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书墨英俊多金,海外留学归来,身为全球顶尖集团总裁。

谭书墨英俊多金,海外留学归来,身为全球顶尖集团总裁。在外人看来高不可攀的生活,他却过得毫无滋味。,世人说他冷酷无情,不近女色。只有他自己知道,掩藏在冷漠包装下的身体,每每遇到女人多么无奈痛苦。,三十年来,只有姜文艺成了例外。,本以为就此恢复正常娶妻生子,却未料自己的兄弟除了对姜文艺以外的所有女人都毫无感觉。,而那个没心没肺的女人,唤醒了他的身体,偷了他的心,却要嫁给别人!,他谭书墨没有同意,看谁敢娶?,一把将姜文艺揽入怀中,男人给她无名指套上戒指。
谭书墨英俊多金,海外留学归来,身为全球顶尖集团总裁。

第1章 无穷尽的折辱

“文艺,你一定要陪好了王总,只有王总开心了,我们一家和你姑姑才有活路。”

姜文艺靠在柏林湾酒店的套房角落,脑海里满是舅舅送自己来时说过的话。

所谓的王总,不过是一个肥胖而又油腻的老男人,一双色眯眯的眼睛在她身上上下打转。

直到被男人推搡到角落时,姜文艺脑子里只剩下一个想法,她要离开这,她不要就这么被一个老男人睡了……

姜文艺用脚将旁边的红酒瓶勾了过来。

“啪——”

房间里响起玻璃碎裂的声音,男人的动作顿了顿直接倒下了。

趁着男人犯晕,姜文艺顾不上整理身上凌乱的衣服,爬起来就没命的往外跑。

“你以为你是谁!反了天了还敢打我了?”摸了摸额头,是粘稠的血液,腆着啤酒肚的老男人艰难的稳住了自己的身形才不至于就这么倒下去。

看了一眼地上破碎的台灯,双目变得更加赤红,晃悠这圆滚滚的身体就向着门外追去。

他今天一定要扒了那个臭娘们的皮!

姜文艺只知道没命的往前跑,随着时间的推移,身体也变得越发的滚烫了起来,为了让自己清醒一点,嘴里已经是满满的血腥味。

跑不掉等待自己的将是无穷尽的折辱。

姜文艺用尽全身最后的力气向不远处虚掩着的一扇门冲去。

关上门的那一刻,姜文艺便再没有一丝多余的力气,整个人顺着门板滑了下去,背后早已是汗湿一片。

听着门口的脚步声越来越响,隐约还能听到男子咒骂她的声音,最后又一点点的远去。

确定人离开了,姜文艺一直紧绷的心这才放了下来,身体传来的燥热感让她心烦地拽了拽衣领。

原本就被中年男子扯坏的衣服就这么滑落,春色暴露,姜文艺却像一点也不知道一样,她只知道她急需一个降火的东西。

眼前好像出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姜文艺只当是在做梦,大口喘息,对身体的异样显得格外烦躁。

谭书墨刚从浴室出来就看到姜文艺衣衫不整地躺在他脚边,衣领上甚至还有几滴不显眼的血渍,看起来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男人看了一眼就转开了视线。

而他桌子上的手机正在不断的叫嚣着,手机旁放了一杯红酒,男人习惯性的晃了晃红酒轻抿了一口,这才接通了电话。

“谭总,今天的礼物你还满意么?希望……”

不等电话里的声音说完,谭书墨便不耐烦的挂断了电话,抬脚就准备从姜文艺的身上跨过去。

那群人永远就只会这么一招么?

他们不腻,他看着都腻了,这次搞个这么脏的女人回来。

校服?准备角色扮演?可惜他不吃这一套。

“嗯?好冰,不准走。”

才跨了一只脚,腿上就被缠上了一片柔软温热的物体,让谭书墨怎么都迈不开步子。

腰际挂着的浴巾上攀上了一双不安分的手,让他整张脸彻底黑了下来,莫名的身体也开始燥热起来。

怎么可能会有反应,从十四岁第一次看见这种事情,他震惊于自己无法抬头的兄弟。

而后十六年,谭书墨用无数次不甘印证了他不举的事实。

第2章 不愧是个扫把星

哪怕身边躺的是全球模特大赛的候选人,他的身体依旧平静。

“该死的!”

谭书墨低咒了一声,危险的眯起了双眼,打量着抱着他的小腿浑然不知危险的姜文艺。

“很好!”男人嘴角渐渐扬起一抹笑,冰冷,却透露着危险。

察觉到冰凉的物体要离开,姜文艺不满的撇了撇嘴,下意识的去摸跟前的‘冰块’,不知道拽到了什么,原本毛茸茸的触感变得光滑了起来,触感也比之前更加冰凉,让她舒服的低吟了一声。

这点还远远不够,她真的好热……

“就这么着急?”

谭书墨冷笑了一声,像拎小鸡一般将姜文艺从地上拎起来,甩在了床上,整个动作连贯毫无怜香惜玉可言。

本能的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姜文艺的头脑这才微微清醒了不少,下意识的试图去遮挡自己身上露出来的地方,下一秒双手就被谭书墨举过了头顶,身上所剩不多的衣服被毫不留情的撕碎像破烂一般被扔到了一边。

“不要……”

姜文艺的脑海里顿时只剩下了一个想法,就是痛,撕裂一般的疼痛,脑海也一点点的清醒了起来。

泪水顺着脸庞流下,衣服上留下一片深色,却还是倔强的咬着唇不吭声。

她还天真的以为自己逃脱了家里安排的有变态倾向的暴发户,没想却只是进了另一个狼窝,该来的还是会如期而至。

随着时间推移,痛感一点点散去,有的只有酸麻,药劲也一点点再次席卷敏感的神经。 似乎这个女人也没他想象的那样遭。

谭书墨自己也记不清,他到底要了这个女人几次,他也是平生第一次这么快乐。

看着凌乱的房间,谭书墨随手往姜文艺的身上丢了个被子遮住了她满是红痕的身体,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丢下一张可以无限额的VIP黑卡,毫无留恋的转身就离开了房间。

今天这样的失控,一次就好了,他不会允许自己犯第二次。

阳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洒进房间。

姜文艺被刺眼的光线晃得睁不开眼,半天才缓过神,每动一下,迎来的都是浑身的酸痛,身体仿佛都不是自己的一般。

“嗡嗡——”

不断叫嚣的手机让姜文艺的视线开始有了对焦,看着屏幕上的来电显示,迟疑了半天,还是选择了接通。

才接通,就听到对面传来尖锐的咒骂声。

“你个赔钱货,翅膀硬了是不是?还是你要毁了这个家才满意?不愧是个扫把星,我看还是趁早把你赶出家门……”

嘈杂的咒骂声,让姜文艺一点点的清醒了过来,身上那暧昧的痕迹,让她明确的知道昨晚的一切并不是梦,从电话她知道了,她彻底毁了那个暴发户原本准备对姑父他们公司的投资,现在甚至要上法院告她。

“你个扫把星出生就克死了父母,现在跟你说话你听到了没!浪蹄子一晚上都不回来,又跟哪个野男人厮混了,我跟你说……”

第3章 不要脸到家了

提到昨晚的男人,姜文艺有些烦躁的挂断了电话,不愿意再多听到一个字,她就算是去死,也不会去陪那个胖老头睡觉的。

更何况是为了这个除了姑姑以外,对她来说毫无温情可言的家。

环顾房间,别说是男人,连男人的衣物都看不到,在床头整齐的摆了一套裙子,以及一叠钱,在最旁边放着一杯水和药。

姜文艺苦笑了一声,感情昨晚那男人把自己当成了那种女人,毫不犹豫的就将药吞进了肚子,简单的收拾了下自己,将那叠钱原封不动的留在了桌上,那是她剩下的最后一点自尊。

明明是站在自己家门前,姜文艺却没有打开它的勇气。

这个对她而言毫无温度的家,要不是因为姑姑……

想到姑姑,姜文艺犹豫了一下还是从包里掏出了钥匙,还没插进去,眼前的门便自己打开了。

“爸,那个不要脸的回来了。”一打开门就看到姜文艺拿着钥匙,杜婷婷没有客气随手将手上的垃圾袋塞到了姜文艺手中。

要不是因为这个扫把星,她今天会莫名其妙被一顿凶?

“你还有脸回来?这些年我让你在这白吃白住,你就是这么报答我们的?”闻言姑父从房内走了出来,鄙夷的上下打量着姜文艺。

仍有姑父冷嘲热讽,姜文艺只是一言不发的去扔完垃圾进门,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平日里做些家务什么的甚至都已经成为了她的习惯。

“聋了么?跟你说话这是什么态度?”

姜文艺低头不语的态度非但没有让姑父消气反而更是惹的一顿痛骂。

“姑父……”我错了几个字梗在喉咙,姜文艺怎么也做不到委屈自己说出这几个字,难不成让她被人卖了还要笑着跟他说谢谢?

她做不到!这个家令她感到恶心。

“每天就知道白吃白住,还往家里要钱,现在公司运转困难了,你不帮忙还倒撒盐……”

姑父大声的呵斥,姜文艺只是沉默的低头听着,经过一晚的折腾,她的身体现在酸软到不行,就想好好的洗个澡睡一觉,对于他的话也是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

“我说孩子都大了,你也别这么骂了,回头公司没事你先把自己气倒了。”屋外的动静太大,姑姑随手披了件外套就出了房门,脸色苍白,走一步都要喘上几口,显然就是不放心姜文艺强撑着想要出来看看。

一边柔声安抚着姑父,一边冲着姜文艺使眼色。

“你出来干嘛!我教育孩子你少插手,病了就好好的在床上躺着,我就说败家娘们儿,一个两个的是不把我的公司掏空不罢休……”看到姑姑,姑父的口气依然恶劣,声音却是小了不少,最后不断的碎碎念。

“是是是,都是我拖累了你。”

对这样的情况,姑姑早就见怪不怪,嘴角透着淡淡的苦笑,柔声哄着姑父。

按照姑父的性格没有直接将她赶出家门都算好的了,这男人眼里就只有钱,为了钱什么都能做出来。

“婷婷你带文艺先去洗个澡吧!一晚上没回来好好的洗洗休息下,以后不准夜不归宿了,也难怪你姑父生气。”

“文艺,文艺,你天天念叨的就只有这个扫把星,我都怀疑她才是你女儿了,她又不是不认路,自己去洗澡就好了啊!”

杜婷婷不满地撇了撇嘴,在看到姑父那铁青的脸色,有些后怕地咽了口口水,用脚踢了踢还跟木头一样杵在原地的姜文艺。

“喂!扫把星走了,难不成你还要我伺候你沐浴更衣?”

第4章 野男人是谁

在杜婷婷的提醒下,姜文艺这才回过神,跟着她离开了这个气氛压抑的客厅,姜文艺一直紧绷的神经才一点点的放松了下来。

虽然从宾馆出来已经简单的擦拭过了,但是害怕还会遇上那个男人,处理的很潦草,在经过刚才的事后背早就汗湿一片。

姜文艺没有多想随手解开了领口的几个扣子,开始调试水温。

察觉到杜婷婷差异的眼神,姜文艺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自己身上还有昨晚激情后的痕迹,现在才想到要遮挡已经太晚。

“贱女人就是贱女人,一晚上没回来原来是爬到别的男人的床上去了。”杜婷婷不傻,姜文艺胸口那又青又红的痕迹是什么她认得很清楚。

姑父的计划她很清楚,要不是有姜文艺在,估计被送出去的女人就会是她了,昨晚姜文艺并没有跟那个暴发户在一起。

想到这杜婷婷的脸上透出了一股怪笑,“你说爸要是知道你昨晚打了那个暴发户还跟别的男人睡了会怎样?”

“婷婷,我求你别说出去……”

不用她说,姜文艺很清楚她会被一顿打。

甚至可能会连累到姑姑,平日里姑姑的生活本来就已经不是很好过了,她怎样不重要,姑姑要好好的才行。

“少恶心我,我跟你很熟么,你求我?跪下来啊!兴许我心情好就不说出去了。”

看到姜文艺服软,杜婷婷高傲的扬了扬下巴,居高临下的看着姜文艺,

“我……我求你……替我保密。”犹豫了一下,姜文艺还是选择屈膝跪在冰凉的瓷砖上,连同她的心一起渐渐冰凉。

“哼!”欣赏够了姜文艺那低三下四的态度,杜婷婷冷哼了一声,扭着屁股就往外走,“爸,我发现那个扫把星昨晚跟别的男人睡了,身上还都是那些不要脸的痕迹。”

屋外传来杜婷婷的声音,姜文艺毫无意外,她就知道这女人不会这么简单就放过她的。她甚至已经听到姑父在外面摔东西和咒骂她的声音了。

这澡是洗不成了。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姜文艺便打开了卫生间的门。

才看到姑父,姜文艺甚至都来不及说什么,迎面而来的就是一个巴掌。

“啪——”

姜文艺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麻,嘴里甚至还有些血腥的味道,险险地稳住了身体,才不至于狼狈的被一掌甩的摔倒在地。

“你个浪蹄子,我就说你昨晚一晚上没回来肯定没干好事,跟哪个野男人鬼混?”

掌心是阵阵麻意,姑父只觉得自己刚刚打的还算轻了,想到公司,想到今天早上他接到的那通电话,她就恨不得分分钟掐死姜文艺,真不知道那个败家娘们非要养着这个贱蹄子干什么。

“我……”想要开口解释,话到嘴边姜文艺又不知道如何开口,最后还是沉默着不说话。

难道要她说她自己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怪他们给她下的药太猛?

“你倒是解释啊?说不出话了?整天就知道出去鬼混,我今天就打死你。”嘴角带着一抹轻蔑的笑容,说着姑父便抬脚踹在了姜文艺的肚子上。

本来身上就一阵一阵的酸疼,又结结实实地挨了姑父一脚,姜文艺有些狼狈的摔倒在地,脑海是一瞬间的空白,连本能的逃跑都忘了,只是傻傻的仰望着姑父气的涨红的脸,一时间没了反应。

被房内巨大的声响惊动的姑姑,一进门就看到姑父正在抽身上的腰带,姜文艺正脸色苍白的跌坐在地上。

第5章 被扫地出门

顾不上去捡慌乱中掉在地上的外套,只是拼尽全身的力气抱住了姑父的胳膊,“文艺你还傻坐着干嘛!快点走!”

“你个败家娘们,还敢拦着我?你信不信我连着你一起打,就知道护着这个贱蹄子……”

重病的姑姑本来连下来四处走动都是困难的,哪里抵得过姑父那一身的蛮力,轻易的就被甩在了一边。

“姑姑……”姜文艺刚踉跄着爬起来,就看到姑姑被推到在地,样子并不比她现在要好上多少。

“不用管我,我没事你先走,快!”看到姜文艺停下了动作,姑姑急得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尝试了几次,实在是无力,最后索性一把抱住了姑父的大腿。

一旁的杜婷婷早就被吓得愣在了原地,她是讨厌姜文艺,她以为自己告密最多只是看到她被痛骂一顿,根本没想到姑父会发那么大的火,甚至不顾姑姑的身体连着一起打。

犹豫了一下,姜文艺在姑姑的催促下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只知道一个劲地往门外跑。

身后是姑父歇斯底里的咒骂声。

即使关上了家门还是隐隐能听到屋内在骂些什么,直到脚底传来阵阵凉意,姜文艺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刚刚慌乱之中穿了一只拖鞋一只布鞋就从家里出来了。

短时间内家是回不去了。

姜文艺有些苦闷的看着自己的拖鞋,闷头向前走,根本不知道身无分文的自己还能去哪。

因为她怪异的装扮,引得不少路人围观议论,姜文艺就像没听到一样只是顺着人流亦步亦趋的走着。

夏日毒辣的阳光一点点的榨干她身体里本就所剩无几的水分和体力,被姑父踹到的腹部也像是在跟她作对似的,时不时的抽痛一下,更是让她的脸色更加苍白了几分。

不知道是汗水糊住了双眼,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姜文艺只觉得自己的视线越发的模糊了起来,手脚都轻飘飘的像是撑不起沉重的身体一般。

“小姑娘你没事吧?”一边的一个老大妈实在看不下去了,忍不住拉住了走的踉跄的姜文艺有些担心的看着她那毫无血色的脸,“实在不行我送你去医院吧!”

“我……”扯了扯干裂的唇,姜文艺正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撑不住变的越发厚重的眼皮,直直的倒在了地上。

被毫无预兆突然倒下的姜文艺吓得,大妈的脸色也不太好看,有些无措的看着围观的人群,懊恼自己不应该多管闲事。

现在是上班的高峰期,这里又是谭氏大厦的门口,不一会就围起了一个小小的包围圈,甚至有人拿出手机拍起了照片。

“都不要工资了?还有一分钟全部算迟到。”

在包围圈外响起了一道清冷的声音,不出一秒,围观的人群便作鸟兽状散去,只剩下几个路人远远的站着看热闹。

“谭总,这……要打120么?”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有些为难的看了眼倒在地上的姜文艺和一边努力为自己辩解的大妈。

闻言谭书墨淡淡的侧目看了眼姜文艺,本来准备迈进公司的腿就这么收了回来,在助理诧异的目光下直直的走向了姜文艺。

蹙眉打量着她,这摸样比昨天看到的时候还要狼狈点。

第6章 恋爱中的谭书墨

“那个……我真不认识这个姑娘,我就是看到她这样关心一下,然后她就晕倒了……真的不关我的事!”看到谭书墨似乎认识姜文艺,大妈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死死的拉住谭书墨的手,丝毫不怀疑,要是谭书墨不相信她,下一秒她就能哭出来。

“吵死了。”将手从大妈手中抽出,揉了揉被吵得胀痛的太阳穴,从头到尾谭书墨的眼神根本没有从姜文艺的身上移开过。

谭书墨阴沉的脸色让大妈噤声,小心翼翼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有些不知所措。

“你先走吧!没有要怪你的意思。谭总?接下来要怎么办?”

“你让司机先留下,你先去上班吧!”简单的吩咐了助理几句,没有犹豫在助理诧异的目光下,谭书墨一个打横就将姜文艺抱了起来。

“小心头。”看到谭书墨靠近,司机贴心的用手挡住了车顶,生怕谭书墨撞上,虽然很好奇这个多出来的女孩是谁,但是职业素养让他没有多嘴,可是视线仍旧不住往姜文艺的身上瞟。

没想到他们不近女色的谭大BOSS居然抱了女人回来!

“回公寓,顺便叫个医生过来。”像是没看到司机的目光一样,谭书墨淡淡的吩咐着,视线落在姜文艺身上多出来的几处淤青,脸色变得越发的阴沉。

这女人似乎没有他当初想的那么简单。

一路上谭书墨都抱着姜文艺没松过手,坚持自己将人抱回了公寓。

接到电话的医生早就等在了公寓前,看到谭书墨便迎了上来,想要从他手中把姜文艺接过来。

像是没看到医生一样,谭书墨往侧方垮了一步径直越过了医生,直到将人稳稳的安置在床上,这才眼神示意医生上去检查。

被无视的医生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从随身的箱子里拿出一些常规的工具就开始给姜文艺检查。

“她怎么了?”

明明可以吧姜文艺就这么丢下就离开,谭书墨却意外的耐着性子在旁边等医生的检查结果,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现在自己脸上写满了担忧。

“没什么事,就是体力透支,有点低血糖。不是我多嘴啊!你们做了那些事后,就让你女朋友好好休息……”正打算继续嘱咐几句的医生在接触到谭书墨那杀人般的目光后,没骨气的咽了口口水,将剩下的话咽回了肚子,灰溜溜的收拾东西就准备离开。

恋爱中的男人啊……真可怕!

女朋友么?谭书墨的视线落在了姜文艺的脸上,不知道是不是梦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整张小脸皱在了一起,看起来格外的令人心疼。

骨节分明的手指忍不住伸向了那张脸,最后停留在了姜文艺那紧蹙的眉头,一点点的将眉宇抚平。

可能是被骚扰的有些烦躁,姜文艺不住挥了挥手,试图赶走脸上作恶的手。

姜文艺突然的动作让谭书墨触电般的收回了手,有些不自然的干咳了两声,见姜文艺并没有醒来的意思,这才随手拿了一本文件,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视线仍旧不住的往姜文艺身上瞟。

睁眼,眼前并不是她以为的蓝天白云水泥地。

“你!我……我怎么在这!我跟你说我不是你认为的那种女人!”很快姜文艺就发现了做在不远处沙发上看文件的谭书墨,下意识的拽了拽被角,只露了个脑袋,警惕的注视着谭书墨的一举一动。

第7章 同居了

虽然那天她被下了药,可是晚上发生的那一幕幕都还清晰的展现在她眼前,那些羞人的姿势让她脸上火一般的烧了起来。

“你倒在公司门口。”看着姜文艺一脸被占了便宜的表情,谭书墨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几分。

向来那些女人都是盼望着爬上他的床,这女人这是什么表情!吃亏的分明是他好么!

姜文艺歪了歪脑袋,还是再三确认自己身上的衣服还是出来的那套,这才相信了谭书墨的话。

“谢谢。”

突如其来的道谢,让谭书墨的脸上浮现了一抹不自然的红晕。

“你别多想,我只是怕你引来媒体给公司带来负面新闻。”

谭书墨那一脸变扭的解释着原因,姜文艺的心情莫明的好了起来,眼前这个男人似乎也没有她想象的那么不好,至少现在看起来还是很可爱的。

等等!他说公司……

姜文艺努力的回想着,她如果没记错她最后晕倒的地方是在谭氏大厦……那这个男人……

“你不会叫谭书墨吧……”

欣赏着姜文艺脸上多变的表情,谭书墨的心情也一点点的好转,有些得意的扬了扬下巴,默认了姜文艺的问题。

现在知道要崇拜他了吧!占了他这么大一个便宜,不好好的夸他几句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还是新闻上拍的比较帅……”姜文艺盯着谭书墨看了半天,最后得出了结论,虽然很小声,但是还是一字不漏的落在了谭书墨的耳朵里。

谭书墨强忍着想要把眼前这个女人活活掐死然后打开她的脑子好好看看她脑回路的冲动,耐着性子的询问。

“过的这么惨为什么不收钱?”

知道谭书墨说的是自己身上的装扮,她的拖鞋和布鞋正整齐的摆在床尾,一粉一白,这样的搭配格外的显眼,身上还是谭书墨早上留给她的白裙,裙子早就变得脏兮兮的,仔细看甚至还能看到一个鞋印,再稍微装扮下,姜文艺觉得自己都能直接上街乞讨。

“我不是你以为的那种女人!今天谢谢你,我先走了。”

迟疑了片刻,姜文艺还是什么都没说,咬了咬唇,撑着仍旧有些无力的身体下床穿鞋准备离开,她家现在的情况她根本不知道从何说起。

“我允许你走了么?你现在有地方去?”

谭书墨清冷的声音让姜文艺整个人僵在了房间门口,她现在确实无家可归,离开了这里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去哪。

“那个……谭……谭总我能在这暂住一段时间么?我可以做很多事情的。”

“叫名字就好,随便你。”达到目的,谭书墨也不多做纠缠,反正这女人不愿意说的事情,他只要动动手指都能查出来,怎么说也是他睡过的女人,不能过的这么惨,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饥不择食的连路边的乞丐都不放过。

说了随便她以后,谭书墨也真的不再管她,给了她一个备用钥匙就出门上班。

不一会就有人送来了一堆女生穿的衣服和鞋子,姜文艺也不墨迹,道谢后,只是随手挑了一件看起来相对朴素的衣服就回房间了。

第8章 给你的报酬

她出来的时候身无分文,身上这套脏成这样根本没法换洗,现在根本不是矫情的时候。

看着多出来的衣服,助理有些头疼的挠了挠头发,想到谭书墨吩咐的事,纠结了半天,还是抱着衣服敲响了姜文艺的房门。

“姜小姐,你还是把这些衣服收下吧!谭总吩咐了的,而且你不留着,这些衣服谭总也穿不了啊!不要浪费让我难做嘛……”

才打开门,姜文艺还来不及说什么,就听见助理说了一堆,在她反应过来之前将那堆看起来就价值不菲的衣服扔在床上就走。

这还真是那个男人的作风……

姜文艺有些无语的扯了扯嘴角,本来想着自己两套换洗就好,这钱她可以慢慢还上,光是看这些衣服的牌子,估计她吧自己卖了都不一定还的清了。

冲了个澡,姜文艺穿上了谭书墨准备的衣服,就在家里四处转悠,直到肚子发出咕咕的声音,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还没吃饭。

冰箱里只有鸡蛋,牛奶,以及一些简单的蔬菜。

稍微熟悉了下厨房的摆设,姜文艺便在厨房忙碌开来,一切动作一气呵成。

“这些你做的?”

谭书墨刚打开家门,就闻到了一股饭菜的香味,桌上是丰盛的午餐,在厨房里还能看到姜文艺忙碌的身影。

心里莫名的一暖,这种感觉似乎也不算太差。

“对啊!我看到冰箱里有食材,做的不太好,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那个……你喜欢吃什么告诉我我下次可以学着做做看……”

看到谭书墨回来,姜文艺有些不安的搓了搓围裙,低头看着毛茸茸的拖鞋不敢抬头去看谭书墨的脸色。

自己擅作主张把他家当成自己家,做的菜也都是日常的小菜,吃惯了豪华酒店的谭书墨应该根本看不上吧!

“还不错,你不用再休息下么?”淡淡的扫了一眼姜文艺将她的不安尽收眼底,谭书墨随手拿过桌上的碗筷夹了一块西红柿炒蛋,原本因为工作而紧绷了一天的脸,也渐渐缓了下来。

他没有怪她?还在关心她!

姜文艺有些受宠若惊的抬头,不可思议的盯着谭书墨。

“我……我已经没事了,谢谢……”

“我长得没这么吓人吧?”看着姜文艺紧张到口吃,谭书墨有些不悦的蹙眉。

“咕——”

还不等姜文艺回答,她的肚子便率先替她回答了谭书墨。

谭书墨夹菜的动作顿了顿,忍不住底笑出声,随手拉开了自己身侧的椅子。

“坐下一起吧!以后家里的菜都交给你了,需要什么食材自己去买,这些钱你先用着,不够了再跟我说。”

被看破心中所想,姜文艺有些窘迫的摸了摸鼻子,索性破罐子破摔,一屁股在座位上坐下,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说是做给谭书墨的饭菜,大半都进了她的肚子。

“我决定了,以后家里的家务,饭菜我都包了,作为我住在你家的报酬。”一段时间的相处,姜文艺也算是摸清了谭书墨的脾气,满足的摸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自己下了决定。

小说

唐代中叶,中原武林久经大浪淘沙,侠魔争锋后,各自归隐山林。

2021-1-3 11:04:44

小说

林温祎结婚快两年了,丈夫却一直没有碰过她。

2021-1-3 11:08:1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