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渣男入狱却惨遭背叛!!

被爱蒙蔽,洛桑代新婚老公坐牢。,入狱之前渣男信誓旦旦只爱她一个,却和她的亲妹妹污秽苟且,妄图贪父亲留给她的遗产!,她势单力薄、不善于勾心斗角,只能把自己伪装成一只小兽。,“乖,戴上这个戒指,以后老公护着你。”神秘男人的出现救她于水火之中,替她虐渣出头。
 入狱之前渣男信誓旦旦只爱她一个,却和她的亲妹妹污秽苟且!

第1章 他给了她一份大礼

走出监狱的那一刻洛桑是雀跃的,她站在灿烂的阳光下,抬眼看着头顶的太阳,好看的眸子眯起,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林舜,我出来了!

踩着白色运动鞋,穿着白色T恤和蓝色小脚裤,洛桑还是一如既往的清纯模样。

熟悉的房子,悠长的走廊,洛桑在两扇欧式大门面前停下,还没有按门铃,一个穿着女仆装的佣人已经赶了过来。

上下扫视了洛桑一眼,她的态度明显很差。

“你是谁?来找哪位?”

洛桑皱眉,看了看眼前的佣人,她不认识。

“这是我家,你是谁?”

“你家?”佣人哈哈大笑起来,冲着洛桑翻了个白眼,“这儿可是林少爷的房子,你是哪位?”

“我是洛桑,他老婆。”洛桑平静的开口,“你是新来的?”

“老婆?”

佣人听见这两个字之后一脸惶恐,如果眼前这个人真的是洛桑,林少爷的老婆,那里面那个正和林少爷暧昧不清的人是谁?

“让我进去。”

洛桑瞥见佣人眼底的心虚,心里不禁起了一丝疑惑,她那么紧张做什么?

“可是——”

佣人想拒绝,却找不到理由。

洛桑再次重复,语气不容人拒绝,“让我进去!”

“洛小姐!”

大门刚打开,洛桑已经迈着步子往大厅方向走去,佣人在身后追赶却丝毫不起作用。

“少爷呢?”

看着空荡荡的大厅,洛桑心底第一次有了一种不安的感觉。她下意识的朝着楼梯的方向看去,佣人看见她的眼神,立刻拦在她身前。

“少爷不在!”

“不在?”秀眉轻佻,洛桑冷笑一声,她再蠢也能猜出一点大概。掰开身前的佣人,洛桑大步流星的朝着楼上走去。

“啊!林少,你好厉害!”

“是吗?小宝贝,你喜欢吗?”

还没靠近他们三年前的婚房,一些淫秽不堪的词语伴随着浪荡的叫声传入洛桑的耳朵里。

洛桑的脚步停下,清秀的脸庞一瞬间变的惨白。

这个声音,她再熟悉不过,即使是过了两年,她还是这么的熟悉。

“林少!啊!我爱你!啊!!”

女人一声又一声的尖叫声冲撞着洛桑的耳膜,垂在身侧的手不断握紧,洛桑没有犹豫,直接推开眼前的那扇门。

“啊!”

大门突然被人打开,骑在林舜身上的女人吓了一跳,立刻拉过被子盖住自己的身子,怒道:“哪个不长眼睛的?谁允许你进来的?”

“谁啊,阿菊,我不是说了我办正事的时候不要打扰我吗?”

躺在被子里的男人一脸的不耐烦,他直起身子,愤怒的朝着房门的方向看去,却在一瞬间吓得脸色苍白。

“桑桑?”

“林舜!”洛桑冷笑着走近那张他们新婚之前一起选的双人床,看着男人那张惊慌失措的脸庞,她的双腿似乎是灌了铅,每走一步都疼。“你可真对得起我!”

“桑桑?她是你的老婆?”

床上的女人听见林舜对眼前女人的称呼,也不由得吓了一跳,她不敢犹豫,立刻从林舜的身上下来,迅速的穿上衣服。

“你不是说她还有几年才出来吗?”

第2章 林舜,我们完了

洛桑双手握紧,指甲刺进掌心,生生的疼。她的确本该过几年出来,可是她为了见到林舜,是多么的努力?结果呢,他却送了她一份大礼!

“桑桑,你听我解释。”

林舜也立刻穿过衣服,见洛桑的脸庞一点点的发冷,赶紧拽住洛桑的手。

“放开我!”努力的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洛桑一把甩开林舜握住自己的手,脸上闪过一抹嫌弃,“你别碰我,我觉得脏!”

“桑桑,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林舜的脸上满是歉疚,他那双眸子依旧是那么的深邃迷人,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今天的这一切,洛桑怎么会相信她爱到骨子里的男人会如此的龌龊!

“哦?”洛桑双手环胸,冷漠的挑眉,“那你告诉我是怎样?”

“我——”林舜看见洛桑如此平静的模样,竟然一时间找不到说辞。

洛桑继续冷笑,“你说啊?难道你要告诉我,在这两年里,你太想我,所以就找了个女人来代替我?”

没想到洛桑会猜到自己的想法,林舜一时语塞。

“你知道,我是个正常男人,都两年了,我也需要发泄一下吧!”

“呵呵。”听着他厚脸皮的解释,洛桑只觉得恶心,“你是个正常男人?那我呢?难道我不是个正常女人吗?难道我坐牢的这两年也要和别的男人上床吗?”

最后的一句话几乎是洛桑低吼出来的,她不能再看到眼前的这张脸,否则她怕自己会恶心的想要吐出来。

她转身就想走,林舜不死心的拉住她,“桑桑,我求求你,我真的还是爱你的,那些人,我只是和她们逢场作戏罢了!”

“够了!”洛桑咬牙转身,心如死灰,“林舜,我们完了!”

她抬脚,迅速的飞奔下楼,林舜听见这句话也是急得不行,立刻追了上去。

但是洛桑的速度他实在是跟不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打了一辆出租车离开!

刚上出租车,洛桑的泪水就忍不住流了出来。

她一想到刚才的场景就觉得反胃,看见林舜那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她就觉得委屈,她当初是瞎了眼了,所以才会替他坐牢。

“小姐,请问你去哪里??”

“哪里?”洛桑抹去眼角的泪水,她坐牢两年,一出狱就来找林舜,爸爸躺在医院里,洛家只剩下那两个女人,她还能去哪里?

看着窗外不读变化的风景,洛桑低声回了句,“你先开吧,我什么时候让你停,你就停。”

“好嘞!”

司机师傅也痛快,直接沿着前方的路开了下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子经过一片闹市区,洛桑看见一个酒吧,她突然很想喝酒。

“师傅,就在这儿下吧。”

洛桑下车,司机师傅好脾气的探出头来,“小姐,一共104,给你打个折,100块!”

“一百?”

洛桑低头,翻了翻自己的口袋才发现自己一分钱未带。也是,她刚从牢里出来,身上哪里会有钱?

“师傅,我,不好意思,我没带钱。”

洛桑低声开口,略觉尴尬。

第3章 解难

“没带钱?”司机的语气变了变,不过很快恢复正常,“没关系,我知道你们年轻人都喜欢用手机付钱,什么支付宝微信都可以的!”

“手机?”

洛桑皱眉,她哪里会有手机?她现在根本就是一无所有!

“手机也没有?”司机抬高音量,不满的看向洛桑,“你不会是想做霸王车吧?我看你一个小姑娘清清秀秀的,怎么能做这种事情呢?”

“我——”洛桑心凉了一片,她不是故意的。

“嘟嘟——”

身后的车子开始按喇叭,司机耐着性子下车,“小姐,我说你不会真的是坐霸王车吧?我可是陪着你绕了大半个市区啊!你怎么说也不能这么坑我啊!”

“嘟嘟——”

身后的车子继续按着喇叭,且声音不断加大加快。司机冲着后面打了个手势,准备继续对洛桑进行教育。

洛桑低头不语,她是真的没钱。

“喂,我说你怎么回事?不知道这儿不能停车吗?”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下车,看见司机和洛桑两人在一旁争吵,不满道:“麻烦你把车子往前挪一挪!”

“你等会,我这儿有事情要处理!”

司机摆手,准备继续,黑色迈巴赫的车窗缓缓按下,低沉的声音传来,“陆平,出了什么事?”

“少爷,是个司机,在和一个姑娘要钱呢?”

被称为陆平的男人走到窗边,说话的语气谦恭至极。

“要钱?”剑眉微佻,秦屿城深邃的眸子落在不远处的女人身上,她娇小的身躯站在不远处,清冷的脸庞面无表情。眉眼低垂,眼角似乎还残留着泪水,一副惹人怜惜的模样。

心底有了一丝异样的情绪,秦屿城漫不经心的移开视线,眉头微皱,“随便找个位子停一下吧。”

“好。”

陆平准备上车,前方的司机还在念念叨叨,看来这件事情是解决不了了。

“等下。”陆平刚拉开车门,秦屿城性感薄唇微启,“替她把钱付了吧。”

“啊?”陆平怀疑自己听错了,他们家主子说什么?替一个陌生女人付车钱?还没来得及再次发问,车窗已经缓缓合上。

陆平不敢犹豫,立刻上前,“这里是一百块,我们少爷帮这个女人付钱了,你赶紧开车离开!”

有人付钱司机自然也就不多说什么,只是临走前还意味深长的看了洛桑一眼。

“小小年纪不学好!”

洛桑无奈,转头对眼前的男人道谢,“谢谢你,你可以留个电话号码吗?我会还你的。”

“不用谢我,是我家少爷的意思。”

男人上了车,车子缓缓前行,透过黑色的车窗,洛桑什么也没看见。

少爷?洛桑苦笑着转身进入酒吧。

酒吧的上空充斥着躁动的音乐,男男女女在舞池里不断扭动着身躯。空气中弥漫着各种酒水的味道,绚烂的灯光下,谁也不认识谁。

“给我一瓶伏特加!”

整个人贴在吧台上,洛桑现在的样子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伏特加?小姐您确定吗?这酒的度数很高的。”

第4章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酒吧见眼前的是个女人,还是个清纯诱人的女人,不禁劝说道:“要不然来一杯血色玛丽吧,如何?”

“什么血色玛丽?”洛桑不满的皱眉,纤细的手指冲着酒保勾了勾,她唇角带着笑意,模样勾人,“我要酒,我要喝了能醉的酒,你听清楚了吗?”

“好吧。”酒保从酒架上拿出三瓶伏特加,递到洛桑面前,“三瓶,够不够?”

“谢谢。”

顺手拿起三瓶酒,洛桑转身走到角落里的沙发上坐下,她一杯又一杯的喝着眼前的酒,脑海里闪过的却是林舜和别的女人上床的画面。

每想起那一幕,她的心似乎都在滴血。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洛桑显然已经醉了,她趴在桌子上,眼角不断有泪水流出。

她长的本身就美,此刻又醉的一塌糊涂,自然会引起不少人的注意。

“小妹妹,哭什么?要不要哥哥陪你喝几杯?”

身旁的位置凹陷下去,一股刺鼻的味道袭来,洛桑的眉头皱了皱,“陪我喝?呵,我不需要。”

“别这样嘛,一个人喝酒有什么意思?来,哥哥陪你!”

男人说着,右手搂上洛桑纤细的腰肢,一股香气袭来,男人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猥琐。

“放开我!”

洛桑皱眉,不满的拽开身旁男人的手,她最讨厌不认识的人碰她。

“别这样,来,我带你走!”

男人说着就要扶起她,带她离开。但是洛桑却死死的抱住桌上的酒瓶,不肯离开。

“你放开我,我还没和喝好,我不走!”

男人的力气越来越大,洛桑的身子眼看着就要脱离沙发,突然,洛桑睁大眼睛,一个空酒瓶直直的朝着男人的头部砸去!

“砰!”的一声,玻璃伴着血液在男人的头顶炸开了花!

“妈的,你敢打老子?”

摸着头上的血液,男人气的不行眼看着就要一巴掌下去,突然有人抓住他的手腕。

“打女人?”

秦屿城冷冽的眸子眯了眯,瞥了身旁的女人一眼,他的唇角勾起一股笑意。都没钱了,还来酒吧喝酒,她还真的是特别啊!

“你是谁?敢管老子的事情?”

男人被人拦下,心里不舒服的很,刚想发火,忽然瞥见秦屿城袖口上用金色丝线绣着的“秦”字!

“你是秦少?”男人的气势瞬间没了,立刻弯腰求饶,“我的错,我马上滚!”

临城市首富的儿子,秦氏集团的总裁秦屿城可没人敢惹!

“少爷。”

陆平觉得今天发生的事情都太不可思议了,他们总裁不是最讨厌女人吗?今天竟然为了这个女人一次又一次的破例?

“嗯?”漫不经心的擦了擦手,秦屿城收回落在女人身上的目光,准备离开。

下一秒,突然有具柔软的身子紧紧的贴住了自己的身子,一双纤细白皙的柔夷将他的腰部狠狠搂住。

脸色瞬间一沉,酒味袭来,秦屿城的眉头皱的很紧。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身体迅速僵硬,秦屿城看着一脸发愣的陆平,低吼道:“愣着干什么?快把她拉开!”

第5章 不知羞耻的女人

陆平从刚才的事情中回过神来,一边应着一边准备将洛桑的身子拉开。

但是洛桑却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硬是抱着秦屿城不肯松手。

“我那么爱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看着自家少爷愈发铁青的脸庞,再听着洛桑嘴里的这番话,要不是足够了解自家少爷,陆平差点就以为眼前的两个人有什么联系了。

“陆平!”

闻着背后女人身上传来的馨香,秦屿城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见陆平努力几次无果,他已经气的差点脑充血了!

不知道他最讨厌女人吗?更何况这个女人此时还紧紧的贴着他?

“知道啊少爷!”

倒吸了一口冷气,陆平还想再努力,一旁的经理带着几个服务员赶了过来,一看见眼前的女人像个八爪章鱼似的黏在秦屿城身上,所有人的脸色都大变。

“这——秦少!”

经理顿时有些手足无措,看着眼前的场景,额头已经渗出许多冷汗。谁不知道秦屿城是不能招惹的,这下好了,居然在他们的酒吧被个女人缠住了!

“快把她拉开!”

陆平此刻已经不敢抬头去看秦屿城的脸色了,但是这个女人身上不知道是有了强力胶还是什么,几个大男人一起居然都拉不动她!

“别碰我!”洛桑突然开始哽咽,“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林舜,你就是一个混蛋!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听见林舜的名字,秦屿城的身子僵了僵,这个女人认识林舜?

“我不好吗?我是真的不好吗?”洛桑柔若无骨的小手突然在秦屿城的身上来回抚摸着,嘴里喃喃低语道:“你都没有尝试过,怎么知道我不好?”

“该死的,你居然敢摸我?”

视线冷到极致,秦屿城抓住女人的手,转过身子,盯着眼前的女人,冷声道:“不知羞耻的女人!”

“不要骂我,不要!”刚甩开她,她又贴了上来,而且这次是正面相对。

洛桑仰起头,湿漉漉的眸子对上头顶那张深邃冷寒的眸子,“只是两年,两年你都等不了吗?”

话音刚落,她突然踮起脚尖,封住眼前凉薄的双唇。

嚯!

现场所有人愣住,秦屿城的脑子里也是一片空白!

她忘我的抱住他坚实的腰,一点一点,小心翼翼的啃噬着眼前这张味道不错的双唇。

这个女人在干什么?她居然在吻他?而且他竟然一点都不反感她的吻?

“少爷!”

陆平看着两人的动作,一时间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够了!”

秦屿城推开女人的身子,脸色阴沉,“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我——”洛桑抬起头,冲着男人弯起一抹好看的笑,“我只是喜欢你——”

说完,女人的身子直直的倒在了秦屿城的怀里。

“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

柔软的身子往秦屿城的怀里钻了钻,她的脑袋趴在秦屿城的怀里,睫毛上还挂着晶亮的泪水。心里的某个角落片刻的柔软下来,秦屿城眯眼,“去拿车!”

第6章 去酒店

“拿车?”陆平不怕死的问了一句,看见秦屿城撇过来的冰冷眼神,不敢犹豫,赶紧跑了出去。所以,他们的少爷要带女人回家了?

温热的车里,秦屿城的脸色依旧差的要死。他盯着眼前的女人,脸上的表情如同一块千年不化的寒冰,冷的要命。

他真的是疯了,竟然会把这个女人从酒吧里抱出来?

“少爷,我们现在去哪里?”

瞥了瞥后视镜里秦屿城冷的发青的脸,陆平怯怯的开口,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惹怒秦屿城。

去哪里?

秦屿城的脸色又冷上几分,他低头,看着女人潮红的脸庞,准备把自己的手从她的手掌心抽离。她的掌心都是汗,他觉得很不舒服。

但是他只要一动,她就会迅速的握紧,根本不给他一丝一毫的机会。

“是要带她回别墅吗?”

作死的问出这句话,其实陆平的心里是充满期待的,毕竟秦屿城太久没有接触过女人,如果真的肯带一个女人回去,恐怕整个秦家人都要高兴疯了吧!

“不可能!”

随便带一个女人回秦家?这不是他秦屿城的风格,更何况这个女人能够随随便便的在酒吧里勾搭男人,也不是什么正经女人。

这样的女人,怎么配带回秦家?

脸色微沉,不耐烦的用力抽出在她掌心的手,秦屿城冷声道:“去酒店!”

“酒店!”陆平低呼,难道说他们的少爷打算今晚——刚想到这里,瞥见秦屿城眼底深深地厌恶,陆平还是打断了自己所有的猜想。

他们的少爷,还是一如既往的讨厌女人。

“去买一件干净的衣服,再弄点醒酒的东西过来。”

酒店的总统套房,门刚打开秦屿城已经开始发话,陆平立刻下去准备。

将怀里的女人扔在偌大的床褥上,破天荒的,她竟然轻易的松开了他的身子。这一刻秦屿城怀疑,她刚刚是不是一直在装。

秦屿城转身,准备离开,身后的女人突然开口。

“不要走好不好?”

她不安的动了动身子,眼角的泪水一滴又一滴,划过她白皙的脸颊。

秦屿城的身子停住,半晌,他转头,看向床上的女人。

她在床褥里扭动着身子,清秀的脸庞染上一抹潮红,潋滟红唇微启,眉头也皱的很紧,她好像很难受。

“水,我要水。”

喉咙干涩发痒,洛桑想要睁开眼睛起身,可是浑身无力,头也疼的要死。

剑眉微皱,秦屿城见她如此难受,思索半晌还是去替她倒了一杯水。

走到床边,他的语气是冰冷的,“女人,起来喝水。”

听着男人的声音,迷糊间,洛桑睁开眼睛,看着眼前模糊的轮廓,她的泪水瞬间掉落。

没有犹豫,下一秒,她已经整个人挂在了秦屿城身上。

“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该死的,你在干什么?”整张脸庞铁青,秦屿城用力,想要把身上的女人拽下来。

但是洛桑怎么肯?她以为林舜又要抛弃她,手上的力道又紧了些。她很难受,越是贴近他的的身体,她觉得越舒服。

第7章 不会碰她

纤细的十指开始滑动,最终落在眼前那张姣好倾城的脸庞上,迷离的双眼微眯,洛桑的嘴角勾起一抹魅惑的笑意。

“我要告诉你,那些女人有的我也有。”

话音刚落,在秦屿城准备将身上的女人拉开之前,她的唇已经侵占了他的。女人忘我的封住他的唇,试图撬开秦屿城紧闭的薄唇。

她的攻势猛烈,那双柔弱无骨的双手也开始在他的身上游走。

本来紧皱的眉头此刻皱的更深,他眯起邪肆的眼眸,抓住女人的手掌,性感低沉的声音在洛桑耳畔响起,“女人,你确定吗?”

洛桑刺客哪里还听得进去这些,她疯狂的解开男人的衣领,只想尽快的进入正轨。

身上被她撩的难受至极,眸光一凛,秦屿城弯腰,将女人打横抱起,狠狠地扔回床上。

“这是你自找的,可别怪我!”

低头封住她的唇,霸道的撬开她的唇齿,他从未有这种不能自拔的感觉。身下的女人在努力地迎合着他,他禁锢住洛桑的后脑勺,开始攻城略地。

“唔——”

一丝舒服的呻吟从洛桑的口中的溢出,秦屿城只觉得浑身所有的血液都往脑袋里冲,他将女人压在身下,准备更进一步。

“我不好吗?”

她突然睁开双眸,目光清明的盯着他,好像早就已经清醒过来。

停下动作,秦屿城从她的眼眸里看到了失望和落寞。他皱眉,心里有种莫名的烦躁。

“林舜,我不好吗?”

女人的话让秦屿城清醒过来,他盯着身下的女人半晌,从她的身子上移开,下了床,他径直走进浴室。

冷水淋湿自己的那一刹那,秦屿城浑身所有的热火都冷却下来。

望向镜子里自己那张冷漠至极的脸庞,他的眼角染上一丝愤怒,该死的,他竟然对一个女人动了那种心思?

“少爷??”

陆平从外面回来,见洛桑躺在被子上睡觉,而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不由得遐想连篇。

他们的少爷,该不会和这个女人发生什么事情了吧?

“嗯,把醒酒汤给女人喝下,你去拿车,我们马上离开。”

将水龙头关掉,秦屿城穿好衣服,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见他一脸恼火的模样,陆平点点头,“好的,少爷。”

第二天一早,洛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置身在一个陌生的环境,脑袋里顿时一片空白。眼前有个女人的身影不停的走来走去,她皱眉,“你是谁?”

“我是服务员,小姐,您醒了?”

见洛桑醒了过来,服务员打声招呼之后,继续收拾房间。

“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环顾了四周一眼,洛桑起身,她觉得脑袋很疼。很想努力的回忆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她却什么也想不起来。

好像是她昨晚喝醉了,好像看见了林舜那个混蛋,然后呢?然后发生了什么?

“小姐,是我们总裁将你送过来的。”

见洛桑一脸茫然,服务员好心的解释着。

“你们总裁?”洛桑皱眉,她不记得自己认识什么总裁。

第8章 又一个惊喜

“没什么,小姐,这里是您的衣服,麻烦您换好衣服之后离开。”

交代了一句之后服务员关门离开,洛桑低头看了看床上的连衣裙,是她的号,从内衣到外套,都给她搭配的完好。

脑袋里一片混乱,洛桑也考虑不了那么多,她正准备起身,突然想起自己还躺在病床上的父亲。

难以掩饰内心的思念,洛桑换好衣服,迅速赶往医院。

两年了,她在监狱里两年,本来出狱的第一件事情就要去看看自己的爸爸,但是难以忍受对林舜的思念,她开心的回家,却发现了那么狗血的事情。

现在她什么都不在乎了,只有爸爸才是最重要的。

三年前,爸爸在去公司的路上突然发生车祸,变成植物人,林舜的公司也出了极大的问题。在紧要关头,她代替林舜入狱。

仔细想想,那一年真的发生了许多事情。

而她做的最愚蠢的一件事情便是在林舜的央求下替他入狱,她竟然信了那个王八蛋的鬼话,替他坐了整整两年的牢。

站在昏暗悠长的走廊里,洛桑下意识的握紧双拳,她现在看清了一切,一定不会给他好过。

站在熟悉的病房前,洛桑还未开门,便有个熟悉的身影从不远处走来。看到洛桑的那一瞬间,他显然是惊讶的。

“洛小姐,您出来了?”

洛桑入狱的事情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当然也包括自己父亲的主治医生。这个男人一直在替自己的父亲治病,所以洛桑也算是熟悉。

“您好,医生,我父亲他——”

“还是没有一点点的进展。”摇了摇头,医生推门而入,洛桑抬起沉重的步伐跟着他进入病房。

看见床上躺着的身影,洛桑眼底的泪水迅速掉落。

“爸,我来看你了。”

床上的男人紧闭双眼,眉眼之间还是挥之不去的器宇轩昂。爸爸是一个很帅的男人,如果不是那场车祸,他现在还是公司的总裁。

“洛小姐,待会儿我把您父亲的报告给你看看吧,你先和你爸爸说说话,然后来我的办公室找我一下。”

“好。”

洛桑点头,抹去眼角的泪水,洛桑起身,见一个小护士经过,她拉住小护士的胳膊。

“麻烦你,帮我弄一盆水和一个毛巾过来,谢谢。”

“哦,好。”

这个房间住的是谁,护士自然是清楚地很,所以对洛桑的要求,她也不敢犹豫,立刻去准备。

“林舜,你不是开玩笑吧,她怎么可能回来?”

门边传来熟悉的声音,洛桑的眉头狠狠皱起,是洛柔,她怎么会和林舜在一起?

“真的,她在监狱里表现的好,所以提前放出来了。”

是林舜的声音,两人似乎停在了门前,并没有推门而入。

心跳猛地加速,洛桑咬唇,缓缓走向紧闭的房门,她倒想听听两个人到底在讨论些什么。

“可是如果她回来的话,我们怎么办?林舜,你答应过我,你会和我在一起的!”洛柔的声音里充满着焦急,显然是十分害怕林舜在骗她。

小说

为了争夺我,三个官二代用尽了阴谋阳谋。

2021-1-3 11:23:58

小说

顾辰风是站在社会顶端的男人,而我只是一个离异女。

2021-1-3 11:27:2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