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视他为天,他当她是蝼蚁..

她是他的“童养媳”,从小在他的豪宅里面长大,就为了成年之后做他的新娘,没曾想新婚夜竟成了她噩梦的开始!她视他为天,他当她是蝼蚁,轻轻一捏就能够让她粉身碎骨
她视他为天,他当她是蝼蚁,轻轻一捏就能够让她粉身碎骨...

第1章 这是你应得的

盛夏的夜晚,蟋蟀还在叫唤着,虽然时间还不算太晚,但是那豪华庄严占地超过两公顷的雷家庄园里面,却是一片漆黑,只有主宅子三楼的卧室里面,一片灯火通明,在这大片的漆黑中格外刺眼。

“啊!不要,好痛!”

程洛已经记不清楚自己是第几次向雷焱求饶了,这不是她想象中的新婚夜,根本就不是啊!

她心里那个温暖的大哥哥,为什么会变得像残暴的野兽一样,没有一点的怜惜,粗暴不已。

“不要,好痛,求求你,放过我吧雷焱哥哥!”

程洛继续苦苦哀求着,可是却感觉雷焱似乎更加用力了一些,像是要把她狠狠碾碎一样。

“放过你?你不是一直都想要成为我的女人吗?怎么第一晚就受不住了?”

“还是说,你在跟我玩欲擒故纵?”

程洛的眼泪不断滑落下来,哭得断断续续地说:“好痛,好痛啊……”

雷焱冷冰冰地看着身下不断求饶的女子,清纯漂亮的脸上是痛苦万分的表情,紧紧咬着的双唇还有眼角不断滑落出来的泪水,看起来就让人心生怜悯。

连雷焱都忍不住心软了一下,但也只是一瞬间而已,不到一秒钟,他的眼神又恢复了冰冷。

程洛,你也知道疼是吗?

紫桢那时候一定比你更疼,我不会对你心软,我一定要让你为你所做的事付出代价!让你承受百倍的痛苦!

这样想着,雷焱猛地从程洛的身体里出来,忽如其来的退出让程洛感到了另一种痛,脑子闪过一个念头,终于要结束了吗?

可是还没等她喘一口气,身体忽然被雷焱用力扳过来,程洛无力地喊了一句:“雷焱哥哥,你……”

“啊!”

没想到雷焱却再一次狠狠地进入了她,而且本来就撕裂的伤口,被他从后面再次粗鲁对待,就像是伤口被再次撑裂一样,疼得程洛眼前一黑,差点就晕了过去。

“疼吗?疼不疼,啊?!”雷焱一手紧紧握住了程洛的腰,托着她不让她滑落,另一手往前狠狠拽住程洛的头发,原本都已经要晕厥过去的程洛被他这样狠狠一拽,痛得清醒了过来。

“程洛,你给我记住,今天只是开始,以后每一天晚上,我都会让你比今晚更加‘快乐难忘’的!”

程洛,这一切都是你罪有应得!

在程洛听来,这句话像是来自地狱的审判一样。

这不是她想象中的新婚,这不是她的雷焱哥哥,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他要这样对她?

第2章 好好疼你

第二天程洛是被一种异样的律动弄醒的,一睁开眼睛就看见雷焱正在自己的身上奋力耕耘。

程洛连忙伸手想要推开雷焱,无力沙哑地说:“雷焱,求你……”

“求我什么?求我再用力点疼你?放心,我会满足你的!”

雷焱冷冷一笑,果然加快了力度和速度,程洛知道自己再说什么的话,也只会让他更加疯狂的虐待自己罢了,干脆就咬着唇,一声不吭地承受着,心里想着只要等他发泄完了,总会停止的。

只是事实证明,程洛又一次想错了。

一直到一个小时之后,从浴室出来的雷焱才丢了一套衣服过来,冷声说:“赶紧换上,以后注意身份。”

程洛努力想要爬起来,可是动一下,全身的骨头都像是散架了一样,又疼又使不上力气,最疼的还是那个的地方,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艰难地下了床,扶着床头柜差不多两分钟才踉踉跄跄站稳,而未着片缕的身子,一处处青青紫紫的痕迹,足以证明昨晚到现在,他对她是多么的疯狂!

“怎么?想要装可怜是吗?程洛,你就算是死在我的面前,也别妄想我对你有半点怜悯!”

听到这几句话,洛候气得差点倒下来,硬是狠狠咬着下唇,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继续往前面走去,当进了浴室开了莲蓬之后,程洛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

“记住出了这个房间之后,你就是我们雷家的少奶奶,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我不想听见任何风言风语。”

一出来,就听到雷焱冰冷无情的声音,程洛的心像是被人用刀子割碎了再丢到冰水里一样,又疼又冻,却还是要说:“我知道了。”

这么多年来在这个家里面生活,她也知道在人前应该做什么了。

雷焱说完之后,就转身离开了房间,程洛回过神来连忙追上去,却还是迟了一步,雷焱已经走远了。

她还没有来得及提醒他今晚上还有一个家宴,他们必须要一起出席。

程洛失魂落魄地走回房间,瘫坐在床上,双腿蜷缩起来,纤细的手臂抱住膝盖坐着,眼泪无声滑落,低声呢喃着:“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雷焱上了车子,一路飞驰开到了景苑小区。

驾轻就熟地走到35栋的电梯口,伸手按下门牌号,很快就听到了开锁的声音,雷焱走进电梯,看着数字一路跳动,心里面闪过一抹奇怪的感觉,他说不上来是什么,可是想要认真想清楚的时候,电梯已经到了。

这里是高档公寓,一户一梯,从电梯出来直接就是家里面了,而当电梯门打开的时候,雷焱的后脚还没落地,一个香软的身体就扑了上来,给他抱了个满怀。

“阿焱,你终于来了!”

雷焱低下头,伸手抱住了怀里的女子,声音温柔地说:“怎么不穿鞋子就出来了,地上凉,先穿上鞋子好不好?”

“嗯~你抱我回去不就好了嘛!”

第3章 杀人凶手

雷焱刚走没多久,程洛本想着休息一下,可是才躺下来没几分钟,就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吵醒了。

“少奶奶!少奶奶您在里面吗?出大事了!”

程洛迷糊中也听得出来这个声音是家里老佣人张嫂的声音,而且听起来那么着急,一定是出大事了!

想到这里,程洛也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咬着牙下了床,每走一步都疼得她皱眉,却还是尽快走过去开了门。

“张嫂,出什么事情了?”

张嫂看了一眼程洛苍白的脸,又踮起脚往屋子里面张望着,着急地说:“夫人她心脏病犯了,可是家里的药又没有了,这,少爷在里面吗?”

“妈心脏病犯了?在哪里,我们赶紧送医院去啊!”

程洛一听也十分的紧张,她当然知道雷母身体的情况,这个时候可是一秒都不能耽误,刚想要冲出去的时候,张嫂却拉住了她,脸色有点奇怪。

“少奶奶,您要不先换个衣服,我先下楼准备一下,送夫人去医院。”

听到张嫂这句话,程洛低下头看了自己一眼,才发现她还是穿着睡衣,并且是被雷焱撕烂的那一件!

顿时脸色瞬间通红,连忙转过身往回走,一边关门一边说:“你让司机准备好,通知陈医生和医院,我两分钟就下楼!”

等到程洛到了一楼的时候才发现情况比自己想象中严重很多,以前也是试过几次雷母要送院,可是都起码是有点意识的,这一趟却直接深昏迷的样子,一点意识都没有了。

“怎么突然会这样?早上不是还好好的吗?”

程洛也慌了,一边跟着佣人把雷母送上车子,一边开始手忙脚乱地给雷焱打电话!

可是电话那头却一直都没有人接听,到后面就变成无法接通了!

“雷焱,你去哪里了,赶紧接电话啊!”

程洛坐在车里面,看着脸色白得跟纸一样的雷母,眼泪忍不住掉下来了,这个时候她什么决定都做不了,也不敢做,只一心求着雷母千万不要有事,求着雷焱赶紧接电话。

“家属呢?家属在哪里?”

一到医院雷母就被等候着的医护人员送去抢救了,护士出来喊家属的时候,程洛还有点没回过神来,手里紧紧捏着手机,不记得打了多少次雷焱的电话了。

“少奶奶,快过来!”

张嫂拉着程洛来到护士的面前,程洛还是一脸不知所措的样子,脸上挂着的两行泪痕让人心疼。

“病人情况很严重,需要马上手术,成功率不高,你是她女儿是吗?过来签个字。”

“我是媳妇,我……”

“那你丈夫呢?自己母亲都来抢救了人还没来吗!你们这些小年轻现在怎么都这样不懂事,赶紧把你丈夫找来签字,手术拖不了的!”

程洛好说歹说,最后差点跪下来求医生了,才给签了字先做手术,在手术室外面等候的时候,程洛还是不停给雷焱打电话,却连无法接通的提示都听不到了,直接变成了关机!

第二天一大早,坐在椅子上低着头的程洛忽然被人拎着胳膊就用力提了起来,她惊吓的抬起头,看见一脸怒容的雷焱,程洛却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只剩下眼泪掉得更凶了!

“贱人!你害死了我妈!”

第4章 自生自灭

程洛的脖子被雷焱捏得死死的,都要透不过气了,原本惨白的小脸开始变得紫红,伸手努力地扒拉着雷焱的手,却一点都使不上力气。

“不,不是……”

“还敢狡辩!”

雷焱怒吼一声,顾不得这里还是在医院走廊外面,将程洛往地上用力一推,看着她趴在地上拼命咳嗽的模样,眼中的怒火不仅没有消退,反而越烧越旺。

程洛趴在地上,好不容易得以自由呼吸了,瘦小的身子一抽一抽的坐在地上,看着十分可怜。

“我妈昨天还好好的怎么就突然心脏病发了?家里的药还刚好都吃完了?送医院那么大的事情你不通知我就自己处理了,到底谁给你的胆子!”

“我没有,我一直有在打你电话……”

程洛用尽了身上最后仅剩的力气,也只说得出这两句话来。

雷母在一个小时前被宣布死亡的时候,她也觉得整天天都塌下来了,一晚上没有合过眼就在监护室外面看着雷母,可是却等来了这样的噩耗。

她的手机已经打到没有电关机,也没有能够打通雷焱的电话,而她可悲地发现自己除了雷焱的那个手机号码之外,就已经没有别的联系方式了。

“你手机关机…..” 程洛忍不住还是为自己辩护。

“贱人!”

雷焱冲上来,不由分说就扯住了程洛的头发,把她的头狠狠地往旁边的墙壁上撞去,像是在故意阻止她说完那句话一样。

程洛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只能任由雷焱这样折磨自己!

这里是监护室外面的走廊,现在这个时候几乎不会有人路过,程洛也不知道自己被雷焱撞了多久,只感觉到意识也开始模糊起来,一股腥甜的黏糊糊的液体顺着头顶流淌下来,眼睛已经没有力气睁开了。

感觉到手上的女人似乎晕过去了,雷焱停了下来,松开手之后,程洛立刻就挨着墙壁倒了下来,一动不动躺在地上。

“跟我玩装死是吧?很好,我倒要看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一抹冷光从雷焱的眼中闪过,刚刚痛失生母的他此刻没有一点理智,他告诉自己都是因为程洛母亲才会死,才会害得他连母亲最后一面都见不到!电话打不通只是她的借口而已!

黑色的保时捷在山路上快速驰骋着,驾驶座上的雷焱全程脸色冰冷,而副驾驶上面软绵绵坐着的程洛随着车子的快速行驶不断摇晃着,整个人毫无知觉。

车子终于停了下来,这里没有一个人经过,旁边的围栏也不过是一圈杂草充当,雷焱抿着唇,将程洛从车上拖下来,这个时候的程洛隐隐约约有了点意识,只是没有力气睁开眼睛,却能够感觉到,有人在拖着自己。

衣服外面的手脚被粗糙的地面摩擦着,这种感觉十分的难受,程洛努力想要睁开眼睛看看周围的环境,可是还没有来得及,就感觉到身体被提起来,悬空了双脚。

这是……

紧接着,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像是被人重重抛出去一样,失重地往下快速掉落着,身体不断碰撞到坚硬的石头和树干树枝,就再一次失去了意识昏迷了。

第5章 还有利用价值

雷焱回到医院的时候,汪紫祯早就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阿焱!”

汪紫祯迎上去就扑进了雷焱的怀里,雷焱脸色不好却还是伸手抱住她,心疼不已:“你身子不好,还跑来这里做什么?”

“我听说伯母她……”汪紫祯说到这里停下来,瘦弱的微微颤抖,声音更放低了一点,带着哭腔说:“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在你身边陪着你。”

听到这里,雷焱的眼眶一下子湿润了,低着头将下巴抵在汪紫祯的头顶,闭着眼睛说:“谢谢你紫祯,谢谢你。”

“对了,程洛呢?”

一听到程洛的名字,雷焱的脸色顿时就变得十分难看起来,嫌恶地说:“还提那个贱女人做什么,你再也不会看到她了。”

一听到这句话,汪紫祯立刻警觉起来,说:“阿焱,她怎么说也是伯母一直相中的媳妇,如果出了什么事情,伯母在天之灵也会不安的……”

“不是她的话,我妈根本不会死!”

“阿焱……不如这样好吗?让她替我生一个孩子,有了孩子之后你给一笔钱让她远走高飞,这样我们也有孩子了,也算了了你家里人的心愿。”

雷焱一开始不同意,但是最后还是禁不住汪紫祯的软磨硬泡,苦苦哀求,总算是点头了,送了汪紫祯回家之后,就开车回去找程洛,但是找遍了附近却不见程洛的身影!

……

程洛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装修豪华的房间里面,但是,却不是雷家!

她挣扎着想要起来,可是刚撑起来就因为没有力气而又倒回到床上了。

“啊!”

程洛忍不住吃痛喊了一声,随后就听到门口打开的声音,抬头看去,一个穿着白衬衣的男子刚好走了进来,看见程洛醒来,眼里闪过一抹惊喜,快步走到了床边。

轻声说:“你醒了?别动,我马上叫医生过来。”

程洛带着几分警戒和疑惑地看着眼前的男子,迟疑的问道:“你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丈夫呢?”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程洛猛地想起正是雷焱虐打了她又将她丢掉,心里五味杂陈,心痛、悲伤和难以置信的情绪几乎快把她整个人淹没窒息。

“你结婚了?”男子脸上闪过诧异和失望,但是再看一眼程洛之后,却又露出了一个舒心的笑容。

“你身上的外伤都帮你处理好了,但是你因为头部撞击导致了轻微脑震荡,等下医生过来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你跟他说。”

男子说完就起身走了,程洛的头晕的不行,又想吐,但还是叫住他说:“你别走!我要回家!请你送我回去吧!”

“嗯,等医生看过你之后,我自然会送你回去。”

男子头也不回,说完之后就离开了房间,只留下程洛一头雾水的坐在房内。

第6章 人尽可夫的女人

雷家别院外,停满了各样的豪车,而房子周围的布置却让人心情沉重,雷母的灵堂今天设在这里,雷父也从国外赶了回来但是却因为心情太过悲痛,没有出现在前庭。

汪紫祯穿着一条黑色的长裙,胸口别着一朵白色胸花,眼角还闪着泪光,柔柔弱弱地站在雷焱的身边,手里面一直攥着纸巾,不时地擦拭眼角。

“阿焱,我今天站在这里真的合适吗?会不会……”

雷焱伸手握了握汪紫祯的手,对着刚刚进来的宾客半鞠躬,低声说:“有我在,你就是我承认的女人。”

汪紫祯低下头来,嘴角扬起一抹弧度,声音却带着哽咽:“阿焱,我一定会好好陪着你的。”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雷焱的心却一直不得安宁,自从那天找不到程洛之后,他的理智就回来了,他担心自己就这样杀了人,又觉得既然找不到说不定她还没死。

眼看着宾客也来得差不多了,雷焱觉得胸口闷得慌,让汪紫祯坐到旁边休息,自己也走到外面透气了。

程洛上车之后就一直没有说过话,靠着车床默默看着外面不断往后退的街景,想到雷母生前对自己的点点滴滴,忍不住眼泪一直滑落下来。

“前面就是了,需要开进去吗?”

司机一路上都小心翼翼地关注着程洛,出门的时候少爷可是交代过了,不能让程洛有半点闪失。

程洛收回视线,从前方的玻璃看出去,看到那个熟悉的路口,心里更加揪紧了。

“路口进去在门口旁边停车就可以了,我自己走进去。”

车子停好之后,司机连忙下车跑到另外一侧给程洛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看见程洛摇摇晃晃的样子,想要伸手去扶又不敢碰程洛,只能悬空着手跟着程洛的动作移动。

雷焱走到前花园就看见了程洛从车上下来,一个男人小心翼翼地护住她的周围,那辆车是全球限量版的加长款,车的主人一定不简单。

狭长的双眼不悦地眯了起来,雷焱却并没有马上走上去,而是等着程洛进了大门之后,忽然上前将她一把拉住,往旁边的小路拖去。

“啊!你放手!救命啊!”

程洛没有设防,原本就一直想着雷母的事情而心神恍惚,冷不丁一进门就被人拖着走了,惊慌失措的大神尖叫。

“闭嘴!再吵信不信我掐死你!”

是雷焱的声音!

知道是雷焱之后,程洛也不挣扎了,默默任由雷焱把自己拖到后院的小屋子里面,房门被雷焱一脚踢开,程洛也被他用力推到地上。

“程洛啊程洛,我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你这么人尽可夫不甘寂寞呢?我把你丢在荒山野岭你还能有本事这么快找到别的野男人,我该夸你有本事呢还是该拖你出去浸猪笼才对?”

程洛咬着唇,抬起头迎上雷焱的目光:“今天是妈出殡的日子,我只是想回来送她最后一程。”

“哈哈哈哈!真是笑话!你也配?”

第7章 求你放过我

“我今天真的只是想来送妈最后一程,不管你对我有什么意见,你让我先出去可以吗?等妈出殡之后,再来说我们的事!”

但程洛的话却让雷焱听了十分不舒服,他蹲下来伸手捏住程洛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看着自己:“你想走?没那么容易!程洛我告诉你,你嫁给了我,生是我雷焱的人,死也是我雷焱的鬼!你的命不由得你自己选择!”

就在这个时候,雷焱的手机响了起来,雷焱拿出来看了一眼之后,猛地松开了程洛的下吧,起身走出去:“给我老老实实待着,敢乱跑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雷焱快步走了出去,把门用力关上,程洛只听到外面金属碰撞的声音,挣扎着爬起来想要出去,却发现怎么也打不开门。

“雷焱!雷焱你放我出去!我要见妈最后一面!你放我出去!”

不管程洛怎么拍打门口,嘶喊,外面就是没有回应,雷焱早就不知道去哪里了。

就在程洛放弃了出去的希望之后,却忽然听到外面门口传来声音,程洛惊喜地转过头,却发现进来的是汪紫祯!

“你怎么会在这里?”

程洛的视线随后也落在了汪紫祯的身上,看着她这一身,俨然是一个女主人的身份打扮,而她这个正牌的媳妇,却显得名不副实了。

汪紫祯的脸色阴冷,一双凤眼透着歹毒,她朝着程洛走了两步,居高临下地看着程洛开口:“我怎么不能在这里?程洛,难不成你以为,你跟雷焱结了婚,你就真的是雷家的女主人?”

“我没你想那么多,让开,我要出去!”

不管是谁都来开门都无所谓了,程洛现在只想赶紧去灵堂那边,赶上见雷母最后一面,送她上路。

“站住!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还当你真是雷家少奶奶了?”

但汪紫祯的力气却出奇的大,一把就将程洛给推倒了!哪里还有在雷焱面前那个连一只蚂蚁都捏不死的柔弱样子。

“汪紫祯!你闹够了没有!让开,我要出去!”

汪紫祯的眼睛闪过一道冷光,正要上前的时候,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忽然脸色一变,带着哭腔喊着:“程洛,求求你成全我们可以吗?我可以什么都不要,只求留在阿焱的身边就好了!”

程洛奇怪地看着汪紫祯,扶着墙壁站了起来,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汪紫祯忽然往前几步来到了面前,还伸手抓住了程洛的手臂。

“你干什么,放开我……”程洛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可是却被汪紫祯抓得紧紧的。

汪紫祯的声音又大了一点而且这一次听着就像是真的哭起来了:“如果打死我能够让你消气的话,我愿意承受一切!”

“汪紫祯你……”

程洛猝不及防,被汪紫祯紧紧抓住了手臂,毫无反抗力地被汪紫祯拉着自己的手推向她的胸口,紧接着汪紫祯就重重往后倒下去,摔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与此同时,程洛只听到雷焱的一声大喊:“紫祯!”

程洛根本反应不过来,便看到雷焱冲到前来抱起了汪紫祯。

第8章 不会让你死的

“程洛,你给我等着!”

雷焱恶狠狠丢下这一句话,抱着汪紫祯转身快步走了出去,程洛一下子愣在原地,回过神来的时候想起来要出去,没想到刚出了门口,没几步,就被两个赶过来的保镖抓住,丢回那个房子里面,再一次被锁上了。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什么都没有做,都是她自己假装的!”

不管程洛怎么样声嘶力竭地拍打着门口,外面都没有半点回应,她只能无望地坐着,看着窗户外面的天色逐渐暗下去,最后全部黑下来了,程洛也没有起身去开灯,就这样呆坐在黑暗中。

“我或许不应该回来,等到妈下葬之后再去拜祭是不是会好点?”

今天发生了这件事情,程洛现在担心自己会不会永远都出不去了?

雷焱沉着一张脸在夜色中走了过来,两个保镖一看到他,刚想要开口的时候,雷焱伸出手来示意他们闭嘴。

“开门。”

雷焱把声音压得很低,而两个保镖也很是醒目,连开门的声音和动作都放得特别轻,程洛直到门口推开外面的光线透进来,才知道有人来了。

“雷焱?”

外面的人影刚刚进来,保镖也顺手开了房间的灯,突然而来的亮光有点刺眼,程洛下意识地伸手挡住了眼睛,听到脚步声到了跟前,放下手来,几秒钟之后才勉强睁开了眼睛。

“雷焱,你听我说,我真的没有推汪紫祯,是她自己抓着我的手然后自己倒下去的!”

看着程洛那急切解释的样子,雷焱的眼神越发的冰冷,脸上露出一抹轻蔑的笑容。

看到他这个反应,程洛的心凉了半截,刚想要继续解释,雷焱开口了。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害死我母亲,连紫祯也不放过!她在医院里面还一直为你开脱,说是自己不小心摔倒的让我不要为难你,你现在却还敢说这样话来污蔑紫祯!”

听到雷焱的话,程洛惊呆了,汪紫祯真不愧她的演员身份,竟然在雷焱面前演了这么大一场戏!

而自己刚刚说的话,不就是更显得汪紫祯善良和单纯了吗?

雷焱伸手用力卡住程洛的下巴,一字一顿,声音清晰却冰冷地说:“新仇旧恨加在一起,程洛,你放心,我一定好好跟你算账的。”

“不,你不能,我没有……”

从雷焱的语气里面,程洛直觉有种很强烈的不安,接下来的日子她一定会过得生不如死!

“还跟我玩欲擒故纵是吗?说不要,就是要,你这样的女人,我见多了!”

随着雷焱的话音落下,大手就抓住程洛的衣服用力一撕,程洛的眼角滑下泪珠,无能为力地低声重复着:“不要,不要……”

这一夜下来程洛都没有合过眼睛,木然地看着天花板,虽然身体能够感觉到雷焱的粗暴动作,但是整个人已经没有反应了。

一直到雷焱离开很久了,程洛还是维持同样的姿势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眼神空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小说

男友出轨!

2021-1-3 10:54:23

小说

"我爱大海,更爱你。 我从海中死里逃生,你却把我忘记。”

2021-1-3 10:57:3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