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需要爱情,但她绝对需要一个宁静安稳的家

不是每一只丑小鸭都可以变成白天鹅,也不是所有的灰姑娘都能够拿到仙女棒。,她不需要爱情,但她绝对需要一个宁静安稳的家,于是当他提出要补偿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地回答:“给我一个家。”,他是一个除了爱情什么都给的起的男人,面对她无理的要求,他说:“我可以给你一个家,但是,我不可能会爱你。
不是每一只丑小鸭都可以变成白天鹅,也不是所有的灰姑娘都能够拿到仙女棒。

第1章 遇见

窗外谧静,夜色迷茫,远处暖黄的路灯,在不甚明朗的夜空下独自绽放着寂寞的光晕。

顾朝颜手里拿着一本书《女人三十》细细品味着其中的一句话:“生命像流水,这些不快的事总要过去,如果注定一辈子要这么过,再不开心也没用。”

不得不承认,这句话是有道理的。

客厅里摔东西的声音夹杂着谩骂声已经持续了二个多小时,对于这种长期存在的家庭现象,她早已经司空见惯。

自认为这一生最大的失败,就是生在了这样一个家庭,嗜赌的父亲,极端的母亲,附带一个不争气的弟弟……

都说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顾朝颜也不是没有幻想的,当然幻想和期待是两回事,她幻想的不是多么纯粹的爱情,她幻想的只是可以脱离这种无休止争吵的环境。

麻木的起身,她走了出去,客厅里没有硝烟的战争还在持续,砰一声带上房门,她什么时候出去和她为什么出去,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关心。

沿着面前僻静的马路漫无目地的行走着,走到一棵凤凰树下,她盯着满树的凤凰花,每年的五月都会盛开的像一支燃烧的火把,把整个城市照得红彤彤,却一如即往的,照不进她那个冰冷的家。

“啊……”

寂静的四周,蓦然传出一个男人粗重的吼声,她疑惑的四处打量,在百米外的地方,有一辆车隐没在黑暗中,车里似乎有个人但因为距离较远,看不出是什么状况。

好奇心的驱使,她亦步亦趋的向那辆车靠近,即使周围一片漆黑,她还是可以借助月光看到这个男人有一张刚毅英俊的脸,只是……

他好像很痛苦,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在月光的照射上,闪着莹莹的光芒。

“先生,你怎么了?”

透着车窗,她探头轻声询问,心里估摸这个人是不是什么疾病发作,比如,阑尾炎,心脏病,高血压,心肌梗塞……

“帮帮我……”陌生男人深邃的双眼紧紧凝向她,脸上的表情愈发痛苦。

虽然不知道这个男人要她怎么帮,但她还是同情心泛滥的点了头:“需要我为你做什么?”

“进来!”男人的声音仍然很粗重,额头上的汗珠已经呈直线下滑,看着他如此痛苦,顾朝颜毫不犹豫的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先生,是要我帮你把药找出来,还是帮你打电话联系家人?”

她迅速抽出纸巾,替他擦拭额头上的汗水,指尖刚一触碰他火一样的脸颊,他立马一个翻身将她压/倒在车座上……

“你干什么??放开我!”震惊之余,脑中轰的犹如炸开般,瞬间一片空白!“救命……”

那一声救命刚溢出口,男人炽热的唇就压了上来!

“不要喊,我被人下了药,你帮我,要什么我都给!”

连思考的余地都没有,他要了她,嘴里发出了满足的叹息……

第2章 他叫林悦生

四周再次恢复了最初的宁静,男人在黑暗中愧疚的问她:“你叫什么名字?你想要什么补偿?”

啪……

一记重重的耳光甩在了他脸上,顾朝颜迅速穿好衣服奔向茫茫夜色中……

身后隐隐传来男人的呐喊:“对不起,我叫林悦生……”

林悦生,顾朝颜记住这个名字了。

回了家,战争终于停止,满屋一片狼籍,母亲杨云凤坐在沙发上生闷气,见她推门而入,把头一撇视线移向了别处。

默默的走向自己房间,正欲关门之时,杨云凤歇斯底的吼了一声:“顾朝颜,你眼瞎了是不是?没看到你妈伤心欲绝吗?你都不知道来安慰一下的吗??!”

她在心里冷笑,你难过的时候就怪我没看到,那我难过的时候,你又看到多少?

砰一声,关闭了房门,干脆,利落。

“死丫头,早知道这样当初生下你的时候就该把你掐死!”

杨云凤被她无视的态度气的口不遮拦,可惜这句话,她已经听了很多年,早就麻木了。

“长的人模人样的,二十八岁了还嫁不出去,也不知道反省反省!”

该反省的人难道是她吗?别人都是怎么议论的――

“不管是娶老婆也好,找媳妇也好,千万不要选上顾家的女儿,有其母必有其女,瞧她妈是什么人那顾朝颜能好到哪儿去?到时候不把夫家弄的鸡飞狗跳才怪!”

别人这么总结也不是没有根据的,就比如她去年经人介绍,好不容易相了一个能凑合的对象,结果那个男人第一次到她家来,就遇到了她母亲拿把菜刀把她父亲追的满大街跑,自然而然的,人家看到这个情况,跑的比她父亲还要快……

“都说女儿是妈的贴心小棉袄,你都不如晚成一半贴心!”杨云凤继续在客厅里咆哮。

呵……

她更觉得可笑了,她的弟弟,母亲的宝贝儿子,大器晚成的顾晚成,除了嫖暂时还不会,吃喝嫖赌占了三样,他是贴心啊整天伸手要钱那不贴心能要到钱吗?

可是她有跟家里要过一分钱吗?大学四年,靠自己勤工俭学撑到毕业,工作后,赚的钱还不够家里瓜分,即使再怎么生活的辛苦也没有关系,至少让她感受到一点爱或一点温暖都好,结果呢?没有,除了永不停歇的战争,什么也没有!

床上的手机响了,是好友楚沐打来的,努力平复情绪,她按下了通话键――

“朝颜,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蓦然把视线瞥向墙壁上的日历,哦,原来今天是她生日……

“谢谢你,沐沐”她由衷的感/谢,心里一阵安慰,至少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忘记了这个日子。

“许的什么愿望?说来听听!”

顾朝颜和楚沐认识了近十年,彼此是没有秘密的,即使别人说生日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她俩还是为了满足对方的好奇心,心甘情愿的接受不灵验的后果。

“快说呀,我等着呢。”丫得迫切想知道。

宛尔一笑,朝颜脱口而出:“如果有个男人愿意娶我,没有爱情,我也愿意。”

第3章 干涸的罂粟花

清晨的阳光慵懒的照射在海面上,蔚蓝的天空偶尔传来几声海鸥的嘶鸣。

沿海而建的欧式建筑充满异域风情,在一幢欧式别墅门前,停着一辆迈巴赫,车轮处沾着些许的污泥,把车子本身的价值以及周遭优雅的环境衬托的格格不入。

别墅内,“哗哗”的水声顺着莲蓬花洒流出来,林悦生精壮的身躯溅满了水珠,他习惯性早上出门前洗个澡,习惯在洗澡的时候想一些昨天发生过的事。

昨天……

想到昨天,他英俊的浓眉紧紧并拢,那个该死的乔曼,竟然在他的酒水里放了西班牙海豹粉!

据说那是世界上最猛的催情药,只要男人吃了它,除非和女人那个才能解去药效,否则必然饥/渴难耐,爆体而亡。

乔曼以为用了这样的手段,就能从此缠住他,继而获得她想要得到的一切,可惜她千算万算,没算到他林悦生宁肯爆体而亡,也不肯碰她丝毫……

砰,一拳砸在了墙壁上,这个该死的女人,他一定让她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

关上水龙头,拽过一条白色浴巾,随意裹在腰间,十点还要跟美国DB公司签订融资的合约,对于有时间观念的他来说,迟到是很不礼貌的。

换好装束,气宇轩昂的走到车边,打开车门坐进去,蓦然间,副座上的一小块鲜血让他愣住了,经过一夜的风吹,如同一朵干涸的罂粟花,闪耀着刺目的红。

他这才想起另一个女人,那个等于救了他命的女人,在药效发挥最强烈的时候,在他最难受的时候,被他强行的要了身子,可他却连她长什么样都已经记不清,唯一印象深刻的,是她狠狠的甩了他一巴掌……

林悦生以为,如果是一个清白的女人,不会只是甩一巴掌那么简单,所以他没有放在心上。

可此刻,这朵干涸的罂粟,已经无情的证实,那个女人不是不清白,而是被他……毁了清白!

眉头轻蹩,他瞧见一个小玩意,俯身捡起来一看,是一条普通的手链,一根细细的红绳串着三颗陶瓷珠,每颗珠子上面刻着一个字,分别是顾―朝―颜。

手指轻叩方向盘,“顾朝颜……”

回味昨晚那一巴掌,他的嘴角溢出一抹极浅的笑意。

林氏集团门前,站着一位焦急等待的人,林悦生的车刚一停下,他立马上前拉开车门紧急汇报:

“林总,老爷子听说你不顾他的阻拦收购了百利,一气之下血压上升,声明要和您断绝关系!还有我们后天要投标的那块地,底价昨晚被人泄露了出去,还有……”

李特助的话还未说完,林悦生忽尔停下脚步,转头命令他:“李达,去查一下襄阳市有没有一个叫顾朝颜的女人。”

专用电梯的门无情合上,被关在门外的李达目瞪口呆,吁唏不止:“这都什么时候了,火烧屁股了,竟然还有心思让他去查女人……”

第4章 天方夜谈

翌日,办事效率一向极高的李达出现在林悦生的办公室。

“林总,您昨天交代我的事情我已经查了,襄阳市一共有十八位名叫顾朝颜的女人,不知您要找的是哪一位?除了名字外,还有没有其它什么特征?比如职业、年龄、家庭状况?

林悦生抬起慵懒的双眸,随手抓起就近的一份文件,啪一下砸向了李达……

“你小子是觉得特助做的太枯燥,想被下调到民南的工厂了是吧?我要是什么都知道,你说还要你做什么?”

无可否认,林悦生的这句话,惊得李达出了一身冷汗,想当年他就是在民南的工厂卖了五年的命,才走了狗屎运被林悦生提携成了高级助理,走的时候那叫一个风光,如今要是再被贬回去,还不如赐他三尺白绫死得光荣!

“林总,我马上再去查,这次保证你满意!”李达胸脯一拍,转身疾步往外走。

“等一下”林悦生叫住了他:“你缩小一下范围,她应该是住在金水区附近”

金水区,初次邂逅的地方,也是目前唯一的线索……

――

傍晚的夕阳美得醉人,橘红的颜色,半隐在远处苍白的天水一色间。

顾朝颜百无聊赖的走在回家的路上,快要走到家门口时,远远的就听到她家又爆发出了世界大战的声音,摔碗,砸锅,数年如一日的动作。

她停下脚步无奈的叹息,要不了两天,又会跟她要钱置办厨具,然后再过不了两天,又是砸个精光,如此反复不变的生活,对她来说,真的是受够了!

扭转脚步,今晚去哪儿都可以,就是不想再回家。

打了个电话给楚沐,不需要说原因,十五分钟后,楚沐出现在她面前。

“亲爱的,今晚怎么安排?”多年的闺蜜关系,她对顾朝颜的处境一清二楚。

“我们先去喝点酒,然后去看场电影。”

朝颜揽着她的肩,走进了附近一家特色小吃。

整整一个小时,她俩喝光了七瓶啤酒,然后在饭馆老板惊诧的目光下泰然离去。

去电影院的路上,内心倍受煎熬的顾朝颜,终于郑重的对身边的好友说:“沐沐,我失身了……”

正忙着用手机玩农场的楚沐,差点没被一口唾沫呛死,她震惊的扭过头:“你说什么?失身了?”

“恩。”她郁闷的点头。

“什么状况?交男朋友了?可是我都没听说你有男人,怎么速度这么快?”

好友的话无疑是雪上加霜,烦燥的揉了揉长发,她懊恼的说:“谁知道他是谁!”

像是听到了天方夜谈,楚沐吐血了,她摸了摸顾朝颜的额头,担忧的说:“你没病吧?都跟人家睡了,竟然不知道人家是谁?”

“我又不是自愿的……”想起莫名丢失的清白,她颓废的蹲在了地上。

气氛瞬间凝固,如同一个世纪的漫长,接着犹如火山爆发:“顾朝颜!难道你被人强/暴了吗?!”

被强/暴了吗?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可以明确的是,她的初吻和她宝贵的第一次,在那个月明星稀的夜晚,同时失去……

第5章 又一次倒霉的遇见

流光溢彩的夜晚,随处可闻繁弦急管之声,一条繁华的马路,通往的是电影院的方向。

“朝颜,你怎么变得这么弱智,他说他被人下了迷情药,你就相信了?”

刚刚听完详细过程的楚沐,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那你要我怎么办?哭着让他娶我吗?”

“就是应该这样啊!”

朝颜没好气的解释:“我不是那样的人,你知道的。”她倔强的眼神扫向远方,就算不渴望爱情,也不需要强迫来的婚姻!

“那你也不能就那样算了啊,你也不是那么容易算了的人不是吗?”

面对好友的质问,她不否认:“是,我不是那么容易算了的人!”

“那是为什么?”

“心情不好。”

“为什么心情不好?”

“家里在战争。”

“就这么简单?”

“恩”

“……”

楚沐无奈的凝视着她,这是一个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不会感到挫折,即使再不开心,只要做一些自己喜欢做的事,就可以忘记所有烦恼的女子,顾朝颜。

在她看来,生活最令人难以承受的重量,永远不是千斤重担,而是那些微不可计却又不绝而来的纷扰。

“你等我一下,我去买几瓶罐啤。”

“不是才喝过吗?”

“庆祝一下”

“什么?”

“你失身!”

“……”

望着好友的背影,朝颜无奈的笑了,这就是死党,可以安慰你,也可以损你。

找了块干净的地方坐下来,一只猫从她脚边窜了过去,慵懒的躺在马路中间。

“别睡在那里,会有危险的……”她冲着那只猫大喊。

猫怎么能听的懂人话?她长长的吁出一口气,起身走了过去。

抱起地上的猫,腰还没来得及挺直,一辆飞驰而来的迈巴赫毫不留情的撞了过来,尽管已经紧急刹车,巨大的冲击力还是将她推倒在三米以外。

车里的人迅速奔过来:“小姐,伤到哪没有?”

很磁性的嗓音,带着成熟男人的魅力,顾朝颜挣扎着爬起来,刚想出声,已经有人抢先一步:“不会吧――”

楚沐慌乱的扔下手里的罐啤一个箭步冲到她面前:“我怎么才离开几分钟,你就想不开了?!”

“不是,是我没看清她蹲在这里。”磁性的嗓音替她作了解释,朝颜蓦然惊悚,这个声音似乎在哪里听过……

她转了个身,想看清是谁这么没长眼,视线相交的一刹那,惊呆的绝不是她一个人……

“是你?”

“是你!”

“你们认识?”楚沐惊喜的插了一句。

眼前这个男人啊,要长相有长相,要身材有身材,还有这辆车,一看就是名牌货,标准的高富帅啊高富帅!

“顾-朝-颜?”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林悦生。

没有时间去思考为什么这个男人知道她的名字,下一秒她忍无可忍的咆哮:“为什么我每次遇到你都这么倒霉?你是扫把星吗?!”

这个世界很大,可是这个城市也并不小,为什么,却还是遇见了……

第6章 爱情是一场事故

顾朝颜的每次,让林悦生想起了第一次,他英俊的脸庞稍稍有些尴尬,毕竟那是一件很不光彩的事。

“对不起……”他诚恳的道歉。

伫立在一旁的楚沐早已经急不可耐,因为林悦生的一句对不起,顾朝颜沉默了,于是她有了插话的机会。

“能不能麻烦二位告诉我,你们是不是认识?”

“沐沐,抚我起来。”顾朝颜转移了话题,她肯定会告诉楚沐,这个男人就是强/暴她的人,只是不会当着他的面。

吃力的抚起她,林悦生伸手想帮忙,被她避开了。

“你等我一下,我写个电话给你。”林悦生返回车里找起了纸笔。

待他一走,楚沐马上惊喜的呐喊:“朝颜,你走桃花运了,他竟然要留电话给你诶……”

“被人用车撞也叫走桃花运吗?这样的桃花运你也可以走。”

楚沐摇头,无限感概的说:“爱情是一场事故,不是我想撞就能撞到的……”

“你韩剧看多了。”她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好友。

话音刚落,林悦生走了过来,他递了一张写有号码的白纸给顾朝颜,轻声说:“那件事,你可以联系我。”

像是被侮辱了一样,她狠狠的把手中的白纸揉成一团,然后用力扔到了远处。

林悦生面对她愤怒的举动,什么也没有说,转身坐回车里,绝尘而去……

“你是不是疯啦?”楚沐终于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百年难遇的高富帅,你竟然就这么扔了?!”

顾朝颜没有理睬她,而是一瘸一拐的往前走。

“我跟你说话听到没有?”

“你都二十八了,这种机会再等十年也不一定会有!”

“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嫁不出去了,就你这个态度,别说高富帅,就是矮穷挫也被气跑了……”

楚沐喋喋不休,完全没注意她脸色越来越难看——

“你说够了没有?”

“没有,再说一百遍也不够!”

“如果我说他就是强/暴我的那个男人,你还会有爱情是一场事故,这样可笑的念头吗?”

如预料的一样,楚沐哑口无言,一想到刚才那个温文儒雅的男人,她怎么也没有办法把他和一个色狼联想在一起!

“我回家了,拜拜。”顾朝颜摇了摇手,脚踩着晕黄的路灯,步伐不稳的走了。

走了很远再回头,楚沐仍然傻乎乎的立在原地,看来,一个人的外貌真的可以否绝一个人的行为。

她的死堂,几个小时前还对她被强/暴的隐忍义愤填膺,几个小时后,就被高富帅的外表误导的分不清立场了。

夜总是神秘的,没有人知道前一秒发生了什么,后一秒又会发生什么。

就比如现在,顾朝颜竟然在回家的必经之路,再一次遇到了那个男人。

尽管他倚靠在车边,甚至整个车都隐没在黑暗中,她还是可以借助月光,看清他的脸。

也许你会忘记帮助过你的人,但你一定不会忘记,无情占有你的陌生面孔。

她本意是想无视的绕过他,但仔细想了想,还是朝车子的方向走了过去。

“你想怎样?”

林悦生抬起头,掐灭了手里闪着微弱光亮的半支烟,郑重的说:“我们谈谈吧……”

我们?顾朝颜嘲讽的笑笑,听起来像是认识了很久的朋友或恋人,但事实上,她和这个男人只有一种关系,就是强/暴和被强/暴的关系。

第7章 给我一个家

西御咖啡厅内悠扬的钢琴旋律清耳悦心,淡淡地光晕笼罩在四周的角落,一首天空之城,安抚了顾朝颜烦燥的情绪。

林悦生凝视着她,细致乌黑的长发披于双肩之上,略显柔美,清澈明亮的瞳孔,一对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小麦色的皮肤看起来很健康,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那一晚夜太黑,加上当时受情欲折磨,并未看清她的容貌,此刻在清醒的状态下,两人面对面,他终于看清了,这是一个有长相的女人。

“我叫林悦生。”他低沉的开口,看向顾朝颜的眼神总是带着丝丝的歉疚。

“你已经说过了。”

顾朝颜的语气不甚友好,但绝对可以被理解,谁也不会对强/暴自己的人笑脸相迎。

“那一晚真的对不起,我确实被人暗算了,否则,我不是会做那种事的人。”

林悦生诚恳的解释,她打量了一下面前的男人,眼神深邃有神,鼻梁高挺,嘴唇性感,再加上能开的起名车,举手投足间又有着非凡的气质,想必这样的男人,只要勾勾手指,多的是女人主动投怀送抱,确实没有必要饥不择食。

长吁了一口气,黯然垂目,她不甘心的说:“算我自己倒霉。”

“我可以弥补你。”

“怎么弥补?”

顾朝颜抬起双眸,直视着他,如果他敢提到钱,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把面前的白开水泼到他身上。

“任顾物质和金钱上的要求你都可以提。”

哗……他话音刚落,她手起杯落,一杯水泼在他脸上。

平静的站起身,目视着对面僵硬的男人,顾朝颜很清楚的强调:“我不是出来卖的。”

她倔强的跑出了咖啡厅,林悦生追了出来。

“你希望我怎么弥补?”

还真像个正人君子,被强/暴的人都不准备计较了,他却还是不死心。

突然心血来潮,顾朝颜想戏弄他一下。

转了个身,她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故作神秘的问:“你真心的想弥补?”

林悦生点头。

“我想要什么你都给?”

“只要我能做得到。”

“好。”她满意地走到他面前,仰起下巴,一本正经的说:“我想要个家,一个没有无休止争吵的地方。”

林悦生愣住了……

气氛瞬间变得僵硬,并且持续了很长时间,顾朝颜噗嗤一笑:“你不用为难,我不会勉强你。”

虽然有些小邪恶,但她的心情却蓦然间好了许多,可能是看到眼前这个男人被他吓到,让她觉得有种报了仇的快感吧。

“我走了,希望不要再见。”她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刚没走几步,突然,身后传来她意想不到的声音——

“好,我答应。”

这次,换她愣住了,缓缓的回头,再她还没有开口前,林悦生已经走到她面前。

“我可以给你一个家。”他停顿了一下:“但是,我不可能会爱你。”

第8章 我不可能会爱你

我不可能会爱你……

这句话虽然很无情,但是顾朝颜不会因此而感到伤心,因为,她也是一样。

“你确定?”她用手指着林悦生。

“恩。”他点头,眼神代表他没有说谎。

深吸一口气,她指了指对面的公园:“我们到哪边坐一下,然后,让我想想。”

虽然提出这么荒唐要求的人是她,但其实她并没有真的想要跟他结婚。

她的本意只是想戏弄一下林悦生,他会同意,完全出乎她意料之外。

“其实你可以不用答应的。”走到公园的躺椅上坐下,顾朝颜轻声说。

她是做梦都想逃离那个冰冷的家,可婚姻毕竟不是儿戏,可以没有爱情,但绝不能有一丝强迫。

他不希望将来面前这个男人说,我娶你,完全是为了赎罪……

“没关系,我也刚好需要婚姻。”林悦生深沉的目光直视前方,周身散发着让人捉摸不透的气息。

“你的意思,你需要一桩不以爱情为前提的婚姻是吗?”她探究的问。

他竟然真的点了头,顾朝颜惊诧的脱口而出:“为什么?”

似乎在她的意识里,这个世界上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和自己一样,不渴望爱情却需要婚姻的人了……

“想要遗忘一段感情。”林悦生没有隐瞒,很坦白的说出来。

她没再好奇的问下去,因为,这不是她该问的。

“你呢?又是为什么?”

把视线移向她,林悦生也颇为好奇,毕竟,以往他接触的女人不是要首饰就是要珠宝,而她,却是第一个跟他要家的女人。

“想要逃离一个除了战争什么也没有的家。”她落寞的笑笑,一阵风扬起,吹起了地上几片枯叶,发出了沙沙的响声。

把手一伸:“手机给我一下。”

林悦生从西装里掏出手机递给她,她迅速输上自己的号码:“从明天开始,我们先熟悉几天吧。”

“几天?”他想明确一下期限。

顾朝颜想了想:“七天怎么样?”

“好,七天后结婚。”林悦生比她还干脆。

已经达成了共识,是时候道别了,她站起身:“那我先走了。”

林悦生点头,却在她转身的时候,再次喊住她:“顾朝颜……”

她回头,他问她:“没有爱情的婚姻,难道你就不会觉得委屈吗?”

嫣然一笑,她说:“鱼和熊掌,我从来没想过要兼得。”

走在回家的路上,她不禁反思,真的要和一个强/暴了自己,并且只见过两次面的男人结婚吗?虽然可以圆了她想逃离的心愿,但毕竟这是一生的事。

“顾朝颜你不用觉得失落,这是你二十八岁许的心愿,这么快就实现了,你应该感到高兴不是吗?”

站在一颗梧桐树下,她自我安慰着……

小说

婚后两年,她爱他如命,他却从不碰她,视她如空气。

2021-1-3 11:10:15

小说

尚云汐被尚安妮威胁,身陷险境。

2021-1-3 11:12:5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