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争夺我,三个官二代用尽了阴谋阳谋。

为了争夺我,三个官二代用尽了阴谋阳谋,还惊动了背后的权力集团。,他说:“唐清,爱你是我这辈子最快乐的梦想,也最艰难,但我绝对不会放弃。”,我笑得千娇百媚:“很高兴听你这么说,不过,我这辈子最快乐的梦想就是毁掉你这个快乐的梦想,你心碎的声音一定很好听。”,白牧野,我爱你,我恨你。
为了争夺我,三个官二代用尽了阴谋阳谋,还惊动了背后的权力集团。

第1章 要结婚了?

狂风暴雨后,像往常数次一样,白牧野倚在床头,点燃事后烟,心满意足地吞云吐雾,我则在他漠然的目光里,裹着浴巾去洗澡,然后穿衣回家,现在是晚上八点半,回家我还可以刷一部美国大片,只是今晚他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突然要留我过夜。

我想,可能是因为他的心情不好,今晚他喝了不少酒,眼睛红得像兔子。

白牧野高大英俊,桀骜不驯的气质像极一匹狂野的烈马,他就那么随随便便对你挑唇痞痞一笑,雄性荷尔蒙气息瞬间爆棚,你心头的小鹿就能撞死无数只。

然而可惜的是,这个男人,只是我的火包友。

三个月前,我妈见钱眼开非要我接爱一个暴发户老男人的提亲,而且因为我是chu女开出很高的价格,为了报复我妈,一气之下跑去酒吧准备找个男人把自已交出去。

当时在酒吧门口遇见他,迷离的霓虹灯下,他宛如言情小.说里走出来的霸道男主,上来二话不说,直接把半醉的我抱上他的车,带来了这间总统套路。

至今我都没想明白他那晚的举动,我问过,他毒舌地答,一个男人想睡一个女人,还需要理由?

也是,更别说我还是个很好看的女人。

我连一场像样的恋爱都没谈过,和他约完之后,产生了一种强烈的罪恶感,但一想到我妈那样对我,心里又有了报复的快感,于是就带着这种矛盾心理,在这艘贼船上获得了阴暗的满足一发不可收拾。

我和他一约就是三个月,但也只是火包友,贼纯洁的那种,互不干涉对方生活,也不打听彼此的风花雪月,没有情意,只有肉体碰撞,完事了各回各家,饭都没吃过一次,更别提过夜了。

我没想到白牧野会突然提出过夜,对于我和他的关系,这个不起眼的要求无疑是一记重磅。

愕然之后,我愉快地答应,我也想体验一下,清晨柔软的阳光里,在一个男人怀中醒来是何等岁月静好。

白牧野留我过夜,是不是代表我和他关系将有质的飞跃?

洗澡的时候,我满脑袋里想的都是这个傻问题,莫名的心情飞扬。

洗好澡出来,白牧野正在玩我的手机,听到我的动静头都没抬一下。

“美女出浴都不看,手机这么好玩呢?”我坐到他身边,调侃着,试图让气氛活跃一些。

他没理我,又点了一根烟,猛吸一口,然后把手机递给我看,冷笑问:“要结婚了?”

啥?

我接过来一看,我妈发来一条长长的信息,大意是说,高有德已经把彩礼送家里来了,整整六十六万,如果我不满意,他还可以再加,到时结婚他还会再给我买辆车子,钻戒也是好几万块的,绝对不会亏待我,让我明天就回家合计合计婚礼,最好下个月就把证领了,然后选个好日子尽快把婚礼也办了,又说高有德对我怎么有情有义舍得花钱。

言下之意,她早已跟人家谈好价钱把我卖了,就等我把自已送货上门了,呵呵,真是亲妈啊,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她拿到六十六万的喜悦心情。

第2章 你值这个价

这个高有德就是三个月前去我家提亲的暴发户。

这事说起来特别狗血,据我妈说,我们县城有个姓高的男人不知道在哪个人群里看了我一眼,然后就一见钟情了,四下打听我家地址,功夫不负有心人,还真让他找到了,这哥们执行力也是惊人,啥套路没有,直接让媒人上门提亲,他要是风华正茂的翩翩少年郎也就算了,问题是,这哥们已经快五十了,都能当我爸了,和前妻不知道为什么离婚了,现在想娶个黄花大闺女给他养老,这不是扯淡吗?

然而我那个见钱眼开的亲妈却盯上他了,没别的,只因为他有钱,祖上留下十几处宅地正好赶上拆迁了,听说上头还有很硬的关系,开发商不敢得罪,本来几百万的宅地结果赔给他上千万,钱壮怂人胆,所以他就底气十足地来我家提亲了。

那个高有德的媒人来家里提亲时,我妈高兴坏了,当着我的面,跟媒人连连保证我是如假包换的chu女,当时我那个羞怒啊,就是因为这件事,我才去酒吧放纵自已,结果遇见了白牧野。

我又气又怒,盯着屏幕半天没缓过来神,我已经拒绝了无数次,可是我妈仍是锲而不舍地想把我推进这个火坑。

三个月了,她还不死心,竟然还收了人家的彩礼!

太过分了!

白牧野却把我的沉默当成了默认,叼着烟,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六十六万,嗯,不贵,你值这个价,我出双倍价钱,你跟我,怎么样?”

我本来是想向他解释的,此时我的内心悲凉而脆弱,非常需要一个安慰的怀抱让我暂时逃离,却没想到白牧野会说出这种话来,这让我觉得自已像一个摆在货架上的商品,没有自尊,价高者得,不过,我还真是畅销啊,就连我的火包友都想参与竞价,呵呵。

刚才洗澡时那些七上八下美妙的小心思,此时像一记响亮的耳光,让我无地自容。

“我和我未婚夫的结合是因为爱情,爱情,懂吗?不是有几个臭钱就能买到的,不过,像你这种人,只知道拿钱买女人,是不可能懂的。”因为愤怒,我的身子微微颤抖,可是输人不输阵,我努力故作轻松,措辞还击。

“爱情?”白牧野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边和我约火包的爱情?”

我被他的话狠狠地甩了一耳光,仍维持着体面,“我和我未婚夫是闪婚,所以我今天就是来和你说清楚的,我们的关系到此结束了,过了今晚,以后各不相干。”

白牧野目光阴沉地盯着我,转而又吊儿郎当地笑:“如果你不满意,我也可以加价,睡你都睡习惯了,不想再换别人,毕竟你知我长短,我知你深浅,这种大和谐的愉快是不能用金钱衡量的。”

他挑着嘴唇面带嘲讽,朝我脸上喷了一口烟雾,“至于你那个未婚夫,让他也开个价。”

我顿时被呛得直咳嗽,咳得眼泪都出来了,而他笑着,津津有味地欣赏我的窘态,十足的痞子相。

第3章 我妈想把我卖个好价钱

无耻!

“不好意思,白先生,我已经睡腻你了,即使你付钱,我也不想再睡你,Gameover,再见,不,再也不见。”不再跟他多废口舌,我麻利地穿好衣服,拎起我的包包,夺门离开。

而白牧野只静静地看着我,直到我开门出去,也没再说什么。

出了酒店,我的伪装再也掩不住狼狈,想到和他三个月的肌肤相亲,又想到刚才他对我的羞辱,愤怒不甘甚至怨恨等五味杂陈的复杂情绪交结折磨着我。

脑袋里晕晕沉沉的,像是什么东西从身体中被撕裂,心突然空了一块,伴随着尖锐的痛。

只是一个火包友而已,我为什么要这么难过?

不值得,没必要,我在心里一遍遍和自已说。

夜风吹着,我的思绪更加混乱不堪,脑子里全是白牧野鄙夷的眼神。

包里手机突然响了,掏出来一看,是我妈,看到她的电话我更加烦躁,不过她的执著我是领教过的,能打到我手机没电。

“唐清,我发的微信你看到了吗?哎呀我跟你说啊,你明天一定要回家一趟,人家小高那边一直见不到你人,都着急死了,人家那么有诚意,你可不要不识好歹……”

我只好接了,一接通,我妈就劈头盖脸地一通说,我越听脸越黑,“妈,我跟你说多少遍了,这是不可能的,你直接转达他,让他死了这条心吧,还有,你赶紧把彩礼给人家退了!”

这么晚打电话,果然是为了这件破事!

“清清啊,你听妈一句劝,现在这年头,哪个不是看钱包的?你找个有钱的哄着你的,一辈子享不完的福,你看看我,我嫁给你爸,这辈子过的是什么日子?想买件像样的衣服都是紧巴巴的,妈是为了你好,不想你再像妈一样一辈子苦哈哈的。”

“妈,他都能当我爸了!我这是把我往火坑推!”我快气哭了,哪有亲妈这样坑自已的女儿的。

“那不更好,过几年他两腿一蹬翘辫子,他的钱还不都是你的?到时候你想怎么折腾还不是自已说了算?年轻的小伙子都随便你挑啊。”

“你是铁了心要收他的钱是吧?为了那点钱,你就这样把我卖了?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妈?哪有你这样坑自已女儿的?反正我话是放这儿了,我是不会嫁的,要嫁你嫁!”

这就是我的亲妈!

前几年我进入大学后,她每天一个电话来监管我,不许我谈男朋友,让我保持chu女身,因为chu女值钱,她能帮我找个好人家,卖个好价钱,一辈子吃穿不愁了,当然她更多的是私心,她想拿我的彩礼钱给我弟弟买房。

我对我妈的三观已经无力吐槽了,她见我发火,语气软下来:“清清啊,妈理解你,年轻的小姑娘想要风花雪月,可是那些情呀爱的不能当饭吃啊,我知道妈说这些你现在也听不进去,没吃过苦头你是不会理解妈的苦心的,这样吧,你如果真的不想答应,明天你回家一趟,当面和人家说清楚,你看行不?”

“明天不行,后天。”

这件事已经困扰我三个月了,我一直不想回家,我妈就这样跟我纠缠不清,看这架势,我要是不亲自回去跟那个高有德当面说清楚,这件事就没完没了了,于是我就答应了,正好明天周末。

“后天也行,只你愿意回来,都行,妈做好你最爱的糖醋鱼等你。”我妈一听我答应,高兴坏了,嘱咐我几句,就挂断了。

我盯着手机通讯录里的“妈妈”两个字,巨大的悲伤席卷而来瞬间吞没了我,别人的妈妈那么好,我的妈妈为什么会这样对我?

越想越难过,忍不住的眼泪断了线似的往下掉,感觉自已好像被全世界抛弃了一样。

我下意识地回头,路灯很暗,不远处,一辆黑色的陆虎停在路边,像极了白牧野的那辆,我很想走过去确认一下,却没有勇气。

第4章 江楚楚未婚夫的家世

这一夜,我失眠了。

从小我爸妈对我就不疼爱,粗活重活都让我做,给弟弟妹妹买漂亮的衣服,从来没有我的份儿,我和弟弟妹妹发生矛盾,无论对错,挨打受骂的永远是我,从懂事就是我自已洗衣服,十岁就开始洗全家人的衣服,做得不好还要挨骂,现在只要我在家,饭菜是我做,卫生是我打扫,每次都是我在厨房忙活,他们四个人在客厅里其乐融融地笑着闹着等吃,这让我觉得我在这个家是如此多余。

这种待遇差距,让我无数次怀疑我不是亲生的,可是我和我爸确实有几分相像。

我早已对他们失去了期待,也没有什么奢侈的要求,可是他们在我的终身幸福上也这样草率自私,在情感上我真的接受不了。

想着想着就心酸得开始掉眼泪,不知道哭了多久,后来累得睡着了。

第二天,我睡到中午才起床,夏越发了好几条信息来提醒我,让我别忘记今晚江楚楚的订婚宴。

江楚楚,夏越和我,是大学的室友,后来发展成闺蜜,已经厮混六七年了,今天是江楚楚订婚的好日子,我自然不能错过见证她的幸福。

我回复夏越说我没忘,肯定准时参加,她说下午六点开车来接我。

一下午我都有些浑浑噩噩的,脑袋里好像装满浆糊一样不清醒,做了半个小时的瑜珈,洗个热水器,做个面膜,才稍微好些。

夏越提前一个多小时到我家,今天她穿了件黑色小礼服,大波浪,烈焰红唇,性感魅惑,美得很有侵略性,她平时的衣着风格可会装纯呢,明明骨子里是个闷.骚荡漾的老污婆,偏喜欢什么邻家风森女系,没少被我们鄙视她人面兽心。

一进门她就嚷着饿,非要我煮面给她吃,明知她外卖吃久了想换个口味,我也只能笑笑去了厨房给她煮面。

吃饱喝足,夏越就跟我吐槽她妈,她是个不婚主义者,她妈一直不认可她的生活理念,最近逼婚逼出新花样,说不结婚也行,但要夏越生个孩子给她玩。

“孩子又不是玩具,生下来你得对她负责吧,给吃给喝还得给她温暖和爱,得费老大劲儿了,稍不留神就长歪了,万一变成一个反社会分子,我多对不起国家和人民啊。”

我幸灾乐祸地安慰她:“那你就找个男人结婚呗,只要你心理健康他也没毛病,我相信你俩养不出变.态来,你以为养个变.态很容易吗?”

“不要!男人很多都是生活无法自理的巨婴,我才不要给他们当老妈子呢。”夏越一脸嫌弃地说。

“那你去借精生。”我给她出损招,她听完却是两眼发亮,说三十岁以后可以考虑一下。

随即说到江楚楚的订婚宴,江楚楚是个典型的白富美,父亲是富布斯排行榜上的人物,能和她家联姻的,肯定也是非富即贵,不过,她婚事才定下来不久,我们并没见过她的未婚夫,只知道是我们承南市某高官的公子,这位高官具体是谁,江楚楚一直没透露,不过以她的家世,就算是咱们承南市长我也不会奇怪。

“楚楚订婚这场面,咱们小老百姓可能一辈子只能见到这一回,她公公身居高位,到时肯定会有很多官老爷来捧场,想想那场面,我还有点小紧张。”我感慨道。

“怕毛线?你以为那些官老爷真的是喝喜酒的?难得拍马屁的好机会,他们忙着勾心斗角拉帮结伙争宠还来不及,会有闲情来搭理你这等无知草民?”夏越一脸鄙视地看着我,嘲笑我的无知。

“你说得很有道理,可是我辣么美,好怕自己艳光四射令人无法忽视啊。”我点点头,不要脸得很认真。

“我欣赏你!”夏越拍着我的肩膀,热心地给我指了一条幸福大道,“到时看看有不错的青年才俊,你去勾搭勾搭争取给自己搞个男人,解决下X生活,大好青春该浪就浪,该啪就啪,不然到五十多岁就啪不动了,现在有体力就要及时行乐。”

她朝我挤眉弄眼一脸猥琐。

我白了她一眼:“老污婆!”

“别害羞嘛,男婚女嫁,男上女下,阴阳调和……”

“你给我闭嘴!狗嘴吐不出象牙。”再任由她说下去,不知道能说出什么鬼话来,我没好气地制止她,她倒是听话,却还不忘捏了一把我的胸。

在去的路上,我们谈论的都是江楚楚的婚事,之前一直没听江楚楚说过要恋爱结婚的事,现在突然要订婚,我们都担心她走的是万恶的商政联姻路线,怕她将来不幸福,但一想她家世摆那儿了呢,挑的对象肯定差不了,不必多虑。

一路上,我和夏越有说有笑,她荤段子张嘴就来,时不时还要调戏我一把,我逆来顺受任她胡作非为。

此时,我并不知道,这一去就卷进了一场诡谲的风云变幻中,数度九死一生。

第5章 原来是他

图个吉利,订婚宴的开始时间是晚上八点八分,地点是本市最高档的思卡尔酒店,我和夏越提前半小时到。

富丽堂皇的酒店布置得喜庆而奢华,往来宾客如云,看衣着打扮便知非富即贵。

江楚楚应该很忙,发条消息告诉她我们到了,就和夏越就找到自已的位置坐了下来。

没想到刚喝了杯水,江楚楚就过来了,一见面就冲我们抱怨:“你俩终于来了,你不知道我一个人无聊死了,还想着你俩过来陪我说说话呢,你们倒好,两个人结伴风流快活去了,把我扔下不管,哼,我可给你俩记着呢,回头一块算总账。”

江楚楚长得俏丽可爱,身材高挑,盛装打扮的她多了些优雅贵气。

酒红色曳地露背小礼服,领口镶着一排细密的钻石,薄纱袖子透着若隐若现的雪白肌肤,很大方的简洁款式,但一看就价值不菲。

“今天你最大,我俩不敢惹,来,喝杯水,降降火气。“我赶紧拉她坐下,倒了杯水给她赔罪,再把她的美貌没边儿一顿夸,她终于高兴了。

夏越的八卦之火已经熊熊燃烧了,扬着脑袋四下张望:“你男人呢?别掖着藏着了,赶紧叫出来见见,丑媳妇总要见公婆,这都要把你娶回家了,我和唐清连他是圆是方都不知道,怎么放心把你交给他……”

我噗嗤一声笑了:“哎呀,你好好好说话,别乱用词语,要是被人家听见了不好……”

“没有关系。”我的话音还没落,身后就响起低沉的声音,吓得我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

“牧野哥,你来了。”江楚楚站起来,朝白牧野羞涩一笑,拉开了身边的椅子,示意白牧野坐。

“两位就是楚楚好闺蜜吧,常听楚楚提起,今天终于见到本尊了。”白牧野坐下,朝我和夏越微微一笑,言辞诚恳,态度谦和,也没多看我一眼,好像真的是陌生人一样。

不同于每次见我时的休闲打扮,今天他穿着一身黑色剪裁得体的西装,扎着蓝条纹领带,皮鞋锃亮,头发梳向脑后,完美的轮廓清峻逼人,整个人看起来仿佛有万丈光芒,我从来没见过这样子的白牧野,一时看得痴了。

“这位是?”夏越面不改色地问。

我慌忙收回目光,脑袋里一片空白,心里莫名的慌乱,隐隐猜到了什么,但又不敢深想。

“我的未婚夫,白牧野。”江楚楚羞涩地笑着,明晃晃的幸福在她的眼角眉俏打转。

嗡地一声,我的脑袋里仿佛有东西爆炸了,浓密的晕眩感袭击来,这一瞬间我只看见他们三个人的嘴巴在动,却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

江楚楚的未婚夫,是白牧野!

我睡了江楚楚——我的好闺蜜的未婚夫!

我的火包友将娶我的好闺蜜为妻!

我有点接受不了!

我结婚是假,他订婚倒是真!

“唐清,你怎么了?”夏越拍拍我的肩膀。

“啊?”我回过神来,就见夏越和江楚楚都关切地看着我,白牧野则一脸冷漠。

我不敢直视他。

“我没事,刚刚想事情有点走神。”我朝夏越一笑,示意她安心。

“没事吗?脸色怎么那么难看?要是身体不舒服可别撑着。”夏越打量着我的脸。

生怕她看出什么端倪来,我摸着脸庞以玩笑缓和气氛:“难看吗?可能是昨晚没睡好,不过我可是擦了好几尺厚的粉呢。”

夏越和江楚楚听了笑出声。

白牧野又是那种似笑非笑的眼神,仿佛在说,唐清,没想到吧,扎心吗?你可是睡了你闺蜜的男人!

我瞬间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唐小姐刚才在想什么有趣的事呢?”白牧野却不打算放过我,身子朝后一靠,目光牢牢地锁定我。

明知故问!

心里问候他全家,表面上镇定得体地微笑:“我在想,之前还替楚楚担心呢,现在看到白先生和楚楚郎才女貌,非常般配,终于可以安心地祝福了,白先生可要好好对我们楚楚。”

我的双手在桌子底下紧紧地绞着,出口的每一个字都似乎用尽了我的全身力气。

“唐小姐对自已的闺蜜还真是有心呢。”他也微笑着,客套着。

别人听来是夸赞,只有我知道,他在讽刺我!

“我和夏越唐清都好几年的感情了,除我爸妈,她们可是最关心我的人了。”江楚楚对白牧野甜甜地笑,刺得我眼睛疼。

“是吗?那你们的友谊真是可贵。”白牧野赞道,意味深长的目光从我脸上飘过,“我祝你们的友谊可以天长地久。”

又是一记耳光!

我心里有些恼火:“那就谢谢白先生了。”

“不客气。”他话音未落,我就感觉小腿上一沉,一条腿沉重地压了上来,还故意在我的腿上蹭了两下,凭着那个重量,我也知道是谁的。

可耻的是,我的身体竟然情不自禁地酥软颤抖。

我又羞又怒,他现在可是我闺蜜的未婚夫了,还敢勾搭我!真是色胆包天!

第6章 他色胆包天

我不动声色地想要抽回腿,他却用力压着,我再抽,他加大了力道死死地压制我,生怕别人发现,我不敢太大动作,只能放弃挣扎,他朝我挑着嘴唇笑,好像赢了一样。

“不好意思,我去一下洗手间。”我真怕自已控制不住情绪露出什么蛛丝马迹来,赶紧找个借口离席。

白牧野仍是有所顾忌的,听了我的话,把腿抽走了。

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我看着镜中的自已,眼神慌乱,脸上肌肉紧绷,如临大敌一般。

我朝脸上泼了几下凉水,深呼吸几口,然而那些杂草般的情绪反倒更糟乱了。

昨晚,他翻看我的手机微信,应该已经知道我跟江楚楚是闺蜜了吧,我们的闺蜜群一直是置顶的。

他有备而来,而我,措手不及。

我该怎么面对他?

回到座位上,白牧野还没走,他们三个人谈笑风生,聊得很愉快。

“刚才说夏小姐是不婚主义者,一直保持单身,唐小姐这么明艳动人,应该有男朋友了吧?”我刚坐下,白牧野的枪口又对准了我。

“……”我怎么回答?

高有德那件丢脸的事,我一直没和她两人说过,可我昨晚为了可怜的面子,作死地跟白牧野说,我要结婚了,还特么因为见鬼的爱情……

那时我以为,这辈子我和他老死不相往来了,却没想到,不过二十四小时,我们又见面了,还以这样尴尬狗血的方式。

“她两个人都是单身了,你要是有合适的男生,记得给她们介绍哦。”江楚楚自然地把手搭在白牧野的胳膊上,白牧野恍若未觉,似乎是早已习惯了一样。

“是吗?有点意外。”白牧野勾着嘴唇对我一笑,歪头又对江楚楚说,“不过像唐小姐这样的大美女,应该不缺乏追求者的,也许她早有了喜欢的人也不好说,你别好心办了坏事。”

“不可能的,她要是有喜欢的人,我和夏越肯定比那个男生更先知道,对吧,夏越?”江楚楚扬着明媚地小脸,对着夏越笑。

那种笃定无城府的笑,好像我们的友谊是这世上最牢不可破的城堡,安全而温暖。

我很是无地自容,不敢看她。

“对啊,白先生,有合适的人你给唐清介绍一个,介绍个有钱的,以后我老了还可以去她家蹭吃蹭喝,也不会觉得不好意思。”夏越倒来劲了,搂着我的肩膀,撒娇似地扭了两下。

白牧野看向我:“人选倒是不少,只是不知道唐小姐的喜好是怎样的。”

马达,还没完没了了?

但是我还不好发作,只能采取温和的方式,我抬手看看表,友善地提醒:“我的事以后再说吧,今天是你和楚楚的大好日子,别耽误正事,马上就八点了,你们不去准备准备吗?”

江楚楚哎呀一声站起来,“时间这么快,我还得去补补妆,对了,我待会可能没时间招呼你俩,你俩自便,吃好玩好,我先上去了。”

白牧野也站了起来,客套两句,和江楚楚一前一后走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大厅拐弯处,悄悄地呼了一口气。

第7章 我多怕自己失态

二人走后,夏越悄悄地问我觉得白牧野这个人怎么样,我能怎么说,难道说他就是个渣男,和楚楚都要订婚了还想包.养我?我只能含糊其辞地说,长得不赖,看样子对楚楚也不错。

夏越说我傻,表面功夫谁不会做,再说楚楚那样的家世,承南市的大佬哪个不给三分面子,她还担心楚楚驾驭不住白牧野。

我无言以对,但心里却别扭地想,他们很般配,白牧野一定很爱楚楚,刚才他俩自然亲密的互动就是最好的证明。

这样一想,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订婚宴准点开始,前摆坐着的宾客都是政界高官,知名企业家和媒体人等,个个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连婚宴主持人都是某电视台的台柱子,可见这场订婚宴的规格有多高。

我却提不起心情,满脑子都是白牧野英俊的脸和挺拔的身姿,以及他和我在床上翻云覆雨的画面,每一帧都像刀子在绞着我的神经,我甚至可耻地幻想,今天站在他身边的人要是我该有多好。

两家父母致词祝福,二人交换订婚信物,所有的环节都温馨浪漫又感人,整个过程持续不到一个小时,我跑了四次洗手间。

我太害怕自已失态。

姓白的高官只有一位,我才知道原来白牧野的家世这么好,他就如同天上明月,以我的出身一辈子都高攀不上,深知此前的那番交集纯属阴差阳错,我不敢再生杂念。

订婚仪式结束之后就是自助酒会,夏越不知道跑哪里去疯了,我一个人坐在不起眼的角落里默默喝酒,反正这热闹和我无关。

“小姐,能否请你喝一杯?”我正胡思乱想着,清雅的气息靠近,男人的声音低沉稳重。

我抬头,一个长相干净的男人站在我面前,修长白净的手指捻着酒杯,含笑举向我,不足三十岁的样子,西装革履,气质沉静内敛,一看就是个修养很好的男人。

不同于白牧野的犀利猛烈,他温润如水,让人如沐春风。

但我知道,今天这个场合没有简单角色,登时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

“Cheers。”我朝他笑笑,大方地和他碰杯后饮尽。

他看着我,一笑,也饮尽。

一杯酒下肚,两个陌生人似乎瞬间多了点默契,他在我身边坐下来:“怎么称呼?”

直接,但不令人反感。

“唐清。”我落落大方。

“林景勋。”他微笑回答。

他很爱笑,真诚温暖的那种。

受他感染,我的心情莫名好转,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你是江小姐的朋友?”他问。

这个问题有些唐突了,我略皱眉,他赶紧解释说,“宴会开始前,我看到你们在一起聊天,气氛很让人羡慕,而且三个美女坐在一起,画面着实爽心悦目。”

我的不适感顿时消除了:“是啊,我们是大学同学。”

“那我们还真是缘分不浅。”他一听笑意更浓,不同于之前的礼貌,而是发自内心的高兴,“你应该叫我一声学长。”

“啊?你也是承南大学毕业的吗?”我惊喜地问。

“是啊,不过我只读了两年就出国进修了。”他又倒了一杯酒递给我,“就冲这个,我们得喝一杯。”

校友这个身份立刻拉近了我们的距离,我接过来,和他碰了杯,调皮地笑:“以后还请林学长多多关照哦。”

他轻笑出声:“好说,加个好友,有什么困难尽管找我。”

“好呀。”我爽快地答应。

好像有某种感应一般,我一抬头,就见白牧野站在不远处的人群里,冷冷地看着我,见我看他,他表情中多了些嘲讽。

第8章 他真过分

大概他觉得我水性杨花又在勾搭男人吧,呵呵,随他想好了,无所谓。

我不再看他,和林景勋互加好友,谈笑风生,当我再次抬头时,白牧野已经不见了,我扫遍全场,也没再发现他的身影,心里莫名地有些失落。

想看他吃醋,却又害怕他无所谓的样子,我想我真的中毒不浅了。

林景勋确实是个有趣又绅士的男人,见多识广又不会故意卖弄,和他聊天简直是一种享受。

这时,一个侍者过来,朝我非常礼貌地问:“请问是唐清小姐吗?”

我说是,他说:“你的一个朋友叫你过去一下。”

我一惊,不会是夏越出什么事了吧?忙问他在哪儿,他热心地帮我带路,一直把我宴会厅后面的一个露天阳台,然后他指指阳台旁边的过道说:“你顺着这条路走过去,他就在后面,宴会上还有很多客人要招呼,就不送你过去了。”

我向他道谢,然后顺着他指的路快步向后走去。

路边一个小包厢时,门突然打开了,一只大手把我拉了进去。

我吓得差点尖叫,浓重的酒气陌生又熟悉,令我顿时心跳加快。

“你……你怎么在这里?”昏暗的灯光下,呛人的烟雾里,白牧野眼睛红得像兔子瞪着我,我吓得倒退一步。

他不回答,上前一步将我箍进怀里,头一低,就要吻我。

我躲,他的大手强而有力,按住我的后脑,我便动弹不得了。

他的吻霸道粗暴,狠狠地吸着我的嘴,我几乎喘不过气来,他的手也不老实,在我的胸前大力的揉着,像过去数次一样,我轻而易举地被点燃,但幸存的理智告诉我,不可以。

我狠狠地咬了他嘴唇,他吃痛放开我,啧啧嘴冷笑:“呵,不想要了?还是我的吻技不能满足你?”

我怒视着他:“白牧野,你有病啊!你现在是楚楚的未婚夫,还招惹我干嘛?你对得起楚楚吗?”

这时我才明白过来,侍者口中的朋友原来是白牧野,我当时一心记挂着夏越,就没多想。

“当然是和你约火包还没约够呗。”他的双眼像狼盯着猎物一样锁定我,再次欺身上来,一把将我推倒在包厢里的沙发上,随即压上来,同时一只手伸进了我的短裙里。

我像是触了电,身体酥软成一汪春水。

“你放开我!”我又羞又怒,奋力挣扎,对他又打又骂。

对于我的不配合态度,白牧野完全是一副猫戏老鼠的态度,他撩起我的裙摆,整个身体重量落在我身上。

愤怒和屈辱感齐刷刷涌上来,我委屈地哭了出来:“白牧野你个混蛋!放开我!你这样对得起江楚楚吗!你特么就是个渣男!你还敢强要我……”

白牧野俯身看着我,他的眼睛里溢出我看不懂的情绪,手指抹去我眼角的泪水,出口的话仍如刀子尖利:“我混蛋?你问问你自已的身体不渴望我吗?嗯?你此时此刻不爽吗?你装什么装,四处勾搭男人的时候你怎么不装了?在我的身下求饶过多少次,忘记了?那我帮你好好回忆一下。”

小说

归来为了惩戒那些让姐姐曾经痛苦的人

2021-1-3 11:22:51

小说

为渣男入狱却惨遭背叛!!

2021-1-3 11:25:5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