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瑾雨,这辈子,你都是我老婆,有且唯一。”

结婚数年,他心里一直有着另一个女人,身为妻子的苏瑾雨再清楚不过,没想到一次醉酒,她意外和他发生关系,两个人之间却悄然发生了变化。,当苏瑾雨以为自己的坚持终于有了结果的时候,韩墨昀却将另一个女人揽入怀中。,到底是她陷入太深,还是他演戏太真?,心伤太深,苏瑾雨决定彻底消失,离开他的世界。,然而多年后再见,却是他不愿意放手了,“苏瑾雨,这辈子,你都是我老婆,有且唯一。

“苏瑾雨,这辈子,你都是我老婆,有且唯一。”

第1章 倒杯水来

好渴。

苏瑾雨被焦灼的渴意惊醒,起身打算去喝口水。

刚走到楼梯口,一楼卧室的房门突然打开了,让苏瑾雨一下子僵在了原地。

“去给我倒杯水来。”

男人离得很近,所以苏瑾雨就见男人微眯着眼睛,不耐烦的扯了扯脖间的领带,开口吩咐道。

“啊?好。”

苏瑾雨看着男人俊美的脸庞,她的心里登时乱了一下,胡乱的应了一句。

看来他是喝醉认错人了,他平日里都是视她为无物的。

她和他结婚一年了,这还是男人第一次如此温柔的和自己说话。

小跑着去了厨房,倒了一杯温开水出来,苏瑾雨发现,男人早已经回到了房中,呈大字型仰躺在床上。

“……墨昀?”

黑暗中,苏瑾雨将水杯放在床头柜上,一边摸索着台灯开关的位置,一边小心翼翼的开口道。

“咔嚓”一声,晕黄的灯光便倾洒了出来。

“嗯——”

韩墨昀只觉得自己现在的脑袋晕的不得了,恍惚间,他听到有人正在轻声呼唤着自己的名字。

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便是背对着暖黄灯光,穿着一身米白色睡裙的女人。

看着她担忧的目光,韩墨昀的心里突然浮现出了一位言笑晏晏的女人。

“阿紫……”几不可闻的呢喃了一声,韩墨昀大手一伸,便将她拉了过来。

“啊——”苏瑾雨没有想到,她不过是喊了下他的名字,想叫他起来喝水,却被他拉着倒在他的身上,她下意识的惊叫了一声。

第一次和男人有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苏瑾雨慌乱的不知如何是好,手心下面便是男人坚硬的胸膛,她能够清楚的感受到男人的心跳。

“墨昀……韩墨昀……你醒醒……”

苏瑾雨想要从韩墨昀身上爬起来,却不想,反被他一手箍住了腰肢,另一只手更是按住了自己的后脑,紧接着,一道泛着酒气的火热唇瓣便贴了上来。

“唔……”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苏瑾雨看着他紧闭的双眼,慢慢的放弃了挣扎,甚至不知不觉开始回应起韩墨昀的吻。

毕竟,她爱了他这么久。

感受到女人的回应,韩墨昀手下的动作也更加热烈了起来……

苏瑾雨说不出来这是种什么感受,明知韩墨昀今天莫名亲热的举动是因为他喝醉了酒,可是对于她来说,无论他做什么,只要和他在一起,她就觉得异常的心满意足。

然而下一秒,她的心忽然又狠狠从天上摔了下来,坠入深渊。

因为翰墨昀嘴里喊的是——阿紫。

那个他深爱多年,无论她如何做都无法取代的女人。

苏瑾雨的眼中却早已经失去了最初的欣喜,只有两行泪水从眼角悄然滑落。

……

韩墨昀清醒过来的时候,头疼欲裂,更让他觉得烦躁的是,身旁还躺着一位他最不想见到的女人。

“苏瑾雨,你怎么在这里?”

揉着太阳穴,他的声音里面是掩藏不住的冰冷。

苏瑾雨躲在被子里,脸颊羞红,水眸氤氲,美丽不可方物,但是在韩墨昀眼中却觉得这个女人厌恶的令人连看到都嫌烦。那脖子上裸露出来的点点吻痕更是显得格外的刺眼。

昨晚的事情其实他朦胧中还是有些印象,但是他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昨天晚上你喝醉了,我……”

第2章 讽刺

看着男人脸上显而易见的厌恶之色,苏瑾雨的声音慢慢的低了下来。

“所以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爬上了我的床吗?”

看着苏瑾雨这副畏缩的模样,韩墨昀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容,打断了她的话:“苏瑾雨,我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你除了会趁火打劫之外,脸皮也不是一般的厚呢。”

结婚整整一年,他都没有上过楼,就连原本在二楼的书房都搬了下来,就是因为不想见到这个女人。

听到这样伤人的话语,苏瑾雨顿时红了眼圈:“墨昀,不是这样的,我没有……”

“别这样叫我!”

气愤地打断了苏瑾雨的解释,看着她白皙脸蛋上的点点泪水,韩墨昀皱着眉头,不自在的扭过了头,却发现地上凌乱的堆着一件让他无比眼熟的睡衣。

“谁让你穿这件衣服的?”

他掀开被子下了床,长臂一伸,从地上捡起了那件睡裙,韩墨昀原本有些不自在的心理一下子消失了,涌上来一股怒气,轮廓分明的俊脸染上了一层冰霜:“苏瑾雨,我记得我告诉过你,不要随便乱动她的东西。”

“还有,也请你以后别再想着模仿她的样子,过来勾引我了,这只会让我觉得恶心。”

说完这句话以后,韩墨昀便头也不回的准备离开。

“我没有……”这些话像是最后一根稻草,彻底压垮了苏瑾雨脆弱的心灵。

看着男人小心翼翼的捧着那件睡衣,对自己却弃如敝履的模样,苏瑾雨再也忍不住内心的痛苦,小声啜泣了起来。

“韩墨昀……我们结婚一年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如果我想勾引你,我为什么要等到现在?”

“对啊,你为什么要等到现在?”这话让韩墨昀转过身来,深邃的眼眸中闪过疑似嘲讽,看着床上娇柔的女人,心里却没有一丝动容。

“苏瑾雨,你知道我讨厌你,不想碰你。现在趁着我醉酒爬上床,还装成她的样子,看不出来苏瑾雨你居然还有这种心机。果然苏家的人都有心机,以前是我小瞧你了。”

三年前,如果不是韩氏集团出现了危机,韩墨昀又怎么会娶她?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女人,可是苏家居然用韩氏集团的危机来逼他。

而且叶紫当时出了车祸……

想到这里,韩墨昀的拳头不由得攥紧了。

苏瑾雨知道,当初父亲知道自己喜欢韩墨昀,便趁人之危,以对韩氏集团注资为条件,逼迫着韩墨昀娶自己,虽然她喜欢韩墨昀,可从来没有想过要逼他,但是她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会因为这种事情一直这样认为都是她的错。

看着他冷冰冰的模样,苏瑾雨红着眼睛,抱着被子从床上站了起来,一言不发地离开了卧室,上了楼。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韩墨昀突然有些后悔自己说了这样的话,毕竟昨晚的事情他虽然喝醉了,但是多少她还记得一点,想到她在自己身下柔顺的模样,他心底突然涌起一股灼热。

第3章 伤害

或许是厌恶自己的酒后乱性,又或许是被这件睡衣勾起了他对叶紫的回忆,让他觉得对不起叶紫,所以才会用这样的语言伤害苏瑾雨。

韩墨昀随手从衣柜里拿了件衣服出来,刚准备去浴室的时候,余光却瞥到了床单上一抹鲜红的颜色。

他愣了一下,仔细想想,刚才苏瑾雨离开的时候,脚步确实是一瘸一拐的。

说不清楚心里是种什么感觉,在原地站了一会儿,韩墨昀坐在了沙发上,就这样坐到了天亮。

第二天一早,苏瑾雨便醒了,昨晚韩墨昀的那些话仿佛还历历在目,让她一整晚如何都睡得不舒服。

抱着自己的被子,她在床上辗转了半天,最后还是顶着两只熊猫眼起来了。

她要给韩墨昀做早饭。

苏瑾雨知道,韩墨昀并不喜欢她,可是她不一样,她喜欢韩墨昀已经整整五年了。

自从结婚以来,她每一天都会为男人做早餐,男人基本上也都会吃掉,不过,那都是建立在,他不知道是苏瑾雨亲手所做的情况下。

棉质的拖鞋温暖而又轻柔,踩在楼梯上铺设的毛毯里几乎没有声音,苏瑾雨来到了厨房,开始准备早餐。

与此同时,房间内,坐在沙发上的韩墨昀也突然惊醒了过来。

“嘶——”稍微一动,就察觉到肩膀处传来了尖锐的酸痛,男人不由得皱紧了眉头。

他怎么会就这么在沙发上坐了一夜。

去浴室草草的冲了个澡,韩墨昀看了眼钟表,发现这会儿才不过八点半。

换好了西装,韩墨昀刚刚踏出房门,就见苏瑾雨端着一盘菜出了厨房,并没有注意到他。

看着桌上摆放的整整齐齐的碗筷,苏瑾雨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每到这个时候,她的心里都会有一种成就感。

将身上的围裙解了下来,苏瑾雨准备收拾一下,然后上楼。

还没等她转身离开,面前便出现了一道高大的身影。

“你,你来啦?”

看到韩墨昀突然出现,苏瑾雨吓得手中的围裙掉在了地下,结结巴巴的开口问道。

“嗯。”以往他都是九点才会出来吃早餐,今天不过是提前了十五分钟。

“那,那我先上去了。”看到韩墨昀毫无表情的脸庞,苏瑾雨掩下了心头的酸涩,捡起了地上的围裙,就想离开这里。

站在苏瑾雨面前,韩墨昀自然是看到了她的动作,他视线一转,便看到了餐桌上的早餐。

一碗散发着淡淡热气的白粥,煎的两面金黄的鸡蛋,两碟精心烹制的蔬菜,看起来就让人食欲大开。

看着苏瑾雨躲闪的目光,韩墨昀忽然明白了。

原来这么久以来,都是她做的早餐。

想到这一点,他的心中划过一丝异样的情绪。

眼见着苏瑾雨就要从自己身边走开,一副唯恐不及的模样,莫名的,韩墨昀心头的异样化成一股浓浓的不爽情绪。

“我不吃早餐,让佣人把这些都端走吧。”

韩墨昀淡淡的开口,也不管苏瑾雨听到这话是什么样的反应,他冷漠的转身离开了餐厅。

第4章 期望?失望

接着,就听到大门口传来一阵关门的声音。

听到那声关门声,苏瑾雨说不出来心里是种什么感觉,心就像一片荒芜的田野,空空荡荡。

算了吧,苏瑾雨,这个结果你应该早就知道的,不是吗?

嘴角勾起了一抹自嘲的笑容,苏瑾雨转身,将那些废了不少功夫的早餐端了起来,就好像是连同她对于韩墨昀的喜欢与爱慕,一同倒进了垃圾桶里。

两天后,雏菊设计公司,经理办公室内。

“瑾雨啊,今天晚上就是百花设计大赏之夜了,这次你陪我一起过去吧。”

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李经理推了推自己的眼镜,看着眼前年轻的女人说道。

尽管来公司不过一年,可是苏瑾雨的工作能力却是有目共睹的,这也是李亚美选择她参加这种重量级大会的原因。

“好的,经理。”恬静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欣喜的表情,苏瑾雨很想扯出一个笑容出来,可惜的是,她做不出来。

因为,韩墨昀已经两天没有回家了。

“好了,你先下去吧,下午我们一起出发。”

没有在意苏瑾雨的回应,李亚美随意的摆了摆手,让她离开了。

坐在办公桌前,苏瑾雨将头埋在胳膊里,整个人都有些没精打采的。

自从前几天和韩墨昀的亲密接触过后,他就不再回家了。

虽说结婚之后他的确对自己分外的冷淡,甚至从来都不碰她,可每天都会回来的,现在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遇见。

苏瑾雨抿了抿干燥的唇,难道说,他真的厌恶到不愿意再见到自己了吗?

韩氏集团顶层,总裁办公室。

“韩总,按照行程来说,您今晚将要出席百花设计大赏之夜,并且需要发表一段讲话。”

站在办公桌前,助理一五一十的汇报着最近的行程安排。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挥了挥手,将人赶了出去,韩墨昀站了起来,走到了办公室的落地窗前。

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男人只觉得心里一阵空虚。

三年了,她已经离开自己三年了,这些日子以来,韩墨昀都不愿意去想,她是怎么离开自己的。

就在韩墨昀胡思乱想的时候,倏然间,一个纤弱的身影突兀的闯入了脑海里,她朦胧的泪眼让韩墨昀呼吸一窒。

是苏瑾雨!

这一年来,他几乎都没有在意过这个,自己名义上的妻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天以来,她在他的脑海里总是频繁的出现。

这不是一个好兆头,可他如此都控制不住。

一想到她,韩墨昀就又会想起,当初苏振山是怎么趁机逼迫自己转让韩氏集团股份,以及和苏氏集团商业联姻的。这对于他来说简直是一个耻辱。

所以他这几天都没有回家。

不知道是没法面对这个女人,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复位自己矛盾的心理。

这种事情似乎慢慢脱离掌控的感觉,真不好受。

“Andy,你刚才说的那个大会什么时候开始?”实在是不想再回忆这些事情,韩墨昀按下了电话,对着助理问道。

“韩总,是下午七点正式开始。”

第5章 那就出发吧

闻言,韩墨昀看了眼钟表,发现这会儿已经快到六点了。

他起身,拿起西装外套,朝外走去,“那就出发吧。”

圣豪金帝大酒店。

“瑾雨,等会儿大会开始的时候,你记得要多和在场的人交流一下,这对你以后的发展很有帮助的。”

“嗯,李姐,我知道的。”

轻轻地点了点头,苏瑾雨看着眼前金碧辉煌的大厅,突然觉得胳膊那里有些冷。

半小时前,因为李亚美嫌弃她穿的衣服太过简单,硬是拉着她去了造型师那里,重新打扮了一下,换了一身裹胸的裸色长裙,还把一头乌黑的长发都披了下来。

虽然以前在苏家的时候,苏瑾雨也参加过不少晚会,不过这么大规模的,她也是第一次见到。

深吸了一口气,苏瑾雨露出了一抹得体的笑容,端着一杯香槟酒,跟在李经理身后,和周围的人交谈了起来。

因为是设计大赏,来的人基本上都是设计方面的精英,所以苏瑾雨和他们交流的都很顺利。

等到韩墨昀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苏瑾雨和别的男人谈笑风生的样子。

“她怎么会在这里?”皱紧了眉头,韩墨昀看着这个自己名义上的妻子,发现自己好像并不太了解她。

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苏瑾雨穿着如此性感,和别人说话如此神采飞扬,和在他面前唯唯诺诺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韩总,那两位是代表雏菊设计公司参加大会的人员。”一直跟在身后的助理小声的回答道。

“好了,我知道了。”将心里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撇开,再没看女人一眼,韩墨昀大步离开了这里。

“各位来宾,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第三十六届百花设计大赏的现场!”

随着主持人声音的响起,苏瑾雨的注意力也被吸引到了台上,只是,当她看清楚台上站着的那些人的时候,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他怎么会在这里?

“哎,听说这韩墨昀,年纪轻轻就接手了韩氏集团,只用了三年功夫,不但统一了公司上下,还将其扩大了不少,可真是青年才俊啊!”

听着身后人的议论,苏瑾雨轻轻地敛下了眼眸,转身朝着洗手间走去。

站在台上,韩墨昀自然是看到了女人的举动,眉头微锁,隐隐有几分不悦。

怎么,看到自己扭头就走吗?

不知道男人心里的想法,苏瑾雨只是低着头,朝前走去。

谁知道,刚走出去没两步,苏瑾雨就被人拦下来了。

“美女——你一个人吗?”

在洗手间门口,大厅的角落,一位肥头大耳的男人拦下了苏瑾雨,色眯眯的开口说道。

看着对方来者不善的样子,苏瑾雨不由得朝后退了一步:“你是?”

“你别管我是谁,反正我知道你是谁就好了。”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胡斌色眯眯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从苏瑾雨一进来的时候,他就注意到她了,长相这么清纯的小美人儿,他今天可一定不能放过。

第6章 谢谢你

“我,我不认识你。”看到对方眼中流露出的绿光,就像是饿了许久的狼看到了一块儿鲜肉一般,苏瑾雨说完这话,扭头就想离开。

“哎哎哎——别跑呀!”伸手扣住了女人纤细的腰肢,胡斌也懒得再装下去了:“小美女儿,爷今天看上你了,跟我走,我保证不会亏待你的……”

一边说着,一张沾染着酒气的嘴巴便凑了过来,苏瑾雨赶紧扭头,想要躲开,却不想这男人的力气这么大,她怎么也挣脱不开。

就在这时,苏瑾雨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那是韩墨昀讲完话后,刚从台上下来。

“墨昀——”刚准备开口喊他,却不想男人的视线便扫了过来,淡淡的看了一眼被纠缠住的苏瑾雨,韩墨昀脚下的动作不变,朝着人群中走去。

看到他的动作,苏瑾雨心里彻底凉了下来。

这时候,苏瑾雨的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清峻的男音:“你在干什么?”

听到声音,两人同时转过头来,就看到身后站着一位身材高大,面容俊郎的男人。

林少白刚从洗手间出来,就看到门口两人拉扯的状态,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等到那女人抬起头来,他才发现,竟然是苏瑾雨。

“瑾雨?怎么回事?”

眉间的褶皱越发深刻,林少白一个伸手就把苏瑾雨拉了过来,不悦的开口问道。

“林少爷,您认识她?”

看到男人与苏瑾雨如此熟稔的模样,胡斌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

“这是我朋友!你想干什么?”看着男人猥琐的模样,林少白的眼睛里露出一抹凶光。

“没,没……”一边赔着笑,男人赶紧离开了这里。

“瑾雨,你没事吧?”看着男人走了,林少白这才低下头来,担忧的开口问道。

“没事了……谢谢你,少白。”

几年前,在一次聚会上,她和林少白见过一次面,后来听说他出国了,就也没有再见过,没想到会在这里再遇见,还被他看到自己这么狼狈的模样,苏瑾雨只觉得尴尬。

“别和我客气,你今天怎么来的?要不我送你回家吧。”

看着苏瑾雨受惊过度,腿脚无力的模样,林少白好心的开口提议道。

“我……”还没等苏瑾雨回答,背后便传来了一声冰冽声音。

“不用了,我会送她回去的。”

讲完无聊的台词,韩墨昀刚下场,看到的就是苏瑾雨和一个老男人纠缠不清的模样。

不,不对,严格来说应该说是她被那个老男人拉扯着,不过在韩墨昀看来,就是这个女人的穿着打扮太惹火,所以才会招惹到别人。

他的心底满是烦躁,决定视而不见,只是才走了两步,他还是没能忍住,又转身折了回去。

这是他的妻子,自己这么做正常的很……

却不想,这一回头,看到的就是苏瑾雨靠着别的男人的肩膀,被小心呵护着的模样。

一时间,心头窜上了一股无名的怒火,就在韩墨昀刚好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爆发了出来。

第7章 你不配

听到这个声音,林少白转过头来,看到了面前的男人。

“韩墨昀?你过来干什么?”

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碰到他,林少白不由得皱紧了眉头,不悦的开口问道。

“你不觉得,你这个问题问的太可笑了吗?”听到这话,韩墨昀不由得嗤笑了一声。

“她是我妻子,我来找她很奇怪吗?”

“妻子?怎么可能???”

听到这话,林少白睁大了眼睛,只觉得自己的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地给撞了一下,有种顿顿的疼痛。

他前不久刚回国来,虽然消息还不太灵通,可根本没有听说过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转眸看向苏瑾雨,苏瑾雨却是有些尴尬地移开了视线。

当初她嫁给韩墨昀的事没有多少人知道,无论是认识的还是不熟的,她都一一隐瞒下来,更因为没有的婚礼仪式,所以没有被拆穿,却没有想到会在今天这个场合被点破。

看到二人如此,韩墨昀的眉头拧的越发深刻了起来,一个伸手将苏瑾雨从林少白的身边拉了回来。

“怎么,我们两个结婚与否也需要向你汇报一下吗?”

看着林少白难以置信的模样,韩墨昀嗤笑了一声,看也没看他接下来的反应,拉着苏瑾雨的胳膊就离开了这里。

苏瑾雨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腕被人紧紧的攥着,毫不怜惜的拉了出去,苏瑾雨只好跌跌撞撞的跟上韩墨昀的步伐。

“不知道苏振山有没有教过你不要勾三搭四这个事情,不过你既然嫁给了我,就给我注意好自己的言行举止,如果你败坏了我们韩家的门风,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刚一离开大厅,韩墨昀便再也憋不住内心那股无名的怒火,夹枪带棒的开口讽刺道。

其实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怒气。

苏瑾雨不敢置信他居然说的出来这样的话,在她被人轻薄的时候,他视而不见,她被人所救,他却警告她不要勾三搭四,她缓慢的抬起头来,看着他眉头紧锁,眼神不屑的模样,突然觉得有些讽刺。

苏瑾雨,你难道还在期待着这个男人心里有你的位置吗?

嘴角露出了一抹自嘲的笑容,苏瑾雨点了点头,看也不看男人在看到她笑容之时那复杂的眼神,轻飘飘的回答了一句:“好。”

听到这样的回答,韩墨昀的心里却越发不舒服了起来,尤其是在他看到她这般云淡风轻,而自己的心里却在翻江倒海的时候。

他就越想撕碎苏瑾雨这平静的姿态。她不该,不该是这样!

“我不管你是用什么样的方式进来的,以后不要让我在这种场合再见到你。”

丢下这最后一句话,韩墨昀理了理自己的衣袖,就打算进去。

“为什么?”听到这话,苏瑾雨条件反射般的抬起头来,看着韩墨昀冷酷英挺的侧颜,第一次有了反抗的情绪,他不爱她,现在连她的工作也要剥夺吗?

像是听到了什么极为好笑的笑话一般,韩墨昀扭过头来,看着女人清丽的侧颜,一字一句的开口说道:“你,不,配。”

第8章 小小的意外

说罢,便再也没有理会女人的反应,自顾自的离开了这里。

“我不配?”嘴里轻声重复着男人丢下的这三个字,苏瑾雨的心里万分悲凉。

不过短短一周的时间,她已经是第二次从男人的嘴里听到了这三个字了呢。

晶莹的泪水大滴大滴的从脸颊坠落,在光洁无痕的地板上砸出了点点水花。

苏瑾雨低着头无声的落泪,抿紧了嘴巴,深怕呜咽声会流露出来,她捂住自己的胸口,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回想着自己从认识韩墨昀以来的点点滴滴,最后才发现,原来不是努力就会有回报,无论自己做什么,对于韩墨昀那样铁石心肠,都是没用的。

再次抬起头来,她的眼眶里已经没有了泪水的痕迹。

人有时候真的是可悲的存在,明明那么悲伤,却最怕被人看见自己狼狈的样子。

就这样过了三天后的早晨,苏瑾雨原本正在睡梦中,不料被一阵短信震动给吵醒了。

揉了揉酸胀的眉心,他看了眼放在床头的钟表,发现已经是早上八点半了。

拿起手机随意的看了一眼,发现是无聊的天气预警,苏瑾雨从床上坐了起来,将手机放在一边,起身慢吞吞的走下了楼。

这几天韩墨昀一直都没有回家,意料中的事情,苏瑾雨因为上次的事,觉得这样反而对他们两个人都好。

打了个哈欠,苏瑾雨没有注意到楼道里,佣人们刚拖过的地还带着湿润的气息,一个不小心,棉质的拖鞋就滑到了一侧,紧接着她便感觉到自己的脚腕处传来了一阵尖锐的疼痛。

“嘶——”

轻声叫了一下,苏瑾雨背靠着墙壁,轻轻的抬起脚来,动也不敢动了。

试探性的扭了扭自己的脚腕,苏瑾雨只感觉到有一股钻心的疼痛,不得已,她只好扶着墙壁,一点一点的朝着离她最近的书房挪了进去。

好不容易撑着坐到了沙发上,她的额头渗出不少细汗,弯身揉着脚踝。

就在这个时候,门忽然被打开。

“你怎么在这里!”

苏瑾雨闻声,下意识地抬头,就看到这个时候本该在公司的韩墨昀脸色阴沉地朝她走来。

“对不起。”知道韩墨昀不喜欢别人随便进他的书房,苏瑾雨也没想到他会突然回家,意识到自己这会儿是脸没洗牙没刷,蓬头垢面的形象,赶紧慌乱的垂下眼眸。

“谁允许你来这里的?我早该说过的!”韩墨昀的眼中迸发出阵阵怒火,直勾勾盯着女人。

他的会议资料忘在家里了,这种小事原本是该让助理Andy来拿的,可不知怎么的,自己竟然鬼使神差地回来了。

然而没有想到的是,好几天没有回来的他,一回来就看到了自己吩咐过除了他别人不能随便进的书房门半开着!

感受到他的怒火,苏瑾雨连忙起身,慌张道:“不好意思,我这就走。”

该死,她怎么忘记了……

却不想忽略了刚才扭伤的脚腕,还没站直身子,便又倒回了沙发上面。

“嘶——”

小说

我想跑很远的路,去看一个很爱的人。

2021-1-3 11:19:39

小说

归来为了惩戒那些让姐姐曾经痛苦的人

2021-1-3 11:22:5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