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亿,做我太太。”男人淡淡勾着唇角。

苏向晚穷途末路时,他像天神一般空降!“五亿,做我太太。”男人淡淡勾着唇角。“路哥哥,不用这么麻烦,我很乖的,会随叫随到哦!”苏向晚娇笑着,心里却在发抖。“你想清楚,拒绝了我,下一次,可就没有这么容易了。”从此,她落入了一场周而复始的劫难……
苏向晚穷途末路时,他像天神一般空降!“五亿,做我太太。”男人淡淡勾着唇角。

第1章 是我甩了你!

苏向晚慵懒地靠在吧台前,淡淡地看着坐在不远处地一男一女。

此时,女人正坐在男人的腿上,两人亲密地拥吻着。

“岑枫,你前女友来了!”

不知道是谁朝岑枫喊了一句,他回头一看,站在他身后的正是女朋友苏向晚。

女孩儿一身荷叶袖纯白连衣裙,简单的马尾,明亮有神的眼睛,虽然没有浓妆艳抹,却散发出逼人的青春气息。

场面有些尴尬,在这样的公共场所,等着看热闹的人可不少。

“向晚,你怎么来了?”岑枫干干地笑着。

呵……苏家才刚刚出事没多久,她的男朋友岑枫已经搭上另外的女人了,看样子,两个人早已经滚过床单了,还真是讽刺。

“不是你叫我来的吗?”苏向晚故作疑问,心里却已经了然。

看来,今晚这个局,是专门为她设的。

岑枫看了一眼杨晨晨,有些无奈地道:“向晚,既然你全都知道了,我就直说吧,我们分手!”

“好呀!不过,这句分手呢,得我来说!”苏向晚浅笑。

“像你这样连自己下面都管不住的男人,我真的还得多谢你成全我呢!”

“向晚,”岑枫一脸无辜地道,“咱们也谈了半年了,碰一下手你都要脸红半天,别的就更别说了……你真的觉得自己挺清纯的是吧?你装得太过只会让人觉得索然无味!”

“所以呢?你就跟她滚到一起了是吗?原来在你们男人眼中,女人的清纯都是装出来的啊!”苏向晚实在觉得好笑!

岑枫一时语塞。

“枫,你出去等我,我来跟她说就好。”杨晨晨温柔地说着,不忘在岑枫的脸上亲了一下。岑枫点头,转身向门口走去。

杨晨晨背对着岑枫,脸上已经没了刚刚谄媚的笑容。

她冷冷地推了苏向晚的肩膀一把。

“别给脸不要脸!不妨告诉你,我跟岑枫已经在一起两个月了,我能给他的你给不了!”

苏向晚突然就笑了。

酒吧的的灯光打在她微笑的脸上,像一只迷人的小狐狸。

她嘴角一勾,不屑地道:“叫我来酒吧的那条短信,是你拿岑枫的手机偷偷发我的吧?你还真是煞费苦心啊。不过你再宝贝他,他也只是我扔掉的垃圾罢了!而你,充其量就是个捡破烂儿的。”

望着眼前的苏向晚,杨晨晨简直恨得牙痒痒。

面前这个小女孩,长得是整个云城都公认的美。她是苏家的小姐,出身高贵,可如今她家已经面临破产的局面了!居然还这么张扬自信!

杨晨晨忍不住心底的怒火,出口讥笑。

“苏向晚,你以为你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吗?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贱人!落魄的小贱人!”

说着,杨晨晨整整一杯红酒泼在了苏向晚的脸上!

在她们楼上的正上方,一个衣着贵气,周身散发着强大气场的男人颇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

他头上的帽檐压得很低,手中捏着半杯酒,鹰目紧盯着楼下的情形,淡淡启齿:“那是苏家的小女儿?”

“是。”

“去帮她。”男人的鹰目闪过一丝寒意,唇却勾起一个弧度。

他路丞勋看上的女人,容不得别人欺负。

第2章 需要我为你做些什么呢?

苏向晚本以为今天要悲催了,可突然,身边来了两个像天兵天将一样的保镖,不光护着她,还替她解了围。

之后,还在云里雾里的她就被带到了这间至尊包厢。

一进门,苏向晚就感觉到了一种很强烈的压迫感——那是这间包厢的主人独有的气场。

男人就坐在烟雾缭绕的角落里抽烟,苏向晚看不清他的长相。

此时她的头发还没有干,白色的连衣裙前襟上沾满了红酒留下的痕迹,实在不能再狼狈了。

肯在这种时候出手相救,又让手下把她带到这样设备齐全的私人包厢来……

苏向晚虽然清纯但不傻,这意图已经十分明确了。

她现在真的想拔腿就跑呀,可想到这个男人可能帮到她,这样的机会她不试试的话实在有些不甘心。

“大哥哥,谢谢你救了我,作为报答,需要我为你做些什么呢?”

苏向晚藏着小心思,鼓足了勇气朝男人走近,看到茶几上放着的帽子,她一惊。

那个特别的logo她是认识的!

放眼整个云城,恐怕只有路丞勋才会随身携带着这种帽子!

抬眼一看,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男人额角齐法线处那道深深的疤痕,不禁微怔。

她猜的果然没错,是路丞勋!

“去洗个澡!”路丞勋淡淡地道,声音浑厚中带着几分沙哑的性感。

“在陌生的地方洗澡,我并不是很习惯呢。”苏向晚撒娇似的说着。

“家中败落,前男友霹腿,又被小三泼了一脸的酒,我以为很多事你该学着习惯了。”路丞勋眯眼,望着眼前带着些许小倔强的女孩儿,唇角的弧度又深了几分。

“我懂了。”苏向晚深深吸了口气,“有酒吗?”

男人抬手,示意她随意。

于是,苏向晚拿起了茶几上的半瓶酒,便往自己口中灌。

路丞勋耐心地等着她,看着她脸颊渐渐染上微醺的粉红,不语。

“唔……酒真是个好东西。”苏向晚将空酒瓶丢在一边,头晕晕的还有点儿热,她顺势投入了路丞勋怀里,“大哥哥,你这么帮我,是想泡我吧?”

“喝点儿酒就撒酒疯?”路丞勋蹙眉,感觉怀里女人软作一团,没什么分量,他并没有什么嫌恶感,便没有推开她。

“少来!”酒壮怂人胆,苏向晚伸手便推了路丞勋的脸一把,“天下乌鸦一般黑,你们这些男人的脑子里,不都是在想那种……那种不健康的东西吗?”

“怎么就不健康了?说来听听!”路丞勋玩味地看着怀中的小醉猫,难得的有耐心。

“嗯……就是想要跟我……”苏向晚脑子打结,看着眼前的男人一个劲儿的打转,“你好讨厌!转什么转,要做就做啊,反正,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说着,苏向晚就笑了起来:“我知道你是谁,我也知道,你心里有喜欢的姑娘。但我还是想求你帮帮我,我会乖乖地听你的话,今天的事情,我一定谁都不说!好不好?”

路丞勋挑眉,眼看着眼前的小女人结开了自己连衣裙的拉链,肩头拉下,露出如凝脂般白皙的肩膀,冷冷地道:“你干什么?”

第3章 你们男人真虚伪

“大哥哥,这不是你想要的吗?”说着,苏向晚伸出藕臂紧紧缠住男人的脖颈,不得要领地啃咬上了男人的脖子。

路丞勋只觉得这小小的一团像是发了疯一样,于是毫不怜惜一把推开了她!

他冷冷地道:“身为苏家的小姐连最起码的矜持都不懂?”

“唔……你不是想要我吗?给你了你又不要,你们男人真虚伪。”苏向晚委屈地有点儿想哭,一直以来压抑着的情绪好像在这一刻全部爆发了出来。

她真没用,什么都做不好,这点儿忙都帮不上。

“苏向晚,没有了苏家的权势,你就只剩下这样靠脱衣服取悦男人了吗?你的骄傲呢?”路丞勋胸口起伏,被这个小女人好像气得不轻,但又好像是有些失控,毕竟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面对如此一副软玉,他会生理反应。

“不然,你帮我是为了什么?要我做什么呢?”苏向晚吸了吸鼻子,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总不会是找我来看雪看月亮聊天吧?”

“我要你做我的太太。”

闻言,苏向晚狠狠地怔住。

“你需要钱,我可以给你,五亿,可以挽救你苏氏集团一半的股权。好好考虑,比起脱衣服卖力表演取悦男人,哪个更容易。”路丞勋淡淡勾唇,他相信眼前这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会同意,毕竟,这诱惑足够大。

“可是我们并没有感情呀,况且,传闻你这么多年都在等你的女神嫁给你,娶了我岂不是前功尽弃了吗?我真的可以乖乖的做你的小宠物,一定不会给你惹麻烦,只要你肯帮我,好不好嘛?”苏向晚握着男人的胳膊,诚恳地请求着他。

“既然是传闻,可信度就不高。小丫头,我看上你了,嫁给我。”路丞勋勾起苏向晚的下颌,凑近她的唇。

男性气息突然逼近,苏向晚连忙努力摇了摇头:“不可以。”

“嫁给我很委屈?”男人蹙眉,脸色顿变。

“委屈呀,不能再委屈了呢!”苏向晚垂眸,“大哥哥,谢谢你今天帮了我,豆腐你也吃到了,我们两清了。”

说着,苏向晚起身,摇摇晃晃地想要逃。

突然,她的腰肢被男人的劲臂勾住了,耳畔传来冷冷的话语:“我不喜欢被拒绝。你想好,等你下一次来求我的时候,我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有耐心,小丫头。”

“唔……我只接受做你的情人,或者炮友也可以呀,呵呵,但我一定不会做你的太太。”她才不想一辈子都活在路丞勋心里那个女人的阴影里!不想像她堂姐一样,挣扎了这么久,最终还是输得一败涂地。

“呵……随你。”路丞勋勾起了危险的笑意,瞥了一眼桌上的帽子,随手抄了起来,戴在头上。

这个小女人,有点儿不识抬举呢!

“谢谢你,再见。”说完,苏向晚逃也似的跌跌撞撞地出了门。

很快的,路丞勋的贴身特助高登便走了进来,恭敬问道:“您有什么吩咐?”

“放话出去,苏向晚是我的,谁也不许借钱给她。”路丞勋的声音低沉而阴郁,充斥着整个包厢。

“是!”

第4章 那你信不信我现在就亲你?

第二天酒醒时分,当苏向晚的头还在剧烈的疼痛之中时,她收到了几条原本答应借钱给她的朋友发来的致歉短信,如此一来她连垫付爷爷住院的费用都付不起了。

堂姐苏倾暖打来电话的时候,苏向晚正盯着手机屏幕发呆,看到来电显示,她的眉心蹙了蹙,做了几个深呼吸,故作轻松地接起了电话。

“姐,好早哦!”

本以为等待她的会是一通数落,却没想到苏倾暖很是焦急地道:“晚晚,你可算接电话了,莫北宸来了,他点名要你,要么,你赶紧出去避一避风头?”

苏向晚心头“咯噔”一下,她可能是上辈子欠了莫北宸的,以至于这辈子被他恩将仇报无休止的纠缠她,这个时候他出现在云城,自然是来落井下石趁火打劫的。

于是,苏向晚立刻换了一身低调的衣服,随便带了几件行李便去了机场,才刚进机场大门,苏倾暖的电话又来了。

“晚晚,你到机场了吗?我刚刚得知了消息莫北宸就在机场。”

与此同时,苏向晚已经看到了迎面走来的男人,他戴着墨镜,唇边噙着坏笑,身后跟着一众保镖,那架势让她心里顿时叫苦不迭,怎么会这么巧?

“来不及了姐,他已经看到我了……”

“啊?”

苏向晚把手机挂断装好,只觉得一阵强烈的低气压迎面而来,越来越近,让她忍不住想后退。

不等她作出反应,对方已经走到了她的跟前,长臂一伸,就将她扣进了怀里:“宝贝,你让我好找啊,这么久了,一直躲着我,你知道我有多想你么?”

苏向晚嬉笑道:“莫叔叔,你可真会说笑?该说的我不是都跟你说清楚了嘛?你还想我怎样拒绝你才开心呢?”

莫北宸明明只比她大几岁而已,却很荣幸的长了辈分,不过,这个小妮子叫他什么,他都喜欢听,就是喜欢她。

“怎么?是不是后悔当初救我了?现在也不至于被我缠着一生一世?”莫北宸勾唇,这个小妮子,让他好生想念!

苏向晚被缠得无路可退,他应该是刚刚喝了酒,嘴里还带着浓浓的酒气,苏向晚想,这个时候她绝对不能跟莫北宸走,否则,那就是羊入虎口,说不定随便在一台车里就能办了她。

“宝贝,你穿这么少还不到我怀里来暖和暖和?”莫北宸说着,脸就已经凑了过来。

苏向晚手疾眼快,连忙用手堵住了他的嘴,慌乱之余,她警告地道:“莫北宸,你信不信我现在就给你老婆打电话让她来收了你这妖孽?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讨厌?”

“那你信不信我现在就亲你?”莫北宸根本不理睬苏向晚的反抗,依旧向前靠近着她。

苏向晚突然灵机一动,凑上前去,照着莫北宸的肩膀狠狠的咬了一口,她有多么讨厌莫北宸,这一口她咬的就有多用力,随后,她推开了他,转身就跑。

莫北宸吃痛之余发现自己怀中软玉已空,一边揉着肩膀一边喊道:“还愣着干嘛?都给我追!”

“是!”两个保镖立刻朝苏向晚消失的方向追去……

第5章 对不起,麻烦让我躲一下

苏向晚拼命的跑,感觉到身后脚步嘈杂,对方越发逼近自己,她连忙躲进了电梯,在追兵跑上前来的前一刻,电梯门险些没关住,电梯徐徐下降,最终来到了停车场。

她随便拉开了一辆车子的车门,“对不起,麻烦让我躲一下,谢谢!”说着,苏向晚便钻了进了,顺势将里面坐着的男人压在车子后座上,给他比了一个“嘘”的手势,继而愣住了,男人的帽檐低低地遮着眼睛,又印着特别logo的,放眼整个云城除了路丞勋还有谁?

突然,车子启动,随着车身的晃动,苏向晚的唇不偏不倚地压在了男人的唇上,让她的心顿时“砰砰”跳了起来,可是说时迟那时快,想要躲开已经来不及了。

“唔……唔……”该死的,这个男人竟然将计就计朝她嘴里伸了舌,苏向晚瞪大了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

司机似乎觉察到了不对立刻踩下了刹车,车子又是一下晃动,苏向晚连忙趁势推开了正津津有味吃她豆腐的男人,坐起身来道:“路……路丞勋,你……”

“酒醒了?”男人淡淡地看着她,做了一个很潇洒抹嘴的动嘴,“很甜。”

呜……她的初吻……

司机听到车子后面的谈话声,偷偷从后视镜看了一眼情形,刚刚好像是这个陌生的女人强吻了他们家的boss,最玄幻的就是,他家boss不但没有生气,看起来较刚刚心情还大好的样子。

就在这时,苏向晚从车窗瞄到外面莫北宸两个保镖的身影,连忙趴倒在路丞勋的腿上,用小可怜似的祈求的眼神向路丞勋求救。

只见男人勾唇,淡淡启齿:“求我。”

“求求你……”

“叫路哥哥。”路丞勋玩心大起,继续咄咄逼人。

“路哥哥,好哥哥,呜……”苏向晚都快哭出来了。

这时,莫北宸其中一个保镖走了过来,敲了敲司机的玻璃,司机把车窗降下,那保镖立刻蛮横地道:“我看到那个女人跑到你车上了,把她交出来。”说着便朝里面张望。

然而,当他对上了路丞勋的冷目时,顿时愣在了那里,虽然他们都是跟着莫北宸从它城过来的,但路丞勋这样响当当的人物,他们自然是见过的。

只见路丞勋冷冷地吐出一个字:“滚!”

“路总,小的不知道这是您的车,打搅了,打搅了,我这就滚!”说着,保镖立刻落荒而逃,太恐怖了,他从来没见过这么恐怖的眼神,简直快要吓尿了。

苏向晚趴在路丞勋的腿上,待外面恢复了平静之后,她才慢慢的一点点小心翼翼地起身,直到她确定那两个倒霉孩子已经离开了车子附近,她才放松了警惕。

可是与此同时,她再次陷入了新的恐慌之中,因为此时,车上的男人正用玩味的眼神望着她,那眼神,怎么说呢,就好像野兽盯着猎物一样,让她的心跳比刚刚还要猛烈。

“你……你想怎样?”苏向晚怯怯地道。

“你这幅表情,好像吃了很大的亏,或者,你可以亲回去。”男人唇边的笑意渐深。

第6章 还不考虑我的建议?

苏向晚心里一阵萎靡,好像顿时失去了生活的勇气。

才刚刚逃过了一只银魔的纠缠,就又掉到了另外一只野兽的嘴边!

帽檐下男人的脸距离她的只有几公分,那该死的帅气逼人,把她都给看愣了。

“路哥哥,刚刚是我嘴误,冒犯了你,您大人不记小女子过,放过我这弱不惊风的小女子吧,好吗?”

苏向晚咬了咬唇,弱弱地补了一句,“求你了……”

男人的眼底闪过一丝不着痕迹的宠溺,本来他今天的心情并不是很爽,不过看到这个小丫头之后,烦心事好像顿时烟消云散了。

路丞勋从来不会怀疑自己做的任何决定,这一次同样。

见路丞勋看着她不说话,苏向晚的心更是慌的不成样子,干脆把心一横。

她怯怯的伸手捏了捏路丞勋的衣袖,试探道:“要么我请你吃饭吧路哥哥?”

“会做饭么?”路丞勋突然问道。

“会一点点吧。”苏向晚笑得蛮自信的。

“好。老吴,回景山别墅。”

不等苏向晚反应过来,司机已经再次启动了车子,朝景山别墅驶去……

突然被一个几乎陌生的男人带到了他的住处,其实,苏向晚的心里还是上下打鼓。

路丞勋的住所比起他在会所里的那间至尊包厢显得低调了很多。

一进门,苏向晚立刻就钻进了厨房忙碌了起来。

吴管家一直等在旁边,得到路丞勋的示意才放心交出了厨房离开了。

自从路丞勋从国外回来住进景山别墅,吴管家就一直跟着他,没见过除宋小姐以外的女人被允许进入这里。

看来这位小姐真的很特别!

苏向晚正低头切菜,感觉到身后有人,猛然回头,刚好看到褪去衣帽的路丞勋倚在厨房的门口,于是朝他笑了笑:“很快就好了哦。”

“不急。”路丞勋淡淡地问道:“莫北宸的人为什么会追你?”

苏向晚正在切菜的手一顿,眨了眨眼睛,故作轻松地道:“找我讨债咯!”

“看来你很清楚,被他们逮回去的后果。”

莫北宸朝她走近,看到苏向晚的脊背明显一僵,唇勾了勾,本来不想碰她,如此一来,他的手臂不由地就环住了她的腰肢。

“路……”

“还不考虑我的建议?”男人的声音蛊惑地在耳后响着,“又或者,你喜欢跟莫北宸玩你追我赶欲擒故纵的游戏?”

“不!”苏向晚攥拳,身子竟然微微地有些颤抖了起来,“我从来都没有招惹过莫北宸,更不会对他欲擒故纵。”

“嗯?”

“路哥哥,你人真的挺好的,两次替我解围,还纵容我贸然占了你的便宜,呵呵。”

说着,苏向晚干干地笑了起来,明明吃亏的是她好吗?她的初吻呐……

男人不语,很有耐心地等着她表态。

“倘若你需要女人,我是愿意的,真的。”但是,做路太太,她不愿意。

而就在这时,一个轻柔的女声在厨房外响起:“丞勋你在啊!”

听到这个声音,苏向晚刚刚含笑的目光不禁沉了沉,是宋允儿!她来了。

第7章 你为什么要逃避?

回头之际,苏向晚看到宋允儿正微笑地站在厨房门口,似乎对他们此时的亲密并不在意一般。

只见她笑道:“向晚,你也在啊,没想到你跟丞勋也认识!”

苏向晚的眼神明显有些懒得搭理宋允儿,淡淡地笑了笑:“是啊,我跟路哥哥是有缘分吧!”

说着,还故意往路丞勋的怀里主动靠了靠。

路丞勋喜欢宋允儿,这并不是秘密了,在圈子里已经流传了许久。

假如不是因为苏家突然的变故,苏向晚恐怕永远都不会去理会他们这些事,更不会跟路丞勋有了这一段交集。

可如今,她已经被卷进来了,好像逃都逃不掉了。

感觉到怀里小女人的用意,路丞勋淡笑,这个聪明的小丫头,着实招人喜欢。

“你叫丞勋哥哥吗向晚?”

宋允儿说着,便捂着嘴笑了起来,“丞勋,恭喜你多了一个妹妹。”

苏向晚知道宋允儿是故意想揶揄她,她嘟了嘟嘴,转过身来主动环住了路丞勋的脖颈,还“啵”的一下在他的脸上亲了亲:“阿哥阿妹情意深着呢!是不是啊路哥哥?”

“小滑头!”路丞勋笑得宠溺,捏了捏苏向晚的鼻子,“允儿,有事么?”

“对呀!”宋允儿笑道,“我们去客厅说?我有点儿渴了。”

“嗯。”说着,路丞勋放开了苏向晚,摸了摸她的头,像是在安抚她,又像是在表扬她刚刚表现好。

等他们出去了,苏向晚脸上所有的情绪顿时化为乌有。

在她的心里面,一种强烈的矛盾突然就涌了上来。

“苏向晚,你为什么要逃避?为什么要拒绝?”

另外一个声音却在警告她:“不要卷进去,忘了你堂姐是怎么输给宋允儿的么?”

两种声音不停在她耳畔回响,她觉得自己的头都要爆炸了。

她该怎么办?

像打仗一样做好了四菜一汤,苏向晚把它们全部摆在了餐桌上。

走进客厅时,不知道路丞勋说了什么有趣的话,宋允儿笑得花枝乱颤的。

看到苏向晚,路丞勋勾了勾手,让她到他身边来,搂在怀里。

“唔,已经这么晚了,我两点钟还有一节舞蹈课呢!”苏向晚带着几分小埋怨地道。

“吃了饭我送你过去。”路丞勋低头看着怀里带着一丝丝狡黠的小女人,这是准备跑了?

“恐怕不行耶!迟到老师会很凶的,我现在就要走了,饭菜要趁热吃哟!”

说着,苏向晚故意在路丞勋的脸上亲昵地捏了捏,起身就要跑。

这时,宋允儿也站起身来,叫住了苏向晚:“向晚,你等我一下,我跟你一起走。”

苏向晚回头看了她一眼,勾唇笑道:“宋小姐,我们并不走一条路呢!”她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哦?是吗?”宋允儿依旧面带笑容地朝她走近,“那我就迁就你一下好了!”

苏向晚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转过头来继续往出走,眼底的嫌恶却再也掩饰不住。

路丞勋远远地望着这个落跑的小女人的背影,唇边的笑意更深了几分。

事情好像越来越有趣了!

第8章 他是不是欺负你了?

站在景山别墅门外,苏向晚并不打算跟宋允儿继续共行,直接开门见山。

“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我还挺忙的呢!”

宋允儿淡淡一笑,很有耐心地向苏向晚解释道:“向晚,我知道因为你姐姐的原因,你对我有些误解,但是言澈确实爱我在先,是你姐姐一直缠着他不肯放手。”

“是吗?这个我不清楚哦,她的私事我一向不喜欢多过问呢!”苏向晚想把她的话堵回去。

“我跟丞勋也是从小就认识的,不过,我没想到他竟然拿你来跟我赌气。”宋允儿说着就笑了。

“呵……”苏向晚并不屑于掩饰自己对这件事情的态度。

“我反而觉得路哥哥挺可爱的呢!宋小姐,你的意思我已经明白了,时间不早了,我真的要迟到了,还有什么事的话,不如你再劝劝路哥哥去?毕竟你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关系,更好沟通一点不是?”

说完了这番话,苏向晚潇洒地转身便离开了。

对于宋允儿掩耳盗铃的行为,她实在不屑,这么多年来,一直把路丞勋当成备胎的她也会有着急的这一天?

苏向晚倒是越发有自信了,好像也没有之前那么为难了。

其实,路丞勋倒也不是什么洪水猛兽,反而很是纵容她,但是莫北宸是,他才是苏向晚的头号大敌。

然而,这一趟景山别墅之行并没有改变任何现状,苏向晚的借钱求助之路仍旧举步维艰。

而最糟糕的是,留在苏氏集团坐镇的堂姐苏倾暖被逼得无路可退,已经到了割地赔款签订各种不平等条约的地步了,可见这一次林言澈是准备把他们苏家往绝路上逼了。

这天下午,苏向晚来公司,本打算跟苏倾暖商量接下来交付爷爷医药费的事情,想看看她还能不能跟朋友借到钱。

可是一进总裁休息室,苏向晚就被眼前的情景给惊呆了,那一地的凌乱,以及小声的低泣,让她顿时就明白了刚刚发生了什么。

林言澈已经猖狂到跑到他们苏氏集团欺负苏倾暖了!

“姐姐,你还好吗?”苏向晚试探地问着,朝苏倾暖走近。

只见她仅仅用被子半遮半掩着身体,却遮不住脖颈处那深深浅浅的吻痕,自然是林言澈刚刚留下的。

“他……他是不是欺负你了?”苏向晚急得快要哭出来了。

苏倾暖摇了摇头,一脸的认命一般,脸上还带着未干涸的泪珠。

“他想离婚,我没有答应,我们发生了一点儿争执而已,别担心晚晚。”

“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在维护那个混蛋吗?姐姐,你该清醒了!”

苏向晚有些激动,可更多的还是心疼苏倾暖,她爱林言澈,爱得太痴心了,爱得赔上了一切都不肯放手。

“一切都是我自愿的。”

苏倾暖垂眸,握住了苏向晚的手,“晚晚,姐能求你帮我一个忙吗?”

“你说!是不是要我去打那个混蛋?”苏向晚气鼓鼓地站了起来。

“别,晚晚。”苏倾暖抬头,“替我到医院取一下检查结果吧,我用了你的名字……”

小说

为了解决家族危机,乔安安不惜变卖自己。

2021-1-3 10:36:02

小说

她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了他,如今却被他害得家破人亡。

2021-1-3 10:38:5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