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之痒,他推我入火坑,七年婚姻,我细思极恐。

七年之痒,他推我入火坑,七年婚姻,我细思极恐。,净身出户,我一无所有。,幸运的是,转身,我遇到他,这个温柔无比凡事都想得周到的男人,而此时,那个推我入火坑的前夫却回来了,他的懦弱无能死缠烂打让我无比恼怒……再后来,结婚?生子?二婚的时代,看我如何训练新老公!
七年之痒,他推我入火坑,七年婚姻,我细思极恐。

第1章 七年之痒,在劫难逃

都说女人太懦弱不是什么好事情,可在我看来女人强悍也不是什么好事!

我一直以为自己有一个特别幸福的家庭,老公是大学老师,我是小火锅店的老板,虽然算不上什么大富大贵,可也算得上是小康家庭。唯一的遗憾是,我跟他结婚七年了,才是怀上了孩子!吃了不少的补药,也逛了不少的帖子尝试各种办法,才终于在结婚七年的时候怀上了孕。

可,我万万没想到,婚姻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美好。老公的妹妹,竟一夜之间,成了我最大的敌人。

那时的我,怀孕已经有五个月了,成都八月的天气实在有些闷,火锅店里油烟的味道更让我有些头晕。无奈,我只能是回了家。

家里没人,我也就在床上躺下了,很快就迷迷糊糊了。迷糊中,我似乎听到了开门声,挣扎半天也是没力气,只能是晕乎乎地躺着。

客厅里很快就传来老公周游妹妹的声音,“哥哥,你到底什么时候跟她离婚?”

这样的质问让我有些诧异,她的语气并不像是开玩笑。

随后是关门的声音,应该是周游跟她一起回来的,周游对于周筱筱的质问并没有做任何的回答。

“哎呀,哥哥,你说话呀!”周筱筱有些不依不饶起来。

我屏住了呼吸,头昏脑涨的,总感觉一切都是自己幻听,周筱筱为什么要问周游什么时候离婚,难道是他……我不敢再多想下去。

“好了筱筱,不是都说好了吗?那天晚上的事情我们谁都不提吗?是哥哥对不起你,你要什么,哥哥都可以给你!”周游终于是开口了,语气一如既往的懦弱,一如既往毫无底气。

我瞪大了眼睛,那天晚上?哪天晚上?什么叫周筱筱要什么,他都可以给?

“那好啊,我都要你!我要你每天早上醒来第一个看见的是我,而不是那个满身都是火锅味的女人!”周筱筱的声音显得无比兴奋。

我再也按捺不住了,他们的话太过火了,就算是亲兄妹,也不该用这么过火的话!我只知道我要起床,我要看看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

“筱筱,我得去接你嫂子了,哥哥求你,以后再也不准说这样的话!”周游开口了。

我咬牙坐了起来,光着脚走了出去。

刚出房间门口,就看到客厅里周筱筱踮脚挂在周游的身上噘着嘴娇嗔,“要亲亲!”

多大的孩子,还要亲亲?

周游皱着眉头,一把推开了周筱筱,可没想到周筱筱还是扑了上去在周游的脸上亲了一口,大笑了起来,“你还是被我亲到了吧,哈哈!”

周游忙是擦嘴,气得脸通红,却不责骂周筱筱一句!

周筱筱见势更兴奋,干脆是伸手摸了一把周游的身下,羞红了脸问着周游是不是快憋坏了。

我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这该是亲兄妹该有的举动吗?!

周游一把推开周筱筱,抬眼间才是发现了站在房间门口的我,他的脸涨红,似乎慌张了。

周筱筱似乎也发现了不对劲,扭头才是看见我。

两个人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怪异,周游咬着嘴唇,很是紧张,周筱筱则是愣了一下,不到半秒就恢复了正常,笑呵呵地跟我挥手,“嫂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还说去火锅店找你,一起去逛商场呢,对面的商场里上了新货,裙子可漂亮了!”

我打量着她,她身上的每一样东西都是我买的,因为她是周游的妹妹,刚刚十八岁,家里的人也都由着她,所以她想要的东西只要是我负担得起,我也都尽量在满足她。可她刚才回来说的话,让我心里有些不痛快,现在又来跟我要衣服,我实在没那个肚量。

我死死地看着周游,周游始终不抬头,像是被揭了底一样搓着手。

周筱筱反而像跟没事人一样,抱着我的胳膊,大大咧咧地笑着,拉着我要出门。我都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或者看错了,她的手或许并没有从周游的下身滑过!

我扶着额头,对周筱筱说自己不舒服,让她自己去逛。她顿时就不高兴了,扭着周游要钱。

周游慌慌张张地从包里掏出皱巴巴的几十块钱全部都塞给了周筱筱。

周筱筱见只有这些钱那是一个不高兴,扔在了桌上,嘴里骂骂咧咧地就出门了。

周筱筱一走,我则是坐在了沙发上,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跟我结婚七年的男人,脑子都都是周筱筱摸他下身的画面,我多希望那是我看错了。

周游很快就不自在了起来,在屋里走了几圈,又是拿起抹布开始打扫屋子。

我干咳了一声,周游听到声音,顿了顿。

“那天晚上?筱筱说的那天晚上,是什么意思?”我开门见山地问道。

筱筱在场时,我跟他是夫妻,所以我可以忍耐,筱筱一走,我就需要把我的疑问都问清楚。

周游停了下来,挠着脑袋笑得十分不自然,“没……没什么意思啊……”

大学老师,慌都不是很会撒!

我深吸了一口气,起身走到周游的面前,夺过他手里的抹布,直直地盯着他的眼睛,“我都听到了,她问你什么时候跟我离婚!我也看到了,她……”

“她是我妹妹,她只是一个孩子!”周游躲闪着我的眼神却打断了我的话。

我也希望周筱筱只是一个孩子,可若是没撞见这一切,我一定也依然把她看作是个孩子!

“周游,我们结婚有七年了吧,七年前,她还真的只是个孩子!”我感叹。

周游听到我的话是沉默了。

我放下了抹布,“你不觉得你需要跟我解释一下吗?!”

周游抬眼,只碰触到我目光一瞬间,立马就移开了。伸手过来将我拉到怀里,“老婆,真的没什么,筱筱胡说八道的!”

要是真胡说八道,他不至于反应这么大,他们口中的那天晚上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周游一再否认,只能证明,无论我怎么问,也是问不出来个什么。

反而这个时候,我头疼欲裂。

周游伸手一摸我额头,大呼发烧了就送我去了医院。也是进了医院,不然,我也许一辈子都不知道他们说的那天晚上是怎么一回事!

第2章 大哥亲妹子

进了医院,我果真是有些发烧,而孩子也有些缺氧,于是我只能是在医院打吊瓶。周游回去给我熬汤的时候,周筱筱却来了,对于她的到来,我并不是很惊喜,反而有些担忧。

她也并没有像看望病人似的拿着花或者水果,反而是穿着一身靓丽的裙子,化着浓妆,一身香水味地来了。坐在我床边的,表情有些得意。

我还没有开口书说话,她就开口了。

“你都听到了吧?”

周筱筱要比周游更诚实,她来似乎是来告诉我一些事情的。我并没有回答她,关于她跟周游的那些谈话是我并不愿意去相信的,其实打从心里,我既想知道,又想逃避!

她勾起嘴角,笑得格外妩媚,“谭晓菲,你觉得我哥是真的爱你吗?”

我彻底愣住了,她的问题并不像是在问我,反而像是在炫耀什么。

“我要你跟周游离婚!”周筱筱终于说明了来意。

她大概是被人宠糊涂了,她居然要求我跟周游离婚?好不容易舒服一点儿的脑袋,又有些隐隐作痛了起来。

我哭笑不得地看着她,“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我说,周游已经厌倦你了,你配不上我哥!”周筱筱忽然起身,挺着傲人的胸,摇摇晃晃地在我面前踱步,似乎这世上能配上周游的只有她。

“想知道那天晚上发生什么了吗?”她忽然趴在我的床边,双眼发光无比兴奋地看着我,“那天晚上,就在我的床上,他趴在我的身上,他亲我,吻我,他说他爱……”

“住口!”我实在忍无可忍,我能感觉到我的牙齿都被咬得响。

她似乎没有听到我的怒吼,反而变本加厉继续说道,“真是不明白,你怎么睡得那么死!难怪我哥现在碰都不碰你了!”

她的话真的是一根尖针,刺得我压根就说不出话来,她的话也同样是印证了我在家里听见看见的东西,这对兄妹,果然干着肮脏的事情。

而我打从心里是不敢相信这样的事情的,他们可是亲兄妹啊。

偏偏自己越是逃避,偏偏眼前的周筱筱越是得意,她摸着自己的头发,笑得十分妩媚,得意地跟我说起他们的故事。原话我记得不是很清楚的,大抵意思是,一天晚上,周游进了她的房间,两人自然而然就睡在了一起,也干了不该干的事情。

听到他们的事情,我感觉自己全身都像是被抽空了一般,脑子一片空白,亲兄妹,同一张床……

后来的周筱筱怎么离开的,我都不记得了,连外面什么时候下起雨的,我都不记得了。

周游拎着汤进我病房的时候,我木讷地看着他,他似乎已经忘记之前发生的事情了,边是询问着我身体的状况,一边是帮我盛汤。

关于周筱筱跟我叙述的一切,我必须来求证,我为了他怀着孩子,他就这样对我?

我硬着头皮坐了起来,无比认真地看着周游,想也没想地问道,“你们发生关系了?”

周游手里的汤顿时就打翻在了地上,他哆哆嗦嗦地去收拾,像是没听见我说的话。

我加大了声音,再一次问道,“你们是不是发生过关系了?”

周游抬头,笑得十分不自然,反倒是问我,“你在说些什么?”

若不是我真的撞见过,我想,我也不会愿意去相信周筱筱的胡说八道。我想任何一个女人都是不能忍受这样的事情发生,就像是老公的母亲半夜过来给老公盖被子或者是婆婆要跟老公一起睡觉一般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我说,你们是不是睡过了?我看见筱筱摸你那里了,我看见她亲你了,那天晚上,你是不是睡筱筱房间了?”我几乎是吼出来的这些话,我愤怒,我感到可怕,感到绝望,他可是我的丈夫啊,他可是筱筱的哥哥啊,这一切都是那么的可笑!

“你听谁说的?”周游的反应,让我彻底绝望,他不辩解,他却像是在责怪谁让我知道了这些实情。

我垂下眼帘,眼泪跟着就掉了下来,一切都是真的,不不不!让我睡过去,然后我醒来这一切都是梦!

手在我闭上眼睛的瞬间被抓住了,耳边传来周游无比歉意的声音,“老婆,对不起,那天我真的是走错房间了!真的,我跟筱筱没什么的!你一定要相信我!”

我满脑子都是周筱筱亲他摸他的画面,他说什么都听不进去,只是闭着眼睛也没得阻止眼泪掉下来,滚烫的泪水不住地往下掉。

“真的,老婆,你别生气了,筱筱还是个孩子,她什么都不懂,她……”周游还在做着解释。

我猛地睁开眼睛,狠狠地盯着他,“什么都不懂?不懂还摸你……那里……”后面的话我自己都不好意思说出口,亲兄妹,过于亲昵的动作,任谁看了都生气,何况;两个人还一起睡过!结婚这么久了,我上个厕所闭着眼睛都能走回房间,他却好死不死地走错房间!

“哎呀,老婆,我都知道错了,你别生气了,别哭了,你可怀着孩子呢!”周游一边为我抹眼泪,一边跟我道歉。

一说到孩子,我就更加生气了,好啊,我辛辛苦苦生孩子,他就急不可耐连妹妹的床都爬!一想到这里,眼泪就更加控制不住了,我哽咽着控诉,“孩子,是不是就因为我坏了孩子你就……”

周游忙是起身,坐在床边抱住了我,“老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走错房间的,让你有这么大的误会!”

要是没撞见他们之间的亲昵,周游的话无论如何我都是会无条件相信的。

这个时候,周游的手机响了,他放开了我,掏出手机的瞬间就皱起了眉头,冲我笑了笑便是出了病房。我神经一下就紧绷了,他接电话一般都不会避开我的,他现在是在避开我!

我没多想,拔了针管就下来床,根本就来不及穿鞋,光脚走到门口,屏住呼吸听着他打电话。

“你是不是你跟嫂子说了什么?筱筱,哥哥求你了,你嫂子不容易,她现在还怀着孕呢!”周游那是一个苦口婆心,“是是是!哥哥对不起你,可你想要我怎样?你是我妹妹,我难道老婆孩子都不要了?!”

脑子如同炸开一般,周筱筱的话都是真的!

第3章 我需要冷静

后面的话我并没有听下去,我回身穿上了鞋,浑身也都不感觉疼痛了,我望着窗外的雨,面对这样的事情,我不停地思索着自己该如何去处理。

没多久,周游也就回来了,他像是个没事人,走到我的身后抱住我的背。

我挣脱了他的拥抱,回身死死地盯着他,“周游,你跟我说句实话,你们之间到底发展到哪个地步了?”

周游明显有些惊讶,他伸手插兜,立马又是拿了出来,摸了摸自己,尴尬地笑着解释,“没什么地步啊,我就是那天晚上……”

“我要听实话!”我捂着嘴,哽咽了起来,“周游,我们结婚七年了,她是妹妹啊,我求你,跟我说句实话好不好?”

面对我泪眼婆娑的祈求,面对我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他垂下了头,沉默良久,才是跟我说了实话,一晚上的事情,周筱筱就跟变了人似的,粘他得不得了。

听到他们确实发生了关系,我更加控制不住自己的拳头,我一拳一拳地打在周游的身上,每一个拳头都像是控诉,跟他结婚这么久,我从来都没有打过他,他这次的所作所为真的是让我伤透了心。

周游弱弱地站着,任由我打,嘴里不停地道歉。

我闭上了眼睛,那一刻我是听不进去任何解释的,我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更加冷静不了。

我推开了周游,那一刻,我只想要冷静一下,我只想一个人呆着梳理好这些事情。

我转身走出了病房,周游跟了上来,我扭头看着他,“能不能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周游这才是作罢,他没有再跟来。而我下了楼,也不知道该往哪里去,外面下着雨,我就站在医院门口望着雨帘,满脑子都是哥哥跟妹妹在一起滚床单,我就在隔壁房间里睡着,睡得是那么的“踏实”!

正是头疼欲裂之时,堂妹谭晓瑜捂着肚子出现在我面前,要不是她跟我打招呼,我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扶着她的是一个样貌有些熟悉的男人,可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晓瑜!”我跟她招呼,走了上去,“你这是怎么了?”

“晓菲?”谭晓瑜身旁的男人直呼我的名字,有些惊讶,又有些惊喜,他的视线慢慢落下,最终定格在了我的肚子上,似乎有些失望地问道,“你都有身孕了?”

他的话让我有些奇怪,虽然他的样貌是有些眼熟的,可到底我在脑子里搜索了一遍,怎么也想不起这样一个人来。

我看着晓瑜难受的样子,哪里顾得上跟人去回忆往事,从他的手里接过了晓瑜就往医院里冲。

晓瑜只是有些痛经,休息一会也就没事了。

那男人走到我的面前对着我伸手,“金钟!”

金钟?!这个名字有些耳熟!我猛地想起,大学的同班同学好像有一个叫这个名字的!可大学的时候,我几乎都是忙着谈恋爱的,跟班上的男生几乎没什么来往,毕业后结婚也是什么人都没请,悄悄地就结婚了,所以日子久了,大学好多同学也都不记得了。

缓缓地伸出手,有些尴尬地道歉。

“你老公呢?怎么没跟你一起来?”金钟久久没有放开手,反而是问起了我的家事。

他不提周游,我会因为担心晓瑜而忘记那些事情,他一提,我的心就凉了下来。

我有些尴尬地笑着,“他……他有事……在……在忙……”

“是吗?”金钟的语气有些怪异,那双眼睛像是看透了我。

我有些紧张了起来,手心里都溢出了汗,我并不想暴露自己的情况,更不想让别人看到我家庭的不幸,可正是这想要隐藏的想法,让我显得有些紧张!

“老婆!”

回头,周游跑了过来,手里拎着件外套披在我的身上。

我有些反感,当着外人的面也只能忍受。

“这位是……”周游伸手就搂住了我的腰。

似乎是因为金钟的在场,他表现得格外亲昵,让我更加觉得恶心。

金钟没有看周游,反而是跟我挥手,“让谭晓瑜好好休息,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不用上班?这不是上级开除下级的口吻吗?

“晓瑜这个情况并不是她不想上班,她……”我走上前,刚好可以摆脱周游的搂抱,金钟这个外人也应该发现不了。

“我只是想让她好好休息,休息好了有状态了再来上班!”金钟跟我解释完了之后,便是走了,他走之前是打量过我身后的周游的,只一眼。

金钟一走,我便是脱下衣服扔给周游,“我不是让你不要找我吗?我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老婆,该回家了,妈都做好了饭在家里等着了。”

他的语气一贯的温柔,可我一点儿都不想听见。最可怕的不是他背叛了你,反而是他可以做到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你打算怎么处理?”虽然偷听到了他打电话,可我还是想要他亲口跟我说。

周游手里抓着衣服,四下环顾了一下,随即发现病房里的晓瑜,当然是绕开话题问起了晓瑜的情况。

我索性让他回去好好想想,自己借口跟晓瑜一起出去吃饭。

跟晓瑜一起去喝粥,为了不让晓瑜问我的家事,我只能是问起了她的情况,“那个金钟是不是对你有意思?”

一听我的玩笑,晓瑜马上红了脸辩解,“不是不是!他是我老板!堂姐,你们认识?”、

我点了点头,“大学同学。”

后来,从晓瑜口中得知,金钟是开医疗器械公司的,公司里的姑娘都是对金钟这个砖石王老五垂涎三尺,可金钟偏偏独身一人,甚至还不准办公室恋情。

“堂姐,我刚刚看到姐夫了,他怎么走了呢?”晓瑜最终还是提到了周游。

我扯着嘴笑笑,“他忙。”

“什么忙啊!姐,不是做妹妹的破坏你们家庭关系,你那个小姑子真的!真的是太……我都不知道怎么形容了!那天我去逛商场看到姐夫跟你那小姑子在大姐上搂着抱着,虽然是亲兄妹,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情侣呢!”晓瑜一说到周游就滔滔不绝了起来,“我都看见他们俩手牵手,还亲呢!”

第4章 怎么可能呢?

“怎么可能!”我立马是否认了晓瑜说的,即便是真的,我也得否认!

“姐,我怎么会连姐夫都认不出来!肯定是真的,我一早就想告诉你来着,可太忙了,我给忘记了!”晓瑜有些生气,“早知道我就该拍照了!”

晓瑜一直都是一根筋,她听到我的否认当然是来气了。

我咬了咬嘴唇,抓着她的手,“筱筱还小,周游给她买点东西是应该的!”

晓瑜一把甩开我的手,“买东西就买东西,还要亲过去亲过来的吗?姐,我跟你说这么多,就是告诉你小心点你那小姑子,我总觉得她不是什么善茬!高中一毕业就不读书了,还跑到你们家跟你们住,你辛苦那么多年好不容易买了个房子,这一家人都搬进来,我怕你被欺负!”

晓瑜是一片好心,我十分感激。

我笑了笑,“我知道你都是为我好,想吃什么,姐请你!”

晓瑜一脸不高兴,“不用了,你挣钱不容易,毕业后就挣钱帮姐夫上研究博士,现在他工作了,你又有孩子了,你的钱还得给孩子呢!他妹妹有手有脚的,让她自己出去上班挣钱!”

晓瑜一句话便是说出了我的心酸,跟周游结婚是我一意孤行的,家里人大多都不同意。为了证明我的选择是对的,我跟周游夜一直都在努力着。

跟晓瑜分开,我无处可去,最终还是回了家。打开家门,周筱筱盘腿坐在沙发上,穿着吊带背心裙子,里面连内衣都不穿!见我过来,她更是夸张,直接横躺在沙发上,内裤都遮不住!

听到声音的周游跑了过来,从我手里接过我手里的包,问道,“吃了吗?!”

我没有吭声,走到周筱筱的面前,训斥道,“你这是个女孩的样子吗?!”

周筱筱则是不以为然,更是大大咧咧地翘腿,没好气地反驳,

“我怎么不是女孩的样子了?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的,在呢么就不是女孩了?!”

我被她这句话堵得胸口剧痛,良久才是说出话来,“你真不打算读书了?”

她做了起来,拉了拉裙子,伸手抓了个苹果开始啃,“不读了!我现在都找好工作了!”

“做什么工作?”

“服务员啊,我没什么学历,只能做服务员!不过还好,有提成的!”

“你也知道你没学历?”我苦笑不得。

“这样吧,嫂子,我去你的火锅店做财务,保证给你把账算得清清楚楚的!”周筱筱撅着嘴过来抱着我的手臂。

当着周游的面,她总是表现得这么楚楚可怜!

“那哪行?”我直接拒绝了她,火锅店原本就是个小店,哪里还需要财务?!你更何况,她让我跟周游之间出现了疙瘩!

我话音落,周筱筱立马哭得梨花带雨,嘴里的苹果都吐了出来,原本以为她会跟我闹,可没想到她直接扑到我身后周游的怀里,“哥哥,你看她,她都不把我当成一家人。她就愿意我去酒吧陪酒卖酒卖肉!”

一件小事被夸大成这样,我也是醉了。

“老婆,要不……”周游一开口我就知道他要说什么了,我狠狠剜了他一眼,“你先进房间,我有话跟筱筱说!”

周游这才是推开了周筱筱,周游一走,周筱筱就换了一副嘴脸,笑着看着我,“怎么?怕了?”

“你有两条路可以选,要么回学校读书,要么从我家搬出去,自己打工养活自己,以后我不会再给你买任何东西了!”我咬牙切齿地说道,我的眼睛始终没离开她的身体,她来成都不到一年,浑身上下都是我出钱买的。

“你家?谭晓菲,,麻烦你搞清楚,这房子是我哥的,你没资格赶我走!”

周游一不在,她都会扒下面具。

我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一声不吭。我并不想跟她理论,我只是在安静地等着她的选择。

‘“哇……”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她居然大哭了起来,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已经捂着脸趴在地上了,周游跟婆婆也从房间冲了出来。这样的场景,我简直百口莫辩。

婆婆去扶周筱筱,周筱筱退开婆婆,背上包气呼呼地吼道,“好,我去卖肉行了吧!”说完就冲了出去。

我彻底傻眼了,她这都是跟哪里学的?天哪,我似乎欠了她一个奥斯卡!

随后,周游跟婆婆也是追了出去,留我一个人在家。

不久,婆婆便是打电话来指责我,让我也去酒吧挨着找!

我摸着肚子,她都十八岁的成年人了,她戏那么足,她怎么可能还去酒吧?!

三个小时后,我依然滴水未进,他们回来了,周筱筱没有找到,婆婆红着眼睛进门就给了我一巴掌。

我瞪大了眼睛,还没来得及反应,婆婆就开骂了,“你也是要做妈的人了,筱筱还是个孩子,你真让她去酒吧卖酒啊!我的天哪,我周家怎么娶了你这么个媳妇?”

婆婆从来没对我说过重话,她常说没有我就没有周游的今天,可周筱筱一闹,婆婆不仅骂我,还出手打了我!

“妈,晓菲肚子里有孩子呢!”周游将我拉到他的身后,“行,我马上找,我继续去找!”

婆婆坐在沙发上抹眼泪,“找不见咯,找不到了!”

看着婆婆的模样,我也有些于心不忍了,说道,“妈,我去找!”

拿着包就出门了,我开车,周游骑电瓶车,他往西走,我就往东找,一家一家的酒吧找着。

一夜下来,找遍所有的酒吧,都没有找到周筱筱。

凌晨在楼下与周游回合,他一脸的沮丧,我还没有开口,他就开始指责我了,“谭晓菲,我没想到你会对一个孩子说出那样的话,你只是她的嫂子,你有什么资格打她?”

第5章 我妈说得对

一向懦弱的周游第一次这样指责我,不问青红皂白地指责我!

我咬牙苦笑,笑着笑着也就笑不出来了。

“随你怎么想!”与他的婚姻原本就失望透顶了,他的表现让我感到绝望。

周游看着我半天都说不出话来,最后竟是失望地苦笑,“我妈说得对,你就不是一个当老婆的料!”

我瞪大了眼睛,这是我从来没有听到过的话,一直以来,因为我一直挣钱帮他上学,他们家里从来都不跟我说什么重话,这周筱筱来我家里不到一年的功夫,所有难听的话都听到了!

笑不出来,也哭不出来,我就那样麻木地看着周游,“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周游沉默片刻,冷冷说道,“要是筱筱出什么事,你要负责!”

如同晴天霹雳,筱筱自己演了一场戏,她自己跑出去的,这些都要我负责。

“周游,当时我没有你打筱筱,是她自己忽然就……”我有些急了,我要解释,我不想不明不白地就被扣上这样的罪名!

“行了,你要是没打她,她用得着出去吗?不就是去火锅店上个班吗?怎么就不行了?你非要把她逼上绝路吗?谭晓菲,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周游那是一个愤慨。

我从不在乎我在别人眼里是个什么样的人,可我在乎我在他的眼里是个什么样的人。周游的话就像是一根针扎在我的胸口,他已经给我下了定义了,我是不管他人死活的人!

“她虽然没有文凭,但她可以去找正经的工作啊,火锅店她不清楚是什么回事……她……”

“不清楚不会学吗?你不会教吗?她还不是体谅你才说去火锅店的?以后你生了孩子,火锅店到底要一个人看着,筱筱就是最好的人选!我看以后你生了孩子火锅店谁去看!”周游的嘴里一直都说着筱筱的好,反而我真的就是那个坏人了。

如果,我没有撞见那么不堪的事情,我一定也会认为周筱筱是最好的人选,可偏偏我撞见了,偏偏周筱筱又私下对我说过那些话,我没有任何的理由要把火锅店交给她来管!

我看着周游,眼睛不觉有些干涩,紧接着滚烫的眼泪就滚了下来。

见我流泪,周游不耐烦地叹了一口气,“装什么?”

一句话,让我彻底死了心。

我抹了一把眼泪,刚要说话,婆婆就从楼下跑了下来,还没说话,见到我上来又是给我一巴掌,“现在你满意了!筱筱被人……被人给侮辱了……”

老太太全身都在发抖,我捂着脸,不敢相信老太太所说的一切。

老太太大概要去找周筱筱,所以没跟我多说几句,她拉着周游就往外走,我跟了上去,却不想被老太太一把推开,“你跟着干什么?你不是我们周家的人,筱筱就是你害的!”

老太太力气出奇地大,那一把就把我推到在地,我只觉肚子隐隐作痛,眼看着两母子从我眼前消失。

我哭得死去活来,我从未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哭泣,可这一次,我怎么也控制不住眼泪,我嚎啕大哭,完全不顾周围人异样的眼神。

“晓菲……”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我抬头,是金钟。

我慌忙是站了起来,擦了眼泪,强装镇定,努力微笑,“是你啊,怎么这么巧……”

虽然拼命掩饰,可到底心里还是清楚,他什么都看见了。

他蹙了蹙眉头,伸手将我打横抱起。

我瞠目结舌,前一秒我被自己婆家推了出去,现在就被别人的男人抱起?

我拼命挣扎,“你这是干什么!”

金钟的臂力很大,无论我怎么挣扎,他都是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将我抱到不远处的一辆车里,为我系好安全带,缓缓开口,“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去医院干什么,金钟,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金钟跟着上了车,目光定格在了我的身上,我顺着他的眼神往下,天哪,血!那一秒钟,我才意识到,婆婆的那一推,让我付出了血的代价!而自己因为心里的难受而忘记了身体的不适,前一天自己高烧,孩子缺氧,又是一夜未眠,孩子当然要抗拒了!

“还是这么不会照顾自己!”他冷冷地说了一句后便是发动了车子。

虽然对他奇怪的话有些惊讶,但到底还是孩子重要,我也没有问,只觉浑身没了力气,头晕目眩的,很快眼前就一片漆黑了。

再醒来的时候,在病房里,四下无人,我下意识地去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圆鼓鼓的,还好。

挣扎着要坐起来,门被推开了,金钟端了一杯水进来。

“我的孩子没事吧?”我抓着他的衣袖,我是紧张了,周游态度让我感到绝望,我唯一剩下的只有我肚子里的孩子。

金钟扶着我坐了起来,拿了吸管将水送到我的嘴边,点头,“孩子没事,放心!”

松了一口气,我才是愿意张嘴喝了点水。

“谢谢!”我跟金钟道谢。

“如果在乎一个人,是会无条件站在她这边的!”金钟坐在我的身边,意味深长地说道。

我心里一冷,我清楚他说的是我跟周游的事情,他看到了所有的经过,他几乎都能猜到我的不幸福。

我低着头不说话,我不知道怎么解释,我也没必要去解释。

“毕业后,我听说你结婚了,听说你家庭美满,婚姻幸福!”

金钟的话让我的心生疼,疼得有些喘不过气。

我闭上了眼睛,“今天的事情真的谢谢你!”

金钟也不开口说话了,后来来照顾我的就是我的堂妹谭晓瑜,金钟没有再来,周游也从没来过。

直到我恢复回家,一纸离婚协议等着我。

周游、周筱筱和婆婆三人坐在客厅里,桌上摆着离婚协议。

我站在桌前,没有看离婚协议,我死死地盯着周游,他却始终不抬头。

周筱筱是耐不住性子的人,拿起离婚协议就扔了过来,“签字吧,你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适合做我们周家的媳妇!”

同样的话,从周游和周筱筱的嘴里说出来是不一样的语气,周游是失望,而周筱筱却是得意。

我依旧看着周游,抿嘴想要控制眼泪,我原本想要把一切事情的真相都说给他们听,看来不用了,他们都等不及了。

“妈,我现在不想看到她!”周筱筱顿时就对着老太太撒娇。

老太太叹了口气,对我说道,“我跟周游商量过了,你呢,确实在周游读书那几年挣钱养家,现在筱筱又被你害成了这样,那就一笔勾销,谁也不欠谁的,孩子以后生下来给我们就行了,你呢,去找个冤大头好好嫁了就行了!”

第6章 我们回家吧

他们说什么,我都不在乎,我走到周游的面前,有些祈求地说道,“能单独谈谈吗?”

周游这才是抬头,眼神有些无奈,却毫无疼惜。我回身进了房间,抱着肚子坐在床上等着,好一阵周游才是进来。

我哽咽了半天,才勉强能说出话来,“离婚是你的意思吗?”

他耷拉着耳朵,坐在我的身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对不起……”

一句道歉的话,已经证明了一切,就算是主意不是他提的,可到底他还是默认了。

眼泪如同是断线的珠子不停往下掉,别人乃至自己都认为是美满的婚姻,一夜之间崩塌!

良久,我鼓起勇气,抓着周游的手,声泪俱下地祈求,“老公,我们不离婚……”

“太晚了……”周游挣脱了我的手,扭头不看我,“你知道筱筱她……她还是个孩子……”

他的心里话里都不停地再说周筱筱是个孩子,仿佛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伤害了一个孩子,我害得一个孩子失去贞操!

“筱筱的事情,完全可以报警,我觉得我们没有……没有必要到离婚的地步……”我看着他颤抖的身体。

“报警了全世界都知道她被……不能报警的!谭晓菲,谢谢你以前为我做的事情,可是我们真的没必要再在一起了……”他似乎也有些哽咽了。

我站了起来,走到他的眼前,有些无力地问道,“那孩子呢?”

周游始终不看我的眼睛,他垂着眼帘,“我妈不是说了吗?等你把孩子生下来,我们就抱回家……”

“什么都是你妈说的,你有没有一点儿自己的主意?周游,我只问你,是你也想跟我离婚吗?!”我急了,我变得咄咄逼人了,离婚不是我想要的结果,我三十岁了,我所有的青春都花在了周游的身上,他不是完美的,可我也爱了他整整一个青春!

周游低着头不说话。

我蹲了下来,拉着他的手,“老公,我们不离婚好不好?我们结婚七年了,你记不记得以前你说过,如果我不负你,你这辈子都不会负我的?筱筱的事情是我错了,我错怪了你们,你们是兄妹,你们怎么可能……”大概是离婚这件事情对我的威胁太大了,我开始否认自己所看到的一切,“老公,你看看我,我是你老婆啊,我的肚子里还有我们的结晶啊……你说过以后等孩子出生了,你要听孩子叫爸爸的……”

“晓菲!”周游出奇地不耐烦,“你还不明白吗?我们回不去了!我妈说了,你不适合做我们周家的媳妇……”

“不……不是这样的……你为什么不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打过她,我真的没有……我没有……”我哭得坐在了地上。

周游起身过来扶我,嘴里却一直都在道歉,他的歉意并非是我们的分开,而是因为曾几何时我可以不管不顾地跟他走,可以为了他读书拼命地打工挣钱。

他越是道歉,我越是恼怒,我甩开他的手,擦了眼泪,看着眼前十分陌生的丈夫,我无比确认我当时看到的都是真的,我完全相信了周筱筱的话!亲人果然要比我这个法律上的爱人更加重要,果然我的话都变得不可信了!

“周游,你是自己,你不能一直都是你妈的孩子?”我望着周游,艰难地说道。

他愣了几秒钟之后没有说任何话便是出去了。我哭得天昏地暗,争取到的一点儿时间不过是做了无用功。

周游一走,老太太就猫了进来,过来扶我,见我死活不起来,便是坐在了床上,叹气道,“你现在就该什么都不想,你该想想你肚子里的孩子。”

教唆周游与我离婚,现在又来劝我孩子更重要?

“晓菲啊,你来我们周家也有七年的时间了,七年了,你辛苦了。但是筱筱是个孩子,我们周家也不欠你什么了。孩子生下来,我们养,这样就不耽误你了!”她说得如此得轻松。

我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这位曾几何时我认为慈祥的老太太,哭笑不得地问道,“耽误?妈,您现在不仅是剥夺了我的婚姻,您是要连我的孩子都夺走吗?!”

“话不能这么讲,我可都是为了你好!你一个离婚的女人要再带个孩子,以后你怎么嫁人啊?”老太太那是一个义正言辞!

我从地上爬了起来站在老太太的面前,“我的孩子,我不会给任何人!”

“你这个人怎么犟呢!”老太太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我告诉你,你要是答应离婚,我可以照顾你到你生孩子,等孩子生完,你要去哪里都成!”

这人一到了翻脸的时候,那就是什么样的话都说得出口的。

“我不想离婚!”我毫无底气地说道,我想当时的我大概就是众多懦弱女人的一员,我一想到自己所做的一切,我就觉得不甘心,这样的不甘心让我不想就此撒手。

“你要是不想离婚,那你搞那么多事情做什么?现在筱筱都成这样了,她一看到你就要发疯的!你觉得这样的日子还可以过下去吗?”老太太深吸了一口气,“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就这条路,你没得选!”

她似乎要将我逼近死胡同,我呆呆地站在原地,我的婚姻再没办法维护了,原本的周游就是一个毫无主见的人,他这辈子都是听他妈的话的,老太太心意已决,我似乎毫无挣扎的余地了。

而此时,周筱筱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她一见到我,就疯了一样大喊大叫,像是我能把她吃了似的。

而周游则是将我拉出了我,苦口婆心地说道,“你就先出去避一避,筱筱现在情绪不稳定,我担心她会出事情!”

周游关心周筱筱的样子让我感到绝望。

我不是什么善良的人,可我也不是恶毒之人,他们如此呵护周筱筱这个妹妹,我还能说什么!

“如果在乎一个人,是会无条件站在她这边的!”金钟的话应犹在耳,所以,我就是那个不被在乎的人!

第7章 我就是来碰碰运气

脑袋昏昏沉沉地走出小区,刚走出几步,就遇到了金钟,他上次送我去医院,知道我的地址也是很正常。可我这个丧家犬嘴不想遇到的就是我所认识的人!

我快步往前走,装作没有看见他。

可他还是跟了上来,跟在我的身后,一声不吭。

忽然间,我变得暴躁愤怒,扭头瞪着他,“你到底想干什么!”

金钟浅笑,“我只是来碰碰运气,没想到真遇到你了!”

我更加生气了,回身推开金钟,“遇到我做什么?你就是来看我笑话的吗?”

金钟一点儿也不恼怒,反而是勾起了嘴角,带着几分嘲讽的意味跟我说道,“以前觉得你蠢,过了这么多年,没想到你还真的蠢!”

“和你有关吗?你别以为你救了我,你就可以在这里说这些风凉话!”我抱着肚子,步伐更快了些。

“走这么快,是不想要孩子了?”金钟的语气缓和了,似乎有些无奈。

提到孩子,我立马停了下来,低头看着自己的大腹便便,我不该拿自己的情绪发泄到孩子的身上!

金钟走上前,走到我的面前,抓着我的肩膀,“傻人会有傻福的!”

我错愕地看着他,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可我对他无感,也不想跟他过多的纠缠。

我绕开了他,却发现偌大的城市,我却不知道该往哪里去。家人都是反对我跟周游的婚姻的,所以我结婚这么多年,也很少来往,要让他们知道我们离婚了,不知道又会是什么样!低头,包没带,手机没带,我就这么身无分文地出门了?!

金钟像是看穿了我,指了指不远处我的车,“去哪里?我送你!”

那个家,那个我曾想要留住的家,我着实不想回去了。我唯一想到的是在金钟公司上班的堂妹了。

到了堂妹的家里,堂妹见我的样子有些诧异,我一直不吭声,金钟也是尊重我,当我堂妹问起的时候,他也绝口不提。

堂妹谭晓瑜实在按捺不住了,直接拨了电话给金钟打了过去。

“姐夫,我姐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什么?你们要离婚?……我姐肚子都这么大了,你们要离婚?”她还是知道了真相。

堂妹听到离婚的消息,就对周游破口大骂,“周游,你真是没良心,我姐为了你吃了多少的苦,你现在成大学老师了,你就想把我姐给踹了?”

我上前去抢过堂妹的手机,挂了电话。

堂妹炸开了锅,又开始骂我,“姐,你挂我电话干什么!他们周家人要是没有你现在还在农村里待着呢,我就是要骂他,骂醒他!”

眼眶始终还是没能把眼泪挂住,眼泪又是不争气了起来。

我深吸一口气,拼命想要倒回眼泪,“没用的!他们要离婚,离就好了……”

“不能离!姐,你都三十岁的人了,你还一个大肚子,离婚了你怎么办?他现在成老师了,他啃上铁饭碗了,他就瞧不起你了?他周游凭什么?姐,你告诉我,是不是他那个妹妹?我早就看她不顺眼了,整天穿着半裸装,勾谁呢!”

“晓瑜,别说了!”金钟起身,打断了堂妹的控诉。

我有些感激地看着金钟,他像是在维护我最后的自尊。

“为什么不说,姐,这次你得听我的,不要离婚,凭什么离婚!我现在就去给你讨回公道!”堂妹拉着我往外走。

金钟上来一把抓住了堂妹的胳膊,“你姐现在可是孕妇,她差点流产了,她现在应该好好休息,而不是跟你出去闹!”

堂妹一听,担心地看着我的肚子,“怎么了?他们一家人真的是太欺负人了!”

虽然嘴里还是没放过周家,可她到底是我堂妹,到底还是关心我的身体,急忙是将我推进了房间,让我好好休息。

兴许是太久没有好好休息了,我着床就睡死了。

醒来的时候,家里没有一个人,伸了个懒腰,洗了个澡,发现衣服一样都没有带过来,我一个孕妇,堂妹的衣服是一件都塞不进去。无奈,只能是回去拿衣服。

由于没有带钥匙,敲了半天的门也不见人来开,我有些放弃地扭头,门开了,周游穿着裤衩站在门口,他脸上的胡茬没有剃,像是还没睡醒。一见是我,愣了好久,才是让开了路,“昨天晓瑜给我打电话了……”

“我知道……”我进了屋,我并不想与他多说了。

“晓菲,我真的是没办法……”他跟着我。

我回身就是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什么叫你没办法!我是你老婆,我跟了你那么多年,我是什么样的人你难道不清楚吗?!周游,我白瞎了眼看上了你!”

周游被我扇了一巴掌之后,捂着脸小声念叨,“这一巴掌,是我欠你的!”

我反手又是一巴掌,“你欠我的我打死你你都不够还我!行!你要离婚是不是!我成全你!但是,我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我怎么都不会交给你们家的!”

“我妈说……你一个三十岁的女人带着个孩子不好嫁……”周游弱弱地说道。

我一把推开他,我多想一刀子扎进他的心窝看看他的心到底长什么样,他是不是长了心的!

“你妈说你妈说,你这辈子都听你妈说了!你妈知不知道你跟你妹妹滚床单了!她要知道了,我看她怎么说!”我无比愤怒地吼道,我随手拿起桌上的离婚协议,直接翻到最后一页,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扔到了周游的脸上,“现在你们满意了?!”

愤怒让我失去理智,也是当时的不理智让我后来后悔不已。

周游缓缓起身,捡起离婚协议,“对不起……以后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一定会……”

“行了,别在这里假惺惺的了!我不需要你帮助,我这辈子唯一让你帮了的事情就是帮我怀上了孩子,其他的,你还真没什么本事能帮我!”我气馁地回了房间,拿了衣服就出门了,周游跟了上来说是来送我,我没回头,只是冷冷地重复了金钟的话——“如果在乎一个人,是会无条件站在她这边的!”

第8章 真是歹毒

听到我的话,周游也再也没有跟上来了。

他的不跟上来,让我心里更加不是滋味,那种带点小期盼又绝望的心思让我难受极了,我失败了,彻底得失败了。

提着东西开了车,我并没有再去堂妹晓瑜的家里,家丑不可外扬,我也不想让太多人知道我的近况。可笑的是,我明明被扫地出门了,可我还要出去找个酒店住下,假装自己没事。放下行李之后,我就去了火锅店,刚坐下,晓瑜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堂姐,你在哪里?你是不是回家去了?你可不能就这样回去了!你要让周家人知道你不是那么好欺负的,咱们谭家不是没人!”

我拿着手机到了洗手间,小声跟晓瑜说道,“晓瑜,我的事情你就不要跟我妈讲,她要知道指不定放烟火庆祝呢!”我的话一点儿都不假,当初嫁给周游我妈是最反对的一个,周游是农村户口,家里就几亩地,单是这一点,我妈就是十万个不愿意。

“周游跟你说什么了,你这么快就愿意回去了?姐,我还是得提醒你,你那个小姑子不是省油的灯,你们现在闹成这样,我看八成就是你那个小姑子挑唆的……”晓瑜越说越有劲了。

“好了,回头请你吃饭!”我急急忙忙挂了电话。

深吸一口气,还好是糊弄过去了。

坐在马桶上的我有些有气无力,肚子里的孩子似乎有所动作,我能感觉到里面像是有东西在翻滚,在抗议。我摸着自己的肚子,不停地告诉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要坚强,妈妈不会扔下他的,无论任何情况,我都不会像周游一样抛下他。

仿佛肚子里的孩子听到了我的鼓励,不多时便是消停了下来。

有了孩子这样的举动,我仿佛也同样得到了鼓励,我暗下决心,没了周游,我一样可以过得好,我并不是一无是处一无所有的人,没了跟周游的小家庭,我还有自己的事业。

我重振旗鼓,好好地睡了一觉,第二天一早,我便是重拾了心情去了火锅店。到店的时候只是厨房的人在,见我破天荒这么早来,也都是诧异得不得了。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离婚协议书都签了,周家人居然还这样阴魂不散。

周筱筱的到来让我意外,她已经得到了她想要的,我已经与周游成功离婚了,她居然还要来我店里!她是来炫耀吗?

她一如既往穿得非常少,少到感觉她似乎是在泳池或者是她口中的酒吧卖酒!

妖艳的浓妆更让我嗤之以鼻,我稳如泰山地坐在收银台后,根本就懒得搭理她。

她扭着屁股走过来,趴在收银台前,我脸正对着就是她那胸口的波涛汹涌。

她莞尔一笑,打量着我的火锅店,得意洋洋地说道,“真不明白,你还赖在这里做什么?”

我一头雾水地看着她,难不成她还以为这家火锅店我都没有立足之地吗?

我没有理会她,继续翻着账本。

她更甚,跑进收银台,一把抢过我手里的账本,看着上面的数字,笑颜如花,“真是不错,没想到你这个小店还能挣点钱!”

我拧着眉头站了起来,窝了一肚子火,上去抢我的账本,不曾想她反应迅速,一个转身,我差点摔倒。

扶着收银台,我十分恼怒地瞪着周筱筱,“这里不欢迎你!”

她死死地抱着账本,不以为然,“是这里不欢迎你,你已经跟我哥离婚了,你还呆着我哥的店里做什么!”

果然,她是真把我的一切都当成是周游的了!

这时店里的收银小晴过来了,见势放下包,挡在我的面前直直地盯着周筱筱,“我们老板娘怀着孕呢,您要是吃饭订座的话同我讲,要是没什么其他的事情就请您离开!”

小晴是我店里的收银员,在我店里也是做了有几年的时间了,周筱筱是我小姑子她是知道的,但见到这样的情况第一时间站在我身边,我是很欣慰的!

周筱筱见一个收银员都踩她脑袋顶上了,那是一个叫嚣,对着小晴吼道,“你就是一个打工的,你已经被开除了,这里没你说话的地儿!”

小晴立马慌张地看着我,我伸手抓着小晴的手,在她的手背拍了拍,小晴的表情才算是缓和了。

“哟!这么热闹呀!”门口一个男人的声音,回头望去,金钟叼着烟,手插在兜里笑着走了过来。

“你谁呀你!”周筱筱白了金钟一眼。

金钟扔了烟头,走到我的身边,顺势就将我搂在怀里,笑着看着周筱筱,“这你都看不出来吗?”

周筱筱见金钟的手都搭在我的肩膀上了,指着我的鼻子大声骂道,“好你个谭晓菲,你居然背着我哥勾搭男人!你肚子里肯定不是我哥的骨肉!”

她这一喊,成功地将店里面的其他员工都引来了。

小晴见势,小跑过去将他们喊走。

我则是怒目瞪着金钟,金钟这才是收回了手,伸手直接抓住周筱筱的食指令周筱筱动弹不得,小声提醒道,“我该说你是没家教还是怎么?长兄如父,长嫂辱骂,指着长辈说话,看样子你还真没什么家教!晓菲啊,你可要好好管管你这个小姑子了!”

“谁是她小姑子,她都跟我哥离婚了!”

“哦?离婚了?”金钟回头饶有深意地看着我。

我咬牙,他这个时候出现真不合时宜。

“对!他们离婚了!我只是来让她赶紧从我哥的火锅店里滚蛋的!”周筱筱那是一个得意!

金钟回头,手里的力道似乎加重,周筱筱疼得叫了起来。

金钟则是微微一笑,“我要是你啊,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就收敛一点儿了。你别忘记,你哥是大学老师,你妈没工作,你也游手好闲,要是你哥出点事情……”

“你……你……啊……你要做什么……”周筱筱疼得脑门都出汗了。

“这个告诉你了就不好玩了!”金钟收敛了笑,一脸阴沉地看着周筱筱,“你要是再来火锅店搞事情,我敢保证,周游会不好过!”

我看周筱筱的脸都惨白了,虽对她恨之入骨,可到底我跟金钟的离婚她并不是主要的原因,我还是有些于心不忍,上前;拉住金钟的胳膊,“好了……”

金钟这才是撒手,扭头看着我,“你说好,那就好了。”

小说

被主动入怀的“儿子”牵连绑架,蓝夏的倒霉事一件接一件。

2021-1-3 10:47:19

小说

七年的相伴,原来只不过是利用?

2021-1-3 10:50:3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