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的相伴,原来只不过是利用?

七年的相伴,原来只不过是利用,冷宫赐死的苏明月也许是命不该绝,回到了十四岁那年,从此踏上了复仇之路。,她想,她应该是需要一个帮手,所以,她找上了京城所有少女的梦中情人宸王府世子元澈。,他想,他应该是需要一个媳妇,所以,他找上了整个京城人人都称彪悍的将门虎女苏明月。,明明说好的是合作,怎么就进了洞房了,还美其名曰,为长期合作奠定良好的基础。,婚后大家只看见了向来英明神武的世子爷变成了妻控,唯妻是从。,“世子爷,阮家的公子对我们世子妃动手动脚的?”小厮禀道。,“把那小子的手给爷剁了。”,“世子爷,北秦三皇子心
七年的相伴,原来只不过是利用?

第1章 明月殇

苏明月从未想过自己会如此狼狈,她原是靖安侯府的嫡长女,嫁的又是当今的帝王,夫妻感情甚笃,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进这阴冷潮湿的冷宫。

她身边的的人全都被遣走了,身上的华服也染上了污泥,发髻散落,谁也不会想到这个看起来极其狼狈的女子就是曾经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

“姐姐还好吧?”门吱扭一声打开了,卷进来了外面的风雪,苏明月衣衫单薄,不禁打了个冷战。

进来的女子,淡蓝色的华服裹身,头上的珠翠尽是精品,面若桃花,笑意盈盈。

“是你?”看着走进来的华服女子,苏明月的脸上充满了怨恨。

这个女子是她最熟悉不过的人,他的表妹,靖安侯府的表小姐阮萍儿,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她从小就护着阮萍儿,却没想到,最后却是阮萍儿亲手把她送进了地狱。

“姐姐可别这样看着我,我怕的紧呢。”阮萍儿精致的脸上挂着笑,她高兴,这么多年了,她终于把苏明月踩到脚底下了。

“是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苏明月狠狠地道。

她自问没有任何对不起阮萍儿的地方,阮萍儿的父亲是寒门子弟出身,虽然最后也爬上了御史的位置,但在京城这个权贵遍地走的地方,一个出身寒门的御史根本是不够看的。

苏明月处处护着阮萍儿,却没想到,阮萍儿却上了自己的夫君元傲的床,事后,元傲说自己是错把阮萍儿当成了她,阮萍儿也是负荆请罪,在她面前长跪不起,差点碰了柱子。

苏明月一向信任元傲,又对阮萍儿极其宠爱,也不想让阮萍儿在京城众人中抬不起头,所以就替元傲出面收了阮萍儿为侧妃,进府以后,也极护着她,后来,元傲当上了这大乾的皇帝,她们也就成了这宫里的皇后和贵妃。

苏明月本以为一直这样,和阮萍儿在后宫相护扶持也是好的,却没想到,最后,在她心里扎着狠狠一刀的人却是阮萍儿。

“姐姐这说的是什么话,明明是姐姐给我下药,致使我小产,怎么能说是妹妹做的呢?”阮萍儿巧笑嫣兮,眼神看上去纯良无害,就是这一副纯良无害的模样,不知道骗了苏明月多少回。

“你根本没有怀孕,怎么会小产?”苏明月盯向阮萍儿的眼神里充满了一片漠然,她的心已经冷了,是任何人,她的心都不会这么痛,可偏偏是她,偏偏是从小一起伴着她长大的阮萍儿。

阮萍儿却是笑了,“是不是又有什么重要的呢,重要的是,陛下已经信了,陛下登基已经三年了,却因你善妒,一个孩子都没有,你说陛下能不恨你吗?”

“我没有,我曾想过给她纳妾,是他自己拒了的。”苏明月也知道自己多年无子,引得朝廷上下议论纷纷,她也曾狠下心来,要给元傲纳妃,是元傲自己拒了,说自己只愿要跟她的嫡子,却没想到……

“姐姐莫不是糊涂了,靖安侯府手握重兵,就算是姐姐自己要求纳妃,陛下也不敢纳啊!”阮萍儿语笑嫣然,眼睛里尽是嘲讽和轻视。

“那现在呢,现在难道他就不怕了,他可别忘了,我大哥还在边境,还是手掌三十万大军的靖武侯,他如此对我,难道就不怕我大哥覆了他的江山?”苏明月想不通,元傲怎么会如此待她,就算以前的情意他都不顾,自己还是那个靖安侯府大小姐,苏明殊最宠爱的胞妹,他总该对自己身后的靖安侯府忌惮几分才是。

“姐姐怕是还不知道吧?”阮萍儿衣服上怀佩叮当,煞是悦耳,可是听在苏明月的耳中却是异常的刺耳。

“大渝对驻守边境的靖安侯府怀恨已久,派出刺客,靖武侯已经不幸身亡了。”

明明也是有血缘至亲的表兄,可是阮萍儿的脸上却尽是得意之色。

“怎么会,怎么会……”苏明月如遭雷击。

她的大哥,疼她入骨的大哥,怎么会就这样死了。

“是他对不对,是他对不对?”苏明月猛地朝阮萍儿那边扑过去。

她的哥哥,如同天神一般的苏明殊,驰骋疆场多年的苏明殊,怎么会就这样死在一场小小的暗算中,苏明月不信,苏明月一点也不信。

“姐姐,你怎么能这般想陛下呢,明殊表哥,他可是社稷的肱骨重臣,陛下怎么会杀他呢?他真的只是死在了这场刺杀中。”

苏明殊自然不被元傲所容,但不管他到底是怎么死的,在外人看来,他只能是死在大渝的手上,要不然,这将会成为元傲政治生命中最大的一个污点,所以,元傲不允许任何人说起这件事,哪怕是得宠如阮萍儿。

“放心吧,姐姐,陛下也不忍看见苏家就此败落,所以特许了明烨表哥承袭爵位,延续家族荣光。”看着苏明月痛苦的模样,阮萍儿又在她心上狠狠扎了一刀。

“苏明烨,怎么会是他,明明还有……”苏明月急道。

“明明还有苏明骞对不对?”阮萍儿笑意盈盈,一副懊恼的样子,“看我,说话只说了一半,都忘了告诉姐姐,明骞表哥和明殊表哥兄弟情深,听说明殊表哥被害,他一时不忿,便闯入了大渝的营帐,自此不知所踪。”

“不知所踪?”不知所踪,哪来的这么多不知所踪,苏明骞大概也栽在了元傲的手上吧,苏明月的泪不自觉地便流了下来。

苏明月的父亲苏啸和二叔苏赫都已经战死沙场,只留下了苏明殊和苏明骞,现在他们两个也都走了,不就只剩下三房了吗?

也是,毕竟三房的苏翰才是阮萍儿的嫡亲舅舅,和大房二房终究是不一样的,怪不得阮萍儿会如此高兴。

因为他的依仗都没了,所以元傲和阮萍儿才敢如此待他吧。

苏明月突然大笑了起来,只是笑声中充满了悲怆。没想到自己辛辛苦苦扶持元傲多年,扶持他登上皇位,到头来却是扶持了一个白眼狼,不止自己得到这样的下场,还搭上了靖安侯府满门的性命,真是可悲啊。

“皇后娘娘,陛下有旨,你不贤善妒,谋害皇嗣,兼之多年前鸠杀元铭太子,罪不可赦,但陛下毕竟念着和你多年的情分,也想留你个全尸,特派本宫来送你上路。”

既然已经撕破了脸,阮萍儿也不跟苏明月姐姐妹妹的虚情假意了,一口一句自称起本宫来。

“不贤善妒?谋害皇嗣?鸠杀元铭太子?”苏明月没说一句就笑一声。

原来这些都是她的罪过?她为了实现元傲的抱负,不惜违背自己的良心,帮着元傲笼络朝中清贵大臣,帮她出谋划策,甚至不惜帮她把那一杯鸠酒喂到元铭太子的嘴中。

当时,先帝病重,元傲爆出全是因为元铭太子巫蛊诅咒的原因,人证物证俱全,元铭太子进了宗人府,先帝因为此事病情加重,没多长时间便也去了。

其他几位殿下要么碌碌无为,要么身在外地,要么尚且年幼,竟只有元傲一个能用的,所以元傲也顺理成章地登上了皇位。

元铭太子素来忠孝明睿,待下宽和,乃是皇位的不二人选,爆出这样的事后,不是没人不服,不服的人很多,只是没多久,元铭太子就死在了宗人府里,对外说法是畏罪自杀。

苏明月自然知道那都是糊弄朝臣的,给元铭太子的那杯毒酒是她亲自去送的,她也知道,这件事背后定有元傲的影子,只是,毕竟元傲才是她的枕边人,在真相和元傲之间,她选择了元傲。

现在这件事又被提出来了吗?元傲弹压不住那些大臣,也只能把她推出去做替罪羊了。

“皇后娘娘既然要去了,那本宫也大发善心,让你做个明白鬼吧。”

“你可知为何你这么多年来都怀不上一个孩子?”阮萍儿问道。

苏明月止住笑声,望向了阮萍儿,自己和元傲成亲已经七年,可却一个孩子都没有,苏明月为此不惜一碗一碗的喝那些苦汤药,却还是无济于事。

“那是因为你的夫君,大乾的帝王,亲手给你喂下了一味绝子的汤药。”阮萍儿微微俯身,脸上虽是笑着的,但却格外的渗人。

“你胡说,你胡说,他怎么会?”

苏明月和元傲相伴七年,自然知道元傲对子嗣的渴望,他怎么会,怎么会给自己吃下绝子药。

“他怎么不会?”阮萍儿的声音清楚而又残酷。

“你是苏家的女儿,陛下怎么会允许你生下带有苏家血脉的皇子?”

也因为元傲不想要苏家血脉的子嗣,但还要处处哄着苏明月,所以连带着她,也是多年未曾有孕,阮萍儿对苏明月的恨意岂是一点点。

“他当真如此恨我们苏家,那当初为何又要娶了我?”苏明月的声音也变得尖利起来,是她识人不清,还搭上了靖安侯府满门的性命。

“若不是为了你爹手里的兵权,你当陛下愿意娶一个只能供着的妻子?”阮萍儿反问道。

“苏明月,你自幼便高高在上,看不起任何人,可是如今呢,还不是输给了我,你算无遗策,却独独算漏了自己的枕边人。”

阮萍儿说的不错,苏明月帮着元傲夺太子之位,帮她出谋划策,元傲曾称她为女中诸葛,她确实是算无遗策,只错算了元傲,便输了自己的一生。

“以后,这宫中再无苏皇后这个人,只有我阮萍儿一个主子。”只要苏明月在,自己注定只能沦为陪衬,所以,苏明月必须死。

“阮贵妃,你以为你真的赢了吗?”苏明月缓缓站起身来。

“元傲薄情寡性,今日能废了我,明日自然能弃了你,当初,我可是没拦着他去你宫里,更没拦着不让你生孩子,可是到今日你也没生出个一男半女来,焉知,不是元傲在喂我喝绝子汤的时候也喂你喝了一副?”苏明月脸上尽是嘲讽,元傲负心薄情,总不可能是对着自己一个人的吧。

“贱人。”阮萍儿一巴掌便打了过去,“事到如今,还在离间我与陛下的感情。”

阮萍儿自然是不肯信的,元傲对他信任有加,不管是多隐秘的是都愿意告诉自己,怎么会喂她喝下绝子汤。

苏明月脸上迅速泛红,可是她没有还手,只是冷笑。

对这样的人对手,苏明月害怕脏了自己的手。

“时候已经不早了,皇后娘娘还是快些上路吧,苏家一家老小都在下面等着你呢!”阮萍儿突然就不气了,也是,她和一个将死之人置什么气?

苏明月的眼中有了泪,她恨啊,不止恨元傲和阮萍儿这对狗男女,更恨她自己,是她自己将整个靖安侯府送上了绝路。

“阮萍儿,你会有报应的。”靠着靖安侯府的权势爬了上来,现在却又要把靖安侯府踩下去,这样的人,怕也只是元傲手中一颗随时可弃的棋子。

失去了兵权的靖安侯府就是一个空壳子,阮萍儿没了这层保障,在后宫怕是也站不稳脚跟。

阮萍儿大笑着离去,不再理会苏明月,报应?什么报应?她的报应在何时她不知道,可是苏明月的报应就在眼前。

苏明月脖子上的白绫一点点的收紧,她甚至还能听到宫人们恭维的声音,说阮萍儿会成为下一任的皇后,苏明月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阮萍儿知道的太多了,元傲不会允许她活的太久的,阮萍儿终究还会下来陪她。

“爹,娘,哥哥,明月来了。”苏明月在心中默念道。

第2章 重生

苏明月猛地惊醒过来,从床上坐起来,后背全是冷汗。

“小姐,你没事吧!”听到内间的动静,一个身着青衣的丫鬟赶紧上来查看情况。

苏明月犹在恍惚,她不是在冷宫里吗?不是被元傲那个负心汉赐了三尺白绫吗?此刻的她,不是应该在黄泉路上路上吗?可是这屋里的陈设,看起来怎么这么眼熟?

“熙春?”看到身边的丫鬟,苏明月更是一惊。

熙春是自己乳母的女儿,从小便跟着她,也曾陪她一起嫁进了元傲的四皇子府,对她极是忠心。

可是她对熙春却并不是那么好,听从元傲的安排把她嫁给了四皇子府管家的儿子,只听元傲说那是个好的,她便也没去细查,陪了嫁妆,把熙春嫁了过去。

嫁了人以后熙春还是帮她处理大大小小的事,从不抱怨半分,所以苏明月就一直以为她过的还不错。

后来还是另一个丫鬟念夏告诉苏明月的,说熙春嫁的是一个牲口一般的人物。

可是彼时熙春都已经为那人生了两个孩子了,看在孩子的份上,再加上管家的苦苦求情,熙春不得不给了管家这个面子,只是把那人敲打了一顿就放她回去了。

做了皇后以后,就更少见熙春了,最后一次听到熙春的消息是熙春暴病身亡,可是念夏却说熙春是被那人活活折磨死的。

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奶姐妹,虽然熙春不是日日在跟前伺候,但苏明月还是不可避免的大怒了,最后还是元傲说话,说熙春的孩子已经没了娘,不能再没了爹,再说管家是他身边的心腹,不好寒了他的心,所以为了大局考虑,苏明月不得又轻轻放过。

熙春不是已经死了两三年吗?怎么又出现了?而且这个熙春怎么看起来如此的年轻。

“小姐做噩梦了?”熙春柔声问道,她和小姐是自小一起长大的,十几年的情谊,自然是不一样的。

熙春叫她小姐,这是在闺中的称呼,她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听到了,难道?

“现在什么时辰了?”苏明月问道。

“小姐,现在刚刚寅时,待会还要去跟老夫人请安呢,小姐再睡一会吧。”熙春轻声道。

难道自己真的只是做了一个梦,苏明月不信,心事重重地躺了下去。

“小姐,你别怕,奴婢就在外间守着。”熙春细心地帮苏明月掖了掖被子。

难道自己真的重生了?苏明月翻来覆去地也睡不着,到了早上,便感觉头有点重。

熙春自然担心,早早地便去老夫人贺氏哪里告了个假,守着苏明月。

“小姐昨晚肯定魇着了,要不奴婢去禀了二夫人,给小姐找个大夫来看看吧。”

苏明月望着菱花镜中的自己,虽然脸色苍白了一些,却是年轻的有些过分,苏明月之前正值花信年华,自然说不得老,可是镜子里的这个苏明月身量尚未完全张开,却已能隐约看到长大后是怎样的风华绝代,十足的一个美人坯子。

“不用了,二婶事情繁杂,还是不要麻烦她了吧。”熙春口中的二夫人就是苏明月的二婶孟氏,自苏明月的母亲王氏去世之后就一直掌管着靖安侯府的中馈,对苏明月这个侄女也是极其的疼爱。

第3章 靖安侯府

苏明月的父亲苏啸是当今乾帝的伴读,乾帝登基以后,大渝蠢蠢欲动,苏啸作为乾帝身边第一得力之人,主动请缨挂帅,放弃京中触手可得的荣华富贵,在边境和大渝鏖战数年,终使大渝铁骑再不敢越境一步。

苏啸回京之时,乾帝亲自相迎,苏啸也不多话,主动地把兵符还给了乾帝,也因为这样,乾帝对他极其信重,亲封靖安候,并赐五代不降等袭爵,端的是荣宠非常。

虽然苏啸已经交还兵符,但要是边境还有什么战事,乾帝还是会第一时间想起这个老伙计,边境的兵权大部分时候还是掌在靖安侯府的手里。

也正是因为这样,元傲才会看上自己的吧,苏明月心想。

父亲母亲感情甚笃,只生了哥哥苏明殊和自己,自己自然就是靖安侯府唯一的大小姐,对那些皇子来说,娶到了她就等于得到了靖安侯府的全力支持,这自然是一份了不得的诱惑。

“今日不去请安,就不扑粉了吧。”苏明月吩咐道。

重生一世,苏明月什么也想去想,只想着护着家人一世平安,至于那些试图伤害自己和靖安侯府的人,苏明月自然也不会轻饶。

“小姐生得这样好,就算是不扑粉也是漂亮的。”不等熙春答话,念夏就笑着进来了。

比起熙春来说,念夏的性子比较爽利一些,也是靖安侯府的家生子,对苏明月极其忠心,苏明月现在还记得念夏被阮萍儿活活打死的场景,这一世,她一定要好生护着这两个丫头,给她们一份最好的姻缘。

“这大早上的,你跑哪去了?”苏明月看向念夏的眼里尽是暖意。

念夏明显愣了一愣,好像小姐从来用这样温柔的语气跟自己说过话。

不过也就是片刻,念夏就反应过来了,笑着道:“我看小姐昨天晚上魇着了,所以就在外面摘了些花,希望小姐看到能开心一些。”

念夏虽然自幼伶俐,但现在还不是那个在苏明月跟前处处得力的大宫女,自然没那么多的弯弯绕绕,看到苏明月对自己亲近了许多,她也只是高兴。

“丁香?这花倒是开得好,难为你有心了,去插起来吧。”苏明月笑道,紫丁香是春天开的最晚的花了,紫丁香花期过了,就是立夏了。

刚刚,苏明月已经从那里熙春知道她现在是十四岁,苏明月记得父兄已经出去两年了,也就是在今年秋天回来的,正好赶上过中秋,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元傲对自己动了心思。

想到多年未见的父兄,苏明月心里就是一阵激动,这辈子,她一定不会再那么任性,把靖安侯府送上绝路了,她一定要好好承欢膝下,孝顺父亲。

念夏一边把丁香放好一边笑道:“小姐喜欢就好,要我看,小姐要是好些了,还是去院子里走走的好,身上也松快松快,我刚刚出去的时候,还见二爷在院子里练枪里,虎虎生威,甚是好看。”

念夏说的二爷就是苏明月二叔的儿子苏明骞,也就是苏明月的堂兄,虽然隔着一房,但因为苏啸和二弟苏赫之间的关系很是不错,所以两房也就亲如一家了。

“是吗?那我们也去看看。”苏明月笑道。

说起来,苏明月嫁给元傲之后,苏明骞就随父亲去了边境征战,苏明月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对于这位堂兄,苏明月的心中也是充满了愧疚,明明他什么也没有做错,却被自己连累。

去了园子里,却是没有见苏明骞,园子里的丫鬟说二爷刚刚出去。

苏明月有些失望,但是好不容易出来了,也就不急着回去了,坐在凉亭里赏景。

第4章 甚是眼熟

“姐姐怎么跑这来了,倒是让妹妹好找。”听到这声音,苏明月的眼里一片冰冷。

亭子外面,迎面走来了三个少女,两个跟苏明月的年龄一般大,另外一个,身量尚小,一团稚气。

这三个人却是苏明月极熟悉的,苏家二小姐苏明兰,三小姐苏明珠,还有苏明月化成灰都不会忘记的阮萍儿。

虽然说苏啸才是靖安侯府的当家人,但是这靖安侯府却住了三房人。

苏明月的爷爷,也就是苏老太爷,这辈子一共娶了两个妻子,第一个就是苏明月的亲祖母盛氏,生了苏明月的父亲苏啸和二叔苏赫,第二个妻子也就是当今靖安侯府的老夫人贺氏,生了苏明月的三叔苏翰和姑姑苏昕。

苏啸又娶了琅琊王氏的嫡女,生了苏明殊和苏明月,苏赫娶了孟氏,生了苏明骞和苏明珠,苏翰则有二子一女,分别是苏明烨,苏明宴,还有一个庶出的女儿苏明兰。而阮萍儿则是苏昕的女儿。

丫鬟说的二小姐就是苏明兰是苏明月此刻最恨的阮萍儿。

“几位妹妹怎么来了?”苏明月淡淡地道。

苏明月就懒懒地倚在凉亭的柱子上,一袭淡蓝色的水云缎衣裙,简单的几件首饰装点着,却是风华净显,风姿卓著。

“大姐姐,熙春说你不舒服,你怎么了?没事吧,有没有请大夫过来看看?”苏明珠蹭蹭的跑过来问道,眼睛里尽是关切。

苏明月被小妹的话弄的心里一暖,脸上也多了几分暖色,“我没事,只不过是昨天晚上做了个噩梦,出了些汗,早上起来头有些重,休息休息就好了。”

“那就好,这会娘应该还不知道呢,要是大姐姐不舒服一定要跟娘说一声啊,早些请个大夫来。”苏明珠比苏明月要小两岁,脸上尽是稚气,梳着可爱的包包头,生得也是粉雕玉琢的,极其惹人怜爱。

苏明月轻抚着苏明珠的小脸,也陷入了回忆里。

明珠,可以看出苏赫夫妻二人对这个小女儿的宠爱,苏明珠长大以后,上门来求亲的人也是很多,可是苏赫夫妻挑了许久都没有满意的,苏明珠的亲事也这样搁置了下来。

可后来大渝前来求娶公主,元傲自己的妹妹出嫁,却把主意打到了苏明珠的头上,苏家毕竟是臣,圣旨已下,苏家只能送苏明珠远嫁,苏明月曾经见过苏明珠一瞬间长大,也见过苏赫夫妻迅速衰老。

其实,虽然苏明珠从来没有给她来信抱怨过什么,但苏明月也知道苏明珠过的一定不好,这辈子,她一定要好好护着苏明珠,不让这颗明珠蒙尘。

“明月姐姐没事就好,外祖母刚刚还一直念着呢。”阮萍儿也笑着开口。

苏明月也不搭话,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阮萍儿。

“明月姐姐一直看着我干嘛,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阮萍儿被苏明月的眼神看得很不自然。

“没有,我只是觉得表妹头上的簪子很是眼熟罢了,却一时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了?”苏明月笑道。

阮萍儿的脸却煞地红了起来。

“大姐姐不说我还没有注意到,表妹头上的这支簪子不是去年大姐姐借给表妹参加百花宴的簪子吗?表妹怎么还没还?”苏明兰心直口快,想到这里,马上就问出来了。

阮萍儿的脸更红了,苏明月只是笑着看着这一切,也不出言为阮萍儿解围。

“我最近事多,一不小心就忘了这回事了,明月姐姐不会见怪吧?”阮萍儿似是刚想起来一样,对苏明月赔笑道。

第5章 健忘

“自然不会,不过表妹身边的人也太不尽心了一点,就算是表妹忘了,难不成她们也忘了?”苏明月也只是笑笑,好像这不过就是姐妹之间说笑而已。

“明月姐姐说的是,是我平时太惯着她们了。”阮萍儿的脸色有些难看,可是也不敢发作。

“表妹的性子也太好了一些,她们怎么能白拿着月钱不做事,要知道,这样的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她们难不成次次都忘了,这可马上又到百花宴了,这样不会事事提醒主子的奴才,表妹可要好好罚她们一番才是。”

苏明兰很是诚恳地说道。一副为阮萍儿着想的样子。

苏明兰虽然说有个读书的父亲,头脑却是简单得很。明面上说的是阮萍儿院里的丫鬟,实际上说的确实阮萍儿本人,这簪子可快借了一年了,底下的丫鬟想不起来,难道阮萍儿这个做主子的也如此健忘?

阮萍儿的脸上有些挂不住,笑也似僵在了脸上,过了许久才道:“明兰姐姐说的是,是该好好罚罚那些惫懒的丫头。”

“表妹见谅,明兰只是说你院子的丫鬟不尽心,可没有责怪你不还我簪子的意思,她是个直肠子,你可千万别和她见怪。”阮萍儿纵着她屋里的丫鬟,自己今天也好好疼疼苏明兰这个妹妹,再说了,阮萍儿这些年以一个借的名头不知道在自己这里诓走了多少好东西了,还不许人说两句了。

“明月姐姐哪里的话。”阮萍儿脸上的表情已经快绷不住了。

苏明兰这会也觉得自己这话说的有点不合适,连连赔罪。

苏明兰是个直肠子,有什么说什么,苏明月这话就是在说苏明兰说的都是对的,确实是她拿了苏明月的东西不肯还了。

苏明月看到阮萍儿脸上的表情,很是满意,转过头来对苏明兰道:“你也是,不过是几件东西,还值得你说嘴,难不成表妹还会贪了我那点东西不成?”

苏明月这话虽然是在责备苏明兰,可是话中的意思大家可是都听懂了。

阮萍儿再不能维持脸上那得体的笑容,站起道;“我出来也有一会了,再不回去外祖母就该担心了,我改日再来看姐姐。”

“也好,有你在老夫人面前尽孝,我们也放心多了。”苏明月并不挽留,接着道:“明兰今天的话表妹也别放在心上,她也是为你着想,万一你遣了人来送东西,那人却把东西扣下了,岂不是白白蒙骗了你,表妹还是好好查查的好,总不能因为几件东西伤了我们之间的感情情谊?”

“明月姐姐说的是,妹妹省的。”阮萍儿脸上的笑有些勉强。

“老夫人应该还等着表妹呢,我就不留表妹了。”苏明月脸上的笑容看起来很是诚恳,似乎就是姐妹之间在说话一样,可是阮萍儿的心里就不是那么轻松了。

“萍儿告辞。”

“熙春,送表小姐。”苏明月吩咐了一声。

话都说到这了,阮萍儿也没留下来的必要了,起身跟着熙春出了亭子。

第6章 有点意思

“世子,我们走吧。”苏明骞看着这位身份尊贵的宸王世子,很是无奈。

这宸王世子是太后最喜欢的孙儿,在陛下面前也很得脸,长相俊朗,也算是年轻有为,可是这么这么喜欢听小女孩说话呢。

“刚刚那个是苏侯的掌上明珠?”元澈也不动,指着苏明月问道。

“正是大妹妹。”元澈的身份尊贵,又是皇亲国戚,他问话,苏明骞自然不能不答。

“倒是有几分意思。”元澈笑了一声,随苏明骞去了。

这有几分意思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明月的性子向来温和,今日说话确实是不太客气,可是阮萍儿是什么人苏明骞还是了解几分的,也觉得苏明月的做法并没有什么不对的。

可是却偏偏让这位爷听到了,还不知道他是怎么看待明月的。

“今日这事还要谢过明骞兄了,要不是明骞兄,我还不知道怎么跟太子殿下交代呢。”云澈这话说的极其的谦逊有礼,给人的感觉十分舒服。

苏明骞自然说不敢不敢。

云澈的嘴角扬起了一抹笑容,今日元铭太子让他找一本有关边境军民的书,找了许久,元铭太子都不满意,他也是听人说靖安侯府或许会有,所以才过来碰碰运气,没想到差事完成了,还看到了一个有意思的姑娘,还是个漂亮的姑娘。

元澈嘴角的笑容很不舒服,感觉苏明月受到了冒犯,脚下的步伐也快了许多,想着赶紧把这尊大神送出去才是。

元澈不明白苏明骞为什么突然就变了态度,苏明骞却也不明白为什么得陛下看重的宸王世子会如此地喜怒形于色,所以两人之间的气氛远没有刚刚那么融洽了。

你一直看着我做什么?”苏明月笑着问一直盯着自己看的念夏。

“小姐今天,好像格外的不一样呢!”念夏笑道,小姐刚才那话不紧不慢的,却都戳到了点子上,念夏看表小姐脸都变了,却也不敢发作,真是爽快。

“哦?那你觉得我刚刚说的话对不对啊?”苏明月含笑问道。

“当然对了,表小姐从小姐这借走多少东西了,也没见她还过,这哪还是借啊,这就是直接拿了,也就是小姐性子好,要是换了个人,怕是早就恼了。”

听念夏这样说,熙春也放下手里的活计道;“要是旁的也就罢了,可是有一些是夫人留给小姐的东西,表小姐竟也拿走了,小姐以后万万不可如此了。”

在其他人眼里温柔娴淑,大方得体的表小姐在苏明月的明月居里,却像个贼一样,每次过来都要搜刮走一大堆的东西,苏明月身边的人对阮萍儿都不怎么待见。

“现在倒想起来替我打抱不平了,当初给的时候也没听你们说话?”苏明月笑道。

“我们怎么没有劝,只是小姐那个时候光想着姐妹情深了,哪里肯听奴婢们说话啊?”念夏不满地说道,熙春赶紧拉了拉她的袖子,念夏的声音也低了下来。

“放心吧,以后不会了。”苏明月向他们保证道。

不只是这些首饰,阮萍儿欠自己的一切,都要让她一点一点好好偿还。

第7章 当然要还

“小姐,我们真的要把这些东西还回去吗?”阮萍儿身边第一得力的大丫鬟蓝安有些犹豫了。

自家老爷虽然是正三品的御史,但这个官位却是没什么好处可捞,反而容易得罪人,再加上是寒门子弟出身,家里的底蕴自然不能跟侯府相比,阮萍儿说起来也没多少好东西,好些首饰还是苏昕的嫁妆熔了重新再制成的,自然不能跟侯府出身的苏明月相比。

“还,当然要还,要是不还,我在这靖安侯府还怎么立足?”阮萍儿的眼中闪过一阵寒意。

她毕竟只是靖安侯府的表小姐,自然跟正经的小姐没法比,所以就住在贺氏的院子里,虽然说不至于亏待了她,但毕竟有些憋屈,跟苏明月宽敞大方,处处精致的明月居是没法比的,就算苏明兰住的地方也比这大些。

可饶是这样,阮萍儿也不愿意回去,她父亲虽然是三品官,但底蕴不厚,所居的不过是一个三进的小院子,哪里跟跟靖安侯府这种陛下亲赐的超品侯爵府相提并论。

“记着找两个小丫鬟去给明月居的那位赔罪,是她们忘了,可不是我忘了。”阮萍儿的妆台上堆放着满满当当的首饰,总有三四十件的样子,件件都是精品,只可惜,都不是她的。

“那,送回府里的那几件?”蓝安小心地请示道。

阮萍儿哪里能想到送出去的东西苏明月还会来讨,她自以为送给自己就是自己的了,所以有些就被她送回府里做了人情,现在算起来,倒是少了十来八件。

“无妨,下面的人贪墨了也是有的。”横竖和自己是无关的。

蓝安吩咐人把那些收起来,对阮萍儿道:“小姐,老爷那边又遣人来接了,您看是不是要回去一趟?”

阮萍儿却是皱了皱眉头,“等到百花宴以后再提这件事吧。”

华安郡主举办的百花宴,一向都是京城最大的盛事,虽然说御史府也会受到帖子,但从御史府出发和从靖安侯府出发完全是两个概念,侯府出来的自然会被人看重几分。

“那奴婢去回了老爷,说您还要在老夫人膝下尽孝,暂时回不去?”

阮萍儿嗯了一声,她这个父亲不管怎么说都是极重孝道的,搬出外祖母来自然能堵住父亲的嘴。

这府里虽然说是有三个姑娘家,但苏明兰是三房的女儿,还是庶女,和苏啸这个当家人的关系远了不止一层,不是个能拿出手的,苏明珠的身份倒是也够,但年龄还小,不值一提,自己只要好好哄着就行了。

真正要紧的是苏明月,她才是真正的侯府嫡女,父兄争气,身后有着整个靖安侯府的支持,外祖还是赫赫有名的琅琊王氏,端的是尊贵无比。

借着苏明月是势,她在京城里也会被人高看几分,只是之前苏明月与她一向亲厚,对她比对苏家的两个姑娘还要好,可是今天不知怎么回事,阮萍儿发现苏明月似乎对自己有一股敌意。

马上就是百花宴,到时候到场的尽是王孙公子,皇亲国戚,这个机会,她一定不能错过,她一定不能让苏明月对自己有了不满,不过是区区几件首饰,算的了什么,等她嫁了好人家,什么不会有。

当然,苏明月对阮萍儿不满,阮萍儿对苏明月也没什么好感,明明年龄相差不大,凭什么自己就要处处不如?所以,阮萍儿在贺氏面前,生怕苏明月生气,狠狠地哭了一场。

贺氏对苏明月不过是面上的功夫,哪有什么感情,不过对阮萍儿这个外孙女可是从小心肝肉的疼着,比苏明兰这个亲孙女还甚,看到自己的心肝受委屈,贺氏怎么会高兴,抱着乖巧贴心的外孙女狠狠咒骂了苏明月半天。

第8章 吾家有女初长成

自己的侄女不舒服,就算是再忙也要过来看看,苏明月回到明月居没多久,孟氏就带着人过来了。

“明月,你没事吧?”这可是大哥和大嫂唯一的宝贝女儿,大哥走之前把她托付给了自己,万一出点什么意外,自己可怎么跟大哥和明殊交代。

“二婶,放心吧,我没事,只不过是做了一个噩梦。”孟氏向来是疼自己的,可是因为自己,苏明珠远嫁异国。苏明骞生死不明,说起来,都是自己对不住二婶,这样想着,苏明月对孟氏就多了几分亲昵。

孟氏倒是有些意外,这个侄女的性子素来温顺,对自己也是恭顺有加,但今天却是格外的亲昵。

“没事就好。”今天的苏明月好像较平时多了一份豁朗,让人看上去十分舒服,孟氏看了也十分高兴,自己家本来就是将府,是要有一份别样的威势,之前的苏明月虽然聪敏,但性子却太温顺了些,比起文人家的姑娘还不如,这让孟氏非常担心,现在好了,苏明月这个样子瞧着也算立起来了。

扶着苏明月的胳膊坐下,孟氏的脸上尽是欣慰。

“听明珠说,你和萍儿那丫头有点不愉快?”毕竟是掌管中馈的,早起苏明月和阮萍儿那点事早有人传到了孟氏的耳中。

“也没什么不愉快的,不过就是想起了一些事,问了表妹两句罢了。”要是自己想不起来的话,恐怕阮萍儿就再也想不起来了。

这还不是不快,之前苏明月和阮萍儿亲昵非常,也是一口一个的萍儿叫着,现在叫声表妹虽然没什么不对的,但却是生疏了很多。

不过毕竟是自家侄女,生疏有别,自己总是偏着的:“你是这府里的大小姐,又比她年长,问她两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萍儿毕竟是客,你注意些分寸。”

孟氏这话的意思就是你的身份能压她,年龄能压她,自然不能被她欺负,但是人家毕竟是老夫人的宝贝外孙女,是会告状的,还是注意些分寸好。

听着这明显是偏帮的话,苏明月不由得弯了弯唇,自己确实是傻的厉害,这么多人都看出了阮萍儿有问题,可偏偏自己还把她当成知心姐妹,幸好,老天待自己还不薄。

“二婶放心吧,我有分寸的。”她会有分寸的慢慢整阮萍儿这个忘恩负义的人。

“你心里有数就好。”孟氏笑了笑,“说起来,这马上又是百花宴了,婶娘请了人给你们好好做几件衣裳,也让人好好看看我们苏家的女儿也是不差的。”

明月确实是长大了,看起来比之前更有主见了,王氏走得早,苏明月这个侄女几乎是在孟氏跟前长大的,跟亲生女儿也差不了多少,见苏明月如今亭亭玉立的模样,孟氏颇有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骄傲。

“这次明珠也要去吧。”明珠说起来也十二岁了,虽然说不上多大,但名门世家的女儿,这个时候就要拿出去让人相看了,苏家和孟家都是大世家,苏明珠自然不能一直躲在家里。

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什么都不懂的人家才会这样教育女儿,京城勋贵世家的贵女,琴棋书画虽然不要求样样精通,但也要有一两样拿得出手的,最要紧的是管家理事,人情上的往来,这些都是要好好学的。

至于那些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只略识得几个字,看得懂女则和女戒的姑娘,一向不在京城世家的择妻范围内,更甚者,还要被人说一句小家子气。

“是啊,明珠不小了,也该去见见世面了,还要有劳你多照看她一些了。”孟氏笑道,对于自己的女儿,孟氏还是很有信心的。

“二婶放心。”珠儿是一个很讨人喜欢的小姑娘,也很懂事,苏明月也喜欢带着她。

百花宴,应该能遇上很多熟人吧!

孟氏毕竟掌着这靖安侯府的中馈,不能多留,苏明月说了一会话就离开了,孟氏离开以后,三房的夫人柳氏也形式性地走了一趟,苏明月跟柳氏本就没有什么感情,不过是面上的,柳氏略坐了一会就离开了。

小说

七年之痒,他推我入火坑,七年婚姻,我细思极恐。

2021-1-3 10:48:48

小说

最深不可测的是人的精神世界,最不可试探的就是人心。

2021-1-3 10:52:2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