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前夕,却和别的男人有了牵连……

婚礼前夕,却和别的男人有了牵连……
婚礼前夕,却和别的男人有了牵连……插图

第1章 睡错人了

清晨,豪都酒店。

苏念难受的睁开了眼,微微皱眉,只觉得浑身酸痛。

翻过身,却发现躺在身边的男人,竟然不是她的男朋友——杨奕!

身边躺着的这个男人究竟是谁?

正当她想逃走的时候,感觉到男人有了动静,只得紧闭眼睛。

没过多久,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还有关门声,身旁的男人好像离开了……

苏念紧绷的身体放松了下来,颤颤巍巍的睁开了眼睛,却在下一秒对上了一双黑眸,“啊……”

穿着整齐的男人站在床边,一双阴骘的黑眸落在她身上,疏离而冷淡,“不继续装睡了?”

苏念咬了下唇,直直对上了男人深不见底的眸子,毫不畏惧。

傅允琛心下一颤,但面上并无任何变化,只淡淡拿出一张黑色的名片,放在床旁,“有事可以找我。”

“啊?什么意思?”苏念懵了,有些茫然看着他。

这男人难不成留下联系方式,还想再睡她第二次?

傅允琛正准备离开,听到苏念的话,微微敛了敛眉,“我们都是成年人了,你需要帮忙可以找我,我们两清。”

他语调没有半点起伏,像是在说一件平淡无常的事情般。

苏念猛地抬头,愤怒不已,“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傅允琛不着痕迹的抬了抬眸,眉头微皱,“现在出来卖的都开始装清高了?”

“……”

苏念看着面前的男人,清秀的小脸逐渐涨红,“流氓,你去死吧,滚,我就当被狗咬了!”

边说还边将床上的枕头一把抓起朝着那个男人身上砸去。

只不过枕头还未砸到男人,房门已被穿着一身名贵西装的男人轻轻掩上,眼底闪过一丝异样,但转瞬即逝。

苏念骂看到男人头也不回的离开,心下更是愤怒,抓起床旁的黑色名片,撕碎,随手扔在了地上。

愤怒过后,苏念冷静下来,该如何和杨奕说发生的这一切呢?

心里顿时不安,想要赶紧逃离这个地方,可脚还没有落地,只看到门被人粗鲁的撞开,苏念一抖,下意识的缩回了床上,裹紧了被子。

只看见一群记者模样的人从那狭小的门涌入,甚至有最先进入的记者选择了最佳地点,架起了三脚架,镁光灯刺着苏念的眼睛,“啊啊啊啊啊,你们是谁,快出去!”

可是回答苏念的只有此起彼伏的相机拍照声,苏念只得将脸缩在被子里。

没多久,提问一个接一个像连珠炮一样袭来,

“苏小姐,请问你怎么会来酒店开房,是不甘寂寞还是对你的未婚夫有什么意见?”

“据我们所知,你与杨奕先生的婚礼还有一个星期,这时候却来开房……”

“杨奕先生若知道此时,还会和你定期举行婚礼吗?”

“……”

一个又一个问题在耳边充斥,在众多镁光灯和言语攻击下,苏念缩在被子里的清瘦身体在不断发抖,脸色也变得愈来愈苍白。

最后只得弱弱发声,“我……我没有背叛杨奕,我没有……”

倏地,一阵暴怒的声音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猛地响起,“苏念,你竟然敢背着我和野男人开房!”

第2章 婚礼取消

听见熟悉的声音,苏念惶恐的眼神下意识的飘向了门口,男人脸上满是怒意朝着自己走来,没几秒,自己就被那道低气压的黑影笼罩,喘不过气来。

还没等她想要开口解释这一切,男人的手扬起,袭过了她的脸颊。

苏念偏过头,脸上火辣辣的痛,可大脑却是一片空白。

“杨奕……我没有,我真的没有,你相信我……”这解释可能在杨奕看来既可笑又无力。

平时温柔的杨奕此时脸上只有疏离,看着她的眼神仿佛带着冷箭般,尤其是扫到她脖颈处的暧昧痕迹后,更是满脸愤怒,“我真是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女人!”

一字一句,都带着愤怒,让苏念更是仿佛置身于寒冬中。

苏念听到杨奕如此不留情的话语,只想解释,拽着他的袖子,乞求他听她解释,可是换来的只有男人冷漠的眼神。

“苏念,我不会和你这种女人结婚,婚礼取消!”男人说完毫不犹豫的转身。

苏念感觉天塌了下来,裹紧被子,伸出洁白的手臂朝着男人的方向爬去,“不!不要!你听我解释!”

“滚!”男人不顾她的哀求,直接将苏念甩在了地上,眼泪也不禁流下,显得十分狼狈。

围着床边看戏的记者们看到这一幕不禁咂嘴,这可是个大新闻,赶紧按下快门多拍几张。

“哎,没想到堂堂的苏家大小姐竟然做出这种不耻的事情,真实败坏名声!”

“要我说啊,杨总取消婚礼做的对,这种女人太水性杨花了!”

“集团好好打下的名声都败坏了,真不是个省油的灯啊!”

“……”

一波又一波的评论铺头盖脸袭来,苏念只能蜷缩在角落里,抱住自己的头,不停地颤抖,心中越来越恐惧。

最后忍无可忍,哭着冲着记者嘶吼了一声,“啊!!!”

……

帝都酒店外。

一辆黑色的法拉利停在路边,车上的男人气质疏离清冷。

傅允琛的眼神精准的落在了酒店门口乌压压扛着器材的记者身上,突然在人群中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易苏集团杨奕。

突然想起了昨夜身下女人嘴里呢喃的“奕”,深邃的冷眸一眯,菲薄的唇不自觉的勾起一抹阴冷的弧度。

下一秒,直接拿出了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帮我查一个人……”

……

一天后,京城各大门户网站的首页都爆出了苏氏千金婚礼前夕出轨,被未婚夫捉奸的相关新闻——

《震惊!苏氏千金婚礼前夕被爆出轨!》

《豪门千金脚踩两条船,被未婚夫现场捉奸打脸!》

甚至连知名电视台也都争先抢后报道此事,直接放出苏念未马赛克的现场照片,还有被杨奕直接捉奸的照片,顿时在京城引起了一阵轩然大波。

……

苏家。

管家焦急的敲着门,“小姐,小姐。”

而房间内的苏念,穿着一袭白色长裙蜷缩在角落,脸色苍白,没有丝毫生气。

听见了管家敲门的声音,也只是撕心裂肺的吼着,“我什么也不想听,滚啊,滚啊,别来打扰我,别来……”

嘶吼到最后也慢慢抽泣了起来,浑身发抖。

第3章 公司出事了

管家考虑到事出突然,还是说道,“小姐,公司……公司出事了……”

苏念听后,更是面色苍白,晃晃悠悠的爬起来,打开了房门,“你说什么?公司出什么事了?”

管家见苏念虚弱不已,颤抖着靠着房门,有些动容,但还是狠下心,“刚刚新闻快讯报道易苏集团易主,现在变成了杨奕先生的公司,董事会直接罢免了小姐你的总裁职位。”

“不可能!”苏念几乎下意识反驳道,“那是爸妈留给我的公司,杨奕他就算生气,但也不会对我做出这样的事情……”

杨奕不仅和她从小一起长大,更是她爸妈亲自选出的未婚夫。

他绝对不可能对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情的,绝对不会的。

“小姐,是真的,杨奕先生直接拿出了股权持有书,再加上董事们的支持,就自然而然的成为了新的总裁人选。”

本就虚弱的苏念靠着门上的身体再也坚持不住了,慢慢滑落,太久没进食嘴唇早已裂开,有血迹沁出,“不可能的,奕怎么会这么对我,一定是你们搞错了,我要去找他问清楚……”

边说着,边拖着沉重的身体朝外奔了出去。

身后管家的声音越来越小,“小姐!”

……

“我要找杨奕,你们快让我进去!”

苏念头发凌乱的披着,眸子通红,脸上苍白的有些吓人,甚至脚上还穿着拖鞋,整个人仿佛行尸走肉般,可还是被公司楼下的保安给拦住了。

“抱歉,要见我们杨总需要提前预约,不然一律不准进。”保安不想再多说什么。

“你们看清楚我是苏念,我是总裁!”

杨奕明明知道公司是父母留给她的唯一东西,他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保安看见苏念这个模样,有些不忍,但还是拦着她,态度强硬,“苏小姐,董事会刚结束一小时,现在总裁是杨总,并且公司也改名为奕采集团了。”

保安和苏念的争执惹来了公司不少工作人员的注目,更有一个打扮妖媚的女人直接露出不屑的神情,“这不就是网上出轨门事件的女主角吗!”

旁人听见这声议论,也纷纷指手画脚,“没想到模样清纯可人的,私生活这么混乱,啧啧。”

“是啊,视频说杨总直接掌掴了她,打得好!”

“……”

苏念只想问清楚公司的事情,只能抓着保安,低低哀求,“求你了,让我见杨奕一面。”

她只是想知道杨奕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一幕,其实都被身处在三十楼总裁办公室的杨奕通过摄像头看见了,男人只是坐在沙发上冷眼看着屏幕里哭的泣不成声的女人,捏着皮质沙发的手逐渐收紧,神情阴鸷,“苏念,这都是苏家欠我的,我只是拿回了我应有的东西罢了……”

顺手拿起了旁边的座机,直接拨打了楼下的前台电话。

保安得令,直接箍住苏念的双臂,不管苏念如何挣扎,也不是两个身强力壮的男人的对手,“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两名保安就像没有听见苏念的喊声,直接将她往公司门外拖着,而一旁的公司员工也都推推搡搡,围成一群看着笑话。

刚才那个穿着妖媚的女子直接上前,推搡了苏念一把。

第4章 绅士

苏念身体突然失去了重心,直直的往后面的台阶上摔去,雪白的腿上顿时被台阶划出了一道伤口,“啊!”

顿时,小脸揪了起来,直冒虚汗,眉头紧皱。

站在一旁的保安想将她拖起往外推,忽然——

穿着一身休闲装,浑身散发着张扬的气息的男人出现,紧紧扣住了保安,让保安顿时不能动弹,眉头上挑,说话有些吊儿郎当,“哎,我说这个保安大哥,你对一个弱女子怎么能下如此狠手,这说出去你还能算个男人吗?”

保安被这男人说的也是无地自容,“你算老几,要……要你管!”

男人邪魅一笑,“我也不想管,我门老大的意思罢了——”

话音刚落,一辆保时捷稳稳停在了门口,清冷的嗓音传来,“安东,带人过来。”

闻言,安东点了点头,朝着苏念伸出手想要扶她起来。

可苏念却昂起了头,想要看清车里坐的男人,看到安东嬉皮笑脸的靠近,脸色一沉,冷冷道,“离我远点!”

安东显然没想到这女人性子这么烈,脸色一僵,下一秒恢复如常,“我可是个绅士,这次我不和你一般计较。”

说完,看苏念仍然没有任何反应,直接弯腰,扛起了坐在台阶上的苏念,完全不顾肩膀上的苏念一直在挣扎,直接将她扔进了车后座,没有半点怜香惜玉。

苏念被狠狠扔下,只想迅速爬起骂安东,这就是他口口声声所说的绅士?!

却没想到一抬头,直接撞上了后座坐着的男人,这男人身上的味道为什么如此熟悉?

该不会……

再往上看了看,直接对上了男人深邃的眼睛。

竟然真的是他!

苏念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赶紧逃,就像眼前是什么凶猛的野兽一般,屁股一直挪着退后,眼睛瞪着眼前的男人,“你怎么阴魂不散?你怎么会在这?”

傅允琛将正在看的文件放置在一旁,浑身散发着帝王的气息,眼里还是看不出任何情绪,只淡淡道,“我来,只是想问你一件事情罢了。”

苏念只觉得可笑,这男人和自己只有一面之缘,能问自己什么事情,但是男人的气场让她不得不败下阵来,“什么事?”

此时站在大厅看热闹的众人更加兴致勃勃,“这该不会就是那晚和苏念去开房的奸夫吗!”

“天啊,难怪要抛弃杨总,原来是抱上了更粗的大腿!”

“这男人不知道那方面是不是也比我们杨总那么厉害……”

不堪入耳的议论声落入了苏念耳中,苏念攥起拳头,想要和那些人对峙。

那些人说他是?奸夫?

傅允琛周身气息更加冷冽,看了一眼坐在身旁面色惨淡的苏念,“什么都不了解就在这指手画脚的人,真是愚蠢到无药可救……”

他说话声音不大,出口却有无形的震慑力。

苏念没想到男人会帮她说话,有些怔住,直到身旁男人再次出声,“安东,出发。”

安东正沉浸在老大刚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中,虽然只浅浅几句,却威慑住那群人,更是敬佩不已,“得令,来嘞~”

“开车”等安东上车,傅允琛淡淡出声。

苏念听见男人要开车,直接急了,“你要带我去哪啊!快放我下去!”

第5章 到底是谁?

边说着,就边要去开车门。

说是这时那时快,安东就立马锁了车门,锁完还冲着后座的苏念咧嘴一笑,“你放心,我们老大为人正派,不会对你做出什么的,但……”

果然安东能在傅允琛手下做那么久不是没有原因的。

傅允琛看安东逐渐坏笑起来,凉凉的眼神飘过去,安东意识到了气氛不对,麻利的发动。

苏念此刻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而站着看戏的一群人,还没搞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就只看着车越开越远,直至消失在车流中,纷纷作罢准备散场的时候,一道磁性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人去哪了?”

围观群众看到是杨奕,纷纷离开,保安知道他问的是谁,有些尊敬,“杨总,苏小姐被人带走了。”

杨奕脑海里突然想到了刚才在楼上看到的车牌号,有些熟悉,脸色越发沉重。

那应该是京城权贵才能开的车……到底是谁?

……

黑色的保时捷稳稳在车流中穿梭,苏念撇了眼旁边坐着的男人,神情淡淡,只是翻阅着手上的文件,并没打算说些什么,可气氛越来越压抑,不得已出声,“你到底找我干什么?”

本在翻阅文件的男人听见女人有些不耐烦的语气,手微微一顿,抬眸看了一眼女人,虽然未施粉黛,但却依然清新可人。

“那晚,你为什么会进入我的房间?”

“……”毕竟提起那件事,苏念还是尴尬,双手搅着衣角显露了她此时的局促不安,“我记不太清楚了,可能……是我自己走错了房间吧。”

那晚,她因为开心多喝了几杯,正好杨奕帮她订了房间,就直接回了房间,可是因为酒店走廊比较俺,加上正好有些醉酒,进错了房间好像也没什么奇怪的。

傅允琛听到女人这么说,眉头微挑,一嗤,“还真是蠢。”

“……”

苏念被男人说的顿时脸色一红,气鼓鼓的看着他,刚想反驳什么却没想到男人下一秒淡定自如的转移了话题,“那天我走的时候说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你现在想好了没有?”

要求?

就是两个两清的交易要求?

呸!这个狗男人!

苏念要不是看男人气场之强,恨不得立马上去暴揍他一顿,叉着腰道,“我不需要!”

她也没想过莫名其妙的会走错房间,就睡了一个根本不认识的男人,算了,就当她被狗咬了!

傅允琛深邃的眸子一眯,面色依旧平淡如常,“你确定?哪怕只要你说说,不出一个小时奕采集团会重新回到你名下?”

他毫无波澜的说完,可这却让苏念有些诧异,瞪大了双眼看着男人,迎上了他浅淡的眼神,“你是认真的吗?”

为什么这件事从他嘴里说出来就能如此轻松,好似自己出现了幻觉。

坐在前座的安东一直悄咪咪从反光镜中看着后座的举动,听到这里忍不住插了嘴,“小姐,不开玩笑,我们老大一直以来可是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的,你有什么趁早提,还可以借此发财!”

苏念没想到这男人背景这么大,说不震惊也是不现实的。

第6章 不吃亏

但下一秒还是冷嗤出声,“这位先生这么家财万贯,睡一个女人送一个公司,既然你这么有钱,完全可以去会所,那里那么多女人等着被你宠幸呢!”

“更何况,我也睡了你,就当做找了一个免费牛郎睡了一夜,不吃亏。”

安东真的忍不住了,噗嗤一声笑出来,这是第一个敢于刚他老大的女人,竟然还是正面刚,这小姐姐他爱了。

傅允琛听到苏念的话后,依旧面色如常,只不过眼里略过一丝别样的情绪。

苏念看男人没有任何反应,推了推前面的安东,“快停车,让我下去!”

安东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后排傅允琛,没想到男人却淡淡出声,“停车。”

听见老大下令,安东不敢懈怠,立马停车。

苏念见车停下,没有丝毫犹豫,头也不掉的下车,可没走几步,熟悉的声音再度响起,“你真的就不想知道你的未婚夫杨奕为什么这样做吗?”

苏念步伐陡然停住,转身从容对上车里男人深邃的眼神,“如果你一定要和我两清,那么就帮我查清楚这件事的真相,还有事,走了。”

话毕,女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而傅允琛黝黑的眸子却一直盯着那个远去的背影。

安东看了看后座失神的男人,开玩笑道,“卧槽,老大,你是不是真看上这个暴躁小野猫了?”

傅允琛收回了视线,“你话再多,我送你去非洲。”

“别别别,我不讲话了还不行吗!”安东安静了几秒钟,又八卦道,“老大,你们真的睡过了?那你……”

话还没说完,傅允琛冷冷开口,“我看出来了,你是真的很想去非洲。”

“我闭嘴,这下我真的闭嘴!”安东真是怕了,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这完全就是霸权主义!

后座的男人又看了看女人消失的方向,似乎有些别样的情绪,“我长这么大还真没看过这么蠢的女人!”

“……”

一个小时后,位于东郊的海景别墅。

苏念奔向卧室,蹲在保险柜前,按下了六位数的密码。

叮咚。

柜门应声而开。

她取出里面的股份持有书,细细数了一下。

“怎么会只有百分之十五的散股了。”

她跌坐于鹅黄色的地毯上,脑海中闪过一个个片段,神情渐渐由不可置信变得恍惚起来。

她想起来了。

去年杨奕二十五岁的生日,他以他股份不多恐怕坐不稳总经理职位为由,向她诉苦,于是她心软之下,转让了百分之十八的股份给他,而在之前,她也陆陆续续划了不少散股在他的名下。

难道……

这一切是他的早有预谋?

不,不会的!

他没有理由这么做!

虽然公司名义上是她的,但她对商业一窍不通,执行人一直都是杨奕,她从不插手,他又何必多此一举?

慌乱间,苏念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

“喂,是薇薇吗?我有事找你……”

第7章 :好友的无情

白薇薇是她唯一的朋友,也是易苏集团的首席律师,公司出现了这么大的变故,她不可能不知情。

“苏念!”

白薇薇不等她说完,就打断了她的话音,隔着一条电话线,她的声音听起来格外的疏离。

“关于易苏江山易主的事,我很抱歉,但既然杨总作为最大的股东,又掌管公司多年,他来代替你坐董事长这个位子很合适,而且,

是你自己不自爱闹出如此大的丑闻,否则董事会也不会对你失望,从而支持杨总上位!”

公事公办的一席话,冷漠又残忍,仿佛她们只是一对陌生人。

“……”

苏念攥着手机的手不自觉用力,嗓音艰涩的仿佛下一秒就会哭出来。

“薇薇……”

她不懂,为什么连薇薇对她的态度也变了。

“苏念,我和杨总明晚八点约了闵董事在天上居商谈股份转让的事,一旦闵董事同意出售他手中的股权,杨总的地位便再无人可撼动!你死心吧,也不要再想着找他了,你们——完蛋了!”

一字一句,句句锥心,直把苏念的心拉到万丈深渊。

嘟嘟嘟——

通讯被无情的掐断。

手机滑落在地,发出一声闷响,她却像是浑然不觉,呆呆的坐着,满心的茫然。

许久之后,她抹了一把脸。

不,她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

她一定要夺回易苏集团。

重新拿起手机,苏念提起精神,开始给公司的各位董事打电话,可他们要么不接,要么一听到她的声音,连个多余的字也没有,直接挂断了。

“呵……”

她嘲弄勾唇。

这些人,都是当初和爸爸一起打江山的元老,现在……果然是树倒猢狲散。

对了,天上居!

她要去找杨奕,再阻止他的计划!

翌日,天色刚擦黑,苏念翻出一条米白色的长裙,把头发挽了起来,又找了一条丝绸围巾戴上,掩住了自己半边脸,继而踏着白色帆布鞋,从车库里挑出一辆她常开的保时捷,一路驶上了公路。

天上居是一间清雅的娱乐会所,取自‘客从天上来’的意思。

车子刚开到半路,她敏感的察觉有人在跟踪她。

苏念抽空看了一眼后视镜,镜面倒映出一辆宾利SUV的影子。

似乎有点眼熟。

她愣了愣。

兹!

就在她愣神的空档,宾利车陡然加速,直接来了个九十度的大漂移,竟一下子超过了她的保时捷,横在了她的车前!

突如其来的一幕,吓的苏念猛踩刹车!

只差几cm,两车就接吻了,刺耳的摩擦声更是差点震破她的耳膜!

“……”

这是哪个神经病!

苏念擦拭了下额头上的冷汗,气冲冲的下了车,冲到宾利的车门前,刚巧和下车的人撞了个面对面。

“嗨,咱又见面了。”

“……”

苏念盯着安东懒散灿烂的笑脸,眉心几乎拧成了一个‘川’字。

“你来干什么!”

安东挑眉,“我们老大有请。”

苏念忍了又忍,俏脸寒霜,直接冷冰冰的拒绝:“抱歉,我有急事!”

那个混蛋到底闹哪样!

安东眨了眨眼,意味深长的道:“不好意思,苏小姐,我可能又要绅士一回了。”

“……”

苏念一听见他说‘绅士’两个字,顿有一种心肌梗塞的感觉。

这是明晃晃的威胁!

她又急又气,却也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

“我的车怎么办?”

安东诧异极了:“这么便宜的车,谁会偷哦?”

“……”

宾利了不起啊!

第8章 :残忍的真相

苏念冷着一张脸,弯腰坐上了后座,身体往后一靠,眼睛一闭,无声的表达出她的不满,安东抿嘴一乐,慢慢悠悠的发动了车子。

苏念看了一眼手上戴着的精致女表,秀眉微蹙。

七点半。

应该来得及吧。

只希望这一次能和那个混蛋说清楚,别再来打扰她了。

苏念面上冷淡如水,心里却焦急如焚,但这种焦急的心情随着车子停在了《天上居》的VIP通道口时,转变成愕然。

“苏小姐,请跟我来。”

苏念压下心头的疑惑,缓步下车。

走过一条长长的通道,坐电梯直达第八层。

“这里。”

安东推开了一间包厢的门,顺手开了灯。

刹那间,昏暗的包厢一片亮堂。

包厢很大,装修的也很是低调淡雅,唯一古怪的地方便是侧面墙壁上挂了很大一幅黑布,像是在遮挡什么。

正打量着,突然,安东扬臂一扯,把黑布扯了下来。

映入眼帘的画面骇的苏念瞳孔一缩!

黑布下竟然是一面硕大的双面镜,能够将隔壁包厢的情况一览无余!

“什么意思?”

她既惊又不解。

安东嘴角泛起一抹神秘的笑意,“这就是真相,苏小姐,你自己慢慢欣赏。”

说完,他退了出去,不忘轻掩住包厢的门。

“……”

苏念呆呆的转回头,看向眼前的镜面。

只见隔壁原本空无一人的包厢突然走进来一男一女,为首的男人身姿修长,冰雕般的面容异常俊美,一只戴着五克拉钻戒的素手紧挽

着他的臂弯,婀娜多姿的娇躯更是恨不得挂在他的身上。

她一眼就认出了这两人,脑内的那根弦渐渐绷紧。

杨奕和……白薇薇!

他们什么时候这么亲密了?

白薇薇从酒柜里取出一支‘巴黎之花’的红酒,倒了两杯,款款走到杨奕面前,眼波流转。

“奕。”

“闵董事已经同意出售他手里的股权,加上你手里的,已经有百分之六十三了。”

“从此以后,再也没人能和你抗衡了,恭喜。”

杨奕接过红酒,浅抿了一口,猛地一把将白薇薇拽入了他的怀中,眼中一抹邪笑若隐若现。

“还得多谢你这些年捉住了不少董事的把柄,否则我的计划也不会这么顺利。”

白薇薇洁白的藕臂环住他的脖颈,媚眼如丝的望着他的侧脸。

“你都肯把你的未婚妻亲手送到其他男人的床上了,我为你做再多都是值得的。”

她纤手摇了摇高脚杯中的酒液。

“干杯,祝贺我们的成功。”

“cheers。”

两杯相撞,发出清冽的脆响。

“……”

注视着这一幕的苏念浑身冰凉,‘轰’的一声,脑子里最后那根紧绷的弦,也炸了!

他们在说什么?

为什么她一个字也听不懂?

她身子一软,往地上倒去。

为什么,杨奕和白薇薇之间的奸情她一点也没察觉到?

为什么,为了得到公司,杨奕宁可把她送到别人的床上?

为什么?

她苏念,到底哪里对不起他了!

倏然,一只手臂凭空伸来,揽住了她下滑的腰肢。

苏念软软的倒在男人泛着薄荷香的怀抱里,泪水如同崩塌了的堤坝,一滴一滴流个没完。

真相如此残酷。

残酷到她根本无法接受。

“想报复吗?”

骤然响起的男声,清冷的仿佛天籁。

苏念仰起脸,水眸泛起红色的血丝,朦胧的泪光中,她只能看到傅允琛清俊平淡的脸庞。

“为什么……”

除了这三个字,她仿佛什么话也不会说了,语气尽是凄绝的苦涩。

小说

盛瑾画,盛瑾帝国集团最高统治者。

2021-1-3 10:25:37

小说

沈佳琪的爱换来了薛洋送她进牢狱。

2021-1-3 10:28:5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