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A市第一财阀陆执新婚妻子,医术超绝

据说A市第一财阀陆执新婚妻子,医术超绝,能起死回生!,陆执谦虚表示:一般一般,我夫人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又据说,陆少夫人是顶级黑客,手段狠辣,经常逼得坏人跪地求放过!,陆执宠溺一笑:我夫人身娇体贵,弱不禁风,是那些坏蛋素质太差,不经打。,围观群众满脸黑线:您睁着眼睛说瞎话,不脸红吗?,陆执剑眉一挑,气势迫人:嗯?谁有异议?请站出来。,陆少夫人气定神闲:那么喜欢八卦。不想要舌头,可以捐给我做医学研究。,众人瑟瑟发抖:呜呜,我们错了,再也不敢了。
据说A市第一财阀陆执新婚妻子,医术超绝

第1章 娶我,我救你!

明月公馆——

客厅里,灯光璀璨。

佣人和保镖神色严肃的垂首,不敢多发一言。

“你可以治我的病?”陆执声如清酒。

黑白色调的客厅中央,五官俊美的男人,修长的双手交叠,有规律的轻轻地敲打着。

他清冷慵懒的的目光,不经意的扫过眼前的女孩……

对方约莫18、9的年龄,乌黑的眼睛明亮有光泽,雪白的肌肤宛若凝脂,嫣红的唇瓣微微上翘,透出青涩、倔强的意味。

方才家里佣人汇报,这名女孩找上门,说自己拥有起死回生的医术。

“没错。”江以宁深吸了口气,迎上他锐利的眼眸。

“不知道陆先生可记得,十年之前,你曾经被一位老医者救过?”

女孩扬眉:“之前救你的老人,是我的爷爷。”

陆执看着女孩这副自信的模样,勾唇:“所以呢?”

“他过世之前跟我说,你从娘胎里带有病根,如果得不到及时医治,怕是寿命不长。十年前,他为你施救,只能保你十年无忧,如今你已经二十九岁了,应该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渐渐地虚弱。而我,是唯一能救治你的人!”

十年之前,陆执19岁,先天性疾病发作,曾被多位专家断言,活不过二十岁。

生死垂危之际,爷爷不知道从哪里请来了一位世外名医,将他从死亡的边缘拉回。

那件事知道的寥寥无几,她是从何处打听到的消息?

似是看穿了他的心思,江以宁从容不迫的掏出一块通体碧绿的玉佩,递交到了他手里。

“这是我爷爷留下来的信物。”

陆执看到玉佩的第一眼,黑如点漆的瞳孔微微闪烁,敛住心头的震撼。

那的确是他们家的信物。

他敛眉,沉声问:“说吧,你想要什么?”

他是商人,最懂得世间的利益往来,向来直接!

“娶我!”

江以宁斩钉截铁道。

简单的两个字,却像是滴水落进了油锅里,掀起了巨大的波澜。

一旁的女管家,眉头一拧,呵斥道:“小丫头,你别得寸进尺。少爷感念你们家的救命之恩,愿意给你回报,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你怎么敢提出这么无礼的要求!”

“呵~”江以宁嘲讽一笑,并不作答。

“你……”管家面色骤变,还想再训斥。

“住口。”

陆执清冷的声音淡淡的响起,管家瞬间噤声。

陆执起身,迈开长腿,踱向她身边,居高临下的身形,投射下一大片阴影。

弯腰,侵略性的气息氤氲在江以宁耳边:“你确定要嫁给我?”

“不确定的话,我何必千里迢迢的来陆家找你?我不嫌弃你老,也不嫌弃你有钱。”

“呵~~”男人轻笑一声,似乎这些理由并不足以打动他。

客厅里的众人听言,无不觉得可笑,这小丫头年纪轻轻,倒是口气不小。

陆执年纪轻轻,执掌整个陆氏集团。

身价千亿,又俊美非凡。

想嫁给他的女孩子,能从A市,排到长城去!

她凭什么嫁给先生,就凭那点小恩小惠?

真是天大的笑话!

江以宁自然注意到了这些人的表情,却丝毫不介意。

“你除了我,没有人可以救你!娶了我,百利无一害。陆先生,你才而立之年,现在整个陆家都要靠你支撑,你确定要拒绝么?”

陆执的神情瞬间变得阴冷,“你在威胁我?”

众人看到这一幕,在心里嘲笑,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这下玩脱了吧?

管家已经做好了准备,随时把江以宁丢出去。

可令人跌破眼镜的是,陆执突然说道,“你们都出去。”

他,突然对这个伶牙俐齿的小丫头,产生了一丝兴趣~~

第2章 要跟我做夫妻了,还说自重?

佣人听言,纷纷恭敬地退出去。

女管家临走时,瞥了一眼江以宁,这个狐媚子!

她一定要尽快通知先生的乳母,给江以宁一些教训。

偌大的客厅里,只剩下了两人。

谁都没先开口说话。

挂在壁炉旁的英式座钟,发出滴滴答答的清脆的响声。

陆执再度开口:“说吧,为什么非要嫁给我?”

不管多么希望拥有健康的身体,他也不会留一个心怀叵测的人在身边。那无异于引狼入室。

更别说,这小丫头觊觎的是陆太太的身份。

“我被家里逼婚了,必须找一个男人,堵住他们的嘴。”

“你觉得我会信?”陆执的眼神太过锐利。

“你信不信,我能给你的理由只有这个。陆执,对你,我没什么可图谋的。以我的医术,随随便便找个地方,都能养活我自己。”江以宁明亮、清澈的眼眸里,闪烁着笃定的光芒。

她坚信,陆执会答应自己。

因为他的病,每次发作都会痛不欲生。常人根本无法忍受那种蚀骨之痛,很多患了这个病的人,不是等不到治愈,而是因为无法承受病发的痛苦,选择了自杀,来了结自己的命!

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陆执轻轻地挑起了她的下巴,强迫她看向自己,“好,我暂且相信你,可你知道结婚意味什么吗?”

江以宁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俊庞,感受到了强大的压力,强迫自己镇定的回答:“当然知道,我十九岁,又不是九岁。”

陆执轻笑了声,缓缓靠近她。

他看起来那么冷清,可呼吸出的气体分外的灼热,喷洒在她白皙的脸颊上,激起了一层细小的颗粒。

江以宁想要挣脱他的钳制。

不料,陆执看起来病恹恹的,力气却奇大无比,竟然令她动弹不得。

眼看着他的唇瓣就要碰到她的……

江以宁悚然出声道,“陆先生,请你自重!”

“都要跟我做夫妻了,还说自重?”陆执漆黑的眸子定定的望着她,略带薄茧的指腹,轻轻地覆在她嫣红的唇瓣上。

脸上突然晕出一丝玩味的调笑。

江以宁瞬间炸毛。

“臭流氓!”

她跟他结婚,可没想过,让他占自己便宜!

江以宁正想挥手,打开他。

陆执抓住她的手,压着她的后腰,压向自己:“急眼了?敢轻易找陌生人结婚,就没预料后果?就这么点道行?”

“……”江以宁小脸涨的通红,却想不到反驳他的话。

“回去吧,看在你爷爷的面子上,我给你反悔的机会。”陆执放开她,回到了沙发跟前,双手交叠,姿态慵懒恣意。

江以宁抿了抿唇,不,她不能在关键时刻认输,她一定要嫁给陆执。

想到这里,她走过去,一只手搭在陆执的肩膀上,稚嫩的小脸上又刻意装出淡定。

“陆先生,您是想这样呢?还是想那样呢?”

眼看着她就要凑到面前,陆执一把推开她,脸上带着一丝不耐。

江以宁心底暗暗松了口气。

她来陆家之前,已经调查清楚了,陆执并不是轻浮的人。

以他的身份地位,招招手,无数漂亮的女人都会为之倾倒。

可他都二十九岁了,从未传出过绯闻,且身边没有任何一个情人,说明他在男女方面,非常自律!

他刚才表现出的一切,不过是为了试探她罢了。

江以宁深吸了口气,再次重复自己的目的:“我可以救你,娶我。”

陆执沉默了。

自从去年病发之后,每次发病都给他带来蚀骨的疼痛。且,最近一个月,已经缩短到十五天病发一次了。

他需要活着,还要找到自己的弟弟,陆北城。

灯光下,陆执过分白皙的皮肤带着一丝病态,许久,他才吐出两个字,“可以。”

“不过,你不要高兴得太早。你要钱要地位,我都能给你,也给得起你,但你要牢牢记住,别有任何想损害陆家利益的心思,否则……你绝对后悔!”

最后一句话落下,他一改慵懒的姿态,满是凛冽的杀意。

江以宁眨了眨眼睛,缓了半晌,才说:“你放心,我还想好好活着。”

“所以,你是答应了跟我结婚?”江以宁抑制住兴奋,小心翼翼的问。

“嗯。”

听到肯定的回答,江以宁拿出早就拟好的合同,递到了他跟前。

“听说你们这样的大户人家结婚很麻烦,合同我已经提前准备好了。”

陆执接过,快速扫了几眼。

1、两人结婚后,需同住一个屋檐下,但要保持绝对安全的距离。如果陆执做出任何违背她意愿的事,合作都立刻终止。

2、双方要对外做出亲密的模样,不能让任何人怀疑他们的夫妻身份。

3、尊重她的隐私,如非必要,不能过问她的事情。

……

每一条都是对江以宁有利的,陆执轻笑,拿起桌子上的打火机,啪嗒一声,点燃了厚厚的一沓协议。

“你疯了?”江以宁慌忙上前抢协议,想要把火扑灭。

陆执双手插在衣兜里,淡定的望着手忙脚乱的她,说:“从来没人敢在我陆执前面制定规则,只有乖乖听我话的份儿。你给我治病,我跟你结婚,保你在陆家无人敢欺。如果这条件,你无法接受,现在就可以离开,恕不远送!”

“你!”

江以宁气结。

可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还是硬生生的忍下。

“好,我答应你!”

反正完成了任务,她马上就离开!

再也不跟这霸道的混蛋,再有任何瓜葛!

江以宁咬碎了一口银牙,问:“我们什么时候去民政局?”

陆执看了眼手表,“现在。”

江以宁:“啊?”

“身份证和户口本带了吗?”

“带了……”

“走吧。”陆执起身,率先出门去。

“……”

江以宁顿了足足两秒,才跟了上去。

……

半个小时后——

江以宁抱着两个红本本,灿眸若星辰的望着他道:“老公~以后请多多指教~”

第3章 来,叫我一声亲亲老婆~

陆执对她的自来熟,有些不习惯。

陆家家教森严,即便是母亲和儿子相处,也要守规矩,不会太亲昵。

可这小丫头,似乎不懂得跟人保持距离。

“称呼我陆执。”

“老公~咱们俩结婚证都领了,干嘛那么生份?来,叫我一声亲亲老婆~”江以宁总算发现,这人的一个小弱点了,不喜欢跟人太腻歪。

哼!

他不喜欢,她偏要!

谁让他刚才咄咄逼人,欺负她呢!

江以宁上前一步,还想搂住陆执的胳膊。

可还没靠近呢,陆执一根手指头,抵在了她的脑门上,令她无法再向前一分,声音清冷道:“我让司机载你回家。”

“老……”

“再喊一声,我就把你吊在树上冷静三天三夜。”陆执威胁道。

江以宁余下的话,全卡在了嗓子眼。

啊啊啊!

好气!

自己前半辈子,就没碰到过这么油盐不进的男人!

陆执淡定的转身,吩咐了司机几句话。

江以宁便被司机客客气气的‘请’上了车。

……

陆执给了她最高的地位,陆家的佣人自然也不敢慢待她。给她安排了最好的房间,并且在短短的两三个小时内,便为她准备了几百套最新款式的衣服、包包、鞋子,还有其他昂贵的生活用品。

江以宁躺在舒服的天鹅绒床上,娴熟的打开电脑,登录自己的邮箱,阅读最新的一封。

【Q,全国黑客联盟,将在A市召开。你真的不要参加吗?】

【这可是很难得机会。以你的能力,肯定可以大展身手。】

【错过这次的话,又要再等三年。你不是一直想调查清楚,害死林烟的幕后黑手……】

注意到‘林烟’两个字的刹那,江以宁脸色刷的阴沉了下来。

林烟是她最好的朋友,半年之前,突然消失了。

她找了很多地方,都寻不到她的踪迹。

很多人都说,林烟出了意外。

可她不愿意相信。

她们约好了,要一起环游世界,现在还没开始呢。

林烟怎么可能抛下她一个人,就去了呢?

她调查了那么久,才找到林烟是跟陆家二少爷陆北城一起失踪的。于是,找到陆家,想从他们这里,打探到有关林烟的消息。但陆家相当严密,她曾经多次侵入陆家成员的电脑网络里,企图找到线索,都没成功,而且差点被发现。

迫于无奈,她才嫁给陆执。

江以宁敛了心神,退出了邮箱。登录到聊天软件里,上面只有四个联系人。其中两个已经暗了下去,另外两个在闪烁。江以宁直接忽略了小雪人头像的,点开了松鼠头像的。

——以宁,你在吗?

——以宁,你都好几天没理我了,该不是跑路了吧?

——以宁,你叔叔发了好大的火。你赶紧回来吧,不然,你就死定了。

江以宁唇角微微勾起,露出讥诮的冷笑,发了很大的火吗?她还以为姓顾的是铁石心肠,不管自己做什么,都无动于衷呢,没想到他还会为了她生气。

江以宁心情大好。

回复了句‘阿莫,我一切安好,你不用为我担心’,然后迅速的退出。

……

同一时刻。

陆氏集团的顶层,陆执坐在宽敞的办公桌前,从层层叠叠的办公文件里抬起头,对旁边恭顺的助理,下达命令:“去查一下,江以宁的资料。我要全部的。”

“是,Boss。”

第4章 谁都不能欺负她

江以宁美美的睡了一觉,被饿醒了。

她从来不会亏待自己,所以简单洗漱了一番,走出卧室,打算找吃的。

可刚到楼下客厅,便听到了阴阳怪气的声音。

“你就是那位不知羞耻,非要我们阿执娶你的江小姐?”

江以宁抬眸望去,只见一位约莫四十岁的中年妇人,身着白色V领的Prada名牌连衣裙,正目光不善的盯着自己。

而她旁边站着的女管家,表情跟其如出一辙。

早知道自己嫁给陆执,会有人反对。

可没想到,这群人来的那么快。

好啊。

很久没碰到对手了,拿这两人试试手,倒也不错。

江以宁抱着双臂,走到跟前,淡淡的嗯了声,“你是谁?”

“你父母是怎么教你的,用这样的态度跟长辈说话?”妇人的语调微扬,愈发尖利。

“我爸妈去世的早,没来得及教导我。我是我爷爷一手带大的,他跟我说,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若犯我,百倍还之!”

江以宁皮挑了挑眉,目带讽刺的望着她,肉不笑的继续说,“这位大妈,不知道您是哪位,怎么就算我长辈了?上来不介绍自己的身份,反而对我大呼小喝,您的礼貌都被狗吃了吗?”

“你真是放肆至极!”

妇人被气的脸色铁青。

女管家走上前,介绍道:“江小姐,这位是先生的乳娘——陈女士。从小便照顾先生,在家里的地位相当高。你对她不敬,便是对先生不敬。”

这番话令陈清潋瞬间斗志高昂。

陆执是她辛辛苦苦,一手抚养长大,自己将近三十年的时光和精力,都倾注在了这个孩子身上!

她为阿执付出了那么多,作为回报,阿执一定要娶了她女儿——可欣!

其他女人都休想染指!

这个贱人也不例外!

“陆执是喝我母乳长大的,我算他半个妈妈。你跟他结婚的事,我不同意。你马上给我离开陆家,不然,我就打电话报警了。”陈清潋威胁道。

“好啊,你尽管打。”

江以宁好整以暇。

她陆执连结婚证都领了,谁敢把她从这里轰出去?

陈清潋见她不肯服软,掏出手机,拨打了警察局的电话号码,大声说,“喂,警察局吗?有一个疯女人擅闯我家,麻烦你们来一趟,把她拘走。”

挂断了电话。

陈清潋趾高气昂道,“你就等着吃牢饭吧!”

江以宁走到沙发跟前,选了一块舒服的地方,安静的坐着。

陈清潋气得哼了声。这个不识好歹的丫头,都做到这份儿上了,竟然还不识趣的离开,看她再给她点颜色看看!、陈清潋给女管家使了个眼色,示意她让江以宁使绊子。

女管家得了命令,赶紧倒了一杯茶,走到江以宁跟前:“江小姐……”

“嗯?”

江以宁抬手,目光淡淡的扫向她。

有那么一瞬间——

管家觉得眼前坐的不是一个黄毛丫头,而是一位长居高位、威严甚重的上位者。

原本想把茶水泼她一身,可愣是不敢做了。

到嘴边的话,打了几个转,也变成了:“陈女士……请你站起来。”

江以宁扫了她颤抖的双手,以及那杯几次差点倾倒下来的茶杯,干脆利落的站起来:“好呀~”

女管家松了口气。

陈清潋有点不满意管家的擅自决定,但能让这臭丫头吃到点苦头,也是不错。

唇角微微上扬,刚想勾勒出一个笑容,可还未等她的笑靥完全绽放,江以宁便端起桌子上的茶壶,朝她撒了过来。

陈清潋尖叫着,蹦跶起来。

“你干什么?”

“不好意思,不小心弄撒了水。只能连累你,陪我一起站着了。”江以宁忽闪着长长的睫毛,一脸无辜道。

第5章 你答应过我,要护我

“什么叫不小心,我看你就是故意的!欠收拾的贱人!”

陈清潋抬手,想要给江以宁一巴掌,好好教育她。

可没想到,江以宁直接抓住了她的胳膊。别看着她瘦瘦小小的,力气却大的很。

陈清潋几乎用尽了力气挣扎,竟也无法挣脱,恼羞成怒的嘶吼道:“放手!”

“大婶,我可不是好惹的。这次看在你是陆执长辈的份儿上,我不跟你计较。但是,下次再敢对我动手……哪怕陆执在,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呢。”

江以宁笑眯眯的说完,把她推开。

陈清潋连连后退了好几步,才稳住了自己的身形,揉着自己红肿的手腕,厉声道:“你敢这么对我,就不怕我告诉阿执?”

“你尽管告诉他。看他是信你,还是信我?”

“你……”

陈清潋见她信誓旦旦的,忽然有些没底气。

陆执的性格和其他人不同,是个死心眼,一旦认定的人,肯定会一辈子都对她好。

难道这小丫头,偷偷用了什么特殊手段,让阿执对她产生了迷恋,才会这般有底气?

而就在陈清潋心里犯嘀咕的时候——

江以宁余光里撇到了院子里一抹高大的身影,眼睛滴溜一转,变换了神情,从容不迫的上前一步,可怜兮兮的扒着她的胳膊。

“对不起,大婶,我真不是故意把水弄撒的。求你原谅我。”

“?”

陈清潋一脸莫名。

这丫头莫不是精神分裂,变脸那么快?

“你干嘛?”

“对不起。”

江以宁声音柔柔弱弱的,看起来无助到了极点。

陈清潋也没想过,怎么为难她。

只要这小丫头,别不知天高地厚的想嫁给阿执,一切都好说!

“既然你知错了,那就离开我们家阿执,刚才你做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

话音刚落——

空气中响起一道熟悉的嗓音。

“陈妈。”

陈清潋寻声望去,只见身着黑色西装、神情一丝不苟的陆执,正站在客厅门口,目光定定的看着她们。

不知怎的,她心里一寒。

“老公,你可算回来了。”江以宁颤抖着单薄的身板,小跑了几步,直接撞入了陆执的怀里,声音委委屈屈道:“她们说我配不上你,叫我离开陆家,别再跟你纠缠。”

陆执淡淡的瞥了怀里的小丫头一眼,抬手想把她拉开。

可江以宁是瘦瘦小小的身体,跟八爪鱼似的,牢牢地粘着他。

江以宁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才勉强挂住了陆执,抬起头,咬着牙根,小声说:“你答应过我,要护我,不让别人欺负我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谁反悔谁是小狗!”

“刚才她欺负了我,你要是敢帮她,你就是小狗狗……”

最后三个字,在陆执锐利的目光下,渐渐地小声。

陈清潋担心陆执被这个小妖精蛊惑了,赶忙上前,说:“阿执,你听我解释,不是她说的那样。”

“那是怎样的?”

陆执声音没有任何起伏,听不出息怒。

陈清潋亲自照顾了他将近三十年,非常了解他的脾气。

陆执越是平静,便越是生气。

陈清潋察觉事情不对,定了定心思,摆出一副慈祥的面孔,辩解道:“我是听说,她找上门来,以她爷爷的救命之恩作要挟,逼你跟她结婚。阿执,我心疼你,找她问问情况。”

“没想到,这丫头上来就对我不敬,还撒泼似的把茶水洒了我一身……”

陈清潋把自己湿透的衣服,展示出来。

江以宁往陆执怀里,又钻了钻,怯怯的说:“我没有故意泼她,管家姐姐和这位大婶凶巴巴的叫我站起来,我听她们的话,站起来了。顺手想倒一杯水呢,可她突然凑过来,我被吓了一跳,才不小心把茶水泼洒了出去。”

转眸,看向陈清潋,一双漂亮无害的眼睛里,浸润了一丝泪光。

第6章 抱够了没?

“大婶,我已经跟你道歉了。你不原谅我的话,把衣服脱下来,我亲手帮你洗干净,再给你送回去~真的对不起~”

陈清潋的心咯噔了下,这小丫头颠倒是非的能力实在太强!

把自己的罪过说的那么简单,却处处强调她们的刁难!

女管家的脸色更是难堪,“先生……”

陆执冷声道:“以宁,对陈妈客气点。以后不许再冒冒失失的,赶紧向陈妈道歉。”

江以宁撇了撇嘴角,瓮声瓮气的说了句:“对不起。”

陈清潋嘴角扬起了胜利的笑容。

只是还没开心几秒钟,却听陆执又道,“陈妈,我没被任何人要挟,留以宁在家,也是因为我喜欢她。你为我担心,我很感谢。但没什么事的话,以后不要再来打扰以宁。”

这是什么意思?

明面上贬损江以宁,实际上却在打压她?

陈清潋慌了:“阿执……”

“天色不早了,你也该回去休息了。我派人送你回家。”陆执唤来了佣人。

看着脸色铁青的陆执,陈清潋自知,他已经动怒,若再纠缠下去,只会让事情更糟糕,于是止住了余下的话。

但她不会善罢甘休的!

等她回去想办法,再来找这只小妖精算账!

“好,我先回去。你身体不好,记得注意点。”

“嗯。”

陆执淡淡的点头。

陈清潋恶狠狠地瞥了江以宁一眼,带着满腹怒气离开。

客厅里,只剩下了三个人。

管家吓得身体抖动的跟筛子似的。

陈清潋是陆执的乳母,在陆家一向德高望重,压根没人敢违背她的意思。自打她做陆执的管家起,陈清潋就吩咐她,监视陆执身边的女孩,提防有人抢了陆家少奶奶的位置。

这么多年来,自己这项工作做得非常好,也从陈清潋那里拿到了不少好处。

原以为,江以宁跟其他女孩没什么不同。

所以,特地打电话通知了陈清潋,想要从她那里邀功。

可没万万没想到……

这次偷鸡不成,反倒蚀把米。

陆执低头,看向怀里的江以宁,问:“抱够了没?”

江以宁讪讪的放开她,规规矩矩的后退两小步,感激道:“多谢刚才没拆穿我。”

“下次,不要再拉拉扯扯了。谁欺负你,给我打电话,不要妄自行动。”

陆执拍了下被她触碰的地方,仿佛上面有什么脏东西。

这摆明了是嫌弃她嘛……

江以宁偷偷撇了撇嘴,明明自己是女孩子,吃亏的也是她呀。

怎么搞得好像她占了他便宜似的?

而且,短短的一句话,用了两个‘不要’!

这男人的掌控欲也太强了吧!

陆执没再看江以宁,把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女管家身上,质问:“是你给陈妈通风报信?”

“先生,我没有。”女管家神色大骇,慌乱之下竟然向旁边的江以宁说,“江小姐,我是被逼的,求您原谅我。”

“你被辞退了。”

陆执毫无感情道。

“先生,对不起!我真知道错了!您打我、骂我、惩罚我都行,千万别把我赶出去!”

女管家苦苦求饶。

“赶她走。”

陆执面无表情,冷酷的下达命令。

第7章 不许叫我老公

保镖走上前,想拖走管家。

可在此刻,江以宁出声,为管家求情。

“她也没做错什么大事,何必把她辞退了呢?小小的教训一下,不就行了。”

陆执睇向她,俊美的脸庞没有一丝感情。

江以宁见他没答应的意思,黑溜溜的眼睛一转。

走到他跟前,搂住他的胳膊,轻轻地摇晃着撒娇:“老公~你不是说,什么事都顺着我的意思吗?”

陆执一记冷眼瞥过去。

江以宁打了个激灵,乖乖的放开他,退到了安全距离。

陆执冷声说:“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我这次放过她,以后人人都学着她,这个家岂不是乱套了?”

“我可没说要饶了她,只是不想把她赶走。”江以宁挤出一丝讨好的笑容,“该受的惩罚,她还是得接受的。”

陆执深沉的眼眸闪过一抹暗沉,这丫头又要搞什么鬼?

“老公,求求你啦~你不是说我给我权势吗?难道我连挽留一个佣人的权利都没了?”

陆执面露嫌弃,“不许叫我老公。”

“好吧,陆执,求你了。”江以宁从善如流。

“今天的事,看在江以宁的面子上,我不再追究。不过,再有下次……”

“先生,绝对不会有下次!”管家吓得赶忙保证。

“老……陆执,交给我处置吧~么么哒!”江以宁顺势说。

陆执皱了皱眉,不再理会她。

扭头,沉声对众人,宣布:“从今天起,江以宁就是这个家的女主人。她的意思,代表了我的意思!谁敢欺她、辱她、轻怠她,便是跟我过不去!你们都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

保镖和佣人纷纷颔首,齐声回答。

陆执迈开腿要走。

江以宁冲着他喊,“晚上,我去你房间找你呀~”

这句暧昧不清的话,令在场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陆执知道她是要为自己治病,便没有理会,径自离去。

江以宁目送他离开,回首看向了瑟瑟发抖的女管家,面上瞬间没了笑意:“跟我来哦~”

明明用温柔的语调说的话,可却寒冷无比。

女管家还以为,江以宁故意当着陆执的面,救下自己,是为了更好地羞辱、报复她。

绝望的阖上眼睛,跟上了她的脚步。

……

跟随江以宁走到了一处僻静的地方。女管家不等她开口,便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狠狠地扇了自己几个耳光:“江小姐,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对你无礼。请你原谅我。”

啪啪啪!

又是三记响亮的耳光。

管家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了起来。

江以宁这才不紧不慢的出声,阻拦了她继续自虐下去:“别害怕嘛,我又不会吃了你。”

女管家吞了口口水,她现在皮笑肉不笑的模样,简直比吃人还可怕好吗?

“只要你跟我详细的说清楚,陆家上下每个人的关系,过往一笔勾销。以后,我也不会亏待你的。”

江以宁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目含无形的威压。

女管家傻了眼,就这么简单?

该不是涮她吧。

小说

职场菜鸟披荆斩棘,事业爱情双丰收。

2021-1-3 9:41:46

小说

一个现代社会的少女穿越到古代一个太师的千金身上

2021-1-3 9:45:2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