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明星遇选择潜规则和雪藏二选一

向晚晚忙着拍戏,创作,上综艺,以及教渣渣如何做人!徐景淮忙着追向晚晚,追向晚晚,还是追向晚晚!,母亲重病,高昂的医药费压垮了十八线小明星向晚晚,潜规则和雪藏二选一,向晚晚选择了徐景淮……,从此,光芒万丈是你,万千宠爱是你,往后余生皆是你!
女明星遇选择潜规则和雪藏二选一

1试镜失利

【人生如果有既定的轨迹,那么爱上你便是我挣脱不了的宿命,哪怕明知前方是荆棘深渊,我亦甘之如饴】——徐景淮

【遇见你之前,我从不相信有人会爱上这么糟糕的我,带我走出泥沼,为我披上星月】——向晚晚

淅沥沥的雨砸在玻璃窗上,一个模糊的身影从远处奔走而来。

吱呀一声,车窗摇下来三分之一,车内的男人吐出一个烟圈,眯着眼睛看着那慢慢靠近的窈窕身影,眼中带着不可言说的意味,他,淡淡的扯着嘴角笑了。

车门从外面被拉开,车内冲进一股清新的花草香味,也不知道是这夏天雨后特有的清香,还是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

“晚晚,试镜结果怎么样了?”男人从后视镜里看着女人,声音里没有情绪的起伏。

向晚晚皱了皱眉,一边整理着被雨水淋湿的头发一边回道:“黄导演的助理说……待定,让回去等通知,我想应该是没戏了。”

闻言男人没有惊讶,神色了然的点头,随即回头看着向晚晚,隐秘的一笑:“虽然我没在现场,但……我消息可比你灵通,你这次试镜,黄导演对你挺满意的。”

向晚晚的手停顿下来,暗淡的双眸重新散发出光亮,疑惑问:“你是说,黄导演很满意?那刚才他……为什么会说我被待定了?”

“晚晚,这么显而易见的事,你还不明白吗?”男人目光定定的看着她,带着侵略性的上下打量着。

向晚晚确实长着一副好皮相,可惜就是太不会利用自身的优势,在这个五光十色的娱乐圈闯荡了三五年,连个配角也混不上。

张思成在心里暗暗想着,明示暗示多少次了,也不知道顺杆上。

是个脑子不开窍的蠢姑娘!

“喏……”张思成递过一张薄薄的白色卡片。

“该说的我以前都说过很次了,这次我就不再说了,你现在的情况我也很了解,你就算不为你自己想,也多想一想你医院里躺着的妈妈吧。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了,希望你好好把握。”

向晚晚讨厌张思成每次看自己的眼神,有一种被苍蝇盯上的恶心感。

但天宇娱乐公司是她跑了两年龙套资历,才通过好朋友楚杭的介绍好不容易顺利签约上的娱乐公司。

而经纪人周思成正是天宇娱乐的金牌经纪人,她就算再讨厌也要忍着。

周思成的话,让向晚晚更加的沉默,他的意思,她明白……

向晚晚没有伸手去接那卡片,而是目露乞求的看向周思成:“周哥,我申请的借款,经理没有批吗?”

周思成一听这话,脸上顿时变了颜色,讥讽笑道:“你以为你是谁,你自己想想,进公司你也有三个月了,你有一点成绩吗?要是人人都像你这样,咱们公司还要不要经营了!”

“说句难听的,会把你签到我的名下,也是看在你这张脸的份上!”

”周哥……你,你别生气,求你帮忙在经理面前说说好话,让他把这笔钱借给我,我一定会还的,这次试镜不成功,我还有下一次。“向晚晚放下尊严,紧咬着下唇,不让眼泪往外流。

2借点钱

“呵……”周思成冷笑:“公司从不养没用处的人,看在相处一场的份上,我好心劝你一句,喏,拿着。”

周思成把那白色的卡片扔在向晚晚的脸上,卡片锋利的边缘划过娇嫩的脸庞弄出一道殷红的血口子。

向晚晚痛呼一声。

“只要你今晚上把黄导演伺候好了,不要说那五十万的借款,就算是这部戏的女配角,那也是黄导一句话的事……晚晚,你可别再错过这次机会。”

“不然……公司也会放弃你,你之前拍的那些广告尾款,也不会结给你。“

周思成威逼利诱的对向晚晚说。

“我……”向晚晚的内心剧烈的斗争着,“当初签约的时候,你说过不会……不会有这些潜规则的。“

周思成冷笑,懒得再多费口舌:“你下车,看来,我们这个小庙是容不下你这尊大佛了。”

周思成下车拉开车门,直接把向晚晚赶下了车。

瑟瑟的夜风中,冷冷的雨水打在向晚晚的身上,向晚晚站在雨夜中,手心紧紧地攥着那张白色的房卡,心沉到谷底。

手机响起,向晚晚看着那渐行渐远的橙黄色车灯,接起电话。

“向小姐,您母亲的医药费已经用完了,需要续充。”电话那头的声音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

“什么……二十万这么快就用光了?”向晚晚震惊:“可是,我妈妈不是入院才三天……”

“具体的账单,您明天来医院自己查询,但目前您母亲的账户上,显示的是医药费需要续充,我们只是例行公事,通知您。”

“我现在没有那么多,可不可以宽限我几天,让我筹……”向晚晚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医院工作人员直接打断。

“时间不等人,向小姐,您妈妈得病情,您很了解,如果医药费不到位,很抱歉,那么只能把人先转移到普通病房了,到时候病情出现什么意外,我们也没办法保证。”工作人员通知到位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手机里传来嘟嘟的忙音,向晚晚却举着手机好半天没有动作。

十分钟后,街边的便利店里,向晚晚买了一碗泡面,坐在店里的出风口吹着湿漉漉的头发。

拨通了好朋友楚杭的电话:“楚杭,我……”

“向晚晚?!”电话那头传来楚杭女朋友文澜的声音:“这么晚了,你给我们家楚杭打电话做什么?”

刚鼓起的勇气一下子缩了回去,本来想向楚杭借钱的向晚晚,面对文澜的质问,一时间失语。

可是想到在医院重症监护室里躺着的妈妈,向晚晚还是开了口:“文澜,我,我想找楚杭借点钱,我妈妈……”

文澜当然知道向晚晚的妈妈住院的事情,因为三天前就是楚杭帮向妈妈垫付的医药费。

“你够了没有,到底楚杭是你的男朋友还是我的男朋友,他也不过是个新人,哪有那么多钱给你借!向晚晚,你够了啊,不要太过分!”文澜忍住心里的怒火,没有对向晚晚吐脏话。

3医药费

在文澜暴躁的斥责声中,向晚晚掩面痛哭,挂断了电话,刚泡好的泡面,只吃了一口。

呆坐在窗边良久,愣愣的盯着手中的房卡。

“周哥,如果我去的话,那……那五十万公司一定会批给我,对吗?”向晚晚在电话里问周思成。

那头传来周思成愉悦的笑声:”你早这么想就对了嘛,今晚事成,明天这五十万就会到你的账上,晚晚,你放宽心,周哥说话向来作数。“

穷途末路,就算再不相信周思成的话,现在也只能选择相信了。

这是唯一的出路。

向晚晚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钟,差不多快到晚上十点。

她要争取在黄导演睡意上来之前,说服他。

就算希望渺茫……

寰宇酒店,S市最豪华的酒店之一,是A国寰宇财团名下的连锁酒店。

向晚晚心神不属的急匆匆走进酒店大厅,一位抱着一堆文件穿着职业装的女人正好小跑着奔向门口。

闪避不及,两人撞了个满怀,东西散落一地。

“哎呀……”女人倒在地上,厉声指着向晚晚骂道:“你是怎么回事,走路不长眼睛吗?!”

女人一边骂着一边快速的去捡起地上的东西。

向晚晚连声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帮你捡。”

晚晚帮着收拾好女人的东西,才发现自己手里的房卡也被撞掉了。

“你……你有没有看到我的房卡?”晚晚着急的问。

鉴于向晚晚道歉的态度良好,女人已经没有那么生气了,四处打量了一番,然后指着向晚晚身后不远处:“那是不是你的房卡……”

向晚晚回头,果然看到一张白色的房卡静静的躺在那儿。

晚晚捡起房卡,再回身找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已经离开了。

“这是最顶楼?”进了电梯,晚晚按下楼层,看着手里的房卡发出了疑问。

酒店的最顶层一般都是总统套间,黄导演竟然这么奢侈?!

站在房间门口后,晚晚的心里再没有了疑问,这确实是一间总统套房。

向晚晚深吸一口气,给自己做心理建设,迟迟不敢打开房门。

这时候,手机再次响起。

是好朋友楚杭打过来的。

向晚晚被突如其来的铃声吓了一跳,连忙接了起来。

“晚晚,对不起,刚才我在洗澡,没接到你的电话,我替文澜向你道歉。”楚杭的语气充满歉意。

“你找我有什么事情,文澜刚才没有告诉我。”楚杭关切的问。

理智告诉自己,麻烦楚杭会比走进这个房间安全,但是文澜刚才说的话,还历历在耳,楚杭和自己一样,还是一个新人,他虽然事业上有了一点起色,但比自己也好不了多少。

“我……”向晚晚开不了口。

静默了几秒钟,楚杭想到了什么:“是不是伯母那边医药费不够了?”

向晚晚讶异:“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楚杭轻声笑:“你的事,我怎么会不清楚,不过,我这里钱也不多了,伯母那边还需要多少?我想办法帮你借。”

4走错房

向晚晚紧紧地握着手机,心里一股暖意缓缓流动:“楚杭,你……谢谢你,我不用了,我自己想办法。”

“你能有什么办法,你……晚晚,你不会是去做傻事吧?”楚杭紧张的追问。

“楚杭,你想什么呢。”向晚晚挤出一个笑容,带着笑意故作轻松的说:“我不会那样做的,是公司里答应帮忙,给我借款,往后我会努力工作来偿还的。”

“真的吗?”楚杭再次确认一遍。

“是真的,楚杭,之前向你借的医药费,我也会想办法还你。”向晚晚无声的淌着眼泪,嘴角带着苦涩的笑意。

好不容易才和楚杭解释清楚。

电话挂断,晚晚深吸一口气,颤抖着手用房卡打开了门。

脚下踩上柔软的地毯,看着眼前仿佛宫殿一般的房间,她愣住了。

砰……身后的门自动关上,向晚晚回了神。

房间里静悄悄的,只开了一盏昏黄的落地灯,隐约听到浴室传来的水声。

“黄……黄导演?”晚晚试探的叫了一声。

没有得到回应。

黄导演应该在洗澡,向晚晚紧张的想着,在沙发上坐下又站起来,如此重复几次之后。

浴室的门开了。

一个高大的身影逆着光走了出来,向晚晚不敢抬头看,只是连忙开口道:“黄导演,我是向晚晚,今天试镜的时候,咱们见过面,我……”

男人动作顿住,明显愣了一下。

接着他惊讶的轻喃出声:“婉婉?……”

“什么样的婉?这个字怎么写……”男人追问。

他眯着眼,在昏暗的光线里安静的打量着晚晚。

向晚晚没想到他会突然问起自己的名字,低着头愣愣回答:“是晚上的晚。”

闻言,男人失落的轻叹一声。

随即又笑道:“……你和我认识的一个人……名字很像。”

男人的目光划过晚晚那姣好的侧脸,眼中的失望更浓了几分,但唇边的笑意不减。

他的小婉婉……绝对不会长不成这幅勾人的模样。

而这个时候,晚晚才发现,眼前男人的声音很好听,和公鸭嗓黄导演完全不同!

她心里咯噔一下,他不是黄导演?!

晚晚猛然抬头,借着淡淡的灯光,看清了眼前的男人。

男人穿着暗色真丝的睡衣,高大的身材显得更加修长挺拔,那湿漉漉的头发,为他平添一丝慵懒的意味,他的嘴角此刻正微微上翘着,一双桃花眼饶有兴致的看着向晚晚,这是个俊美非凡的男人,这样的外貌比起娱乐圈当红小生也毫不逊色。

“对,对不起,我可能是走错房间了……”向晚晚意识到这一点之后,马上躬身道歉,然后朝门外走去。

男人没有阻拦,目光悠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直目送向晚晚走到门口,才再次开口道:“你叫向晚晚?是个演员?”

“是的,不好意思,打扰到您的休息……但是这房间……”向晚晚走到门口,确认自己的房卡和房号是符合的,随即目露疑惑的看着男人。

5债主程先生

男人凑过来,看了一眼房卡,目露不愉:“应该是工作人员拿错了房卡,你不用一直道歉。”

“那,那我打电话问问。”向晚晚拿出手机准备拨打经纪人周思成的电话。

却被男人一把握住了手,男人按掉了通话,低头看着向晚晚:“别打了,进房间来吧。”

“啊?”向晚晚不明所以,他这是什么意思,不会是想要自己……她越想越害怕,站在门口没有跟着男人进门。

男人停住脚步,回头凝视她:“你母亲的医药费,你不想要了?”

“你……知道这事?”向晚晚惊讶的瞪大双眸。

男人颔首微微笑着:“你刚才在门口打电话,那么大声,我能听不见吗?进来吧,我对你没有性趣。”

男人的话让晚晚面红耳赤。

“啧啧,还是说……你想去找你经纪人帮你安排的那个什么黄导演?”男人挑眉道,一双桃花眼目不转睛的看着向晚晚:“我是这家酒店的经营人,程以煦。”

说着,男人从旁边的立柜上摸出一张镶金边的名片,递到向晚晚的手上:“这上面有我的电话,不相信你可以打一下试试。”

程以煦说着,指了一下不远处茶几上放着的手机。

向晚晚接过名片看了,关于他的身份心中已经信了一半,她微微偏头看向他:“程先生,您这么做……是什么意思呢?”

“没什么意思,就是想帮你渡过难关……”程以煦勾嘴一笑。

向晚晚活这么大,从没想过陌生人会无缘无故的帮助自己,她不相信程以煦的话。

“那作为交换条件,你需要我做什么?”向晚晚重新走进房间。

脸上带着决然和孤注一掷的勇气。

程以煦看着她的脸,大笑起来:“你这幅表情做什么,听不懂我的话?”

“我不要你做什么,也没有什么交换条件,借给你的钱,你记得还就行。”程以煦坐在沙发上,拿过一张支票单,径直填写起来。

那姿态极其的闲适潇洒。

“所以……向晚晚小姐,你需要借多少钱?”程以煦抬头看向她,浅棕色的眼眸之中仿佛有万千星光在流转。

向晚晚怔住了,她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程以煦这是在主动给自己借钱?!

“五十万,几,几分利息?”向晚晚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程以煦唇边的笑意隐了下去,皱眉看向晚晚:“你把我程以煦当放高利贷的?五十万而已,你太小看我了。向晚晚,建议你回去好好看看我的资料。”

“好,我会好好看你的资料的……那,你的意思是不要利息吗?”向晚晚水润的双眸微微张大,不可置信的看着程以煦。

程以煦笑了,打了个响指:“对,快把账号报给我。”

“程先生,你不收利息,也不要回报,那你到底为什么要帮我呢?”向晚晚一边把银行卡拿出来,一边满心忐忑的问道。

“我乐意,我喜欢做慈善行不行。”程以煦淡淡的看了向晚晚一眼,把写好的支票递给向晚晚。“拿着,快去给你妈妈缴费吧。”

6你谈女朋友了

向晚晚拿过支票,感谢的对程以煦深深鞠了一躬:“程先生,谢谢你的帮助,我会早日还钱的。”

程以煦毫不在意摆了摆手:“行吧,你照顾好你妈妈先,我要休息了……出去记得关好房门。”

向晚晚小心翼翼的收好支票,出了程以煦的房间。

房间内,程以煦往着窗外的城市夜景,陷入了回忆。

这座城市这么大,不知道婉婉她会在哪里……

晚上十一点,S市某医院。

向晚晚站在妈妈的病房门口,正要推门而入,却听到里面传来低沉的男声。

“怎么回事,这么点小事也办不好,竟然让老太太和其他人挤在一个病房!”男人的声音低沉悦耳,但明显他现在正发火。

“那是都是上午的事情了,总裁,您别生气,吴助手这事没办好,明天裁掉就是了。”另一个声音响起。

向晚晚皱眉,这两人怎么在妈妈的病房里,说的话又是什么意思?

她轻轻推开房门,映入眼帘的是两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而床位上躺着的是一位银发苍苍的老妇人。

向晚晚快步走了进去:“我妈妈呢?”

她快速的走到床位边上,拉开帘子后面看了一圈,还是没有找到她的妈妈。

这个床位本来是向晚晚妈妈住的。

病房里其中一个男人拦住她,把她往外赶:“你是什么人?怎么乱闯!这里可没有你的妈妈。”

声音悦耳的那个男人则目光沉沉的看向晚晚,抬手阻止了赶人,走到向晚晚面前:“你是之前住这病房里病人的女儿?”

“对,我就是她的女儿,你们把我妈妈弄到哪里去了?”这时候向晚晚就是再傻,也明白过来。

妈妈的病房被别人占用了。

向晚晚生气的瞪着眼前的黑衣男人,可惜个子太矮,脖子只能仰着,一点儿气势也没有。

“你妈妈好好的。”男人的表情淡淡的,只看了向晚晚一眼,就把目光转回到病床上。“已经把你妈妈安置在隔壁的病房里了。”

隔壁病房?向晚晚想了一下,隔壁病房那不是普通病房吗?!

向晚晚眼睛瞬间红了,一把揪住男人胸口的衣襟:“我妈妈是重症患者,你却不经过我的同意私自把我妈妈换到普通病房!如果她病情突然恶化,怎么办!”

男人皱着眉心,脸上的表情却依然如亘古不化的冰山一般:“我说过了,你妈妈没有事……请你出去,不要影响我奶奶休息!”

向晚晚瞪着他,她还从没见过这么傲慢无礼的人。

一句道歉都没有,还要赶她出去!

“咳咳……”这时候,病床上的老人醒来了。

男人快步走到床位边上。

老妇人的目光从男人身上移过,然后落在了向晚晚的身上。

“小淮,你谈女朋友了。”老妇人的眼中发出惊喜的亮光。

“奶奶……”男人面对老妇人,那张万年寒冰脸终于露出了笑脸。

那笑容好像雨后初霁的天空一般,向晚晚不禁看呆了。

7帮我

“奶奶,她……“男人扭头去看晚晚,奶奶显然是把这个女孩误会成他的女朋友了。

想到奶奶自从患了阿兹海默症以后,除了他谁也不记不得,男人转了话锋:“嗯,对,她是我的女朋友。”

不如让奶奶高兴一下,反正明天奶奶也会忘记这事,说不定现在她一高兴,病情就好转了。

想到这,男人一把握住向晚晚的手,拉着还在犯迷糊的她到病床前:“来,叫奶奶……”

向晚晚看看男人,看看病床上一脸慈爱的看着自己的老妇人,正要摇头。

就感觉手心被用力按住了。

“奶奶,她还害羞呢,等我跟她单独说两句话。”男人说完,冷冷的看了向晚晚一眼。“走,出来。”

他的手没有放开,直接拖着向晚晚出了病房。

“放开……”病房外面,晚晚甩开男人的手,满脸怒容:“我跟你没有什么好说的!”

男人高大的身躯挡住了她的去路。

”你暂时扮作我的女朋友,我会给你报酬。“男人沉声说。

向晚晚冷哼一声,一双秋水剪瞳里怒火在跳动:“我才不会和你这样卑鄙自私的人合作!”

男人脸色更黑了:“两万块一次。”

“两万块就想收买我,你想的太美了!”向晚晚试图推开这铜墙铁壁一般挡住自己的男人。

“总裁,天宇娱乐那边给您来电话了,说想要跟您详谈收购的事宜。”男人的属下走出病房,急匆匆的过来报告。

向晚晚的动作顿住,天宇娱乐要被收购的事,周思成这段时间确实提过,收购方是圈内娱乐业的巨头东星娱乐,那么……这位,难道就是东星娱乐的总裁徐景淮?!

”让秘书安排好时间。“男人简洁的回复了一句,目光又重新落回到向晚晚的脸上。

“你是……徐景淮?”晚晚侧目看他,小声的问。

”我是徐景淮,你认识我?“徐景淮微微垂眸,神情冷漠而警惕的看向晚晚。

“我,我是天宇娱乐旗下的艺人向晚晚,之前听经纪人说过收购的事情,所以我也是猜测您的身份,没想到东星的总裁就是您,您看起来真是……年轻啊……呵呵……”此刻的向晚晚收起了锋利的爪子,化身成温柔的小绵羊,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了笑。

徐景淮见向晚晚前后的态度变化这么大,心中嗤笑,但脸上依旧是没有任何表情。

“在我奶奶面前,假扮我女友,报酬的事情……好商量。”

向晚晚心念百转,勾唇一笑:“我可以答应你,但你能不能帮我做一件事。”

“你说。”徐景淮不耐的开口。

“听说《红颜》这部戏是东星公司投拍的,我今天有去试镜,那位黄百森导演好像就是你们公司的吧?“向晚晚悠悠说着。

徐景淮微微点头:“是,他是我的手下。”

向晚晚听他承认了,于是微微一笑:“我要你开除黄百森导演的职务,你同意的话,我就帮你在你的奶奶面前假扮女朋友。“

8拿出你演员的素养

徐景淮清冷的眸中变了颜色,眯眼淡声问:“为什么,希望你给我一个恰当的理由。”

向晚晚想告诉徐景淮,那位黄导演潜规则女演员的事情。

但又想到,如果把这件事告诉了徐景淮,他再以这个理由开除了黄百森,那么黄百森很容易就能想到害他被开除的人是自己。

就算黄百森被除掉了在东星娱乐的职务,但他在娱乐圈的势力也比向晚晚强百倍,到时候想要报复晚晚,也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所以,她不能告诉徐景淮。

“我……我没办法给你一个恰当的理由,你只需要告诉我,你同意还是不同意。”向晚晚抬起下巴,强自镇定的与徐景淮对视。

“不同意怎样?”

徐景淮强大的气场,让晚晚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她暗自掐了一把自己的手心。

不能怂,向晚晚,你不能怂!

黄导演既然那么喜欢潜规则女演员,被开除也是他应得的报应。

能培养出这种属下的徐景淮,肯定也不是什么好领导,他们不过是一丘之貉罢了!

“我……那我就不答应假扮你女朋友!”向晚晚毫不退让。

徐景淮就这么静静的和向晚晚对视了几秒。

就在向晚晚以为他不会同意,并且会对自己发火的时候。

徐景淮清冷的声音响起:“好,我答应你。“

“不过……我有一个要求,在我奶奶面前表现好一些,如果,惹她生气了,那么刚才我答应你的事,作废!”

“要是能讨得她老人家欢心,不光这件事我会依你的要求办,那两万块钱报酬,也会给你。”

向晚晚目的达成,徐景淮的要求也不过分,她自然没有二话的应下。

“让我先去我妈妈那边看一眼,确认她的安危,我再陪你演戏。”向晚晚说。

徐景淮没有阻拦,微微点头,示意向晚晚离去。

向晚晚妈妈的病房就在隔壁,也是一间重症监护室,并不是向晚晚认为的普通病房。

问了在房间里帮忙照顾向妈妈的护理,晚晚才了解了换病房的前因后果。

原来徐景淮会占用妈妈的病房,是因为那间病房里有他奶奶必须要用到的医疗设备。

而妈妈已经渡过了危险期,观察期挪到其他的病房对她不会有影响。

至于为什么不联系向晚晚,则是因为那个时候正赶上向晚晚在试镜,手机处于关机状态。

向晚晚打开手机的来电提醒,果然看到好几条陌生的未接来电提醒。

想到自己刚才还拽着徐景淮大骂,向晚晚不禁脸红。

“你妈妈是不是好好的,什么事也没有。”徐景淮站在门口,看到向晚晚出来,淡声道。

晚晚红着脸点头,没有给他道歉,只是低声说:“走吧……”

徐景淮也没有计较,跟在晚晚的身后,一前一后走进徐景淮奶奶的病房。

“向晚晚,拿出你演员的素养,不要让我失望。”进门那一刻,徐景淮在向晚晚身边耳语。

晚晚侧过头看他,却只看到他冷漠的侧脸。

小说

最初源于责任,谁知再也戒不掉。

2021-1-3 9:58:43

小说

嫁入豪门竟是她的噩梦。

2021-1-3 10:02:1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