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身份尊贵,高不可攀,背景强大的帝国商业奇才。

他是身份尊贵,高不可攀,背景强大的帝国商业奇才。,她是身世普通,被姐姐陷害的无名小中医。,一朝重生,她阴差阳错被他看中,从此对她恋恋不忘,强势侵占掠夺她的身心!,传闻他脾气暴躁,狂妄霸道,但唯独对她痴迷纠缠,宠妻无度。,——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她是他的心头宝。
他是身份尊贵,高不可攀,背景强大的帝国商业奇才。

第1章 一个危险的男人

蔚蓝色的海域。

一艘白色的豪华游艇缓缓行驶在上面。

整艘游艇就像小型的行宫,帆旗上的“墨”字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少爷,人带到了。”江璃的脑子还在嗡嗡的疼,便被人推进了一个豪华的房间。

一道漫不经心的声音忽然响起,“老头子找来的女人,就是她?”

江璃这才发现,这个房间内还有另外一个男人。

男人大约有一米八五的样子,穿着手工定制的白色衬衫,整个身体笼罩在阴影中,看不真切面容。

“是,来之前我们已经做了一部分检查。”

把江璃推进来的佣人连忙恭敬地回道:“这个女人今年19岁,身体健康,家族无传染病史,XIONG围90CM,腰围61CM 臀围95CM,月事是每个月12号,这几天刚好是排卵期,至于是不是处-女,还没有检查……”

墨南爵居高临下地转眸,看向不远处的女孩。

女孩大约二十岁左右,有一张漂亮的脸蛋,身材纤细,墨发有些凌乱地披散在身后。

看起来,似乎很顺眼的样子。

“你们……你们要做什么?”

听到佣人的话,江璃顿时愣住了。

这些数据她自己都不清楚好不好?

报告这么详尽,这是在调查户口么?

不对!

就算是调查户口,管她尺寸什么事?

“褪了裤子,躺上去。”这时,男人却忽然霸道地命令道。

带她进来的人识趣地退了出去,临走时还顺带把门给关上了。

江璃顿时一惊,连忙捂上自己的裤子一脸警惕地开口,“你想做什么?我可不是那种女人!”

难道说,这些人把自己带过来,其实是准备献给这个男人?

她才不要!

“哪种女人?”

男人逼近她,一脸嘲讽地开口。

最先映入江璃眼帘的,是一张俊美到令人窒息的脸。

这张脸看起来大约二十七八的样子,一双深邃狭长的双眸微微眯起,看似玩世不恭,浑身却流露出一种狂傲邪肆的气息,以及浑然天生的贵气。

这是一个危险的男人!

江璃在心中得出这个结论。

可即使是这样,她还是忍不住对着这张无懈可击的俊脸失了神。

“看够没有,看够了就脱下衣服,自己躺上去!”

墨南爵早已经习惯了女人看自己的目光,但即使如此,他的声音还是冷了下来。

“凭什么!”江璃后退了一步,一脸倔强地开口。

这时,房间内忽然传来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这位小姐,少爷能选中你替他生孩子,是你天大的造化,你还是乖乖听话,让我来检查一下吧,你就当做一个妇检好了,很快的。”

说完,还伸手指了指墙壁边摆放着的妇科检查床。

江璃这才明白过来。

原来这男人让她TUO裤子,并不是要对她做什么,而是要她检查身体。

可即使是这样,她也接受不了!

凭什么她就要乖乖TUO裤子给这些人检查,她才不想给别人生孩子!

更何况,她连这人是谁都不知道!

“不!”江璃再次后退了一步,坚决地摇头。

“小姐,你还是听话吧。”

中年女人穿着白大褂,脸上带着白色的口罩,上来便想把江璃拉走。

江璃一个闪躲,中年女人直接扑了个空,“砰”地一声撞在了墙壁上。

“给我滚出去!”

看到自己的人这么丢人,墨南爵阴沉着脸开口。

“是,少爷。”

中年女人连忙捂着脑袋走了出去。

整个房间,便只有江璃跟墨南爵两个人了。

“那个……你是谁……想要做什么?”

房间内静的要死。

尽管这个男人什么都没有做,江璃还是感受到了一种深深的压迫,结结巴巴地开口问道。

“既然你不想让医生帮你检查,那只有我自己来了。”

墨南爵忽然迈开修长的双腿走到她的面前,一脸邪肆地开口。

从小到大还没有人敢不顺从他的意愿,这个女人是第一次。

他倒要看看,她究竟能倔到什么时候!

男人的个子很高,看她时就像是在俯视她。

仿佛是在看着一只垂死挣扎的小兽,眼底带着兴味盎然。

江璃忽然感觉到一种深深的威胁,她后退一步企图避开男人身上强大的气场。

然而。

身后是墙,她根本避无可避。

下一秒,手腕被忽然攥起。

微微一个用力。

她便跌入了男人的怀抱里。

一个不小心,她的唇直接撞上男人微敞的胸膛。

一触,即离。

“啊——你放开我!”

此时的江璃,就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小兽,飞快地将唇墨南爵的胸口移开,大力挣脱起来。

墨南爵的眸光微微一深。

他没想到。

只是这么青涩的动作,却令他有了些许的反应。

“你放开我好不好,我根本不认识你,我有病的,我有传染病,只是他们没检查出来而已……”

感受到男人的危险,江璃的声音终于不像之前那么硬气,说话的语气也带上了一丝哀求。

“我相信我的人没那么蠢,不然早就被我喂鲨鱼了。”墨南爵一脸狂妄地开口。

随后一个用力,直接将江璃拖到了检查床上。

江璃顿时大力挣扎起来。

一不小心,她的脚踢到了他的脸。

虽然力气不大,却成功激怒了身上的男人。

“很好,这是你自找的!”

墨南爵嗜血一笑,忽然抓起检查床上的床单,把她的腿缠在了架子上。

“你放开我,你这个混蛋!不要脸!流氓!禽兽!”

紧张之下,江璃把所有能想到骂人的话都喊了出来。

然而无论她如何挣扎,都挣脱不开身上的束缚。

衣服忽然被拉开,微冷的空气令她微微一颤。

“你——”

江璃还没喊完,身体却陡然僵硬下来,就连未说完的话都卡在了嗓子眼。

“骂啊,继续骂啊!”墨南爵慢条斯理地开口,然而他手下的动作却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

“啊——”

突如其来的刺痛令江璃惊呼出声,一直昏沉的意识终于变得清醒许多。

感受到指尖的那层阻碍,墨南爵满意地眯了眯眸。

是处-女,那就不用担心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传染病了。

既然老头想要个孙子玩玩,那他就让这个女人给老头生一个好了。

只是用什么方式生,他说了才算。

意犹未尽地伸出手指,还未有下一步动作,肩膀上却忽然传来一阵钻心的刺痛。


第2章 那方面不行?

“嗯……”

男人闷哼一声,不自觉放开了对她的钳制。

趁着这个机会,江璃连忙坐起身,手还保持着刚才的动作。

这个女人居然敢对他点穴!

“你居然敢对我动手?”墨南爵的脸瞬间变得阴沉起来,双眸风暴汇聚。

然而——

却在看到江璃屈着手指的动作之后,脱口而出,“是你?!”

还不等江璃反应过来,他一把拉住她的手,得意地开口,“你看,我现在能忍住了!”

那件事之后,他便开始训练自己的身体承受各种极限痛觉。

为的就是再被这个女人动手,他也能承受的住。

而现在,他成功了。

他一把攥住江璃的手臂,仔细打量起面前的女人。

她有一头漆黑柔软的长发,弯弯的柳眉之下,是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眸,莹白的肌肤因为生气透着淡淡的粉红,尤其是那两片如玫瑰花般娇嫩的双唇,更是引人一亲芳泽。

果然跟他想象中的一样美味可口。

墨南爵的双眸紧紧盯着她的唇,喉结上下滑动了一下。

“你在说什么,我根本听不懂!快放我离开这里!”

江璃惊恐地用力甩手,可是怎么也甩不开。

“别装了,敢对我这里的穴位动手,除了你还有谁?”墨南爵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肩膀。

江璃顿时一愣。

外祖父是个中医,她从小跟外祖父一起长大,受他的熏陶一直也很喜欢中医。

这一手就是跟外祖父学的。

据外祖父说,这是他的家传绝学。

可是听男人话里的意思,居然还有其它人会这一手?

“所以,你这次别想再逃走了!”

墨南爵邪肆地勾起唇角,说话的语气里带着高高在上的意味,“乖乖留在我身边,给我生个孩子。”

还不等江璃反应过来,他忽然提高了声音,“把她洗干净,送到我的房间。”

“是。”

话音刚落,两个女佣打扮的女人便走了进来,直接架起江璃走了出去。

女佣的力气很大。

一路上,无论她如何挣扎,最终还是被拉进了浴室。

足足一百平米的浴室,全都铺着白玉的地板,奢侈至极。

中间能容纳几人的圆形浴缸中,早就放上了热水,水面上还撒着新鲜的花瓣。

有精油的气味,在空气中若隐若现。

这些精油似乎有安静凝神的作用,再加上终于离开那个气场强大的男人,江璃脑海中一直紧绷着的弦终于松弛了下来。

她记得她明明在跟夏紫一起旅游,后来不小心掉了崖。

为什么会忽然到了这里?

难道是被这个男人救了?

忽然,有不属于她的记忆一股脑涌入她的脑海。

这让江璃不由得一愣。

她……重生了?现在的名字叫夏心璃?

这怎么可以!

江璃顿时着急起来。

她跟贺连城约好的,等旅游回去两人便订婚。

现在她失踪了,贺连城一定很担心吧!

正着急间,身体却忽然一凉。

江璃这才发现,她的衣服居然被佣人们给脱了下来。

“你们放开我!”

江璃心一紧,飞快地用手捂上XIONG。

“倒是一副好身材,怪不得少爷会破例让你进他的房间。”其中一个女佣上下打量了江璃一眼,一脸嫉妒地开口。

随后,她一把将江璃给推进了浴缸内。

江璃反射性地便想跳出来。

另外一个女佣连忙压制住她的身体,警告道:“别以为被少爷选中你就可以无法无天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少爷那方面根本就不行,还以为少爷真会宠幸你啊!”

那方面不行?

江璃顿时愣住。

脑海中的记忆告诉她,女佣口中的少爷,是墨氏集团的二少爷墨南爵。

而她之所以会出现在这艘游艇上,是因为她被自己的继父卖给墨家做代/孕妈妈。

就在她还是江璃的时候,便已经听了太多关于墨南爵的传说。

传说,墨南爵是个商业奇才,仅仅在他二十岁的时候,便已经接手了HC集团,七年之内,将HC发展成全球第一大跨国公司。

传说,墨南爵权势滔天,黑白两道都不敢招惹他,就连各国总统想见他都要排队预约。

传说,墨南爵俊美绝伦,很多贵族女子在见了他一面之后便已经心心念念非他不嫁,甚至有人在被拒绝后割腕自杀。

但就是这么完美的一个男人,那方面却不行。

墨夫人爱子心切,找了许多医术高明的医生去帮墨南爵看病,最终都没能治好。

甚至于,墨夫人重金去请了形形色色的美女在他面前跳脱衣舞,都没能让他有一点反应。

于是这个原本隐晦的话题,渐渐暴露在了公众面前。

有财经报纸专门为他做了一个专栏,分析他的性格之所以傲慢无礼,嚣张跋扈,偏激易怒,便是因为那方面不行引起的心理变/态。

虽然后面那个写专栏的人从此在公众面前消失,但这分析早已经被所有人默认。

想到这里,江璃不由得小小同情了墨南爵一下。

不过,她是肯定不可能帮墨南爵生孩子的。

她爱的是贺连城,她一定要想办法回安陵去找他。

思绪间,她的身体已经被女佣们清洗干净。

尽管女佣们嫉妒她,此时还是不得不尽心尽力地服侍她。

润肤,精油,香薰,一道程序都不敢少。

换上一套丝质的睡袍,佣人们把她带进了游艇中间那个最豪华的卧室内。

江璃一边走一边思索。

在游艇内,她是肯定逃不走的。

那么,就只有到岸上以后再想办法离开这里了。

“雷先生,少爷要的人带来了。”佣人们走到门口,对着门口站着的冷面男人轻声细语地开口。

“带进去吧。”男人点了点头,伸手打开了门。

在两人擦身而过的时候,雷鸣看了江璃一眼。

她漆黑的头发因为刚洗过,柔顺地垂在两边,弯弯的柳眉之下,一双杏眼犹如漾了水光一般惹人怜惜。

然而她的脊背却是挺直的,跟那些刻意讨好少爷的女人完全不一样。

原来少爷喜欢的是这种类型的女人。

作为少爷最尽责的助手,雷鸣暗暗在心里记下。

佣人们把江璃带进卧室之后,便退了出去。

墨南爵慵懒斜躺在沙发上,腿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手指在飞快地敲击着键盘。


第3章 你这个变态!

看到江璃进来,他合上笔记本放到一边,绯红的薄唇微启,“过来。”

带着上位者命令的语气。

霸道,不容拒绝。

江璃原本不想这么听话的,可在这样的压力之下,双腿竟像是不听使唤一般,一步步走了过去。

墨南爵满意地勾了勾唇。

在江璃离他还有两步远的时候,长臂忽然伸出,直接把她拉进了怀里。

“你放开我!做什么!你这个变/态!”

江璃连忙挣扎起来。

然而她的力道,在墨南爵的眼中根本不值一提。

他邪气地勾唇,看着在自己怀中乱动的女人。

丝质的睡袍因为挣扎的原因,下摆已经散开。

玲珑有致的好身材在里面若隐若现,引人遐思。

墨南爵的呼吸陡然急促了几分,他露骨而又放肆的目光就像是扫描机一般,仿佛已将怀中的女人给剥个精光。

他可以想象的到,睡袍里面的身体是有多么的美好,多么的销魂。

“不许看!”

感受到投射在自己身上灼热的视线,江璃这才反应过来,一脸的羞恼。

连忙将手环上胸口,缩在墨南爵的怀里一动也不敢动。

“为什么不能看,你现在是我的女人。”墨南爵沙哑着嗓音开口,看她的眸光充满了侵略性。

话落之后,他猛然擒住她的下巴,直接压上了她的唇。

江璃直接懵了。

亲吻这么神圣的事情,她就连跟贺连城在一起都没有过。

虽然贺连城也很想,但是她要求在订婚以后才可以做这些。

贺连城尊重她,从未强迫过她。

可是现在,她的初吻居然被这个男人给夺走了!

“唔唔——”

她瞪大眼睛,拼命挣扎。

然而她的力道,却撼动不了男人分毫。

一只手忽然摊进了睡袍内,江璃身体一僵,猛然张口,狠狠咬住了男人的舌头。

顿时,淡淡的血腥味从两人口中散开。

墨南爵闷哼一声,吃痛从她的口中退出。

他伸出手狠狠地捏住江璃的下巴,气急败坏地开口,“你居然敢咬我?”

“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在咬的时候,江璃是下了狠心的。

可是一对上墨南爵震怒的脸,她的心便咯噔了一下。

都说这个男人阴晴不定,性格暴躁,她该不会被他丢下船喂鲨鱼吧!

想到这里,她深呼吸一口,大着胆子道:“墨少爷,不如我们做个交易吧!”

“交易?什么交易!”

墨南爵微微一愣。

自从他干掉了那个想跟他做交易的人之后,有多少年没人敢这么跟他说话了。

现在,这个他看中的小猎物居然说想跟他做个交易。

他倒要看看,她有什么值得他交易的。

“墨少爷,我知道你那方面不行。”说到这里,江璃偷偷看了墨南爵一眼。

经验之谈,男人被这么说都会很生气,毕竟伤及了自尊。

她已经做好了墨南爵发火的准备,并且想好了应对办法。

然而墨南爵却只是挑了挑眉,淡淡地开口,“所以呢?”

这副无所谓的态度,令江璃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还是按照原计划开口,“我懂医术,可以帮你治疗身体,让你恢复那个……功能,条件是你要放了我,找别的女人。”

“不可能。”墨南爵听完,斩钉截铁地拒绝。

这个女人居然说能治好他的身体,还说让他放了她。

这是他听过最大的世纪笑话了!

姑且不说他这身体请了多少全球有名的医生都没用,单单就因为她就是那个人,他怎么可能放了她?

“你——”江璃顿时着急起来。

视线忽然定格在某处,她的眸光一滞,愣愣的开口,“你……你不是……”

“还需要治么?”墨南爵似笑非笑的声音响起。

“不……不需要了……”江璃连忙讪讪地收回视线,脸上灼热的似乎要燃烧起来。

是谁说墨家二少爷不行的?

明明……

想起刚才看到的东西,江璃只觉得想死的心都有了。

江璃的反应很显然取悦了墨南爵,他的唇角勾起一抹得意的弧度,随后开口,“那么,现在可以怀上我的孩子了吧。”

说完之后,他直接将江璃推倒在沙发上,伸手便准备解自己的腰带。

“不!不要!我不要怀你的孩子!我有男朋友的!”

江璃飞快地从沙发上爬起来,逃离了墨南爵的钳制。

原本她以为墨南爵身体有问题,她只要跟他谈条件便没多大问题。

可是现在,她是真的怕了。

她不想失身于这个男人,更不想给他生孩子,她还要回去找她的贺连城!

“男朋友?”

听到这三个字,墨南爵的眸光顿时变得阴鸷起来。

他一步一步走向江璃,冷冷开口,“你给我记住,你的男人只有我,这辈子你只能怀我的孩子!”

“不要,你不要过来!”

江璃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恐慌的神色。

她四处看了一下,当看到外面的甲板之后,飞快地跑了过去,开口威胁道:“你再过来,我就跳下去!”

男人果然停住了脚步。

刚松了一口气,便听到男人一脸嘲讽地开口,“你跳啊,下面都是鲨鱼,我敢保证只要你跳下去,不出三分钟便会被鲨鱼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江璃的脸顿时变得惨白起来。

她不想死。

说好了的,她要回去跟贺连城订婚,举行婚礼,怎么可以去死?

“机会给你了,你既然不跳,那就乖乖给我生孩子。”男人俊美至极的脸庞之上,挂上邪肆的笑容。

可是说出来的话,却让江璃如坠冰窖。

话落之后,他一步一步朝江璃走了过去。

“不要,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江璃很清楚自己只要被男人抓住,接下来会将遭到什么样的对待。

墨南爵每前进一步,她便后退一步。

很快,她的腰便抵到了甲板的栏杆上。

退无可退。

“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要么跳下去,要么乖乖的过来,否则……”墨南爵的话没说完,但是语气中威胁的意味十足。

江璃咬了咬唇。

她一定不会让自己失身于这个混蛋!

就算是死也不会!

贺连哥哥,对不起,最后她还是失约了!

就在墨南爵再次上前的时候,她忽然转身,踩着栏杆纵身跳了下去。


第4章 想离开这里,做梦!

“噗通——”

水花高高溅起,江璃的身体直直朝海面砸了上去。

墨南爵飞快地上前一步,只来得及抓住她的一片衣角。

“该死!”

狠狠用脚踢了一下栏杆,墨南爵对着海面愤怒吼道:“居然敢跳海,经过我的允许了吗?!”

话落之后,他迅速脱下/身上昂贵的纯手工定制西装外套,蹬掉脚上的鞋,跳进海水朝江璃游了过去。

因为不会游泳,被带上岸的时候江璃已经喝了很多水,意识模糊。

“人呢,都死到哪去了!”

把江璃放到沙发上,他朝着门口怒吼起来。

这个该死的女人!

他好不容易找到了她,她居然敢跳海自杀!

难道她真的把他忘了?

此时他的发丝凌乱,浑身都往下滴着水,看起来狼狈异常。

雷鸣飞快地推开门,看到自家少爷变成这样之后顿时愣住了,“墨少……您……”

“废话少说,给我准备热水!”

说话的时候,他的手在江璃的胃部狠狠按压几下。

当看到她把灌进去的水吐出来后,才终于放下心来。

——

再次醒来,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

江璃费力睁开沉重的双眸,映入眼帘的是高高的天花板。

整个天花板都是淡金色的,上面镶嵌着叫不出名字的宝石,豪华的水晶吊灯,看起来奢侈异常。

这是天堂吗?

这么说……她已经死了?

费力地坐起身子,江璃这才发现,自己身上原来的衣服已经不见了,取之而代的是一件纯白色的棉质睡裙。

口渴的厉害,她艰难下床,脚步虚浮地往外走去。

刚一出门,她便被眼前的景象给镇住了。

一望无际的走廊,两边墙壁上到处都是价值不菲的精美油画和工艺品。

充满欧式风格的建筑,看起来奢华而又大气。

来来往往的佣人们身穿整齐的制服,看了她一眼之后便移开了目光。

江璃有些疑惑地穿过走廊尽头,从超大的豪华双扇门走出去之后,这才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非常美丽的岛屿之中。

岛屿的正中间,是一座欧式风格的建筑。

整个建筑犹如古城堡一般,金碧辉煌,奢华大气。

每座建筑的周围,都长着郁郁葱葱的植物,有很多不知名的美丽小鸟在叽喳唱着歌。

越是仔细观察,江璃心中却是震惊。

因为她发现,就是周围随便长着的植物,都是非常珍稀,频临灭绝的品种。

忽然,不远处传来一阵女人们的笑声。

江璃转过头,循着声音望去。

不远处的沙滩边,正跪坐着几个穿比基尼的清凉美女。

而在她们中间的躺椅上,一个男人正慵懒斜躺在那里,手里还端着一个高脚杯轻轻摇晃着,眯着眼睛享受着周围美女们殷切的按摩。

男人五官深邃,棱角分明,慵懒肆意中偏偏带着一抹说不出的优雅贵气。

这两种原本矛盾的词语放在他身上,偏偏看不出一点不和谐,甚至给他增添了许多迷人的气息。

是墨南爵!

江璃一眼就认出了躺椅上的男人!

这么说,她并没有死,而是被这个男人带到岛屿上了。

想起这个男人之前对她所做的事情,江璃的身体就有些发颤。

不行,她一定要想办法离开这里!

正准备偷偷转身,有个女人却不经意往这边看了一眼。

当看到身穿睡裙的江璃之后顿时惊讶地叫了起来,“咦,那个女人是谁?新来的吗?我以前怎么没见过她?”

她的声音刚落,“唰”的一声,所有人的视线全都投射了过来。

其中,自然也包括墨南爵的。

“那个……我只是想找点水喝……你们继续……”江璃连忙开口解释。

话落之后,转身便想离开这里。

“站住,我允许你走了吗?给我过来!”

墨南爵一把甩开肩膀上女人们的手,直起身子怒视向不远处的江璃。

“我……”江璃咬了咬唇,倔强地站在原处没有动。

她不想去。

但她打心眼里对这个男人感到惧怕。

谁知道她不过去,这个男人又会对她做出什么事情来。

就在她犹豫间,墨南爵忽然从躺椅上起身,迈开长腿一步一步走向她,脸上的表情很是愤怒。

江璃吓了一跳,却忽然听到墨南爵对她吼道:“夏心璃,不经过我的允许,居然敢私自跳海,你胆子不小!”

话落之后,他一把攥住她的手臂,将她拉到躺椅旁。

“不是你让我跳的么……”江璃被墨南爵跌跌撞撞地拉着,下意识地开口解释。

她也不想死,但谁让他不放过她呢?

一听这话,墨南爵更生气了。

他一把将江璃甩在面前的沙滩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双眸几乎能喷出火光,“我让你跳你就跳,你是不是有病?”

虽然海里有鲨鱼是他吓唬她的,但若不是他救的及时,她早就已经死了。

他就没见过这么不要命的女人!

“那你为什么不放我离开?”江璃抬起头,一脸倔强地开口。

她的脸色苍白,看起来有些楚楚可怜的味道。

然而偏偏那一双带着水光的双眸,却执意地看着自己,述说着她的坚持。

这副固执的模样,更加激起了墨南爵的怒火。

他一把将手中的杯子甩在地上,盯着面前的女人阴冷开口,“想离开这里,做梦!”

“墨少,您消消气。”

离他最近的那个美女连忙伸手抚上墨南爵的胸膛,还在他的胸口轻轻画着圈,一脸魅惑的表情。

“就是啊墨少,您要是气坏了身子,我们可是会心疼的。”

另外一个美女不甘示弱,绕到墨南爵背后轻轻按摩起来。

旁边的美女见状,迅速挤到他面前献殷勤,“墨少,来喝点酒润润嗓子。”

看着墨南爵伸手接过自己的酒杯,她对着其它美女露出一个挑衅的眼神之后,顺势坐进了墨南爵的怀里。

“你们……你们是……”

江璃越看越觉得这几个女人看起来很面熟。

想了很久才终于想起来,刚才那个劝墨南爵不要生气的美女,是林氏企业的大小姐林丽娜。

林氏企业是A国数一数二的企业,她也是在陪贺连城出席活动的时候,才见过林丽娜一次。

而在墨南爵身后按摩的那个美女,是红遍整个亚洲的影后刘芊芊。

墨南爵腿上坐着的那个美女,则是B市市长的女儿林悦然。

剩下的那些美女她虽然叫不出名字,但想来身份地位都不低。

没想到她们居然在这里陪这个恶劣的男人!

林悦然勾唇,纤纤玉指顺着墨南爵的胸口渐渐往上,红唇微启,“你别管我们是什么身份,在这里我们都是喜欢墨少的女人,你来这里的目的还不是一样?就不要欲擒故众了……”


第5章 替我生个孩子

她们都是得到墨夫人允许才来的这个岛上。

来之前墨夫人特意交代过,谁要是有本事让墨少跟她一度春宵,便能让自己的家族更上一层楼。

运气好留下一儿半女,便能做上少奶奶的宝座。

面对这么巨大的诱惑,即便知道墨少那方面有问题,她们还是义无反顾地来到了这里。

“我……我没有欲擒故众……”江璃连忙摇头解释。

然而太阳有些大,她的脑袋被晒的有些发晕,整个人都变得浑身无力,看东西都重影起来。

看着她急于解释的样子,墨南爵只觉得碍眼的很。

他强忍着不适,一把揽住林悦然的腰,居高临下地命令道:“喂我吃水果。”

“是,墨少。”林悦然激动地应了下来。

来到这里这么久,这还是墨少第一次主动开口让她服侍他。

难道说……墨少看中了自己?

林悦然越想越激动,迎着周围众多嫉妒的视线,她从旁边水晶果盘里摘了一颗葡萄递到墨南爵的唇边,声线妖娆,“墨少,来吃葡萄。”

墨南爵张嘴吃下葡萄,眸光却紧紧盯着面前的江璃。

他见惯了女人为他争风吃醋的场景,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有女人敢无视他。

刚才林悦然说这个女人是装的,他倒要看看她究竟有没有在装!

就这样,林悦然喂,他吃。

一连吃了十几颗葡萄,面前的女人都毫无反应。

见此,墨南爵更加来气,抬脚踢了踢面前的女人,“你哑巴了吗!不会说话?”

江璃摇晃了两下,忽然倒在了地上。

“你,给我滚!”墨南爵的眸光紧紧盯着地上的人,脸色阴沉的厉害。

林悦然连忙假装好心地劝道:“这位小姐,你还是先离开这里吧,等墨少心情好点了再来。”

话音刚落,一股大力忽然袭来。

她整个身体便跌倒在沙滩上,自认美丽的脸蛋跟沙滩来了个亲密的接触,看起来狼狈异常。

“墨少,您推我干嘛?”

林悦然连忙整理好自己的头发,对着墨南爵娇嗔起来。

“我是说让你滚!”

说完这句话之后,墨南爵一把抓住江璃的手臂将她拉进了自己的怀中。

这一碰,才发现她浑身烫的厉害。

“可是墨少……”

林悦然还想再说什么,墨南爵却已经越过她,抱着江璃往城堡中走去。

连一个眼神都没留给她。

林悦然气愤地跺了跺脚,阴冷的视线略过墨南爵怀中的江璃。

都怪这个该死的女人!

要不是她,说不定墨少今天晚上就是她的了!

凭自己的姿色,她就不信勾不起墨少的兴趣!

——

刚进房间不久,江璃便已经清醒了过来。

“小姐,您发烧了,这是医生开给您的药。”

佣人们端着药碗站在一边,目不斜视地开口。

“我不吃。”江璃摇了摇头,没有一点要起身的意思。

“可是少爷让我们看着你吃药的……”

佣人说到这里,看江璃仍然没有一点吃药的意思,只得无奈地走了出去。

江璃刚松一口气,便看到墨南爵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

他缓缓朝她逼近,攥住她的手臂居高临下地开口,“别以为你生病了就能逃脱对我应尽的义务,我告诉你不可能,你必须替我生下个孩子!”

闻言,江璃的心中咯噔了一下。

她的身体她自己最清楚,不过就是被海水激了一下引起的发烧。

只要休息个两天,不用吃药就能痊愈。

现在最关键的,就是要逃避面前的男人。

只要自己装的虚弱一点,他应该就不会动自己。

而这里这么多美女,没准过两天墨南爵就对自己失去了兴趣。

没想到现在却被墨南爵给看穿了。

想到这里,江璃连忙摇头,“不……只是药太苦……我吃不下去……”

“吃不下去?”

墨南爵冷冷勾唇,“那我喂你。”

话落之后,他忽然端起药碗喝了一口。

就在江璃还没明白他究竟想做什么的时候,墨南爵忽然一把扣住她的下巴,强迫她的嘴张开,然后对着她的唇吻了上去。

苦涩的药汁顿时在她口腔中弥漫开来。

“唔唔——”

江璃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拼命挣扎起来。

可她越是挣扎,男人的吻就越xiong猛,狂野。

直到她觉得呼吸不畅,嘴巴变得生疼的时候,墨南爵才终于大发慈悲放开了她。

“你混蛋!”她伸手便想故技重施,对着他的肩膀出手。

然而墨南爵却早有准备,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开口命令道:“吃药,否则我不介意再喂你一次。”

“你放开我,我吃还不行吗?”

江璃无奈,只得妥协。

等墨南爵放开她后,连忙端起药碗把剩下的药一股脑喝了下去。

她可不想再被这个恶劣的男人喂药!

“夏心璃,你要是一直这么听话就好了。”墨南爵满意地勾唇,拿起纸巾慢条斯理擦起嘴来。

看着他的动作,江璃忽然想到了之前在沙滩上看到的画面。

他那么多女人,肯定跟很多女人接过吻!

而刚才,他又亲了她!

越想越觉得恶心,江璃忍不住蹙眉,捂着嘴跑进卫生间漱口。

“嫌弃我?!”墨南爵自然看到了她嫌弃的目光,一脸的难以置信。

从小到大,他接收到的都是女人崇拜,爱慕的眼神。

这还是他第一次从女人的眼中看到嫌弃。

大步走进洗手间,伸手把还在拼命漱口的江璃拉了过来,声音冷厉地质问道:“夏心璃,你居然敢嫌弃我?!”

江璃在心里暗叫不好。

虽然她的确是在嫌弃,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不然的话,墨南爵那个恶劣的男人还不知道能做出什么事来!

想到这里,她努力挤出一抹微笑开口道:“哪有,只是刚才的药太苦了,我来漱下口而已。”

“真的?”

很显然,墨南爵并不相信这个解释。

“真的真的!”

江璃连忙如捣葱般点头,“像您这么帅,这么有钱,这么厉害的男人,我崇拜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会嫌弃您?”

啊呸呸!

上帝啊!耶稣啊!请原谅她的口不对心吧!


第6章 讨好我啊!

实在是这个太监!啊不,他好像不是太监!

种马,对!种马!

这个种马在威胁她啊!

“还有呢?”墨南爵轻挑了下眉头。

很明显,此时他的心情已经好了很多。

“还有……您捐了好几十个亿在全球建了很多希望小学,简直是菩萨心肠!您公司研发出的最新科研成果,造福了广大人类,简直是太伟大了!”

虽然有关墨南爵的报道很多,但之前她醉心于跟外祖父学习中医,根本就不关注那些。

她绞尽脑汁去想之前看到的报道,然而想了半天也只想到这两点而已。

尽管她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夸张,但还是成功取悦了墨南爵。

“我知道我厉害,你就不用再说了,我允许你喜欢我就是了。”墨南爵勾唇开口,一脸的傲娇。

闻言,江璃一脸的郁闷。

谁喜欢你了!

不要这么自恋好吗?

可是对上墨南爵的视线之后,她的心却忽然微微一动。

她失踪了这么久,贺连城一定很担心她。

虽然她现在变了模样,但她相信贺连城不是只注重外表的人。

想到这里,她连忙一脸期待地开口,“那个墨少……我能借用下你手机给我家人打个电话吗?”

在被送过来的时候原主有几次想逃跑,手机在那个时候被摔坏了。

所以一直到现在,她都没办法跟贺连城联系。

“想用手机?”墨南爵轻挑了下眉头,将手机递到了江璃的面前。

“谢谢!谢谢!”

江璃没想到这次墨南爵这么好说话,连忙伸出手准备去接手机。

然而就在她的手即将碰到手机的时候,墨南爵却忽然将手一抬,一脸的得意洋洋,“想用手机也不是不可以,讨好我啊!什么时候我开心了,说不定就大发慈悲给你用了。”

听到这话,江璃无语极了。

她刚才还以为墨南爵变好了呢,原来还是这么恶劣!

她不借了还不行?

这座小岛上这么多人,她就不信找不到人借手机!

想到这里,江璃转身便想走。

似乎是看透了她的想法,墨南爵将手机在手心里打了个转,懒洋洋地开口,“这个岛上有信号屏蔽设备,除了我没人能联系到外面,所以别想着去借别人的手机。”

江璃顿时停住了脚步,一脸不爽地开口,“那你想让我怎么讨好你?”

“我怎么知道?我只给你半天的时间,如果你没让我满意,以后就别想着打电话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墨南爵迈开长腿走了出去。

对着他的背影磨了磨牙,江璃的肩膀迅速垮了下来。

电话是肯定要打的,但她究竟要怎么讨好墨南爵呢?

送礼物她买不起,讲笑话她又不会。

局限在这个岛上,她还真想不出什么好主意。

有些苦恼地将视线投到窗外,当看到外面那些珍稀的植物之后,江璃的眸光微微一亮。

贺连城出生的时候,患有先天性心脏病。

虽然后来手术十分成功,但他的身体却有些虚弱。

为了调理贺连城的身体,她在外祖父那里学习到很多药膳的做法。

而且经过她的改进,那些药膳非但没有中药材的味道,反而美味可口。

贺连城以前最爱吃的,就是她做的药膳了。

虽然不知道墨南爵会不会喜欢,但眼下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回想了一下墨南爵如今的身体状态,定下最合适的方案之后,江璃便开始进厨房忙碌起来。

雷鸣被命令时刻注意夏心璃的举动,在看到她进厨房之后,连忙把这件事禀报给了墨南爵。

“去了厨房?”

闻言,墨南爵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他的专用厨师可都是来自全世界的顶级大厨,他就不信她做的东西能比那些大厨做出来的都好吃!

可尽管是这样,他还是从办公椅上起身,迈开长腿走到茶几前坐下。

他倒想看看,她究竟要怎么讨好自己!

——

二十分钟之后,热气腾腾的茯苓老汤出炉。

虽然江璃极其厌恶墨南爵,但为了能跟贺连城尽快联系上,只好乖乖把老汤用托盘端着走出了厨房。

而这时,一个身穿黑色蕾丝超短迷你裙的女人迎面走了过来,高跟鞋把她的美腿衬托的格外修长。

是那个红遍全亚洲的影后刘芊芊。

刘芊芊在公众面前一直都是以清纯善良的白莲花形象示人,可是没想到私底下却是这样的风格。

江璃看了一眼之后,便收回了视线。

这些女人都是墨南爵那个混蛋的后宫,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喂!你端的什么!”

闻到香味,刘芊芊迈着妖娆的步伐走到江璃面前,伸手便准备打开汤锅。

“这是给墨先生准备的。”江璃连忙转身避开了刘芊芊,小心翼翼地护着托盘。

然而她却忽略了一个女人的嫉妒心到底有多强大。

一听这话,刘芊芊的眉梢顿时扬了起来,难以置信地开口,“就凭你?也配给墨少准备晚饭?”

所有人都知道,墨少吃饭一向由贴身保镖雷鸣把关。

经过层层检验,才敢端到墨少的餐桌上。

她们认识墨少这么久,也没听说过墨少专门让哪个女人来给他准备晚饭。

这个新来的女人居然说是给墨少准备的晚饭,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不好意思,借过。”

她亲手熬制的药膳,趁热吃掉是最好的,不然药效就会逊色很多。

所以此时,江璃并不打算在这里跟刘芊芊浪费时间,转身便想从她身侧离开。

她的动作,却被刘芊芊看成了心虚。

站在走廊中间拦住她的脚步,刘芊芊微微提高声音,一脸嘲讽地开口,“悦然你说的没错,这个新来的女人果然是个心机重的,居然想背着我们偷偷给墨少准备晚饭!简直是太贱了!”

随着她的话落,旁边房间里走出来一个穿着鹅黄色露背连衣裙的女人。

这个女人江璃之前在沙滩上见过,正是安陵市长的女儿林悦然。


第7章 不但恶劣,还是个渣男!

林悦然踩着婷婷袅袅的步伐走了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江璃,一脸得意地开口,“别以为你被墨老先生选中就了不起了,实话告诉你,我们之所以来这里是受到墨夫人的指示,并不是只有你能代/孕!”

言下之意,她们也是有代/孕资格的。

“如果你能被墨先生看中,那我求之不得。”听到林悦然的话,江璃只觉得莫名其妙。

不过就是有资格替渣男代/孕而已,至于这么得意么?

好吧!

她承认墨南爵那个混蛋有权有钱,有财有势,这些女人之所以会这样很正常。

但她的心里只有贺连城。

在她看来,她的贺连城并不比墨南爵那个混蛋差!

一想到贺连城,江璃整个人都变得期待起来,脸上不自觉挂上了一抹幸福的笑意。

然而她的笑看在林悦然的眼底,却是赤/裸裸的挑衅。

想起之前在沙滩上发生的事,林悦然顿时恼火的不行,咬牙切齿地开口,“被墨少看中是吗,看我把你的脸毁了,你还怎么被墨少看中!”

说完,伸手便想把江璃手中的托盘往上掀。

这么热的汤水泼到脸上,不毁容都不可能!

千钧一发之际,江璃连忙将托盘紧紧地抱在怀里,才堪堪避开了林悦然的袭击。

“你还敢躲?”

这下子,林悦然更加生气了。

“芊芊,我们好好教训她一下,不能让一个新来的这么嚣张!”

两个人对视一眼,一前一后直接将江璃的路给堵死了。

没有一点退路。

江璃心中一紧,索性豁了出去,张嘴大叫起来,“墨南爵你这个该死的混蛋,说话不算话的骗子!不是说让我讨好你的么,现在还让你的女人来欺负我!”

“喊这么大声,你是想找死吗?!”林悦然跟刘芊芊顿时一惊。

以前她们不是没欺负过新人。

墨少虽然知道这些,但从来都不关心。

可是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直接这么大喊大叫起来,还敢开口骂墨少!

她们已经可以预见到,这个女人将会死的有多惨烈了。

想到这里,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后退几步,离江璃远了一些。

她们可不想被这个蠢女人给连累。

果然,下一秒——

“夏心璃,你居然敢骂我?!”一道怒气冲冲的声音忽然传来。

随着低调奢华的书房门被打开,墨南爵高大的身影大步走了出来。

“我说的难道不对吗?你自己说让我讨好你,然后你让我打电话的,可是你现在居然让你的女人拦住我,不让我进去给你送饭!”

江璃用手举了举托盘,理直气壮地开口。

听到她的话,一边的林悦然跟刘芊芊不约而同地露出了一个轻蔑的笑容。

敢跟墨少叫板,简直就是找死!

看来不用她们出手,她就把自己给作死了。

然而,出乎她们意料之外。

墨南爵非但没有发火,反而饶有兴致地看向她手中的托盘,脸色也奇异地缓和了下来,“这就是你用来讨好我的东西?”

还有,这两个女人什么时候成他的女人了?

他怎么不知道?

“没错。”

江璃点了点头,“这是我亲自熬制的,用了二十分钟。”

如果不是这里的设备太过先进,这个药膳起码要一个小时才能做好。

“哪那么多废话,还不赶紧给我端进去?!”墨南爵一脸的不耐烦。

他当然知道用了多久。

她一进厨房他就在沙发上等着了,可是没想到一直等到现在!

“墨少……”

眼看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这么轻易进了墨南爵的书房,林悦然跟刘芊芊连忙跟了上去,一脸不甘心地开口。

墨南爵的脚步一顿,缓缓转过身来。

林悦然跟刘芊芊心中顿时一喜,连忙摆出她们自认为最完美,最性感,最吸引人的姿势。

还不停地朝墨南爵抛着媚眼。

一边的刘芊芊甚至还将舌头伸出,魅惑地朝嘴唇舔了一圈。

“你的眼睛是抽筋了么?还有,你是不是吃饭没将嘴擦干净?”墨南爵看了她们一眼,一脸嫌弃地开口。

就是这两个胸大无脑的女人,害他在书房里多等了三分钟!

想到这里,他微微提高音量,“雷鸣,我不想在这里看到她们两个,把她们给我丢出去!”

“墨少,不要啊!我们是真心仰慕你的!”

“就是啊墨少,我们什么都不求,只求能再您身边多看您一眼!求您把我们留下吧!”

林悦然跟刘芊芊一听,再也维持不住她们魅惑的表情,连忙开口求起情来。

“再多说一句,丢进海里喂鲨鱼!”

说完这句话之后,墨南爵转身走进了书房。

江璃冷眼旁观了整个过程,在心中得出了一个结论。

墨南爵这个男人不但恶劣,还是个渣男!

虽然林悦然跟刘芊芊不算是什么好人,但怎么也算是他的女人,他居然说甩就甩!

看来,她一定要想办法远离他!

“想什么呢?还不赶紧过来试吃!”一道不爽的声音忽然将江璃的思绪拉了回来。

江璃一回神,便看到墨南爵坐在沙发上,板着俊脸不满地看着自己。

试吃?

他以为自己是皇帝吗!

但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最后江璃还是没骨气地走了过去,用备用的勺子跟碗盛了一些汤,放到嘴边吹了吹喝了下去。

味道鲜美,没有一点中药味,看来她的手艺又精进了不少。

喝到嘴里,江璃享受般地眯上了双眸。

这是她临时搭配药材第一次做出来的,贺连城要是喝到肯定也会很喜欢。

闻着整个砂锅里溢出来的香味,墨南爵早已经迫不及待,拿着汤勺给自己盛了一碗。

“怎么样?好喝吗?”

看到墨南爵将汤送进嘴里,江璃一脸期待地问道。

只要他说好喝,接下来她再开口要打电话,他应该不会拒绝了吧!

“比起我的厨师做的,差远了。”墨南爵高深莫测地开口,随后又拿起勺子喝了第二口。

“可是……”江璃一脸的气馁。

这已经是她唯一能想到的办法了。

要是不行,她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呢?


第8章 让你怀上我的孩子

“哭丧着脸给谁看呢,滚下去!”看着她泄气的表情,墨南爵一脸不耐烦地开口。

而在她离开之后,墨南爵却明显加快了进食的速度。

明明他吃的很快,动作看起来却高贵优雅。

很快,整个砂锅里的药膳便已经见了底。

直到里面只剩下一些汤底,墨南爵才终于心满意足地放下勺子。

拿毛巾慢条斯理地擦了擦唇角,他转眸看向旁边一直当背景墙的人,“雷鸣。”

“少爷,有什么吩咐。”

雷鸣咽了咽口水恭敬地走过去,眸光却一直盯着茶几上的砂锅。

别人不了解少爷,他跟了少爷十几年却清楚的很。

少爷吃东西一向挑剔。

如果不是特别好吃的东西,少爷连第二口都不会吃,更何况是刚才的吃法了。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对砂锅里的东西产生了强烈的好奇。

“去让厨房看一下,这汤究竟是怎么做的,明天我要喝到一模一样的汤。”墨南爵伸手指着砂锅,开口吩咐道。

“是,少爷。”

说到这里,雷鸣顿了顿,“那要不要……让夏小姐给家人打个电话?”

“我有说满意了吗?”墨南爵挑眉反问道。

“是是是,我这就去厨房。”雷鸣连忙端起砂锅溜之大吉。

沙发上,墨南爵斜斜勾起了唇角。

这个夏心璃做的东西倒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好。

接下来,他倒是很期待她会怎样讨好自己。

——

次日一早。

豪华的餐厅内忽然响起瓦罐破碎的声音。

墨南爵坐在首位,暴躁地吼了起来,“我让你们做出昨天的味道,你们这是做的什么?!”

跟昨天晚上他吃的完全不一样,简直是难吃死了!

餐桌旁的特级大厨们一脸的惶恐,连忙开口解释道:“少爷,我们已经对您昨天拿来的汤进行了分析比对,发现里面有一些对人身体有益的中药材粉末,我们虽然也学习过关于中药的知识,但是却不清楚添加的比例,所以……”

“中药材?”

闻言,墨南爵微微一愣。

难怪他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比以前特别容易入睡,甚至连那个一直困扰他多年的梦都没做。

难道是那个汤的功劳?

想到这里,他的神色稍稍缓和了一些,“你们都下去吧!”

“是。”

得到赦免的大厨们连忙擦着额头上的冷汗,飞快地离开了餐厅。

修长的手指轻轻扣了扣桌面,墨南爵忽然转头看向雷鸣,“把她给我带过来!”

这个她,自然指的是夏心璃。

而此时。

江璃正垂头丧气地坐在城堡前的草地上,对着一株稀有的植物发呆。

仅有的办法都用过了,却没能令墨南爵满意。

看来,她暂时跟贺连城联系不上了。

一想到这个,她就觉得人生忽然变得毫无意义了。

也不知道她去世之后,贺连城有没有想她,有没有伤心。

还有爸爸姐姐,肯定也会很难过……

“夏小姐,原来你在这里。”一道男声忽然传来。

江璃一转头,便看到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正有些着急地看着自己。

这两天她经常听佣人偷偷议论这个人,知道他是墨南爵的贴身助理,名字叫做雷鸣。

想到这里,她连忙站了起来,“雷先生。”

终于找到人,雷鸣长松了一口气,“夏小姐快跟我来,少爷让你过去。”

“那个混……”

开了口,江璃才发现自己差点把骂墨南爵的话说出来,连忙改口道:“他……他叫我做什么?”

“反正不是坏事。”

只提醒了这么一句,雷鸣便不肯再多说。

无奈,江璃只好跟着他走进了餐厅。

“少爷,人带到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雷鸣便退到一边,目不斜视地当背景墙。

墨南爵从椅子上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向她,“你昨天做的汤,里面加了中药材?”

“是。”

江璃抬眸,有些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问。

墨南爵点了点头,“很好,那边有纸,你现在就将中药材的比例,以及汤的制作过程全都写出来给我。”

“为什么?”江璃脱口问道。

在说话的一瞬间,她也明白了过来。

原来墨南爵并不是不满意她做的汤,而是满意了却不让她打电话!

她想也不想地开口拒绝,“不可能!”

话音刚落,墨南爵的脸瞬间冷了下来。

他眸光冷厉地看向她,浑身散发出一种危险的气息,“夏心璃,还没有人敢拒绝我,不要让我再开口说第二遍,否则你知道后果。”

房间内的空气,陡然变得压迫起来。

江璃的心顿时一紧。

这两天她见惯了墨南爵脾气暴躁,反复无常的一面,却差点忘了他是商场上被人称作活阎王一般的存在。

不然。

他也不会在仅仅二十七的年龄,便已经将旗下的HC公司发展到如今第一大跨国集团。

可就算是这样,他就能随意戏耍人么?

想到这里,江璃梗着脖子倔强地开口:“不可能,我学习这个配方的时候曾经发过誓,不会再告诉别人,你就算是杀了我,我也不会把配方写出来的!”

她并没有说谎,这些配方的确是外祖父祖先一代代传下来的,不可以外传。

“是吗?”

墨南爵忽然眯起双眸,蓦然抓住她纤细的手臂将她拉到餐桌边,欺身而上。

低沉的声音中带着说不出的暗哑性感,“你放心,我不会杀你,只会让你舒服,并且会让你怀上我的孩子。”

他的音量并不高,却像是带着寒气一般,令江璃却如坠冰窖。

还未来得及挣扎,修长有力的大手忽然捏住她小巧的下巴,直接将她推倒在餐桌上,薄唇也随之覆了上来。

一旁的雷鸣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呆愣了一瞬之后,连忙在心里叫着非礼勿视走出了餐厅,还尽职地关上了餐厅的门。

他可没胆子欣赏少爷泡妞。

不然少爷反应过来,非把他活剥了不可。

男人与女人天生的力气差,令江璃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

因为呼吸不畅的原因,很快她的脸便变得通红。


小说

被家人设计欠下巨债,我不得不当她的替身。

2021-1-3 10:59:21

小说

S市呼风唤雨的言少将她宠上了天。

2021-1-3 11:03:0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