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桩交易,她成了席嘉洛的契约情人……

一场意外,苏桐意外产子;,一桩交易,她成了席嘉洛的契约情人;,本以为,一个拿钱一个办事,两不相欠,但为何她却总也摆脱不掉这个高冷男人的纠缠?,真相揭开,原来,他竟然是孩子的……
一桩交易,她成了席嘉洛的契约情人……

第1章 先把她的孩子给搞没

B市最为豪华的商场,各种商品琳琅满目,价格不菲,来往的人谈吐不不凡,衣着打扮十分的时尚,讲究。

相比之下,人群之中,打扮十分随意地苏桐倒是成了最为显眼的那个,她瘦弱的身体上包裹一件素色的雪纺纱裙,大肚子明显地向前突出,面色带着几分的紧张。

她时不时地回头看下身后鬼鬼祟祟的人,这些人从她进商场开始,就一直开始跟着自己。

好几次想她要甩开这些人,最后都失败了。

现在,她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赶紧离开这里。

想到这里,苏桐的脚步越发的快了起来,她单手护着肚子,匆匆忙忙地穿过人群,直接绕到了地下车库。

就在她以为自己已经摆脱了那些人,可以平安离开的时候,肩膀突然被人用力向后扯了一下。

“啊……”苏桐惊叫一声,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后倒去。

砰的一声,身体硬生生地倒在了地上,她疼的闷哼了一声,手中的拳头不由得攥紧,眼神愤怒地抬头看去。

只见几个穿着黑色制服身材高大的男人,正凶神恶煞的看着她。

“你个骚娘们,还挺有本事,跑了这么远才将你逮住。”

“是啊,刚刚要不是大哥你眼疾手快,这个女人就真的从我们眼皮子地下给溜了。”

“别管那么多了,完成任务要紧,先把她的孩子给搞没了!”

苏桐一听这些人要对自己肚子里面的“孩子”动手,眸光闪烁了下。

而后她整个人变得十分警惕,蜷缩着身体,双手“本能”地护住自己的腹部,眼神犀利地看着周围的人。声音异常的冷漠,“你们都不想活了吗?知道我是谁吗?”

黑衣大哥愣了下,而后一脸的不耐烦,吼了一声,“我他妈管你是谁呢?弄死你肚子里的孩子,我们就能发财了,哈哈……”

“她给了你多少钱,我给你双倍的。”苏桐据理力争。

“就你这样的,能拿出那么多钱,你可别骗老子了!”

不管苏桐怎么求情,几个人身魁梧的男人都无动于衷,接着便是毫不留情地对她拳打脚踢。

苏桐想要大喊求救,但嘴巴却直接让人给堵上了。挣扎无望之际,苏桐心知肚明自己这次是逃不过了,便只能退而求其次。保不住“孩子”,至少可以保住自己的脑袋。

十分钟后,鲜红刺眼的血流顺着女人的大腿根流了出来,一股接着一股,周围的空气散发着一股血腥味,地板瞬间被染成了红色。

苏桐的肚子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一般,不断往外冒血。

突然她像是感受到了什么,痛苦的捂着腹部,面色苍白,泪眼模糊地看着带头的黑衣大哥。有气无力地开口,“这下……你们满意了吗?”

“呵。”带头大哥笑了一声,看着如此凄惨的女人,他非但没有丝毫的愧疚,反而更笑的猖狂,眼神恶毒地看着地下的苏桐。

“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倒霉,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说完,男人便带着一群手下迅速离开了。

第2章 所谓“流产”

直到确定这些人走远,苏桐才缓缓抬起头,挪动了自己下坠的“肚子”。

虽然此时的身体几乎没有一处好的地方,但她揪着的心却在这一刻彻底的放松下来。

一辆白色的面包车车从她侧面经过。苏桐下意识地转头,刚好瞥见了车内副驾驶座上的“情敌”唐霓诗。

唐霓诗一脸嘲笑地看着她,幸灾乐祸地开口,“活该!这是你自找的。”

等到唐霓诗的车彻底地离开地下车库,苏桐才艰难地从地上站起来。她有些庆幸,刚才那些人只是重点攻击了她的肚子,不然,她现在能不能站起来还是个问题。

她没有时间犹豫,一瘸一拐地走到车前,开了车门,将肚子里被染红的枕头,和剩下的血袋子全部都掏了出来,扔到了一旁垃圾桶,之后便上了车。

苏桐先用湿巾擦干净了手,对着车里的镜子整理了下自己的头发,之后便拨通了雇主席嘉洛的手机号。

她的声音平静的不像话,“我已经被人打‘流产’了。”

“是吗,你确定没有暴露?”电话那头的人一脸的兴味。

苏桐顿了下,回道,“应该没有。”

“好,现在去中心医院做检查,我已经安排好了医生。”

“好。”

挂了电话之后,苏桐踩下油门,迅速赶往中心医院。

虽然心里很不乐意去做这些事情,但她很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份,也知道自己没有说不的权利,所以,她只能竭尽所能的去把席嘉洛吩咐给自己的事情完成好。

车很快就到了中心医院。由于事前席嘉洛已经吩咐好了对接的医生,所以,苏桐基本上就是简单的走了个形式,就将“流产”报告拿到了手。

之后,便将报告送到了席嘉洛的公司。

“东西放这儿,你先回别墅。”席嘉洛简单说了一句,便低头继续工作,完全没有要理会她的意思。

苏桐自然也不敢多言,她深知这个男人的脾气,转身直接离开了。

……

八点钟的时光餐厅总是浪漫而温馨,但席嘉洛的周身却散发着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冷气。

男人的眼神如冰刀子一般冷漠,说话的声音更是冷的有些渗人。

“是你雇人打的苏桐。”席嘉洛几乎用的是陈述口吻。

唐霓诗嘴唇有些颤抖,她满眼爱慕,却又小心翼翼地看着对面五官完美的男人。

“我,我没有……”

“没有?”席嘉洛冷嘲一声。啪的一声,男人直接将车库监控截图和中心医院开出的“流产”报告扔到了餐桌前。

“这是……”唐霓诗扫了一眼图片和报告,顿时就惊的目瞪口呆,脸色刷的一下变成了猪肝色。她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席嘉洛是不可能知道的。

但,事实却是她下午刚雇人打了苏彤,晚上就被这个手段通天的男人发现并掌握了证据。

“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别再纠缠我,否则我会控告你谋杀。”

说完,席嘉洛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大步离开餐厅。

“嘉洛!”看着男人冷漠高傲的背影,唐霓诗心里犹如翻江倒海一般的难受,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一滴滴打在了餐桌上。

手中的拳头越握越紧,突然,她抓起餐桌上的截图和报告,撕了个粉碎。

却也无力改变事实。

第3章 你要干什么!

苏桐回到家之后,先泡了个热水澡,之后又在身体被打的发青发紫的部位擦了药膏,最后才疲累地上床缓缓地睡去。

正当她刚睡着不久时,突然,卧室的门砰的一声被席嘉洛从门外撞开,声音大的震耳。

苏桐猛地睁开了眼睛,下意识地伸手按下床头灯。刺眼的灯光惹得的男人闭了闭眼睛,他眼神迷离望向地床上受惊的女人,脸上带着一抹不正常的红晕。

苏桐在看清门口站着的男人脸时,轻皱了下眉。往日席嘉洛的眼神大多是冷漠阴郁,今天看上去却多了几分迷离。

她的心头涌上一股不好的预感,不自觉地搂紧了身上的被子,紧张地开口,“你没事儿吧……”

可门口的男人根本就不理会她的说话,只是眼神迷离地望着她。

此时的席嘉洛还有一丝理智尚存,他不想让自己身体的被药物被药物控制,更加不想去碰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人。

苏桐看着这样不正常的席嘉洛,突然变得极度紧张,一颗心突然砰砰地狂跳起来。她一边轻挪了下自己的身体,想要下床,一边出声问道,“你到底怎么了?”

此刻她不知道的是,她那紧张的表情,和露在空气中凹凸性感的锁骨,修长纤细的大腿,以及小心翼翼地抓被子的动作,彻底刺激了“欲火焚身”的男人。

席嘉洛脑子里最后存留的理智彻底消失。

男人就像是一只失控的狮子一般,大步向房间里面“冲”了进来,直接将床头上刚站起来的小女人压在了身下……

“啊,席嘉洛,你要干什么!”苏桐刚起身,就被再次压倒在了床上。

没有任何前奏,席嘉洛直接撕裂了她身上的睡衣,动作异常的粗鲁霸道。苏桐想反抗,但她的反抗对他来说就像是挠痒痒一般,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尤其是那一刹那,苏桐感觉钻心的疼。可,身体上的疼痛远远比不上心里的疼痛。

今天是她和这个男人同居半年以来,他第一次碰她,而且还是在被下了药的情况之下,强行要了她。

苏桐一颗心像是被蚂蚁啃噬一般,疼的无法呼吸。

她试图用嚎啕大哭的办法让男人清醒过来,停下动作,可身上的男人像是完全没有听到和看到一样。  

一直折腾到天亮,男人才停下身下的动作,直接起身去了浴室,而苏桐直接累的昏睡过去。

当苏桐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八点了。

因为要给雇主席嘉洛按时准备早餐缘故,她只能强行拖着撕痛的身体下床,去洗漱刷牙,做饭。

当她刚刚走到卫生间门口的时候,浴室里突然传来刷刷的水流声。

苏桐脚步一顿,眼里闪过一抹诧异。抬头,在看清浴室里磨砂玻璃后的身影时,她的心狠狠揪了下。

她一直知道席嘉洛有严重的洁癖,但是却万万没有没有想到会严重到这个地步。

仔细想想,从席嘉洛进浴室到现在,应该整整三个小时了,也就是说他整整洗了三个小时的澡。

而,原因就是因为昨天晚上他“强行”要了她!

第4章 吃药

“呵。”苏桐咬紧了牙关,心头升起一抹羞辱感。可让她更加难受的是,这种羞辱感偏偏 还是她“自找”的,是她必须承受的。

半晌,女人将心底的怒火压了回去,她甩了甩自己的脑袋,心底自嘲一声,“其实早从一开始她有这样的心理准备,不是吗?”

没有再去理会浴室里的人,简单地洗漱之后,苏桐直接去厨房准备早餐。因为冰箱里很多食物都是现成的,所以,不到十五分钟,她就把早餐准备就绪了。

等席嘉洛坐下后,她才面色尴尬地坐在男人的对面,低着头自顾自的吃起来。

“胃口倒是不错。”席嘉洛猛不丁出声。

苏桐拿着吐司的手僵了下,手中的拳头不由得握紧,抬头,对上男人深邃阴郁的双眸。

她努力地将内心迅速燃烧起来的怒火压了回去,声音有点沙哑,“是,因为待会儿还要去片场。”

男人面无表情地点了下头,随后从桌子旁拿起一瓶药,倒出一粒,递给了对面的苏桐。

“把药吃了。”男人眼神冰冷如刀,口气不容置疑。

苏桐没有接,她瞥了餐桌一旁的药瓶盒子,又看了一眼对面的男人,眸子里的恨意一闪而过。

是的,就是避孕药!

她的心口像是塞了一块大石头似的,堵得厉害。动了动嘴唇,想要说什么,却终究没有说出来。

席嘉洛见她犹豫,嘴角扬起一抹讽刺性的笑容,“怎么?你想怀上我的孩子?”

“我没有。”苏桐直接打断了男人的话。

她目光灼灼地盯着对面的男人,清澈的眸子里燃烧着熊熊的火苗。

“我很清楚自己的身份。”

紧接着,没有任何犹豫,她直接接过男人手里的白色药丸,喝了下去。

“咳咳……”苏桐剧烈地咳嗽了几声,眼睛发红,脸色惨白如纸。

席嘉洛看着这样虚弱的苏桐,好看的眉头微戚了下,随后将之前准备好的一百万支票随手扔到了桌子上。“这是昨晚的费用。”

苏桐扫了一眼桌上的支票,明白了什么,一晚上一个百万,她可真是值钱!

有那么一瞬间,她想要直接拿起支票,狠狠地甩在席嘉洛的脸上,质问他,凭什么这么对她!

可当她的手触及到那张之支票时,却又犹豫了。

她本就是一个急需要用钱的人,为了钱,她早已把自己出卖掉,又遑论自尊。

有钱,她才可以救那个对自己重要的人,不是吗?

终究,苏桐还是屈辱的收起了支票,低声说了句,“谢谢”。

苏桐听到席嘉洛发出一声薄凉的嗤笑,明白他一定觉得自己和妓女什么区别。她抿紧了唇角,没有做任何解释。

饭后,苏桐赶往了片场。这是她重新工作后席嘉洛帮她介绍的第一部剧。

虽然身体非常的不舒服,但她必须要把握住这次来之不易的机会。

第5章 冤家路窄

苏桐到了剧场之后,剧场的工作人员也已经来的差不多了。

这时候,门口的几个女工作人员小声议论起来。

“你们知不知道,听说这次的女主可是娱乐圈炙手可热的女星唐霓诗!”

“唐霓诗,就是那个唐家大小姐?”

“是啊,听说她现在还是亿想集团CEO席嘉洛的未婚妻,好羡慕她哦,不仅含着金钥匙出声,自己的事业还这么成功,还有一个年级轻轻就身价过亿的未婚夫……”

此时,正在化妆间低着头看剧本的苏桐听到唐霓诗三个字时,心里“咯噔”一下。

唐霓诗竟然是这部剧的女主!

所谓的冤家路窄大概就是这个意思,苏桐在来片场之前,只是知道自己是这部剧的女三,其它的,席嘉洛都没有和她说。

倘若在这里遇上唐霓诗,那她之前她假流产的事情,不就暴露了吗?

想到这里,苏桐眉心揪了起来,但,她很快就强逼着自己冷静下来,为今之计最好的办法,便是逃跑。

苏桐立马从椅子上站起来,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化妆间的门口。

正当她刚要抬脚出门的瞬间,门口却突然变得热闹起来,来探班的粉丝在看到唐霓诗后开始在外面兴奋的大喊大叫。

“唐美人,我爱你!”

“诗诗,加油!”

苏桐脚步一顿,心里暗叫一声,坏了。这个时候,想要逃出显然已经是不可能了。

她回头,眼睛在化妆间重新扫了一圈,诺大的化妆间能藏下人的地方只有衣柜。

没有时间犹豫,苏桐快步折回,直接打开衣柜,蜷缩着身体躲了进去。

谁知这一躲不要紧,一躲就是三个小时。唐霓诗光是化妆时间就持续了一个小时,在外面拍戏时间更是长达两个小时之久。

衣柜里面空间狭小,还有厚厚的戏服罩着,苏桐躲在里面,一动不动,就连呼吸也变得小心翼翼,唯恐自己一不小心暴露。

原本在唐霓诗化完妆之后她就可以从衣柜里面出来的,但,又担心自己出去后会在外面与她撞上。

为以防万一,便只能一直躲到了唐霓诗拍完戏离开。

可苏桐在早上“被迫”吃了避孕药之后,身体就感觉非常的不舒服,现在憋在衣柜里,空气不流通,呼吸不顺畅,以至于在她直接昏迷在衣柜里了。

“喂,苏桐,醒醒……”席嘉洛阴郁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担心,他用手用力拍了拍女人发白的脸颊。

以往他是从不会来剧组探班的,这次是碰巧路过这里,而且想到苏桐早上吃完药之后脸色苍白的样子,便“顺道”进来看一眼。

但他却万万没有想到,他让助理问便了大半个剧组,都说没有见过她。

最后,这个奇葩的女人竟然在衣柜里面昏过去了!

昏迷中的苏桐隐约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而且这个声音好熟悉,好像是……是她现在的“恶魔”雇主席嘉洛的声音。

第6章 他突然出现

想到这里,苏桐忽的睁开了眼睛。她轻眨了下眼睛,望着眼前眉目冷峻的男人,有些恍惚,“席先生,你……”

席嘉洛一脸的嫌弃和鄙夷,声音冷漠,“笨女人,还不出来?”

苏桐脸上闪过一尴尬,她艰难地起身,眼神倔强地看着对面的席嘉洛。

“席先生,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误会了,是……是唐小姐,她也在这个剧组,而且她还是这部剧的女一号,我是因为不想被她发现才不得已躲在柜子里的。”

言外之意是她是为了席嘉洛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如果要怪,也该是席嘉洛的责任,因为这部剧本就是他推荐给她的。

席嘉洛不以为然地轻嗤了一声,伸手,毫不客气地捏住了女人的下巴,眼神阴鸷地看着她。

“你是在怪我?”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苏桐被迫昂起头,但眼神却没有丝毫的怯弱。

“很好。”席嘉洛盯着女人倔强的眼睛看了好一会 ,嘴角蓦的升起一抹邪魅的笑容,而后毫不留情地甩开了女人的下巴。

男人手上的力道大的惊人,苏桐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向一边倒去,幸好她眼疾手快地抓住了一旁的柜门,才不至于脑袋碰上柜壁。

“不讲道理。”她心里暗暗吐槽一声,紧接着用手扶着衣柜壁想从衣柜里钻出来。可当她刚刚嵌出半个身子,门口突然响起噔噔瞪地高跟鞋声音。

“那可是我刚买的最新款的包包……”唐霓诗扭着翘臀,一脸不满地看着一旁的助理。

“我要你是干什么用的?我告诉你,这次我的包包要是不见了,你以后就不要在我这里干了!”

苏桐眸光一紧,抓着柜门的手僵了下,这尖锐刺耳的声音不就是唐霓诗的声音吗?

来不及反应,苏桐直接伸出手,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将柜子外面的男人猛地朝后拉进了衣柜。而后“咚”的一声,用脚踢上了门,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席嘉洛没有一点防备,砰的一声,猝不及防地就被女人拉进了柜子,整个人直接掉进了小女人的怀里。

他转身,怒视着尽在咫尺的苏桐,两人连彼此脸上的毛孔都可以清晰地看见。

“你不想活了?”

苏桐眨了眨眼睛,顾不得解释,再次不要命地用手捂住了男人的嘴巴,“嘘,别说话,你没听到唐霓诗你的声音吗?她应该是落下了什么东西,回来取了。”

女人粉嫩的唇瓣一张一合,呼出的热气时不时地打在男人的脸上,月牙一般弯弯的眼睛闪耀着明亮的光芒。

席嘉洛有一瞬间的失神,他动了下后背,却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

第7章 她的儿子

此时,他的后背紧贴着女人的前胸,甚至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两团柔软的温度。

瞬间,男人的身体像是被电击了一般,无数电流在他的身体里面划过,险些这个向来制止力强大的男人失控。

而正处在高度紧张状态的苏桐,心思全部都放在了外面的唐霓诗身上,丝毫没有注意到到男人的异常。更没有注意到自己胸前的那两团温软早已被挤压的变了形。

一直到外面的人没了声音,苏桐才长长地松了一口。她抬起头,看到身前的男人正用眼神怪异的看着自己,一脸懵。尴尬的指了指柜门,“唐霓诗已经离开了,我们可以出去了。”

“嗯。”席嘉洛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而后眼神复杂地看了女人一眼,推开柜门,率先走了出来。

“这次的表现不错,你……果然是一个为了钱什么都可以的女人。”

苏桐看着笑容讽刺的男人,心蓦地一疼,随即而来的屈辱感一下子毫无预兆地就涌上了心头。她轻咬了下发白的唇瓣,眼神认真,“我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

她既然接受了他的钱,那么她就必须要尽全力完成他安排给她的任务。

一时间,化妆间的气氛变得僵持,苏桐心情有些压抑,“如果没什么……”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席嘉洛看了一眼手机屏幕,又看了一眼脸色难看的女人。沉声道,“公司有事,我先走了,你自己打车回去。”

说完,男人便头也不回大步流星地离开了。

苏桐看着男人无情的背影,心中像被人怼了一拳一样,闷疼,异常委屈。

亿想集团,顶层。

助理秦风拿着一套刚准备的名牌西服,毕恭毕敬地递给了席嘉洛。

“席总,您要换衣服吗?”

这要是换做平常,席嘉洛早就要求自己提前准备一套新的西服了。

可今天,席嘉洛和苏桐接触完这么长的时间,竟然只字没提换衣服的事情。

秦风以为是席嘉洛“忘了”,便擅做主张,按照他平常只要和女人有肢体接触,就要必须换衣服的习惯,准备了一套新的西服上来。

正在认真翻看文件的席嘉洛听到助理的话,手顿了下,心里划过一抹异样。

他这才想起来,今天被苏桐拉进柜子里时,两人前胸贴着后背,动作好不暧昧,可当时他的心里竟然没有一点排斥,甚至事后还把换衣服这件事情给忽略了。

这要是换做以往,他早就里外不舒服了!

而且仔细想想,这些天,他几乎每天都和苏桐有近距离的接触,自己却一点不适感都没有。

想到这里,男人那张好看到人神共愤的俊脸,瞬间跟泼了墨水似。冷冷地开口,“衣服放下,你先出去。”

“好的,席总。”

看着桌子上的西服,男人那修长的手指在桌子上缓缓敲了几下,眼里闪过一抹不解。而后直接拿起办公桌上的手机,拨通了苏桐的手机号码。

“喂?”苏桐疲惫地依靠在沙发上,准备和苏晨开会儿视频,席嘉洛却打过来了电话。

“这几天你不用回别墅了。”

苏桐没反应过来,“啊?”

“放假,三天。”说完,男人便直接挂了电话。

苏桐看着挂了的电话,暗自嘀咕了声,“真是个阴晴不定的男人。”

不过,她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去医院陪苏晨了,这次放假,刚好可以好好地陪下自己的儿子。

不错,苏晨是苏桐的儿子。

第8章 她是第三者

五年前,一场意外,她与不知名的男人发生了关系,之后便发现自己怀孕。在她准备好要做一个单亲妈妈时,命运却又和她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

五岁的苏晨竟被确诊患有白血病!

为了替苏晨看病,苏桐几乎耗光了自己所有的积蓄,却还是难以维持苏晨高昂的医药费,最后她只能将自己卑微地卖给了席嘉洛。

想到这里,苏桐的眼里双眼不禁蒙上了一层雾气。

当然,她不是心疼自己,而是心疼小苏晨的勇敢和坚强,他还那么小,就要承受病魔的摧残和打击。

半晌,她擦干了眼泪,调整了下自己的心情,直接去地下车库,拿了车,开车了医院。

“妈妈,你来了。”苏晨见苏桐提着一篮子水果进门,高兴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晨晨,妈妈不是告诉过你,在床上不准玩儿手机吗?”苏桐佯装生气地走进病房,夺走了苏晨手中的手机。

“我就玩儿了一小会儿游戏……”苏晨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天真无邪地看着自家妈妈。

“好吧,饿不饿?”苏桐用手指轻刮了下苏晨的鼻子,一脸的宠溺和无奈。

在智商方面,苏晨一点都不像自己,就比如苏晨刚刚在手机上玩儿的游戏,苏桐试了几百次都通过不了的关,苏晨不到十分钟就可以通关,在学习方面,苏晨更是展现出极大的天赋。

“饿,当然饿了,妈妈,我们去天上人间吃吧,听说那里菜很不错哦!”

“听你的。”替苏晨换上衣服之后,苏桐就载着苏晨去了天上人间。

然而,刚进天上人间,她突然感到肚子一阵不舒服。

“晨晨,你就在这儿等下妈妈,妈妈去上个厕所。”

“哦,好吧,妈妈,你快一点。”

因为有儿子在门口等着自己,所以苏桐是直接小跑着去的洗手间。

只是,她刚转身,席嘉洛便朝着苏晨这边走了过来。

“叔叔,你长得好帅!”

“是吗?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

苏桐刚从洗手间出来,便遇到了自己最不想遇到的人,唐霓诗!

“苏桐?”唐霓诗盯着一旁正在洗手的女人,眸光一点点地暗了下来。

听到唐霓诗的声音,苏桐身体一震,她猛地抬头,看向镜子里的女人,瞳孔缩了下。

“你怎么在这里?”唐霓诗气势逼人,眼神犀利地盯着离自己一步之遥的女人。

“我来吃饭。”苏桐后退了一步,见对面的女人一直盯着自己的肚子看,心里有些虚。

“唐小姐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走?你这个贱人,明明知道我才是席哥哥的未婚妻,还缠着他不放,跟到这里来。”唐霓诗一把拉住苏桐的手,甩手就是一个巴掌,很显然,她误会了苏桐。

苏桐来不及反应,硬生生的挨下了这一巴掌,脑子嗡的叫了一声,被打的那张脸上,瞬间出现了红彤彤的五指印。

“你做什么!”苏桐声音拔高了不少,秀眉紧皱,大力甩开了唐霓诗的手。

“你敢反抗?呵,我今天就让你知道当第三者,插足别人感情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唐霓诗气的脸色发红,直接伸手,泼妇似的去挠苏桐的脸。

苏桐连续快速后退几步,眼睛快速转了几圈,她心里很清楚唐霓诗的身份,也知道这个女人非常的难缠。权衡之间,为避免和唐霓诗发生正面冲突,她只能选择“逃走”。

意料之外,她低着头还没跑出几步,直接撞进一个男人的怀里……

小说

一个现代社会的少女穿越到古代一个太师的千金身上

2021-1-3 9:45:22

小说

她嫁给了未婚夫同父异母的哥哥…….

2021-1-3 9:50:4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