被应玥搅局,应玥离开以后,多少人在背后叽叽喳喳的议论,而她却还要咬牙保持笑容。

“那就滚吧。”

对于这样的人,应玥连多说一句话都懒得,反正也不想装什么淑女。

“玥玥,几天不见,你变得真粗鲁。”

夏小豫皱了一下眉头,伸手挽过一旁的孙宇晟,几乎整个人都黏上去,恩爱无比的扬起下巴,挑衅般的说道:“宇晟就在这里,你都还没看多几眼,怎么舍得让我们那么快离开呢?”

应玥看着她,抿着嘴不说话,真是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令人厌恶的女人,曾经是她的好闺蜜,穿着姐妹装躺在床上,说着悄悄话,如今想起来,真是令人作呕。

第8章 眼不见为净

“我看到了,你可以走了。”

应玥收回目光,她今天是来做采访的,不是和夏小豫耍嘴皮子功夫。

“真是可笑了,玥玥,这里是咖啡厅,什么时候你来了,我们就不能来呢。宇晟,要不你开一家咖啡店给我吧,这样我就能决定,谁能进来,谁不能进来。”

夏小豫转过身,拉过站在她身后的男人,娇滴滴的口吻说着,然后顺势用力一拉,把孙宇晟拉到桌位上,很明显的就是和应玥对着干。

“好,你想要什么,我都买给你。”

对男人来说,嗲到流油的撒娇,根本就把持不住,一间咖啡店对家底殷厚的孙宇晟来说,不成问题。

“亲爱的,你最好了。”

夏小豫说着,伸出手臂搂住他的脖子,旁若无人的亲吻起来。谁能想象得到眼前这个缠绵的男人,两个月前,还拉着她的手,花前月下的说着承诺的誓言。

应玥耸了耸肩膀,她当初是怎么瞎了眼睛挑选了这么一个极品的同寝室闺蜜,和一个极品的前男友呢?

“乐君,你看隔壁有人,我们的话题不太方便继续,要不换一个清静一点的地方吧。”

至少要来个眼不见为净。

“我们才刚坐下来,你就要走了,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所以不敢面对我们呢;比如是,你毁了我们的婚礼,让我成为了大家笑话的对象,对此你一句话都不想说吗?”

夏小豫脸上的笑意慢慢褪去,显得有些狰狞起来,她所期盼的,如同童话般完美的婚礼,在所有亲朋好友的见证下,却被应玥毁了。

听着夏小豫的控诉,应玥差点笑出声来,这恶人先告状,倒是做的挺到位的。

“你想我说什么?”

应玥抬起头,微微翘起眼帘,扫过坐在一旁的孙宇晟,他似乎不打算做任何的表态,只是坐在一旁而已。

“应玥,你就是妒忌,彻头彻尾的妒忌,因为宇晟选择了我,而不是你。”

夏小豫忽然间尖声叫起来,她这娇滴滴的声音,放大几十分贝,十分刺耳。

小章和吴乐君都看着应玥,两个人很有默契的眨了眨眼睛,决定不参与进去。

“没办法,我做不到像你这样,脱光衣服,主动爬到他的床上,所以这个男人,只好让给你了。”

应玥说着,眉心微微拧了起来。

虽然说接受了高等教育,但是其实她对待感情还是很有原则的,在没有结婚之前,牵手亲吻就已经是极限。

她曾经以为可以牵着手过一辈子的男人,最终也敌不过夏小豫的主动献身。

相貌俊逸,身家不凡而且家教良好的孙宇晟,是所有女人心目中,最完美的白马王子;完美到,不惜背叛,也一定要抢到手。

那一晚,她利用自己的身体,完成一场旖旎的阴谋,然后偷偷拿过孙宇晟的手机,发短信给应玥,说自己病的厉害,让她马上到他家来一趟。

当应玥赶到的时候,看到的是两个人在床上,好像两条蛇一样,痴缠得令她作呕。

应玥靠在门边,嘴角泛起冷笑,想要看他们怎么解释,也许翻遍整本字典,都找不到任何一个令人满意的借口,去解释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孙宇晟整张脸都煞白了,拉过被单围住下体,跪在应玥的脚下,慌乱而不知所措。

而夏小豫则坐在床上,一副小鸟依人的抱着双膝,眼角挂着泪水,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可是,她分明看到夏小豫嘴角泛起的得意笑容,那种只有女人才察觉得到的微小神情,应玥全部都捕捉得到。

是她蠢,一直把夏小豫当成自己的好闺蜜看待。

“玥玥,我对不起你,但是我要对小豫负责。”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应玥看见孙宇晟抬起头,一字一顿坚定的说着。

一个负责任的男人,她还有什么好责怪呢,美食当前,不会有人傻到空着肚子装圣人,而他孙宇晟也不是什么圣人。

“那我呢?”

应玥看着他笑,止不住的笑,没有办法停下来,她害怕如果笑声停下的话,眼泪也会跟着落下来。

“玥玥,对不起。”

孙宇晟顿了好久,声音嘶哑的说着,一个跪着,一个坐着,一个站着,结局已经定好。

“夏小豫,你有本事抢,也要有本事白头偕老。”

应玥说完,拎着包转身离开。

“玥玥。”

一直都没有说话的孙宇晟,此刻抬起头,看了应玥一眼。虽然这一切都是一个荒诞的错误,但是既然现在夏小豫是他的老婆,就不允许任何人说她的不是。

“别这样说小豫,她是我老婆,你从前不会这样咄咄逼人的。”

小说

我暗恋席钧焱十五年,成为他的妻子三年,被他折磨了三年…

2021-1-3 11:32:30

小说

崔恩恩觉得自己就是个背锅侠!

2021-1-3 11:35:2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