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被人骗到游轮上陷害,为逃脱,她求助战少。

她被人骗到游轮上陷害,为逃脱,她求助战少。,自此,她抱上海城最尊贵男人的大腿,狐假虎威。,彻查爷爷死因,打脸渣妹,解开身世之谜……,心一点点沦陷,真相却猝不及防被揭开。,他说,“宋依依,这辈子除非死亡,否则你休想离开我!”
她被人骗到游轮上陷害,为逃脱,她求助战少。

第1章 你要负责

夜深如墨。

停靠在公海的维多利亚号游轮比白日更加热闹,戴着假面的男男女女亲昵调笑,暧昧丛生。

当当当,三声钟响,人群忽然骚乱起来。

以正前方的舞台为中心,兴奋的情绪蔓延开来,侵占着所有人的神经!

一双双因为兴奋而通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走到舞台中央的拍卖师。

“先生们,女士们,梦幻之夜马上开始。今晚您可以抛开一切束缚尽情狂欢……”

随着拍卖师带着蛊惑的话语,大厅的气氛被炒到最热。

宋依依狠掐了一把自己,疼痛让混沌的大脑有片刻的清明。她咬紧牙关,快步往门口走。

许是那些人以为她中了药,没这么快恢复意识,门口并没有人看守,宋依依顺利离开舱室。

走廊灯光幽暗。

她紧紧抓着身上勉强蔽体的白色轻纱低着头一路疾走,她现在只想远离肮脏的一切,哪怕即刻跳海也绝对不会沦落为今晚的拍卖物。

不久前亲生妹妹残忍自私的话还响在耳边。

“如果你像从前一样,把我想要的一切都让给我,我也不会把你带到这儿来。”

“好姐姐,你最疼我了,肯定不会怪我的,对吗?”

说这些话的时候,宋甜儿笑的格外天真无邪。

身为海城数一数二大家族宋家的二小姐,宋甜儿不可能不知道维多利亚号每次的梦幻之夜有多放荡不堪、多淫靡、残忍,又有多少自愿或者被迫的少女在梦幻之夜后被折磨的遍体鳞伤奄奄一息,甚至悲惨的死去!

可她为了一个男人,竟然残忍的把自己送来做拍卖品。

这就是她的好妹妹!

清纯可爱、天真乖巧原来只是她的伪装。

宋依依恨自己瞎了眼,这样狠毒的妹妹,她之前竟然还百般宠爱忍让!

逃,她一定要逃!

隐隐听到身后嘈杂的声音,宋依依咬牙加快了脚步。

咚!

宋依依捂着被撞疼的鼻子,抬头飞快看了眼。

男人很高,因为背着光,所以看不清楚脸。只一双暗沉如墨的眸鹰隼般直勾勾的盯着她,看起来古怪的很。

“抱歉,麻烦让让。”

宋依依说完,对方却没有反应。

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宋依依急的满头大汗,脑袋一阵阵眩晕。

会被抓到的!

“我说,让让!”

真倒霉!

偏偏这边是拐角,除非男人侧身,否则她根本过不去。

眼前人还是毫无反应!

宋依依咬牙,焦躁不已:“能让一让吗?我很着急!”

“在那儿!”

飞快回头看了眼,宋依依低咒了声:“该死!”心想被抓回去肯定再逃不掉了,与其被卖给乱七八糟的人,不如就……

“是你害我被抓的,你要负责!”

宋依依说完,踮起脚尖,双臂环上男人的脖子闭眼吻了上去。

这人怎么跟木头一样,她都吻上去了还没反应?

狐疑一闪而过,宋依依却顾不得那么多。

毫无章法的吻着,因吻技捉急还被牙齿磕到了嘴唇,一丝血腥味在两人口腔里蔓延开。

闭着眼的宋依依没看到男人眼里的波动。

第2章 任何条件都可以

抬眸扫了眼正在靠近的众人,战云天一手托着宋依依的后脑勺加深这个吻,一手紧扣着她的纤腰,让两人的身体紧贴在一起。

“唔……”

强势的侵略让宋依依下意识挣扎,接着嘴唇就被咬了一下。

低哑性感的声音贴着她的耳畔响起:“不是你自己主动投怀送抱的吗?”

是这样没错,可事出紧急,她也是没办法好吗。

宋依依挣扎的更厉害了。

“嘘……”

苏炸了的嗓音让她忍不住抖了一下,全身酥麻。

“追过来了。你想被抓走吗?”

宋依依艰难的扭头看向站定的几个人高马大的打手。

被抓回去铁定很惨!

“帮我。”

求救的看向男人,宋依依知道他绝对有办法帮自己。

男人的脸藏在交错的光影中,虚幻了表情,唯有唇边邪肆的笑格外明显。

“那么,我能得到什么呢?”

“我可以答应你一个条件。”宋依依咬牙,见男人不为所动,只好加重砝码:“任何条件都可以。”

说完,她似乎看到男人眼底一闪而逝的满意。

宋依依忽然有种男人等的就是这句话的感觉。

只是念头闪过的太快,她没抓住。

“成交。”

战云天捏着她的下巴,在微肿的红唇上轻轻吻了一下才不紧不慢的看向来人。

“她,我带走了。”

战云天往前一步走出阴影,在看清楚他的脸时,正要阻拦的打手们集体噤声。

“战……战少!”

是这个男人的名字吗?

宋依依好奇的看向战云天,他的身份肯定不简单,否则维多利亚号上的打手怎么会一副老鼠见猫的表情。

“好看吗?”

“恩?”

宋依依回答完才回过神来,脸顿时涨得通红。

“等回房间让你看个够。”

战云天语气暧昧的说,微微弯腰,轻而易举把失去力气的宋依依打横抱起。她下意识挣扎,男人垂眸,警告的看着她。

“想被带回去?”

宋依依立刻老实了,把脸埋在战云天的怀里。

心里却想着待会儿宋甜儿没有在拍卖会上看到自己,不知道会不会气炸了。

等人走远,噤若寒蝉的打手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怎么办?”

“去找老板啊,怎么办!”

一群人急匆匆离开。

“不回房间吗?”

顶层甲板上的冷风吹的宋依依瑟瑟发抖。

“冷?”

宋依依点头,被冷冽的海风吹着,她感觉自己要冻僵了。

战云天蹙眉,弯腰把宋依依放下来,利落的脱掉自己的西装外套裹着她,又重新把人抱在怀里。

温暖夹杂着陌生的古龙水味儿席卷了宋依依的鼻腔,莫名温暖。

“再等会儿。”

战云天说完没多久,一架直升机由远及近。

“先生。”

林墨从直升机上跳下来,快步走到两人面前。

“辛苦。”

战云天说完,抱着宋依依大步上去。

直升机再次升空,很快就离开了维多利亚号。

与此同时,一群人迅速冲上甲板,却只看到直升机远去的影子。

其中一个拿出对讲机,说道:“老板,战少离开了。”

第3章 我好难受

安全了。

宋依依长长舒了口气,浑身瘫软的坐在昂贵又舒适的真皮沙发上。她长的娇小,蜷缩在偌大的沙发上,莫名带着股脆弱。

对面,战云天双腿交叠,坐姿优雅。

骨节分明的手指握着水晶杯,不同的颜色交相辉映,格外夺目。

这个男人果然不论什么时候都优雅的如同贵族。

宋依依迷迷糊糊的想着,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呼吸正在慢慢变得急促。

“好热啊。”

皱眉脱掉属于战云天的外套,宋依依还是觉得热。

与此同时,身体里像是有一万只蚂蚁在不停地啃噬,痒到了骨子里那种。她不舒服的扭动着身体,红嘴微张,像离开水的鱼那边急促的呼吸。

轻薄白沙覆盖下的肌肤被染上一层粉红色。

身上都是汗水,薄衫被浸透,紧紧地贴着她玲珑的曲线。

战云天眯起眼,享受一般看着对面的美景,眼眸深处幽光潋滟。

真是个美人。

“战……战云天,我为什么这么热?该死,你能想办法让……让你的直升机里面温度降……降低一点吗?”

因为怎么样都没有驱散灼烧的感觉,宋依依的语气变得烦躁。

不满的叫着战云天的名字,抱怨。

真想撕了身上的衣服!

小手胡乱的抓着薄纱,动作间充满了焦躁。

“好难受啊。战云天,我好难受。”

宋依依委屈的皱眉,眼神迷离的看着对面的战云天,希望他能帮自己。

“想让我帮你。”

“帮我。”

宋依依用力点头,她快要被折磨死了。

“那么,希望你醒来不会后悔。”

“后悔?”

宋依依整个神智都是混沌的,反应慢半拍的重复,眉头疑惑的皱着。似乎不明白自己只是让战云天帮忙把周围弄的凉快些,为什么会后悔。

战云天承认他被撩拨了,却不想只做遵从渴望的野兽。

“你被下药了。”

“下药?下什么……”

宋依依不断扭动的身体忽然僵硬,她努力瞪大眼看向战云天,哆哆嗦嗦的问:“你是说……你是说那些人给我下了……下了那种药?”

原来不单单是迷晕她,让她浑身无力,还有能让人发情的药!

“算算时间,你现在应该已经被哪个有钱人买走了。”

所以药效才会在这个时候发挥作用吗?

明白自己这样难受是什么缘故后宋依依竟然忍住了到嘴边的哀求,她紧紧咬牙,双手互相用力攥着,把自己缩成一团。

战云天意外挑眉。

这是……不需要他帮忙了?

真有趣。

现在的宋依依坚韧无比,浑身透出哪怕难受的要死也绝对不妥协的倔强。

她感谢战云天救了自己,却绝对不会在这种时候奉上自己的身体。

“唔……”

可是真的好难受啊。

宋依依痛苦的皱眉,她无力抵抗体内一波波的空虚跟灼热。担心自己会屈服,只能死命的咬着牙,到最后甚至故意狠狠的咬自己的嘴唇、舌尖……

总之,她绝对不会成为药物的俘虏。

短短十分钟,宋依依浑身已经如水洗一般。

看得出来她的神智在崩溃,可依旧死撑着不愿意妥协。

第4章 舌尖也疼

战云天的眼神由最初的兴味变成欣赏。

以维多利亚号幕后老板的为人,所有拍卖物被下的药都是药效特别强的。哪怕是强悍倔强的男人最终也会屈服,可宋依依这样一个看似柔弱的女人居然一直撑到现在。

蹙眉看着她被咬的满是斑驳伤口甚至不停流血的嘴唇,战云天想到了亲吻时的柔软。

“林墨,拿针剂过来。”

“先生。”

如同鬼魅般的头号保镖林墨先生在战云天说完不到一分钟后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的身后,双手递上一个不起眼的针剂。

以战云天的身份,虽然不敢有人给他下药,可防人之心不可无。

所以像这样专门针对催情药的针剂他身边时刻常备着,只是没想到第一次用竟然是为了当年那个善良又倔强的小女孩儿。

宋依依,没想到长大后的你更让我欣赏了。

站起身,战云天走到宋依依面前,半跪下。

“你要……做什么?”

宋依依被药性折磨的几乎撑不下去,却在战云天靠近时依旧下意识戒备着。

“如果我真的想对你做什么,你以为自己反抗的了吗?”

战云天似笑非笑的看着宋依依,虽然他态度恶劣,但宋依依却奇异般的平静下来。

“那是……什么?”

“解药。”

战云天说完,利落的抓过宋依依的手臂。

白嫩的肌肤上遍布着深浅的掐痕,已经泛青,有些地方还露出斑斑血迹。

“真是惨不忍睹。”

嘴上嘲讽着,战云天的眼底却闪过一丝疼惜。

针尖扎进静脉,透明的药剂被推进去。

“乖乖闭上眼,睡一觉就好了。”

战云天的声音仿佛带着某种魔力,宋依依的意识渐渐变得模糊。鸦羽般的睫毛脆弱的眨了几下,渐渐静止。

抓过旁边的外套盖在宋依依的身上,战云天站起来转身看向林墨。

“速度再快点。”

“是先生。”

林墨转身离开。

一天后。

宋依依睁开眼,有些茫然的看着天花板。

她这是……在哪儿?

一瞬间,记忆如同潮水一般一股脑的涌进脑海。

宋依依惨白着脸,猛的低头检查自己的身体。

幸好除了被自己弄出来的掐痕外,一切正常。看来战云天还算是个正人君子,没有趁人之危。

不过,这是哪儿?

宋依依好奇的掀开被子下床,刚走了一步就腿软的跌倒在地。

“嘶。”

嘴唇疼,舌尖也疼。

咕噜噜。

“好饿。”

宋依依愁眉苦脸的捂着肚子,正在想要不要坚持挪出去找点东西吃就听到了清脆的敲门声。

然后她还来不及应答,门就被推开。

映入眼帘的是一双西装裤包裹下的大长腿。

顺着双腿往上,宋依依清楚无比的看到了战云天眼底的嘲讽。

“怎么,你喜欢坐地上吗?”

宋依依的脸腾地红了,讪讪的摸了摸鼻子,嘟囔:“怎么可能,我又不是白痴。”

“不是白痴是什么。”战云天冷嗤:“连自己的妹妹是什么货色都看不出来,被耍的团团转,还差点被卖掉。”

这人说话能不能不要那么毒舌。

第5章 我会自己报仇的

“对啊,不是白痴是什么。”

宋依依垂下头,自嘲的笑笑。

看到她这幅样子,战云天顿时有些恨铁不成钢,道:“怎么,面对我的时候不是很有气势很倔强吗?还是说,你惦念着虚伪丑陋的亲情,甘愿被骗?”

虚伪丑陋的亲情?

这男人是被自己的亲人给狠狠伤过吗,竟然这么说。

比起来,自己这点磨难根本不算什么吧。

“亲情?不会了,已经没有了。”

宋依依摇头,她把那些人当至亲,可他们却永远只能看到宋甜儿。

无论她做什么都是对的,而自己哪怕受伤也得不到丝毫的安慰。

恐怕就连这次的事情被家里人知道,他们也会认定是自己的错,谁让她没有如宋甜儿所愿,把顾锦承让给她呢。

“我给你机会报仇怎么样?”

宋依依猛地抬头看向双手抱臂的战云天,他的神情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

这男人绝对有能力碾死宋家,甚至只是透露一丁点意思就有大把的人愿意为他去对付宋家。

“谢谢你。”

宋依依展颜,她是真的感谢他。

这是同意他的提议了吗?

战云天想着,却又听宋依依说:“不过不用了,我会自己报仇的。”

不管怎么说她都是宋家的女儿,虽然她对宋家人全都死了心,可他们毕竟养育了自己。所以,她会用自己的方法去解决一切。

“随便你。”

竟敢拒绝他的提议。

战云天黑着脸,跟谁欠了他几亿似得。

宋依依有些无措,他这是在生气吗?就因为自己拒绝了他的帮助?

“我……”

宋依依下意识想开口解释却被战云天打断。

“还想坐在地上到什么时候?”

不愿意让他帮忙就算了,正好也让他看看宋依依会怎么做。

“那个,战少您能帮我一把吗?”

她身上没力气,站不起来。

“不叫我战云天了?”

“呃……”

宋依依一下子想到之前自己被药效折磨的时候竟敢胆大包天的直呼战云天的名字,还叫了好几次,顿时有些怂。

她的眼神乱飘,颇为不自在的看着别处。

战云天眼底有笑意一闪而逝。

他大步上前,干脆利落的把宋依依打横抱起来,转身往外走。

“我……”

“闭嘴!”

好吧,你是老大。

等走出房间宋依依才知道他们竟然是在一艘游轮上,一路走来一个人影都没看到,她猜这应该是战云天的私人游轮。

战云天一直把宋依依抱到了甲板上。

天空湛蓝,海风袅袅。

白色的圆桌上面摆着丰盛的食物,相对的两把椅子被放在遮阳伞下面。

宋依依被放在其中一把椅子上。

诱人的香味儿扑鼻而来,她的肚子咕噜噜叫的更厉害了。

“啊!”

不好意思的惊呼了声,宋依依窘迫的捂着肚子,讪讪的笑说:“那个,我昨天就没吃东西,所以……”

好在战云天没有笑她。

对面的男人垂首,额前有一缕没有固定好的发丝垂落下来,让战云天平添了几分狂野。骨节分明的手娴熟优雅的操控着餐刀,很快就把一份牛排切成大小相等的小块。

第6章 我已经是锦承的人了

切好的牛排被放在宋依依面前。

“谢谢。”

宋依依顿时受宠若惊。

没想到看起来酷帅狂霸拽的战云天竟然这么体贴,真看不出来啊,她还以为他只会毒舌呢。

吃饱喝足,享受着拂面的海风,宋依依的心情立刻好了许多。

“我还有事要处理,游轮会把你送回去。”

“你要走?”

宋依依惊讶的看向战云天。

“舍不得吗?”

“咳,战少慢走,战少再见。”

战云天眸光深深的看着宋依依,会再见的。

他这次回国,可不就是为了她么。

当天战云天就坐上直升机离开,而属于他的私人豪华游轮就暂时成了宋依依的。

四天后。

游轮缓缓驶入海港,宋依依站在甲板上眺望着眼前熟悉的城市。

不知道宋家现在怎么样了。

“宋小姐,可以走了。”

“麻烦了。”

宋依依收回思绪,转身看向林墨,笑着跟他道谢。

码头停着送她的车子。

“这是我的电话。在先生没回来之前,宋小姐无论有任何事都可以打电话找我。”

林墨双手奉上自己的名片。

“谢谢。”

宋依依也没矫情,她有预感,自己跟战云天的交集以后肯定不会少。

坐在车子里,扭头看向外面不断后退的街景,宋依依的心情不由忐忑起来。

她要怎么跟顾锦承解释这段时间的失联。

算起来,她也才刚接受顾锦承的追求不到一周。说爱他爱到铭心刻骨那是不可能的,可就算是只有好感,他们毕竟已经是男女朋友了。

等等,她是不是还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宋依依猛的皱眉,绞尽脑汁的想着,好一会儿才想起来在跟宋甜儿登上维多利亚号之前她答应过顾锦承要陪他过生日的。

“大叔,今天几号?”

“四月十六号。”

顾锦承的生日是昨天!

咬着唇,宋依依满心无奈的叹了口气。

等回家了她会立刻给顾锦承打电话解释的,希望他不要太生气。

一个小时后。

“谢谢你大叔,再见。”

宋依依笑着目送司机大叔驱车离开后才转身看向面前富丽堂皇的别墅。

想到要面对的一切,她不由握了握拳。

“宋依依,加油!”

深吸一口气,宋依依输入密码开门进去。

在花园里忙碌的佣人都像是没看到宋依依,即使从她面前走过也从未停下打招呼。

显然他们根本就不把她这个大小姐放在眼里。

上行下效。

如果不是父母根本不重视自己,不把自己当他们的女儿,家里的佣人又怎么敢无视她的存在。

可笑从前的自己竟然一无所觉。

宋依依自嘲的笑笑,挺直了脊背,带着自己的倔强和骄傲大步走向客厅。

“爹地妈咪,你们就答应了吧,锦承他是真心要娶我的。”

刚走进客厅就听到宋甜儿甜腻腻的撒娇声音,重点是她的话!

她只是失联了几天,口口声声说爱自己的顾锦承竟然就跟宋甜儿在一起了,还要娶她?

对面的宋父宋母板着脸,显然不怎么想让他们的宝贝女儿就这么嫁了。

宋甜儿见状,在心里咬牙,脸上却满是娇羞,低声说:“我已经是锦承的人了,这辈子我就认定锦承。除了他,我是不会嫁给任何人的。”

第7章 酒后乱性

“甜儿要跟顾先生结婚?真是恭喜啊。”

听到宋依依的声音,沙发上的人齐刷刷看过去,表情不一。

“这是怎么了,都看着我做什么。”

宋依依好笑的看着众人,目光扫过顾锦承,瞥见他僵直着的样子只以为他是被自己撞见出轨不忠现场所以心虚并没有多想。

她大步走过去,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宋甜儿。

“说来也巧,从小到大但凡我喜欢的甜儿居然也喜欢呢。不管多重要的东西,只要甜儿开口说要,我都会送给你,谁让你是我亲妹妹呢。”

这话虽然听起来亲昵,可实际却影射了宋甜儿的霸道跟骄纵。

这还不够。

宋依依接着说:“虽然那些东西被甜儿你拿到手之后总是很快就丢掉,不过我想对锦承你应该不会。毕竟我刚才可听到了,你说这辈子非锦承不嫁了。姐姐可真欣慰,你终于有了真心以待的人。”

宋甜儿怨毒的盯着宋依依,在心里用嘴恶毒的话骂了她无数遍。

可顾锦承在,她只能生生忍着。

“姐姐你误会我了,我没有抢你东西的意思。我们是亲姐妹不是吗?从小到大关系又那么好,会喜欢上同样的东西很正常。而且那些都是姐姐你亲手送给我的,还说……还说你已经不喜欢了。”

“好妹妹,我什么时候说你抢我东西了。”

宋依依笑着眨眨眼,一脸无辜。

贱人!

宋甜儿恨得要死,如果不是顾锦承在,她肯定撕了宋依依的嘴。

身边人从宋依依出现后就一直僵硬的身体更让宋甜儿嫉妒,眼珠一转就有了主意。

无辜的咬着唇,宋甜儿委屈不已的说:“姐姐,我真的没想过要跟你抢锦承。这一切都是一场意外,如果不是你……不是你昨晚放了锦承的鸽子,锦承也不会难过的借酒浇愁。我只是……只是看到锦承难过的样子忍不住安慰他,陪他喝了点酒,可没想到……没想到……”

“没想到你们竟然酒后乱性,对吗?”

宋甜儿还在支支吾吾说不出口,宋依依就已经替她说了。

“对不起姐姐,真的对不起。我跟锦承都不是故意的,锦承是太失望太难过了,而我酒量太差,根本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宋甜儿的意思就是:说来说去都是你的错,如果不是你先放了顾锦承的鸽子,他们俩也不会阴差阳错的滚床单。

这可真是够无耻的。

宋依依在心里冷笑,嘲讽的看着还在装无辜的宋甜儿。

“反正你们也睡过了,我宋依依更没有接手二手货的兴趣,干脆成全你们好了。”

听到宋依依的话,一直沉默的顾锦承猛地抬头。

温文尔雅的脸上满是愧疚痛苦甚至还有埋怨。

呵,这幅表情是要表达什么。

宋甜儿在心里暗恨顾锦承的反应,脸上却一副圣母小天使的模样:“锦承,你别生气,姐姐她只是太生气了才会口不择言说你是……是二手货。都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姐姐,也对不起你。”

第8章 我已经是你的人了

啧,这一脸小白花的样子可真是令人作呕。

宋依依嫌弃的拧眉,转身看向一脸不悦盯着自己的宋父宋母,说:“爸妈,你们还是赶紧准备甜儿的婚礼吧。不然万一甜儿有了身孕,到时候传出什么未婚先孕的风声可就不好了。”

“你这死丫头,就不能说点好听的话吗?你是不是盼着你妹妹出事?如果不是你有错在先,甜儿跟锦承怎么会在一起。”

宋母张慈瞪着宋依依,眼底满是厌恶跟恼恨。

呵,这就是她的亲生母亲。

明知道自己跟顾锦承是一对,却在小女儿光明正大的挽着自己的男朋友说要嫁给他的时候一句训斥也没有,反而把错都推到自己的头上。

这心啊,可真是偏到南天门去了。

宋依依自嘲的笑,脊背却挺得笔直。

“难道我男朋友被自己的亲妹妹给抢走,我还不能生气吗?是,我是失约在先,可宋甜儿是我拽到顾锦承面前的吗?既然知道顾锦承是我男朋友,她就该避嫌,离的远远地,而不是巴巴的凑上去!”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是说你妹妹不知廉耻吗?”

张慈猛地站起来,恼火的瞪着宋依依,扬手扇了她一巴掌。

“依依!”

那边的顾锦承想站起来冲过去,却被宋甜儿死死的拽住手臂。

低声说:“锦承,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你不能……”

满身的气势陡然散去,顾锦承颓废的跌坐回去,眼神痛苦的看着宋依依倔强的身影。

嫉妒的咬着牙,宋甜儿发誓以后绝对要让宋依依好看。

眼角余光看到顾锦承的反应,一抹狐疑在宋依依心底闪过。

看起来顾锦承倒不像是朝三暮四的人,难道昨晚的一切另有隐情?

这个念头一闪而逝,宋依依来不及深想就又听张慈说:“甜儿跟锦承就快要结婚了,你最好把那些不该有的心思都收一收。别到时候传出我宋家大小姐不要脸勾搭自己妹夫的丑闻,给宋家抹黑。”

语气尖酸刻薄,好像宋依依才是介入别人感情的第三者。

她是真的意识到自己在父母眼里根本丝毫位置都没有,甚至是厌恶的存在。

宋依依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亲生父母会这样对她。

不过这都不重要了,偌大的宋家,对她最好的、唯一的亲人是已经去世的爷爷。

“放心,我宋依依没那么下贱。”

拂开垂落到脸侧的乌发,宋依依转头看向宋甜儿跟顾锦承。

“希望你们能恩爱到白头。”

明明是祝福,却怎么听都不怀好意。

宋依依唇边绽放一抹绝美的笑,然后转身离开,如同骄傲优雅的白天鹅。

本来她还想跟宋甜儿当面对质,把维多利亚号上的事情说出来,看宋父宋母究竟会不会惩罚宋甜儿。可现在已经没必要了,答案很明显不是吗?

虽然心底最后一丝对亲情的侥幸没了,宋依依却没打算离开宋家。

很多事情她还没弄清楚。

包括曾经怀疑过的爷爷的死,以及宋父宋母对自己这个亲生女儿如此厌恶的原因等等。

更何况她留在宋家还能继续恶心宋甜儿,给她添堵,何乐不为。

小说

被迫当上姐姐的替身

2021-1-3 10:42:42

小说

每一个人都会遇见那个不可代替的那个人。

2021-1-3 10:45:5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